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进行时】37~39末世纯爱无绿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佐佐
2021年12月11日发表于sis001
字数:8035

  本次更新偏向剧情向,没有福利

  …………………………

              第三十七章能力

  楚宵没有想到,刚刚混进来,就多了一条漂亮的小尾巴。

  云朵儿是个精致如同洋娃娃的小姑娘,个性虽然有些古怪,但是放在她的身
上,反倒让人觉得极为可爱。

  小姑娘嘴虽然有些毒,但是楚宵却发现,这丫头其实极为怕生,从离开隔离
间,她就一直抓住自己的衣角,一步一趋地跟在他身后,若是靠近人群,就立马
躲到楚宵的身后,就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楚宵很快就明白,她其实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姑娘,那样趾高气扬的说话
方式,其实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就像是一只小刺猬,用尖刺保护着内部柔软
的身体。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选择主动亲近自己?

  青年微微笑着,看穿不说穿,总的来说,云朵儿有些地方确实有些神秘,但
总的看来,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罢了。

  楚宵带着云朵儿在避难所里四处游走,权当打探情况。小姑娘虽然有些小傲
娇,但是倒也算是个懂事的孩子,跟在楚宵身后并不捣乱,安安心心地当她的小
尾巴。

  这座商业广场规模并不很大,地处城市边缘地带,主体共有三层。距离广场
不远是一片正在兴建的大楼。

  大部分幸存者都聚集在一层,用简单的布匹或是窗帘、衣服之类的东西做成
垫子,席地休息,二层主要是女人和孩子,生存状态要比一层好一些,而三层则
是管理人员。

  楚宵刚来,没资格上三楼,只是知道,有个官方的大领导在三楼。

  很显然,这个地方已经有了长期管理的雏形,有了统治层、中层以及被统治
层。一度被末日毁灭的秩序,似乎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重新复活过来。

  但是,楚宵不喜欢这里,这里的「秩序」让他感到压抑,就好似绝望的枷锁
一层又一层地将人栓紧,直至无法呼吸。

  一楼不少地方已经挤满了人,楚宵作为后来者几乎没有能落脚的地方。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云朵儿的出现,居然让楚宵有了上二楼的资格。

  「你是她的监护人?」问话的是楚宵有过一面之缘的漂亮女警,她看到楚宵
带着个小孩子到处游荡,便走了过来。

  「其实并不是。」楚宵实话实说,「这孩子没有家人,刚刚被丧尸袭击吓着
了,所以比较粘我。」

  说话间,云朵儿抓着楚宵的衣角,躲到楚宵的身后,侧过头偷偷地看向女警。

  顾珂看向这个精灵似的可爱女孩,几天来逐渐冷下来的心脏似乎也有了一丝
温暖。她过来是要帮帮这个新来的男人一把,毕竟他救了自己同事一命。

  「那就当是了。」顾珂说道,「现在和家人离散的孩子不少,有人照顾总是
好的。她既然这么粘你,你就当她的监护人好了。反正,现在这种状态下,也办
不了什么手续。」

  「这么随便的吗?」楚宵苦笑道。

  顾珂耸了耸肩:「总而言之,带孩子的人可以上二楼,毕竟一楼这么乱糟糟
的,对孩子总归是不好的。放心,我会和二楼那边的人说一声的,你直接上去就
好了。」

  说罢,顾珂拍了拍云朵儿的头,转身离开了。

  「所以,」云朵儿嘟着嘴巴,顺了顺被顾珂揉乱的头发,仰头看向楚宵,
「需要本大人叫你『爸爸』吗?」

  楚宵险些被自己一口唾沫呛住:「算了吧,随你高兴就好。我像是有你这么
大女儿的人吗?」

  ……

  商场二楼的气氛确实要比一楼要好,不过好得也有限。

  这里大部分是孩子和女人,也有几个像楚宵这样带着孩子的男性。但是无论
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显示出一片让人心悸的压抑。

  楚宵给自己的定位是外人,并不需要和这里面的人打好关系,因此,带着云
朵儿找了个靠近落地窗的地方当成落脚点。落地窗外,是凄惨的地狱,几乎可以
清楚地看到外界丧尸们狰狞的脸,大概是因为这种场面容易勾起这些人悲惨的记
忆,因此没什么人愿意到这里来。

  楚宵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这场灾难下,他并没有失去什么。

  甚至,还得到了很多。

  「好了,我们这会儿有时间,好好聊聊不?」楚宵给自己找了个舒服地姿势,
「你这个小丫头,为什么要找上我?」

  「哼。」云朵儿傲娇地把小脸蛋撇到一边,选择拒绝回答。

  「小丫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楚宵虽然面带笑意,但是眼睛里明显阴沉
了下来,「开诚布公地谈吧,我不可能容忍身边有任何不确定因素,你表现出的
异常已经引起了我的警觉。」

