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0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15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296

  咱们紧接上回。

  哈哈哈,大家是不是以为,吴总要跟我一起,来个一马双骑了。

  那还是不可能的,且不说这小怡能否受得了,单说这屁股,可不是想玩就玩
的。

  最基本的一点,总得清一清,洗一洗吧,不然这黄的白的一起喷,就算沪公
子不在意,刘姐可就要冲进来翻脸骂人了。

  按我们如今的说法,有什么腿控,颜控,丝袜控,那吴总就是个头发控。

  就爱盯着妹子的头发作怪,这小怡又是一头的黑长直,正是吴总的心头好。

  吴总把套子摘了,拽起一把头发,就往家伙事上撸,我们没有这种爱好,到
底有没有快感,也不去评价。

  小怡可就吓了一跳,这是干什么呢,本来骑在我身上,好好的,一下就被拉
着扬起了头。

  干脆也就不动弹了,吴总一手扯着小怡的头发,一手就往小怡嘴里抠,夹着
舌头就扯,那我可就不乐意了,我这动也不好动,被单纯被她坐着,这能有什么
意思。

  赶着吴总赶紧住手,要弄就摆好了弄嘛。

  可把小怡放躺下来,我这一拉她的腿,就没啥兴趣了。

  虽然小怡脸蛋漂亮,人也放浪,可年纪分明就是不大的,怎么这阴部如此难
看,没有个千儿八百次,操不成这样的吧,简单的形容,就是黑木耳。

  那我就不乐意玩了,还是冬冬瞧着舒服些,虽然脸蛋比不上小怡。

  我撇着嘴,让吴总自己玩吧,跑去卫生间找冬冬。

  这死丫头扑着就咬我,「坏叔叔,不给你玩了,哼。」

  我这可是憋着难受的,哪里去管她乐不乐意,可冬冬就是不给操。

  闹了一阵,这妹子才告诉我,她本来就是估摸着这几天,要来生理期了,

  任总那细长的玩意,刚才把她给顶得实在够深的,不知怎么的,就感觉要来
了。她还是懂得一些门道的,知道我们这些做事情的,可不能「闯红灯」,所以
死活不给玩她。

  本来我的性子就是这样,玩归玩,但我绝不强迫的,只要妹子说不行,那就
不行呗。

  缠着我亲了一阵,说是到时候,自己爬上床来,让我使劲玩,套都不用。让
她整理好衣物,既然生理期,酒也别喝算了,带着她出去。

  沪公子才不管这些破事,他那个知心妹妹,此时正给他按摩呢。

  吴总那边,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一心就要拽头发,操得小怡也是喊叫不停。

  任总可就来打趣了,吃了饭,喝了茶,现在又玩了妹子,我跟他彼此都心里
有数,都算是陪着沪公子玩的,自然就很随性的。

  「X总真是心疼人啊,哈哈哈。」我也就跟着笑笑,举杯碰了几个。

  我可是没有爽到的,倒也不是太在意,任总瞧了眼哇哇乱叫的小怡,似乎跟
我一样,也没多大兴趣,要论起来,小怡一开始就是分给他的。

  那就只有拉着小惠过来了。

  这妹子,被吴总养着,真不知算走运还是倒霉,说她走运吧,上回迷迷糊糊,
被轮着玩到清醒,这回更好了,酒倒是没喝了,进来就被玩,瞧着这冬冬因为身
体原因走了,后续肯定也是挨轮。

  可你要说她倒霉吧,嘿,别人我不知道,吴总这大手大脚的,随便撒娇两句,
就是一万块钱,拿去买口红去,这种老板,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想陪着。

  这妹子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性子里本就是乖巧的。

  倒也不怕人,那也是,操都操过了,还有什么怕的,贴过来就往我怀里钻,
此时全身也就穿着条小内裤,任总可就伸手捏奶子了,我瞧着任总似乎有抬头的
迹象,干脆让小惠过去。

