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系裙下的我】(1.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夜不能魅
2021年9月1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和sis论坛
字数:9693

               (1.11)

  天色还是那样的昏沉,风力也是越发的喧嚣尘上,吹的人头皮飞舞,衣服更
是鼓风,猎猎作响。

  我边骑着自行车,眼角余光不由自主的往后瞧,实在是落老师的连衣裙老是
在抚拍我的背,好似在说:「别骑这么专心了,回头看看我~ 」

  我心里告诫自己要看好路,但我的眼睛却是不受控制,如果此时有路人留意
这边情况,会惊异的发现一个年轻郎双目眼珠正诡异的往一侧眼角汇聚,都快恨
不得冲出眼眶去目睹身后的风景。

  落老师心中懊恼,道:「风怎么这么大~ 」双手不断的去压好似有自己想法
的连衣裙,就连裙下的两条白皙且有肉感的双腿也是极尽发力去把裙子夹住,脚
踝互绞在一起,坐姿妖娆。

  「轰——」天空中开始传来一阵阵的电闪雷鸣,电龙在乌云层中快速穿梭着。

  「要下大暴雨了!」这是我第一个念头。

  「我得动作再快点!」这是我第二个念头。

  我这两个念头刚起,天空之上再次响起比之前还响的雷鸣之声,让人不由的
心里一惧。

  「呀!雨下下来了。」落老师看着身后远处,已经有大量的雨水从云层中成
瀑布状涌落下来,好似有人给银河水开了一道口子,场面蔚为壮观。

  我心里慌大发了,这么大的雨,这要是盖过来,那我准是得落汤鸡了。

  目前完全是跟暴雨抢时间,这一会儿,连刚刚的狂风都赶着找地方避雨去了。

  「落老师,抱紧我,我要快骑了。」我认真道,双手死死握住车把手,双腿
开始加力驱动我这尊人形电机。

  「快骑……快骑……」落老师也是慌张起来,丰腴的粉臂抱住了我的腰腹,
虽然隔着衣料,那这种异性之间的触碰,所带来的感官刺激,那是连衣物都无法
阻挡,我的肚皮感受着落老师臂膀肉的柔软,心中澎湃,血液流动更快了。

  「嗖——」我自行车的速度开始快速上升,周围的风景在快速的后退。

  「哎呀~」忽然,我腰腹间来自落老师臂膀的力道加重了不少,我的毛孔能
感知到她跟我的距离又近了不少,明明在这样的环境下,心神还能分出一部分去
思考这样的事。

  「落老师你抓紧我,我要开全力了。」我笑着大吼,大口大口雨前的凉风从
我的口腔里灌入,进入我的喉管。

  而坐在我身后的落老师也是语气着急的催促起我:「唯一,你快点~ 雨快赶
上来了。」她的语气中竟是带了一丝好玩。

  目光灼灼直看前的我,耳朵能清晰的听到身后追赶上来的落雨声,或许是自
行车的速度太快了,也或者是本能想避开雨水淋湿身子,落老师那成熟的身躯此
刻已经是靠在了我的后背上。

  「嘶……」紧绷的神经,更是让我触感敏锐,落老师的身子真是丰腴有弹性,
细微的摩挲,让我能把这层触觉给抽丝剥茧,先是落老师身上的连衣裙在轻轻剐
蹭,让我的后背汗毛根根炸立,随后又明显感觉有一团软硬适中的壳状物重重的
摩擦过来,让我的后背整块肌肤都变得紧绷,脑中瞬息之间得出了答案,这是束
缚落老师饱满胸部的文胸在又顶又擦着我。

  这样轻与重的香艳接触,像打火石一样把我体内的性欲给擦出欲火,脑子短
路,嘴巴竟然说道:「顶我!」

  「什么?」身后的落老师问道。

  这一声,醍醐灌顶让我清醒,真想拍一下自己的嘴巴,自己这是说了啥,好
在风大灌耳,连忙改口嘶吼道:「落老师,你抓紧我。」

  「……好……」

  那一刻落老师的身体算是彻底依靠在我的背上,时时刻刻感受着落老师胸部
对我的挤压,刺激感在我的体内不断放电,催动着我的前进。

  不过我自行车骑的再快,它的速度也不可能超过风雨雷电的速度。

  「哗哗哗——」身后的雨水已经追了上来,并且瞬间把我和落老师这两个落
网之人覆盖掉。

  那一刻的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水桶往我头上浇水,除了一开始的不适应,
我倒也是坦然接受了。

