【硬核催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好色真人
时间:2021.9.3
首发混沌心海,次发sis001
字数:7150

  你站在琴室之中,将香点燃放在香炉里面。。这香是你从心海得到的,当你
在外海发帖哭诉你女朋友离开你,将要嫁给别人的时候,吧友并没有宫吧狂喜,
一位纯爱大佬给你这催眠谜香,这香能让人意识恍惚,进入到轻度催眠的状态。
到了那时候,你就可以凭借引导,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你想做的事情很简单,
就是拿回你没有得到的东西,你看着这熟悉的琴室,想起了初次见面就是在这里。

  你本是想随便选一个社团,国学社的人你嫌弃他们太吵,文学社你觉得太矫
情,于是你选择了这古琴社。

  你本来就没有抱着什么期待,但是你没有想到她会来到这里。

  许雨桐,这个全校最期待的女生,或者说女神,竟然也选择了古琴社。

  她出身高贵,自古以来,就有北云南叶西某东许的说法,若是还有郡主的封
号,许雨桐和自己妹妹许雨萌也能获得。

  许雨桐的出名是因为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参加了某个全国知名的综艺节目,
她一路过关斩将,吟风弄月,显示自己的才华,你虽然对那个节目不屑一顾,但
是也记住了她。

  在你得知她和一样,都是这知名大学中文系的时候,你心中有一些激动,认
为这或许是天命吧。

  而古琴社的再次相遇,让你明白了,她就是你的那个命中注定的人,从来没
有谈过恋爱的你展开了笨拙的攻势。

  你也没有想到,她会答应,答应你当她的男朋友。

  在这个琴室,你们渡过了本科的四年,硕士的三年,而在你读博的时候,她
也是在这里宣布了分手,另外找了一位家世和她相差无几的人。

  你不愿意接受,但是又不能不接受,当你看到成为了著名的主持人,成为无
数人喊着的老婆,你心中总是滴血。

  你原本以为你除了在论坛哭诉之外,就没有积极了,而如今的你,终究还是
有了一个翻身的机会。

  开门声打断了你的回忆,许雨桐到了这里,她穿着蓝色得体的西服,里面白
衬衫衬托她容貌更加白皙,那雄伟的山峰,让上面的扣子无法扣上。

  蜂腰之下,就是那职业的窄裙挺翘的蜜桃臀在窄裙下散发迷人的光芒,让人
不禁想要拍一下。

  那不算薄的黑丝下,修长的玉腿肌肤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抚摸把玩。

  许雨桐看着你,询问你为什么要找他。

  「雨桐,我也快毕业了,我的论文,想要你参考一下。」

  许雨桐看着你,点点头,在那七年之中,她就是这样帮助你的。她询问你的
论文是什么。

  你看着她美丽的凤目,对着她说:「复仇。」

  「复仇?为什么选这个?」

  「难道你认为我们之间,我不应该对你复仇吗?」

  许雨桐听到这话,精致从容的脸上有一些惊慌了,你看着她将原本提着包的
手慢慢划入包里,你不由一笑,对着她说:「雨桐,你担心什么,这七年来,我
们之间除了牵手之外,我还做过什么了吗?你不愿意亲吻,我也答应了,我虽然
是农村出来的,但是我也不是什么坏人。」

  你往里面走了,坐在一个角落,表示若是有什么不对,许雨桐就可以从大门
跑出去。

  「那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我要写复仇是否具有正义性。」

  「那么你认为是否有正义性?」

  「我认为没有,雨桐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许雨桐看着你,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知道你要说接下来的论据。

  你告诉他,最为著名的公羊家的复仇论九世之仇,也能报复,因此汉武帝借
着这个名义,出兵匈奴。

  当然这对汉人来说,是极为正义的,但是问题是汉人能报九世之仇,那么匈
奴呢?若是汉武帝是正义的,那么五胡乱华的匈奴也应当是正义的。

  许雨桐摇摇头,告诉你,是先有匈奴杀人,所以才有汉人杀匈奴,但是你告
诉他,对于匈奴来说,他们不会这么认为,他们只是认为你杀了他们祖上,他们
就要报仇而已。

  而且既然他们杀人是不对的,你们杀人为什么是对的,汉人是以杀止杀,那
么他们难道不就是以杀止杀?

