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邪武僧纵横诸天武侠世界】第四章 新部下齐集!我林平之最厉害的不是皮鞋剑法而是——华山钢铠呼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业途灵
2021/07/18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统计:14007

  在遥远的火影世界中的火影大楼中正爆发着一场匪夷所思的政变,宇智波新
任族长宇智波无敌和副族长宇智波傲天带着忍村所有家族的首领正在向三代逼宫。

  「猿飞日斩,你纵容团藏胡作非为迫害我们忍村各族,还将贱民扶上台打压
我们,这笔帐该算清楚了,」宇智波无敌冷笑道。

  「对,我们猪鹿蝶也跟你们猿飞一族彻底绝交,我们现在要站在正义的一边
了,九尾人柱力该由宇智波一族保护」猪鹿蝶三人竟异口同声附合道。

  「你们迫害我们日向一族,该是向我们偿还的时候了」日向日足也走上前道。

  「当年九尾之乱就是团藏发起的,他也已经招认了,这是在他手臂上发现的,
他就是用这些操纵九毛袭击村子害死四代。他说了一切都是受你的指使,你不能
忍受四代凌驾于你之上」宇智波傲天将团藏那条装满宇智波一族眼珠的手臂扔在
三代面前。

  「不可能,团藏是有私心但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又从哪里搞来这么
多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你们真会相信我为了夺权就会放出九尾危害村子?」三
代一脸难以置信道。

  「事实俱在,不容你狡辩,我们现在要你马上下台接受审判,你不接受就开
战吧」宇智波无敌和宇智波傲天双眼一瞪,眼中的万花筒飞快转动着。

  三代看着周围一个个满脸仇恨的木叶村家族族长不由的心生绝望,难道止水
的别天神能强化到这种地步?这么多人都能被控制?如果真这么厉害那还打什么?
直接控制自己不就行了?

  「罢了,木叶不能再发生内战了,你们抓我好了,只希望你们给我一个公正
的审判,不要对我的族人以及平民下手。宇智波掌握大权后希望不要——。」

  「闭嘴吧老家伙,你的时代结束了,带下去——」宇智波无敌一挥手,几个
宇智波忍者拿着特制铐子将三代铐上带入监狱,而火影大楼外很多平民以及平民
忍者都显得很激动,大声呼喊三代是冤枉的,认为是宇智波这些红眼怪夺权的阴
谋。

  宇智波无敌皱了皱眉头道:「我已经用了群体魅惑术每天对这些族长用一次,
确保他们能够牢固控制家族忍者向老不死的逼宫,但我可没能力去控制这么多的
平民和平民忍者,这在家伙是老不死的死忠,恐怕——。」

  「管他呢,今晚就做掉这老家伙,如果那些贱民忍者不服从那就全杀了,贱
民们不服从宇智波成为神族的话那他们的贱命也一起交出来吧。这木叶将成为宇
智波神族血祭的最佳场所,那些女人则可为我们神族诞下新生儿,用催化的方法
一个月就能让他们成人——,嗯,我的一个分身死了」宇智波傲天皱眉道。

  「你的分身?是把你内心最疯狂精神分离出去的一部分分身?你不是把他送
去低武世界,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事的」宇智波无敌道。

  「那可不一定,如果碰上咱们穿越客的同乡了——,不管怎么说敢对我的分
身下手那就是对我本人的挑衅,准备好人手,让他们追踪位面把那个家伙给我找
出来带到我的面前,我会让他后悔自己的行为」宇智波傲天的万花筒眼中闪过无
穷的杀意。

  「哼,这都只是小事,我们现在需要加速剧情快进,尽快找宇智波带土谈判,
他愿意加入我们最好,不愿意就灭了他夺了他的写轮眼再兵发雨之国,长门现在
还不算太强大,合你我之力要灭他获取轮回眼不难。五年内把大筒木那外星婊子
释放,她就是我们最佳的实验品和育种袋」宇智波无敌淫笑道。

================================================

  林平之感到一阵心悸,似乎已经感受到隔着无数空间世界向他传来的恶意,
那个郭侃果然不是一般人,自己招惹下了大敌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对方找上门来,
看来还是需要继续强化自己,只是——。

  目前这个肉本也实在是太逊了吧?内功只有江湖二至三流之间,身体素质也
只能算中下水准,和上一个世界中铜皮铁骨的董天宝天差地远。自己在神雕世界
苦练多年的内力全泡汤了,虽然脑中有皮鞋剑法的招式和运气法门,但这太监剑
法要来何用?

  林平之此时感到双眼已经可以视物了,迅速抽出腰间的长剑在自己右臂上用
力划了一下,剑尖竟有些钝了,而手臂却是毫发无伤。他舒了一口气,总算上个
世界武僧修练的属性还是保留下来了,他的双手双脚头部现在可是堪比精金般的
武器,只是现在开始练九阳神功金钟罩龙象般若功可未免是临时抱佛脚了。

  只是自己的身体真就脆弱吗?他又用长剑在自己小腹上捅去,却是剑尖刺中
皮肤后像是刺中一块坚韧无比的牛皮!之前他浸泡龙血后皮肤产生了变异,现在
宛若被龙皮术增幅的体质,寻常兵器也伤他不得,如果再习练硬功产生叠加效果
的话——。