  楚宵的态度明显让云朵儿有些害怕,她努了努嘴巴,似乎还想做出强硬的样
子来,但是察觉到楚宵是认真的,她意识到自己装出来的强势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会对我做什么?」这个时候,她的
自称换回了「我」。

  「什么也不会做,」楚宵开口道,「我不会管你,但是也绝对禁止你靠近我
的身边。」

  「那样不行!」女孩忽然抬高声音,声音似是极为慌乱。

  楚宵听了,越发的好奇,云朵儿似乎执着于要跟在自己身边,她到底是出于
什么目的?

  「为什么不行?」楚宵问道,这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凶狠,男人打定
主意,要是云朵儿再拖下去,他就直接甩开这丫头走人。

  「因为……因为离开你的话,我会死的!」

  楚宵眼神微变:「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朵儿眼泪汪汪,但是眼前的男人变得极为强势,没有任何回寰的余地,便
小声说道:「是因为感觉……」

  这个回答不可能让楚宵满意,但是楚宵却本能地察觉到,云朵儿说的是真的。

  「从那天开始……我就……能感觉到……」

  小姑娘的描述有些混乱,楚宵听了几遍才明白了她的情况。

  总而言之,也是因为末日病毒的关系,云朵儿的一些地方出现了异常。她被
强化的,恐怕是所谓的「第六感」。

  据说动物在危险发生时,会本能地察觉到危险,于是开始逃跑。而人类在进
化之后,得到了智慧,却失去了这种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云朵儿或许是因为年幼,
病毒给她带去的,是某种本能的复苏。

  之前她的就是靠着这个能力,强行拉着父母躲在家中,才避过了最开始的末
日冲击。只是后来,她的双亲没有相信女儿这种特殊的「感觉」,最终命丧尸口。
而云朵儿独自一人,凭借这种「第六感」,让她避开了死亡的命运,成功与救援
汇合。

  但是,尽管来到这处避难所,云朵儿依然感觉到巨大的危险,仿佛随时可能
丧命,直到她来到楚宵的身边,这种危机感才渐渐淡去。

  于是,云朵儿便认定,这个男人,便是命中注定,能拯救自己的人!

  楚宵目前知道的「病毒强化」的样本太少,身边的基本都是身体或是思考层
面的变化,像是云朵儿这样的,是否是特殊个体还不清楚。

  但是,云朵儿这种能力有多么重要,他还是分得清的!

  「趋吉避凶」四个字虽然玄学,但是关键时候,能救命的!

  「有点意思。」楚宵思考片刻,终于在云朵儿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你
可以呆在我身边,但是,之后我要做一件事,你需要向我证明你的能力。」

  云朵儿嘟着嘴,却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第三十八章 打探

  楚宵的目的很明确,打探关于病毒以及官方的情报,确认这个避难所是否会
对他的小团队产生威胁,以及在必要的时候……

  他不可能在这里呆多久,况且,他很讨厌这里的氛围。

  稍晚的时候,有工作人员过来分发物资,楚宵他们两个人只得到了两块干面
包,还有一条看着就很破的毛毯。

  楚宵没有啰嗦,倒是云朵儿闷着声音抱怨了两句。

  「只有这么点啊……」

  她的声音很小,却还是被工作人员听到,随口回答道:「物资紧缺,没有办
法,你当还是以前啊。」

  似乎是云朵儿身上那身精致的萝莉装引起了他的不平衡心理,又嘲讽了几句:
「小臭丫头,你懂不懂什么叫末世啊,这就叫啊。你家以前再有钱又有什么用,
现在不还是得啃面包?」

  说罢,他还伸手过来,想要掐掐云朵儿那张嫩出水的脸蛋儿。只是,他的手
刚伸到一半,就被楚宵拦住。

  「冷嘲热讽也就算了,动手动脚就过分了。」男人一把抓住工作人员的手腕,
冷声道。

  对面似乎还想暴起骂上两句,彰显一下自己避难所人上人的身份——他本来
是孙总手下的普通马仔,这会儿孙总一系成了避难所的中流砥柱,他自然水涨船
高成了个小小的管理层。

