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懦弱与王天真 从绿帽到绿奴】 第二章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饮清空(曾经一杯酒)
2021/7/6发表于 春满四合院 第一会所
字数:12223

            第二章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时间是治疗一切痛苦的良药,人要么忘了,要么死了,要么放下了。

  有些记忆实在太过深刻,以至于我虽然放得下,却忘不掉。

  不过,如果我真的放不下,妻子也不可能跟我有更深的交流的。而就在我决
定放弃挣脱绿主,任由这份关系或冷淡或离散地持续下去之后,妻子也跟我袒露
心扉,告诉我当年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而很多误会,也就在彼此都放下疑虑面
对当年那份不堪后彻底地弄清了。

  「跟我亲嘴的话,我可以提醒他怎么让城仔小气,同意就喝一杯酒。」

  「让我玩玩奶子,今天你们可以安全离开,不会挨揍,同意就再喝一杯酒。」

  「不想我们天天去校门口堵你们,不想让他跪在地上天天挨耳光,就让我玩
玩你的屄,同意就再喝一杯酒。」

  这就是南哥在天真耳旁说出的条件,而天真也全盘接受了。天真后来跟我说,
当时就算她拒绝,难道她还能反抗不成?难道南哥在这种情况下不会用强吗?在
天真看来,她是为了我牺牲了自己,我会无条件地原谅她。而我也确实如天真所
说,对那天的事情一直心怀愧疚,即使时隔多年仍然不能放下。

  天真当时有一个想法,就是那天南哥如果答应以后都不会在骚扰我们,她甚
至自愿和他们发生关系。她喝酒同意南哥一个又一个条件的时候,她没有哭,只
有一种为了心中所爱赴死的壮烈感,但是当听到我举报城哥的原因是我也喜欢小
静之后,天真是真的伤心了,也是真的哭了。

  但是即便如此,天真仍然愿意履约以换取我们当日过关以后也不会在众人面
前丢脸,以至于不能继续在学校学习。因为,当时天真确实喜欢我,也愿意为我
付出这一切。

  对,没错,是当时!

  送天真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地道歉,不停地自责。但是我没有解释,解释我
和小静的问题。因为我实在没有脸,天真喜欢我,我当然知道,很多人都觉得我
理所应当也喜欢她,可我偏偏没有。

  一路上,天真从离开城哥家时放松的笑,到走了一段后的疲惫的愁苦,到临
近家门时内心的痛苦。

  上楼梯时,我看到一丝丝鲜血流过她的大腿,滑过她的膝弯,挂在她的小腿
上。昏暗的灯光掩盖不了那暗红的颜色,他们仍然如针一般扎着我的双眼,刺痛
我的内心。

  「天真,对不起……」

  「没事,怪我自己太天真了,太自以为是,也太想当然了。没事,至少我们
还是好朋友,不是吗?」天真一边苦笑着,一边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套睡衣。

  一路上我都在向她道歉,我不敢再去问她还痛不痛,因为怕勾起她不好的回
忆和联想。

  「没事,懦懦,我先去洗个澡。」天真匆匆拿着睡衣就往浴室走。

  我不敢走,因为怕她会害怕,也怕她会想不开,这里我很熟悉,我知道她不
会介意,事实上,她也确实没有暗示我离开。

  「铃铃铃……」偏偏在天真刚进去开始洗澡的时候,她家的电话响了。

  「懦懦,接电话,可能是我妈,跟她说我在洗澡,你在这边陪我,就说我们
已经吃过东西了。」天真的声音透过浴室的门传了过来。

  「喂?」

  「哎呀!懦懦,我猜你就在天真家,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也不知道给家里
打个电话!」电话的那头不是吴阿姨,而是我妈。

  「哦,天真一个人在家,我在这儿陪陪她。」

  「那你们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妈,你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回去。」我感觉天真现在也没有胃
口,赶紧敷衍了一句。

  「懦懦,没事儿,你先回家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天真隔着浴室门对我
道。

  「妈,那没事儿我先把电话挂了。」

  「嗯,你那边没事就回来吧,在女孩子家别捣乱。」妈妈的语气没有任何严
肃的味道,如同寻常,而这一刻仿佛的平静感竟然给我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挂上电话,我走到浴室门前,犹豫着该说什么。

