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系裙下的我】(3.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夜不能魅
2021年11月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和sis论坛
字数:6418

                3.3

  婉玲阿姨脸一板,眼一瞪,妙手玉指揪住了我的耳朵,轻拧了下。

  「诶……疼疼疼……」我求饶道。

  婉玲阿姨嗔怒道:「使脸色使到阿姨头上了,给你点颜色瞧瞧。」

  我是真的想给自己嘴巴两下,脑子都没想好,你自个儿瞎嗯啊个啥,耳朵遭
了殃,委屈屈的看着婉玲阿姨,嘴上说着软话:「婉玲阿姨您别生我这个混球的
气,您这么美丽大方,雍容华贵,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或许是我的这番话有点用,婉玲阿姨松开揪我耳朵的手,道:「你还知道疼
你阿姨啊,那你还各种不听话?」

  我这个人倒也是顺杆子会爬,屁股上了滑油,直接溜跪到地面,非常诚恳的
道歉:「对不起嘛,我再也不敢惹您生气了。」

  虽然婉玲阿姨跟我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可短暂的相处下来,我能感觉到她
跟我很亲。

  看我这不作伪且认真诚恳的模样,婉玲阿姨呵斥道:「起来,坐好。」

  我瞧婉玲阿姨气性来的大,消的也快,坐回到沙发上,挨着也近,我的屁股
沿跟婉玲阿姨的肥臀碰到了一起,宛如碰到了一块水豆腐一般,软到不行。

  见我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婉玲阿姨认真细瞧着我,语不休吓死人:「晚上没
跟你那女同学做违规的事吧?」

  我赶忙摇头。

  或许在我身上没看出猫腻,婉玲阿姨大松一口气,语气更是放缓了许多,平
常状态道:「你还小可别做出出格的事,最后给你妈惹来麻烦。」

  我补充了句:「也绝不给婉玲阿姨惹来麻烦。」

  我这句话算是逗开了婉玲阿姨,她的表情瞬间如暴雨后的绚烂明日,笑的明
媚且大方迷人,微微大的嘴巴翘出了足够打动人心的笑容,配合那艳丽的口红色,
更是目光难以挪转,笑起来的婉玲阿姨果然是最好看的,我心中赞道。

  「就你会说俏皮话。」婉玲阿姨剜了我一眼,风情再次飘扬。

  我嘿嘿傻乐,今晚的事,算是糊弄走了,目光注意到桌上那一个手握不过来
的水果冻,献花见佛般的拿过,呈上:「婉玲阿姨吃个果冻。」

  婉玲阿姨笑盈盈道:「给你吃的,解解油腻。」

  刚刚喝了汤,感觉肚子饱的厉害,这么大一个水果,我是看着有胃口,但真
要下肚,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看婉玲阿姨那殷切的目光,我不吃也得吃上一口,撕开了包装,看着手
上的果冻,不知怎地我就想起了上一次初褪包皮时,婉玲阿姨给我的特殊照顾,
顿时间这个想法就跟惊动了蚁巢一样,疯狂的往我脑子里爬。

  小吃了一半,将剩下的一半递给婉玲阿姨,道:「婉玲阿姨你也尝尝吧。」

  见我是真的吃不下了,婉玲阿姨用叉子挑起一瓣橘子就要往自己嘴里送,那
迷人的红唇就像是两道通向魅惑之地的肉门,承载了我过往的快乐。

  见我盯着看,喉头不断蠕动,一副「饥渴」样,婉玲阿姨那是何等的女人,
一眼就瞧出我动机不良,说道:「想什么呐?」七分轻责三分笑,情感丰富。

  我咽了咽口水,打着机锋道:「我没想什么,阿姨你吃。」

  「不吃了。」婉玲阿姨压根不上套,把刚挑出的果肉又放了回去。

  我反而急眼了,手- 攀上婉玲阿姨的藕臂,轻摇慢晃撒娇道:「阿姨,你吃
嘛,你是不是嫌弃我吃过啊?」

  婉玲阿姨一挑眉,应道:「嗯。」

  好嘛,这直接把我的话给堵死了,见我吃瘪,她又可劲的欢笑起来,重新拿
起了果冻杯子,我目光灼灼的看着,仿佛眼前的画面是最引我入迷的,就见婉玲
阿姨红唇慢开,香舌的舌尖轻轻点动橘子肉,被之一卷,两瓣艳唇闭合。