  「平之,是我,你不要紧张,把剑收起来吧」此时车帘一挑,一个一身少妇
打扮的明艳俏丽女子跨进车内,却正是林平之的妻子,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女儿
岳灵珊,她右腿上有血痕应该也受了伤。

  「唉,如今我都成了废人,珊妹还跟着我干什么呢?你去找令狐冲吧,封禅
台上你们二人比剑时情意绵绵的样子我当时亲眼所见,我——我心里就像是被几
千把剑刺中一样难受。你明明心中爱的人是他,又何必要嫁给我这个废物?」林
平之决定走苦情戏剧本,一上场就手掌捂脸一副痛苦悲愤之色。

  「平之,你不要误会了,我——我一直只当大师兄是哥哥,以前我跟本不明
白爱情是什么,我——我才误以为跟他的兄妹之情是爱情。直到遇见你之后——
我不该——我不该惹你生气。我明白你是太在乎我才会生我的气,我以后不见大
师兄就是了」岳灵珊听得丈夫的话的意思似是因为疑她与令狐冲有私情之前才对
她如此无情,一时间反而如释重负觉得丈夫因为爱自己才会吃令狐冲的醋。

  「珊妹,我——我一直最恨的就是自己的无能,当年余沧海屠杀我满门时我
无能为力,在破庙被那些黑衣人围攻时我还要靠你保护,在被那黑白双熊劫持时
害你被他们辱骂恐吓,老宅中我祖传皮鞋剑谱被嵩山派二人抢走时又连累你差点
丧命,在少室山下被那些魔教中人围攻我——我只能眼睁睁看你受辱。我真是受
够了,我若是不能变强不能成为绝世剑客扬我林家皮鞋剑法之名,我宁愿去死」
林平之闭着眼睛尝试着完全理解演绎这个角色的心态。

  「我明白我明白,你已经杀了余沧海木高峰报了家仇,你已经名震江湖了,
你爹娘在天之灵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岳灵珊放下盛水的碗安慰丈夫。

  「那日——那日师父其实是从大师兄怀中找到了皮鞋剑谱,他事后将此事告
诉了我,只是他觉得这剑法修炼有些怪异便在征得我的同意后先行修练了。但—
—过了几个月他都没给我答复,我心急有一天就去找师父,却听得师父对师娘说
这皮鞋剑法修炼之后会令人产生心魔,若是把持不住极易走火入魔坠入邪道。师
父自己发不容易才渡过了心魔,他料想我过不了心魔一关练之只会害人害已便将
那皮鞋剑谱扔下山去。我当时情急之下双腿攀住树枝将剑谱抓回,我——我那时
甚至对师父有几分恨意,觉得他自己练成了我家的剑法就要毁去不让我练。谁想
到这剑法果然颇具魔性,我练了不到一月剑术突飞猛进但——但也变的疑神疑鬼
终日思绪万千,总是想着——想着人人都好像对我别有所图,想着你是否跟大师
兄余情未了——。我至今不曾跟你圆房也是因为怕心魔之患会加深,所以只能冷
落了你。」

  「平之,这——难怪你之前对我——对我有些——冷淡,原来是这剑法害的,
你——你还是以后别再练这剑法了,这会毁了你的」岳灵珊闻言大惊道。

  「我这段时间穿的衣袍如此鲜艳就是——就是想要吸引你的注意,我怕你见
了大师兄就会忽视我,我害怕你对他余情未了。可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你又对我
情深义重,我也不至于会心生怨恨。只是——只是那一日师父夺剑胜了左冷禅后,
我从山上下来本也甚是高兴,却听得两个恒山派女尼在山道旁嘀咕,我听得他们
说师父修炼皮鞋剑法杀害了她们的定闲定逸两位师太,我心中大惊便忍不住躲在
一边偷听。」

  「什么?爹——爹和两位师太私交也不错,他怎么可能会去杀害两位师太呢?
平之你莫要听她们胡言乱语啊」岳灵珊急道。

  「唉,一开始我也是不信的,只是——只是她们说的却是——却是切中要害。
以她们所言两位师太乃是被偷袭暗算而死,死时身上只有两处针孔,而师父亦是
用针刺瞎左冷禅双眼。听闻那东方不败亦是擅长用针杀人,又传我家传皮鞋剑谱
与魔教夺自华山派的《葵花宝典》同出一源。我越听越是觉得——,师父真可能
是杀害二定的凶手。她们之后又说师父得了皮鞋剑谱后定是下黑手杀我,认为那
日在我背后暗算我的人就是师父——。」

  「不,不是的,平之,你千万别听这两个贱尼胡言乱语,她们——她们这种
疯话你怎么能信呢?」岳灵珊面现惊惶之色,其实她自己内心也未尝有几分怀疑,
自己老爹学了女婿的家传剑法这传在江湖上也确实不太好听,难道爹真的一时糊
涂就——。

  「我当时越听越觉得她们说的有理,觉得师父就是想吞没我林家皮鞋剑法后
想杀我灭口,还样了英师兄,所以他才会想毁了剑谱不让我再有机会学会。我越
听越气,她们甚至——甚至说师父一早派你和劳德诺去我家附近开酒馆就是想—
—是想招我为婿谋夺我家传剑法。你——你对我全是虚情假意骗我,是一出美人
计罢了——。」