  「懦懦,你在外面吗?」

  「我在。」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洗完澡我就睡觉了,我好困了。今天的事,你别和
妈妈说好吗?」天真的声音平静且温和。

  「天真,谢谢!对不起!」我又一次表示了自己的心意,却仍旧对小静的事
情难以启齿。

  「嗯,没事。」

  瞻前顾后、犹豫不决,遇事畏缩又诸多顾虑,这就是我懦弱无能的行事风格,
无谋且难断,畏难偏自卑。

  就在我关上她家门之后,天真躲在浴室里捂着嘴哭了很久。也许她早就想让
我赶紧离开,然后放肆地哭一会儿,可是她又偏偏害怕一个人独处。当时的我,
并不知道天真的妈妈经常夜不归家。如果那个电话是天真妈妈的电话,那吴阿姨
很可能就不回家了。而天真本意是想留我在她家过夜的。

  而如果那一晚我真的在她家过夜,也许后面很多事情的发展会大不相同。但
就像「如果我没有打林城的小报告一样」,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如果,可最
终偏偏就是没有如果。

  天真哭了很久,但是只敢默默流泪,用手捂着嘴偷偷得哭,因为吴阿姨随时
会回来。

  最终,我带着愧疚和痛苦回到家中匆匆洗漱入睡,天真怀抱着绝望和失落静
静入眠。

  那一晚,只有城哥和南哥最为如意,一个仇怨得舒,一个如愿以偿。事情起
因虽然跟城哥想得不一样,但是结果却是城哥乐见的。而南哥,所有的事情几乎
都按照他预想中的样子发展了,他不担心鱼儿会脱钩,他需要做的只是耐心拉扯
着等待着鱼儿疲惫到放弃挣扎的一刻,再享用美食。

  不过,即使是南哥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跟他预想的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
他算错了天真,也算错了我。

  他低估了天真对我的感情,天真差一点点就把他的计划搞砸了。

  他也低估了我的懦弱无能和瞻前顾后,因为我差一点点就不能让他如愿以偿
了。

  第二天,我带着忐忑的心情去接天真,发现她除了眼睛红得厉害,脸色和嘴
唇有些苍白之外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等到了学校,这种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就更强烈了,我和天真会与同学们
打招呼,开玩笑,讨论习题。

  小静仍然安静地看书,她丝毫不知道以她为引发生的一切。

  城哥虽然看了我几眼,但却没别地表示。虽然我躲避着他的眼神,但还是能
感觉到他也有点不适应,甚至有一点忐忑。以至于城哥一整天都没跟我说过话,
也没有招呼过天真,当然也没有再向小静献殷勤了,好像就是一个人在角落默默
地等待着,等待着放学。

  昨天的事,让我们每个人都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过有个是天堂,有个是
地狱。

  「跟我走吧,你也一起。」

  「好的,城哥。」

  放学的时候,城哥和我说了第一话,我想起之前的约定,赶紧答应一声,跟
了上去。

  他对天真勾了勾手指,天真也收拾好书包跟了过来。

  结果,到了校门口就有点难办了,城哥平时都是骑自行车上下学,而我和天
真基本靠走路就够了。

  城哥抿了抿嘴,先是推着自行车扭头问天真:「记得去我家的路吗?知道是
哪层楼吗?」

  天真赶紧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记得,城哥,我可以自己走过去。」

  「行,那你先走吧。」城哥扬了扬下巴,让天真先走。

  天真看了我一眼,然后一个人默默先走了。我看得出那个眼神是关心,也是
安慰。

  「你会骑车吧?」城哥向我又问道。

  「会!」我点了点头。

  「那你载我,我坐车后座。」

  听到城哥的话,我赶紧硬着头皮回答道:「不过,城哥,我不会载人,一骑
就摔。」

  城哥恼怒的神色一下子就蹦了出来,他气得骂道:「那你就没载过她?」城
哥指着不远处的天真问道。

  「我们两个都有车,需要载人的时候,都是她载我。」我无奈地解释着。

  城哥举起手,看着想要给我一耳光,但是他这一下没打下去,只能无奈地摆
了摆头,让我赶紧上车。

  就这样,第一次给他当家奴收拾房间之前,竟然是城哥骑车载着我去的他家。

  城哥的房间确实很乱,床单虽然早就被他自己换了,但是染着血的那条床单
就堆在厕所的篮子里,我还能看到床单挂着的暗红色血迹,仿佛在告诉我昨晚发
生的一切。

  客厅里堆放着的游戏机、啤酒易拉罐也都如同垃圾一样散乱在地上、地板上
还有各种污渍也都等着我去擦干净。

  能看得出城哥其实很不习惯一个人生活,但是就像他自己说的,除非想吃自
己家里的饭,不然他真不想去麻烦爷爷奶奶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的爷爷奶
奶一直劝他鼓动爸爸妈妈重婚。