  我是看的口干舌燥加浮想联翩,见婉玲阿姨放下了果冻,我道:「婉玲阿姨,
您还没吃完呢?」

  婉玲阿姨瞧着我这猴急样,笑哼一声,媚眼如丝,幽幽呵道:「不吃了,你
赶紧去洗澡。」

  我没想到这戏才刚开始就结束的这么仓促,但也不能不听,脸上大写着失望
的表情。

  婉玲阿姨端坐在沙发上,不知怎地来了这么一句:「门别锁了。」

  我脑子一下子转了起来,这是什么个意思?只是我没法透过背影去看婉玲阿
姨脸上的表情。

  洗完澡,赤条条的躺床上,看了下手机,没人给我发信息,无聊的把手机放
下。

  「咚咚咚——」门敲了几下,被推开。

  进门的是婉玲阿姨,她似乎也是刚洗了澡,身上裹着浴袍,三千青丝披到了
后腰上,妆容虽然卸掉了,但素颜的她所展现的魅力却是没有任何的大大折扣,
尤其是浴袍围胸,愣是两两团硕乳蹦出了大半的春光,象牙白的长腿随着走动,
让乳瓜呈现微微的涟漪跳动。

  这样的景象只有胸大的女人才能体现出来。

  如此热辣惊艳的场面,让我目光像是粘贴上去了一眼,不经大脑思考,说道:
「婉玲阿姨,您……今晚……是打在睡我这屋吗?」

  婉玲阿姨瞧我这没有遮拦的样子,脸部红心不跳,随手拉过被子盖住了我的
裆部,然后娇嗔一句:「小毛孩,想的挺美,吃豆腐吃到我头上,要是换做别的
人敢这么说,他没好果子吃。」笑眼弯弯,有着一汪散不去的春意。