  许雨桐想要反驳,作为一个才女,她觉得你说的不对,但是她如今却感觉脑
袋一片混沌,不知道如何反驳。

  你告诉她,以杀止杀,是不能止杀的,所以圣经才会有敌人打了你左脸,你
要给他右脸。

  圣经也说了,拿刀剑的人比死于刀剑。所以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说的这些,是不要复仇吗?」

  「不,这里又有一个悖论,若是没有复仇,那么第一个拿刀剑的人,又如何
死于刀剑。」

  许雨桐听到这里,告诉你:「那么这就是要宽容,让他悔改。」

  「不错,所以释迦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人怎么会放下屠刀呢?他拿起
屠刀的时候,又如何能放下。我们指望着他们能成佛,那么这世间的佛就太多了。」

  「我不明白,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了。」

  「雨桐,我要说的,就是道德的虚伪,道德是人天生就有的吗?道德不过是
大家自我欺骗而形成的,就如同我说的复仇正义性,大家都是杀人,为了避免这
个死循环,所以儒家提倡有限的复仇,你爹杀我了爹,我杀了你爹,那么这件事
就此揭过了,你不准杀我了,你若是杀我就是不正义的。耶稣却是原谅你的敌人,
而为印欧文化的佛教,却是让人自我悔改,他们所做出的的种种,全都不符合逻
辑。」

  许雨桐听着你的长篇大乱,她感觉到有一些混乱了,她看着你,想起了课堂
上,你总是咄咄逼人,让教授分寸大乱,哑口无言。

  「道德是无意义的,是虚伪的。」在你反复的论证之下,许雨桐开始相信了,
也这么开口说起来。

  这时候的你将身上的衣服给脱去,然后慢慢走在许雨桐的身边,对着许雨桐
说:「我们从这个论点延展出去,你所坚信的男女道德观念是不是也是如此。如
同波伏娃第二性里面说的一样,女子的温顺,贞洁,这些都是男性强加给异性的,
而并不是女性的自身独有的。」

  你说着,摸了一下许雨桐的胸,许雨桐打了你的手,对着你说:「你这是做
什么,我希望你能放尊重一点。」

  「我只是论证而已,就如同是我摸了你的胸,你会反击我,那么雨桐,请你
告诉我,你是因为什么不允许?」

  许雨桐没有说话,而你继续说:「因为你要保持你身体的纯洁,这里只有你
丈夫能触碰,但是雨桐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你丈夫能碰,这是你的身体,难道不
应该是你允许谁触碰就触碰吗?」

  「雨桐,你我都是共产主义者,共产社会的目标就是要消灭家庭,解放女性,
或者说解放男女,你看那些其他信奉共产主义的国家,他们有天体运动,杯水主
义。」

  许雨桐听到这里,有一些混乱了,她询问你为什么。

  「雨桐,家庭必定会产生不平等,因为男女双方本来就是不同的,男性赚钱,
女性养家,那么男性必然有主导权。但是反过来,男女赚钱,那么就是女性在主
导地位,也就是母系社会。」

  「为什么会是母系社会,不应该是夫妻平等吗?」

  「雨桐,女性是有生育权的,在上古蒙昧的时候,人不知道生育的原理,所
以女性有生育的特权,所以进入母系社会,但是在如今的社会,女性也有这个特
权。」

  你说着,将许雨桐的双脚从高跟鞋上解脱,你握着它,如同握着稀世珍宝一
样,你一边边玩,一边说:「雨桐,你看到了吗,就算你这么一双玉足,不少男
人就为之疯狂,愿意为你为奴为婢,这是平等吗?」

  许雨桐从来没有被人握住双足玩弄,她觉得有一些不舒服,她想要抽回来,
她对你说:「好了,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们是在谈论哲学,讨论Philosophy,讨论爱智慧,雨桐,不
然你以为我们在谈论什么?」

