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母?弑母!】(9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兮夜
2021年7月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9686

  周六,大师如约而至的来到我的家中。在这期间我因为上学的原因不知道这
个所谓的大师有没有来到我家里过,但是即使知道大师来过,我也没有阻拦的能
力。因为我妈对大师和她所修习的大法实在是太过痴迷,根本不允许我有一丝一
毫的诋毁和质疑。

  当然,在这几天里,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虽然我即将面临中考,但是我本
身对学习不怎么感兴趣,再加上遇到这样的事,让我更加没心思学习,反而把大
部分心思集中到我妈这个所谓的大法上面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我这几天的打听,已经基本能确认我妈和大师所修习
的正是这一段时间风头正盛的法轮功。当然我能这么快就确认这件事,不是因为
我能力有多强,而是这一段时间里法轮功在国内名声实在是太大。即使那时候没
发现我妈和大师的时候,我也听说过法轮功,那时候老师还经常在课堂上拿法轮
功举例,说法轮功就是典型的邪教组织,早晚有一天国家会对法轮功出手整治。

  那时候我只是当成一个喜闻乐见的趣事听,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
们家。正所谓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是故事,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是事故了,
我现在就有这样的感受!

  那时候法轮功的修炼者已经痴迷到把法轮功的准则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动
则就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用以达到自己不可见人的目的。国家各种媒体已经开
始点名批评法轮功是邪教组织了,只不过国家还没对法轮功动手而已。

  我看着经常发生的这种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忍不住开始为我妈担忧起来。
如果我妈只是简单的痴迷点其他的东西还好,但是现在痴迷法轮功,一旦什么时
候国家下定决心开始整治法轮功,那时候我妈和我们一家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念及此,我一边口头答应我妈敷衍着我妈,一边暗暗收集一切关于法轮功的
负面资料,到时候交给我妈,希望我妈看后能认清现实,远离这个邪教组织。

  只不过那时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完全不能理解一个邪教狂热分子对于邪教
的推崇和痴迷,更不会理解这种狂热分子会做出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来!

  周六的早上,我们刚吃完饭大师就来到我的家中。随着大师微笑着走进来,
我妈饭碗都来不及收拾,赶紧起身恭敬的把大师迎了进来。大师进门以后和我妈
相互比了个手势,我看到我妈的手势低于大师,想来是因为在邪教中我妈身份低
于大师的原因。

  两人相互行礼之后,我妈引导者大师走进我们家中,我看着大师憨态可掬的
笑脸,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大师的笑容带给人的温暖与舒适。相反的透过大师的笑
脸背后,我仿佛能感受到大师那让人心寒的冷酷和无情。

  「大师,这是我的儿子,之前咱们见过!」说起那天的会面,我妈想起自己
和大师赤身裸体被我撞见,显然还觉得有点尴尬,俏美的脸上微微一红。稍微一
顿,我妈继续说道,「这几天通过我的劝说,我儿子已经深深意识到自己的困扰
和痛苦,我儿子自愿加入圣教跟着我们一起修习大法,希望大师能够收下我儿子,
带着他一起修习大法,脱离世间苦恼!」

  大师笑着看了看我,继而对我妈感叹道,「哎,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又怎么
能忍心拒绝呢!看到世间之人受尽疾苦,我等遇见了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大
师说的大义泯然,我妈看着大师悲天悯人的样子,一脸对大师感恩戴德的表情,
连连朝着大师比手势感恩。

  「小杰,还不快起来谢过大师!」我妈看我坐着毫无反应的样子,焦急的对
着我说道,说完还歉意的看了看大师。

  「谢谢大师!」我不情愿的起身朝着大师尴尬的比了个手势,这个手势我妈
教过我。这几天我妈一有时间就拉着我宣扬他们圣教,教我一些圣教的知识,这
个手势我妈还专门教过我。