  整理下衣物,我去陪我的好哥哥,说说话得了。

  沪公子瞧着我过来,倒也不去调笑,反而微微点了点头。

  我这一下,其实就是闷着呢,总不能抢着妹子玩吧,不料,却也算是误打误
撞了。

  沪公子挥挥手,赶着那知心妹妹模样的妹子,坐一边去。

  沪公子给我倒了杯酒,我也不去装模作样,接过来,跟沪公子碰了一个。

  「老弟,你这定力,真可以呀,后面的事,可就交给你办了。」我这一听,
不对劲,沪公子这是正儿八经的样呢,我赶紧就坐好了,这就是我这哥哥的性子,
可不敢吊儿郎当的听他说事。

  我脑子转得也算快,刚才在主楼喝茶,沪公子说过一个事,就是我这回帮着
全总,弄到了这批特种钢材,在我哥哥的嘴里,是形容成捅了马蜂窝,说是有别
的单位,打听到了,也想弄一批。

  沪公子应该就是要说这个事。

  沪公子果然就是说的这事,不过,他的意思是,让我去推掉。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不就是搞这个玩意的吗,低买高卖的赚钱。

  原来啊,这其中,是大有门道的,各位,听我慢慢道来。

  我们也还是得说这座大桥,实在是太牛逼了。

  说得夸张一些,举国之力倒也称不上,至少也得是举一省之力。

  那么,国家重视的玩意,也就等于说,大伙都盯着的玩意。

  搞钱是一方面,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这也没什么遮掩的,从古至今,都少
不了裙带关系,大家也能够理解,怎么胡搞瞎搞的呢,我们也不去管,单单说,
跟我们相关的事情。

  我们在上海的这摊子事,就是搞的金属原材料,有朋友不太懂,我随口提一
提。

  就拿钢材来说,便宜的,三四千一吨,贵的,也不过一万出头,但,这些是
常用的钢材。

  还有不常用的呢,我们统一称为,特种钢材。我们举个具体例子,圆珠笔,
大家都知道吧,圆珠笔的笔头,里面那颗小珠子,各位就不是很清楚了吧,这个
不起眼的的小玩意,我也不说太专业的东西,只说价格,大约是两百万一吨。

  而且,如果是私人单位,你得说清楚了,你要来干什么,你要做什么道具,
把图纸拿来看看。

  为何,这可是顶级的合成金属材料,是能运用到航天航空,以及军工上面的。

  我们也不扯太远,还是说这大桥。

  如此浩大的工程,自然也少不了一些高科技的玩意,高科技的玩意有一个通
病,对材料要求极高。

  就拿全总来说,满大街的钢材市场,全国各地有钢铁厂,为什么非要托着关
系,先找渝公子,再通过我,找沪公子,大家明白了吧。

  所以说,沪公子说我这一回,是在圈子里,放出风声了。

  那这不是好事吗,为什么沪公子要我推掉呢。

  也就是这些裙带玩意在胡搞瞎搞了,这样大的工程,国家是做出财政补贴的,
就拿普通的钢材举例,但凡是中标的单位,是享受一个低于市价的价格,直接去
找钢铁厂购买。

  也就是为什么我说,全总你这是拿着合同文件跟我扯淡呢。

  国家定的这个价格,没有人敢去讨价还价,这没问题吧,那么,现在这个大
桥快完事了,眼瞅着不能赚便宜了,如果你是有裙带关系的中标单位,你会不会
趁着这个机会,搞一批低价玩意,回去囤着呢,转手就是赚一笔差价的事情,大
伙说说,谁不去想办法呢。