  「不,平之,你不能相信她们啊,这该死的恒山派贱尼真是——真是如此出
口伤人离间我们夫妻关系,我——我非宰了她们不可,我对天发誓,我岳灵珊对
你若有半点虚情假义就让我不得好死」岳灵珊这回可是真急了,害怕丈夫又心魔
大发,干脆直接发毒誓。

  「灵珊,你不必如此,之前我是被两个贱尼的离间之词搞的心神大乱心魔大
盛才会失控对你如此无情,甚至见死不救。这次被木高峰背后的毒水伤了双眼,
我反而心情平静下来细细想过,那两个贱尼所说之事其实破绽甚多。我也是当局
者迷,现在仔细想来分明是有人借她们之口来迷惑我让我错会你对我的一片真情
差点铸下大错,现在我已经渡过了心魔不再糊涂了,这两个贱尼又哪来这么高明
的心思?这件事背后的主使者必然是令狐冲和任盈盈」林平之一拍车栏一脸愤怒
状道。

  「什么?是大师兄和任大小姐?不不,平之你一定是误会他们了,我的命都
是任大小姐救的,之前你遇险时也是她出手相救,她也是看在大师兄的份上才救
我们。而大师兄更是多次救我们性命,之前——之前我还冤枉了他丛了你的剑谱,
背后暗算你的人也肯定不会是他,他学的不是我们华山剑宗前辈风清扬的独孤九
剑吗?他又怎会贪图你家的剑法?」岳灵珊闻言忙为冲盈二人辩护起来。

  「嘿嘿,灵珊你还是太天真了,令狐冲对你是情深义重,他因为深爱你,结
果你却爱上了我还做了我的妻子,他不恨你却必然会恨师父师娘还有我啊。在他
看来是我们毁了他和你的姻缘,而且——,他这人当初就对师父隐瞒了学风清扬
剑法之事。风清扬可是剑宗宿老,与我华山派气宗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学剑法剑
法却始张不肯向师父吐露实情。气宗的大弟子却成了剑宗的传人,这是何其荒唐?
师父在思过崖发现的五派遗失剑法他也早就知道了,可是依旧是丝毫未向师父言
明此事,他当时可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是师父心目中的下代掌门。师父甚至都准备
传他《紫霞神功》了,可他却一再隐瞒这些事情,你说他对华山派对师父又有多
少忠诚可言?」林平之面带冷笑道。

  「这——大师兄他——应该只是——忘了吧?」岳灵珊本能的不想怀疑令狐
冲,上次她疑心对方暗杀林平之和他闹翻,后来自己和林平之却又被令狐冲所救,
内心已经相信令狐冲不会是背后暗剑伤人的凶手。加上封禅台上令狐冲因她落下
的长剑重伤,更是让她深感愧疚。

  「我知道,他对你一往情深,你也敬重感激他,你觉得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
子之腹。可当初我爹娘托他告诉我的遗言是有关皮鞋剑法所藏之地就在祖宅之中,
但他既然知道却拖了大半年才肯告诉我,是因为他记性太差吗?他的记性为什么
总是那么差?总是会去遗漏这些关键性的东西呢?那日少室山下你我被魔教中人
围攻,他却躲在雪堆中扮雪人,一直到你我被擒下,你眼看要被魔教淫徒淫辱之
时他再出手相救杀光那些恶贼。他是救了我们,可为什么不能早点出手非要让你
我在最狼狈的时候出手?还有以他跟那魔女任盈盈的关系,大可出言喝止他们让
他们离开啊,他一声不响等着我们已经无力回天时再出手杀光那些恶贼。哼哼,
真是用十几条贱命就让我们又大大欠了他的恩情了」林平之继续挑拨道。

  「平——平之——,大师兄可能——对你是有些成见,可能——是故意让你
出——出丑,但他仍旧是救了我们,我们——还是别跟他计较这些了,」岳灵珊
为令狐冲的辩白已经显得有些无力了,显然她在心理上已经开始倾向于丈夫,令
狐冲是被自己误会过,但他做的过份的事也不少。

  「灵珊,也许你觉得我这个人小肚鸡肠,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你可别忘
了当初在少林寺中他与师父比剑,他若还记得师门之恩不该输给师父吗?可他为
了任我行父女就不惜刺伤师父让他声名大跌,这说明他心目中任家父女比咱们华
山派师父师娘的恩义更重要。他既然已经在正邪之间做出了选择,他其实已经是
魔教教主的乘龙快婿了,若我五岳剑派与魔教开战的话他会站在哪边呢?」

  「大师兄——大师兄他——应该不会——」岳灵珊此时心中大乱,只觉得丈
夫所言似也颇有道理,令狐冲此时已经算是任我行的女婿,若魔教对华山派不利,
他真就一定会站在华山派一边?若他仍心念华山派的话,那如何解释在少林寺比
剑他宁可刺伤父亲也要救任家父女离开?

