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妈妈被我弄哭了】(6)(母子纯爱)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杏仁
2021/5/7 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7596

  正文内容:

  走着走着,背后传开了妈妈轻轻的鼾声。我将背弯的更低,好让妈妈睡得更
舒服。

  我享受这一刻的时光,至少现在的我对于妈妈来说是可以依靠的。

  直到打开家门将妈妈放到床上,妈妈都没有醒过来。为了找我可能真的是累
坏了吧,如果今天我没有在场,后果我不敢想象。那些人可能不会强上,但肯定
会对妈妈造成困扰。

  我退出了妈妈的房间,自己来到了客厅。我已经没有力气洗澡了,头一沾沙
发就睡死过去。

  爱做梦的我这次是一点梦的影子都寻不到,可能我现在的脑子已经没有力气
运转了。

  直到我被一声惊呼吵醒。

  「宝宝!!!」

  我想要睁开眼,想要抬起手臂,然而我发现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都不
知道自己醒了没有。

  「宝宝!妈妈害怕!别离开我好不好!!!」

  妈妈在声嘶力竭地呼唤着我,我拼尽全力想要跑过去安慰她,然而这健壮的
身体此刻却完全失去了活力,被黏在沙发上,使不出半分力气。

  不知道是鬼压床还是我变成植物人了,莫大的恐惧萦绕在我心头。

  「宝宝!呜~」

  「呃啊!!!!!」

  一口气从肺叶中被急剧地压缩出来,我终于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让我有种
死而复生的爽快。

  身体从沙发上猛的弹起,整个人被掀到茶几上,打碎了不知道多少杯具。玻
璃破碎的声音在夜里格外刺耳。

  跌跌撞撞地打开卧室的门,我几乎是飞扑到妈妈的床上:「妈,我在这。」

  黑夜之中一个身影蜷缩在床头,痛哭声不断穿到我耳朵里。当听到我的出现,
妈妈埋在双腿中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我本来以为妈妈会第一时间扑到我怀里,然而妈妈没有。她只是怔怔地看着
我,然后下一刻她竟然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我立马抓住她的手:「妈,你这是做什么的。」

  「我要给你啊,你不是要我的身子吗,都给你,都给你,我还要做你的母狗!
哈哈,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吧,对不对!!!」

  妈妈像失去理智一样想要挣脱我的手。

  我心里升起无边悔意:「妈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之前的事都他妈是我的错,
我就是个畜生!我以后再也不伤害你了行吗,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您别这么做行
吗,我心疼。」

  妈妈终于安静下来了,她低着头像个孩子一样抽泣。

  「你……你就是混蛋……为什么狠心离开我啊……你不知道我晚上不敢一个
人睡吗!!!」

  「没错,我是畜生,我是混蛋,我是个大傻逼!你骂我就好,您痛快就好,
您打我也行,那样我安心。」

  妈妈推了我一把,粉拳不断落在我胸上。

  我坐着一动不动,任由妈妈揍着。但妈妈的力度却弱的像小猫。直到最后,
捶胸变成了揉胸。

  妈妈的样子惹人爱怜,我终于忍受不住,将她拉到怀里:「妈,让我最后再
抱你睡一次吧,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人安慰。过了今晚,我就去客厅睡。」

  「谁让你去客厅了,刚……刚刚不是说过了,我晚上害怕,你每天晚上都要
陪我睡,而且都要抱着我!」

  「啊?」

  「啊什么,就这么定了,是你说的不离开我,你要是赖账我就掐死你。」

  我对妈妈态度的转变之快感到哭笑不得,刚刚还又哭又闹着呢,现在又变得
和没事人似的。

  「不是啊妈妈,我的意思是我以后不离家出走,而且您都多大的人啦,晚上
还,嗷~~~嗷~~~错了错了,不提这事了,啊疼。」

  「您下这么重的手啊,谋杀……」我立马闭上了嘴,「谋杀亲夫啊」差点就
脱口而出了。

  我看了看妈妈,发现她竟然睡着了,合着我就算说出来她也听不到。

  我小心翼翼地抱着妈妈躺平在床上,身体放松之后我很快地也进入了梦乡。

  等到我醒来时,天已经亮得刺眼了,因为实在太累,这一觉可能睡到了晌午。

  我看向妈妈,嗯?妈妈?

  眼前的并不是妈妈,这白花花的一片是什么呀?

  妈妈的大白胸!

  脑子一时间有些宕机了,我为什么含着妈妈的乳头?!!

