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欲的征途】 (第33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5/22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723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想到这里,李妮心情不由异常的复杂,她悄悄转过头瞥了一眼乐欢天,从侧
面看过去,这个大男孩脸若刀削,棱角分明,李妮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帅气,
同时心底里莫名的生出一种就这么依偎在他怀里的冲动,做他温顺的小女人,其
他什么都不用去想,把自己一切都交给他,任由他支配,他会带着自己进入一个
又一个她从未进入的领域,体验那她从来没有体验到过的感觉。

  「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吗?」乐欢天见李妮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禁奇怪
道。

  「啊……没,没有……」李妮顿时面色通红,连忙慌乱的转过头,不敢再看
乐欢天一眼了。

  乐欢天虽然感觉到李妮表现有点怪异,但哪里又知道她此刻内心的想法啊?
而她却是做贼心虚般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这时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实在是太
失态了,同时更吃惊于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自己怎么会对这个坏透了的家伙
产生这种近乎依恋般的情愫?她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自己是真实的自己。

  「不,不,刚才我一定是失了魂了,事实上那都是幻觉,我怎么可能会有那
样的想法?这简直太荒唐了!」李妮在心里不断对自己道,「那个家伙就是个无
恶不作的混蛋,是个恶魔,我都恨不能杀了他,又怎么可能对他产生依恋之情?
这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李妮像是自我催眠般的在心里不断强化着对乐欢天的恨意,而此时的乐欢天
却像是没事人似的一边随着强劲音乐扭动着身体一边喝着啤酒,同时一双眼睛像
雷达似的搜索场子里美女,对身边的李妮倒一时没有在意。

  「嗨,你们好,打扰一下!」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李妮顿时回过神来,而这时乐欢天也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衣着考究的年轻
男人来到他们卡座旁边,正带着一脸礼貌的微笑看着他们。

  「有事吗?」乐欢天随口道。

  「哦,你好,我是这里的经理,刚才看这位女士的钢琴弹得非常好,我们这
正缺一位钢琴师,不知这位女士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弹钢琴?至于报酬,好说!」

  乐欢天一听顿时乐了,随即一努嘴道:「那你问她喽。」

  李妮也颇觉意外,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一丝欣喜和得意,没没想到自己已
经很长时间没弹钢琴了,现在随手一弹还能得到这样的认可,实在是让她很有成
就感。

  当然,表面上李妮没有露出一点得意之色,她矜持一笑道:「不好意思,我
只是来旅游的。」

  「哦,这样啊,那对不起,打扰了,祝你们玩的愉快!」

  看着年轻男子离开,乐欢天嘿嘿一笑道:「怎么样?我刚才没说错吧?惊艳,
绝对的惊艳!你看把这经理都给震住了,居然亲自跑来挖人来了。」

  看着乐欢天那张如无邪孩童般的灿烂笑脸以及毫不掩饰的赞美李妮心中是五
味杂陈,她很清楚这个貌似天真而又热情的大男孩其背后的真正面目是什么样子
的,更知道自己对他除了恨意就不应该再有其他任何情感,然而此刻她是怎么也
聚不起恨意,尽管她已经十分努力了,极力让自己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所蛊惑,
可就是做不到,理智和情感总是背道而驰!

  「天啊!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这样?李妮,你清醒点,你都是三十多岁
快四十的女人了,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不能被一两句甜言蜜语就弄昏了头,你
要记住,这个人不但毁了你,更有可能会毁了晚晴,他就是个恶魔,恶魔……」
李妮心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最后近乎呐喊。

  见李妮又是紧紧的盯着自己,眼神颇显古怪,乐欢天先是诧异了一下,不过
随即想到了什么,露出会心而又暧昧的笑容,然后凑近嘿嘿淫笑道:「要是在场
的人知道今晚的女神里面竟然穿着这么淫荡的一个东西那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嗯,
说不定会觉得更加的惊艳!嘻嘻……」说着,他隔着裙子在李妮的胯下摸了一把。

  李妮像是触电般的浑身一颤,继而将两腿紧紧合在一起,与此同时,脸「刷」
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心里羞不可抑的同时一下醒过神来,明白了自己今晚来这
的目的是什么,于是连忙将先前的胡思乱想暂时抛到一边,嘴里低声怯怯道: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然后回酒店好不好?」