  林平之耳中听得远处有脚步声,他料定对方不是青城派的杂鱼们就是令狐冲
或任盈盈,当下乘岳灵珊仍低头沉思之即,忽然一指外面道:「外面有人,灵珊
小心有人暗算,唉呀,我中暗器了。」

  「平之,你怎么了?」岳灵珊大惊之下低身一看,果然林平之右肩上中了一
枚细针,他捂着肩头一脸痛苦的样子道:「这——这是什么针?难道是魔教的—
—?」

  「黑血神针?」岳灵珊一惊,这可是她从小就听说的魔教最厉害的剧毒暗器
中者立毙,她忙伸身去帮丈夫拔针,林平之却是一脸怒道:「哼,果然是任盈盈
下手用黑血神针暗算我们,她先是装好人然后就对我们下手,无非是想夺我的皮
鞋剑法口诀!」

  难道真是任盈盈?岳灵珊心中慌乱之下却感到后颈一麻,强烈的麻弊开始扩
散至全身,耳中只听得林平之的惊叫:「灵珊,你怎么了?任盈盈,令狐冲,我
和你们拼了。」

  真是大师兄和任盈盈?平之毕竟还是关心我的,岳灵珊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之
后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却不知刚才林平之用七劲右指一弹一枚细针绕了个圈
已经射入她的昏睡穴,她眼皮一搭头一歪已经软倒在车中。

  林平之走出马车后将次元袋中的摄心镜取出一晃便将整个马车都摄入镜中,
然后又取出凤凰斗蓬披上尝试将内力注入其中,果然他身体浮起,只是离地面两
丈多高已经是极限了。

  靠,都怨这小子的内力太差劲了,估计飞个七八里地就得停,林平之也不再
理会自己糟糕的内力,只是尝试着尽快熟悉这件飞行道具的操作和转向,其实倒
不是他没了这玩意就摆脱不了后面的尾巴而是想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招出张章,
看看他最近的机关人制造有什么新突破吗?同时他从怀中取出几本秘籍,却是从
郭侃身上搜出的《九剑秘笈》,其上《黑蝎流》《石龙流》这一门是毒功一门是
硬功都挺适合自己速成。《钢魂流》涉及剑术非自己所长,但林平之之前精通皮
鞋剑法,如果一下子剑术全面拉胯就太不合理,好歹也要会两下子剑法才行。

  半柱香之后,任盈盈施展轻功靠近,却惊觉眼前的马车的轮印到这里居然凭
空消失了,这可真是奇了,难不成这马车还会长翅膀飞掉不成?她屏息凝神却听
得远处有人走动的声音,听得耳中传来一些四川话骂人的声音,应该是青城派余
沧海的徒弟们仍在找林平之报仇。

  也许跟着他们能找到林平之他们,任盈盈想到这里决定先会合令狐冲再跟踪
青城派弟子们。

  而在七八里外的一片竹林之中,已经换了新身体的张章如今是戴着一个黑铁
面具,穿件皮夹克牛仔裤双脚穿着双皮靴,胸前还刻着北斗型七个伤疤,右手摆
理着一枝双管猎枪。而他身前站着三人,为首一人竟身高4米有余,全身肌肉贲
胀泛着青色,光着头眼睛宛若铜铃一般,一张大嘴里满是充满臭气的尖牙。手中
提着一条流星锤,锤头足有200多斤重,竟是《权力的游戏》中那个力举绝境
长城数千斤铁闸的巨人王。

  左边站着一个身高2米多的母熊地精,脸上满是黑色的长毛,鼻子则呈熊鼻
状,全身肌肉也是相当精壮结实,胸前一对高耸的大奶子直接裸着,乳尖上还满
是黑毛,后背上背着一对双手巨剑正是《权力的游戏》中拂晓神剑用的黎明双剑。

  右边站着的美女却是一身蓝色旗袍双乳怒突,头上扎着一对白色的包子头,
下身是黑色的丝袜脚蹬白色的系带长靴,这美女一脸冷艳之色艳丽至极,竟是已
经被改造成春丽外形的小龙女。

  张章朝林平之一指道:「他就是你们的主人,快点拜见主人。」

  巨人?熊地精春丽三人同时向林平之拜倒,巨人道:「小人艾伦,拜见主人。」

  熊地精道:「小人三笠,拜见主人。」

  春丽(小龙女)道:「春丽拜见主人。」

  「艾伦——,三笠——,」林平之有点无语的看着张章,此人的恶趣味还真
不是一般的厉害啊,谏山老贼写的《进击的巨人》最后的垃圾结局真把人恶心坏
了,张章这算是对老贼的报复?

  「他们全都是活化机关人?拥有思考能力但又对我绝对忠诚,他们的记忆全
都是你编程的?」林平之问道。

  「是的,我之前在郭侃手下做事时就一直在研究这个核心项目,可以把被俘
虏的类人生物进行彻底的洗脑改造,对他们体内的器官骨骼也进行特别的改造,
所以现在他们即使身上的要害被刺穿破坏也依旧不会有大碍,除非构成他们躯体
的主干被摧毁否则就能一直战斗下去。

  」那个春丽——她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了?」林平之仍有些疑惑的看着
眼前的春丽,她在气质上仍和之前的小龙女的清冷没多大区别,如果她恢复了记
忆那可就不美了。

  」大人放心吧,我的改造可以说是从灵魂层次上进行的,她现在其实跟艾伦
与三笠一样了,她坚信自己是你的侍妾,你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必须要用一生来
报答你,你的一切命令她都会执行的「张章解释道。

