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0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2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026

     咱们接着上文继续说。

  小何总隔着门,跟外面的大覃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继续坐回来。小慧那个妹
子,也是趴着的,瞧着是比小慈还迷糊。小何总这个人呢,你说他疯疯癫癫,但
是真不算那种很过分的人。他拍了拍小慧,怕她头朝下的,呼吸难受,揽着她面
朝外躺好,才坐我身边。我这个小慈,可就没那么迷糊,此时头靠着我大腿。

  小何总又招手让小莹过来,这妹子就更清醒了,「X哥,这妹子还行吧,哈
哈哈,你可得指点两句,明天招待哥哥玩,有什么要注意的。」

  我摆摆手,「你别搞什么花里胡哨的就行了,咱们哥哥玩乐,是很随性的,
你别瞎讲究,总之就是一句话,一切让哥哥安排。」

  小何总的脑子,说实话,比我转得还快,比我更精明。他也就是揽着小莹,
瞧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就跟沪公子有几分相似。

  大覃约莫过了两分钟,才进来。先过来跟我告个罪,说是不能喝酒,目不斜
视的,小慈和小慧,俩妹子都是光屁股的,他看都不看一眼。这个大覃,不愧是
哥哥,比小覃要机灵些,当着我跟小何总的面说话。

  「正哥,彭总的小兄弟,守着了,天塌了也不会乱走动。」正,是小何总的
名,他们哥俩,跟小何总是按兄弟处的,一直都是喊正哥。

  小何总摆摆手,示意知道了,「那你去帮帮你弟弟,那骚货耐操得很,把你
弟弟榨干了,哈哈哈。」

  大覃丝毫不啰嗦,直接就脱衣服,这哥俩,都是知道小何总的嗜好的。此时
小覃已经换了姿势,让小妮自己撑着墙,小覃看到大覃过来,坏笑着就让位置。

  大覃一上阵,小妮又开始嚎叫一般,「好深啊,啊啊啊,哥哥操我,用力操
我,啊啊啊。」

  小何总瞧得兴起,我一把拉着他,「差不多行了,都他妈跟杀猪似的了,让
人家妹子缓缓,喝几口酒。」

  小何总嘻嘻一笑,甩开小莹,就过去搞动作指导。我摇了摇头,这妹子的男
朋友,说不定早就是头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了。小妮的外观,瞧着还行,一进去
就松弛得很,没有比较还不明显,我操弄了两回的小慈,一进去就有点受不了。

  这妹子也缓了好久,嗑药的劲头,也慢慢消散,不一会就要起来,往我身上
钻。这种小只的妹子,撒娇起来真是要命,缠着我要亲,自己就伸舌头进我嘴里
乱搅。亲了好一阵,又要我喂酒给她,当然是嘴对嘴的了。惹得我又有抬头迹象。

  大小覃这哥俩,年轻力壮的,着实是操得小妮,呼天喊地,加上小何总这作
怪的性子,妹子的尖叫,夹杂着小何总的笑声,不明白情况的,还真以为我们拖
了个妹子来搞轮奸。

  小慈这妹子,缠了我好一阵,才要去厕所清理,我可不去戴什么套子的,两
发都是内射。这小妹子真是夹得住,一点都没有洒在沙发说。

  也不知道他们摁着小妮,射没射过,等到小慈弄完出来,也就拉着过来。我
一瞧这小妮,真他妈的一脸骚样,光着屁股,坐过来就找酒喝。要是她跑去那些
人多的包厢,真不敢想象,被玩成什么样。

  小何总笑嘻嘻,过来就调笑小妮,「我这俩兄弟如何,把你男朋友甩了算了,
哥哥把这俩兄弟,介绍给你。」

  这骚货被我们轮着玩了一圈,早就无所谓了,撒娇着就浪叫,「哥哥,把人
家下面弄疼了。」说完还要当着面的掰自己的逼。

  我怀里的小慈,马上就扳我的头,哈哈哈,这妹子,真是有点意思。

  等着小慧也清醒了些,除了大覃,我们又喝了一阵。我可是瞧得清楚的,他
们拿的酒,我可不喝,我就喝我面前的这些,而且我也没让小慈喝,我可是要回
去操她的,迷迷糊糊的,叫都叫不出完整话来,能有什么意思。