  「不用客气,你妈跟着我学习了很长时间了,在我的众多教徒中,你妈是最
有天赋的一位。你既然是她的儿子,想来也是一个聪慧的人,我想用不了多长时
间,你就能彻底摆脱世间疾苦的!」大师对着我微笑说道。

  看着大师的嘴脸,我心中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这个人!但是我知道我
妈现在已经陷得很深。先不说我杀不杀得了他,即使我杀了他,我妈也不可能走
出来,为今之计只有让我妈明白这个所谓的圣教都是骗人的,才能把我妈从邪教
组织中救赎出来。

  我敷衍的对着大师笑了笑,看似相信了大师的话,实则心中对大师对这个所
谓的圣教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开始练功吧!」大师还未开口说话,我妈先
开了口,从这点我更能看出我妈对于大法的痴迷。

  「小杰,你第一次跟着大师修炼,能不能进入状态无所谓,修炼的时候先细
细聆听大师的话,琢磨大师话里暗含的道理,慢慢就会进入状态的!」我妈笑着
对着我说道。

  「噢,好的!」我答应一声,以为就要开始修炼的时候,才发现事情比我想
象的要复杂的多。

  我妈先是让我在旁边看着,然后大师和我妈先是经过一些繁琐的程序,然后
才开始修炼。

  这些程序结束以后,我妈红着脸看了看我,小声尴尬的说道,「小杰,你先
转过身去!」

  我心中疑惑不已,不安的问道,「妈,我转过身去干吗?」

  「你别管,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妈表情显得很羞涩,躲闪着我的眼睛说
道。

  「噢!」我答应一声,扭过头去。然后我就听见身后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
听见这种声音,我霎时愣在原地,明白了我妈为什么要我转过身来!

  妈!你到底怎么了!我是你儿子啊!你难道要当着你儿子的面再次脱光衣服
赤裸着吗!你难道为了修炼这个所谓的大法一点也不顾及自己儿子的感受了吗,
难道修炼这个所谓的大法让你连最基本的羞耻都不顾了吗!我心中呐喊着,觉得
一种强烈的心疼和屈辱涌上心头!

  「小杰,好,好了!你回过头了吧!」我听见我妈小声说道,我能感受到我
妈话里的颤抖和不安。我颤抖着转过身,紧接着就看到我妈完全赤裸的背影!

  「妈!」我带着哭腔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

  我妈听见我的叫声,背对着我的赤裸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我甚至能看到我
妈身体上因为羞耻而染上的红晕!只是我妈坚定的坐在原地一声不发,任由我在
她身后呼喊。

  「小杰,你妈要想成就大道,这是你妈必走的一步,你要体谅你妈的不容易!」
这是我才发现大师也已经赤身裸体的坐在我妈对面。大师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羞耻
感,浑身赤裸的他眼神中带着一种坦荡,仿佛这才是人该有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画面,我实在是难以掩饰自己内心中愤怒的火焰!我狠狠的盯着
大师的眼睛,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我想要反驳大师的话,但是我却说不出口,
我不想让我妈和大师发现我是为了拯救我妈而假装修炼大法的。

  「小杰,你,你先坐下,修炼马上就开始了,等结束了妈,妈再跟你解释!」
我妈没听见我的动静,背对着我小声开口说道。

  听到我妈的话即使我再尴尬愤怒,我还是强压下心中的屈辱,在我妈身后坐
了下来。

  「小杰,闭上眼屏息凝神,静静聆听大师的妙言!」我妈背对着我说道。我
虽然看不到我妈的表情,但是我能感觉到我妈变的庄重起来。我没有办法,只能
听从我妈的话闭上眼,心中的屈辱却丝毫未减。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己。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己……」(引自道德
经)随着我们三人闭着眼,大师缓缓开口讲起所谓的大法来。

  我微微睁开眼,看着我妈和大师庄严肃肃穆的样子,实在是不明白这些晦涩
难懂的经文到底有什么含义在里面。而我妈却听的如痴如醉,肚子陶醉其中,完
全忘却了自己现在赤裸身躯在自己儿子面前的羞耻。

  我坐在我妈身后,紧咬牙关注视着我妈赤裸的背部,心中的痛苦难以言表!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邪恶力量,让我妈可以如此坦荡的在自己儿
子面前脱光衣服,心中对邪教的那种洗脑能力更加感觉到恐惧!