  「哎呀呀~ 」落老师不适的娇语一声。

  「落老师,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唉……慢慢骑吧,雨天路滑。」落老师心情低落,像放了气的气
球。

  听着落老师那认命的话,我不由的回头去看了一眼,所见即所得,双眼的瞳
孔瞬间缩如针孔状,视力如显微镜一样细致,落老师这件连衣裙本来就很薄很通
透,此刻被倾盆大雨给打湿,连衣裙完美的紧贴在落老师成熟妇人的丰腴身段上,
连衣裙变成了粘衣裙。

  从半透的领口看去,大片如雪花一样白的肌肤完美展现在眼前,尤其那两团
平地浮起的嫩肉,让我的喉头情不自禁的开始涌动,乳沟深幽恨不得把手插入其
中,放肆的把玩一番。

  「诶诶诶……」落老师慌张大叫起来,急忙扯动我,我连忙脑袋看向前方,
急忙别转方向。

  「好险!」心中暗道侥幸,差点车撞上护栏上,来个人仰马翻。

  「看什么呐!好好看方向~ 」落老师嗔怪的责备道,七分薄嗔三分娇羞。

  可我此刻的脑子已经完全乱了,心思全在回忆刚刚瞟到的精彩画面,我敢跟
自己打赌,我刚刚要是多看一眼,调整方向,没准这视线也如下流的雨水,贴着
乳肉下滑,保不齐能看到落老师那红缨,还有白皙丰润的大腿也没看,心中那叫
一个懊悔不断,但很明显落老师在防备着我。

  这样的大雨下,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车窗里的人不时扭头看一眼这雨中一
个青年载着一位成熟优雅且知性的女性前行着。

  「落老师,对不起哈,让你淋雨了。」我停下车,算是把人送到了目的地。

  「说的什么话。」落老师白了我一眼,手拉了拉连衣裙,想把裙子往上提提,
好遮住自己领口露出的大片肤白雪乳,只不过浸了水的连衣裙那是特别不甘心,
发了脾气的往下沉,就是要把「盛宴」摆出来。

  两下折腾,落老师也是被弄的没有脾气,竟也是放开了,好在有胸罩保护,
不过这倒是便宜我了。

  「没想到落老师穿了的是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衣……哇……好性感,完全
跟她正正经经的样子不搭噶诶!」我心中腹诽着。

  「看够了没有?」忽然,耳边传来斥责声,动了怒气。

  我缩了缩脖子,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怎么在落老师面前老犯浑了,心中
发虚:「对不起,落老师,那个……我先走了,您赶紧回家洗热水澡吧。」说完,
我溜也似的要上车就走。

  「诶!你这孩子,停下,雨这么大,去老师家里,怎么也得把身上弄干了,
要不然非得感冒了。」落老师瞪着眼,对我说,完全一副大家长模样,不容我半
分推辞。

  说完,落老师转过身,踩着高跟鞋往前面走,随着她的每一次走动,耳尖的
我都能听到「叽叽——」声,定睛瞧去,原来声音是从落老师的高跟鞋里传出来
的,随着她的每一次优雅落地,鞋面和脚的贴合挤压,都有一股水被汁射出来,
声音也是由此而来。

  超薄的丝袜此刻紧贴在落老师的大腿每一寸肌肤上,倒是显性了,不过此刻
我看落老师的每一步走的非常「滑脚」,丝袜本来就滑,鞋子里又有水,也不知
道此刻落老师是怎样的懊恼表情,看着那两瓣圆润好似山丘的肉臀,在我眼前晃
悠,恨不得让落老师直接坐我脸上,好近距离去感受这份「肉的压迫」。

  看了一眼落老师,见她没有回头,固执的往前走,我偷偷拿出手机,得亏是
防水的旗舰机,匆忙的对焦对着落老师此刻的背影快拍了几张,太诱惑太曼妙太
让我饥渴,腹中已经有一团火在点点燃烧起来。

