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重生啊】 第十四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十四章

《扑gai黄文写手日记》:对,你们没有看错,这章不仅没肉,而且不是以对
话结尾哈哈哈哈哈。

慢着,这个似乎该放在最后比较好!

————————–

「乔念奴!你就是这么照顾小欢的?」

「宋拒霜,小欢变成这样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寰宇投资总经理的位置!」

「你当我稀罕这玩意,你能早点制服罗逸风,为什么要拖到小欢决斗完之
后?」

「你怪我喽?把小欢打成这样的是你们罗家的人!」

帝都野战部队医院不对外开放的病房中,高欢不仅浑身酸痛,头更是疼。两个
国色天香沉鱼落雁的美女为他险些翻脸姐妹互相指责几近反目成仇给她带来的
只有无尽的麻烦,修罗场历来都会让人头大。

「好了,都给我住嘴,吵的我头疼,我还没死呢!」高欢怒喝一声,“王霸之
气”毕露无疑,果然两个美女都悻悻的住嘴,想凑到床边摸摸高欢的头,但发
现对方都挪动了脚步后又都冷哼一声停了下来。

不是高欢想装这个逼,事实上他有无数种方法摆平两个初恋都是他的傻妮子,
但必须得是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然而病房中除了乔念奴,宋拒霜,还站着两位
容貌身材丝毫不逊于她们的大美女。

一位元长髮高盘,露出曲线修长的脖颈,肌肤白皙胜雪,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
迹。薄唇微抿,高挺的鼻樑显出淩厉的线条,显得极为高傲。高挑的身段笔直
而优雅,褪去大衣下的娇躯被近似紧身衣的衣服包裹,散发出惊人媚态。

高欢还真没见过这位便宜乾妈如此威风凛凛的样子,果然男人永远无法探究完
一个女人所有的面孔,更何况还是成熟的女人。

装逼的报应立马就到了,罗云霞冷呵一声,「哟,声音那么中气十足,果然还
没死呢!继续啊,继续骂她们啊!」

「妈,我错了。」高欢在床上苦笑一声。他昨天夜里千劝万劝让宋拒霜不要赶
来帝都,然而宋拒霜不仅没听他的,甚至连罗云霞都一起搭乘今天最早的航班
赶来了。

「你那么能说会道,你说说你错哪儿了?」罗云霞依然冷笑着,脸上寒意十
足,似乎是对高欢这个螟蛉义子闹出这么大的阵仗,还欺负了自家侄子格外不
满。

然而房间里都不是傻子,高欢更不是,很清楚罗云霞真正生气的原因是什么。
高欢无比真挚的认了错,「我不该逞能和人打架,让自己受伤,让您和乾爹霜
姐担心!」

「你还知道哇!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罗云霞突然激动了起来,激动的满脸
发红,身子都剧烈颤抖起来,声音都变得尖锐,「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成什么样
了,我差点以为我要失去第二个儿子了呢!」

「妈,您别生气了,儿子以后不会了。」高欢果断及时改口叫了妈。他想过罗
云霞或许会因为他欺负到自家侄子头上不满,毕竟是乾儿子嘛。可没想过罗云
霞会对便宜乾儿子如此在乎,哪怕是因为丧子与差点丧女可能得了ptsd,但如
今很明显,这个才认了一个月的乾妈是真的把他当成了亲儿子。

「罗姐,消消气,医生不是说了吗,除了左臂骨折,孩子都只是皮外伤,养养
就好。」罗云霞身旁一个气质身材容貌全不逊于她的美妇按了按罗云霞不知是
因为气还是后怕还在颤抖的香肩。美妇高贵优雅,风华绝代,容貌无可挑剔的
同时身材还极为霸道,只是此时肃穆庄严,气质出尘。

她穿上衣服后高欢差点没认出来。

没错,这就是让高欢极为头疼的第三点,他的好卿姐,小圆圆的妈妈,苏玉卿
居然跟着罗云霞来看望他了!高欢本来都想好了隐藏身份先把这个久旷美妇征
服了,再去客串便宜鬼父攻略呆萌的童颜巨乳小圆圆。这下好了,身份完全挑
明了,好姐妹的乾儿子,女儿闺蜜的弟弟,这两个身份直接让苏玉卿在心里对
高欢画上了死刑!