  刚才我明明感受到我妈内心的羞耻和挣扎,但最后我妈还是毫不犹豫的脱下
自己的衣服,说明我妈现在对邪教的那种痴迷已经到了我不能理解的程度!想起
电视上说的那种异教徒为了邪教献身的事迹,我此刻才知道那不是空穴来风,我
怀疑此时此刻邪教如果需要我妈献身的话,我妈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一念及此,我心中更加焦急和无助,想要快速拯救我妈却没有任何办法。

  良久以后大师已经不再默念经文,两人闭着眼似乎在揣摩经文的含义。就在
我暗暗着急的时候,大师和我妈相继睁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空洞,没有任何感
情可言,仿佛自己是那无欲无求的仙人一般。

  经过刚才大师经文的洗礼,我妈面对自己儿子赤裸身子的羞耻感似乎少了一
分。我妈缓缓转过身,赤裸着身子面对着我,竟然比了个手势微笑着缓缓对我开
口道,「小杰,刚才有没有认真听大师的经文,有没有理解大师经文里的含义?」

  我霎时间脸上通红一片,羞耻的低下了头,不敢看我妈空洞的眼神和赤裸的
身子!就在刚才我妈转身的一瞬间,我明明看到我妈微微晃动的乳房,挺翘的粉
嫩乳头,漆黑的阴毛和两片肥厚的阴唇!

  『妈!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我心中呐喊,但是面对我妈我却不敢说出声。
面对我妈这毫无情感的面庞,脑海中浮现刚才我妈的赤裸身躯,一股羞愧的感觉
让我不敢和我妈对视!

  「小杰,妈妈跟你说话,你听到吗?」我妈看我低着头愣愣的样子,微皱眉
问道。

  「噢,刚才我听了,只不过没怎么听懂!」我低着头满脸羞红的回答道。

  「小杰!」我妈看我低着头红着脸的样子,可能也理解了我的想法,知道我
面对赤裸的她肯定不好意思。我妈叹息一声,继续说道,「你抬起头看着我!」

  听闻我妈的话,我屈辱的抬起头,眼神不敢扫视我妈的肉身,倔强的盯着我
妈空洞的眼睛,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你肯定不理解妈妈和大师为什么要赤裸着身子修习大法吧,你刚刚跟着大
师修炼,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妈妈不怪你!」我妈看着泪眼朦胧的我坦然说道,
「现在的你刚开始修炼,还没有进入状态,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当你学会放下的
时候,你就会发现现在赤裸的我和穿上衣服的我根本没什么两样!」

  「大师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他能拯救我妈脱离人世间的烦恼,我希望你能好
好用心的跟着大师修炼,到时候我们一起荣登极乐世界,一生一世不分开好不好!」
我妈说起极乐世界的时候,眼神变得痴迷,仿佛看到了极乐世界的尽头!

  「妈!」我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现在我妈的样子太可怕了!

  「小杰,你为什么哭泣呢?你应该为妈妈感到高兴才对啊!妈妈现在感觉自
己马上就要来到极乐世界了!妈妈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所以妈妈一定要带着
你一起走!」我妈微笑着看着我,赤身的身躯仿佛随时就要离我远去!

  「范小姐,小杰还在世俗当中,现在这么痛苦也是正常的!当他放下执念的
时候,才能理解我们的快乐!」大师坐在我妈身边对着我妈说道!

