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懦弱与王天真 从绿帽到绿奴】第三章 初夜的调教(略重口)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林懦弱与王天真从绿帽到绿奴】第三章初夜的调教(略重口)

作者:饮清空
2021/7/15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春满四合院
字数:12280

    虽然那是一个很避讳性教育的时代,但是天真再怎么天真也知道猛烈冲刺后南哥那一
脸享受的样子意味着什么。

  「我被内射了!我被内射了!我会不会怀孕啊?南哥为什么那么粗鲁?懦懦
以后会不会不理我了?他一定会嫌弃我的,认为我髒,觉得我是个烂货,就像爸
爸嫌弃妈妈一样。」

  天真一边颤抖着一边胡思乱想,痛苦的闷哼和呻吟也渐渐变成了抽泣。

  南哥直到鸡巴彻底软下来,才依依不捨的将肉棒从天真刚刚破处的小屄内抽
了出来,这么一抽不但带给天真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还让红白混杂的粘液也都流
到了正面上。

  「走!老子带你洗洗去!」

  南哥说完,竟然搂着天真的双腿将浑身赤裸少女一下子扛到了肩膀上。

  天真一声惊叫,却也没有反抗,任由南哥用肩膀顶着自己的小腹如同扛麻袋
一样扛了起来,甚至南哥还恶作剧一般给了天真翘着的屁股一巴掌。

  「呵,你不但在我家看黄片,还在我家演黄片啊!」

  城哥这个时候才从自己的房间裏走出来,他之前一直从门缝裏偷窥。

  他虽然看上去半醉半醒,其实还是很清醒的,不过虽然戏谑却没有反对南哥
这么做,只不过看到饭桌上的汙迹还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啊!」

  天真听到城哥的声音下意识就开始挣扎,想要从南哥的身上下来,甚至还试
图用手遮挡自己走光的屁股。

  但是,这一切都被南哥阻止了,南哥还笑着说道:「躲什么躲,城仔是我兄
弟,你需要遮掩吗?以后,就是我女朋友了,没必要!知道吗?」

  南哥一边说着,一边又狠狠拍了天真屁股一下。

  而天真本来就已经就已经流着眼泪抽泣了,此时更是已经开始哭了。

  「城仔,抱歉啊,动静太大把你给吵醒了。」

  南哥好像是很烦女人哭,故意用肩膀顶了一下悬在半空的天真,弄的天真更
加狼狈了。

  「没事,你们是要去洗澡吧?」

  城哥指了指卫生间,然后继续说:「去吧,去吧,我不打扰你们了,但是你
们不要进我爸的房间更别去他书房。一会儿,走的时候,记得给我弄乾净就行了
。」

  南哥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笑着说:「干嘛把我往外赶啊,带着他我能回家
吗?我回家睡,小彬怎么办?反正你床够大,咱们仨挤一挤呗?」

  「不了,不了,你要没地方去,那我睡沙发好了。」

  城哥一边说,一边往沙发的方向走,而且可以避开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嘿嘿,城仔,你放心进去睡吧,我逗你呢!我洗洗出来还要继续搞呢,这
个处儿好得很,刚才肏她只用一种姿势那儿够啊。我估计还要搞两次呢,等搞完
了,我让她收拾乾净,然后和我就睡沙发就行了。」

  南哥临进卫生间,还补了一句:「放心睡吧,等会儿再肏她的时候,我让她
小点声的。」

  城哥家的浴室很大,那个时代给卫生间做干湿分离的就不多,他家不但当时
就做了干湿分离,甚至还给淋浴间留了相当大的面积。

  南哥把天真一放下,天真双腿就是一软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不是仅仅是因
为破处之后的疼痛,也因为自己的丑态先后被两个人看到。

  前一个是青梅竹马自己喜欢很久的人,后一个是同班同学让自己沦落到成这
个样子的人。

  「哭什么啊?」

  南哥哭笑不得地问道:「刚才把你搞痛了?别怕,也就是因为破处,以后你
就知道了。跟我肏屄不管有都疼,最后你得喊爽。」

  南哥一边说着一边把还沾着处女血迹和精液的肉棒凑到天真面前,天真难过
的扭头躲开了。

  没能如愿的南哥也没恼,而是撇了撇嘴,说:「不都是你自己的东西吗?还
嫌弃起来啦!我还没嫌弃你呢!」

  「你以为搞处女很爽啊?什么姿势都不会,反应这么差,还不骚!也就是因
为你长得不错,还挺嫩的,不然你以为我会乐意搞你?之前在市里你没看到吗?
多少女人往我身上贴,我都给推开了。你觉得她们哪个不比你胸大屁股翘?别给
脸不要脸了。」