  不过,当他看到楚宵身上大片未干涸的血迹,辱骂的话到了喉咙里,又硬生
生地咽了下去。

  ——这是个狠人。

  求生欲让他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恨恨地甩开楚宵的手。

  楚宵冷漠地看着他离开,然后看了眼手上的面包,想了想还是将其塞进嘴里。
但是,这些食物远远不够,他需要食物来保持体力,以应对不知道在哪里的危机。

  云朵儿的蒙蒙地吃下了面包,嘟着嘴巴表示不满,却也懂事地没有多说什么。
楚宵看在眼里,心道这个小姑娘表面虽是有些娇蛮任性,但是脑袋倒是比较清醒。

  作为队友,云朵儿的年纪虽然有些太小了,目前还不知道她那玄乎的预感到
底靠不靠谱,但至少在不惹事这件事上可以加分。

  刚刚那个工作人员已经走远,似乎是因为在楚宵这里吃了瘪,他对其他的幸
存者的态度变得愈加恶劣。二层多时女人孩子,面对这么一个成年男子仗势欺人,
也没有抵抗的办法。

  楚宵看得眉头直皱,却没有上前帮忙,第一他不想惹事,尽可能低调就行,
第二……他看到一个被欺负的女人魅笑着向那个工作人员贴了上去,毫不掩饰地
在他面前扯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露出一大片白色的肌肤。

  那人猥琐一笑,拉着女人进了一旁的厕所,不多时,厕所内就传出不加掩饰
的淫叫和呻吟声来。

  周围的人对这种情形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就当什么也没有听到、看到一样。

  片刻后,那二人从厕所里出来,女人被分到了一通泡面,加一根火腿肠。仅
仅是这一点东西,就足以引起周围嫉妒的目光来。

  也仅仅是这么一点东西,都需要她用身体来换。

  楚宵眉头直皱,他感到了异常割裂感。在进入避难所后,接触到的几个警察,
比如那个叫顾珂的女警,他们作为管理者不说多么完美,但是确实给这里带来了
秩序;然而,另外一边,同样作为管理人员,眼前的这个人却肆无忌惮地利用着
手里的特权,以私欲破坏秩序。

  简直就好像是两条完全平行的线路。

  楚宵并不像安素心那样善于分析,但是在她耳濡目染之下,也开始习惯更加
深入思考。

  他忽然想到之前曾经见过的一件事。

  当时他和阮萌萌在天台上,看到一群人收拢幸存者,其中带队的就是今天刚
刚见过的顾珂。几天前的顾珂远没有现在这般锋芒毕露,似有稚嫩天真,天知道
这些日子她经历了什么。当时如果不是一辆工程车冲了过来,顾珂当时就得死在
那里。

  他那个时候就有一个疑问,庇护所的行为,简直就好像是故意要让这些警察
死在那里?

  「这里似乎存在两套管理体系,一套由幸存的警察们管理,一套则是另外的
一群人。他们的理念并不统一,甚至可能存在矛盾,但是双方之间又存在顾忌,
只是互相容忍着共存……」

  这么想的话,这些异常就能解释得通了。

  楚宵想了想,向不远处的一个正在休息的中年女人走去,脸上换上了温和又
有些胆怯的表情,完全符合一个刚来庇护所的新人的样子。而云朵儿就像条小尾
巴一样,紧紧地跟了上来。

  「你好……请问,有些事情可以问一下吗?」楚宵换上有些拘谨的语气向女
人问道,这种说话的方式更容易取得人的信任。

  女人警惕地看着楚宵,男人身上的血迹让她有些害怕。但是,他的表情和说
话的语气,加上他身后跟着的粉雕玉砌的精致女童,还是很好地降低了她的心理
防线。

  「你说吧,我不一定知道。」女人说道。

  楚宵回头看了眼已经走远的工作人员,低声问道:「请问,现在这个地方的
领导是什么人啊?我刚来的,啥都不清楚,要是乱说话得罪人就不好了。」

  「啊,这样啊……」女人想了想,回答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只能
和你说个大概……」

  通过女人的讲述,楚宵知道了庇护所名义上归一个副市长领导,但实际上分
成两拨主要派系,一部分是警官陈志云为首的警察们,还有就是以建筑公司老板
孙卫国为首的集团员工们。

  「……陈警官是个好人……可是警察的数量太少了,孙老板手底下有上百号
人,陈警官就是有心,也拦不住那群人渣作威作福……」女人说道最后暗自掉泪,
显然也是被欺负地狠了。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楚宵暂时没有可怜这女人的精力,「这才第几
天啊,食物已经紧缺到这种程度了吗?我记得这个商业中心不是有个规模很大的
超市吗?」

