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让妻子堕入深渊】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二维码
2021.11.12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392

  讲台上,妻子一身端庄的女士西服,笔直的铅笔裤依然挡不住她美好的身材,
衬衫衣领虽然只解开了第一个口子,但是仅仅露出来非常有限的一小块雪白肌肤
依然吸引着众多男家长的目光。

  人,都是复杂的,再正直的男人都抵挡不住美女的诱惑,这是来自男性千百
万年的基因,来自人类的天性。

  你看,多少正襟危坐的男家长眼神中看似为孩子关注着妻子,但实际上内心
早已经幻想将这位温柔负责的女老师扑倒,不要命的去狠狠揉捏她的肉球,拿自
己的肉棒好好的「问问」她自己的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如何。

  台上,妻子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家长会,只见她微微一笑,对台下坐着的四十
九位家长微微欠了欠身道「感谢诸位家长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初二年纪三班的这
次家长会,为什么我要在摸底考试以后开办这一次家长会呢?因为家长会具有重
要的意义,它为家长与老师可以更好的交流建立了一个平等的大平台,通过这个
大平台,相互进行沟通,为对孩子在校情况得到更多的了解提供了机会!作为孩
子们的班主任!我也感谢你们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工作的支持与配合!」

  妻子的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一片掌声,妻子咳嗽了一下接着说道「本学期
以来,经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教学工作均步入健康稳步的发展轨道。开学之
初,我们首先对学生进行良好学习习惯养成教育,通过教育,学生上学能够按时
到校,每节课能够提前进入学习状态,自习课保持安静已成为常规,基本能够做
好课前准备、上课积极思考、举手发言,课后认真完成作业;全年级已经形成了
良好的班风与学风;也形成了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融洽的师生关系,给我们的教
学工作提供了良好环境。」

  台下又是一片掌声。

  妻子在严肃且温和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身上似乎都带着严师慈母般的光芒,
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知性的妻子,美不胜收,犹如冰山雪莲般不可侵犯。

  女家长们听了都连连点头,男家长的眼神有个别光芒闪烁,而其中一个男家
长则是尤为明显,但是这股光芒是一闪而逝。

  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撼!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动人的女人!还是我孩子的班
主任!这要是把这个女人拿下了,孩子的成绩,自己的性福,两不误!真可谓是
一箭双雕啊!

  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老公!

  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

  一见钟情的时候你会一直看着对方,不会转移自己的目光,会觉得这个好帅
或者是好漂亮!尤其是长时间的眼睛对视之后就被对方所吸引,再也转不开眼睛。
这是人们被对方的容貌、气质神情所吸引,也就是这个第一感官是很符合你意识
里很心仪的对象。

  有一句歌词「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就很好的诠释了
一见钟情的感觉,可能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个举止就让对方彼此产生倾
慕之情。

  但如果这个「一见钟情」发生在中年人的身上,更多的则是一种性吸引力,
因为我们都明白了,大部分的一见钟情,只不过是见色起意而已。

  王青林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年近不惑的他事
业有成,有着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妻子温婉是个实打实的贤内助,孩子虽然成
绩不太理想但是也很可爱。

  虽说,没有人知道他背地里的另一个身份。

  他今天穿的很正式,原本家长会都是孩子的妈妈来参加的,但今天因为临时
有事所以他就来了,王青林算不得很帅,但是却有着属于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
他那油光可鉴的鬓角经过了细心的梳理,倒立浓黑的剑眉皓齿明眸笔挺的黑色西
服,身姿虽然谈不上高大健硕倒也笔直。

  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暗纹提花高领衬衫,没有打领带。棉质的衬衫看起来
很薄很柔软,又像丝绸一样富有垂感,并不令人觉得散漫。本白色的埃及长绒棉
无省西裤很是挺括,没烫出裤缝,恰如其分的包裹住了健硕的双腿,像极了略施
雕琢的汉白玉石柱。

  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今天他的打扮引得周围的女家长频频侧目。

  「那我们话不多说了,相信家长们都是非常的关心孩子们的成绩,初二是他
们非常关键的一年,也可以说是定型的一年,初一打基础,初三提升,而初二是
承前启后的一年,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一次的摸底考试成绩!」