  「多谢大师指点!」我妈赶紧对着大师回礼,然后继续对着我说道,「小杰,
妈妈希望你能尽快放下心中的执念!到时候你就不会有任何的痛苦了!」

  我们说话间,我妈稍微侧头发现大师的下身微微变硬,想起和大师缠绵时的
快乐时光,面对着我脸上罕见的染上一抹羞红,「小杰,你先回房间去吧,回去
以后要仔细思索大师和妈妈话里的含义!」

  我不知道我妈和大师即将发生什么,面对赤裸的二人,我实在是尴尬到眼神
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现在听闻我妈的话,我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往自
己房间走去。

  在我的房间里,想着我妈痴迷邪教的样子,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拯救我妈。
困扰的我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开始渐渐迷失在大师和我妈两人联合的洗脑中!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不就的将来或许我也会跟我妈一样,成为邪教的一份子!

  就在我在房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大厅里我妈和大师已经缠绵在一起!

  此时大师抱着我妈的柔软娇躯,亲吻着我妈的面庞,手更是在我妈的胸部揉
弄着。

  我妈几乎瘫软在大师的怀里,眉目含春的看着大师,摸着大师坚硬的下身揉
弄着。

  「大师,我们要不要回房间去,小杰还在家里呢!」随着大师抚弄自己的身
子,我妈娇喘着呻吟说道。

  「范小姐,你难道还没有放开吗?我们现在做的不过是人世间最自然人伦之
事而已!羞耻只会徒增你的烦恼,放开世俗的偏见,享受其中的过程才能荣登极
乐世界!」大师放开我妈的身子,对着我妈比了个手势,严肃的看着我妈教诲道。

  「谢谢大师教诲,弟子明白了!」我妈对大师话早已深信不疑,面对大师的
教诲,我妈竟然有种自己做错事的感觉,赶紧歉意的跟大师道歉道。

  「小杰毕竟是你儿子,我能理解你的烦恼!当小杰也彻底放下的时候,我相
信我们在一起无论做任何事都只会觉得快乐,而不会觉得烦恼的!」大师继续说
道。

  「我会尽快把小杰引导入门的!」我妈信誓旦旦对着大师发誓道。说完我妈
主动握住大师的下身,俯下身子一点点舔弄大师的身子,直到大师下身的时候,
我妈充满欲望的看着硕大的龟头,忍不住轻轻咽了口唾液,然后伸出舌尖轻轻舔
弄大师的龟头,一口把大师的龟头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大师看我妈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满意的点了点头,闭上眼享受着我妈的服务,
伸出手按着我妈的头,让自己的下身在我妈口中吞吐,另一只手则捏着我妈的乳
房揉弄!

  「大师,给我吧!」我妈感受到自己下身那种酥麻的感觉,强烈的渴望大师
的下身插进自己身体里满足自己。我妈吐出大师早已坚硬无比的肉棒,一边用手
揉弄着,一边渴望的看着大师的眼睛,祈求大师插进自己身体里来!

  「小骚货,想要了吗?想要肉棒插进你的身体里吗?」大师微笑开口,扶抚
摸着我妈的乳房说道。

  「嗯!嗯!想要!我要!大师,插进来吧!满足我吧!」强烈的欲望刺激着
我妈,让我妈像个性奴一样,渴求着大师插入自己的身体。

  「范小姐,分开你的双腿,告诉我你下身什么感受!告诉我你是不是个小骚
货!」大师抚摸着我妈的乳房,两指捏着我妈的乳头,引得我妈一阵娇喘!

  「嗯啊!我,我下面好痒,里面好像有小虫子在爬一样,麻麻痒痒的,好想
大师的肉棒插进我的身体里,这就我就能觉得舒服!啊!」我妈娇喘一声,对着
大师的面分开自己的双腿,任由自己湿淋淋的阴户面对着大师,毫不知耻的展露
自己淫荡的一面!我妈的手放在自己分开的阴唇上,当着大师的面轻轻抚摸着自
己的下身,按揉着自己的阴蒂,嘴里发出一阵阵愉悦的娇喘。

  「大师,嗯啊~ 好舒服啊!我是,我是小骚货,我渴望大师的插入!你看,
我下身早就湿淋淋的了,一想到大师的下身我就开始发骚,骚逼就会分泌出淫水,
大师,啊!给我吧!」我妈一边当着大师的面毫不羞耻的自慰,一边呻吟娇喘着
渴求大师的插入!