「对,妈,我皮实的狠,一点事都没有。」这个时候嬉皮笑脸是最好的应对方
式,高欢直接举着打了石膏的左手跳下了床,凑到罗云霞面前,「妈,要不您
打我两下出出气。我还没被妈妈打过呢,千万别把我的宝贝儿妈妈把心里憋坏
了!」

罗云霞看着高欢那带着贱兮兮笑容的黝黑脸蛋心中五味杂陈,又气又心疼但终
归心安了不少。她抬起玉手在高欢头顶拍了两记,拍完自己就心疼起来了,终
于忍不住抱住高欢轻声抽泣起来。

得,女儿哭完当妈的哭了。高欢虽然有点郁闷,但是极为熟练的用完好的右手
把罗云霞按在自己怀里,紧紧的抱着。按照昨儿夜里哄乔念奴和刚刚哄宋拒霜
的经验来看,他越用劲女人便会越心安。额,儘管现在要哄的人是乾妈,但是
问题应该也不大吧!

一旁的苏玉卿却惊讶了起来,刚刚高欢那轻浮的认错就让她有些震惊,然而好
姐妹不仅不喜,反而不避嫌的扑在他怀里哭起来了。虽然有着乾妈乾儿子这层
身份,但是终归不是亲生的吧!而且就算是亲生的,孩子那么大了,总得考虑
一下男女之防呀。

而且,心里莫名醋溜溜的是怎么回事。

「让苏姨担心了!」这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苏玉卿回过神来发现高欢“深
情”的望着她,右手还紧紧的搂着罗云霞。

「谁担心你个小色狼强姦犯了!」苏玉卿很想狠狠的怼这个不要脸的小混蛋一
句,可却被高欢的眼神看的有些慌乱,连忙收了收心神,摆出一副工作时的架
势,语重心长的教训起高欢这个晚辈起来:「你以后老实点,少让你乾妈操点
心才是!」

「嗯嗯,苏姨教训的是。」高欢嘴上乖巧的不行,心里却一直嘀咕,老实点?
我要是老实了,你哪能尝到男人的滋味。

「唉唉唉,病人怎么下床了!」一个小护士探头进来了,儘管能住进这栋病房
的病人都是大富大贵,但是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小护士没好气的斥责了高欢起
来:「不是让你静躺着不能乱动吗,準备一下去做脑部CT!」

罗云霞这才从高欢怀里钻出来,抹一抹眼角残留泪滴,「小欢好好休息吧,听
医生的话别乱跑,我去罗家一趟,下午就回来。」

苏玉卿点了点头,「霞姐我跟你一起去。小,高欢变成这样因我而起,哪怕罗
逸风是你侄儿,也得给我个交代。」

「嗯,妈,苏姨,你们去吧,小欢这里有我呢!」宋拒霜接过了话,甚至还想
抢小护士手中的手推轮椅,被高欢哭笑不得的又训了一句才甘休。

罗云霞苏玉卿走后宋拒霜看向乔念奴的眼神又不善了,都不用出于女人敏锐的
第六感,光用眼就能看出来乔大小姐不对头,居然想抢她的好弟弟。

「乔乔,你的脚伤了,赶紧回家休息吧!」宋拒霜“忧心仲仲”的看着好姐
妹,实际上心中无比警惕,半年前在哈佛乔念奴帮她“测试”男朋友时她亦只
不过说了一句无聊。但此时不一样,出了名的狐狸精居然想勾引她的好弟弟背
叛了她们姐妹。

对于这种行为,宋拒霜坚决零容忍,处理方式必要斩草除根!额,当然,如果
小欢偏向这个狐狸精的话,她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用各种方式告诉小欢狐狸
精不是什么好女人!

来了来了,果然是反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恶毒女配!此时的宋拒霜就像何以玫
一样,bitchy and bitchy!乔大小姐同样燃起熊熊斗志,何以玫与何以琛这么
多年兄妹都败给了真爱,你一个才认了一个月的干姐姐滚一边凉快去!

「我让医生给我垫了两块纱布,行动无碍的。小欢是我男朋友,我这个女朋友
怎么能离开呢?」乔念奴甜甜的笑了起来,殊不知在她的好姐妹眼中,这个笑
容才是真正的bitchy and bitchy!

「什么!」宋拒霜声音抬高了几度,并觉得天都旋转了起来,才和小欢分开十
几天,好弟弟不仅浑身是伤,还成了立志单身一辈子的好姐妹的男朋友!

「不行,我不答应!」宋拒霜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句话,脸上全是杀气!她虽然
抱着和小欢厮守一生的梦,但理智上早就想过小欢日后可能会遇到一个合适的
女孩结婚生子。但情场可以输,情敌绝对不可能是乔念奴这只狐狸精!