  「作业给你,用右手写自己的,用左手写我的。别浪费时间,抓紧时间赶紧
写,我先去接天真。你收拾干净之后,自己回家就行了。」

  随后,有丢了一把钥匙给我,说道:「以后呢,需要你给我收拾家的时候,
我会让你自己过来的。」

  城哥说完就出门了,后来我才知道城哥是骑着车去接天真了。

  妻子后来跟我说,她看到城哥竟然骑车载我的时候,吃惊极了。后来我和妻
子分析城哥这个人的时候,也觉得城哥本来可以是一个好人,至少说是一个普通
人。因为,那个时候还能看出,城哥并不习惯当一个坏人。只不过,后来的转变
来得很快,真的很快,也证明一个人学坏是多么容易。

  对于我来说,做作业也好,做家务也罢,我都能处理好,更何况还有天真的
帮忙。

  城哥似乎很喜欢看我和天真一起做卫生,而他则一个人瘫在沙发上看电影。
那时候无论是PS还是土星亦或者是VCD都不算普通人家的标配。

  桌子地上的杂物被我收拢好,各种污渍也被天真擦干净,易拉罐和乱七八糟
的杂物也都进了垃圾桶,就连沾着血迹的床单都被天真心情复杂地洗干净,挂在
了阳台上随风飘荡。

  就在我和天真城哥安排的工作都做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城哥突然说了一句:
「哎,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我今天没说,但是你不能不自觉吧?」

  我当然知道城哥的意思,我的脸也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而我偷偷瞄了一眼天
真,发现她脸色却一如既往的白,不过却是有些异样的苍白。

  我不想天真太为难,赶紧跪下去给一边给城哥磕头,一边说:「二爷,我回
家了。」

  「行啦,可以滚蛋了。」城哥满意地点了点头,让我们离开。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也许要很久吧?

  「天真,我……我想报警。」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向天真试探道。

  「报警?说什么?说你被人欺负?」天真摇了摇头,继续说:「因为这种事
报警,城哥不会被抓,南哥也不会被抓,就算真被抓了估计几天就出来了。到时
候,他们报复你,你受得了吗?」

  听到天真的话,我心思乱成了一团,不过我还是试探着问道:「强奸,不算
小罪过吧?」

  天真听到我这句话,脸色一下就变了,不是难过和伤心,而是带着愤怒地说:
「懦懦!你胡说什么呢?我没有被强奸,你别乱说!」

  我看天真真地生气了,赶紧低头认错,表示自己不会乱说了,也不会报警。

  「懦懦,没事的,总会过去的!」把天真送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她对我说道,
然后和我挥手道别。

  当时的我,以为天真是在意自己的名声,同时也怕南哥的报复。而且,天真
的妈妈一直在寻求二婚,如果天真被强奸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让左邻右舍都知
道,我都不敢想那时的她会是怎么样的处境。

  想到这些,我理解了天真的顾虑,也对自己的行为和想法更加自责,同样的
我也更加感激天真为我做的一切。

  这样的生活一连持续几天,南哥一直没有出现,而我和天真就真的如同城哥
的跟班兼家奴一样,在学校和家里伺候着他。我一直不敢在天真面前提任何关于
性的事情,避免引起她的尴尬和不快。

  直到一个周五的傍晚,一切都改变了。

  这一天,不仅仅是我记得很清楚,天真一样记忆犹新。

  周五的白天,城哥一直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似乎他一直在等着什么,
我猜想是他周末有什么活动也说不定。