  我捉摸不透,总感觉婉玲阿姨心思深的狠,这时我插科打诨的来了句:「我
是婉玲阿姨看着长大的,不算别人。」

  婉玲阿姨双手抖了抖湿漉漉的长发,暧昧一笑,简直色授予魂,道:「便宜
你了。」

  又道:「赶紧把眼罩带上。」

  毫无征兆的这么一句,却让我的心一下子如烟花一样绽放,脑袋被喜悦冲晕。

  「怎么…………」我反应的有些迷糊。

  婉玲阿姨打量我道:「今晚乖乖的,适当奖励,要是惹阿姨生气,奖励没有,
打包把你送到你妈那儿。」

  那一刻,简直就是幸福来敲门,我直接从枕头下拿出眼罩给自己带上,嘴里
废话连篇:「我觉得乖得,不惹婉玲阿姨生气……阿姨我很厉害的……能不
能不要太激烈……」

  婉玲阿姨被我的话给弄的笑意不断,最后羞恼道:「哪来那么多话,闭上嘴,
还厉害,一分钟完事,赶紧睡觉。」

  她这样说,我心里更加犟了,对自己道:「这一次我一定要憋很久,嗯……
很久很久。」

  检查了眼罩,又把空调的温度设置了下。

  趁着这个空档,我把被子重新拉开,不知道是我想法太过激烈,还是身体营
养到位,此刻胯下的肉棒,已经硬如铁杵,挺立起来,耀武扬威状。

  「哼~ 它比你老实。」婉玲阿姨说着,然后又道:「上去点。」

  顿时间肉棒被柔夷轻握住,往上拽了拽,婉玲阿姨这是让我头枕到枕头上,
挪动了身子,随后感觉到床沉了下去,这是婉玲阿姨也上了床呐。

  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我期待着接下来。

  「等一下。」忽然间,婉玲阿姨的手从火热的肉棒上拿开,扭身下了床。

  遮住眼的我不知道婉玲阿姨这是闹哪出,也只能是安耐住性子等待着,很快
阿姨回来了,床面又是一沉。

  「婉玲阿姨,你干嘛去了?」我多问了一句。

  「拿点东西。」婉玲阿姨窃笑一声,空气中的气氛开始升温变的旖旎起来。

  肉棒再次被婉玲阿姨那柔嫩的玉手给攀附上,宛如五根藤条绕住了一颗粗树,
丝丝点点的异样舒服触感通过感官的传导汇入到脑海。

  闭着眼的我感觉婉玲阿姨特别会弄这些,每一次的技艺都是如此的不同,就
比如这次,闭着眼的我,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触感上,能感受到婉玲阿姨的每根
玉指的指肚轻轻点击着肉棒,仿佛是在弹奏笛子,点一下,我身上就起一层鸡皮
疙瘩,丝丝的酥麻感如同小蛇一样在我的身体里流窜着,让我的身子也变的燥热
和不安起来。

  木婉玲看着因为弹动而摇头晃脑的肉棒,眼神变的迷离起来,心中暗道:
「这孩子本钱倒是不小。」不自觉间,口腔里竟是有点「饥饿」感,唇瓣抿扁出
一小缝,缕缕暖风往我龟头上的马眼吹去。

  那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弹了起来,让我宛如上了岸的泥鳅,后脊梁痒痒的
厉害,说不出的舒服。

  瞧我这样,婉玲阿姨不自禁的笑呵了下,手指不再弹动,开始握住肉棒,那
火热能烙铁的温度,烫伤不了手掌,却是将温度直接烙印进了内心,让婉玲阿姨
娇躯也是一震,那肥硕的肉臀不安分的扭动了下,如果此时站在床边从婉玲阿姨
身后观瞧,不得不被那惊为天人的傲视身材给折服。

  马眼的眼口此时受到刺激和挑逗,已经开始分泌大量的性爱滑液,润湿了整
个红艳的龟头,瞧着甚是诱人。

  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到了肉棒上,让我呀呀叫起来:「嘶
……呀呀……好冰凉啊……这是啥?」

                3.4

  充斥着暧昧气味的房间里,响起婉玲阿姨那带着情欲的调侃话:「你猜呀~ 」

  惹得我心潮澎湃,肉棒再硬三分,还轻轻打了一下婉玲阿姨。

  我脑子里在感受着,那在我肉帮上滑动的东西有点凉,又很滑,带着一丝丝
的阻尼感在我的肉棒上游走,弹弹的,倒是有点像果冻…………一想到果冻,
我脑子一激灵,答案已经浮上心头,喜道:「婉玲阿姨,是果冻对不对?」

  婉玲阿姨却也不说是也不是,就咯咯笑了两下,一只手三指捏住我的龟头,
固定了方向,另一只手继续用果冻在我的肉棒上滑来滑去,做着游蛇绕住的动作,
丝爽感顺着毛孔钻入到我的肌肤里,让我整个大脑皮层颇有种酥麻感。

  当婉玲阿姨手完全握住我的肉棒,然后将整个果冻压在我的龟头上,那一瞬
间宛如神经细胞因为过度的愉悦而断开了链接。

  「喔喔喔…………」我跟公鸡打鸣一样,呻吟个不停,愉悦感更是让我的十
根脚趾绷扯到了笔直。

  婉玲阿姨掌心轻柔的抚动着龟头,那传递过来的感觉亦如缓慢搅动的漩涡一
样,倒卷到我的脑袋里。

  「靠靠靠……竟然想射了……」我察觉到身体已然有点要溃败的趋势,暗骂
自己身体这也太不成气候了,同时也不得不赞叹婉玲阿姨手艺精湛,她总能是戳
中我的G点。

  牙关紧咬,我不打算解甲归田,这前后败的这么快,婉玲阿姨肯定是要小瞧
我的,作为一个男人,我的持久!

  我心中说着这些有的没的鬼话,倒是让我聚焦的精神散发开来,不至于被婉
玲阿姨牵着鼻子走。

  「拜托了,快点出来,阿姨有点困了。」婉玲阿姨娇媚说着。

  这是在给我的耳朵增加感官刺激吗?