  那么,普通的材料,我们也不做,对吧。

  沪公子要我去推掉的原因,首先就是如我上面提到的裙带玩意了,其次就是,
这些玩意胆子可肥,要搞就搞一批贵重材料嘛,反正我有合同文件呢。

  是不是这样一回事。

  但我们在这里,也是可以说一说的,即使以这种价钱卖,沪公子还是有赚头,
这就是沪公子跟任总的门道了,我就提一嘴,就算过了。

  有朋友还是不明白,我稍微带入几个数字,就一目了然。

  假设这个材料,市价是100,实际成本是60,国家也不会让厂里亏钱,定了80
的采购价,那沪公子呢,实际上只要70就拿到手,这下总明白了吧。

  再不明白,我也没法,反正我一听,就知道我哥哥说的意思了。

  那我也犯难啊,我倒不是怕得罪人,大不了我就躲在上海嘛,还能当着沪公
子面,收拾我不成。

  主要是沪公子说的那一家,估摸着这两天,就要找上门的企业,也不是什么
善茬。

  名头我肯定是清楚的,是一家跟航天有点关联的单位,这样一算的话,他们
要采购一些特种钢材,也不算胡搞瞎搞,那就不好推辞呀。

  沪公子哈哈大笑,这就是要不正经了,笑嘻嘻的拍我肩膀,「老弟,总要见
见世面的嘛,哥哥打算着卖你个面子,你就跟他们拖着,让他们求着,最后我再
出来,人家可不得记你的好嘛,哈哈哈。」