  南哥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到底是没过分到把染了血的鸡巴塞进天真的嘴裏

  「没有,南哥……嗯……」

  天真想要解释,但是南哥强壮的手臂环住她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另一只
手则扯过花洒调好水温,开始给天真和自己清洗身体。

  不得不说,南哥的身体很强壮,整个人充满了阳刚的气息,很容易给人安全
感。

  天真的头轻轻靠在南哥的胸口上,任由温热的水流清洗自己,甚至还用双臂
紧紧的抱住了南哥结实的后背。

  可能是因为南哥略带温情的行为,天真大着胆子,试探着求道:「南哥,求
你了,别让我被别人看到了,我……真的很难为情。」

  南哥对此则颇为不屑,他笑着说:「这有什么啊?你还是不了解我们这些混
社会的,回头带你出去多见见市面就知道我们兄弟间是怎么相处的。」

  「我们这些混社会的,都是要托妻献子,需要的时候我的兄弟会照顾你,你
也可能需要照顾我兄弟,只有这样别人才会认可你,懂了吗?」

  南哥说完就吻住了天真的双唇,这一次他没再伸舌头,也没吐口水,而是表
现的很温柔。

  (托妻献子这句不是原话是我加上的,后面那些基本就是南哥的原意)而天
真也在忽上忽下的氛围中,有些迷离的回应着,南哥笑着说:「来,让我把你的
骚屄清洗一下,把裏面的玩意儿都给你弄出来。」

  天真茫然的看着南哥,不知道该怎么做。

  南哥则色色的笑了一下,竟然右腿单膝跪地,让天真坐在自己左腿支着的大
腿上,然后又让天真微微后仰,躺在自己左手的臂弯裏。

  「把腿分开,右脚踩着地板,左腿抬起来蹬在墙面上。」

  南哥摆弄完天真后,嘴巴温柔地吻着天真的双唇,右手则灵活地用花洒喷洒
在天真的小穴上。

  不仅仅如此,南哥的舌头从天真的的脸颊开始一点点滑动,吻过天真的耳垂
,舔过天真的脖颈,然后又落在天真的乳房上吸吮。

  天真被这一套动作撩的情动,不但身体耸动着迎合,也轻轻抚摸南哥的后脑
,想让他多在自己的胸部上停留一会儿。

  南哥这个时候将花洒放到地上,让水流想上喷洒到天真的背部,用解放出来
的右手拇指开始揉搓天真的阴蒂,同时还将中指稍作润滑后插入到天真的小穴内
开始扣动。

  抽泣声不见了,哭泣声也不见了,转而变成了舒爽的呻吟和快乐的的呢喃。

  热水器中流出的水,让整个空间温热,南哥灵巧的舌头不断撩拨着天真的乳
头、脖颈还有耳垂,南哥吐出的灼热呼吸好像胜过了热水,炙烤着天真的理智,
她的身体也变的愈发火热。

  身体内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天真也忍不住一边呻吟,一边呼唤着:「
南哥啊!南哥!」

  「舒服吗?小骚货!」

  南哥抬起头来,看着少女迷离的模样,他能感觉到少女本能地想张开双腿去
迎合,想让自己的手指能更快一些,力量更大一些。

  但是,南哥偏偏不让天真满意,他不断变换着手指的节奏,撩拨这天真的情
欲。

  「舒服!舒服!」

  「爱南哥吗?爱吗?」

  「爱,南哥,我……我爱你!」

  可能是基于情欲,也可能仅仅是想要讨好,还可能是因为畏惧,但是不管是
因为什么,天真说出了这句之前一直难以开口说出的话。

  「大点声,要清晰的喊出来,求我玩你,求我肏你,不要怕,声音要大,要
清晰。」

  「啊!啊!南哥,南哥!求求你,玩我吧!肏我吧!」

  天真拼命地搂住了南哥的脖子,然后略带疯狂的喊着。

  「不怕被城仔听到了?」

  天真摇着头,没有回答。

  「不怕被他看到了?」

  天真继续摇头,扔没有回答。

  南哥继续问着揪心的问题,天真虽然听到了,却好像完全听不清了。

  一个刚刚经历人事的少女,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欢场老手的玩弄,她不知道自
己答应了什么,甚至也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

  她只是本能的耸动着肉体,寻求着南哥更大的刺激,让自己爽,让自己去体
验从未体验过的那种感觉。

  很快,在天真的脑海中好像爆开了一颗炸弹,轰得她晕头转向,一波波的高
潮从下体直接轰进了大脑。

  这是她第一个高潮,在浴室中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被一个半强迫夺走她处女
的男人赐予。