  不仅如此,我手上的触感怎么这么温暖,柔软,还有些湿湿的?

  额,我正摸着妈妈小穴!

  妈妈身体可是很敏感的,我这样摸她的话……

  我心虚的看了一眼妈妈的脸。好家伙,小脸红的和大苹果似的,贝齿紧咬朱
唇,玉颈高昂。再看她身体,细腻如雪的肌肤满是红润,发出阵阵难以察觉的微
颤,胸部急促地一上一下,我趴在她的胸上可以清晰的听着她急促的心跳声。

  最尴尬的是我晨勃而起的大肉棒就这样毫无遮拦地顶到妈妈的玉腿上。

  我心想妈妈不会被我弄高潮了吧,那她怎么不叫醒我呢?而且看她的表情,
我总有种她在享受的错觉。

  可接下来我也有点难办了,这香艳的场景让我的下体根本冷静不下来,我终
于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叫醒我了,这种事情谁做谁尴尬,还不如就这样下去,都装
作不知道。

  我也是没想到我睡觉会这么不老实,这样想着,我突然感觉手被夹紧了。

  妈妈的腿竟然开始夹紧,似乎开始前后摩擦起来,性感的腰像水蛇一样扭来
扭去,妈妈的胯部要命地在我的下体边摩擦。手被妈妈的腿紧紧压在她的蜜穴上,
两腿之间的温软细肉将我的手包围住,指尖所过之处满是滑腻的肉感,手心不断
传来妈妈蜜穴中发散出来的湿热气息。两瓣饱满阴唇一张一合仿佛要将我的手全
部吸入。

  妈妈最神圣最私密的三角区域为我的手编织了一道致命的温柔网,只是触碰
一下我就很难再拔出来了,更何况现在我已深陷其中。

  妈妈不会是在拿我的手自慰吧?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我更不会不解风情地去揭
穿妈妈了,但妈妈这个样子无非就是在诱惑我犯罪啊,明明昨晚才决定要和妈妈
保持距离的,结果妈妈又是让我以后抱着她睡又是拿着我的手自慰的,这让我怎
么顶得住?

  强忍着将妈妈就地正法的冲动思考了片刻,我决定早早将妈妈送上高潮,期
望妈妈在高潮之后能够放过我。

  「嗯~好吃~」

  我假装说着梦话,顺便用舌头舔起了妈妈的乳头。听到我的「梦话」妈妈身
子一僵,双腿停止了刚才的动作,但很快又因为乳头被舔弄的快感身子止不住的
微微颤抖。

  我知道妈妈的命门就在乳头,我使出吃奶的本事,嗯,确实是在吃奶,我的
舌头先是乳头的周围环绕,直到我的口水将妈妈整个白嫩乳球全部打湿。时而忍
不住张开大嘴虚咬着大片片的乳肉,感受着乳房给我带来的柔软触感,我身体爽
的一阵酥麻。最后就是最敏感的乳头,我的舌头像小蛇一样挑逗着那里,乳头在
我的蹂躏下不断歪倒又倔强地弹起。

  妈妈赤裸裸的乳头早已不堪我的舔弄,一股股的酥麻感几乎让妈妈想要逃离
我给她制造的快感地狱。然而光是用舌头舔已经满足不了我,我开始用牙齿轻轻
咬着妈妈的乳头,但我低估了妈妈身体的敏感程度,仅仅是用牙齿轻轻左右研磨
了一下就几乎让妈妈失声叫出来。

  「啊~呜~嗯」

  妈妈压抑的呻吟声对我来说比任何春药都要烈性。我嘴巴开始了更用力的啃
咬,这次妈妈终于受不了刺激,小手慌乱地在我胸前推着,身子向着我的反方向
挪去,然而她忘了乳头还被我牙齿咬着,她这一挪身体乳球立马被拉长了。

  「啊!」

  乳头上的疼痛使得妈妈再也不敢动了,只能任由身子被我欺负。疼痛很快转
化成了快感,我能感受到妈妈双腿再一次开始了摩擦,我开始迎合妈妈手指隔着
内裤轻轻地按压妈妈的花瓣。我能感受到一股股黏乎乎的玉浆不断地从那里渗出
来,透过内裤打湿了我的手指。每按一次似乎都有一阵清香从妈妈的玉穴中弥漫
出来,我贪婪地吸食着那股味道,只觉得心中的欲望更加火热。