  「干嘛急着回酒店啊?我看你也不是挺享受的嘛,看你刚才那个样子,都沉
醉其中好几回了,嘿嘿……」乐欢天嬉笑道。

  李妮知道乐欢天是把自己刚才在心里的纠结表现以为成自己是被里面的那个
金属内裤给撩拨的心不在焉,心里不由是无奈又悲苦,又不能明说,只能虚弱无
力的辩解:「没……不,不是……」

  「嘿嘿,好了好了,回去就回去吧,这里其实也没多大意思。」说话间,乐
欢天就站起了身。

  李妮倒没想到乐欢天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回去了,毕竟这是年轻人都喜欢的
夜场,更是泡妞猎艳的好地方,这个家伙这么好色又爱玩,怎么会因为自己的一
句话就早早离开呢?

  事实上李妮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乐欢天爱玩喜欢勾搭美女的确不假,但他
这一次来北京可不是为了玩乐而来,而是为了妈妈乐碧羽,也是为了彻底弄清已
经盘踞在他心头相当长时间的一个疑惑和郁结。

  到了北京,刚一下飞机,乐欢天的手机就收到了一个信息,说已经给他在京
城大饭店订了一个房间,他只需要到大堂前台那报上自己的姓名就可以入住了,
其他的明天再说。

  本以为到了北京后马上就可以知道真相了,至少可以知道对方究竟是一个什
么样的人物,结果对方依旧是不紧不慢,似乎并不急于跟乐欢天接触,反而像是
招待贵宾似的将他安排的妥妥当当,入住的酒店是五星级的,房间也是豪华套房,
十分周到!

  乐欢天有一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心里很是不爽,然而也没有什么更好的
办法,只能被动的等待,所以说他去夜店与其说是寻欢作乐倒不如说是排解心中
的焦虑,本来心思根本就不住玩乐上,而这也正是他来到夜店后一直就坐在卡座
里规规矩矩喝酒,没有主动下场跳舞猎艳的缘由,先前那两个女孩也是她们自己
主动坐过来的。

  如果换成平时,这个样子的李妮一定会让乐欢天上下其手,大肆轻薄,但这
时候的他也就只是口花花几句,然后就顺着李妮的意很干脆的离开了夜店。

  话说回来,李妮今晚出色的表现还是让乐欢天倍感有面子,也转移了他不少
焦虑之情,因此相较于之前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于是一回到酒店房间后乐欢天没
做什么为难就开始解除李妮身上那一直让她坐卧不安的金属内裤。

  不过尽管乐欢天一开始并没什么其他想法,仅仅就是应李妮的乞求脱去束缚
她阴部的金属内裤,但当她趴在沙发上,屁股高高翘起时乐欢天还是不由自主的
呼吸一滞,眼睛瞪大。

  裙子已经卷到腰间的李妮将她的臀部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乐欢天的眼前,黑丝
包裹下的臀部是那么的丰饶饱满,连裤丝袜中间的那条缝线深嵌在臀沟里,给人
以无限的神秘想象,不过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其腰间至臀沟有一块微微的隆起,
使得臀部的美感遭到了破坏,乐欢天知道那就是金属内裤留下的痕迹。

  「我靠,里面还穿了万恶的安全裤啊。」乐欢天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道,
「早知道就不让你穿这玩意了,就这么让你真空飞过来,嘿嘿……」

  李妮面色通红,不敢说话,在她看来,至少到目前一切都还挺顺利的,乐欢
天这个小魔王今晚是出奇的温和,没有像往常那样对她是各种凌辱,她可不想在
这个时候节外生枝,让这个小恶魔又生出什么新花样!

  将半透明的黑色裤袜连同安全裤一起扒拉到李妮的大腿中段后乐欢天发现安
全裤的裆部是一片温热潮湿,手摸上去滑腻腻,黏糊糊,他不禁会心一笑,抬手
在她白嫩腻滑的臀丘上就是一巴掌,嘴里不怀好意道:「说,这一路上高潮几回
了?」

  「啊……我,我,我没,没……」李妮没料到乐欢天会突然问出这么露骨而
又羞耻的问题,一时慌乱无措,情不自禁将头深深埋在臂弯里,宛如一只将头埋
进沙子里的鸵鸟。

  「啪!」乐欢天抬手在李妮的屁股上就又是一巴掌,并且力道明显加大了一
些,她那丰嫩白腻的臀肉顿时在震颤中浮现出一道淡淡的红印。

  「啊!」李妮吃痛的发出一声惊叫,屁股不由自主的向旁边一闪,但很快就
被乐欢天给掰正回来。

  「嘻嘻,真不老实!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说话间,乐欢天手指在安全裤
的裆部抹了一下,然后伸到李妮的眼前,拇指和食指捻了捻,现出一道乳白色的
粘液。