  十几分钟前,男人还向她嘴裏吐着口水,十几分钟前,男人还在扼着她的喉
咙扇她耳光,十几分钟前,男人还粗鲁地用鸡巴抽插她处女的小穴。

  而现在,她乞求,她渴求,她请求,让这个男人赐予她快感,赐予她高潮。

  天真的第一个高潮来的格外强烈,持续的时间也很长,这个奇怪的姿势又保
持了几分钟,这几分钟内南哥已经不再用手指刺激她的阴部了。

  而是一边吻着她,一边又拿起花洒清洗她的身体。

  与破处那种类似于强暴不同的感觉让天真有些沉迷,她的身体此时极为放鬆
,甚至嘴角挂着一丝高潮后的微笑,这一切自然也都被南哥这种老手看在眼裏。

  这种旖旎的沖洗持续了一会儿,南哥终于也不再忍耐,而是让天真跪在了浴
室的地板上,然后直挺挺地站在她的面前。

  「宝贝儿,轮到你了,刚才嫌髒不肯舔,那就亲手把她洗乾净吧!」

  南哥一边说着,一边把花洒递给了天真。

  天真一边跪在地上,一边仰着头看着他,发现南哥没有跟她开玩笑,她只能
微微歎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的用手扶起了南哥已经低垂下的肉屌。

  南哥的肉棒上仍然粘着红色的血迹,那是什么天真当然心知肚明。

  那是自己的处女血,血迹虽然已经干了,但是附着在温热的肉棒上竟然显得
有些烫手。

  天真小心的扶着肉棒,同时拿着花洒心细地清洗着上面的血迹,她知道事情
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的。

  所以她洗的格外仔细,务必要把这根夺走自己处女的肉棒清洗乾净。

  果然,随着手中的肉棒在洗澡水和天真白皙的小手的刺激下越来越大,天真
的动作也越来越慢了,南哥也把龟头再一次送到了天真的嘴唇前。

  「刚才你嫌弃它髒,现在你把它洗得乾乾净净,怎么样不会再嫌弃了吧?」

  南哥一边把肉棒往前送,一边用手轻轻按住了天真的后脑。

  天真也知道躲不过这一遭,只能闭着眼睛,微微张开了嘴唇,可就是这一条
唇逢立刻被南哥捕捉到,将龟头一下子送进了天真少女的口腔中。

  虽然天真这个时候已经自认是南哥的女人了,但是即便是已经彻底屈服天真
的心中还是不由地发出一声悲鸣。

  南哥可不管天真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有耐心了,换别的女人自己早就
把这张小嘴当屄来肏了,哪会像现在还要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

  可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南哥也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猛地一挺腰直
接把肉棒捅到天真的咽喉处。

  天真条件反射地干呕了一下,直接把南哥的肉棒从嘴裏吐了出来。

  「啪!」

  南哥扯着天真的头髮,把她的脸扬了起来,然后给了她一耳光。

  这一下,南哥没怎么用力,但是屈辱、痛苦以及不甘还是让天真微微抽泣了
起来。

  但是,正当南哥準备继续威胁天真的时候,天真却选择了无声的接受。

  天真努力地张开了嘴巴,让自己嘴张开的儘量大些,避免自己的牙齿碰到南
哥的肉棒,然后儘量把南哥的肉棒吞的更深。

  南哥得意的笑了一下,用夸奖的语气骂了一声「贱屄」。

  肉棒不断的刺激着天真的咽喉,让天真很痛苦,但是她还是选择了默默流泪
、默默接受。

  天真之所以这样,倒不是她自暴自弃,而是有一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思

  天真不断的告诉自己:「你已经是南哥的女人了,你只要满足南哥的要求,
南哥就会对你好,也会对懦懦好。懦懦喜欢的是小静,不是你,而且自己已经不
乾净了,懦懦以后最多只能跟你当好朋友了,你能被南哥看上已经是走大运了。