  「要……来了」

  不知道妈妈是在说给谁听,总之妈妈在我手嘴并用的侵犯下迎来了一次无比
剧烈的高潮。我只感觉妈妈的娇躯在我怀里发出难以抑制的颤抖,几乎都要脱离
我的怀抱。

  妈妈的高潮几乎持续了半分多钟,整个卧室充满了妈妈呼出的迷乱气息,我
趴在妈妈的胸前听着她的心跳感受着妈妈的似水柔情。

  趁着妈妈还沉浸在高潮后的余韵中,我在床上打了个滚借机离开了妈妈的身
体,尽管妈妈的身体是那样让我留恋,但我脑中又想起了昨晚妈妈的疯狂,我怕
再这样下去妈妈又会因为我受到伤害。

  我在床上又睡了一会才醒过来,睁开眼我就发现妈妈手托着头侧身躺在床上,
一双美目带着淡淡微笑。我发现妈妈已经洗过澡了,现在她身上穿着的是一身肉
色睡裙,冰丝的材质紧贴她曼妙的身体,完全勾勒出她的身材。妈妈的姿势很是
优雅,很有贵妇的气质。和刚才在我手下高潮的那个样子完全不同。

  一想起妈妈刚才的行为我下体又开始充血。

  我赶紧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回了妈妈的脸。

  妈妈娇嗔一声「你快去洗澡,身上脏死了。」

  「哦好」

  我逃也似的离开了妈妈的卧室,妈妈现在的一举一动对于我来说都充满了诱
惑,想成为妈妈的骑士看来没那么容易,至少先经得住妈妈的诱惑吧。

  离家四五天风餐露宿的生活都没有洗过澡,这次我足足用了1个小时才洗去
一身污浊。

  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却见到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4菜一汤,不可
谓不丰盛。而妈妈就坐在餐桌前,看我出来向我温柔地笑着。

  「宝宝快来吃饭,饿坏了吧。」妈妈拍了拍她对面的位置对我说到。

  我心里一暖,原来幸福的生活一直在我身边,可笑之前的自己却想亲手毁了
它。

  「妈,之前……」我本想好好和妈妈道歉。

  「别说话,先吃饭,吃完饭陪我去逛街。难得今天周末我不上班。」

  妈妈的宽容让我心里不是滋味,我反而希望她好好骂我一顿。

  我回了一句谢谢,便埋头好好吃饭。饭菜的可口超乎我的想象,我几乎是哭
着吃完。

  我和妈妈都彼此沉默着,但其实我们都相互做着偷瞄的动作,看看对方的表
情。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会给我夹饭菜,并且一脸宠溺地看着我吃下去。
仿佛我前几天的离家出走不存在一样。

  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担心,总觉得她会不会在压抑内心的伤痛。

  「妈,别给喔价菜了,次不下咯」

  我嘴里被塞的满满的,再一次拒绝了妈妈给我夹得鸡腿。

  妈妈柳眉一竖:「那怎么行,你才吃了一碗饭,你都四五天没有吃妈妈做的
饭了,你平常就是个小馋猫,还不趁机多吃点。」

  我喝了口水将嘴里的食物艰难地咽下,「那也别这么快啊,我碗里全是肉,
都看不到米饭了。」

  「我不管,今天你不给我吃的一干二净,晚上可别怪我不让你上床!哼~」

  妈妈噘着嘴用筷子一刻不停地往我碗里夹鸡腿肉。我却只能绝望地看着刚刚
被我消灭的小山此刻又长了出来。

  直到我的碗里已经装不下任何食物,妈妈才停下筷子,但很快就眯着一双丹
凤眼盯着我,意思就是「全部给老娘干完」。

  我实在是搞不清妈妈究竟是母爱泛滥了还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

  但不管怎样我打算小小的抗议一下:「妈,您也吃啊」

  「我吃饱了。」

  「那您喝水。」

  「不渴。」

  「那您刷抖音,刷快手,都行啊。」

  「对眼睛不好。」

  「那您出门消消食。」

  「没有宝宝陪我才不去。」然后妈妈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你今天话怎么那
么多,妈妈不是说过了,吃饭的时候少说话,对消化不好,说了你几遍了,怎么
就是不听呢。」

  以我做了她15年儿子的经验来看,在妈妈唠叨的时候千万要顺着她的意思做,
此刻把头埋到碗里吃饭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果然,妈妈见我如此听话表情又宠溺起来:「这才是妈妈的好宝宝哦,快吃
完了,妈妈再给你夹。」