  说着,妻子在台上仔细翻找随后拿出了考试的成绩表,台下的家长们也立刻
紧张了起来,包括王青林,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

  「董舒阳,九十三分。」

  「张曼雪,八十六分。」

  「王子,七十分。」

  王子正是王青林的儿子,听到这位美女老师报出自家儿子的成绩,他简直可
以说是不敢相信,自家的儿子自家了解,他第一反应是这小子作弊了!虽说七十
分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分数,但是也不是他能够考出来的!

  「这次考试语文方面:及格率是百分之百,平均分为92分,90分以上的
有38人。当家长拿到试卷的时候,有喜有忧,喜的是孩子考到了好成绩,忧的
是孩子的成绩不理想,当你看到孩子的成绩时,不知你有没有想过你为孩子在学
习上付出了多少心血,当然,现在的社会并不是一味地看分数,他们更关注的是
孩子的能力,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教师的目标也是一样的。不过,从这张试卷
上也可以看出一些问题。很多孩子分析能力判断能力还有待加强,有些家长的责
任心有待加强。」

  妻子咳嗽了一下,接着又说「这次重点表扬的一位同学,是我们的王子同学,
相信大家也都有所耳闻,王子同学过去的成绩一直不太理想,在及格线徘徊,孩
子是个好孩子!但是可能是没有找对学习的路子,这次进步很大,总分终于突破
了及格,语文单科成绩考了70,这就是进步!」

  家长们听完都有些哑然失笑,因为对于成绩好的学生来说七十分简直就是低
的不能再低,妻子说的很认真,接着问「王子同学的家长在哪,请站起来让大家
看一下!」

  王青林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虽说这是表扬,但是也让人有点难堪。

  通过这个机会,王青林得以更加细致的观察这位美丽的女老师,观察之下心
中的震撼更是无以复加,这皮质是何等的完美,容貌身材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王子爸爸!等这次家长会结束,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们好好的交流一下
王子后续的成绩如何提升!」

  听到妻子的话,王青林可以说是喜出望外,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好好的!」

  王青林连连点头,然后坐了下去,心底一直期待着和妻子单独相处的机会。

  家长会很快就开完了,妻子开始收拾自己的文件,回自己的办公室,而王青
林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那个,张老师您好,您让我家长会结束以后来您办公室和您商量一下,我
家孩子的这个成绩问题是吗?」

  妻子好像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然后赶紧对王青林说「哦,王子的爸爸
呀,我差点都忘了这回事了,不好意思啊,您请坐!我们来好好的沟通一下。」

  王青林慢慢坐了下来,表面上是表现出非常乐意倾听妻子对他孩子的状况说
明,实际上,他只是在观察妻子,欣赏妻子的美貌。

  看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
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而那不大不小的凸起,那勾魂夺魄的胸部,也可谓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
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妻子显然还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位学生家长在打量着自己的肉体,或许是王青
林隐藏的实在太好了,眼神中一点淫秽的神色都没有。

  「王子同学的主要问题就在于贪玩,自制力差,原因可能是因为你们家长从
小没有注意培养过孩子注意力,在小学时期这个问题不明显,但是现在升到初中
了,问题就出来了。」

  王青林听的连连点头道「老师你说得对,我们家长在他小时候的确没有注意
过这方面的问题。」

  妻子微笑道「还有就是现在的环境过于多样性,造成孩子对环境的适应性弱,
产生贪玩的特性,什么电脑游戏啊,之类的,你们家长一定要注意这一块!」

  在妻子说话间,展现出她独特的风韵,你看那丰满的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
和微翘的臀部,丰盈的大腿裹上丝袜使人一见到她就有一种想上她的冲动。

  她知性的说话声,那教师的模样,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跃跃欲试,是那种看
了会让男人想要驯服她的感觉。