  「南哥那么成功,那个有钱有势能看上你,你还有什么可伤心的?」

  「那么多漂亮女人围着南哥,南哥只要勾勾手指她们就贴上去了,你自己要
是不努力点,南哥早晚被别的女人勾引走,到时候就会把你甩了。」

  「你已经被南哥玩过了,如果南哥不要你了,你以后就算结婚,也会像妈妈
一样被爸爸那种男人骂成破鞋。」

  「不,坚决不,我……我一定努力做南哥的女人。我不能变成妈妈那样的女
人。」

  那是天真第一次口交,生涩的她以为口交的关键是儘量让鸡巴捅的更深,所
以南哥的肉棒几乎每一次都被天真吞入到口腔的深处。

  而且,天真很害怕自己的牙齿弄通南哥,所以她用自己的双唇向内卷着包裹
着牙齿。

  天真一边吞吐着南哥的肉棒,一边扬起脸看着俯视自己的南哥。

  当她看到南哥舒服的表情和表扬似的微笑时,她竟然由衷产生了一种愉悦又
骄傲的感觉。

  「骚屄,不错!用舌头舔老子的鸡巴头,嘴唇含住……嗯,好……这就叫裹
鸡巴。」

  南哥一边享受着一边舒服的哼了一声。

  而不用再深喉的天真也鼓着腮帮子,用舌头不停地舔着南哥的龟头和冠状沟
,看到南哥的表情她就知道南哥很喜欢自己这样舔他的鸡巴头。

  天真有些骄傲地想道:「至少自己在给南哥舔鸡巴这一点上已经差不多满足
南哥的要求了。」

  虽然天真自己感觉不错,但是这样的刺激远不能让南哥射精,南哥闭着眼享
受了几分钟之后,用手轻轻拍了拍天真的脸颊。

  「站起来,转身撅屁股,老子要日你的骚屄。」

  天真立刻扶着玻璃门站了起来,然后撅起自己的屁股,让南哥握着已经勃起
的肉棒能準确找到自己的小屄。

  南哥笑着扶住了天真的腰,然后对刚刚破处的红润肉洞微微一挺腰,刚刚还
在少女口腔肆虐的鸡巴头就被送进了肉穴之中。

  「啊……南哥……痛,还是有点痛。」

  虽然南哥已经儘量温柔的对待天真了,但是刚刚破处的小穴,怎么可能再次
经受插入而步痛呢?南哥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的,他没有一上来就猛力地肏干眼
前的少女,而是缓缓推送着鸡巴,让龟头和一截肉棒不断的来回摩擦着少女的肉
穴。

  现在的天真远远不是后来的样子,她还做不到被肏的时候能放飞自我,什么
骚话都能说得出口。

  这个时候被肏的她,只能微微的哼着,没办法像后来一样浪叫。

  南哥又不是第一次玩处儿了,所以他也知道天真的反应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他没有像刚才破处时候打桩机一般的肏干,而是缓缓的抽插,由浅入深,慢
慢加速。

  「骚屄,要不要老子肏的深一点啊?」

  「啊……嗯……」

  「你不说话,我就要加速喽!」

  南哥看天真还是不开窍一般,怎么都不会发浪,而且小穴内的淫水分泌的也
想当少,感觉干干的。

  所以虽然嘴上那么说着,他还是没有全速冲刺,但是每次插入的力量却强了
许多,插入的幅度也渐渐深了几分。

  天真小穴内刚刚被蹂躏几番的嫩肉可经不起再被这样蹂躏,阴道内没什么快
感,但是痛感却如同浪涌一般不断的沖刷着天真的大脑。

  感到自己稚嫩的胴体被身后的男人不断索取着,天真虽然产生不了什么快感
,但成为南哥女人的期许让她在这种情况下,却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满足和骄傲。

  这种满足和骄傲让她有一种鼓励身后男人不要顾忌自己的感受,尽情肏自己
的想法。

  被肏……哪怕很痛苦,但是却很幸福,只要能让身后的男人快乐,自己也很
满足。

  清纯又无知的少女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思,只能儘量配合着向后一下下
撅着屁股。

  南哥很喜欢少女的反应,这是一种破处的成就感,也是一种征服感,同时也
是一种佔有欲。

  无论是少女的初吻还是初夜,都被自己给夺取了,而且看到少女生涩的配合
,他知道他成功的夺取了少女的心,彻底的征服了这个心裏还有这自己青梅竹马
少年的小姑娘。

  一想到自己又成功征服了一个处女,他还在抽插着的肉棒就又大了一圈。

  阴道内传来的痛感让天真感觉不到南哥肉棒的膨胀,但是她知道自己下意识
的扭动屁股还是激起了南哥的快感,让他抽插的渐渐快了起来,而且每一次插入
都好像是要把自己捅穿一样。

  天真轻轻的哼着呻吟着,这种生涩地淫叫,好似鼓励一般让南哥渐渐开启了
冲刺模式。

  可已经射过一次的南哥哪那么容易再次高潮,他抽插了几分钟后就把肉棒从
天真的体内退了出来。

  正当天真有些懵懵的时候,南哥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然后一手搂着她的腰
,一手勾其她的一条腿,让天真一只脚站着,然后面对面的又肏进了天真的身体

  被这样肏的天真,马上抱住了南哥的肩膀,她好想让南哥抱紧自己然后肏她
,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正面被南哥一边抱着肏,一边抬高着腿。

  男人的呼吸很炙热,炙热到让天真有些眩晕,她张开口好像一直离开水的鱼
一样,嘴裏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而南哥可不管这些,他儘量放低自己的身体,从正面狠狠地操着少女的小屄