  这次我再也不敢说啥,低着头嗯了几下。

  吃完饭我和妈妈来到了附近的一所大超市,虽然我家地处偏僻,但是人口倒
是挺多,大型超市之类的基础设施自然是缺不了。

  男人都不愿意陪女人逛街,我也是这样,但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去超市。

  如果是去超市的话妈妈并不会买衣服之类的东西,而是会买各种家用品,食
材。我很喜欢推着购物车跟在妈妈后面,看着妈妈挑选各种家用品的样子,每当
这时,我都会因为有一个仙子一样的妈妈而在后面沾沾自喜,更不用说这个仙子
还是一位贤妻良母。

  「怎么笑得这么难看?」妈妈看着我的猪哥样笑骂到。

  「没什么,就是刚才看见一个美女,心里想着她要是我老婆该多好。」

  「哦,那你想吧。」妈妈的语气一下子失落起来。

  我立马走上前挽住妈妈柔如无骨的手臂:「妈,你不会吃醋了吧。」

  「妈吃什么醋,你想就想罢,可千万不能做那种事了。」

  「妈你放心。」

  「好啦,妈相信你,今晚要不要喝酒。」

  妈妈转过身看着我眼睛,我心想您想喝买就可以了,我知道你心里还是难受。

  「喝,您平时喝的多,您看着买就可以。」

  「妈哪里喝得多了,就偶尔喝过几次,妈妈平时如果没有大客户的话,不会
轻易应酬的。」

  妈妈的语气就像是个给丈夫解释的小媳妇。

  「对不起啊妈,不过您也不用给我解释啊。」

  「谁给你解释了,我是……我是……」妈妈想了半天似乎没想到好的理由。

  「我知道啦妈,快点买了回去吧。」

  「哼~」

  回到家时已是晚上。

  品尝着妈妈挑选的美酒,但我尝不出半点好喝,除了嘴里的苦涩就是胃里火
辣辣的感觉。

  「宝宝,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爸的事吗,现在妈妈可以告诉你了。」

  妈妈的纤纤玉指持着高脚杯,只轻抿了一口,脸蛋就已在灯光下泛起微微红
润,比起平常更添一份诱惑撩人。

  「我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那个山村就是你小时候去的那个老家,那时
候你外公和外婆都还在世。但我们一家是外来人员,在村子里没什么人缘,再加
上你外公每年都要外出务工,直到妈妈14岁那年,你外公突然在工地受了重伤,
回到家时他已经无法下床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倒下了,为了给你外公治病,家
里的积蓄很快就被花光了,但你外婆不放弃,挨家挨户的借钱,最开始四处碰壁,
直到有一天村里一个大户突然借了5万给你外婆,你外公才有了治病钱。」

  妈妈停了下来,我隐隐猜出了为什么。

  「你应该也猜出来了,从那以后你外婆整天往那个大户那里跑。花光了那5
万,你外公最终还是走了,但那家人还是不放过你外婆,甚至还盯上了我。」

  听到这我怒意一下子上来,握紧了拳头。妈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手。

  「村里很多流氓就认为我们家好欺负,想占我们的便宜。但是还是有一些好
人的,其中就包括你爸。你就是我们的孩子。」

  「我爸还真存在啊,我还以为我是被捡的。」

  「瞎说什么呢。」妈妈拍了一下我的头,继续说道:「当时你爸就每天晚上
在我家周围蹲那些流氓,和他们打架,每次都弄得一身伤,然后你外婆就把他请
进来给他上药。我想他应该是看上我了。」

  「那你看上他了吗。」

  「应该吧,也可能只是当时很感谢他为我们出头。」

  我心里突然不是滋味。

  「但是有一天晚上下了雨,他就在我家住了下来,我俩那晚说了很多话,第
二天早就发现床单上一片殷红。」

  我急了「你俩稀里糊涂就?」

  妈妈点了一下头:「那晚我俩确实冲动了,你外婆第二天就知道了,但她没
有生气,还觉得你爸是个可以托付的人,让我嫁给他。但你爸却不愿意,他觉得
自己没有什么钱,对我说等他赚了钱再回来娶我。然后他就南下去打工,但谁知
没走多久就听他家人说他出了车祸,当时人就没抢救过来。」

  妈妈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在说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虽然当时他家里人没有怨我,但你爸的事我心里其实很愧疚,如果不是为
了娶我去赚钱他也不会出车祸。」

  「世事无常,您别太愧疚了。」

  妈妈挤出一丝微笑「谢谢你,儿子。虽然他走了,但我为了感谢他将你生了
下来,我俩也算是两不相欠吧。」

  「其实刚刚生下你我心里也是慌得不行,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妈妈,幸好有你
外婆在,而且……」

