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传说】第一章 出卖女友(十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praligy
2021/7/6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        出卖女友(十三)

  男人就是喜新厌旧的动物,虽然偶尔觉得旧鞋比较合脚,但总是得看场合、看心情换鞋,再说,谁不喜欢穿新鞋呢?

  那晚过后,乌鸦当然没来找我追究,大概以为自己喝茫了,而且谅Mini也不敢说。

  乌鸦人长得帅,身边的妹子自然就多,某种程度上我也跟阿準差不多,跟在乌鸦旁边捡他吃剩的,大学时期我就常常
「教训」他那些正妹马子,大多是因为他玩腻了或是跟我交换马子干,这样设局瞒着他玩还是第一次,儘管乌鸦是我的死
党,但俗话说的好:「朋友妻不可戏,偶尔玩玩没关係。」

  况且自从上过Mini之后,食髓知味的我性致勃勃,一直想再瞒着乌鸦干她。

  至于小恩对我来说已经跟USB没什么两样,只是我随插即用的洩慾工具。

  我是她出社会后交的第一个男友(其实也才第三任),谈过恋爱的人都明白,热恋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她眼里心里
只有我,任何事都是男友优先,只要在我身边,不管做什么都是一脸甜蜜的样子,何况她天真的认为做爱的热度就是双方
感情的证明,我一次次搞的她高潮迭起,她就以为男友多爱她、多需要她,对于我的要求,她一脸娇羞、为难,说服自己
听话才是爱我的表现,终究变成沉溺于性爱,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母狗。

  没有应酬或是没约妹的时候,我才会传讯息给小恩说晚上有空,开车接她下班去吃晚餐。

  这天,我把车停在她公司楼下对面,打开车窗,等到小恩跟两个男同事谈笑着走出大楼,小恩一眼看到我,旋即跟他
们道别,抓紧挂肩的LV包,踏着黑色高跟鞋小跑步过来。

  她今天穿着OL常见的白衬衫与黑色窄裙搭配黑色丝袜,目测长度约三十公分的短裙围勒出腰身和恰好包覆臀部的曲
线,那两只苍蝇直盯着她的屁股和那双纤细的长腿,目送到她打开车门,上了我刚换的BMW X5。

  娇媚的玫瑰香水味扑鼻而来,在爱情和性爱的滋润下,小恩学会妆扮自己,也懂得迎合男人的喜好穿着性感,使得原
本脸蛋标緻且拥有姣好身材的她变得更加艳丽,早已不像一年前那个怯生生的乡下嫩妹了。

  「好香喔,宝贝,妳上班都这么美呀。」我温柔地称讚,随即引起她满面春风的伸手轻拍我。

  「唉唷,为了要跟老公约会,我还提早溜去化妆跟补喷香水呢。」小恩嗲声撒娇。

  「是吗?那两个人是谁呀?」我扬起下巴示意指向前方,两个男同事一边不知在交谈什么,假装不经意地望向这边。

  「嗯?」小恩瞥看一眼,恍然大悟地回答:「喔!那是我们team的RD啦,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打卡的时候刚好
遇到他们,就问我干嘛穿这么漂亮,还问我晚上有没有空,要约我去居酒屋。」

  「是唷,好抢手喔,这么多人想约妳。」我故作听了不是滋味。

  「再抢手也都被你抢走了呀,老公。」小恩拉着我的手,低头看我不回应的表情,轻笑一声,用更娇嗲的语气说:「
老公,你吃醋了唷?唉唷,人家才不会被约走,因为我是你最听话的老婆呀。」

  「是吗?」顺着她的话尾,我揽住她的脖子,凑上嘴,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弄,小恩闷哼一声,顺从地回应接吻,发
出暧昧的嘤咛声。