  刚刚破处的天真怎么可能经受得住这种肏干,很快天真就被干到双眼迷离,
眼看着就要就要脱力了。

  这是她第一次被这种姿势肏干,渐渐的竟然也有了几分快感,但是这种快感
让她更加头昏脑涨,身上仅有的力气也似乎要被榨干了,而施力的那条腿也渐渐
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看到少女渐渐撑不住了,他把天真抱起来肏,可惜浴室的地板太滑了,南哥
只能坚持着抽插了一阵,再次把肉棒从少女的身体裏抽了出来。

  南哥刚刚鬆开了天真,天真就不由自主的跌坐在地板上,痛感和些许的快感
让天真双眼有些迷离,像是缺氧一样大口的喘着气。

  「骚屄,真没用,妈的,继续给老子舔。」

  南哥嫌弃的骂了一句。

  少女猜想刚才那种感觉好像是要高潮了,就像自己被南哥用手指玩弄的感觉
一样,可是自己实在太不争气了,竟然没力气了。

  也因为自己,南哥没能禁行。

  天真对自己这样的表现很自责,好像不能满足自己男人的需求是天大的罪过
一样,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沮丧。

  但是,很快天真再次将那根满是自己身体内粘液的肉棒放到了嘴裏吮吸舔舐

  可是刚刚感受过处女阴道刺激的肉棒可不满于这种差了整整一等的刺激,南
哥的肉棒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坚挺膨胀了。

  这种感觉也让南哥有些不耐烦,他很想发洩,但是眼前少女的表现根本没办
法让他射精。

  南哥有些恼怒的从天真的嘴裏抽出了肉棒,然后一只脚踩在墙面,一只手撸
着自己仍然勃起的鸡巴,对天真骂道:「骚屄,给老子舔蛋子,妈的舔个鸡巴都
做不好,真没用!」

  本就有些自责的天真,听到南哥的吩咐,赶紧伸出舌头舔着满是褶皱的卵袋
,也不管上面的异味。

  就这么又舔了两分钟,南哥用另一只手调整这天真的脑袋,让她去舔自己的
会阴。

  天真也没反对,就这样默默对着南哥满是黑毛的肉线处又舔又吸,当听到南
哥似乎有些满意的哼声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可就当天真以为这样就差不多能满足南哥的时候,南哥的手又推了一把天真
的后脑。

  很简短的命令,只有两个字「屁眼」。

  本就有些自责的天真毫不犹豫的把嘴唇挪了过去,伸出舌头去舔,撅着嘴唇
去吻,完全不在乎这个地方是南哥拉屎用的,是一处排泄器官。

  在少女的心中,南哥的要求,自己男人的要求就是要满足的,这个时候屁眼
和鸡巴一样不是排泄器官,而是能给自己男人带来快感的性器官。

  当时性懵懂的天真,根本不知道重口的意思,或者说当时在她的脑海中完全
没有性爱尺度的概念,她脑子裏只有满足自己男人的想法,根本不会思考男人的
要求究竟是否过分,自己是否能够承受。

  在当时天真看来,只要南哥要求的,她都要接受,都要忍受,都要做到。

  这就是性懵懂时期的少女,很好糊弄,也很好调教,她会在性爱的过程中感
受到对方的快乐,而让自己有一种成就感、满足感。

  「对!用力舔……嗯!是这样!对,伸舌头……好,舔裏面,就是这样。」

  南哥低声吼着,他撸动鸡巴的手也越来越快。

  男人的快感通过声音和身体的颤抖也传达给了天真,鼓励着她更加努力的讨
好着对方。

  眼看着就要满足的南哥,突然放下了腿,然后把自己的大鸡巴再一次塞进天
真的小嘴裏,然后快速的抽插着,这种抽插就好像把天真的小嘴当成小屄一样,
虽然插的并不深,但是节奏很快。

  天真只能儘量张开嘴,用嘴唇包住自己的牙齿,抑制着想要干呕的冲动。

  她不敢有任何动作只希望自己不要再搞砸了,她跪在地上让面前的南哥快速
地肏着自己的嘴巴。

  反复的刺激终于让南哥发洩了出来,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天真的嘴裏,第一
股她忍住了,第二股她也忍住了,但是第三股还是让她干呕了起来。