  我咬牙坚持道:「阿姨,我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哦?」婉玲阿姨轻咦一声,手上的动作也是停止了,紧接着,我感觉自己
的肉棒进入到湿热的空间中,两片软肉贴在了我的肉棒根部。

  就这一下,就如同一个浪头,把我抛上了天,我手指抓住床单,有了抓握,
才算是一下子稳住了身形。

  「好险……差点就搞射了。」我心中暗嘘一口气。

  婉玲阿姨的攻势开始变快起来,红唇裹住硬如铁的肉棒,开始上下浮动起来,
仿佛活塞增加,敏感的龟头能察觉到细微的温度变化,热了……有了更热了……

  「撑住……」我后背整块肉绷直的都有肌肉线条了。

  婉玲阿姨一边吞吐着我的肉棒,一边舌头不断的在我的马眼上打钻,并且偶
尔顺着马眼快速打滑,犹如赛车过弯,性刺激的电流将我大腿的神经带的一抽一
抽的,射精的欲望直接暴涨万分。

  「草草草…………」我额头以及太阳穴两侧都有青筋浮出,婉玲阿姨犹如多
年老将,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兵与她交锋,败势越发的明显。

  在如此时刻,我开始在脑海里想着各种复杂的学术题,荒诞的念头反而将我
大部分集中在性感官上的注意力给带走了一部分,那种澎湃的射精感又稍稍的下
降了一点。

  「嗯?」婉玲阿姨稍感疑惑,她感觉到口中的肉棒那输精管在跳动,这是男
人发射前的征兆,可现在是跳而没射,心中暗暗好笑:「这小家伙竟然还能忍得
住。」

  「咕叽咕叽……啵……」婉玲阿姨在一阵含弄之后,宛如把红酒瓶木塞一样,
口腔憋压往外一抽,那种真空剥离感,让我的肉棒直觉得来到了更上一层次的享
受,不过婉玲阿姨很快松开来,凝视着我的肉棒,红亮的肉棒此时被涎水湿润,
在室内光照下,显得是那样的淫糜和富有光泽,宛如美味一样。

  婉玲阿姨的小香舌在红唇白齿之间游走,将那沾染上的雄性荷尔蒙残留余味
卷入到腹中。

  「啪~ 」手掌拍在了我的大腿肉上,小性子道:「憋什么憋,早点结束。」

  我狡辩道:「我没憋,是婉玲阿姨自己没招,不怪我。」此时我心里那叫一
个得意,湿凉的环境,让我孕育勃发的射精感又降落了些。

  婉玲阿姨柳眉轻扯,呵了声,却是没再说什么。

  正当我寻思婉玲阿姨下一波何时来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只觉得好似有亮堵
肉墙狠狠的撞在了我的肉棒上。

  那一刻,我只觉得刺激的电流宛如洪水一样,淹没了我的大脑,又软又温热,
就连肉棒也承受不住,马眼大开,感觉自己好似射了一点,竟是漏精了。

  「憋住啊…………」我在心里大叫着,急忙用意志去压制肉棒的跳动,
嘴里也是适时说话分散注意力:「婉玲阿姨,这是啥……」

  「你猜~ 」婉玲阿姨魅音阵阵。

  口干舌燥的我,被快感折磨的死去活来,脑袋不断晃动着,现在我只要放松,
全身心投入然后射出来,这种「快乐的折磨」就会立马消散,不会这么难受,可
我就是想多撑一会儿,现在此时对我来说快感的层次是升级了,我要搞清楚婉玲
阿姨现在到底用的是什么。