  得亏路上没遇到人,要不然我可不想把这样的美景给其他人分享,落老师住
的楼层有点高,我把自行车随意的停在了楼下,跟着落老师上了电梯。

  当电梯门关上时,不大的空间里只剩我和落老师两个人。

  「落老师……这个……我没干衣服啊。」我为难的说道。

  「家里有几件干的衣服,我女儿以前过来留下的。」落老师对我说道。

  「啊???」我嘴巴张的老大,心道:「这是要我穿女人衣服啊?」

  见我反应这么激烈,落老师掩嘴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长发马尾紧贴
在后背连衣裙上,雨水不断的顺着裙角滴淌,以至于胯下形成了一片水渍。

  「叮——」到了相应的楼层。

  「哒哒哒……」落老师的高跟鞋回响的非常亮,我心中忐忑,这还是第一次
来落老师家,不会有人看见,误会我吧?我心里瞎几把乱响,眼睛左右乱看,谨
防被人注意到。

               (1.12)

  「咔咔——」落老师打开了自己的屋子,走了进去。

  短暂的片刻,落老师又从里面出来,扯了下眉宇,说道:「站在外面干什么?
进来啊。」

  我不大好意思,解释道:「我身上都湿透了,把水淋干了再进吧。」

  听到我的话,落老师的脸绷不住了,露齿噗嗤一笑,别提被我逗得有多开心,
说道:「你这傻孩子,那不得感冒发烧了,说傻话,进来吧,我等会儿拖拖就是
了。」

  落老师盯着我。

  她都这样子说了,我也不好再在门口傻站着,也跟着进了屋子,迎面扑来的
就是主人家的家香味儿,淡雅且芬芳。

  「好香啊~ 」我忍不住由衷赞叹道。

  落老师抿嘴一笑,把屋门关上。

  「浴室在这边,赶紧去洗洗吧。」落老师说着,就要扭着被连衣裙包裹的大
屁股要在前面领路,宛如一条黑蛇女妖精。

  「落老师,我身强体壮,您先去洗吧,我拖地!」我眼睛瞅到了放在玄关处
的拖把,立马捏在了手里。

  「诶~ 放下,到时候我自己打扫就行了。」落老师抢话,手也跟着伸了过来,
想把拖把夺过去,但我是打定了要发挥绅士精神,手跟拖把粘在了一块,落老师
见争执不下,也是拿我没办法,此刻离进屋有些时间了,衣服上的雨水开始吸附
人体上的温度,除了发冷还有那黏糊糊的触感。

  「那老师先去洗了,你弄完就去厨房喝热水,衣服湿了立马脱下来。」落老
师无微不至的关怀道,闻听这些沁入肺腑的感谢话,我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如火
般的感谢意,去帮我抵消雨水带给我的冰冷。

  「我知道了,老师你先去洗吧,我顶的住。」我道,头发上的雨水滴答在睫
毛上,我却不想擦拭点,视线有意无意的往落老师的领口处看,心中还起着龌龊
的念头:「连衣裙…连衣裙…你快往下掉吧。」

  「眼珠子都快要看出来了,这孩子…看着正正经经的……怎么……」落晚霞
心中计较道,同时心中也起了两三分得意,没想到自己这徐娘半老的年纪竟然还
能引动小年轻多看,保养的功夫算是没白花。