  但是,就在天真想要吐的时候,南哥死死捏住了她的嘴巴,扶着她的头,让
自己的肉棒继续在天真的嘴裏发射着。

  天真挣扎不过,只能无声地配合着,好在她还能用鼻子呼吸,虽然感觉嘴裏
的精液已经快要装不下了,但是她还是小心的含着越来越多精液,不让它们流出
去。

  南哥很爽,非常的爽,即使完全射光了,他还是不舍得把鸡巴抽出来。

  天真含着南哥的龟头和一嘴巴精液,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
道该怎么办。

  南哥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恋恋不捨的抽出了肉棒。

  「让我看看。」

  天真有些傻傻地张开了嘴,然后将裏面的精液展示给高高在上的南哥。

  「肏,有点儿少啊!」

  南哥似乎有些不满,这也让天真再一次自责起来,好像是她的没用,让南哥
不尽兴一样。

  「都吞了!」

  南哥的声音不容置疑,却也有些鼓励的意思。

  天真仰着头看到南哥略带严厉的目光,只能心一横地闭紧双眼拼命的吞咽,
可是精液那古怪的味道和黏黏的口感让天真咽起来无比困难。

  看到天真听话地把满嘴的精液吞了个乾净,南哥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
已经垂下来的鸡巴有递了过去。

  天真也识趣地赶紧舔舐了起来,她当时不知道这是清洁的意思,以为南哥还
想再搞一次。

  所以不但细心的舔舐龟头棒身,连卵袋也不放过,真是尽心尽力地想要表现
和伺候南哥。

  这倒不是说天真天生就是个婊子,这么快就堕落了,而是当时真的不懂事,
以为就应该如此。

  毕竟,那时候没有发达的网路,也没有后来所谓的「房事不决问天涯」。

  不过,这种「不懂事」

  的举动却刚好满足了南哥的欲望,他一边享受着天真的口交,一边打开花洒
洗起了澡。

  天真不知道南哥想做什么,既不敢停下也不敢开口问,只能一边被水淋着一
边给南哥口交。

  这种待遇我是很久很久之后才享受到,而天真告诉我,这种情况她会有一种
溺水般的窒息感。

  不同于天真的那种缩手缩脚的状态,这个时候南哥却非常爽,他非常喜欢自
己干过的女人吃自己的精液,更喜欢自己洗澡的时候女人跪在他面前给他舔鸡巴
,这既让他有征服感也满足他的佔有欲。

  而让眼前这个小美女在一天之间就把初夜初吻交给自己,还让自己在她嘴裏
射精,吃了精液甚至舔了屁眼,更让南哥颇为自满,更确认了眼前这个小美女真
是一个容易控制的少女。

  我是个懦弱的人,遇到困难容易退缩;遇到强敌容易避让;遇到索取容易隐
忍。

  天真是个天真的人,她总以为自己退一步,对方就一定会放过她;她总以为
自己表现好点,对方就一定会赞许她;她总以为自己满足对方,对方就会接纳她

  但是,南哥不是这样,他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他是一个喜欢掠夺,征服,
佔有的人,而且他不珍惜,不是他不懂得,而是他认为不值得。

  南哥抽出被舔的乾乾净净的鸡巴,然后转了个身,将屁股对準了天真。

  这次,没等南哥说话,天真就扒开屁股主动的舔起了南哥的屁眼。

  南哥哈哈笑了一声,然后很开心地夸奖天真,说她真懂事,还不忘让天真把
他整个臀沟都舔乾净。

  天真自然不敢怠慢,感激伸着舌头按照南哥要求开始不停的在南哥的臀沟上
下滑动。

  南哥很惬意,甚至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歌,不过还没等天真舒一口气,一些细
微的热流就溅射到天真跪在地板上的膝盖处。

  天真知道这是尿,南哥在洗澡的时候小便,这毛病天真不陌生,她以前听同
学们开玩笑就知道男人有这个毛病。

  这种纯粹的排泄物哪怕没有直接洒到她身上,只是这么溅射到她的身上还是
让她有些噁心。

  天真只能皱着眉毛忍耐,这个时候的她其实已经麻木了,尊严已经被击的粉
碎,仅剩的只是那种如同自我催眠般的执念——成为南哥的女人,成为他的女朋
友。

  但是,这种妄想怎么可能实现呢?少女的不切实际的梦早晚会碎,只是这个
时候的天真太天真,根本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

  就在天真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极限的时候,南哥有一次突破了她的极限。

  他尿完后马上就转过了身,把鸡巴对準了天真。

  南哥并没急着把鸡巴塞到天真的嘴裏,反而像是考验天真一样,準备看看天
真是不是能自觉地就把还沾着尿的鸡巴含到嘴裏。

  天真呢?天真已经完全麻木了,好像失去灵魂一般,已经完全不管不顾了她
一把就握住了南哥鸡巴,然后像之前一样又舔又含。

  天真后来告诉我,她当时内心哭嚎,也挣扎也害怕,哭自己的苦,对这种噁
心的事充满了挣扎,也害怕南哥以后会逼她做更可怕的事情。

  但是,她害怕惹怒南哥,害怕南哥玩完她就把她一脚踢开。

  天真一边忍着噁心吮吸着南哥的鸡巴,一边担心南哥会再突然尿出几滴尿,
好在,南哥没有像天真害怕的那样在她嘴裏撒尿。

  南哥洗完之后,就嘱咐天真在浴室裏自己洗乾净,然后再刷个牙就出去找他

  这个时候天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等南哥走出去后,她终于在淋雨的时候哭
了,只不过这个时候她也只敢小声的哭泣,让洗澡水瞬间沖走自己的眼泪。