  昂挺雄伟的肉棒宛如深陷进肉棉花当中,被不断的挤压触碰,龟头马眼上不
断有分泌出的淫液,时不时沾染上去,让之更加的顺滑起来。

  「婉玲阿姨这是在用大腿磨蹭我吗?」我心中思虑着,舒服的感觉如时停时
下的小雨一样在脑海里肆虐。

  忽然间,肉墙把我的肉棒夹的更紧了,开始上下的滑动起来,绵软的感觉犹
如置身在云雾中,分不清天与地,哪跟哪。

  龟头开始膨胀,耳边还有婉玲阿姨那作出来的娇媚声:「快点~ 快点~ 来~ 」

  撑不住了,越发的撑不住,我脑子此刻已经停止了任何的想法,屁股和大腿
肌肉紧绷,只想在临射之前,多多抓住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胯部开始快速的挺
动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

  肉棒与婉玲阿姨身上的肉墙磨蹭着,刺激点越来越明显,太软腻了……
「啊啊啊……」像是有只手按下了开关,我最后几下急速挺动之后,肉棒马眼
大开,一股接着一股的白色精液像子弹一样打出。

  那两堵肉墙如山一样盖了过来,盖住了龟头,将属于肉棒的最后反击全给挡
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石楠花味,有些呛人。

  「哈……哈……」我大口呼气,肺腑之间的热从身体里鱼贯而出,整个人从
过热状态开始冷却下来,脑子此刻还是空空荡荡的,还回味刚刚那一瞬间,天地
爆炸我只要快乐的余韵。

  床面一弹,婉玲阿姨一声不吭的下了床,这时候我脑海里起了鬼祟的念头,
那就是刚刚婉玲阿姨到底用的是什么。

  「婉玲阿姨,我口渴了。」我说道。

  「水在客厅里。」婉玲阿姨向门口走去,趁此机会,我急忙起身,拿下眼罩,
目光朝婉玲阿姨大腿上看去,刚刚弄的那么久,我射的这么猛,那肯定是有蛛丝
马迹的,此时婉玲阿姨背对着我,匆忙的拉开房门要离开,可我观察之下,婉玲
阿姨的双腿上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比如有精液滑下来或是有大片的丝亮黏液光影。

  那刚刚肯定用的不是大腿,回味着刚刚那软肉随意变换的舒适感还有那软绵
绵的触感,我脑海一激灵,心道:「刚刚婉玲阿姨是在用她的两团瓜乳在给我乳
交!」

  这个念头一起,倒是勾起了我腹中残留的欲望,不过由于射的过于酣畅淋漓,
肉棒一时半会得再躺一会儿,想到刚刚乳交的那种舒服感,不由的更是让我口干
舌燥,恨不得立马再来一次。

  去了客厅喝了好大一口水,才算是让身体凉了下来,给婉玲阿姨发了信息道
了晚安,算是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我起来的时候,却是没想到跟婉玲阿姨撞了个正着,没想到今天她
起这么早,一身红色的碎花裙,配上她那火热奔放的性格和气质,搭配的是格外
惹眼,两条白皙圆润的长腿被紧致的肉色丝袜给包裹,提升了腿的美感和修长,
V领口下,露出一小部分雪白的乳肉,馋的让人发饿,恨不得整个人趴上去,把
乳肉塞到嘴里狠狠嘬吸两口。

  一想到昨晚自己的肉棒被眼前这一对瓜乳给反复蹂躏,清晨的阳刚气被点燃,
肉龙复苏。

  婉玲阿姨显然是早上有急事,见我傻不愣登眼珠子盯着看,剜了我一眼,手
指敲了下我的脑壳,轻责道:「看什么呐!」

  说完风风火火扭着圆臀带起一阵香风离开,裙边翩跹起舞。

  说不出的成熟风采,让我的目光不由的一直盯着看,心想着:「晚上不知道
婉玲阿姨会不会再逗逗我呢?」想着这种有的没的,心里的高兴劲却是止不住的
往外冒。

  恰在此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下,有人给我发来了信息,我掏出来一看,是有
蓉姐给我发的:「弟弟啊,晚上有没有空啊?」

  麻烦版主大大给我排个版,目前已经更新到章节4。10,母亲不会是背景
板,婉玲阿姨和有蓉姐的动机,为了不剧透,我只能说你不可能学了小学的知识
去解大学的问题,整篇文并没有采取平铺直叙的写法,答案都在后面,有些问答
里能窥见心思。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