  「老公……」小恩欲言又止的喘气,我车窗没关,刚刚那幕想必都被他们两个看在眼里。

  「帮我吹。」我心想,要看就让你们两个没搞头的宅男看个够,抓着小恩的头就往我裤裆压。

  小恩不敢说不,只是嘟嚷:「啊?这么突然?」两手还是老实的帮我解开裤头钮扣、拉下拉鍊。

  他们两个瞪大眼,看着办公室的正妹同事被她男友压着头,消失在车窗的视线里,我刻意挥手道别,踩动油门扬长而去。

  一路上,小恩的头自动上上下下的吸吮肉棒,发出饥渴的口水声。

  「滋……啾噗……啾噗……」我不时舒爽的闷哼几声,她听了吸的更大声,套弄肉棒的手也握得更紧。

  小恩不知道是吹到忘我还是我没说停她不敢停,直到推开她,她才看出车子已停在地下停车场,下意识用手抹拭嘴角和
下巴的口水。

  「老婆,妳这么饿呀?」我贼笑着消遣她。

  「吼唷,你很坏耶,一上车就要人家帮你,而且还在公司楼下。」小恩娇嗔抱怨,听起来却是满满的爱意。

  让小恩尝过鸡蛋龟头和肉肠当前菜以后,晚餐还是得吃,等她补画口红的时候,仔细一看,小恩的衬衫版型贴身,胸前
撑起的布料透出颜色,窄裙在座椅上完全遮不到大腿,一眼就能看进黑丝袜包覆的双腿之间,想必她在公司就是这样让男同
事们意淫。

  我特地绕到另一侧帮她开车门,小恩一双纤细长腿下了车,我随即上前环抱她。

  「嗯?老公……」小恩靠在我胸膛甜腻的呼唤。

  「我要检查看看妳今天穿什么?」

  「嗯?就……」

  小恩抬起头,还来不及回答,我已经揪着她的衣领,左右用力一扯,衬衫一整排钮扣应声迸脱,露出湖水绿颜色的橄榄
叶纹雕花蕾丝内衣。

  「老公!」她惊呼出声,急着想护住胸前。

  我将小恩翻过身背对我推在车门上,一把将刚好包臀的迷你裙掀到腰际,肉感的屁股在黑丝裤袜的紧身包覆下,透出挑
逗的T字形状。

  「哈哈,穿这么显眼的内衣,都不怕同事发现喔?还有这么色的内裤。」我一掌拍在她屁股上,小恩乖乖谨守我说她只
能穿丁字裤的规定。

  「啊!」小恩惊叫出声,在停放不少车的地下室引起不小的回音。

  「不要乱动!」我听得兴奋,掐起丝袜应声撕开,撕裂纹路的黑丝迸出一圈两瓣肥嫩白净的屁股,中间夹着一条和内衣
同款同色的缎布丁字裤带。

  「嗯……因为老公喜欢呀……」小恩低声地用娃娃音回答,屁股还微微晃动。

  一想到这骚货今天就穿这样在人前招摇,她那两个同事铁定会把小恩帮我吹喇叭的故事渲染出去,我的肉棒硬得在裤裆
上撑起帐篷,手指轻轻划过屁股,再探进股沟里,鸡掰都还没扳开,就摸到裤底一片黏腻。

  「干,妳也都湿了嘛,这么欠干喔?」

  「唉唷!你真的好坏,讲话这么难听。」小恩没好气地娇嗔,却吞吞吐吐地接着说:「人家……舔的时候就想……想要
被……被你的大肉棒干。」

  话说完,我本来也想就地正法,掏出肉棒给她个痛快,只是说巧不巧,我隔壁车位的车突然亮起解锁的灯号,接着就看
到一对夫妇推着婴儿车走过我车头前面。

  小恩见状惊得赶紧站直身子,拉下裙子,转过身躲在我胸前。

  儘管短短两三秒,但想必他们经过时都看见了小恩靠在车门上、翘着露出屁股等着被干的骚样。

  「老公!你看啦!」小恩低声用嗲到极点的娃娃音抱怨。

  「怕什么?有我在。」男人做事就是要坦蕩蕩,打野炮更应该如此,反正丢脸的是妹,爽的是我,更何况我都还没开干。

  我望向那对夫妇,太太轻快地抱着孩子上了车,先生正在把婴儿车收折放进行李厢。

  眼看没什么搞头,我低头帮忙整理小恩的衣裙。

  「都是你啦,这样怎么穿?」小恩用气音责备地说,她的衬衫釦子都被我扯掉。

  「哈哈,这样不就OK啦!」我满不在乎的笑着,硬把小恩的衬衫下摆在腰际交叉打结,原本合身的白衬衫现在变成半
身裸腰露出肚脐的开襟罩衫,扣不起来的衣襟显露绿黑相间的蕾丝边,罩杯将她的酥胸收束成一道匀称的事业线。