  等天真洗完之后,发现并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她也只好擦干身子后确认客
厅裏只有南哥,然后就这么光着就走到了客厅。

  就当她準备走到餐桌旁去穿衣服的时候,南哥叫住了她,让她坐到沙发这裏
来。

  天真有些害怕会惊醒卧室裏的城哥,所以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生怕发出声
响,因为她现在不能像南哥那样可以毫无顾忌的赤身裸体面对城哥。

  天真小心地坐在南哥身边,有心想用手捂住自己的乳房和私处,又怕惹南哥
生气,所以只能有些僵硬的把手放在双腿上,掩饰自己的紧张。

  「来给你看样东西!」

  南哥说完就把一个BP塞进天真的手裏,另一只手顺手就搂住了天真赤裸的
肩头,这个时候的南哥没有那种色狼般的急切,相反赤身裸体的他反而有些温柔
和绅士。

  天真有些缩手缩脚的摆弄这手上的BP机,在南哥的指点下才弄明白怎么用
,这个时候她点亮了萤幕,看到萤幕上滚动显示着一排字:「天真,你好美,我
很喜欢你——南哥!」

  天真有些发愣,她扭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南哥。

  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不过她紧张激动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所以她
很想南哥确认一下。

  「怎么啦?天真,我喜欢你,让你做我女朋友,你还很意外?」

  南哥笑着揉了揉她还湿润的长髮。

  「南哥……南哥谢谢你……!」

  天真糯糯地说道,还没等天真说完,南哥就把她搂到自己怀裏吻住了她。

  天真在心裏又补上她说不出口的半句话,「我一定会努力做个好女朋友的。
谢谢你,南哥,谢谢你能看上我,谢谢你不是玩完我就把我扔到一边。」

  这个吻之后,天真有些眩晕,她感觉这才是她的初吻,她吻的是个喜欢自己
,而自己又崇拜的人,而不是那个强暴自己、逼奸自己的男人。

  这一吻之后她笑了,虽然眼角有些湿润,鼻子有些酸涩,但是却不是因为痛
苦而是因为喜悦。

  一吻结束,天真有些不舍地把BP机递还给了南哥,可南哥却一把挡住,说
:「还给我干嘛?送你的啊!以后啊,我想你了,就可以呼你,让你知道我想你
;想约你了,也可以呼你,让你知道我想见你。」

  南哥看到有些吃惊的天真没回答,就又笑着问了一句:「嗯?好不好?」

  天真用力的点了点头,微笑着答应道:「好!」

  南哥笑着继续问:「那,我要是想肏你呢?」

  天真听到这句,脸突然就红了起来,不过虽然很难为情,她还是小声回答道
:「可以呼我。」

  「很好,这才是我的女人。」

  听到南哥满意的肯定,天真不由自主的从内心深处高兴起来,她微笑着看着
眼前的男人,紧紧握住了手裏的BP机,就好像握住了眼前男人的心一样。

  南哥从身旁又掏出了一部手机和一个写着传呼号的纸片,南哥把手机和一个
传呼号码一起递给了天真。

  「来呼一下这个号码,告诉你心裏的想法和刚才答应我的事。」

  天真握着手机呆住了,这不是那种大哥大,而是一部当时已经属于小巧的手
机。

  一个下翻盖保护住了键盘,一块小小的绿屏上面显示时间和一些天真看不懂
的图示,这是一部摩托罗拉手机,即使天真不懂,也晓得必然价格不菲。

  不过让天真呆住的关键是她不知道怎么说出自己的想法,要告诉传呼员什么

  「你拨打这个号码,然后让传呼员呼这个号,然后你把留言告诉传呼员就好
了。」

  南哥以为天真是不知道怎么用,暗暗耻笑了一声,指点道。

  「南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爱我吗?」

  「爱。」

  天真很认真的点头回答。

  「你愿意不愿意让我肏?」

  「愿意!」

  虽然脸有些红,但是天真还是点头确认着。

  南哥这才说道:「那你就应该告诉传呼员,你想做我的女人,想让我肏你,
请我有时间就来找你。」

  天真一想到要和陌生人说这些,就有些难为情,但是她想到这是自己作为女
朋友给自己男人做的爱情宣言,就默默下定决心。

  她鼓起勇气,一个键一个键的按下数字,24小时值班的传呼台果然很有效
率,几乎没有什么等待,对面就应答了。

  天真很难为情,但是她还是克服了这种羞涩,勇敢地对传呼员说道:「请给
XXXXXXX留言,南哥,我爱你,我想做你的女人,我想你肏我,请你有时
间就来找我吧——爱你的天真。」