  我一听,这行啊。

  赶紧就给沪公子倒酒,「哥哥,你不是说不卖给他们。」

  沪公子放下杯子,依旧笑嘻嘻不着调的样子,「老弟,我可没说不卖,我只
让你推辞,但你言语里,又得留着余地。」我恍然大悟,赶紧应和着,明白了。

  我哥哥的意思,其实也是个规矩。

  国家定的价,想都别想,要这样谈的话,我摔门走人就行,没有这样的道理。

  但是呢,还是以上面举例的数字来说,100的市价,我不要你的,80的国家采
购价,你也别想,不过嘛,卖个95,98,是可以的。

  有朋友问了,X哥,你们卖个90不行吗。还真不行,这就是一个规矩,一个行
业潜规则。

  我们要是这样卖,别的钢铁厂还活不活了,略低一两分可以,要是仗着关系
乱来,这不就搞烂市场了,大家一起恶性竞争,结果大家一起饿死。

  至于沪公子怎么去分账,即使我知道也不会说了。

  综上所述呢,就是为什么全总,拐着弯的先找渝公子,再通过我们企业,找
到沪公子,一整套的门道了。

  也是为什么,渝公子一听这个事,赶紧推得一干二净,只安排一个饭局,而
我老板,直接躲着去了。

  假设出了乱子,沪公子自然很难追究他,那我就是顶包的。

  黎总呢,就是一个风险转嫁,他确实能吃一点利润,但是他得垫资,后续讨
要尾款,怎么也得拖个三五年。

  搞清楚这些门道,那我还去装什么装,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给妹就玩。

  陪沪公子调笑打趣,又喝了一阵,哄得我这个好哥哥,喜笑颜开。

  我心里也就有数了,后续找上门的单位,心里也准备了一套说辞。

  我这哥哥,拉着那知心妹妹,不知去哪胡闹了,只吩咐了一声吴总,陪着任
总玩。

  我这个好哥哥,是有点怪癖的,喜欢搞点调教,轻微的SM之类,后续呢,我
会仔细的描写一番,他可是有个性奴的,现在暂且不提,咱们饭得一口一口吃。

  吴总伺候沪公子的时间,比我长得多,瞧着沪公子拉着妹子走了,自然懂得
怎么回事。

  嘿嘿一笑,那可不就由着我们疯闹了。

  小惠可就遭大罪了。

  冬冬因为身体原因先走了,小怡呢,反正我瞧不上,我是个喜欢看的,漂漂
亮亮的,粉粉嫩嫩的,任总似乎也不怎么喜欢小怡,那不就折腾小惠了嘛。

  何况小惠还是吴总养着的,说白了也是个性奴一般的,上回带着龙哥的跟班,
三个男人,好悬没把小惠操死。

  这年轻妹子也真是了不得,恢复得真快,至于这小惠顶多玩个半年一年的,
肯定就要被吴总甩了,值不值得,只有她自己去计较了。

  沪公子一走,可就是吴总说了算了。

  赶着这俩妹子,陪着喝酒。小惠心知肚明了,得,又是挨轮,也就懒得穿什
么衣服,挺着不大不小的奶子,就穿着条内裤。

  小怡本来就没脱衣服,她是穿的连衣裙子,刚才自己脱了内裤,就往我身上
坐,所以我没瞧着她阴部的样,不然我肯定不让她过来。

  吴总跟我也玩了一段时间,知道我瞧不上小怡,别看他哄着我们的哥哥,显
得笨笨的样子,一切都听沪公子安排,其实吴总一点不笨,鬼精鬼精的,自然也
瞧着任总的喜好,也就让小惠挨着我跟任总中间。

  任总也不必多说了,未来一直都是打交道的,是沪公子的关系网之一,上来
就捏小惠奶子,拉到怀里,跟揉面团似的。

  灌着妹子喝酒,其实大可不必的,也就是老男人的恶趣味。

  为什么呢,酒可是冰冻过的,小惠这连着喝了几瓶,嘴巴不也冰凉冰凉的嘛。

  任总掏出金针菇似的细长棒子,摁着小惠的头,就玩弄起来。

  我既不排斥这种场面,也不是太上心,可吴总就来闹我了,我俩都是沪公子
的老弟,关系处得也确实好,我可是一回都没射,他也瞧在眼里。

  加上这任总,也约莫着分析出来,就是个爱搞轮奸的。

  「X总,妹子屁股都撅着了,这你能忍?哈哈哈哈。」吴总意思要我弄小惠,
也就是我说过的,我可不客气什么,隔着内裤,搓弄了几下小惠肥美的阴部,一
把就扯到腿弯上。

  等我脱了裤子,要去找套子,任总也说话了,「X总直接来嘛,哈哈哈,这
嫩妹子,可没啥问题。」

  得,你不在意,我更不在意,这可是我先往里射的。

  双手齐拍在小惠屁股上,这妹子知道要挨操了,撅得更高,腰部下沉。

  手上再用力一分,掰开小惠臀缝,鲜嫩的洞口撕扯着微张,分明就是晶莹的,
她也做好准备了,悄咪咪的湿润了,我抵着洞口,一杆就是到底。

  这妹子嘴里还吃着任总的细长棒子,一下就吐了出来,「哇」的一声,口水
滴落,马上就被任总又摁着头,继续含着。

  瞧着场面实在刺激,我这腰上也够卖力的。

  狠狠的撞击,「啪啪啪」的声响,小惠「唔唔唔」的喊叫不出。

  这小惠的逼,比冬冬还要粉嫩,可这阴道里的动静,就比不上冬冬花样多了。

  小惠完全不得章法,胡乱的收缩阴道壁,我分明往前捅,她夹的死死的,可
毕竟是一个洞,哪里阻挡得了,等我往回抽,又不夹了,难怪这个小惠,被顶得
要死要活的,猛烈的冲击,全都结结实实的承受。

  一会功夫,就顶得她,含不住了,她整个人,几乎都往前挪了一步距离,这
会儿,任总的家伙,都快碰着她奶子上了。

  转念一想,难怪吴总都是双脚踩上沙发,骑在身后,双手去拽着小惠头发,
这她就没法躲了,属实残暴了些。

  小惠倒是耐操,可身子也止不住下坠,支撑着跪起的双腿,前倾得不像话了。

  这我就不好发力了,任总也塞不进小惠嘴巴。干脆就把小惠,侧放在沙发,
任总也站到过道,细长的家伙事,分明就捅到喉咙上。

  吴总按说包养这小惠,怎么也得心疼一下,过去的说法,小三就是小老婆嘛,
可这吴总还搞起动作指导来,「任总,你腾个手,把小惠的腿拉起来,我们X总,
可是最喜欢瞧着的,哈哈哈。」