  落老师扭腰转身,裙子分散开,撒出一圈水涟漪。

  「落老师!」我脑子空白,不由的喊了声。

  「嗯?」落老师回望我,等着我继续说。

  「额……落老师您学过跳舞的吧?」我发痴的把刚刚心中念头说了出来。

  落老师表情匪夷所思,很是惊讶我怎么说这个,道:「这个老师倒是没有。」

  猜测落空,我真是恨不得地面上有缝儿,好让我钻进去,挠着后脑勺,道:
「老师…您刚才转圈圈,裙子甩起来很好看!长舞水裙,尽显芳华。」

  落老师眨巴眨巴眼,将水黏在脸颊上的两根散发,用小拇指指甲挑起别到了
耳后,那种来自于熟女的风情犹如爱心丘比特之箭一样,击打在我的胸口。

  「是这样吗?」落老师玩心渐起,在我面前又扭转了一下,湿漉漉的连衣裙
顿时舒展开,一道水涟洒开,配合着落老师的马尾共同起舞。

  我的目光一会聚焦在由于裙子抖开而若隐若现的大腿上,超薄的丝袜显现出
来,一会儿又上移,看向落老师那饱满的胸部。

  「呼呼~ 」落老师停了下来,有些后力不足,朱红的嘴唇哦出形,喘了两口
气。

  「老师,美归美,可你也给我增加难度了。」我假意生气,用以掩饰自己因
为眼睛乱瞟而有些发窘的表情,手指了指地面。

  落老师看着这四撒的水迹,秀脸一红,明显是不好意思了,道:「我自己收
拾吧。」

  「好了,老师您快去洗澡吧,我来弄!希望有空给我开小灶多补课。」我插
科打诨。

  「就属你古灵精彩。」落老师小嗔我一句,也没在多说,整个人走向了浴室
那边。

  这一下,整个屋子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外活动,颇有种「主人」感,拿起拖把
我开始拖起地来,脑海里全是落老师的音容相貌,更为关键的是,我控制不住自
己的想法,总是要去想那龌龊的想法,比如落老师的胸部有多大?内裤什么颜色?
落老师的大腿摸起来软不软?

  越是想这些念头,身体也是渐渐有了反应,尤其是胯间的肉棒开始复苏,开
始坚挺起来,本来湿漉漉的内裤和裤子贴在肌肤上,这下肉棒将其顶起来,那形
状和规模则是格外的分明,好大一个「蒙古包」好大一条怒龙。

  接下来对于我来说,则是格外的煎熬,因为我需要把体内燃烧起来的性欲给
压下去,要不然这么明显的一幕算怎么一会儿事,等会儿落老师看见,会怎么看
我。

  浴室里。

  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冲出,淋在落老师那玲珑有致且不失丰腴的身段上,肌肤
如荷叶一般,水珠顺势滚滚滑落,从山峰中落下,经过无垠的平原,穿过茂密的
丛林,汇聚成流,从地漏中淌出。

  「哎呀……我先匆匆洗一遍吧,那孩子等久了,怕是得感冒了。」落晚霞心
想着,关上了花洒,匆匆用干毛巾擦洗了下身子,然后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浴衣
给自己穿上,又用干毛巾裹住了头发。

  「等久了吧,快点快点去洗洗,你这孩子我不是让你把湿衣裤脱下来嘛,怎
么还穿身上,握着扫把站在那儿干嘛。」落晚霞看着眼前这个傻愣愣的大男孩,
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孩子拘谨过头了。

  「啊……老师……您这么快就洗好了啊?」我把拖把放一边,心下松一口气,
裤裆里的怒龙,经过我的努力算是让它消停下去了,要不然如果让落老师现在看
见,我真是没脸见人了。

  「嘿~ 你这孩子,老师都多大的人了,还跟我不好意思,赶紧把湿衣服脱了,
老师给你找衣服去,你先去浴室,水热着呢。」

  看着落老师那热情的表情还有那股子大家长的味儿,我是只能腼腆的干嗯一
声,磨蹭着往浴室里走。

  等我进到浴室里,有着一股浓浓的沐浴芳香,打量了下,浴室并不大,在门
的角落有一叠从老师身上脱下的衣服还有那双细高跟,心脏不知怎地忽然猛跳了
一下,就跟有人那锤子敲一样。

  刚要过去看看,耳边响起了落老师的声音:「你看看,合身不?」

  这突然的打断,让我心憋一口气,差点没窒息过去,转过身,就见落老师拿
着一身白色的短袖过来,我一眼看出这是一件女式衣服,不过也忒大了吧,落老
师的女儿得是多壮啊,还带了一条带皮筋的裤子,很是宽松,穿我身上得是要时
不时提一下裤子了。