  」哦,那过来,春丽,含住我的——,操,鸡巴还没长出来呢「林平之脸上
一黑,这再生戒指要复元断肢或老二要2小时,现在连一小时还没到呢。

  张章看出了老大的不悦之态,马上心领神会,双手一拍,从林中奔出一匹异
常神骏的黑色高头大马来,直接奔到张章的面前。

  张章拉住黑马的马尾巴向左转了三圈,又向右转了四圈后,马的躯体忽然打
了开来,露出了里面杨过四肢俱无的裸体,张章上前将他后脑一根针拔除后他竟
仍保留着神志,一见春丽就惊呼道:」姑姑,你——你怎么了?你们是谁?你们
对她做了什么?」

  」神屌大侠,现在她是春丽,以前是以后也是,再也不是什么小龙女了「林
平之上前两步道,同时双眼盯着春丽的脸,看她会否看到杨过以及听到自己的名
字后会有什么反应,然而春丽始终漠然般看着杨过没有一丝的悸动。

  是真的完全不记得了,还是在伪装呢?虽然林平之不觉得小龙女有这样的演
技,但难保一个人在绝境中能够超常发挥?他大声道:」春丽,这个马里的废物
想占你便宜啊,你是完全属于我的,现在你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了。「

  」是,主人「春丽回应了一声走到杨过身前一脚把他从机关马躯体内踢了出
来,出脚又猛又狠,只一脚就把杨过踢出三丈多远,之后又一脚踹在他胯间。

  」啊啊啊啊——「杨过惨叫一声身体想要蜷缩起来,但手脚皆无只能在地上
打滚,若非他内力犹存仍可运劲护身,刚才那一脚就把他的春袋踢爆了。

  」姑姑——我是过儿——你——你真的认不出我了?」杨过脸上满是绝望之
色,哪怕死不会如现在内心这般如刀绞般的痛苦,他的妻子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
个人,心中也再无他一丝的记忆了。

  」杀——「春丽一脚狠狠踩住杨过的脑袋用力踩踏,杨过只觉的脑袋像是被
强大的劲力踩的快要爆炸了,他只能拼尽全力运功抵抗,他就算死也不想死在被
歹人迷了神智的小龙女脚下。

  他不禁想起昔日小龙女第一次教他抓麻雀,那晚他梦中抓麻雀却一把抓住了
小龙女的一双穿白袜的玉足,那柔软充满弹性的双足让他感到摸到了这世上最美
好的东西,哪怕小龙女因为非常恼怒不准他再摸她的脚。他跟她真正做了夫妻,
每次亲热时都喜欢抓住她一只脚然后用舌头舔她的脚心,每次小龙女都会发出急
促的淫笑声,这简直比最厉害的春药都能激发他的斗志,让他越战越勇。可如今
他居然要死在小龙女的脚下,自己四肢已残料想再无生路。自己的惨像让他想起
当年在襄阳为引开追兵,他抓了个无辜的宋军士兵冒充郭靖引开金轮法王等几个
人,之后把那小兵抛给他们,那可怜又倒霉的小兵竟被当场撕成几截惨不堪言,
莫非这就是报应不爽?

  看杨过半个脑袋都被春丽的白靴纤足压入土中,林平之满意的点头道:」很
好,先不用杀他,把他带过来。「

  春丽闻言才停止了踩踏,拎着杨过的颈子把他拖到林平之面前,林平之拉开
自己的裤腰带将长裤和里面的亵裤都褪到膝间,刚刚再生出来的仍带着粉色的肉
棒已经弹起,虽然不够粗长但也不算太细小,林平之运劲之下肉棒还是比原来粗
长了几圈更显气势。

  「来,用你的奶子和骚脚丫夹着它让它硬起来,然后含住它帮我吹箫」林平
之一脸坏笑着看春丽和地上鼻青脸肿的杨过,春丽毫不犹豫的解开胸前旗袍的扣
子,里面迅速弹出一对雪白硕大的肥球,她里面跟本没穿内衣。硕大而又充满弹
性的肥球把肉棒夹住搓揉着,同时小嘴一张低头含住林平之的带黑紫色的龟头。

  「不——姑姑——不要含这脏东西,畜生人渣——,快停下——」杨过此时
已经是鼻青脸肿,但眼看爱妻竟迷了心智用双乳和小嘴去搞乳交和口交实在让他
悲愤难当,当真恨不得就此死了,但又实在不能忍受小龙女以后就这样沦为丧失
心智的人偶。

  「哦,好好——真爽,不愧是能让全真道人成为龙骑士的骚货,当丽丽的替
代品还是够了,林平之感到春丽的白牙在他龟头的肌肤轻啃着,这种刺激加上里
面那条性感的小舌在他龟头的马眼处打着卷,这刺激还是让他刚长出来的肉棒就
兴奋起来,当真是非常难得的尤物。

  」恶贼,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必把你千刀万剐——「杨过已经看的双目
都要流血了,他此时也只能发出无能败犬的狂吠声来诅咒威胁林平之,或许他是
真的想要求死以求解脱。

  」这么急着想死啊?你想的美啊,我可是要让你一直当个好观众,而且——,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老二居然也硬起来了「林平之一指杨过的胯间,杨过一转
头才惊觉自己的肉棒竟真的已经可耻的竖起来了,一时间又羞又愧。

  」你看看你看看,明明自己看自己老婆跟我玩乳交口交都会硬起来还好意思
骂我?这样吧,我也不让你吃亏,三笠啊,过来侍候这位神屌大侠吧,他的屌还
是很厉害的「林平之一挥手,挺着一对黑毛奶子的母熊地精三笠已经一脸淫笑的
凑上来。