  等到了放学,我终于知道了答案。南哥开车在校门口等着他,而城哥则带着
天真上了车,并且让我把他的自行车骑到他家放好,同时将两个人的书包丢给了
我。

  我不敢问他们要去哪里,只能目送天真沉默地上车,和他们一起离开。

  无论是自行车还是作业,对于我来说都已经驾轻就熟,可是收拾好一切我并
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城哥家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准备晚点回家,我想等天真
他们回来。

  时间越来越晚,电话没有接通,我也坚持着没有离开。因为我很担心天真,
我想等天真回来,然后和她一起回家。我不知道城哥会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又会
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人就是会这样,对未知会恐惧,担心又会让人胡思乱想以
至于更加担心。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都已经快要十点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我也如同热
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城哥家的客厅里坐立不安。

  我不是没想过天真可能直接回家了,而就在我给天真家打个电话,同样也无
人接听。

  就在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我终于听到一声久违的钥匙插进锁孔的声
音。我飞快地跑过去开门,看到的却是拿着钥匙的天真。

  不过此时的天真穿得却不是早上的那件蓝T恤配九分裤,而是一件白色的吊
带连衣短裙,也许是外面的夜晚有些清凉,我依稀能看到她胸前微微显露的凸点。

  「懦懦,你没回去啊?」当我还愣愣无言的时候,天真却先说话。

  「别废话了,赶紧让开,城仔又要吐了。」南哥在天真的身后催促道。

  我赶紧把路让开,看到南哥架着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城哥,一路直奔卫生间。
随后,就听到城哥在卫生间一阵阵的呕吐。

  我看向天真,她似乎意识到我眼神中的询问和关切,她低声解释道:「城哥
带我去市里参加他小学同学的聚会,觉得我那身衣服很土气,这身是他在路上买
了送我穿的。」

  城哥小学不是在县城上的,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没人照顾,他也不会转学到我
们县里的初中。

  「那南哥?」

  「南哥开车接送的我们,聚会去得也是他的店。你别担心,今天晚上城哥只
是,让我假装是他的女朋友张敏静。」

  天真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中颇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只要一提到小
静我就有些气馁,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过多深入。

  天真看了眼卫生间,继续小声说道:「懦懦,你要好好学习,我们考上高中
之后住在学校里,也许他们就不敢太过分了。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天真说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你可要加油
啊!」

  听了天真这句话,我心头一酸,非常难受。我能听出天真的意思,她在牺牲
自己为我争取时间和空间,让我能没有顾虑的学习。

  可是,天真都已经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南哥出去了,他们还要天真做什么?

  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之前天真把自己的处女身给了南哥,今天
又穿得如此暴露去扮演城哥的男朋友。

  就在我心头一片纷乱的时候,天真又说道:「城哥都让你回家了,你还不赶
紧走,留在这里不是让他们给你难堪吗?」

  「我不敢走,怕你……」我刚说到这里,南哥就从洗手间出来了,我立刻闭
嘴不言。

  南哥一边甩着手,一边指挥着我和天真,说:「你们两个赶紧进去,帮城仔
收拾一下,我先走了。」

  南哥刚往门口走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城仔平时一个睡没什么,现
在最好留一个人看着他。特别是别让他睡着的时候吐出来,呕吐物噎住会出人命
的。谁留下来,你们两个自己商量吧。谁要走,我开车顺路送。」

  「我留下来,你先回家吧。」我赶紧抢先答道。但是一想到要天真一个人和
南哥一起回家,就觉得也不可靠,更何况之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让南哥送天真
简直是让野狼牧羊。

  天真赶紧推了我一把,然后说道:「不要了,我留下来吧。今天我妈晚上不
回家,你先回去吧,别让阿姨担心。」

  天真一边说一边把我的书包塞进我的怀里,说:「赶紧走吧,不然阿姨打我
家电话找不到你,以后再出来就不方便了。」

  感受到从书包上传来的力量,让我确定了天真的决意。我暗暗咬了咬牙,拿
著书包跟南哥出了门。

  在南哥的车上,他跟我说了很多。

  比如他跟我说,城哥虽然嘴上说得厉害,但是城哥还是看在他和天真的面子
上,没有再为难我。我应该谢谢天真,天真是个好女孩儿,就算不能当女朋友,
当个好兄弟也不亏。

  还说,我这种人老实是老实,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受欺负的命,只有
找个好大哥罩着以后才没人欺负。学习有什么用?大学生出来能赚个几百块就顶
天了。