  我瞧了时间,毕竟我是陪着沪公子来的,可不敢自己疯闹着,把哥哥丢一边,
想了想,仍是小心措辞的,发了条信息。我这哥哥,自己跑到酒店的楼下,想来
是正经的吧,在按摩呢。

  我这一瞧,可别,我跟小何总合计了一下,我带着小慈和小莹,大覃把我们
送回去。小何总要一起,我说你们刚喝的那些玩意,你们继续闹就行了,沪公子
可不喜欢瞧着疯疯癫癫的样。临走,我还是要小何总,有分寸些,人家妹子也没
得罪你,操两回就行了,还真要肚子都操大了,再送回去啊。

  到了酒店一瞧,我们白天来的,没怎么在意,这个酒店整个负一楼,都是洗
浴按摩的,挺大的一个连锁品牌,那肯定是正规的了。我拍着这俩妹子,让她们
洗干净了,再给我发信息,我自己肯定也得好好的冲一冲酒气。

  咱们的好哥哥,完全就没有架子,此时就在一个大大房间里,按摩着呢。旁
边就是别的一些客人,这种正规的场所,当然也有包间的,包间之外,是大家都
混在一起,独立的一张张按摩椅子,坐着可以洗脚,放平一些可以按摩,没有太
多的讲究,还有一些,直接躺着睡着的。

  我这一看,马上拉个服务员,要个包间,这像什么话。沪公子也不在意,笑
哈哈的,心情不错,也没有说我瞎讲究。

  到了房间,就不喝什么酒了,上了一些水果拼盘这类的。沪公子就调笑起我,
说我身上有妹子的味道。我这哥哥是诈我呢,我明明洗得仔仔细细的,有妹子的
味道,怕是见了鬼了。

  不过我可不去否认,我现在跟沪公子打交道,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了,哥哥不
正经,我也跟着不正经,「哥哥,老弟可没有忘记你,打包回来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这老弟,也难得你没有喝迷糊了,还知道给哥哥发信息,不
错。」

  「哥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没有碰过的,早就想问您一声,又怕您说着事呢。」

  「哈哈哈,你这老弟。」

  沪公子自然就跟我谈了些,他去吃饭的事情,也就是我前面提过的,广西这
边的区领导,要把这摊事揽过去,说是要找那些小国家,要点回礼。

  我听着也不发表什么意见,哥哥都做了决定,我去多什么嘴。等着小莹和小
慈,洗好了给我发信息,我就把房间告诉她们。

  沪公子看见妹子,哈哈哈的又调笑起来,他的眼光毒得很,早就发现小慈是
瞄着我的,「老弟,这小妹子,没少被你折腾啊,来来来,别害羞,啧啧啧,老
弟啊,你这不得把妹子腿都按断了。」

  沪公子招呼俩妹子,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自己去点就行。

  小慈直接就坐我身上来,穿的就是浴袍,宽松得很。我用眼神让小莹到沪公
子身边去,这妹子,有点呆呆的,不能是药劲没过吧。

  也就是我跟沪公子,我们这哥俩,哄着大领导都笑哈哈的,何况这俩小妹子。
不一会就嘻嘻哈哈说笑成一团。小慈这妹子,胆子大一些,而且都被我操过两回
了,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也点了一些吃的喝的。

  小莹也就像我感觉的一样,不知是这妹子胆小,还是本就是个安静的性子,
倒也是自己搂着沪公子,靠进怀里,不过倒没有说什么话。调笑打趣了一阵,也
就准备带回房间。这里可没有什么跟班守门了,我们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就玩弄妹
子。

  趁着这俩妹子去换衣服,我跟沪公子确认了一下,咱们可就没什么事了,吃
喝玩乐几天,等小何总这边,各种材料配件到位,我们想继续玩还是回上海,都
是无所谓的。那小慈今晚,非得操得她嗷嗷叫唤。

  搂着小慈回房,我肯定没什么猴急的,这妹子平时,应该没有机会能住这种
酒店,到处摸摸看看,瞧得我一下就从后面搂着她,按到窗台边上,跟她说说话。
这妹子也是彻底放下防备的,什么都跟我说,跟谁谁关系好了,学校没意思了,
想去哪里玩了,我这种老男人,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的,陪着玩得高兴了,
到时候送她点小礼物就是了。