  你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如同真的在参与学术讨论一样。

  「但是这样,这样是否……太过庸俗……」许雨桐思前想后,才勉强想到庸
俗这个词。

  「庸俗,什么是庸俗,这不过是道德虚伪标准的一个词而已,雨桐,我们说
过道德是毫无意义的。而且共产社会,这是常态,而不是庸俗。」

  你说完之后,让许雨桐将脚放在你的阳具上,你感受到丝袜的顺滑,还有玉
足的细腻,许雨桐在你指挥下缓慢地为你足交,你告诉她:「看到没有,雨桐你
的足就能让大多数人听从你的指挥,所以家庭存在必然会有不平等。」

  「但是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没有家庭的社会,你的一切就是你的,你愿
意谁摸你的胸,谁就可以摸你的胸,没有那些虚伪的道德谴责,你身体的每一份
就是属于你的。」

  你再次攀上了许雨桐的高峰,而这一次许雨桐没有阻止你,她已经混乱了,
她觉得你似乎说的都对。

  「雨桐,如同波伏娃说的一样,忠贞不过是男人为了保证自己血统纯正的一
个手段而已,他们正的在乎女人是否纯洁吗?若是他们在乎,那么世界上就没有
嫖娼的存在了,他们找妓女的时候,他们有想过这是一位忠贞的女子吗?」

  「我们在想想,如果没有家庭,女性是独立的个体,她今天和这个睡,明天
和那个睡,有人在乎吗?没有人在乎,那些网上嘲笑接盘的,他们是嫌弃那个女
子不忠贞了吗?不他们嫌弃的是接盘,为他人带孩子,若是这个女子可以和他们
约上一炮,你说他会不愿意吗?」

  「再来了雨桐,婚姻开始之后,你的身体就是丈夫的,丈夫可以享用,你可
以说不吗?婚内强奸少吗?但是婚内强奸如何判定?但是没有家庭,你就可以坚
决地说不,你不愿意,那人就是真的强奸罪了。」

  你说完,看着许雨桐迷茫的眼神,你握着她芊芊细手,将她手中的订婚戒指
取下来,对着她说:「雨桐,你是一个聪明人,你也应该和家庭和婚姻说一声不
了。」

  许雨桐没有回答,而你看着那一枚订婚戒,你感觉到了一声快意,许雨桐的
未婚夫或许还不知道,他如今的未婚妻,在为你足交。

  你的快意喷涌而出,射在了许雨桐的身上,这灼热的感觉,让许雨桐突然从
混沌之中醒来,她对着你说:「时间不早了,我也应该走了。」

  你自然不愿意就这么功亏一篑,你按住她的双肩,对着她说:「雨桐,这是
我最后找你讨论学术了,我们最后在聊一个话题,那就是时间。」

  「你说吧,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这样了。」

  「ok,我远离你,雨桐,时间是否可逆,我们所在宇宙是多元还是单一的。」

  许雨桐摇摇头,告诉你说:「你一个文科生,为什么要讨论这个。」

  「因为雨桐,这是唯物主义一个大难题,因为时间不可逆,和宇宙是单一,
那么就证明了命运说。」

  「我不明白,这如何能证明命运。」

  「这么说吧,我们知道,曹操一定会兵败赤壁,这就是他的命运。」

  「不这是历史,不是命运。」

  「对于我们来说是历史,但是对曹操来说,那就是命运。如今的我说的每一
句话,对于未来人说就是历史,我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就是注定的。」

  你说着,将许雨桐西服扣子解开,对着许雨桐说:「你看,这就是命运,如
果有一个人来到这里,一定会说,我解开了你扣子,这就是我的命运。」

  许雨桐似懂非懂地看着你,你继续说:「时空悖论如何解决,在单一宇宙之
下,那就只有一种结论,那就是一切早就注定了,不是历史注定了命运,而是命
运注定了历史,我们虽然无法穿越时间,但是几百亿,几千亿年后呢?人类只要
掌握了时间机器,那么时间就毫无意义。但是他们却改变不了,这一切都是命中
注定了,所以霍金那场未来人的等待,注定了没有意义。」