  被迫将这些纳入眼底的李妮羞得是无地自容,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几个小时
之前自己在家里的餐厅里所发生的那一幕,当时的沉沦快感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是
令她心悸不已,花腔里的嫩肉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嘻嘻,还不承认吗?不承认我可就……」说着,乐欢天伸手按揉了一下那
金属内裤的裆部。

  「啊……别,别……」李妮忍不住浑身一阵哆嗦,本来就蠢蠢欲动的花腔嫩
肉被乐欢天按压的手指然后带动深陷在她花腔里的棒状物刺激的不住的蠕动,继
而分泌出汩汩淫液。

  「快说,有没有高潮?」乐欢天音调蓦然一提,瞬间少了几分油滑而多了几
分严厉。

  李妮心里一紧,本能的生出一丝惧怕,同时暗自神伤道:「他终究还是一个
恶魔,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

  想到这,李妮强忍着羞耻颤声道:「有……」

  其实李妮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有没有高潮?但她知道这不重要,重要
的是这个小恶魔想听什么,想要什么?他就是想让自己难堪,所以哪怕自己明确
没有高潮那也不能这么说,只有承认才能让他满意,否则等待自己的只会更多的
羞辱和难堪。

  果不其然,当乐欢天听到这个答案后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没有再继续
说什么了,起身从自己的挎包里取出一个非常小巧的钥匙,然后返身蹲在李妮那
圆硕的屁股后面,略为观察了一下后将钥匙塞进位于肛门上方的一个极不起眼的
小洞,稍稍捣鼓了一下后随着一声细微的响声她感觉一直被紧束的阴阜部位一松,
她知道这可恶的东西终于被打开了,一颗紧提的心也随之放松下来。

  「嘿嘿,你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吗?」乐欢天一边旋动着钥匙一边道。

  李妮咬唇没有吭声,乐欢天自顾自的接着道:「嘻嘻,告诉你,这叫贞操带,
是古时候专门给那些丈夫不在家的妇人用的,当然了,现在也可以用,特别是像
你这种外表看上去贞洁,内心却极为风骚的人妻就必须要用这个东西来束缚住,
以护住贞操,否则……嘿嘿……」

  「你……你胡说……」李妮面红如血,羞愤难抑。

  作为一个高级职业女性,国家干部,李妮一直收获的都是赞美和敬畏,就算
以前还没取得现在这么高职位,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时人家对她的评价也都是
知性,温柔和大方之类的形容词,哪怕是最亲密的老公以及无话不谈的闺蜜都没
有谁用「风骚」这个词语来形容她,因此她觉得乐欢天这话就是无端的羞辱和诽
谤!

  「我可真是一点都没胡说!如果你不骚又怎么可能和自己的侄子搞到一起?」
乐欢天不无讥讽道。

  「不……我,我没有……」李妮颇有点激动的微微抬起上半身,转头眼泛泪
光的瞪视道,「我只是为了能让李西尽早的摆脱青春期的烦恼,好让他有精力放
在学习上。」

  「是吗?」乐欢天冷笑一声道。

  李妮眼神躲闪了一下道:「当……当然……只……只是李西他……他还是个
孩子,行为难免有些……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和他绝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

  乐欢天不屑的撇撇嘴,他倒不是不相信李妮的话,事实上之前偷拍的那些视
频也可以看出她在和李西的互动中有着明显的抗拒,基本上可以从中判断她并没
有真正和李西发生那种关系,然而尽管如此,就已经拍出的那些视频来看就足够
惊世骇俗了,更重要的是,乐欢天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只要假以时日,她
和自己侄儿发生关系那是迟早的事,因为她本性风骚。

  「我刚才说过了,你外表看上去贞洁,所以应该有太多的人被你外表骗了,
甚至你自己都被骗了,而只有我才能看出你的真正面目,换句话说,也只有我才
真正懂你,懂你的内心,懂你的肉体。」

  乐欢天声音越说越轻柔,在李妮耳里听来,他的声音是那么的飘忽,然而却
又是那么的有力,李妮一开始下意识的想要去反驳,可是一时又无从驳起。

  尤其是当李妮听到「懂你的肉体」这一句时她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幕幕被眼
前这个大男孩玩的高潮迭起的画面,尽管那是被迫的,心灵上是痛苦的,但不可
否认她的肉体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那是从她老公那是绝不可能得到的快
感,每每想到那种感觉她都不由浑身一阵战栗,连呼吸都为之紊乱。

  眼下亦是如此,李妮那浑圆白腻的大腿像是支撑不住似的一阵轻颤,嘴里发
出似羞耻又似哭泣的呜咽声,耳根至脖颈乃至肩胛后背浮现出大片玫瑰般的嫣红,
一副娇艳而又情动的模样!