  「那超市现在被封住了,里面有好多丧尸,工程车又开不进去,只能靠人命
来填。现在又不是过不下去,谁愿意拿命填那个窟窿?」

  楚宵一听就明白了,两方势力相互制衡,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势力承受损失,
在食物还饿不死人的情况下,没人愿意碰那个被丧尸占领的超市。

  ……

  时间渐渐推移,楚宵与云朵儿裹着毯子,窝在二楼的窗边,远处是一片冷寂
的漆黑,停电后,连之前寥寥光源也不见了。

  手机定时震动起来,惊醒了楚宵——虽然已经没有信号,但是手机的作用还
是不少,比如闹钟和电筒。临走的时候,楚嫣塞了好几个充电宝给他,确保在停
电的情况下,手机能够使用。

  醒来的楚宵发现自己怀里贴着一个柔软的身体,云朵儿正贴在楚宵的怀里,
就像个大号的精致人偶,睡得十分香甜。女孩白皙的脸颊点着夜色的微光,好似
反射着夜光的美玉。楚宵发现自己的手不知合适搭在女孩裹着白色丝袜的大腿上,
诱人清纯的白丝裹着纤细匀称的大腿,分外丝滑——他赶紧把手挪开,心里居然
起了几分罪恶感来。

  睡着后的云朵儿失去了白天的锋芒,到显出几分柔弱来,让人分外心疼。

  时间是凌晨两点,庇护所里除了守夜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人都已睡着。

  楚宵悄悄离开云朵儿,走到落地窗前,看准方向后,拿出手机,又对了对时
间,调出手电模式,向窗外闪动了三下,然后,静静等待。

  片刻后,在公路对面的屋顶上,同样亮起一道手电的白光,闪动了三下。光
芒一闪而逝,若不仔细关注,只会当是错觉。

  楚宵松了口气——这是来之前与她们约定好的信号,暂时先用手电传递信息。
刚刚是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安全混入。

              第三十九章 行动

  为了防止找不到联络装备,楚宵出发前被安素心逼着他把摩尔电码背了下来。

  但是,这种联络方式容易暴露,又过于麻烦繁琐,所以只能传达一些简单的
讯息,而且时间不能太久,否则很可能有暴露的风险。

  向外边的姑娘们报了平安之后,楚宵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就如同黑夜里睁开
眼睛的豹子。

  此刻,大部分人已经睡下,由于停电的关系,整个商业中心里一片漆黑,仅
凭借落地窗外稀微的夜光,很难看清周围的环境。

  这种黑暗给人带来恐惧,但是对楚宵而言,他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末日带来
的危机感。

  或许是因为病毒,又或是他与生俱来的某种潜质终于在末日的世界里展现,
他的肾上腺素在这种环境下似乎在大量分泌,他感到非常的清醒,精神甚至算得
上亢奋。

  云朵儿醒了过来,这个可爱的女孩真的很缺乏安全感,在楚宵离开她身边没
多久,她的眼睛就睁开了。女孩黑亮的眸子在黑夜里扑闪扑闪,第一时间就开始
寻找楚宵的位置,等到发现男人的身影就在自己不远处的时候,她才稍稍放松了
下来。

  她从毯子下钻出来,点着小皮鞋,尽量不发出声音,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一样,
走到楚宵的身边,悄悄地抓住男人的衣角。

  「你打定主意要跟着我了?」楚宵笑道。

  云朵儿嘟着嘴,只是死死抓着男人的衣角,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心。

  「我要做的事情很危险的,你在这里等我,我忙完了就回来找你,如何?」

  云朵儿小声回答道:「本大人现在不能离开你的身边……」

  她似乎不安地向周围看去,仿佛黑暗中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不然,
本大人会死的。」

  到现在楚宵都没有完全相信小姑娘那玄乎的能力,但是连世界末日都发生了,
还有什么不会出现呢?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既然可以救出带着四个大小美人死里
逃生,带着个懂事的小丫头并不算碍事。

  况且,若是她的能力是真的……那对他的帮助也是极大。

  「行的,那你跟我走吧。」既然已经决定,楚宵也不犹豫,他弯下腰,一把
将小姑娘抱起来,让她坐到自己的肩膀上。

  云朵儿低声惊呼,赶忙伸出手,抱住楚宵的头,这才稳住身子。她身子娇小,
裙下一双纤细的白丝玉腿垂在男人的身前,这点重量对于力量被强化过的楚宵而
言,几乎等于不存在。