  「你看城仔随手就塞你个三五百,顶上大学生半个月工资了。你现在就应该
把讨好城仔当成一个没有风险的工作,这种机会你以为人人都有吗?」

  我不停地点头,不停地答应着,但是心里确实七上八下,脑海中都是城哥借
着酒把天真压在身下耸动的画面。

  我没让南哥把我送到楼下,而是让他把车停在社区门口,就赶紧下车了。

  看到南哥开车离开后,我有一种想要扔下一切跑回城哥家的冲动。但是,犹
犹豫豫中我还是选择了回家。等进了家门,才发现妈妈竟然也没回家,还给我留
了字条,告诉我她今晚加班要晚点回来,让我早点休息。

  我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把书包扔在书桌上,然后爬上了床。面对局面的无
力感和内心茫然失措的煎熬,让我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我狠狠地揪了揪头发,想
到天真之前的遭遇和今天最后的叮咛,想到了她双腿间猩红的血迹,乳房上的淤
青和抓痕以及隐约可见牙印,又想到了天真今天的装扮。

  那时的天真把马尾打散让长发披肩,白色的吊带短裙能看出她没有穿内衣,
还不怎么丰满的胸部轮廓清晰还能隐约看到小小的凸起,而短裙的裙摆在客厅的
灯光下几乎遮不住双腿。

  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城哥家呢?城哥还喝醉了,我真该死,我完全可以
一起留下的,我为什么一个人跑回来。不行,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保护天真,就
算有什么事,我也不能让她一个人承受。

  我飞快地跑出家门,拼了命地跑向城哥家,好在十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我
就到了城哥家楼下。

  可是,我一眼就看到南哥的车早就停在这里,也就是说南哥很有可能就在城
哥家。

  天啊,我真傻!真的!南哥完全可以先把我支开,然后杀个回马枪,然后在
城哥家再享用天真。可就算我当时选择留下,让天真回家,南哥也可以在路上慢
慢玩弄天真。这两个选项都不会妨碍南哥玩弄天真,我最该做的就是死死守在天
真身边的。

  「可……可就算我在天真身边,又能怎么样呢?」我一边上楼,一边暗暗想
着。

  「那一天难道我不在吗?该发生的不一样发生了吗?」每一阶楼梯似乎都高
了许多,让我走得也愈发艰难。

  「一会儿,我要怎么说?我要怎么做?如果,如果这个时候南哥正在……我
该怎么办?如果他们刚刚做完,我该怎么办?」

  我发现我竟然毫无办法,可我就这样毫无准备的来了。

  当我来到城哥家门前的时候,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的时候,透过房门我隐
约地听到了一些声音。这是男女交合的声音,男人嘶吼着,女人浪叫着,肉体冲
撞着。一瞬间,我的脑海一阵天旋地转。虽然我知道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地会发生,
甚至那一天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但是,现在隔着一扇门有一次发生在我面前,偏
偏我又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才发现竟是如此痛苦。

  隔着一扇门,天真就在对面,她再一次被奸污了,因为我的缘故。也许是被
南哥,也许是被城哥,也许是被他们两个人轮流奸污,甚至是同时。

  「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你要加油!」天真的话,有一次盘旋在我的脑海
中。

  「天真,不要了,不要在撑了,不要再坚持了,我们……第一次我兴起报警
的念头。」

  可天真的名声怎么办?南哥的报复怎么办?我是妈妈的独子,天真已经有一
个不幸的家庭了,如果再让她亲手毁了自己的未来,我……

  我无力地用额头顶住了房门,却不敢发出声响,万般心思都夹杂在我的脑海。
可就在我脑海中天人交战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门另一侧男女大战的声
音中夹杂着英语,是的,我应该没有听错。

  原来,是在看黄片,突然的醒悟让我一阵恍惚也让我陡然放松下来。

  不过,就在我准备敲门的时候,突然房内传来听到一声惊呼。

  没错,是天真的声音!天真就在客厅,她肯定不会一个人看黄片,那另一个
人是谁?大概率是南哥吧?毕竟城哥是真的醉了。

  天真的惊呼是怎么回事?莫非,他们正在……我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再一次
揪了起来。

  「啊!南哥……」这是天真的声音,没错。

  「艹!你别动!」南哥不满地命令道。

  然后,客厅里的人声再一次被黄片的声音掩盖住。

  我狠狠地吞了一口吐沫,又捏了捏拳头,我该不该开门,开门后我又该怎么
面的他们?又该说什么呢?