  一时间,王青林不由得看呆了。

  妻子接着说「王子的生活条件好,照顾太好,缺乏自理能力,导致没有目标,
动手和动脑能力没有开发,妻心如针贴吧交流,心理能量需要释放,导致贪玩。
你们家长平时在家可以让他多动手,鼓励做家务,培养自制力,利用他喜欢的动
画或明星,分析优点,帮助孩子树立榜样。」

  王青林连忙说「好的好的,一定听老师的,您让我们做家长的怎么做我们就
怎么做,不给你添麻烦,配合你的教学工作!现在有些家长就是,什么孩子的问
题,都怪罪老师,老师在学校里这样,他们就在家里那样,一点不配合老师,这
样怎么行呢?孩子是需要家长和老师共同去教育的!」

  妻子听到王青林这番话,不由得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因为现在的老师是
真的非常不好当,很多家长根本无法交流,本来王子在班上属于一个问题学生,
妻子还觉得他的家长不一定很好交流,谁知道这么理解老师的难处!

  「王子爸爸,您能说出这样的话,真的让我们做班主任的非常感动!」

  「哪里哪里!」

  王青林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还不经意的往妻子的胸部看去,又生怕被发现,
如果能把这对玲珑的乳房抓在手里,狠狠地在教室办公室干她那该是何等的刺激,
想到这里,王青林的肉棒都不由得有一些发硬。

  稍微的再继续说了一下王子的问题后,下班时间也快到了,王青林立刻就说
「张老师,不知道您今晚方不方便,我请您去金碧辉煌酒店小坐片刻,吃点小吃
如何?不喝酒,您放心,不会坏了你们的规定,也算是我感谢您对我家王子的照
顾。」

  王青林言语之间豪气尽显,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竟然在她的口中只是小
坐片刻,吃点小吃,可以看出他身价不菲。

  妻子立刻道「不麻烦你了,王子爸爸,我老公要来接我下班。」

  妻子显然是遇到过很多这种情况,不着痕迹的把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透漏出
来,断绝别的男人窥探的心思。

  听闻妻子已经结婚,王青林心中不由得大失所望,因为这样的话想要攻克妻
子的难度就非常大了,而且他也不知道妻子和我的感情到底如何,但是表面他还
是没有展现出来。

  「那真的是可惜了,不然我们换一个时间吧,希望张老师还是给我们做家长
尽心艺的一个机会!」

  王青林依然是贼心不死,俗话说水滴石穿他不相信妻子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果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妻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她稍微的思索了一下,然
后说「这样吧,我看下明后天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通知你!」

  这种话也非常的敷衍,王青林心里也知道,很可能这件事就没有下文了,但
是他依然抱有期待的说「那既然如此,我就恭候张老师的大驾了,明后天如果你
没有时间的话,也劳烦和我说一声,我提前让酒店准备一些好菜。」

  「好的,好的。」

  那个时候,妻子的心中就只有我,他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想快一点,回到
家中,见到她最爱的丈夫!

  时间流转,我依然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我抽着烟,当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被
我知道后,我不止一次的想要和她摊牌!

  我承认,先错的是我!甚至于我自信的面对来自那个狗男人的威胁,都可以
信誓旦旦的回答「你放心去弄,我对我的妻子有信心!」但事实证明我很幼稚,
我很可笑,即便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要求妻子,但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终于发现了,原来人的欲望和需求是分阶段性的,结婚时,男人靠得住,
安稳,老实是她最大需求,婚后安稳日子久了,这种需求被超额满足,就想要另
一种需求了,而这种需求往往是自己先生身上没有的特质——这不是说什么样的
人才会有什么样的需求(择偶标准),大家得认识到,所谓类型,只是个阶段性
的东西,人会变,只是有的人变得快有的人变得慢,所有类型的需求,欲望,每
人都有一套,比如想要稳定,想要冒险,想要独立,想要依赖,想要当驴友,想
要当个宅,想要贤惠女人,想要不拘小节的女人…只是有人挖掘出来了很多,有
人还是待挖掘的状态,或是道德标准高,自制力强,压抑了各种欲望的出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面对我的初恋女友赵可欣的时候我控制不住。

  但是妻子呢?