  他感受着肩膀上传来了充满弹性的触感,一只手扶着小萝莉的大腿帮着她稳
住身子:「坐稳了,走吧。」

  楚宵现在要去找到一副可以使用的对讲机,他必须尽快恢复与外面几个姑娘
的联络。

  ……

  就在楚宵他们刚刚离去不久。

  黑暗中忽的传来几个猥琐的声音。

  「是这边吧?」一个男人问道。

  「我确定就是这个方向。」另一个人说道,「我白天的时候就看到,那小萝
莉水灵到不行,漂亮得跟个人偶似的,一脸的傲娇,玩起来一定很爽。我都快忍
不住看看她被摁在地上哭喊的样子了!」

  「你不是说她身边有个男人看着很不好对付吗?」这是第三个声音。

  「废话,不然叫你们来干嘛?」第二个人说道,「咱们三个一起上,还怕搞
不定那个男的?那人估计是那萝莉的亲戚,到时候,咱弄断他的四肢,当着他的
面上了那小丫头!」

  「真是变态,嘿嘿嘿,不过我喜欢……你这次动静小点,上次差点被那群死
脑筋的警察发现,要不是老大保着你,我觉得那个女警绝对会一枪毙了你。」

  又过了一会儿……

  「操!人呢!」

  ……

  楚宵带着云朵儿,避开人群聚集的地方。

  他感觉到肩膀上云朵儿紧绷的身子忽的放松了下来,便问道:「怎么了?」

  小姑娘两只纤嫩的手臂揽着楚宵的脖子,咬着嘴唇轻声道:「本大人感觉自
己又好像逃过一劫。」

  「这么玄乎的吗?」楚宵皱了皱眉,目前为止,他暂时还不能辨明云朵儿能
力的真假。

  他回头看了看过来的方向,心想: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宵此刻要去找一副能用的对讲机。

  在进入避难所之后,楚宵就已经想好要去哪里获取了……

  他站在落地窗前,斜眼向外侧的看去,只见外面已经点起了火把,以火光照
明。照面范围内,守夜的巡视人员三三两两地在游荡。

  隔着一层赶工搭建的围墙,就是狰狞的丧尸群。守夜的人似乎已经适应了这
种环境,有几个人甚至对着丧尸开起了玩笑。

  楚宵就见到一个男人解开裤子,站在堆起的围墙上,一边调笑,一边朝着下
面的丧尸撒尿。

  那些人的手上应该就有他要的东西。

  楚宵来之前就和安素心商量好了方案,在具体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后,他也做
出了决定:先把这滩死水搅浑了再说。

                 *

  这样一个大型商业中心,容纳一两千人绰绰有余,甚至还显得有些空旷,大
部分地区都被暂时封锁住,防止丧尸进来。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人手是有限的。

  由于警察们的人数有限,负责守夜的大多是孙卫国手底下的原建筑工人。

  赵健以前是孙总手底下的工头,现在管着一帮子手下,也算是庇护所的中层
管理。他此刻阴着一张脸,嘴里叼着一根烟,走到围墙前。

  「赵哥,你这是被打了呀?」一个关系不错的下属调笑道,「哪个小娘皮,
胆子这么大,敢打我吗赵哥?」

  「尼玛,还有谁!」赵健恨恨地啐了口带血的唾沫,「那个姓顾的婊子!」

  事情是这样的,赵健作为手里有些权的小头目,自然想趁着末世享受下特权
阶级的乐子。刚刚他用手里的特权逼迫了一个漂亮的少妇,正要把她拐进角落做
些「开心」的事情的时候,被那个姓顾的女警撞见了,那个臭女人二话不说,上
来就踹了他一脚!然后冲上来就是一顿暴揍。

  天知道那个鬼女人的力气怎么那么大的!要不是她顾忌孙总,当时说不定就
要被她打死!

  「那个女警花啊,漂亮是漂亮,那胸那屁股简直绝了。」同僚舔了舔舌头意
淫道,「要是能怼一怼那屁股,让我死了都行。」

  「哼,不会多久的。」赵健阴狠道,「孙总迟早会对付那帮顽固,到时候,
姓顾的落在我们手上,有她受的。」

  「赵哥,我这边有个妞儿,自己贴上来的,要不送给你试试?以后有好事,
记得下兄弟就行。」同僚露出猥琐的笑容来。

  赵健正一肚子憋气,正欲发泄,听到还有这好事:「行啊,把她带过来,爷
今晚要去去火!」

      ——————————————————————

  作者的废话: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但是我无法保证能把它写完,甚至不能
保证可以写到哪里,只能尽可能地更新。

  这毕竟是用爱发电的作品,说实话最近现实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有些焦躁,
也挤压了我的写作时间,精力有些跟不上了,当然,我还是会尽量加油的。

  最后,还是要感谢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