「呵呵,你一个干姐姐,有什么资格替小欢决定!」乔念奴冷笑起来,战术上
藐视对手,但是心中战略重视了起来。果然就知道这个不正经的“干”姐姐会
是她真爱的大敌!

「就凭我是他姐姐,小欢今年才十八岁,你比他大六岁!老牛吃嫩草你要不要
脸!」宋拒霜已经愤愤的捏住了拳头,和乔念奴好姐妹七年里,乔大小姐作死
过无数次都没有今天这般让她涌起如此强烈的打人冲动!

……我和他在一起怎么看都是他老牛吃我这头嫩草,呸,娇花。但是能让性格
一向清冷的宋拒霜如此失态,乔念奴极度满意,但夏日中也教了,这个恶毒女
配一定会使用各种招数让她误会小欢,她一定会擦亮雪白的双眼的!

……女人撕逼虽然很好看,然而tmd病房是撕逼的地方吗!这下高欢都被郁闷
的牙疼了。他用右手在两位大小姐不分伯仲的翘臀上各狠狠的打了一记,发出
两声清脆的拍打声。教训完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坐上了在一旁恨不得掏出瓜
子爆米花的小护士的轮椅,「走吧,去做脑CT!」

「哼,都怪你,小欢生气了!」

「还不是你无理取闹,还干姐姐呢,都见不得弟弟幸福!」

「呸,小欢找你当女朋友才是遭罪了呢!」

「呵呵,小欢昨天在罗逸风面前都亲口承认自己是乔家女婿了!我才不会和你
计较呢,哦,不对,我现在也该喊你姐姐了!」

……

麻痹的,难怪夏日中哈佛出来的高材生都是被打脸的!就他妈这两位的智商,
也能是哈佛毕业的才女?再结合她们的身世,尼玛哈佛怎么看都是一镀金大学
吧!高欢无奈的脸都扭曲了。

唉,高欢又感受到了浑身的酸痛,不由倒吸了几口凉气。他承认他之前是有些
飘了,仗着重生强化的身体福利,小觑了所有人。直至被光头一直压着打险些
就被扛过去后才意识到他的孟浪。更何况,光头还是赤手空拳的呢。他就算身
体素质再变态,人家一把手枪就彻底解决他了。

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叶问,不对,就连叶问,不都开始买枪了吗?

「小姐姐,是不是做完脑ct我就能出院了啊?」

高欢扭了扭头问了一下小护士。然而却看到小护士满脸嫌弃的表情,「呸,渣
男!」

「哈?」

「啊,刚刚有苍蝇飞过去!」小护士吓的连忙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轮椅上的渣
男虽然很可恶,但是能住进这栋楼的病人身份都能压死她一个小护士!「不,
你至少要住院观察一周,每两天做一次全身检查!」

「哈?」高欢这下彻底懵了,都顾不上大冬天哪来的苍蝇了,「昨儿夜里的值
班医生不还说我只是皮外伤,打下石膏回家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吗?」高欢也是
郁闷,他就觉得左臂有点疼而已,结果直接被断定为骨折,强行给他打上了石
膏。要不是知道这种部队的医院,他还以为自己来了莆田系黑医院呢!

小护士终究年轻,什么都敢说,「嗯,昨天夜里给你诊断的陈医生今天已经被
停职写检讨了,现在你的主治医生是刘副院长。我来医院三年了,第一次见到
刘副院长亲自给病人看病呢!」

高欢想到昨天夜里乔念奴打给总后某个中将的电话,这下不仅牙疼,蛋也疼
了。妈的,老子有那么金贵吗?这尼玛说好的和蒹葭小宝贝一起回家呢?而且
tmd都出来这么久了,小胖那个狗日的不会直接把老子从好友列表中“我的世
界”挪到了“朋友”这一栏吧?甚至“能进空间的”?

「护士姐姐……」

高欢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呀!到了,医生都在等着你呢,快点做,做完
了回去你还得挂水呢!」

得,您是护士,在医院您最大。无论哪一世,高欢都不会在医生护士这些救死
扶伤的天使们面前耍威风,儘管小护士莫名其妙的对他敌意很大。但是高欢懒
得和小姑娘计较,嗯,绝对不是因为她长相一般,身材平板的缘故。

脑部CT做完,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又抽了一管血。高欢都纳闷他就算被打的内脏
受了内伤,这一股脑的抽血能化验出个什么?然而堂堂副院长都亲自临床了,
他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这股“好意”!