  虽然不太想穿,但眼下我也只能是接了,讷讷道:「老师,您这里有……内
裤吗?」

  经我这么一提醒,落老师顿时恍然大悟,把衣服裤子给我,道:「你先洗,
楼下不远有便利店,我去买。」然后双眼看了一下的腰围,报了一个大概的数字。

  「老师,您这眼里也太强了吧。」我被落老师这一手给小小震惊到。

  关上浴室门,将干衣服放好,我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难受了,
又冰又凉,尤其是脚里全是水,滑滑的特别不舒服。

  不过当我想把湿衣服放哪儿时,我却是犹豫了,四个角落,一边是浴室,一
边是抽水马桶,一边是洗漱台,唯一的一个角落放落老师的衣服,那我的放哪儿?

  「落老师!」我在浴室里喊了一声。

  屋子外无应答。

  「落老师。」我又喊了一声,再次无应答,看了看那个角落,将自己的衣服
垒成一团,跟落老师的隔开,不混在一起,明明是放自己的衣服,可眼睛却是不
受控制的看向落老师那边的衣服,好似有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在蛊惑着我。

  「诶?怎么没看见老师的丝袜,胸罩和内裤嘞?」脑海中猛地乍现出在这个
充满欲念且猥琐的念头。

  「不行,我这是在干什么。」

  「看看吧……就看看而已……你慌什么。」

  脑海里有两股念头起着争执,让我的心一下子就乱了,左手不自觉的开始伸
出,搭在了落老师那件黑色的连衣裙上,脑海的念头还没打出个胜负,身体本能
的给我做出抉择,把盖在最上面的连衣裙往一旁拨开。

  「咕咚——」喉咙做着艰难的吞咽动作,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随着连衣裙
被掀开的角度越来越大,映入的眼中的东西也是越发的清晰。

  先是一条黑色的棉质三角内裤,没有任何的图案和撩拨人的花样,单看这条
内裤或许根本提不起太多的兴趣,我却是一把抓住,湿滑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因
为它是保护落老师神秘之地的卫兵,内裤之下则是有着一点点花纹边修饰的黑色
乳罩。

  「肯定有C了!」我心中惊呼,另一只手连忙抓起,一想到这一条胸罩保护
落老师那硕大雪白的丰乳,身体里的血液随着我的想法而快速流动起来,胯下晃
动的肉棒一时之间反应剧烈,成一把坚硬的刺刀。

  而我的目光却是被胸罩下的另一样物品给深深吸引住。

               (2.1)

  那是落老师身上的超薄的水晶丝袜!

  两条袜脚互搭在一块,犹如落老师穿在腿上,敲着腿在勾引我,在浴室灯光
下似乎在散发着充满肉欲的光泽。

  将落老师的内衣和内裤抓到一只手上,另一只手连忙将丝袜握在掌心,入手
一片的冰凉,似乎在雨水的作用下变的更加的顺滑了,除了整下方的裆部有些干
燥,其余的包括屁股这儿皆是湿透了。

  而此刻,我胯下的肉棒硬的不能再硬,不行!我必须得来上一番,因为我怕
我会被这股由落老师引起的邪火给烧的肝肠寸断。

  「落老师,对不起了,我憋不住了。」我对着落老师那件躺在地上的连衣裙
抱歉道,将落老师的水晶超薄丝袜搭在了自己的肉棒上。

  「嘶……」长长的一口倒吸凉气,我眼神都发直了,火热的肉棒碰到了冰凉
顺滑的丝袜,这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考验,马眼在做着括弧运动,一张一合,
好像它也是被这股舒爽压的喘不过气。

  时间紧迫,我也不知道落老师会多快的回来,将整个裤袜都缠绕在肉棒上,
那丝袜的厚重感在让我的肉棒低头,脑袋嗡嗡,似乎耳边有落老师娇羞且愤怒的
斥责声:「张唯一!你在做什么恶心事!」

  我双手握住被丝袜裹住的肉棒,犹如进入到一个奇妙空间,内心自责道:
「对不起了,落老师,我知道我这样很恶心,但我控制不了瘾虫,我感觉这样很
爽……」

  手飞快的撸动肉棒,丝袜也随之运动,层层的滑溜带点沙感的触碰,正不断
点燃肉棒的兴奋度,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肉棒上,它就是我的本体!