  」棒子还不算太大嘛,老娘跟这傻大个艾伦睡的久了,现在换你来试试,也
不知道你有什么底气敢自称神屌?」三笠揉着满是黑长毛的大奶子直接夹住杨过
的肉棒,嘴一张满是利齿的大嘴含住他的龟头。

  」啊啊啊——不——不要——滚开——我不——「杨过发出惊恐的叫声,眼
前这个女人——跟本就是个高大的女怪物,光是满脸的黑毛那狗熊般的鼻子就活
像一头母黑熊精!莫非自己真碰到妖怪了?然而更令他难以忍受的是,这女怪物
的大黑毛奶子加上臭气冲天的大嘴竟真让他的肉棒越来越兴奋,他的肉棒龟头已
经绷紧真有一种想要射的冲动。

  」丽丽,来个高难度的动作吧?双手撑地倒立,一边给我口交,一边用你的
黑丝骚脚帮我撸,撸到我射出来为止「林平之亦想起在街霸世界时自己最喜欢让
真春丽玩的姿势了。

  春丽闻言当下双手撑住地,双脚一左一右互踏踩掉白色的长靴,一双充满性
感魅力的黑丝玉足从脑后撑出直接夹住林平之的肉棒棒身和下面的两个肉袋。

  」唔唔,好爽,这两只脚真是——杨绿帽你跟她以前是不是在古墓里也这样
玩过啊?这么熟练不像第一次啊,这身板这么软不比真正的丽丽差了「林平之也
开始喘息起来,春丽这双黑丝玉足当真是又滑又软,那套着黑丝的足趾在他的肉
棒棒身上刮动着,足踝轻踩着两个肉袋。随着力道一点点加强,那充满节奏性的
抽插让他的俊脸也开始绷紧更有些狰狞起来。

  」不不——不要坐上来,离开我——啊啊啊——不不——「另一边杨过显然
是在受到一场可怕的酷刑,比昔日受到的情花毒发作更可怕。那个长毛女妖怪把
他的肉棒把玩到坚硬如铁后就脱了她那条皮裤露出里面那臭气冲到的——在大片
黑毛包围中的脏臭鲍鱼,那两条大腿上也满是黑毛。他拼命左躲右闪,奈何手脚
全无只能眼看着这可怕的黑毛鲍鱼将他的肉棒吞没。

  」哈哈哈,这没手脚小白脸的小筷子滋味也不错啊,要是艾伦也能加入就更
爽了「三笠一双肥球在胸前大力甩动着,她那硕大的黑鲍鱼紧紧压榨着杨过的肉
棒,一边还不断朝着艾伦抛媚眼诱他加入。

  」不行,他不能加入,否则杨绿帽肯定性命难保,我可要他好好活着,哦—
—「林平之一分神说话阻止艾伦加入,结果精关一时间没锁住,」滋「的一声响,
大股的白浆直射入春丽的小口之中。

  春丽像是把它当成琼浆玉液般用小口接实,点滴不漏的吞入喉中入腹,一双
丹凤眼紧闭似是极为享受,哪怕林平之已经射无可射,她仍旧非常虔诚的用小舌
将他龟头前端的精浆舔尽。

  」啊啊啊——「那一边杨过也终于没能忍住三笠的压榨射了出来,一股股精
浆射进母熊地精的花蕊中,把她美的脸上的长毛都要掉了,只是仍旧颇为遗憾道:
「这小筷子后劲不足啊,我还以为他能坚持更久呢,啧啧,比艾伦还是差太远了,」
而巨人艾伦只是在一边看着傻笑。

  杨过脸涨的通红双眼紧闭,眼角流出两行羞耻的泪水,被一个母妖怪强上是
何等奇耻大辱,但他仍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他一定要报仇,要救出姑姑——。

  此时林平之却听得不远处有人追来的声音,听着当中的四川方言,毫无疑问
是青城派弟子。

  试试这具身体的本事吧,林平之拿定主意后道:」你们先躲起来,我让你们
动手你们再动手。「

  春丽和三笠闻言都飞身跃上树顶,艾伦足有一吨多重的躯体当然上不了树,
而是诡异的往树林阴影当中一钻已经不见了踪迹,林平之不禁感到诧异,这个4
米高的巨人居然还兼职游荡者?巨人游荡者这玩笑可开大了。

  机关马也合上了躯体将杨过再次困在其中,杨过的后脑又再次被插入针呈意
识模糊的状态,机关马四蹄飞奔跑入林中,现场只剩下林平之和张章。

  「格老子滴龟儿子,姓林的小子你不跑了?嘿嘿,瞎了眼睛剑法再厉害也没
用了」不多时30多名青城派弟子出现在二人面前,为首一人乃是余沧海除青城
四秀外的入室弟子曾人杰。

  他运气不错,林平之一路追杀青城派,之前林平之追杀四秀和俞沧海没注意
过他,现在他可是要一举挽回这段时间的丢人之事,首先自然是要夺得皮鞋剑法。

  「龟儿子面具人是谁?不管了,一起抓起来,」俞人杰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当真是峰回路转啊,之前自己一行人还被林平之一路追杀,谁料想木高峰一条贱
命却换来林平之一双眼睛瞎了,反而让他们有机会得到辟邪剑法。虽然师父亦丧
命但想到自己未来威震江湖,心中的悲伤也不剩多少了。