  这时,乐欢天终于将贞操带从李妮身上完全解除下来,然后将其递到李妮眼
前,不无调侃道:「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你自己看看,这要是布料的那起码得
拧出一两斤淫水来,呵呵……」

  李妮羞得无地自容,正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在铁一般事实面前所有的语言都
是苍白无力的,要知道在她的记忆中就算是在和老公最情浓蜜意之时自己也都没
流出过这么多的淫水,事实上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她自己都不相
信自己的体内会流出这么多淫液,从这个角度来说,眼前这个大男孩的确比她自
己更懂得她的肉体。

  同时,李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终于看到了那个深陷在自己花腔内肆意逞凶,
令自己坐卧不安的东西是什么样子的了,这其实就是一个仿真阳具,长约十公分,
两指粗细,底部固定在贞操带的裆部,造型栩栩如生,龟头,茎身,还有上面浮
凸的脉络,每一个部分都活灵活现,而且还是透明的,上面布满了她体内分泌的
淫水。

  「好了,起来吧!」乐欢天在李妮的屁股上又是一巴掌道,「拿到卫生间里
好好洗干净,以后还用得着。」

  李妮不禁一怔,心里不由生起一丝失望,其实刚才贞操带从她身上脱下的那
一刻虽然让她感到一阵放松,但同时也有一股空虚感朝她席卷而来,使得她本能
的生出一种渴望,渴望身体被再度填满,所以当贞操带被脱下之后她依旧保持趴
伏的姿势,屁股高高翘起,这其实就是一种身体的暗示,发自本能,她自己都没
有意识到。

  一直到乐欢天出声了,示意李妮可以起身了她才蓦然惊觉过来,一下发现了
自己内心的欲望,顿时羞得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乐欢天似乎并没有发现到她这一点,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对方
的嘲笑和奚落?

  在李妮的预想中,身后的那个家伙在脱去自己身上这恼人的玩意后绝不可能
就此罢休,一定会再次占有自己的身体,狠狠发泄他的兽欲。对此,李妮的心中
尽管依旧有着强烈的耻辱感,但已经不像一开始那几次那样不可接受了,事实上
她已经认命了,并且她的身体在贞操带的禁锢以及乐欢天言语的撩拨下已然蠢蠢
欲动,以至于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都有了几丝隐隐的期待。

  结果乐欢天又一次出乎了李妮的意料之外,尽管她极力不让自己内心的情绪
有一点外露,但还是难掩失望之情,甚至看着乐欢天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幽怨。

  在卫生间里,李妮站在洗手台前,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里面的人儿鬓丝
散乱,眼神空洞中带着一丝迷离,双颊犹如醉酒般的透着异样的晕红,身上的裙
子凌乱不整,连乳贴都露出了一角,这样的她哪还有半点女官员的端庄正经,分
明就是一个夜场交际花的模样。

  李妮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她呆呆看了一会,忽然俯首将头
伸进了洗手池里,打开水龙头,像是要让自己清醒一般让冷水彻底浇湿了她的头
发,她的脸,直至洗手池里都蓄满了水,她整个头都泡在水里。

  就这样,直到李妮感觉快要窒息了她才猛然抬起头,发丝飞舞间水珠四溅,
而她全然不顾这些,直接双手捂住了脸,失声痛哭起来,却又不敢哭的太大声,
声音极力压抑着,愈发透着无尽的委屈和凄惨!

  良久,李妮才哭声渐止,她慢慢抬起头,再次看着镜中的自己,此时的她不
但眼睛微微有些红肿,而且浑身都湿漉漉的,尤其是头发,颇显得狼狈,但与先
前相比,她空洞迷离的眼神不见了,恢复了本来的清明,显得坚定有神,脸上的
红晕也褪去了,很明显的看出她的精神又回来了!