  就在我又一次准备放弃的时候,天真的那句叮嘱再次一次出现在脑海。我飞
快地掏出钥匙,然后一把插了进去,转动门锁,丝毫不给我自己一点点犹豫退缩
的时间和机会。

  房门被我打开,客厅中明亮的光线射出,突然而来的光亮让我微微眯了一下
眼睛,我不敢闭眼生怕错过什么,但又有些害怕那让人难以接受的景象。

  「啊!懦懦,你怎么来了?」天真先是惊叫了一声,然后赶紧问道。

  此时此刻,天真正跪在沙发前面,短裙虽然穿在身上,但是肩带已经被扯开,
颇具规模的乳房就这样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面。可能是因为我进来得太快,也可
能是因为裙子大部分都堆折在她的腹部,以至于天真一时之间竟然没来得及穿好
裙子,甚至都没来得及用手遮住胸前的大片春光。

  我看到南哥其实也吓了一跳,但是显然能让他惊慌的不是我,在看到我之后,
他就又放松下来了。不但如此,他还用一只手拦住天真的后脑,一只手扶着自己
的鸡巴,似乎要让天真给他口交。

  虽然南哥手上的力量肯定不小,但是天真还是挣脱了他的手,一边跑到门前,
一边试着穿好裙子。

  虽然天真很像用身体挡住身后的景象,但是我还是看到地上上有一条白色的
少女内裤。显然,天真的连衣裙内,是绝对的真空状态。

  我的心脏跳得非常厉害,很难说清楚是紧张还是激动,以至于我扶着门框的
手都抖得厉害。

  「你朋友还真是关心你呀,大半夜跑过来看我玩你。」南哥并没有因为我的
突然到来有任何不适,他仍旧大剌剌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当我看过去的时候,
发现他全身赤裸,下身的鸡巴还硬硬的挺着我不敢多看,赶紧低垂下眼睛。

  「懦懦,我求你了,你赶紧回家……」天真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走过来的
南哥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

  「啊,南哥!你放我下来。南哥,我求你了,先把门关上。啊!让懦懦走!
让懦懦走!懦懦,你赶紧走吧!啊!」天真横躺在南哥的臂弯里,不停地挣扎,
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南哥都没把她放下来。

  甚至南哥还抱着她转了两圈,并且用嘴挑开了天真连衣裙的肩带,让她的双
乳再次若隐若现起来。

  「让他看嘛,没事,我不介意。小处男,就喜欢看这个,要不是城仔睡得太
死,他肯定也想看。」

  南哥一点也不介意自己一身赤裸的样子被人看到,反而还继续问我:「你要
是不看就关门滚蛋,你要是想看看就关门进来看,要是想让邻居也一起看,那就
开着门在外面看。」

  「南哥,我求你了,让我用嘴巴,我愿意用嘴了,求求你了,别……,你让
我做什么都行!」

  「懦懦!懦懦!快走,我求求你了。快走吧!」天真那满是羞怨、哀求、无
助和悲苦的求饶声越来越弱,以至于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因为在天真苦苦相求的时候,南哥直接用嘴巴封住了天真的双唇。

  这还不算,南哥竟然将天真放直,却没有让天真踩在地板上。而是一只手从
后背揽着天真的腰,让她悬在半空,另一只手先是把天真的裙摆完全撩到腰上,
然后一把架住了天真的膝弯。

  这时天真的屁股已经完全亮了出来,而且正对着我。天真虽然感到羞耻异常,
但是她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而不管她怎么扭动,都摆脱不了,南哥的控制。

  当我看到南哥好像是想把天真的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准备抱着天真直接把
鸡巴插进去的一刹那,我终于承受不住,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然后,我就像一个逃兵一样,飞快地跑下了楼,跑回了家,我既不敢回头,
也什么都不敢去想,好像只有回家才能让我安全一样。