  「哦,你们以为林某的双眼瞎了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忘了前几日你们像
狗一样逃命了?」林平之闭着双眼嘲笑道,而他身上的衣衫渐渐被他贲起的健壮
肌肉撑起。

  「呸,死到临头还敢逞口舌之利,先断了你的四肢看你怎么厉害」俞人杰脸
上一红,想到之前的羞辱更是出剑不留情,一剑刺向林平之右腕,与此同时另几
人也出剑刺向林的手脚,显然事先早商量好了废林平之的手脚再逼问剑法口诀。

  然而预想中的林平之四肢中剑惨叫的情况并没发生,剑尖触及他的肌肤后竟
刺之不入甚至弯曲欲断像是刺中铁墙一般,把几个青城派弟子看傻了。

  莫非这小子身上穿着宝衣?就在俞人杰震惊之际,林平之身上漂亮精美的丝
绸袍子被他贲起的肌肉猛的震的粉碎,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健体,整个人都比之
前粗壮了三圈,这画风也瞬间由瞎眼贵公子化为肌肉猛汉。

  林平之一把抱住了俞人杰只是一运力就听得对方上身骨骼的碎折之声和他的
惨叫声,青城派弟子纷纷出剑刺击他身上各处要穴却是徒劳无功,剑尖只能在他
身上留下一个个白印。他被龙血浸过的躯体本就刀剑难伤,加上新修成的《石龙
流》第一层护体神功《石铸躯体》叠加之下更是宛若金钟第九关般的效果。

  「哈哈哈,你们以为我林平之最厉害的武功是皮鞋剑法?错了,我最厉害的
是自创的神功——华山钢铠呼法!」林平之全身的肌肉亦转为黑色,宛如一个从
非洲过来的非洲大兄弟,然后一头撞在俞人杰的额头上。

  俞人杰只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整个头额都像个破了壶的鸡蛋爆裂开来,林
平之放开已经化为一团软泥般的俞人杰的尸体,在青城派弟子惊恐的眼神中一步
步走上前。

  「华山钢铠呼法,化肌肉为钢铁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林平之摸拟着《北
斗神拳》中牙一族族长的口气狞笑道:「接下来是林某自创的华山群狼拳——灭
妖式。」

  林平之的身影也突然间化为十几道虚影朝青城派弟子扑去,双手化为狼爪之
势,长剑被抓住只是一扭就化为曲尺,躯体被他抓中者瞬时间骨断筋折鲜血四溅。

  「龟儿子,快点跑吧——」一个青城派弟子吓的回头就逃,眼前却被张章这
铁面人挡住了去路,他恶向胆边生一剑朝张章刺去,然而张章却是后发先至一指
正中他的胸前把他点的倒退数步捂住胸口。

  「龟儿子,好狗不挡路,你——」青城派弟子只感被点中的位置猛的一阵鼓
胀,胸前的肌肉高高鼓起,在他惊恐之下产生剧烈的爆炸,鲜血骨骼四飞当真是
死的奇惨无比。

  「北斗残悔拳,你死前可曾后悔自己作恶的一生?」张章晃着双指颇有逼格
的冷笑道,把一众想逃跑的青城派弟子吓的魂飞魄散。

  「快走快走啊——」一个青城派弟子右臂被林平之抓掉一块肉痛的魂飞魄散
转身就逃,哪里还有什么抢夺辟邪剑法的念头,转眼间一半的青城派弟子已经血
溅当场了。

  「一个都别想走——」春丽从树上跃下一记靴脚把眼前一个青城派弟子的脖
子踢了连转两圈,同时双掌撑地倒立,一双黑丝白靴脚快速旋转着踢出,靴脚过
此骨断筋折惨叫连连。

  「吃我老娘的拂晓神剑啦」三笠亦挥动手中的黎明剑,只是几个连斩眼前已
经没有一个能站着的青城派弟子,剩下一个轻功最好的在林中左躲右闪眼看已经
拉开几十丈的距离,林平之却是一点不急,还有一人没有出手呢。

  艾伦从地上捡起一块上百斤大石在手上抛了两下,然后对准那青城派弟子的
背影猛的甩出,大石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狠狠砸在那人的后背上,只一下子那个人
的身体就炸成一堆肉碎,只剩下地上两只穿着靴子的脚。

  「哦,艾伦这掷石之术很准啊,如果他在高处掷石或掷矛的话——,很有机
会晋升为崖顶射手,这样他就可以精确打击2里之外的敌人了」林平之看着艾伦
的表现眼前一亮道。

  「大人,他们都挺有本事的吧?接下来我们怎么玩?要拿下令狐冲和任盈盈
吗?」张章上前问道。

  「你刚才让人体爆炸的不是北斗神拳吧?用的是什么手段?」林平之托着下
巴问道。

  「呵呵,只是一个小玩意,请看——」张章手一摊,掌心出现一个极小的跳
蚤状的小虫,他解释道:「这是我新发明的跳蚤炸弹,用指尖把它刺入对方体内
后,它会在对方血管处引爆,就会产生北斗神拳类似的效果了。」