  你一边说着,一边将许雨桐的西装给脱下来,放在了一旁,你继续说:「雨
桐,你是否觉得很迷茫,我说的不对,但是雨桐你还记得,我们交往之后,第一
次看的电影星际穿越吗?」

  「记得。」

  「你还记得那个引力星球吧,那里其实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的湮灭,比
如我在飞船一秒发送一个消息,那么那上面一分钟就要接受到数千秒的消息,这
会产生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

  许雨桐说自己不知道,你隔着白衬衫玩弄这她的乳房,对着她说:「时间为
什么会湮灭,是因为时间是地球特有的。雨桐你知道吗?宇宙生物生活的环境是
潮汐锁定的行星,因为导致潮汐锁定的恒星,就银河系而言是太阳这等恒星的三
万倍,以概率而言,这些星球产生生命,比地球更高。」

  「而潮汐锁定的行星,是没有日月变换,自然没有日天时年这种概念,他们
是永恒的,是没有时间的,而宇宙也是如此,当相对论提出引力影响时间的时候,
时间这个概念就证伪了。你想想,宇宙生物没有时间的概念,他们自然不会担心
时间湮灭,不会担心超光速旅行产生的时间变慢。」

  「这,这不符合常识?」

  「常识,雨桐,你从小都坚信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但是你想过没
有,运动是相对参照物的位移。而参照物本身就是绝对静止,若是参照物是运动
的,那么怎么知道一切都是运动的。运动的概念本来是就相对运动。不管你是以
什么为参照物,参照物这个概念是绝对静止的。若是参照物能运动,那么运动又
是什么?」

  「我们扩充到宇宙大爆炸,按照相对论,质量越大,时空扭曲越大,那么大
爆炸的奇点,我们可以猜想为了质量最大的地方,那里的时空扭曲,我们甚至不
敢想象,但是我们可以理解那里甚至连一秒都不到,就在我们说话时候,那里还
是静止的。」

  「雨桐,我们的科学有太多虚假的猜想,就如同我们教科书里面的太古汤,
然而实际上太古汤并不能产生生命,最新的学术结果是,生命起源于海底的矿石,
这本来是众所周知的常识,而我们却没有从来没有众所周知。」

  「在比如,所谓二维世界,真的有二维世界吗?科学家真的能找到一个二维
世界吗?还有我们所处的三维世界,或者说四维吧。但宇宙是三维的吗?宇宙的
原点在哪里的,他的体积是多少,他长宽高又是多少?超弦理论已经论证了,我
们所在的,本来就是多维世界,而这个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你说到这里,在许雨桐的耳边说:「雨桐,你跟着我来,到一个潮汐锁定的
星球,这里没有日月的变化,这里的时间是永恒的,在这里,我们能思考宇宙的
最为深奥的奥妙。」

  你说着,亲吻这许雨桐的红唇,你将舌头伸了进去,许雨桐笨拙的回应着,
她只是身体的反应着,而她的精神,已经被你给带到了那个时空永远停滞的星球。

  你如今可以将她的衣服给脱下,她就如同木偶一样,你舔舐那个羡慕已经乳
头,如同婴儿一样,你用舌头舔舐着这一切,这本来应该属于你的一切。

  在你疲倦之后,你觉得这样太过无趣,于是你再次开口说:「雨桐,最后我
们在谈谈神。」

  「神,一个唯物主义者,你竟然相信神。」

  「雨桐,你应该知道课本里面谈过这件事,就是各个民族的神形象不同,依
次来论证神的不存在,但是课本却没有注意到了为什么各个民族都有神的概念。」

  「因为人类对自然的畏惧?」

  「但是相隔这么远,为什么有同一种畏惧?你不觉得奇怪吗?世界上有人怕
蛇,但也不会全体怕蛇。同理,为什么全世界都有神这个概念呢?」

  「你先想要说什么?」

  「雨桐,我问你,佛洛依德的大宗潜意识里面,都有神,不管你信不信,你
心中都这个概念,我问你,雷神有什么职责。」

  「掌管雷霆。」

  「雨神。」

  「下雨的。」

  「昊天上帝和God?」

  「全知全能。」

  「这就对了,雨桐,这些是谁告诉你的?雨桐你仔细想想,谁告诉你这些,
你心中的神是什么的样子。」

  许雨桐仔细回忆,而她只是能想起大概的样子,她能想起玉帝穿着龙袍的样
子,但是具体的形象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想不起来。」