  我对妻子还不够好吗?我事事关心她,照顾她的情绪,甚至因为对他的愧疚
和负罪感,我弥补的更多,但是他又是怎么对我的?难道说真的人不如新吗?

  我不止一次想唾骂她!

  唾骂她的淫荡和无耻!

  但当张婷婷我的妻子,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扭动着万般妩媚的身体,
在肉与肉的碰撞中,用滚烫的蜜穴近乎疯狂地绞合着自己铁棍般的尘柄,狂乱地
呼喊出这样的话语,我感到种前所未有的震撼的力量从身体里的每个细胞爆发开。

  粒粒罂粟般艳丽的花朵伴随着荼毒般的快感在自己体内猎猎盛开,让自己的
灵魂,在那刻托付着切可以相触到的肌肤、切可以产生快乐的器官、在我深入骨
髓般的对这个女人的切的迷恋与爱情中,在空中升腾,幻化而去。

  为什么?会有这般荼毒的快乐?幻化中灵魂到的天空竟是万花筒般的美丽与
迷离?

  我不敢了!

  我享受着她从别的地方带来的改变,那些在那个男人身下学到的妩媚和致命
的诱惑,给我带来的愉悦!我麻痹自己,欺骗自己!

  我逐渐的感觉到,每一段婚姻其实都是修炼得到的,每一段婚姻都有它不可
割舍的东西,女人是感性的,是短视的,是容易被眼前的感情蒙蔽的,你给了她
长期所缺少的,哪怕一点点,她就会觉得可以为之放弃很多已有的美好,而男人
应该看出这些,应该帮助女人去抉择。

  作为丈夫,我如果想的只有离开,和抛弃,我又有什么资格谈爱,说我爱她?

  香烟慢慢的燃烧,烟雾遮蔽我的双眼,烫到了中指我都浑然不觉。

  身体上的疼痛,如何比的上内心的疼痛呢?

  我打开和那个男人的对话框。

  他发来的消息不断的冲击着我脆弱的心灵。

  「你老婆可真骚,我怀疑他之前的保守都是伪装的,现在成为我的母狗才是
它原本的样子!」

  那个男人字字诛心,甚至用的不是「她」字,而是「它」字,似乎只是把我
的妻子当做一个肉便器,一个物品,这是对我这个丈夫最大的羞辱。

  妻子还爱我吗?妻心如针贴吧交流,她一样同别的男人接吻,情欲裹在嘴里
的时候说出的每一字句难道算不得发自内心么,而我呢?他一样同别的女人睡觉,
细嗅她身上味道的时候难道不够专注么,难道我还可以分出多余的心思去检索对
妻子的感觉么。

  无非是一个小天地里,一对男女,最原始的欢愉,最混沌的呼吸,最直接,
最了当。

  我累了。

  固然这世的爱情可以专心所属、天荒地老,但上帝造物又为何要捏拿出万千
不同的凡胎,和人与格不同的细差迥异的可爱妙处?当性将这种千差万别联系起,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一样的快乐?

  我灭了烟草,等待着妻子的归来,与家长会开始后第二天她和那个男人第一
次单独吃饭那晚,一样,就是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找到了我。

  开启了我这魔鬼一般的经历。

  当时他找到我,我还记得他的微笑,是那么的柔和,温文尔雅,他对我说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青林,您就是张老师的丈夫,张柏松吧?」

  「我是,您是?」

  他笑笑说「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我手中有一些东西,想必你看完以后会有
兴趣的。」

  说罢,他不慌不忙的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照片,塞到了我手里。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狐疑的看向手中的照片,只一下,我的眼神就定
住了!

  因为,这几张照片中赫然是我和初恋赵可欣!

  第一张拍的是我和赵可欣在酒店房间的门口,她酒喝多了,依靠在我的肩膀
上,我的鼻子抵着她红彤彤的脖颈,似乎在贪婪的嗅着她发间的馨香。

  第二张是我和她在酒店的床上,摄影的角度是在窗外,应该是用无人机拍的。

  而第三张,则是最劲爆的,赫然是我在抽插赵可欣的画面!