  大师站起身来,挺着大肉棒站在我妈面前,我妈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大师的
肉棒,一边自慰着一边吮吸大师的肉棒!

  大师拉起我妈的身子,把我妈按在墙边镜子前,让我妈爬伏在镜子上,然后
强硬的按着我妈的头,粗暴的插进我妈湿淋淋的下身中!

  「啊!好爽啊!大师,大师啊!你好厉害!操,操死我了!啊啊!啊!使劲,
使劲操我!操我的骚逼啊!」我妈绝美的红脸紧贴在镜子上,使劲撅着屁股方便
大师对自己的操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使劲揉捏着。从镜子里看去,能看到我
妈的乳房因为自己过度揉弄,变换着惊人的形状!

  而我的房间里,我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把我妈拯救出来,完全不知道一
楼我妈和大师正在放纵的享受着肉体的欢愉!其实如果我此刻下去的话,完全可
以发现我妈和大师的奸情,如果我发现我妈和大师的奸情,说不定我会忍不住告
诉我爸,那时候或许事情会有转机。但是此时我实在不想面对赤裸的我妈,不想
看到我妈那种痴迷邪教的模样,所以我没有出去,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思考着
对策,此时的我还单纯的认为,凭自己的能力能把我妈拉回来!

  殊不知当我发现我妈和大师的奸情的时候,我却也已经陷进去了。那时候通
过我妈对我的引导,我已经开始对自己坚持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怀疑,认为或
许我妈和大师所做的才是对的。

  这中间的过程我不想再谈,只记得经过一段时间我妈对我的洗脑,我已经慢
慢开始对邪教大法产生了兴趣,逐渐放下了对大师的成见,已经可以坦然接受我
妈和大师赤裸修炼大法的样子。

  我发现我妈和大师奸情的时候,是快一个月以后一个周末。随着大师来到我
的家中,我妈即使还没开始修炼,已经主动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晃动着自己的
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小杰,你也脱光衣服吧!咱们一起修炼,一起登上极乐世界!」开始修炼
的时候,我妈对着我毫不知耻的劝说道。

  我虽然有点害羞,觉得在我妈和大师面前脱光衣服有点尴尬,但是看着赤裸
的二人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看我的眼神也没有任何的含义在里面!

  我强忍着那种羞耻感,转过身子背对着二人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在上衣脱下
来的那一刻,我内心深处除了强烈的羞耻感,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仿佛这样我
就能和我妈和大师他们融为一体!

  我咬着牙羞红着脸刺啦一声把裤子脱了下来,即使背对着二人我还是觉得强
烈的羞耻,但是那种放纵的快感和归属感,又让我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轻松!

  我红着脸转过头,发现二人竟然没有看我,反而坐着闭着眼,静静等待着我
的加入。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尴尬!我赶紧坐了下来,静静等待着
大师开始讲解邪教大法的奥秘!

  大师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我刹那羞红了脸觉得特别难堪。但是大师的眼中没
有一丝嘲弄,反而微笑着带着鼓励的冲我点了点头。我瞬间觉得自己似乎跟上了
大师的步伐,对着大师比了个手势,然后闭上眼聆听大师开始讲解大法。

  良久之后大师讲解完毕,我和我妈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仿佛觉得自己
的人生得到了升华一般!