  这妹子估摸着是熬夜惯了,越是晚上,活力越充沛。缠着我要喝酒,我就拿
了酒店的电话,一问,餐厅还真是随时营业的,都不用我去找,放了电话一分钟
不到,就有人敲门,中餐西餐,有菜单,菜单没有的,你也可以说出来,他们想
办法做,又问有什么酒,这倒是没有什么选择的,都是一些红酒,我让小慈自己
去瞧,这妹子也真是可爱,瞧着价钱有点吓人,又推给我点,我笑哈哈的,随手
点了一些。这妹子操都操过了,也没有什么好需要去灌她喝酒的。

  等着服务员出去,这妹子一下就跳起来,要我背着她。也就是这种小只的妹
子了,不然这突然一蹦,我这老胳膊老腿,可顶不住。

  「坏叔叔,小慈知道也就陪你玩几天,小慈好好的伺候你。」这丫头伏到我
耳边,惹得我马上就想摁她到床上去。

  哪曾想,等我们吃喝了点东西,我可就受不了这妹子了。

  实在太闹腾了,精力旺盛得不像话。不是我摁着她,她自己就摁着我,在房
间的沙发上,又用嘴,又自己骑,弄得我反而有点要死要活的。歇了口气,在浴
缸里,又要弄我,哄着上了床上,自己就跪趴着,屁股撅得老高,反手自己扒开
阴唇,粉嫩的洞口,直接展现在我眼前。

  我他妈的,经得起你这二十不到的小妹子这样弄啊。可眼前这种场景,谁他
妈顶得住啊,小慈还浪叫着,「坏叔叔,快来嘛,小慈想要,小慈夹得你受不了。」

  去你妈的,踩上床铺,一杆就捅得小慈「嗷」的一声。这死丫头,仗着自己
的洞小,又年轻,一进去就箍得死死的,发情的骚逼,再怎么出水,我拖动着都
是很吃力。明明被我这样顶得,她也是很吃力的,嘴上却一直发浪,「啊啊,坏
叔叔,小慈还要,啊啊。」

  我哪里顶得住,踩着床铺,骑着小慈,也就三五分钟,再射一次,我这他妈
都几次了呀,感觉都没射什么东西出来了。

  好不容易,哄着关了灯,一手就握着我的家伙,我真遭不住了呀。

  最后只得又开灯,把小慈托起,扶着她的背部,屁股和洞口朝天,我上手又
扒又抠,把这妹子粉嫩的洞,弄得汁水飞溅,随后用两根手指,狠命的抠弄一阵,
小慈尖叫着瘫软下来,强行用手让她高潮了一回,这死丫头,才不来缠我。

  我本来就是个自然醒的,偏偏今天就感觉身上好重,眯着眼一瞧,这小慈伏
在我身上,大眼睛看着我,一手套弄我的家伙,一手在我胸口摸。妈呀,老子真
是够了呀。你这小妹子,也太缠人了。

  我都不记得,是怎么哄着她别作怪了,这妹子,就是老子十八岁的时候,也
遭不住这样来的啊。小骚逼再怎么操,再怎么凄惨,缓一阵就能继续来弄你,可
我们男人,就不是缓一阵的事了,难怪有个词叫扶墙而出,真不是乱编的啊。

  好在小何总的电话,打过来救命了。瞧着时间,也就是午饭饭点,我让小何
总到酒店,就在餐厅,随便弄一点吃喝,我洗个澡,喊上我的好哥哥,就下去吃
饭。小慈就没有去了,我让她自己点一些东西就行,大白天的,肯定得说点正经
话,带着妹子,怎么都正经不起来。

  沪公子自然也是这样的心思,跟我住的同一层,我等他出门,也是没有带小
莹。一瞧着我这哥哥笑嘻嘻的样子,我可就先调笑起他来,要是刚认识不久,绝
对不敢,可我早摸清这哥哥的路数了。