  任总也是哈哈大笑,都是老男人,怎么不懂意思。

  可这上手就没轻没重的,狠力一拉,这小惠整个人都别扭起来,一腿压着沙
发曲起,一腿被任总拉在半空,膝盖都顶在奶子上,等于是个字M型,只不过翻
转了个九十度。

  我可就按捺不住了,抽出家伙事,上手就掰弄小惠的逼,按在肥厚的大阴唇
上,连带小阴唇一起,扒得清清楚楚,我可就受不了这种视觉的冲击,直接顶在
大张的洞口之上,屁股一撅,顶得这妹子,再次吐出任总的家伙,声调都走音了,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我这红着眼的,可就当成个玩具似的了,因为我一进入这样的状态,也是憋
不住多久的,顶多百八十下,就得缴枪。

  此刻场景,实在让我这样的视觉生物,吃不消了。

  任总依旧不放过小惠的嘴,细长家伙事,狠狠的抽插,我身下的妹子,被操
得身体扭曲,一腿被任总毫不顾忌的拉着,我的手,扶着小惠大腿根,发力拉扯
开,这小妹子粉嫩的洞口,被我暗暗发黑的家伙,直接抵在洞口上狠操,小惠的
大阴唇,直接承受冲击,早就泛红起来,阴道里,淫水飞溅,随着我次次撞击到
底,我的阴毛早已沾湿。

  随着我也「额」的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吼,最后一次狠狠的插入小惠深处,我
的阴毛也印在小惠的大阴唇之上,紧紧贴合。

  我的精华,喷涌而出,抵着小惠柔嫩的阴道深处,毫无保留。

  小惠被我射得一抖,也回应着,一股暖流冲刷出来。这妹子被操喷了。

  任总不用去看,就知道我完事了。

  也放过了小惠的嘴,这妹子,被我们俩男人,玩得眼神都失焦了,嘴巴也闭
合不了,瞧着好生凄惨。

  我缓了一阵,才翻身下马。

  我以为怎么也得让这妹子缓口气,再让她洗一洗,哪知,这任总就是喜好这
个调调,根本不在乎小惠的洞口,缓缓流淌出我的印记,挺着他那细长的玩意,
又是一捅到底。

  这可真是叫轮奸了。

  吴总瞧得也是哈哈大笑,生怕玩不死小惠似的。

  赶着小怡帮我清理,吴总来到刚才任总的位置,比任总还要暴力,揪起头发
就捅嘴,手上也跟任总似的,继续拉着小惠的脚踝部。

  这妹子,瞧着比上回还惨。

  小怡也有点懵逼了,不免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这样玩弄她,怕是她得散架
了,因为她整体上是瘦弱些。

  可她更迷糊的是,自己明明比小惠的脸蛋更漂亮,怎么我们这些男人,就放
过她了。

  我可没有放过她,这小脸蛋确实标致得很,她的逼我不玩,不代表这嘴我不
玩。

  摁着她用嘴给我套弄清理,这小怡估计是真吓着了,这下分明就等于是,连
着小惠的味道都尝了,却没有一点反抗,任由我塞得满满当当,直到发软了,才
放过她。

  小惠真是遭了大罪,任总不仅长,能力也比我厉害些,足足操弄了二十分钟
以上,任总完事,吴总又接着。

  不过他可没有任总变态,趁他戴套子,我扯了一下吴总,这不能把人玩废了
吧,不然玩这个小怡算了。

  吴总哈哈大笑,手一挥,把瘫软的小惠,拉着跪到地上,上半身架着沙发,
直接就是一顶,手上再一拽小惠头发。

  这妹子挨我操的时候,嘴里被任总塞着,被任总操,嘴里被吴总塞,这一下
嘴里没东西了,叫得真是撕心裂肺,「额额额,啊啊啊。」

  等着吴总完事了,这妹子可算是松口气。

  依旧跪在地上,我这瞧着看真看不过眼了,去拉着她。

  这妹子是真被操成傻逼了,翻身坐好,自己就抱着腿弯,以为我还要操她。

  肥嘟嘟的阴部,连带着屁股,一片通红,被我跟任总都是内射的洞里,又被
吴总戴着套子一阵折腾,此时都不成样了,洞口哪里还能闭合,一缩一缩的,排
出跟豆浆沫似的污秽液体。