「小欢,你感觉怎么样?」

「小欢,没事吧?」

高欢一回到病床后,本来针锋相对的两位大小姐不约而同急切的扑了上来,又
把问了无数遍的问题问了一遍。高欢上辈子年轻时看过一篇公众号文章,说
“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等问候是最虚伪最无意义的说辞,对病人一点
效果都没有,只能满足发问者自我感动的圣母心,觉得自己关怀送到了,心意
表达到了,便够了。

然而等到年纪大了,自己与家人几次住院时,他才明了这种“无意义”的问候
其实是最好最真切的关怀。如果有魔法能让病痛转移,这些焦急的问候“没事
吧”的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帮助最爱的亲人们承担这份痛苦。

啧,可惜,左臂被石膏束缚了,要不然这个时候直接一手拉过一个到怀里,瞬
间完成左拥右抱的成就。

「没事,就是有点头晕。」高欢半坐在病床上后用虚弱的声音说着,两位大小
姐更担心的不行,又要叫医生的时候,高欢拉住了离右手最近的好姐姐宋拒
霜,「不用叫医生,姐姐就能帮我!」

「嗯?」宋拒霜疑惑的看着高欢,但没有半分推辞之色,坚定的说道:「小
欢,我怎么做能帮到你?」

「姐姐亲亲我,我头就不疼了!」高欢想了想,还是没用更下流的摸奶治疗
法,万一假头晕变成了真晕奶,那就太丢人了!

「呀!小欢,你这个时候还耍坏,气死姐姐了!」宋拒霜宜嗔宜喜的抱怨了起
来,嗔恼高欢什么时候都不忘开玩笑,开心他不仅没事,而且还选了她来 治疗
自己而非某个狐狸精!

MUA!宋拒霜在高欢的黑脸上重重的亲了一记!这让乔念奴气急败坏了起来,直
接狠狠的踢了一脚高欢的小腿。气死了这个黑混蛋,不仅害的她乔大小姐为之
担心,更是居然没选她来治疗!这干姐姐的吻能比女朋友的疗效更好吗!

高欢插科打诨这一下,病房里氛围欢快多了。高欢不仅没计较刚刚乔大小姐的
小蹄子,还又伸手把她也拉在床上坐着。嗯,虽然左臂打着石膏,但是离左拥
右抱也就一步之遥了嘛!

「姐,咱妈不会真的去罗家帮你把寰宇投资总经理的位置要过来了吧?」高欢
好奇的问道。虽然说他自己都觉得他和罗逸风的赌斗像玩笑一般,可他终究赢
了,有了师出之名。只要自己便宜乾爹给力的话,说不定真能把寰宇投资给夺
过来。

那可是有着企鹅母公司股份的金矿啊!虽然是罗家的家产,需要负担罗家所有
的金钱开支,但仍然抵挡不住高欢心头的火热!要是能把宋拒霜扶到这个位置
上,还创什么业?

「哼哼,罗阿姨亲自出面,罗逸风敢赖帐。」乔大小姐又哼哼唧唧起来,高欢
口中的“咱妈”怎么听怎么彆扭,这明明是该称呼她母亲的才对。她压着浓浓
的醋意,带着后怕埋怨道:「你要是想让霜霜坐上这个位置,跟罗阿姨说一声
就好,干嘛要和一个保镖赌斗,伤成这样!」

「就是,小欢。我毕业前妈妈就问过我想不想当寰宇投资总经理,因为爸爸不
是多支持就罢了。你之前的计画中也没这一项,所以我就没多问,谁曾想你居
然会为了寰宇投资和人打起来。」宋拒霜的语气比乔大小姐温柔多了,可依然
是心疼夹杂着埋怨。

哈?高欢有点懵逼了,他在想我们三说的是一家公司吗?是有掌握着南非报业
股份的寰宇投资吗?这么大一公司,罗云霞发发话就要来了?我知道罗家牛
逼,可是她不过是罗家二代中最小的小妹呀!