  虽然,我知道这不是天真的第一次,甚至在我进屋前南哥就已经猥亵天真许
久了,但是我还是低估了这一次对天真的意义。

  因为,这一夜才是天真的初夜,是的,没错,之前的那一天天真虽然醉了,
甚至几乎被扒光,但是那一天她私处的血其实是生理期的经血,而我因为事发突
然又情绪激动,并不知道这一点。后来也因为两人对那天的事情都羞于启齿,所
以这个误会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认为天真是醉酒后被南哥迷奸了,或者说是在被南
哥强迫威逼后失身的。

  我一直认为那个傍晚因为我的错,她被奸污了,而她应该很恨南哥,当然也
很恨我。

  但真实的情况却是天真很恨我,但不恨南哥。因为,虽然天真确实醉酒了,
但是她并没有被奸污,她也并不怨南哥在她酒后猥亵了她,因为这是他们两个之
间的交易。

  我不知道如果那天我注意到房间角落的纸篓里的卫生巾,后面的事情会如何
发展。

  我只知道,这一夜之后,天真真地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怎么样?他跑了吧?」

  南哥虽然仍没有放下了天真,但是天真已经放弃挣扎了,相反开始主动地吻
住了南哥充满烟酒味的嘴巴。

  南哥自然感觉到了天真的变化。毕竟,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一个是懦弱到天天给同学下跪磕头的学生,一个是瞪一眼就能吓退别人的社
会青年。

  一个看到自己青梅竹马马上要被人破身却转身逃跑的怂蛋,一个是靠自己双
手辛辛苦苦打下一片产业的社会大哥。

  让一个已经快要被折磨到崩溃的小女孩选,小女孩会选哪个还会有疑问吗?

  也许真让眼前这个小女孩选,她会因为多年的感情因素仍然选择懦夫。但是
那个懦夫心里已经有别的女孩子了吗?而且,正因为这份喜欢,才让天真沦落到
今天这个地步。

  「只要能成为他的女朋友,他就会保护我吧?」

  「也许,成为他女朋友之后,懦懦也不需要那么辛苦了。」

  「懦懦,我恨你,可我也对不起你。」

  天真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看眼前的男人正在把自己最后一件衣服也扒掉。

  汗臭味、烟酒味、还有古怪味道的香水味,这些都清晰地告诉天真,这个人
是南哥,是个社会流氓,不是自己青梅竹马地林懦弱。

  但是,天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她没有办法拒绝。

  宽大的手掌揉搓着自己刚刚发育的乳房,粗糙的手指偶尔还会揉捏上面如同
珍珠大小的乳头。

  同样的,另一只大手会揉捏自己的屁股,手指还会不时刮过自己的屁眼和阴
唇,身体就如同过电一般,刺激和痛苦夹杂,羞耻和快感同在。

  天真想着去迎合,却不知道该怎么迎合,只能被动地张开嘴,迎接侵入的舌
尖,任由男人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中拼命搅拌。

  天真剧烈地喘息着,却发不出什么声音,口腔内满是男人的口水,她不知道
该怎么办,只能咽了下去。

  也许是天真这种幼稚的配合,让南哥瞅准了机会,竟然借机吐了两口口水到
天真的嘴巴里。

  天真本能想皱眉抗议,但是双乳和阴唇那种被凌虐般揉搓着产生的夹杂着痛
苦的快感让她毫无抵御能力。

  南哥将已经处于迷离状态的天真放倒在餐桌上,一只手稍稍用力地摁住了天
真的脖子,一只手扶着自己已经勃起许久的鸡巴,开始不停刮蹭天真已经泥泞的
阴唇。

  「宝贝儿!我要干你了!」南哥在宣告着。

  天真说不出话,只能闭着眼象是点头同意,象是期待又象是无奈。

  「马上,你就是个骚屄了!」南哥吼了一声,然后猛的一耸腰。

  双腿间的剧痛,驱散了所有的快感,让天真本来如在云端般,瞬间落地。

  她痛苦地哀鸣着:「轻……轻点!啊!」

  但是,南哥怎么会估计她呢?处女的鲜血才染红了他的肉棒,他就等不及开
始抽插起来,一点也不心疼这个依然向他屈服的少女。

  不仅如此,扼住天真脖颈的手没有松开,另一只又开始揉捏天真乳房的手也
更加用力了。

  天真一直想放松身体,让自己的痛苦能减轻一点,但是南哥手上的力量让她
一直有一种窒息感,以至于身体反而愈发僵硬,身体的痛苦也更加剧烈。

  天真痛苦地闷哼着,好像在鼓励南哥一样。而南哥无情地耸动着屁股,一下
下拼命肏干着年幼的处女,好像要把她活活奸死一般。

  我在家里,根本不敢去想,天真被人肏的场景。但是,强烈的屈辱感仍然狠
狠地刺激着我。可我,偏偏无法也不敢去反抗,我确实像个逃兵,丢下了自己的
战友,也丢下了所有的武器。