  瞧着我是真的不忍,拉着她抱着腿弯的手放好,摸了摸她的头。

  小怡倒是过来了,这妹子怕是再也不敢来了,挨着小惠说些什么。

  我们仨男人,抽着烟喝着酒,哪里管她死活。

  我隐晦的提了一嘴,吴总哈哈大笑的,说是之前一个妹子,挨了五六个人轮,
嗓子都喊不出声了,抱着到医院打点滴,就好这一口的任总,坏笑着嘴都合不拢。

  我想张嘴,又想了想,也真没啥好说的,说来说去都是钱作怪,但凡这小惠,
不是那么攀比,不是那么浮夸,何必遭这个罪,报酬虽高,真的值得吗。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妹子也是无药可救。

  明明就是小怡搀扶着,才能走到卫生间里清洗。

  等她出来,自己又跑过来,吵着要喝酒,也真佩服她,恢复得真快。

  吴总笑嘻嘻的,哪有什么怜悯,任她自己胡闹。我真得跟冬冬说一说,要是
我离开上海了,能不来就不要来了,这小丫头,还是陪得我舒舒服服的,可不想
让她遭这个罪。

  任总也是个能力强的,也就喝了一会,又把小惠揽在怀里,一手抓奶子,一
手分明就伸进内裤里,抠弄小惠。

  吴总倒也没一起折腾,搂着小怡去了,这妹子,也真是被吓着了。

  等着小惠又被任总,摁翻在沙发,我寻了机会,借口哥哥还要我办事,就随
他们去折腾了。

  跑到门口,跟刘姐的跟班,调笑几句,恰好刘姐也过来,拉着我回主楼喝茶。

  刘姐心知肚明的,所以当着哥哥的面,就警告吴总,她这里的女孩子,不准
这样搞。

  看我不跟着胡闹,对我也是另眼相待。吹了吹牛逼,刘姐也说了些吴总的
「战绩」,沪公子可是帮他擦过一次屁股的,把人玩得真是不成样了,虽说女孩
子也是自愿的,偏偏是个有男朋友的,这肯定气不过,带着所谓的兄弟,找吴总
麻烦,可吴总哪里怕这些毛头小子,跟班也没轻没重的,打得要死,给人瞧见报
警了。

  我懒得去听这些破事,不过这吴总,也是有原则,小女孩不碰,不自愿的不
碰,跟我倒是一致的。

  他这种身家,自然不会是什么没脑子的,犯不着惹什么麻烦,红票子一甩,
还怕没有妹子吗。

  扯了会淡,我转念一想,刘姐可是见多识广的,沪公子交待我办的事,虽然
我心里大致有腹稿了,也可以多听听意见,没准刘姐能提出点,我没想到的地方。

  我也是喊沪公子一声哥哥的,虽然比不得刘姐这正儿八经磕过拜过的,倒也
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话。

  三言两语说了一遍,刘姐就笑了。

  「X总,这单位跟军工沾点边,你不找龙哥,找我干什么。」

  我一拍大腿,他妈的,我怎么没想到,龙哥可是我们一伙的,这我不拉着他
啊。

  脸皮厚也是真有好处的,刘姐一句话,就让我推翻了一切腹稿,伸手就给刘
姐倒茶。

  刘姐知道我是寻求意见,我们这关系,也没有什么装逼啊卖关子的。

  「龙哥这个人,其实跟X总是一路人,很讲究分寸,也重规矩,瞧着年轻,无
非是家里让他历练得少了,不过他这种家庭的,肯定是要独挡一面的,依我看,
哥哥的心思,这回卖个面子给X总,X总不妨转卖给龙哥,龙哥现在正需要见见这
种世面,龙哥记着X总的情,可比那些翻脸比翻书快的企业,有用多了。」