  「哥哥,昨晚睡得可好啊,哈哈哈。」

  「哈哈哈,你这老弟,你那边的声音,都传过来了。」

  「哈哈哈。」我们哥俩,攀着肩膀,齐声大笑。

  到了个小包间,小何总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吩咐了,别搞什么花里胡哨
的,就家常一些的,或者特色菜。进来一看,小何总确实是个机灵鬼,知道沪公
子上海那边,吃得算是清淡口味的,也没有点很多的菜,就五六个菜,一个汤,
主食是米粉类型的吧,哦,他们本地叫老友粉。

  沪公子跟我们这些老弟,不会摆架子,实际上,我也就见过一回,就是上次
跟龙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沪公子是摆着架子的。也招手让大小覃一起坐着,哪
有那么多规矩,自己人也讲究这些,多累人。

  沪公子对这有些酸辣口的老友粉,赞不绝口,但是他不吃里面的一种,叫酸
笋的配料。我倒是没有什么忌口的,要说忌口的话,我不爱吃海鲜,准确说是螃
蟹和虾,为什么呢,我懒啊。

  小何总跟我面前,笑嘻嘻的样子,跟沪公子有点像,当着沪公子面,那就不
太敢吊儿郎当的,不过也比昨天,自然了许多。小何总也就是带来个消息,因为
昨天就已经把价钱,经由沪公子,往上报了,但是呢,我们这批机械,在小何总
的建议下,是采购的广西本土的一家,专门生产柴油发动机的单位,广西玉柴的
产品。这厂家跟小何总,肯定是熟人的关系。

  这不,小何总今天早上才收到厂家那边的回复,意思就是能少一些呗,加上
这种采购的事务,一直都是有回扣的。小何总赶紧就找沪公子了,意思是什么呢,
这些事情是今早才知道的,可不是瞒着哥哥耍花招的,把大约多出的数,加上厂
家的回扣,一五一十的跟沪公子说明,让沪公子来定夺。

  说实话呢,这笔数还真不小,主要是我们这批援助的机械,数量可不是什么
三五十台的,而且小何总的这个面子,好像在广西这地方,很吃得开,厂家直接
就降了差不多20% ,按我的一些经验,厂家几乎就是给的成本价了。

  沪公子笑嘻嘻的,小何总不熟悉啊,马上就有点慌了,脸色都变了。我可是
知道的,哥哥这是要不正经了,赶紧也笑了一声,「哈哈,小何总,别紧张呀,
听哥哥的就行了。」还朝着小何总一个劲的眨眼。

  沪公子果然就是不着调的,「小老弟,你就按着昨天的,把一些铁板什么的,
规格提一提,这也要钱的嘛,剩下的就拿着,哥哥们可还指着要你以后办事的,
老是没钱赚的活,哥哥们也没脸皮嘛,哈哈哈。」

  小何总赶紧就给沪公子添茶,说了厂家的真正目的。原来这厂家,也不是单
纯看着小何总的份上的,小何总也汇报过,能否借着沪公子的名头,加上这个援
助的事情呢,确实属于比较吓唬人的,国家安排的项目,谁听着不慌啊。这是在
我们这个行业,真实存在的,我们都很怕政府项目,很简单,不敢伸手。所以厂
家才给出这个,几乎是成本的价钱出来,也是想跟沪公子见个面,看看能不能搭
上线。

  这不用沪公子发话了,「小何总,哥哥可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厂里要见,我
跟你去就是了,你把哥哥招呼得开心,就行了。」

  沪公子哈哈大笑,「你这老弟,行吧,你看着办吧,嗯,跟厂子里也说一说,
该赚一点就赚一点,搞得我沪公子交代的事,全都没有油水一样,哈哈哈。」

  我敢抢着说话,就是因为,我知道哥哥最嫌麻烦。昨天那区里领导打电话,
他都一脸古怪的神色。再回想上海办的事,我这哥哥都是指挥,安排,把自己是
摘除得干干净净的,你一个厂子,虽然也是国企,还真不够格见我们沪公子的。

  大约着,就算这样定了,沪公子只关心一件事,组装成品后,我们自己肯定
要实验一番的,这个价格,只有市面上的产品,三分之一的价格,肯定还是不怎
么放心。其余的事情,就像昨晚跟我说的那样,想玩就继续玩,不想玩了就回上
海,他根本就不上心。或者说,这整个事情,他都不上心,只不过,他应承了,
那就得办好,不准留什么尾巴。