  上楼出了电梯后,我若无其事地牵着满脸通红的小恩走在百货公司宽大的走道上,包臀窄裙遮不住一路从大腿根部被撕
裂的黑丝袜,内行人都看得出来她这副德行刚刚做了什么。

  小恩羞得抬不起头,我倒是得意的展示刚刚玩弄过的马子,我才不像有些男人限制女友穿着,好像被别人看到美腿还是
乳沟就会吃亏,对我来说,马子就是要交来玩、交来爽的,被男人视姦的忌妒或意淫都是对我调教和挑马子的肯定,越多人
看我越爽,再说,我都已经卖给朋友上过了,这点羞耻只能算是消遣而已。

  玩归玩,晚餐还是得吃,更何况人家说「饱暖思淫慾」,吃饱才有力气打炮。

  我带着小恩到百货公司楼上的餐厅吃饭,一开始带位入座的时候,服务生跟用餐客人的注目礼让小恩满脸通红,但不久
就被我说的笑话逗得花枝乱颤,我也听她抱怨主管跟客户有多机车、男同事如何献殷勤的追求,暂时让她忘了自己的穿着,
我也看出她眼里流露出甜蜜和慾望的眼神。

  吃完饭,小恩心急地拉我离开餐厅,回到地下停车场取车。

  上了车,小恩主动揽住我献上香吻。

  「嗯……老公……啾……好想你……」小恩越趋激烈的喇舌,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小骚货还没吃饱呀?」我也不客气的大手抓揉她的奶子。

  「人家……刚刚……嗯……还想要……」小恩边说边伸手在我的裤裆上抚摸。

  「干,还想吃就来啊。」小恩听了,自动拉开拉鍊,拉开内裤将半硬的肉棒掏出来,一口含下。

  「喔,干!」龟头霎时感觉被一阵温热包覆住。

  「啾噗……啾噜……」小恩贪婪的大口吸吮,马上肿胀的肉棒让她只能勉强含进半截。

  我索性发动车子,让小恩一路帮我吹喇叭,即使我打开车窗,柜檯小姐问我住宿还是休息的时候,小恩也当没听见似
的继续吞吐,直到我把车滑进汽车旅馆的车库内,她才抬起头,下巴沾满了口水,一脸慾求不满的说:

  「老公,好好吃喔。」小恩娇嗲的娃娃音都快让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了,只是那副表情真的是有够色情。

  我挺着被吹得油亮的肉棒,领着小恩走上二楼房间,插了房卡开了灯,就把她一把推到床上,近乎暴力的扯脱她的衬衫、
短裙,内衣的肩带也被我褪下肩膀,罩杯往下一翻,浅咖啡色的奶头挺立在匀称饱满的乳房上,张口一吸,果然激起小恩扭动
挣扎。