  我们三人睁开眼,相互看了看彼此的赤裸肉身,竟然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

  「小杰,你终于入门了,妈妈曾经说过当你放下的时候,才是你远离烦恼与
痛苦的时候,现在你觉得妈妈说的对吗?」我妈微笑着对着我说道。

  「对,谢谢妈妈带着我步入圣教修习大法,远离世间的烦恼!」我诚心诚意
的对着我妈谢道。说实话现在我觉得自己难得的宁静,自从抛开对圣教的成见跟
着我妈修炼大法以后,我非但没有失去我妈的感觉,反而觉得自己和我妈走的比
以前更近。

  我不带一丝邪念的注视着我妈的身体,和我妈相视一笑。

  「小杰,其实这一切我们都应该感谢大师,是大师带着我们抛却人世间的烦
恼与疾苦,让我们母子二人得以成就大道!」我妈对着我说道。

  此时的我觉得我妈说的有道理,诚心诚意的对着大师感恩的笑了笑。

  「大师,谢谢您让我们母子二人相继成就大道!我们母子二人无以为报,愿
终身听候您的差遣,为圣教付出终身!」我妈对着大师拜服下去,我赶紧随着我
妈朝着大师拜了拜!

  「小杰,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谢谢大师?」我妈起身之后对着我询问道。

  「妈妈,我们家不是有很多钱吗?我们可以给大师捐点香火钱啊!」我对着
我妈说道。

  我妈听闻我的话以后,罕见的脸上带着一抹娇羞说道,「小杰,按理说大师
带我们母子成就大道我们应该好好谢谢大师,但是大师是神仙转世,对于功名利
禄钱财等十分看淡,唯有大师的肉身还是肉体凡胎,还带着一点男人的欲望!我
们无以为报,妈妈唯有把自己这身还算美丽的身体献给大师,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不知道我妈是到底被大师洗脑成什么样,才能对着自己儿子说出要跟别的
男人做爱,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别的男人的话!我只记得我妈跟我说这话的时候,
脸上带着一抹动人的红晕,眼球上下转动却不敢看我的眼睛!我妈赤裸的身子也
带着一抹潮红,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因为动情,而是因为羞耻!

  「妈!」我紧紧盯着我妈的羞的通红的脸,不敢置信的叫出口!即使我现在
对大师没有了什么成见,即使我现在也逐渐沉迷于邪教的大法当中!但是,但是
对于男女之事,我还是认为那是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做的啊!对于我们之间赤身裸
体的在一起修炼,我还是单纯的认为那只是为了修炼而已!

  「妈,你在说什么啊!」我瞪大眼睛盯着我妈赤裸的身体说道!

  我妈在我异样眼神的注视下,赤裸的身上和脸上变的更加羞红,支支吾吾的
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解释!「妈,妈的意思是,我们要报答大师对我们的大恩!」

  「哪也不能这样报答啊!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啊!你这样做,我爸呢!你把
我爸置于何地!」我看着我妈撕心裂肺的大声说道!

  「不要提你爸!」我妈看我声音变大,她的嗓门也大了起来,冷笑的看着我
说道,「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爸出轨在先!是什么规定男人就可以在外面拈花
惹草,而女人就必须要守身如玉!」

  「那,那也不行!」我带着哭腔看着我妈说道,我妈决绝的态度让我心寒,
我感觉如果我妈真的把自己献给大师的话,我肯定就会失去妈妈!

  「小杰!」我妈看我哭了起来,声音软化了下来,赤裸着身子来到我身边,
把我轻轻揽在怀里,让我的脑袋靠在我妈胸前轻声说道,「即使妈妈把自己献给
大师,但是妈妈还是你的妈妈啊,当我们修成大道的时候,咱们就离开这个家,
我们跟大师一起生活,一起修炼,一起远离这人世间的烦恼,不也很好吗!」

  「妈!」在我妈的怀里,我终于止不住泪水掉落了下来,我妈温暖柔软的胸
部让我安心,我轻轻揽着我妈抽噎说道,「妈!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傻孩子,妈妈就你这一个儿子,妈妈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妈温暖的笑
着说道。

  感受的我妈的笑容,我终于停住了哭泣。我在我妈胸口蹭了蹭,红着脸开口
说道,「那,那好吧!」

  「小杰,你答应妈妈了?」我妈惊喜的抱着我的头,红着脸在我的额头上吧
嗒亲了一口,趁我不注意转过头对着大师挤眉弄眼的笑了笑。

  大师则笑着对着我妈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

  原来这一切都是大师和我妈商量好的,或者说是大师指使我妈这么做的!至
于大师为什么这么做,都是源于大师一个变态的心理而已!