  南哥不知道城哥已经从卧室中走出来,看着这一幕了。

  天真也不知道,她只能痛苦地紧闭双眼,然后苦苦忍耐,她只希望这一晚快
点结束,只希望自己的表现能让南哥满意。

  但是,南哥怎么可能轻易满足呢?

  虽然南哥力气很大,很想把天真架在半空中抱着肏,但是天真身体反应太剧
烈了。而且天真的叫声从闷哼变成呻吟,有变成痛苦的嘶喊。也许,是天真疼痛
已经远远大于刺激了,她破处地体验非常痛苦。

  可即便这样天真还是本能想用双腿环住南哥的粗腰,而她的双手也想寻求南
哥的拥抱。

  只不过,这些都被南哥拒绝了,南哥把天真的双腿掰成夸张的角度,粗糙地
手掌一边摁住天真的脖子让她有窒息感,一边疯狂揉搓天真的性感部位。他的鸡
巴疯狂地向前顶着,不断的抽插着,但是手上的力气却将天真死死固定在桌面上,
让她无法逃开。

  南哥的鸡巴很快就能全根尽入,很难想象天真处女的小穴能够在刚刚破瓜就
能容下成年男子鸡巴的尺寸。

  天真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已经彻底屈服了,巨大的屈辱和痛苦让她只想让南
哥快点结束。所以,南哥用手扇她耳光,她没有反抗也没有躲,南哥把口水吐到
她嘴里,她也不敢躲也不敢吐出来,只能飞快地吞掉,这都是为了南哥能够尽兴,
能够赶紧结束。

  终于,南哥在发疯一样的肏干中往天真刚刚破处的小穴内猛射了好几股精液。

            ========分隔符========

  PS:南哥的鸡巴并不算大,但是二十出头的成年人,是性能力最强的一段
时间。妻子那天确实被肏得很惨,这事儿她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对我提起。

  我不知道那天才是妻子失身的时间,而那张桌子才是天真失身的地方。那张
客厅的餐桌,很长一段时间是我在城哥家写作业,还有和他们一起吃饭的地方,
天真后来说城哥一直都不愿意坐那个半边也是因为亲眼看到她的血流到了桌子上。

  其实南哥没什么产业,那些店是他替自己「大哥」看着的,当然即便这样南
哥至少在他的帮派里,至少地位不算低。他本人确实敢打敢拼,而且因为没什么
跟脚,被自己的大哥信任,所以看上去南哥确实很成功。

  他经常换车,也不是因为他有很多辆车,而可能是当时有哪辆他就开哪辆。

  我和老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南哥是个很有头有脸地老大。

  实际上,后来我们才知道南哥确实有头有脸,但其实更多的是因为他是著名
马仔又有一个厉害的老大。

  那一晚,城哥替老婆当了很多酒,所以醉得很快,聚会就很快散场了。

  回来的路上,南哥一直跟妻子吹嘘,天真就真的很天真的意味南哥很讲义气。
特别是听南哥绘声绘色地讲自己怎么初中毕业就跑出来打拼,又如何感激城哥的
奶奶一直给自己一口饭吃,接济自己的生活。

  那个时代的特色可能就是这样,他们的帮派确实不小,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严
打之后形成大片的真空区域被他们填补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天真还是我,都被南哥唬住了,天真更是又当上
「大哥小情人」就能让我们两个改善生存环境的想法。

  不过,真正让妻子没想到的是城哥的态度。在妻子失身之前,城哥对她还算
客气,不但不会动手动脚,甚至那一天聚会的时候,还帮妻子挡了不少酒。

  但是那一晚两个人的动静太大,城哥竟然从醉酒的状态下醒过来了,然后打
开门就看到了这处活春宫。

  城哥对天真的态度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南哥又准备怎么玩弄天真,就改天再
说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