  按照乐欢天的吩咐李妮仔细清洗了贞操带,然后又将自己浑身上下好好洗了
遍,这才围上浴巾走出了卫生间,这时她看见乐欢天躺在床上早已睡着了。

  李妮轻步走到床边,怔怔的看着熟睡的乐欢天,心里也不知想着什么?过了
一会,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侧身坐到床边,然后轻轻掀开被子一角,挨在乐
欢天的身边也躺下了。

  原本李妮以为这一夜会在无尽的挞伐中筋疲力尽的度过,却不料会是如此的
平静,甚至连梦都没做过一个,睡眠竟是出奇的好,若不是一阵清脆的音乐铃声
将她吵醒她还能继续睡下去。

  李妮睁开惺忪的眼睛,只见阳光已经从厚重的窗帘缝隙洒进房间,将房间映
射出一片朦胧的光亮,而也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竟然枕在身边这个大男孩的胳膊
上,那结实而又富有弹性的肌肉简直就是最好的枕头,感觉是那么的舒服,而她
也不记得上一次枕在老公胳膊上是什么时候了?更不记得那种滋味了。

  一刹那间,李妮神情恍惚,竟然有一种恋爱的感觉,不过那不依不饶的音乐
铃声让她转瞬回过神来,那是她的手机响了,她一边摸索着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
机拿到手里一边小心的看着仍在熟睡的乐欢天,生怕将他惊醒了。

  「喂!」李妮一边压低着嗓音接通手机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乐欢天搭在自己身
上的手拿开,然后慢慢坐起身,斜靠在床头。

  「喂,老婆,还在睡觉呢?」电话那头正是其老公费文,他听到李妮的声音
低沉,以为她还没睡醒,正迷糊着呢,哪里会想到她是刻意压低了嗓音。

  「嗯嗯……」李妮胡乱的应着,心里颇不是滋味,自己和老公正通着电话,
但身边却躺着另一个男人,这样的场景以前只有在三流的狗血电视剧里看到,现
在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老婆,昨晚是什么时候到的啊?」

  「啊……呃,凌晨一两点吧。」李妮随口应着,声音尽量的放轻。

  「怎么没打个电话回来?昨晚候到了半夜。」费文嗔怪道。

  「啊……对不起,昨晚到了酒店后实在是太困了,就忘了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了,对不起啊。」

  平时生活中,李妮和费文两人不管是谁出差到外地,或者因为其他什么事情
去外地,到了之后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这已经是两人相处中形成的一
种习惯了,然而昨晚的李妮哪里还能想到这一茬?现在被老公这么一提醒,她心
中顿时又是愧疚又是慌乱了一下,随即编出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费文自然不疑有他,并且还有点心疼老婆工作辛苦,正要开口安慰几句时忽
听话筒里传来老婆的一声惊呼,顿时吓了一跳,忙道:「怎么了怎么了老婆?出
什么事了?说话啊,出什么事了……」

  过了一小会,电话那头终于传来李妮的声音:「没,没事……刚才不小心撞
到脚了。」

  费文不由松了口气道:「这样啊,撞到哪了?要不要紧啊?」

  「撞到床头柜上了,不过没事,正……正在揉呢。」

  「小心一点嘛,都这么大人了。」

  费文嘴角含笑,亲昵的嗔责着,不过此时他打的要是可视电话,能看到电话
那头的情景时一定不会再是这样的口气,而是语无伦次,气急攻心,然后当场晕
厥过去。

  其实李妮倒也没说谎,此时她的确正在揉,不过不是她揉,而是别人揉,并
且揉的也不是自己的脚,而是自己的奶子,至于揉的这个人自然就是乐欢天了。

  实际上在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乐欢天就被惊醒了,但他并没有马上表现出来,
而是眯着眼睛看着李妮接起电话,很快他就从李妮的言语中得知电话是她老公打
来的。

  昨晚李妮是直接围着浴巾上床的,但此时浴巾早就散开,不知滑落到哪去了?
因此这时候的她是浑身赤裸,而她也以为身边的乐欢天还在熟睡,所以也就没怎
么遮掩,使得斜靠在床头上的她被子只盖在肚脐处,上面完全暴露,从乐欢天这
个角度看过去,她的一对乳房犹如两只鲜美多汁的蜜桃挂在胸前,深红色的乳晕,
嫩红的乳头是那么的娇艳欲滴,令暗中偷看的乐欢天是情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沫,
然后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伸出了魔爪。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