  快感不断的累加,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勃发的冲劲儿了~ 「啊……哈……啊!
要射了!」我吭哧一声,肉棒冲着淋浴处一通狂飚,一束接着一束的白色子弹打
在了瓷砖上,打在了洗浴球上,足足射了六七股,精量不小。

  由于憋得实在是太久了,以至于这短短一会儿功夫,这不大的浴室间已经能
闻到一股淡淡的精液味道,放下手中落老师的丝袜,就这么一会儿摩擦,倒是让
湿滑的丝袜变的干燥了不少,这么一通释放让我得到满足的同时,也是疲惫了少
许,将案发现场重新归位,开始梳洗起来。

  此时,浴室外传来了落老师亲切温柔的声音:「唯一,内裤我给你放在门口
了。」

  我连忙感谢:「谢谢落老师,谢谢。」

  想到落老师对我这么好,我刚刚却拿着她的私人物品来自读,属实是丧心病
狂有些说不过去,以至于草草完成洗漱,然后感觉门口没人,把落老师新给我买
的内裤拿了进来,盒子里共有两条,我随意的抽出一条,给自己换上,刚刚合腰,
不得不再次感叹落老师那眼神。

  将衣服和裤子都套上,我走出了浴室,此刻落老师已经换了一身日常服,湿
漉漉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看到我之后,双眼弯成了月牙儿,笑呵呵道:
「挺帅,挺精神的小伙。」

  落老师的这番夸赞,搞得我是相当的不好意思,忽然一看外面天色不早了,
想着我要是没早到回家,妈妈指不定就要打电话过来拷问我了,忙道:「落老师,
我先走了,时间不早了。」说完转身往浴室走。

  「唯一,你干嘛去?」落老师站起身,手指了指方向,示意出去的门在那边。

  我头也不回道:「我衣服还在浴室里呐。」

  「噔噔噔……」落老师踩着居家拖鞋过来,责备道:「衣服放我这儿,我给
你洗了。」

  「啊?这多不好意思啊?」我挠挠后脑勺,相当的介怀。

  落老师回道:「就这样吧,打车回去吧,天乌漆嘛黑的,外面还下着雨,这
刚洗完澡嘞。」

  我心想也是,刚要自己来,落老师非要大家长姿态操办,让我去把桌上的热
茶喝了,暖暖身子,那一时间,我感觉在落老师家那真是前所未有的暖洋洋。

  回到家,我这边前脚刚落地,后脚就听到了妈妈汽车回来的熄火声,我急急
忙忙回了自己的屋子。

  「唯一?」妈妈在楼下喊了一声。

  「我在卧室里,要睡觉了。」我喊了声,实在是身体太过疲惫了,一个劲的
想睡觉,往常我都会在楼下客厅里,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哒哒哒……」楼下传来妈妈那悦耳的高跟鞋声,像哄睡的助眠音一样,我
渐渐睡着,在梦里我又梦到了落老师……

  不过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有些不大对劲,就是感觉特
别的累,微微流鼻涕,心想别是感冒了吧。

  由于自行车被放在落老师家,清晨我也只能去打车去学校了,还特么晚点了。

  整个早上都是无精打采的,大脑混混沌沌,到了此刻我算是认定了,我这是
感冒了,趁着休息的时间,趴在桌子上,翻开手机,有蓉姐给我发了信息,是昨
晚发的:「弟弟怎么不找姐姐聊天了?」

  对着屏幕傻乐一笑,打字回复道:「我昨天淋雨感冒了,睡的早。」

  我这边刚发完信息,就又有一条信息过来,一看是黄霜霜给我发的:「学长
要不要中午的时候一起吃饭啊?」

  嘿!我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被邀请吃饭的时候,不由道:「我感冒了,不
传染你了。」附带了一张苦笑不得的表情。

  只是聊了两下,人感觉更累了,只得是趴在桌子上,想睡又被四周嘈杂的声
音给扰的睡不着,不由得想到落老师有没有生病?想到自己没有落老师的微信和
电话号码,又有点郁闷万分,没法问问情况。

  一路熬到下午,我这边课程还没上完,表哥就贱兮兮的站在门口,冲我招招
手,我脑子这才想起今天这是要去参加饭局的,关于那个婉玲阿姨,在万众的目
光下,我离开了教室。

  「走走走,吃饭去。」表哥好飞搂着我的肩膀,急不可耐道。

  「嗯~ 」我有气无力的应了声,说真的,我现在反而想回家休息以及去补习
课看看落老师身体有恙没?