  妈妈突然看向我,我皱着眉头问:「而且什么?」

  「而且你小时候也太可爱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宝宝啊,当时我就觉
得我的人生就是为了这个幸福的时刻,可能我就是为了成为一名母亲才来到这个
世间的吧。」

  妈妈双手在胸前交叉,双眼弯成了两道月牙。

  看着妈妈这幸福感溢出的样子,我竟然有点吃醋:「那……那我现在就不可
爱了吗」

  「可爱不可爱不好说,但肯定很坏。」

  我噎了一下,但我又没法反驳。

  妈妈呵呵笑得前仰后翻。我却满脸通红。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还吃自己的醋啊,以前是小宝宝,现在是大宝宝,一
样可爱,而且还更帅好了吧。」

  我撇撇嘴表示不想理她。

  「不笑了,继续说。」

  「虽然你的到来给这个家带来了精神支柱,但我们的处境依旧糟糕,毕竟你
爸也走了,那时候我才16岁,你外婆还不忍心让我放弃学业出去赚钱,只能继续
委身于村里人。艰难地供我读完高中,那时候你外婆不知道染上了什么病,身体
越来越差,很快也去世了,走之前给了我家里的全部积蓄让我离开这里。然后妈
妈就和你来到了这里。剩下的事你也知道了。」

  听完妈妈的一席话,我早已惊讶得说不出话。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温柔贤淑的
女子在少女时期是那样的命运多舛。

  一个刚刚读完高中的小女孩就被迫背井离乡,却在我的面前倾洒了所有作为
母亲最无私的爱。这份坚强让我心里对她更加的爱慕。

  「妈,我会快快成长起来,保护你一辈子。」

  「傻孩子,妈妈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为妈妈作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作为男
孩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您不就是我的女人吗?」说完这话我有点后悔了「对不起妈妈,我的意思
是……」

  妈妈摇摇头:「我知道的宝宝,你对我的那份感情我不怪你,这里面也有妈
妈的责任,毕竟是妈妈一直放不开你。但你可不要以为妈妈是坏女人,妈妈这辈
子已经很孤独了,绝不能再丢了你。」

  「妈,我怎么会怪你,我恨不得把您捧在手心!」

  妈妈自顾自地说:「我也知道,你这个年纪妈妈是该放手了,但是,请原谅
我好吗,妈妈实在离不开你,晚上如果不抱着你就睡不着,我一闭眼,就感觉那
些恶魔在门外看着我。」

  说到这妈妈竟然已经潸然泪下。

  我一下慌了神,心里一阵心疼。小时候的事给妈妈带来的伤害远比看起来大
的多。如果妈妈没有那份坚强与高洁,恐怕早在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失去了自我。
想到这,我内心一阵后怕。

  我将妈妈抱得更紧,为她擦拭着眼泪:「妈,那些人如此可恶,下次回老家
我一个个揍扁他们。」

  妈妈紧紧地贴住我的胸膛,像是抚平我的怒火:「别老是这么冲动,这么多
年过去了,妈妈早把他们忘了,那个地方妈妈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对了,昨天
你和别人打架的事我还没说你呢。」

  「妈,这事我觉得做的没错,那几个人我见一次打一次,您小时候我不在,
现在我都长这么大了,再让你受了欺负,那我这儿子窝囊死算了。」

  「行啦知道你爱妈妈了。不过某些人嘴上说着不让我受欺负,结果自己欺负
的最厉害。」妈妈眼带浅笑地看着暴躁的我。

  我尴尬地脸红了。

  「你知道吗,第一次知道要做你的那什么性奴,我其实心里还挺高兴的。」

  「啊?您怎么会这么想?」

  「你真笨!」

  虽然被妈妈骂了一句,但心里没来由的喜悦了起来。

  「现在你还想让我当你的性奴吗?」

  我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不了不了,打死也不想了。」

  「是不想还是不敢。」

  「啊这。」

  妈妈哼哼一笑:「让我当我现在也不当。」

  然而仔细的我却听出了她话里的不对劲。妈妈见我眼神里的怪异自己很快也
明白了过来。

  「臭小子净想着占老妈便宜,妈妈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学习知道
吗,别想有的没的。」妈妈说完,抬起手给了我两个爆栗。

  「那等我毕业之后?」

  本来我只是随口一问,还以为妈妈会怒而将我揍一顿,但谁知妈妈只是娇羞
地在我怀里埋起了头,然后用我这辈子听到的最温柔的语气说了声

  「妈妈依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