  当时我和她意乱情迷,所以也没有拉上窗帘,没有想到给别人可趁之机!

  我哪里会想到,会被拍下来!

  我开始陷入回忆,那天下午,我和赵可欣在酒店的所作所为!

  我在酒精的作用下把她按在床上拥吻,我们两人很久都没像现在这么亲近,
看着这个刚才还压在自己身下的女人,我十分幸福,无比有成就感,当然,我希
望自己是第一个值得赵可欣愿意这样做的男人,同时也是最后一个。

  「可欣!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想你,之前我还埋怨你,我恨你,为什么离
开我!」

  赵可欣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白皙,她意乱情迷的勾上了我的肩膀,在我耳边
倾吐思念。

  「我每一分每一秒都没有忘记过你!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嫉妒你的妻子,
能够拥有你这么好的男人!但是我也感谢她能够把你照顾好,我也不想和她争抢
你,我只是希望我能够拥有你一次,一次就好!」

  我被赵可欣这真情流露的话语感动的眼眶都有一些湿润,我忘情的吻她,热
吻如同雨滴般落下。

  看着我,赵可欣的眼神却流露出一丝追忆,她仿佛回到了当初去参加我婚礼
的那天,那天清晨,她准备了提子蛋糕,她吃得很开心,一边吃,一边微笑,朋
友看她开心,自己也很高兴,问她,为什么兴致这么好?

  她说,当然啦,又有一个人要被活埋了。

  朋友不解地望着她,她擦擦嘴,解释说「人们不是说,婚姻是『坟墓』吗?
我有一个熟人,今天要自掘坟墓了。」

  「哦?你这比拟倒挺恰当。」他笑了,「不过,不是每桩婚姻都是坟墓的。」

  「差不多。白雪公主与王子结了婚,过起了幸福的日子;灰姑娘穿上水晶鞋,
和王子结了婚,住进了城堡,无忧无虑地生活。婚姻让再美好的爱情都无话可说。」

  她笑着问朋友「你知道为什么童话故事的结局到这里就结束了吗?因为后面
的柴米油盐是不写的。」

  「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没有必要再说。平淡安稳的日子中不会有太多故事,
但没有故事却是最好的结局。」

  她讥笑「可没有多少人会这样想呢!大家都在还没有跨入婚姻之前,便着手
写楔子了。」

  为了那天来参加我的婚礼,她开始梳妆打扮,把长长的头发梳成独辫一圈圈
盘在头顶,用一根碧玉发簪固定;然后,打开衣柜,挑出一件式样别致的白色羊
毛裙。束腰、喇叭型下摆、腰带是条美丽的手工刺绣,领口、袖口以及裙摆用银
线镶着纤尘不染的羊毛。与其说这是条裙子,倒不如说它是件手工艺品。

  打扮停当后,她本来还打算往脸上增添点色彩,但想了想,决定作罢,于是
便穿着这条美丽的裙子,拿着一个卡通纸盒,素面朝天地走出去。

  纸盒里装的是一盒五颜六色的积木,可以盖漂亮的房子甚至高楼大厦,但是
——不堪一击,吐口气都能把它吹垮。

  这一盒积木,是当初我送给她的,她交给了酒店的服务员,让转交到新郎的
手里。

  「可是我并没有收到啊!」

  我听到她说这些往事,心中也很疑惑,她粲然一笑摇了摇头说「无所谓了都
过去了。」

  「想操我吗?柏松!」

  当赵可欣对我眨了眨眼睛,就像有毒但是绝美的罂粟花。

  我第一时间脑海中想到的是妻子,我努力的控制自己,我难道真的要对不起
她吗?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

  我想起了刚结婚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买菜,一起在厨房做饭,她当主厨,我来
打下手,有说有笑,又是一段浪漫的厨房温馨时光,我吃着她用心做的饭菜,即
使并不是那么美味,但也表现出心满意足和惊喜惊讶的表情。