  上了车,表哥对于饭局很是热衷,毕竟能结实一些商业朋友,有助于以后他
的事业,因为听闻婉玲阿姨这几年混的风生水起,在国内国外都有合作伙伴,尤
其是在国外,由于出国早,反而国外基本盘大些,对于出口贸易这块很有帮助。

  我现在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后排,听表哥跟我兴奋的
叨叨这些有的没的,都快听睡着了。

  很快,到了本市最豪华的商务酒店,这次婉玲阿姨回国排场搞得很大,包下
了一层的大厅,参会的朋友五湖四海。

  表哥找停车位就找了老半天,不断有人从外头进入到里面,一个个油光满面,
衣着不凡,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要开时装展览会。

  「这停车场怎么这么小,停个车都难。」表哥吐槽一声,领着我往酒店里走。

  我刚进入,双眼一下子就看到了妈妈,一身得体拖地的黑色礼服装,头发被
盘起,高贵典雅且冷艳,尤其是面对人时那职业性的笑容,体态丰满礼服拖起了
双乳又勾勒出圆臀,却不会让人占到丝毫的实质性便宜,如明珠一样吸引人。

  不过我的目光却是被妈妈旁边的美妇人所吸引,一身热辣的红艳拖地长裙,
开叉到了大腿根,露出了里面部分雪白腿肉,红与白的相称,简直轰炸了眼球,
过于夺目,很有肉感很是雪白的长腿,胸口礼服开出了深深的V字领,都探到了
乳沟,一双足有D罩杯的大乳在如此紧窄的布料下勒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
实乃一波霸!露一丘,让人联想一整个山峰,好骚的礼服。

  眉细眼大,尤其眼位狭长上翘,宛如真狐媚,两片红唇虽然没有笑,可给人
看着好似时刻在笑,实乃货真价实微笑唇,不过当她真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会出
现一个小小的酒窝,迷人心醉,及腰的长发披在背上,秀丽且乌黑发亮,当真是
画中水墨瀑布。

  尤其是她那股散发出的火辣奔放劲,让她的魅力不亚于妈妈那股子冷漠知性,
更能让人有种想上去攀谈的感觉。

  「好辣的女人。」那一刻我在心里如此评价道。

  那一边表哥已经领着我过去,妈妈这时候也看到了,忙对我这边招招手,红
色礼服的女人也是把目光投向我这边,柳叶弯眉一挑,好似认出我了,热情道:
「张……唯一?!雅蕊你儿子?」

  「嗯。」妈妈笑了下。

  「哎呀~ 啧!唯一这孩子长这么大了,我当初离开时,他就那么点,小鸡鸡
才这么点大的。」红色礼服的女人冲着我和我妈比划着,神情兴奋,尤其是她竖
起小拇指用来衬我小时候鸡鸡大小时,笑的那叫一个骚媚灿烂。

  我妈眉头一皱,又气又笑,嗔怒道:「注意场合,开什么荤段子,去国外几
年,都把不好的风气学来了。」

  表哥飞也似的走了,我尴尬的都不好意思说啥,哪有光天化日说我这些的。

  「哎呀~ sorrysorry,一时之间没适应过来,唯一竟然长这么大了,再过来
点,让阿姨看看,我是你婉玲阿姨啊,小时候抱过你的,雅蕊,这孩子怎么这么
腼腆,都不敢看人。」婉玲阿姨热情的向我招呼,微微弯腰,她虽然比我妈矮些,
可此刻双方都穿着恨天高,倒是让我成为了最矮那个,她微微一弯腰,那对V 字
领下的一对大白乳正晃得我血压升高,胯下升旗了!

              (未完待续)

  (目前章节已经更新到3.7)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