  「啊!不要……好痒……」小恩嘴巴说不要,敏感带的奶头被舔仍然本能似的发出呻吟。

  没几下,连内衣也被硬拉脱掉,两掌被我一手压在头上,任凭我在她的一对乳房上来回吸咬。

  「滋啧……干,妳奶头都这么硬了还说不要,滋……好吃……」小恩的反抗助长我征服的慾望,连连在她胸前和颈肩种下
一块块鲜红色的草莓。

  「啊……老公……好痛……」小恩被吸得喊痛。

  「痛才爽啊,妳这骚货就喜欢这样,妳不是就喜欢被干吗?」

  我欺身用下半身将小恩的双脚压开,单手拉开丁字裤,扶着肉棒,用龟头上下磨弄阴蒂,让龟头前端稍微陷入鸡掰洞口,
顺势整根插入到底。

  「啊──」小恩长声尖叫,早已濡湿的阴道被粗硬的肉棒突然撑开,直抵花心,「好粗……」

  「干,就知道妳欠干。」我毫不怜惜的大幅抽插,让龟头冠刮过鸡掰内壁的皱褶,再压着子宫口直捣深处的嫩肉。
  
  「喔啊……啊、啊、啊、啊、啊……」小恩随着被干的节奏放声大叫。

  「大声一点啊,干,只会叫,我怎么知道妳爽不爽?」对男人来说,女人的叫床声总是不够大声。

  「啊……好爽……喔啊……公……好深……好硬喔……爽……」

  这样压着她的手、趴在她身上,我想像小恩就像在被陌生人强姦还是讨客兄,自己的马子被人干到唉唉叫,丢脸的绿帽感
让我干得更起劲。

  「啊啊……被干……好爽喔……啊……」

  「干恁娘破麻,被干的这么爽,林北让妳爽死。」

  我把小恩的双脚扛上肩头,类似棒式姿势一样,只用手肘和脚尖撑在床上、膝盖悬空,差别在于多了「第三只脚」把重量
都压在她身上。

  「啊──这样不行……啊……太深了……公……好猛……啊……」小恩被抬高屁股压着干,龟头更深入地戳向阴道底端下缘。

  小恩被我干过太多次,这姿势干起来不如我之前上Mini的时候那种肉杵捣麻糬的黏腻感,反而像举脚踩泥巴水坑一样,
鸡掰被抽插的淫水四溅。

  「呼……干,妳有够湿的,鸡掰水声这么大声」。

  「啊──不要……痛……拱公……喔……能家快要……死掉了啦……」小恩像个溺水的人,两手牢牢抓着我的背不放,唉到
连话都讲不清楚,压着子宫口干当然会痛,但同时也爽到她全身酥麻。

  「喔,干、干、干……」我闭着眼睛幻想她被客兄的肉棒干到高潮,每一下都是直上直下插到底,让龟头感觉鸡掰深处稍微
宽敞的包覆感,忍不住就想射了。

  「嗯啊……好会干……好爽……喔……爽死了……啊啊啊……」小恩的鸡掰明显一缩一放的高潮了,两脚紧紧勾着我的屁股,
腰肢还在无意识的扭动。

  我紧缩几下,拔出肉棒,鸡掰口随即流出大量浓白精液,小恩的双脚也成「ㄇ」字形瘫软在床上。

  一发当然满足不了我,何况既然是在强姦她,多来几次当作轮姦中出也不为过。

  我将无力的小恩翻过身平趴在床上,把剩下的黑丝裤袜和丁字裤拉掉,蹲在她屁股上,压着肉棒再度往鸡掰里插。

  「噗哧……噗滋……」混合精液与淫水的湿穴因为活塞运动发出响亮的水声。

  「喔……啊……拱……人家……受不了了啦……」这个姿势虽然不能直插到底,但才刚高潮的她因为换个角度被插,被龟头刮
得浑身酥麻。

  「干,我还没爽够啊,干恁娘鸡掰咧,啊不是足欠干欸?讲啊?」

  「啊啊啊……我欠干……呜啊……」小恩忍受不了快感,带有哭腔的连声唉叫,我听了更像是在轮姦她。

  「干恁娘再讲啊,妳男友怎么教妳的,啊?」说完的那一下我坐上她的屁股。

  「啊……我说……小恩……喜欢被大肉棒干……母狗……好喜欢……啊啊……被干鸡掰……啊……真的好爽喔啊……」

  「干恁娘破麻,喜欢被轮流干吼,母狗琪,是不是很喜欢被骑啊?」我大便蹲的姿势跨骑在她屁股上,前后推送,让龟头一路
刮磨鸡掰内壁到深处。

  「啊──喜欢……母狗琪……被……被轮流骑……噫啊──真的受不了了啦……啊啊……」小恩被刮的哀叫高潮,肉棒明显感
觉一阵湿润。

  「干,又高潮了喔,换人爽了啦。」我真的幻想自己又是另外一个人,这样玩下去我都要人格分裂了。

  我把小恩翻成侧躺,跪着跨坐在她一条大腿上,另一条腿扛在胸前(参考「燕返」姿势),下半身贴合插入,这个姿势既省
力又深入,只要简单前后挺腰就能连番撞击花心。

  「喔喔……喔啊……啊啊……」刚刚刮过鸡掰上下内壁,这个姿势改刮左右两边,边干边看小恩闭着眼睛、嘴巴张成O字,仰
着的头承受撞击的节奏而不断点头晃动。

  「干,讨客兄欸母狗琪,干死妳。」爽成这样,叫床都像在唱歌剧一样音调高亢起伏。

  「呜啊……干我……干死我……啊啊……」

  「哈哈,这么喜欢被轮姦喔?啪──」说完顺势在她侧躺的屁股甩上一巴掌。

  「啊──喜欢……啊……母狗琪……喜欢……啊啊……喜欢……被轮姦……啊……好爽啊……」

  「哈哈哈,啪──讲大声一点啊,干!啪──」这姿势打屁股比背后位还好打,我骑着这头发情的母马边打边干,没几下,整
个屁股连同大腿外侧都被我打成红红一片。

  「喔啊……干我……干死我……用力……喔……深……爽……」小恩急促的叫床,喘到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爽喔,讨客兄,干,母狗琪要不要我喷进去啊?」