  还记得我第一次回家撞见我妈和大师赤裸身躯的时候,我妈因为我的突然出
现而羞耻不堪到浑身颤抖的样子,在大师眼中竟是充满了变态的美感!过后大师
跟我妈做爱的时候,故意提起我的名字,果然能感觉到我妈因为羞耻而下身紧紧
夹着自己!

  从那时起大师就迷恋上这种感觉,经常给我妈灌输这种心理,渴望着有一天
能当着我的面和我妈做爱,只是一向听话的我妈,对于这件事却格外的抵触。虽
然每次我妈拒绝大师的要求后,我妈总是更加用心的为大师服务,但是大师怎么
会轻易的放弃呢?

  最终,在一次和我妈做爱在我妈即将高潮的时候,大师诡异的轻轻抽出自己
的下身,用自己的肉棒在我妈的两片肥厚阴唇之间摩擦,在我妈耳边说道,「范
小姐,下次我们当着你儿子的面做爱好不好!」

  「不,不行!这怎么可以!啊!给我!求插进来啊!快插进来操啊!我快来
了,快要高潮了!啊!」我妈的屁股紧紧靠着大师的肉棒,使劲扭动的身子,祈
求大师的插入!即将高潮的我妈那种就差一点的感觉,让我妈觉得无比的折磨!

  我妈甚至想要伸手握住大师的湿淋淋的肉棒把肉棒塞进自己下身,但是大师
却使劲钳着我妈的双手不让我妈如愿,肉棒一下一下轻轻的在我妈的两片阴唇之
间滑动!「范小姐,到底行不行啊,你如果不答应的话,我可要离开了哦!」说
着大师的肉棒慢慢抽离我妈的阴唇之间。

  「啊!不要,大师啊!快给我吧!求你别折磨我了!我真的,真的做不到啊!
别,别离开,快,快操我啊!」我妈感受到大师的肉棒离开自己的身体,更加使
劲的扭动着娇躯,一边呻吟渴求,一边想要用自己的屁股把大师的肉棒留住!

  「那你答不答应!」大师的肉棒若即若离,伏在我妈耳边轻咬着我妈的耳垂,
在我妈耳边呢喃道,「反正咱俩已经这样了,你觉得你和你老公还能和好如初吗?
你们离婚是早晚的事,到时候你还不是要跟着我?你想想到那时候小杰会不知道
咱俩的事吗?或者说你愿意抛弃自己的儿子?」

  「不!我不要!不要失去我儿子!」陷入情欲的我妈基本没什么思考能力,
思绪跟着大师的话走,想到自己即将失去儿子,我妈带着哭腔嘶喊道!

  「对啊,那不就是了!你不想失去你的儿子就只能让你儿子跟着我们一起,
只要我们在一起他早晚会发现我们的事啊!与其让他以后发现了痛苦,还不如主
动让你儿子发现,你说是不是?」大师一边在我妈耳边低声蛊惑,一边握住我妈
挺翘的乳房揉捏着!

  「插,插进来!」我妈红着脸晃动自己的屁股,用自己的屁股摩擦大师的肉
棒!

  「那你答应了吗?」大师捏着我妈的奶子,肉棒一下一下的顶弄我妈的屁股。

  「……」我妈支支吾吾的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师看到我妈点头,心中一喜,按着我妈的腰身,挺着粗壮的肉棒往我妈身
体里噗嗤一下插了进去,然后快速抽送起来!

  「啊!啊!啊!啊!啊!」这一次我妈呻吟的格外剧烈,不一会儿下身就涌
出大量的淫水,浑身颤抖着高潮了。

  高潮过后我妈瘫软在大师怀里,对大师的依赖更多了许多。

  (喜欢的帮忙点个赞,谢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