乔念奴看出了高欢的疑惑,不由乐了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儿戏,还是不
能理解?」

高欢摇了摇头又拼命点了点头,这真涉及到他前世接触不到的领域。乔念奴终
于见到“无所不知高深莫测”的大男孩吃瘪,更加乐了起来,好为人师的心理
爆棚,一五一十的给高欢讲解了起来。

「你肯定觉得寰宇投资体量那么大,对于罗家来说应该很重要对吧?其实并不
是,你之所以有这样的误区是之前不了解帝都的这些家族。」

「帝都几大家族之中,罗家其实是最富的,寰宇投资的体量是我们乔家家产安
邦集团的数倍。但是罗家同时亦是最弱的!」

冰雪聪明的宋拒霜心神一直放在高欢身上,观察到好弟弟皱起了眉头似乎还有
点没理解,便轻声提醒了一句:「华夏不是美帝!」

哦!是了!高欢一下子豁然开朗,寰宇投资是很牛逼,体量大的过分。但是财
富对于某些层次的人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串数字。他们连这个国家的规则都能修
改,一些数字算得了什么。

「罗老太君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是总设计师经济改革的得力助手。但是她
的几个儿子却没有一个成器的,你看我干嘛。你那个几个舅舅为了争夺遗产打
破头的笑话都传了多少年了。」乔念奴说着说着沖宋拒霜撇了撇嘴,对罗家第
二代的不屑掩饰都不掩饰。

「可乾爹虽然是省委书记,他对罗家的影响力有那么大吗?」高欢真没有看不
起便宜乾爹的意思,别说省委书记了,一个普通的副省长都是他前世巅峰时得
仰望的存在。只是,罗家这所谓的帝都豪门好像没那么牛逼轰轰啊?是因为乔
大小姐太强了吗?

「小欢你搞混了两个概念,罗家是罗家,罗系是罗系。」乔大小姐摇了摇头,
「这其实是帝都几大家族都同样面临的问题,在红色元老们逝世后,围绕各个
家族的派系实力反而远比本家要强,只不过这个问题在罗家身上显得特别严重
罢了。罗家第二代兄弟几个,如今官职最高的不过一个副部,还是金融口的,
剩下几个连强正厅都不如。所以当初他们嗤之以鼻的野小子宋伯伯,如今不仅
贵为一省书记还年富力强钱途无限,已经成为罗家最后的顶樑柱了!」

宋拒霜听到这时却是皱着眉打断了乔念奴,「我爸爸并不是罗家的顶樑柱,他
也不想与罗家有什么瓜葛。只不过因为我妈妈对罗家有几分香火情罢了!」

乔念奴没说什么,在出身大家族的她眼中,家族血缘姻亲关係远比官场上所谓
的师生情上下级要紧密的多。罗云霞和宋清平是尽力避开罗家的所有因果,可
真有哪一天,罗家出了什么变故,罗云霞能不出手相助吗?而在外人眼中,罗
云霞出手和宋清平出手有什么区别呢?

高欢这下又豁然开朗了。这就好比武侠夏日中的各大门派,祖师爷创建了门
派,并留下了血脉。然而嫡系血脉不给力,掌门人反而没有外姓的徒弟们混的
好。门派虽然还叫那个名字,可是说话与掌权的人已经变了。

「那乔乔,你们家有这个问题吗?」高欢对于“乔家帮”好奇了起来,他其实
就是对乔大小姐的底细有点心痒痒,但是哪能直接问你那些叔叔伯伯都是什么
官。

「唔,我家官场上势力也蛮弱的。」乔念奴摇了摇头。然而高欢还没想着怎么
进一步试探,一向云淡风轻的好姐姐宋拒霜开口了,而且语气中的揶揄与酸味
毫不遮掩:「是哇,乔家二代子弟中在政界职位最高的也不过是西川省省长,
哦不,代省长而已。然而乔大小姐大伯父是军委副主席,二伯是总参副参谋
长,四叔武警部队政委,大姑父是北海舰队总司令,小姑父混的最差,空军一
个少将而已。对吧!」

「宋拒霜!」乔大小姐忿忿的双手叉腰怒视着好姐妹,她本来想好好的装逼一
番,结果提前被宋拒霜把底子漏完了!