  她看出来了,还对我撒娇,假装责怪我的不真诚,那时候的妻子还是一个小
女孩,没有洗净那些青春的稚气。

  我想起来和她并肩走在公园小道上,手牵着手还甩得老高,嘴里还哼着童年
歌曲旋律,像极了小时候的模样,那寒风凛冽的天气下,我用自己的大手护着她
的小手,不停给她哈着暖气,自己却哆嗦得不行。

  想到这里,我强忍着落泪的冲动。

  想到这里总是会在脑海里浮现一些凌乱的画面,那些画面有些是真实的,有
些是我想象出来的,但无论哪种,都毫无例外地会让我情绪反常。

  不过很奇怪,眼下看不到她的时候,我想到的都是那些温暖的景象,而不是
和初恋一起的时光!

  想到这里我内心有了决断!

  正当我胡思乱想想要好好和初恋说的时候,突然!一阵奇怪的感觉,蔓延上
我的心头,一股热流从我的下身传递到我的脑海!是那么的舒爽,我看向初恋!

  她先是愣神,然后慢慢的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我立刻感觉自己的肉棒被温
润热乎的小嘴包裹,里面灵巧的小舌头时而上下翻飞时而四面翻转,配合着口腔
的吮吸收紧以及唾液的顺滑。

  我不由舒爽的叫出声来「啊……」

  天啊!赵可欣!曾经和我在一起那个不可一世的女人竟然有朝一日会放下身
段含住我的肉棒,她可真骚啊!就如同我的肉棒是美味的食物,她技巧高超,舌
头如同旋转的柔软陀螺,弄得我简直神游天外,想不到东南西北!

  但我依然有残存的理智!

  「可欣!别这样!别!」

  我出声制止,却没有实际行动,因为真的,实在是!太爽了!

  「干我好不好!柏松!你的肉棒真的很好吃,那么粗那么大!我知道你想干
我很久了!当初我们恋爱的时候你就一直想,到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我不敢你也
不敢!难道说你不想现在来弥补这个遗憾吗?」

  赵可欣的话可以说是触碰到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对!遗憾!怎么可能不
遗憾!毕竟当初我们是如何如何的深爱着彼此啊!

  一时间,我也有些痴了。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向她最娇媚滑嫩的部位抹去,此刻她的骚逼已经有些湿润,
像裹了一层透明的鸡蛋清,手指点处,滑腻腻的。

  她「嗯哼嗯哼」的随着我手的节奏回应着我,嘴更加的卖力,突然她一下子
将我的肉棒整个吐出,带着一条晶莹透明的细线,她整个人像后摔倒,然后将两
条腿掰成了大大的m形状,整个人四面朝天面对着我。

  乳头早已挺立的不像话,感觉她的身上好几个部位都要爆炸,不断的冲击着
我控制生殖器的神经部位,短短一会,她的下身已经湿成一片,水流成河。

  她急不可耐伸手来拽我,我看了一眼手机,预估着妻子到家的时间,到时候
还得提前回家,我不能让妻子发现任何的端倪,想到这里我有点打退堂鼓,但是
看着那肥美流水的骚逼,又觉得可惜,最后心一横,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身上
的衣物尽数除去。

  我拍了拍她的肥臀,用两根手指把她的阴唇扒开,里面翻红的嫩肉清晰展现
在我面前,甚至能看清褶皱的纹路,她的大腿瞬间紧绷,秀颜高高扬起,我提枪
上马,一扎到底,她立马如得到交配的母马一般长鸣。

  我也开始进行一轮一轮猛烈刺激的抽插,而随着我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快,她
的臀也开始猛烈摇晃,整个玉背潮红一片。

  「柏松!你终于进来了!我终于成为了你的女人!我好开心啊!」

  赵可欣骚的不行,但是话说的却是真情流露,她的汁水十足,可以说比妻子
多很多,如果说妻子的淫水只不过是潺潺的溪流,那么她的简直可以说是汪洋的
大海!不!比大海要更加的粘稠,丝滑!