  何为醍醐灌顶,何为茅塞顿开。

  刘姐啊刘姐,你才是当军师的料子啊。当下赶紧捧了刘姐几句,说话办事,
可就是我的强项了,不着痕迹的,哄着刘姐笑盈盈的。

  又询问了一声,哥哥跑哪玩去了,毕竟,一切的运筹帷幄,都还得听沪公子
安排。

  知道我要寻,刘姐让贴身的帅哥跟班去,沪公子不一会儿,自己就笑哈哈的
过来了,刘姐赶忙添上杯子,我抢先提起壶子,先烫了杯子,再添茶水。

  也没有什么邀功的,原话说了一遍,说明了是刘姐的主意,沪公子略一思索,
笑嘻嘻的,「妹妹也是个小机灵鬼,那就这样办,上回老吴跟龙哥挺僵的,带着
他一起,让他找地方玩去,可别祸害妹妹这里的小姑娘。」

  沪公子指的是小田,小颖,小景这仨妹子,这仨妹子本就是刘姐的人,上回
吴总带着俩龙哥的跟班,除了把小惠轮得要死,小田也是没落着好。

  吴总也提过一嘴,龙哥带着小景,也是折腾得够呛的,沪公子当着刘姐的面,
肯定是帮着这个妹妹说话的,再说吴总确实玩得有点闹腾了,也就是小惠这倒霉
丫头,一心想着钱,刘姐这里调教的女孩子,可不是钱能搞定的。

  小田这妹子没办法,碍于吴总也是沪公子的老弟,当时也是刘姐领着她们来
的,也是被操得够呛的。

  至于龙哥怎么折腾小景的,我倒是没瞧见了。

  沪公子又指点着,完善一些细节,算是定下了个章程。

  就等我明天去联系龙哥,带着吴总去凑个热闹,缓和一下关系。

  那我就想着了,不能让吴总疯得太晚,明天随时联系好龙哥,就得去碰一面。

  跟沪公子和刘姐告了个罪,我就回去寻吴总了。

  这俩货真是闹腾,我走的时候,小惠洗得干干净净的,这会儿,又是一副凄
惨模样了,今晚上,少说也挨了五六次了。

  吴总倒也知道,不能可劲的弄小惠,小怡也好不到哪去,披头散发的,瞧着
那双腿间,看来也是直接就操进去射的,本就黑木耳一般的阴部,更是翻了个底
朝天。

  我拉着吴总,说明哥哥的吩咐,这货一下子就正经了。

  哪知这吴总,模样是正经模样,想着的却是,龙哥的喜好。

  我是真无奈了,反正他路子多的是,虽然我没瞧着,听吴总和沪公子的语气,
龙哥也是个闹腾的主。

  随着他们吧,这时代,也就是这样个时代,吃饭喝酒玩女人,不然还能干嘛
呢。

  任总不知操了几回,想来也是折腾够了。

  也是答应要办事的,明天也还得应付黎总和全总,瞧着差不多了,也就告辞,
临走还捏了捏小惠的奶子,瞧着都变形了,吴总笑哈哈的,说是下回带着过去,
非操到天亮不可。

  等着任总也走了,这吴总才真正的精明起来。

  语调也正经几分,「好了,辛苦你俩了,去洗洗吧。」

  这才是在大上海混得风生水起的模样。妹子们也走了,吴总就拉着我,小酌
几杯,就着沪公子定的章程,详细的说了说。

  「我看就让龙哥出面,咱们就陪着龙哥,把事情给他办,单位的人,咱们不
去见,他们自家人,好说话些。X 总你不知道,他们那圈子人,真够能喝的,喝
完就拍桌子骂娘,要是这个事,咱们去办,保不准能跟他们干起来。」