  晚上自然就带着沪公子,体验一下,广西人民的热情,哦,广西妹子的热情。
除了小莹和小慈,小何总另寻了两个妹子过来,也按着我交代他的,别瞎讲究,
听哥哥的安排就行。

  沪公子也回过味了,发现这小何总有点意思。我早就发现了,他们俩,性子
上真是有点像的,玩乐起来,那就疯得很。而且小何总这个怪癖,似乎也跟沪公
子他们那个圈子,有那么点关联。当然,嗑药肯定不敢了,当着哥哥面呢。

  我反正就搂着我这小慈,这妹子,越来越会缠人了。老子这得补多久,才够
她折腾的。而沪公子,真就跟着小何总,俩人拉着一个新妹子,叫青青的,鬼知
道在研究什么。

  小覃扭扭捏捏的,又挨了小何总一巴掌,揉着头,按着青青就狠命操。沪公
子跟小何总,看得哈哈大笑。再说我这个小慈,今天喝的酒,可就是小何总自己
安排的,这死丫头,估计平时假酒喝多了,也就三四瓶的样子,整个人就瘫软在
我身上,要我抱着操她。我他妈哪有力气啊,昨天,不对,严格说是今天的凌晨,
才让她折腾得我要死要活的,后面都射不出什么东西了。这死丫头就跨到我身上,
分明就隔着裤子的,一下一下就假装自己骑,惹得沪公子,又调笑我好一阵。

  也就没闹着太晚,沪公子还是带着小莹,我带着小慈,回了酒店,明天我跟
小何总,要去玉林,到厂里去见一见,谈一谈。这一去,差点就惹了乱子。

  而沪公子,不用我们管着,我瞧着大覃比较稳重些,让大覃陪着沪公子,我
们带着小覃出发,也就是打算着,一两天回来。

  房间里也不用过多去说了。这死丫头,真是把我搞怕了,幸好今天,灌她喝
了不少酒,也依旧被她死命的撒娇缠着。摁在床上,骚逼朝天,我整个身体的重
量,都压在她身上,狠狠的操了一回,瞧她还不过瘾,射完以后又用手,两根手
指搅成麻花样,抠弄着她喷了出来,才作罢。

  到了早上要出发,哄着她,让她住着等我,老子歇两天,回来非操烂了你。
不曾想,这玉林一行,我肝火都动了。

  我们可是算准时间的,两百来公里,远也不远。我跟小何总,打算着待一天
就走,或者晚上就回来,丢着哥哥在一边,实在不像话。

  路上小何总自然要跟我说一说情况,这个玉柴自然是国企,在当时,是市直
属的,这里呢,简单说一说就行了,因为很复杂的,具体说的话,又是吹牛逼一
大篇了。

  国企是分为好几种,有市直属,省直属,中央直属,还有不属于这个行政划
分的,那就是属于部队的,笼统的说,也就分为五级。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反正
他们都是归国资委管。那么市直属,也就是字面的意思,就是归玉林市的国资委
管理,而小何总呢,他的面子,就是在国资委里的。那么,国资委,作为政府部
门,肯定就收到消息的,沪公子不是跟区领导吃饭了嘛,这种事情,瞒不住的。

  然后这个玉柴呢,我之前应该提过一嘴吧,我们制造业,在过去,是不参与
销售的,那时候都是叫宏观调配,改革开放以后,才允许自负盈亏,所以就分成
两部分,一个是集团公司,一个是股份公司。这个股份公司,就是生产销售,都
能参与,既然叫股份公司,自然也就是上市的了。

  所以呢,就算得上当地的税收大户了。我之前也说过一些,关于行政级别的
话题,那么,这个市直属的国企,级别可就真是低了,只能到处级。也就导致了
什么呢,我们可是没说沪公子去不去的,但他们也知道,就算集团老大来,一个
处级也不够看的吧。

  等我们直接到地方,就他妈吓死人了。市里面的领导,国资委的领导,企业
的领导,齐刷刷的站着等。这你妈的,我跟小何总敢装这个逼啊,好在老子脸皮
够厚的,不然车都不敢下了。

  也幸好小何总的面子,是在国资委里面,我也比较得体的吧,找了个理由,
编造了沪公子还在南宁,陪着区领导说话呢,我来代表一下。就怎么说呢,场面
一度很尴尬,毕竟人家市里面的大佬,都站着不知道多久,结果是个跟班小弟来
了。