  「要……喔……给我……干……啊……受不了……爽死了……啊……喔……喷……」

  小恩还没回答完就突如其来的尖叫到高潮,过了一那瞬间,便有如断电一般气力放尽,维持刚刚卧躺的姿势虚弱的喘息,我这
才听到她用气音微弱地说:「喷里面……」

  才喷两次就爽成这样,还好是在汽车旅馆搞,否则她要是在家喊成这样邻居不就要报警了。

  我下床找菸抽,拿起手机滑未读讯息,阿义要我明天到公司找他,我先回OK,然后顺手拍下小恩鸡掰被干到合不起来,鸡掰
口和大腿根部流下一滩精液的照片回传给他。

  阿义立马已读,回覆我:「水喔,哪个妹不分享一下?」

  「这我马子啦,拜託,我才要靠吴董介绍咧。」

  「哈,上次不是要找你进社团一起玩。」阿义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印象,不过好像是上次搞小春的时候讲的,我当时没放在心上。

  「OK啊。」我乾脆的答应。

  「明天来顺便聊啊。」

  我窃喜的关掉手机萤幕,肉棒还是硬的,我打开电视看A片助兴,彷彿上天启示一般,电视萤幕里的女优刚好前后一根被干,
旁边还围一群打手枪的汁男在看戏。

  看到兴奋,我也不管小恩清醒了没,抓着脚踝两脚打开、腰桿挺进,就让肉棒套个过瘾……

  柜台打来提醒休息时间剩十五分钟,又问要不要再加时的时候,小恩还大字形瘫在床上,下体一片黏糊糊的痕迹,她才一副如
梦初醒的样子,勉强撑起身子说要去沖一下。

  「老公,你弄得人家好麻喔。」小恩走出浴室,娇嗔着说自己浑身还是轻飘飘、软绵绵的感觉。

  「还好吧,这样才爽啊,哈哈哈。」我吊儿郎当地回答。

  「吼,什么还好,你看啦!」小恩指着她胸前和脖子上的吻痕,少说也有二十几个。

  「哈哈,这样人家才知道妳是我的呀。」我边说边穿起衣服和裤子。

  「唉唷!这样人家怎么穿啦!」小恩捡起袖子、衣领都被扯开口的衬衫,如果那还算衬衫不叫破布的话。

  「哈哈,还有这个。」我笑着把从裙襬开叉处撕裂成一片的短裙举到她面前。

  「唉唷,很害羞耶。」小恩没好气的说。

  我靠一张嘴舌粲莲花,把强姦她的想像说成是我太想要她,虽然难为情,但讲到最后她还以为我有多爱她,才会这样兽性大发,
而且,这也是一种交往情趣。

  结果内衣、丁字裤也被拉坏变形,没一件能穿的,正合我意。

  「没关係啦,在车上没人看到,到家我陪妳上去,不会怎样啦。」我安慰全身赤裸的小恩上车,她双手抱胸,但遮不住她那片
斑斑吻痕。

  「老公……」小恩又恢复娇嗲的撒娇声。

  柜台小姐视若无睹的鞠躬欢迎我下次光临,我们就这样一路开回她家,在路边停好车都凌晨三点了。

  「下车啦,干,这么晚不会有人啦。」我熄火下车,帮忙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真的吗?」小恩张望车外犹疑地说。