  厚厚一层白液,在阴道口的边缘围绕着我的鸡巴,每次在肉棒抽出的瞬间,
她那副诱人的臀部就不自觉向前,然后来回扭动,似乎不适应这短暂的空虚之感,
看着沉迷欲望的赵可欣,我既舒服,又后怕,天知道我的妻子未来知道这件事会
怎样,想到这里我心中苦涩更添几分,还有不安,紧张,恐惧,担忧!

  「柏松,别怕!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赵可欣真的是冰雪聪明,即便看似已经沉沦在情欲的海洋中,但实际上她还
非常的清醒,似乎看出了我的害怕,她出言安慰不禁让我心头一暖!面前的这个
女人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只是为了和我弥补曾经的遗憾,我作为一个大男人,
做都做了还瞻前顾后简直太不够果断了!

  大丈夫,无论对错,做了就是做了!既然做了,考虑后果都是之后的事情。

  我心头猛的一震,抬头看向如日本电影里痴女神态的初恋,她正一心一意的
为我清理鸡巴,连靠近菊花的部分也不放过,从龟头到阴囊,再到臀沟,我都能
感受到她最细致的服务,这是从前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好啦,,给你弄干净了!」初恋竟然吞下了我的精液和她淫水的混合物,
还微微张开她的红润的樱桃小嘴,我看到里面有透明的乳白色的一抹痕迹,然后
她喉咙传来「咕」的一声,就给吞下去了。

  我差点被这一幕刺激到刚结束就又要硬,不得不说我的初恋实在是太过于诱
人。

  「舒服吗?」

  面对她含着精液对着我的勾引,我心中百感交集,一面是对她的心爱之情,
一面是对妻子的愧疚,她把嘴巴张开舌头卷着乳白色的精液,对我展示,就如同
A片中的女优一般风情万种,让我无法自拔。

  「和你老婆哪个更舒服?」

  面对她的提问,我差点脱口而出,比我老婆舒服,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这
么说不太好,会让我对妻子怀着很深的愧疚,于是我就说「这个我好想没法比较。」

  其实这是违心的,毕竟妻子从来都没有给我口过,每一次我试探性的提出这
样的要求换来的就只有妻子的白眼和拒绝。

  看到我犹豫的表情,她或许也懂了,如同一个痴女一般旋转在我的大腿之间,
为我清理肉棒上附着的残存痕迹,白灼的精液留在她的嘴角,好一副淫荡的美人
图。

  「你……这么多年,有过几个男人?」

  我看着赵可欣问出了这个早就想要问出的问题,她愣了一下,然后幽幽的问
我「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没有,我就是好奇的问问。」

  她樱唇一勾,上身前倾,娇俏的小脸忽然凑过来,与我咫尺之间问道「如果
我说有很多,你会不会吃我醋啊?」

  我装不在意道「不会啊,都是过去了。」

  「真的吗?」

  「嗯,真的啊!」

  她看着天花板似乎在追忆什么,然后对我弯弯一笑道「你结婚以后我就心死
了,我对待感情就无所谓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我沉默了一会,轻声说「我知道。」

  「其实也不多,两位数吧。」

  我听完不知道什么滋味,十个也是两位数,二十个也是,几十个依然是,但
是我不敢多问,只觉得揪心的疼痛。

  「参加完你的婚礼以后我就去了我们最初认识的湖畔,水的涌动,模糊了眼
眶,我坐在那晚你坐的石头上,突然感到,我和你都为了爱心累,每晚我都会想
你,在深夜之后,在黎明之前,最近我和你也很少有联系,因为我的问候变成了
打扰,心里总担心,心里也牵挂,你已经刻在了我的心里。」

  我深深的抱住她,她突然问「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的!不会的!」

  「再操我一次好不好!?」

  「好。」

  我将她的双腿抬起,仔细观赏,天啊,我竟然还发现了一根阴毛,乌黑而有
弹性,有点卷曲,这是我曾经朝思暮想的女人的体毛啊!

  它盘踞在这片女人的神秘地带,乳房也一定散发的是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
女人肉香味,它与肥嫩的趐乳,娇嫩粉红的奶头朝夕相处,让我恨不得又吸又舐,
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

  「你还在等什么呢!傻瓜!」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