  天真付出极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正当她準备挂掉电话的时候,对面的传
呼员却回答道:「小姐,这段话,我没办法重複给你确认。」

  「没……没关係。」

  这个时候,脸颊已经完全红透的天真才赶紧挂掉了电话,然后默默看着一旁
赞许着她的南哥。

  「表现的很好,这可是咱们的约定哦,我想肏你的时候,就来找你。」

  「嗯。」

  天真点着头,因为紧张她紧紧的握着手机的手还有颤抖。

  「喜欢这个手机吗?」

  南哥笑着指了指天真手裏的手机问道。

  天真一听到南哥的话,以为南哥误会自己了,她可不敢要南哥的手机,赶紧
否认道:「南哥,这个……这个不行,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天真一边说着一边还要把手机还给南哥。

  南哥接过手机放到一边,用嘲笑的语气说道:「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把
这部手机送你!」

  天真虽然确实没想过要这部手机,但是听到南哥带着嘲笑语气的回答还是有
些尴尬。

  不过,还没等天真多想,南哥就补充道:「这手机我也用了一年多了,等明
年我送你一款新手机,到时候你可别再拒绝了。」

  天真听到南哥的话,心头瞬间就蕩漾开了幸福的波浪,让她幸福到有些窒息

  「南哥只是有些好色,可能有些变态,有些噁心,但是南哥真是个好男人,
能吃苦又事业有成,为人大方又温柔体贴。能跟着她,真是走运。」

  天真低着头,默默想到。

  =========分隔符号==========PS:这几天在忙期末
的事情,我和老婆都很忙,显得无聊又聊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不过不包括这段
往事。

  南哥在妻子初夜就搞了这么多花样,不是妻子跟我说,我根本想不到。

  不是说妻子本身就很重口味,而是说当时她确实正处于性启蒙期,她分不清
什么是重口,什么是正常的性爱。

  她当时只知道听南哥的话,满足南哥的要求。

  所以,网上说萝莉易推倒真没错,萝莉好调教也没错,因为少女根本没有什
么参照物,加上当时资讯闭塞这种情况就更明显了。

  不过,南哥几乎是我老婆经历过口味最重的男人了,后面的那些至少我知道
的几乎都不如他。

  这段往事是我上大学时差点跟老婆分手之后,老婆才断断续续跟我说的,也
是那时候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才被以口述的方式展现在我脑海裏。

  不过当时她之所以告诉我,为的是告诉我她为了我付出了多少,就算我不报
答她也不应该把她当成坏女人。

  天真也告诉当时为什么会把自己交给南哥,她又为什么甘心为南哥做许多违
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她也承认自己很贱,但是更重要的是她太傻,太天真了。

  那次,她还告诉了我为什么她后来拼命攒钱,为的就是要逃离老家,到别的
城市扎根。

  她不敢说自己做的对,但是她一直不认为她坏。

  「卖火柴的小女孩最珍贵的是什么?火柴吗?她把火柴都烧光不一样冻死了
吗?如果小女孩是个狠毒又邪恶的人,她可以用火柴去防火,或许有人会烧死,
但是她至少不会被冻死。我没想过烧别人房子,我只想敲别人家的门,求一个角
落让我踡缩在那边,等一个天明。许,我不是坏,我只是不傻。」

  这段话也是当时她跟我说的,这段话让我记忆犹新。

  我不能说天真不拜金,因为就算不说她后来被迫卖淫的事,她后来被人包养
,以及请绿主半包养我和她两个人,都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初中的时候她真不是那种拜金喜欢钱的女孩儿,但是那部BP机确实
打开了她认知的一扇大门。

  不仅仅是她,其实我也是,所以我实在没脸责备妻子。

  南哥买了两部BP机,一部给了天真,一部给了我,就是天真留言的那部。

  最后,说一句城哥变坏不怪我和天真,南哥可能是城哥变坏的诱因,但是他
变坏的很大原因应该是家庭原因。

  我后来无意间打扫他家书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才知道他爸妈很早就离婚
了。

  他爸虽然忙工作,但跟重要的是他也重组了家庭,甚至又生了一个男孩儿。

  我估计这才是城哥被送到县城上学的原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