  「干都三点了,嘿嘿,而且这样也满刺激的啊,户外露出耶。」我不怀好意的笑道。

  「吼,就知道你坏心。」

  「走啦走啦,我就在妳旁边,真的有人又怎样。」我拉着小恩下车,又帮忙拿着包包关上车门。

  小恩一手压胸一手遮着下体,併着双脚、左顾右盼的慢慢往她家的方向走。

  「干,好性感喔。」我故意走到她后面,看着她全身赤裸,只剩一双长腿蹬着一双高跟鞋,光是看她屁股在那边摇,我就想直
接从后面再来一炮了。

  「唉唷,你不要笑我啦,快帮我看有没有人经过,要跟我讲喔。」小恩紧张兮兮地说,也顾不得我没借她躲了。

  「好啦,妳赶快走。」我会说才有鬼,我反而拿起手机拍照兼录影,越拍越起劲,忍不住就把小恩拉进路边停车的车头与车尾
之间,「干,超兴奋的,帮我吹一下。」

  「啊?不要啦,在外面耶。」小恩嘴里说着不要,却被我按着肩膀蹲下。

  「快点啦,又没人。」我掏出肉棒,也不管她要不要就往她嘴里塞。

  「呜……滋……啾噗……啾噗……」小恩终于还是妥协乖乖吹喇叭,在一片寂静的路边发出贪婪的口水声。

  「干,好爽,妳这个骚货说不要又吃这么大声。」我一手压着她的后脑,一手由上而下录下她口交的模样。

  「呜……嗯……」小恩含着龟头呜咽表示抗议。

  「干,受不了了。」我收起手机,把她拉起来转过身,肉棒扶着一顶,插进她温暖的鸡掰里。

  「呃啊……老公……不要在这边……嗯……」小恩压抑着不叫出声。

  「喔嘶……母狗就是要在路边干啊,干,妳比刚刚还紧耶。」越紧我越想插得更深,抱着她的屁股大幅度的摆动。

  「啊……不要……好深……」小恩忍不住喊出声,一手却还往后推,想阻止我继续动作。

  「爽啊,干,母狗琪,爽不爽?」我抓住她往后推的手,索性也抓住另一手,双手往后拉让她挺起上身,一秒从母狗变成劳斯
莱斯女神。

  「啊……不要这样……嗯啊……」小恩被逼得抬起头,止不住嘴里发出的呻吟。

  「喔,干到妳飞起来,干!」我挺腰将小恩往前推,没几步就已经走到路中间。

  「啊……老公……好丢脸……啊啊……不要……嗯啊……」

  「干,我是问妳爽不爽啊?母狗琪。」

  「啊……爽……啊啊……母狗琪……好爽喔……」小恩放弃矜持,放声在寂静的夜里高亢的呻吟。

  所谓「莫非定律」就是「越觉得不可能的越会发生」,原本以为凌晨三点路上没车,就刚好有台计程车在前面的路口转弯后迎
面驶来。

  「啊──」小恩被车灯照的光亮,尖叫着逃到路边躲在车后。

  我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悠悠地拉起拉鍊,车子开过的时候,司机还从没关的车窗一直往小恩逃跑的方向看,等到车都走
远了,我才把她唤回我身边。

  「都是你啦!都被人看光了。」小恩略有不满的责怪我。

  「哈哈,他看得到吃不到呀。」我边说边向小恩的屁股抓了一把。

  「唉唷,你都做这么多次了还要。」这句听起来倒不像是责备了。

  「没办法,我老婆这么性感,一看到就受不了啊。」

  小恩拿我没办法,这下倒是记得要躲在我身后,催促我加快脚步回家上楼。

  回到家,我搞了一晚也累了,扑上床倒头就睡,直到小恩叫我起床。

  「老公,已经八点啰,要起床啰,早餐我弄好在桌上了,你赶快去洗澡啦。」小恩甜腻的说,俨然一副贤慧娇妻的形象。

  我咕哝着起身,洗完走出浴室的时候我才想到问她今天怎么不用上班?

  「要呀,只是晚一点,我昨天有先请早上两个小时,因为……想说晚上要跟老公约会。」小恩吞吞吐吐地说。

  「是约会还是打炮啊?哈哈哈。」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早就料想晚上会被干很久。

  「唉唷,谁叫你这么强,不管做几次都不够。」小恩娇笑的说。

  我和小恩共度甜蜜的早餐时光,吃饱后,小恩便準备换衣服去上班,我自献殷勤的说要载她去上班。

  在我的坚持下,小恩上半身穿着白色透明纱质的水手服上衣权充衬衫,胸前不戴领结,豔红色缇花蕾丝的半罩内衣一览无遗,
因为同套的裙子实在太短,我姑且让她挑了另一件高腰的苏格兰纹百褶短裙,裙长齐臀是我的最低标準,再配上中网格的黑色裤袜
和高跟鞋,更别说她裙里那件透明网纱刺绣的红色丁字裤了。

  「这样穿真的可以吗?很害羞耶。」小恩下车前犹疑地问。

  「超性感的啊,老公超爱,妳奶是不是又变大了呀,这样穿看起来胸部好大。」

  我心想,穿这比较像是去酒店上班吧,昨天那两个男同事看了小恩今天的穿着,意淫的八卦又能传得更精采了。

  「嗯,我也觉得好像变大了,穿起来都有点紧。」小恩娇羞的说。

  「呵呵,那我再带妳去买新内衣。」

  「好啦,那你要想我喔,老公,我要去上班了。」小恩带着不捨的语气娇滴滴的道别。

  我凑上深深一吻,然后目送小恩走向公司,路人频频对她侧目,光是想像她被众人视姦,我的肉棒不争气的又胀了起来。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