  「哦,你可真会玩,是想要扮演健次郎的邪恶师兄乔奇?那再给你点任务吧,
任我行不能早早挂掉,他挂了就没的玩了,武林必须有一场大浩劫。任我行就是
引发这场浩劫之人,你想办法辅佐他为他延寿甚至提升他的实力,这样我才能成
为挽救武林浩劫的英雄」说罢林平之从怀中抛出一个卷轴扔给张章,接着取出摄
心镜将昏迷的岳灵珊甩出。

  林平之指了指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岳灵珊道:「用最快的时间制造一个跟她
一模一样的机关人,能流血能说话,不要什么动作只要能糊弄过令狐冲和任盈盈
就可以了。」

================================================

  令狐冲和任盈盈一路追踪青城派弟子,但却忽然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好像他
们走出一片林子后就全体失踪了一样,地上甚至还能看到一些血迹。

  「盈盈,那些青城派弟子都去哪了?这些血——难道他们——是被林师弟和
小妹师——,」令狐冲怀疑这些人已经遇害了。

  「你师妹腿受了伤,而你林师弟双眼已瞎,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也很难练成听
见辩音,以他们二人是很难杀掉这么多青城派弟子的,或许是什么其他人想当黄
雀」任盈盈猜测道。

  「咦,前面那辆马车好像是林师弟和小师妹他们的,我们上去看看」令狐冲
看到那辆马车不禁欣喜道。

  但他们还没走近马车就听到马车中一男一女激烈的争吵声,声音越吵越响,
听起来就是林平之和岳灵珊在争吵。

  「姓林的,原来你为了炼皮鞋剑法竟——竟早已经自宫了,你——既然自宫
了又为何要娶我,你一个太监却要毁我一生吗?我要去找大师兄。」

  「不准走,哼,你和你爹都不是好东西,当年你爹让你来我们家附近开酒馆
不过是早想收为为婿,较谋我们家的皮鞋剑法。青城派屠杀我全家时,你们袖手
旁观,等我和爹妈被抓你再装模做样救我。哼,你们这些技俩我早看穿了。」

  「我只是看你可怜才出手相救,想不到你心思这么歪,真是好心没好报。」

  「呸,你爹从令狐冲那里偷到了我家的皮鞋剑法后就从背后暗算我还杀了英
白罗灭口,就像他暗算定逸定闲两个尼姑一样,真是卑鄙无耻,你还帮着他嫁祸
给令狐冲,真是狠心贼父女。幸好我暗中从他那里取回了皮鞋剑法练成,才能杀
了余沧海和木高峰报此大仇。」

  「你才是贼呢,我岳家对你恩重如山,我嫁给你是你几世的福气,我现在想
明白了。我只是让你这小白脸骗了,我一生最爱的人是大师兄,我要去找他。」

  「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你应该照顾我一生一世,你瞎了没了卵子你就想弃我
而去,真是无情无义的婊子,你无情我无义。我得不到的他令狐冲也别想得到—
—。」

  「啊——」岳灵珊的一声惨叫当真喊的惊天动地,令狐冲大惊之下忙拼命奔
上前,却见一个男人的背影闪电般从马车中空中窜出。

  「林平之,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别走」令狐冲急步追赶,但肩头伤势甚重
急奔之下伤口又迸裂开来,而那男轻功快捷无比跟本追不上。

  「令狐冲?你一路跟着我也是想谋夺皮鞋剑法抢小师妹吧?哼,这婊子已经
死在我的剑下了,以后这江湖上天下第一剑就是我林平之了,我早晚要杀了你威
震天下,但在这之前我会杀掉你关心的所有人。下一个就是洛阳城那弹琴的绿竹
翁,哈哈哈哈,」林平之一边狂笑身形却如疾电般消失在远处了。

  令狐冲奔入马车中,却见盈盈扶着重伤半身是血的岳灵珊朝他摇了摇头道:
「没救了。」

  「不——」令狐冲猛的扑上前抱住岳灵珊道:「小师妹,坚持住,我能救你
的。」

  「大师兄——对不起——为——为我报仇——」岳灵珊说最后四个字时喊的
无比响亮双眼更是瞪的溜圆然后头一歪没气了,这让盈盈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

  「小师妹,我——我对天发誓一定要将林平之这恶贼碎尸万段为你报仇——」
令狐冲却是丝毫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他心中已经将林平之恨之入骨誓要追杀他
到天涯海角。

================================================

  「大人,一具装了一肚子鹿血的机关人就把令狐冲任盈盈都骗了,你可真是
神机妙算啊,接下来这场戏我们怎么演呢?」张章奉承问道。

  「接下来你们跟我去洛阳,先宰了绿竹翁让令狐冲心中的火烧到极致,任盈
盈肯定会调大批手下去洛阳围堵我,洛阳有谁啊?我最亲爱的外公一家啦,他们
肯定也必须包庇我,一个伟大的英雄必定要有亲人祭天。我爹妈祭天还不够,我
外公金刀王家满门祭天之后才是我这个大英雄真正觉醒之时,而江湖正道也会看
清令狐少侠率魔教血洗王家的恶行,明白他已经完全站在魔教一边了,」林平之
面带诡笑道。

                待续

  我爸不当心摔骨折了,最近一段时间我要去医院照顾爸,所以更新不得不停
一段时间了,还望各位见谅,目前设定《笑傲江湖》世界之后主角穿《琅玡榜》
中大反派誉王萧景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