  「那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的,雨桐,我们不如前去找找,看你大众潜意识你
的神是什么模样,我们先找到工具,一般来说,太阳是神的使者,太阳里面有什
么?」

  「三足金乌。」

  「不错,三足金乌是什么样的?」

  你将那一枚订婚戒指放在了自己龟头上,对着许雨桐说:「你看到了吗?这
是不是三足?」

  「是的,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我们就让三足金乌带着你前去寻找神,而要三足金乌带你,你要取悦
她,你先用你最真诚的亲吻,献给他。」

  许雨桐小手握住了你的阳具,献上了自己最真诚的吻给你的阳具。在你的引
导下,许雨桐吃力的将这阳具给吞下。

  「现在,三足金乌要挣扎了,你要紧紧捆住它。但是不能咬它,让它受伤。」

  你握着她的脑袋,开始抽插起来,这紧密的嘴,在电视台里面,说着妙语连
珠的嘴,如今成为了飞机杯,供你发泄自己的愿望。

  「雨桐,用你的舌头,来拍打它,让它温顺下来。」

  你停下来,享受许雨桐笨拙的舌功,作为主持人,自然要有良好的口舌功底,
而处男的你,终于发泄出来了。

  「雨桐,吞下去吧,这是太阳的光芒,服用之后,我们就可以前去天界。」

  许雨桐咽下去之后,你让她清洗干净,因为神是爱洁净。

  你看着往日无法轻吻的红唇,如今为你清理阳具,你原本有一些疲软的阳具,
开始再次硬起来。

  你本来好像在多玩,但是你注意到,香已经快要烧完了。

  于是你指挥着许雨桐,让许雨桐往上面看,然后许雨桐看到了神的脸,那就
是你的脸。

  「原来,你就是神。」

  「不错,我就是全知全能的神,雨桐,这是你要奉献的时候了。」

  许雨桐说奉献什么,你告诉他,这是最古老的神婚,少女以自己的身体为奉
献,作为神的贡品。

  许雨桐原本已经被你脱光的身体,没有丝毫害羞,平摊在那里,你也用手搀
扶着你阳具,进入到了这期待已久的蓬门之中。

  蓬门初次待客,自然紧凑,你用力前行,捅破了前面那一层薄膜,鲜血留了
出来。

  在男快女痛之中,你将你失去的要回来了。

  你没有在索要,因为你的阳具并不是一夜七次郎,三次已经是极限了。

  你让许雨桐将一些擦拭干净,然后忘记这一切,至于血和痛,就是大姨妈的
到来。

  看着许雨桐一瘸一拐的离开,你弹奏了一首曲子,自己唱了起来。

  「……问天下,谁能掌缘生灭

            谁又在抬头望漫天青莲雪

             谁又在轻声说离别

  谁又在轻声说离别!」

  歌曲弹奏完毕,你也放下了,你知道,许雨桐已经不是你的良配了,你要的
只是把自己应该得到的拿回了而已,至于以后,你也不在乎了。

  你不知道,这催眠迷香不止影响了许雨桐,也影响了你了。

  从这次之后,你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

  许雨桐算什么,许雨萌又算什么,不过都是蚂蚁、尘埃罢了。

  你开悟了,不在追求美人、再无烦恼,你没有谈恋爱,又不想结婚成家,这
些都是尘埃!如今,你……胸怀宇宙!。

  很久以前在心海写的了,如今发出来应该没有问题吧。这文章就是一个搞笑
文,主要是想到了一种催眠手段,尝试了一下而已。当然不可以较真,里面全是
胡说八道,若是真的较真,那么算我输,至于群芳谱,大概七号会更新一章。争
取试着周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