  也幸亏沪公子这个虎皮够大的,一来就跟区领导吃饭。我是瞧着他们有些不
高兴的,但也拿我们没办法,得罪肯定是不敢的。那肯定也就不会陪着我跟小何
总,搞什么参观啊,吃饭啊之类的破事了。

  也正是因为这点,成了我后来,差点去沪公子耳边吹风的诱因。

  倒不是说,人家就怠慢我,我也不可能去装这个逼。依旧是由股份公司的,
一位姓李的总裁,领着我们,装模作样的走了一圈。这些都不是事,沪公子一直
很喜欢我,就是我从来不爱装逼,也不拿他的名头,去招摇撞骗的。他最嫌麻烦
了,真有什么天大的事,那还好说,屁大的事,要是去劳烦我这哥哥,他可也是
会骂人的。

  但是这个姓李的总裁,也是牛逼,逛了一圈,也溜了。这个时候,我仍然觉
得无所谓的,毕竟我也就是沾着哥哥的光,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我自己心里是清
楚的。但接着接待我们的,就是他们负责销售的,一个小角色了。

  我不是不尊重人,而是他首先就不尊重我。我们是算准时间的,八点出发,
十点半左右到,逛一圈,不就是吃饭了嘛。这个搞销售的,我们也还是称呼一声,
马总。但是我不明白的就是,他们难道都是这样办事的吗。

  马总直接就拎着一个箱子过来,言语中是一点都不婉转。意思是什么呢,给
钱。真你妈的直接。一箱子的钱,约莫是个整数。意思我们照顾他们厂家,小小
一点意思。而我这个人呢,最反感就是搞现金的。

  我直接就把筷子一丢,「小何总啊,我看要不回去吧,再看看别的厂。」

  小何总也摸不透我的意思,我瞧他不接话,「咱哥哥可没有这样教过的。」

  然后我真就走了,小何总赶紧追过来。我逮着他就骂,「你傻逼啊,这是要
干什么,明摆着说,要搞点残次品呗,哥哥可没有交代要这样省钱的。」

  小何总也是一脸懵逼,「X哥,这我真不知道啊,这厂里我也不熟,我跟国
资委里有点交情,是让他们联系的。」

  我指着小何总,「你赶紧跟国资委的朋友联系,喊来吃个饭,这个事情,要
是钱少了,你开不了口,我跟哥哥说,要是搞什么假货,等着被扒皮吧。」

  小何总也不傻,哪有直接抗一箱子钱来的,这不是摆明了,有点小问题,请
睁只眼闭只眼嘛。赶紧就打电话,约了那个国资委的领导。

  这一下,这国资委的领导,也懵逼,他也弄不清是个什么情况。赶忙就说了
个地方,小覃开车开导航,就去了。

  这领导嘛,毕竟是领导。也不动声色的,哈哈一笑,「哎呀,X总这次光临,
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我可懒得跟他废话,这不是我装逼的问题,而是这个事情,我可是很清楚的,
连那位大领导,都只是传话给沪公子,可想而知关系重大,你这地方国资委的领
导,了不起一个处级,我还真不看在眼里。

  我直接了当的说,敬语都懒得用,「你们下属这厂子,是个什么情况,我觉
得管理很混乱啊,这批发动机,是要来干什么的,你有数吗。」

  这可就吓死这个领导了,要来干什么的,他能不知道吗,其实他真是不知情,
他以为是产品我看着觉得不对,而且我语气上,也是唬住他了。

  「哎呀,X总,您别生气,企业的事情,我们确实不太清楚,这个生产和销
售,我们是不干预的,我们不能外行去领导内行嘛,只是在政策方针上,我们做
管理而已。」

  他是真的被我唬得有点慌,眼看着汗都冒出来了。

  「那你先去了解情况吧,我这肯定是如实汇报的。」说完我就不搭理他了。

  这时候,厂里也懵逼得很,不知道哪里就得罪我们了。也在找些关系,想问
问情况。

  也就约莫半个小时,这领导来来回回的,出门接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次出
门,回来就带着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中年男人。