  我倒是有点耳闻,很多国企,都是对于转业军人,退伍军人,有特招优待的,
一是政府安排,二是这些军人,纪律性强。

  因为国企里,也是有些门道的,可不能张嘴在外面乱说话的。

  加上要谈事的这个企业,本来就是搞航天航空的,跟军工是沾边的,据说企
业的董事长,也是在部队挂职的。

  幸好我们这摊子事,五花八门的人都拉上点,那就让龙哥去谈吧,他们自己
人,总要给三分面子吧。

  定了主意,也大致还是哥哥的这个章程,也就不必再汇报了。

  我要吴总别起得太晚了,因为这货,夜夜笙歌的,不到下午都起不来,可这
个龙哥,不一定惯着了,啥时候有空也说不准,万一约在早上了呢。

  一夜无事。

  也就早上九点多,我寻思着,龙哥也该办公了,就打电话去约。

  龙哥对我印象不错,其实这里,是有一点题外话的,但是涉及到我老板的隐
私,就不多说了,只提一嘴,我老板跟龙哥的长辈,是有旧的。

  所以上回才能轻松化解,龙哥也愿意掺合进来。

  不然龙哥的架势,是要把吴总抓去部队里的。

  印象不错,加上我老板的原因,自然水到渠成,按着我跟吴总商量的地,跟
龙哥约在某饭店,可不曾想,龙哥早就被缠上了。

  说起来这单位,也够牛逼的,既然涉及军工,我就不去透露名称了。

  这单位,不仅打听到沪公子,连龙哥掺合在其中,也打听得清清楚楚。

  等我跟吴总,傻逼傻逼的推开包厢门,这你妈的,坐了十几个人,甚至有几
个,是穿军装,挂着衔的。

  这可就懵逼了,我们这俩货,不得喝死了啊。

  龙哥本就是个小年轻,上回跟沪公子玩得挺好,连沪公子的做派,也学得七
七八八,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指着他左右各空着的位置,还是跟上回一样,「X
哥,吴总,来来来,小张,让服务员上菜。」

  我一听,就听出味了,虽然上回也是喊我一声「X哥」,可这场景,分明就
是把我跟吴总划分开了,那这吴总,今天怕是要扶墙出去了,吐三回只怕都算少
的。

  想着能让吴总跟龙哥,缓和几分,罢了罢了,大不了,我背着他走吧。

  介绍一圈,果然是这单位的人,除去龙哥的心腹跟班,这单位有六个人。

  即使心照不宣,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场面上的玩意,也少不得。

  龙哥年轻气盛的,心里也藏不住事,我一看架势,这是要把吴总灌懵了,龙
哥只跟我谈。

  他这一声「X哥」喊得,除了开场碰一杯,压根就没有让我再喝过。

  我起身回敬,这些个玩意,都串通好了吧,个个摆手,说是不胜酒力。

  可等着自由发挥的时候,去你妈的吧,不是说不胜酒力吗,吴总那边,杯子
就没放下来过。

  我这也没法,龙哥还拉着我,使劲的调笑,就是不让我去拉偏架的意思。

  我也只得作罢了,吴总啊,谁让你得罪了人,吐一场,也好过被龙哥记恨着,
瞧着龙哥的面相,也不是小肚鸡肠的,整了你这一回,应该也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吴总是真不行了,跟个熟螃蟹似的。

  我寻了机会,赶紧敬了龙哥一杯,意思这也差不多了,咱也该说说话了。

  龙哥也只是阅历少些,并不是完全不懂,算是看在我份上吧,手一挥,他那
些心腹跟班,「哗」的一下,全部起立,有序的退出包厢。

  那企业来了六个人,也一下子出去四个,只留着俩挂着衔的,这就是正主了,
洽谈,就算是正式要来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