  一介绍,有点小来头,是市里某领导的大秘。意思也很简单,这个事情,市
里的领导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们也不知道什么个情况,想开诚布公的跟我谈一谈,
是有什么地方不对的吗。

  这就是为什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在上海跟沪公子玩,跟龙哥玩,打
交道的领导,最小也是鲍哥这级别的,大领导就不用说了,我连起个称呼给他都
不敢。在我本地呢,也是经常跟渝公子玩,要么就是我老板这种老江湖,久而久
之,自然也学得一点气势。

  这位大秘也姓覃,「覃秘,这个事情,你该问问厂里,我这大老远过来,可
不是闲着无聊的,我是代表沪公子来看看情况的。」

  到了覃秘这个级别,肯定是能知道沪公子是谁的,这虎皮一扯,覃秘也慌神
了。

  先稳住我,然后也跑出去打电话了。

  这一顿装逼的,把小何总都看得傻眼了。

  我这时候,跟哥哥,发了个信息,很简单四个字,他们塞钱。沪公子更简单,
回了个,嗯。

  等着这个覃秘回来,也不知他得到什么消息,整个人都有点点头哈腰的意思,
恭恭敬敬的,请我跟小何总,先到酒店休息,说是领导一会儿,亲自过来拜访。

  我们依旧是开小何总的车,让小覃跟着走就是了。

  小何总可就开始了,「X哥,哈哈哈,牛逼啊,我的哥哥,老弟是回过味了,
我觉得X哥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瞄了他一眼,「怎么说,难道这里都是拿一箱子钱说事的吗,没有这种风
俗的吧。」

  「X哥,这是有点过了,但不代表产品有问题呀,可能就是想搭个线,没想
到X哥反应那么大。」

  我沉思了一会,「那也说不通的,反正我还是那句话,要是钱少了,厂里做
不出来,我找哥哥说去,但是质量,不能有问题,丢面子好过丢点别的零件。」

  小何总也不敢说话了,确实有点反常的,他可不敢打这个包票,打了我也不
会信。因为我知道一点,要是今天是沪公子来,谁抗一箱子钱出来,我这哥哥,
少不得要儆猴的。这个事情,他半毛钱都不敢碰,小小的地方厂家,胆子挺肥。

  我又转念一想,可能反应确实有点大了,因为我个人是看不得这种明目张胆
的行为的,但也不能咬死,别人的东西有问题,只是很古怪而已,那么,真是误
会,那就还好,如果不是误会,就真得换个厂家才行,半点玩笑都不敢开的。

  我瞧着还不知道多久到地方,又给哥哥发了个信息,问哥哥方便接电话吗。
我确实拿不太准,但还是那句话,我自己是清楚自己的,跟国资委的领导,市领
导的大秘,甩脸子装逼,都是背靠着哥哥的原因,肯定得让哥哥表个态。

  沪公子懒得回信息,直接就打给我,「老弟,听说你拍桌子了啊,哈哈哈。」

  哥哥一笑,我就不慌了,说明他不看在眼里,「哥哥,这厂里,也太离谱了,
吃着饭,提着一箱子钱就来了,这我肯定要跟您说的啊。」

  「嗯,我知道了,你直接问市里领导就行了,到底什么意思。」

  我跟小何总,前脚进了酒店,后脚就来人敲门了。

  跟着覃秘一起进来的,也不必问了,肯定是他领导了。

  这些我就不去太详细的说明了,只说个结果,领导表示,要让他们厂里的领
导,跟我沟通,我在这里休息就行。

  跟这种级别的领导,我就不敢装逼了,赶忙就送到门口。

  也就个多小时吧,我跟小何总,分析了一下,各种可能性,反正我都觉得,
不太靠谱,这厂里也太牛逼了,我不是说我多高尚,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可能
去接这个钱,你说私里塞个三五万的,那我确实拿过,你他妈一箱子,肯定是一
个整数,这脑子没毛病的,都不敢接吧。何况你这样塞,就算产品没毛病,我是
不是也有足够理由,怀疑有问题。

  这回来的,也就是上午,陪我们转了一圈的,股份公司的那位姓李的总裁。

  这李总开口,就让我有点脑子疼了。

  「X总,咱们这个谈话,是有话直说?」

  这你妈的,直接把我气笑了,谁跟你拐弯抹角呢。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