……高欢听完了默默的把屁股往干姐姐的方向挪了挪,并没有被乔大小姐的虎
躯一阵吓住反而死心塌地的抱住她大腿,脑海里只盘旋一件事:「原来她说的
把我拉到军区去打靶是真的哇!」

罗云霞说是去罗家一趟,却是让苏玉卿的司机驱车到了东直门附近的一栋写字
楼,寰宇大厦。自从母亲百年之后,她再也没回过那个从小生活的大院子。事
实上,她的几位好哥哥也住不惯老破的四合院,一个个早早的在帝都买了豪华
别墅,就连从政的两位都没有例外。

这一栋楼都是罗家的,準确的来说是她罗云霞的。她是早年就因为和宋清平私
奔被几个哥哥“逐出”了家门,但是罗家老太君心疼幼女,又因为临终前觉得
当时的宋清平只是个屁大点副市长,便将罗家产业中所有地产、地皮都分给了
罗云霞。这亦是她那几个好哥哥和她翻脸甚至想撕毁老太太遗嘱的原因。

「玉卿,你说我那几个哥哥要是早知阿妈留给我的地产拆迁了几次后变成如今
这些写字楼,会不会不管不顾都得从我手中把它们抢过来?」进了寰宇大厦后
罗云霞突然停下脚步,打量了一番高端大气的环境后,自嘲的问着好姐妹。

苏玉卿默不吭声没有答覆,在个人的家庭上,罗云霞比她美满。但在原生家庭
上,嫁给宋清平后的罗云霞着实有些悲惨,几个哥哥把亲妹妹看作仇敌一般,
就因为她没有按照上一辈定下来的婚约和另一大家族的嫡系联姻。而在罗家老
太君逝世后,更是撕破脸皮想要抢她那一份遗产,若不是她与几位罗云霞的好
友强力支持,当年只是一个普通副市长的宋清平根本保护不了罗云霞。

「霞姐,苏部长,不好意思,有些堵车,我来晚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
西装男人一路小跑出现在二女面前。苏玉卿认识他,沖他微微点了点头。

男人叫李天佑,罗云霞的大学学弟。当年罗云霞继承了老太君的遗产后便全交
给了他打理,自己一直相夫教女当宋太太。罗老太君留给罗云霞的地产本就极
为客观,在这个男人恐怖的商业天赋下经过重重运作,十年里翻了数番。高欢
都不知道,他前几天一直跑的中关村,有一半的写字楼业主都是李天佑打理的
青云集团。

「我记得很清楚。」罗云霞好似彻底陷入了回忆,「当初阿妈临终前,说我打
小没吃过苦,又嫁错了人,以后老了怎么办,便要把罗家所有的地都给我,让
我当个收租的,又轻鬆,又安稳。我所有哥哥都强烈反对,说嫁出去的女儿泼
出去的水,罗家的东西怎么能便宜了姓宋的外人。」

「只有我二哥聪明,懂得迂回,在阿妈床前立誓,无论他挣多少钱,都有一份
是小妹的。」罗云霞说到这笑了出来,摇了摇头,似乎是不满意听众都沉默
着,「玉卿,你知道阿妈当时说什么吗?」

苏玉卿眼中流露出几分心疼,摸着好姐妹的香肩,沉默不语。

「阿妈说:我信谁都不能信老二你。么妹没嫁给陆家老三,害的他和你反目成
仇。你到现在都只是个副处长,一直觉得是你么妹的原因,是她拖累了你,坏
了你的大好前程。我走后,你不对付你么妹都不可能!」

罗云霞脸上的讥笑意味越来越浓,声音也越来越悲哀,充满了失望:「我到现
在都没敢告诉清平,当初送到中纪委举报他的那封举报信是我二哥找人写的。
清平得到了当今那一位赏识,官越做越大,几个哥哥中第一个开始亲近我们家
的也是二哥。清平当上省长后,逸风更是逢年过年都到肥城给我下礼。」

「所以,他要地方开酒吧。我把三里屯最好的地块免费给了他;他说要当寰宇
投资总经理,是我给他投的支持票;他说寰宇投资原来的楼太小了,要搬到这
来。小佑和我说了寰宇投资就用了四层,其他全部被他转手租给了其他人,我
一直装作没这回事。」

罗云霞脸上的苦笑收敛,变成了越来越凛冽的寒意,「因为我一直没有儿子,
所以格外偏心这个侄子。但现在,我有儿子了,却差点又让他弄没了。他是想
要我的命。小佑,你明白吗?」

「霞姐,我明白您的意思。我把集团的审计团队都带来了,就在外边等着
呢!」李天佑昨天半夜收到罗云霞的短信后,大早上的赶去机场接机并把罗云
霞母女送到医院后便回公司召集人手,当然明白这个似乎只会美容保养购物玩
乐的贵妇人的想法。

「走吧,上去吧。我那好侄子都没有在大堂等着我,想必罗行长肯定也在
了!」罗云霞再度轻笑了一声,一马当先的往电梯走去。

苏玉卿摇了摇头,直接跟上。她一直没有说话,一会更不用说什么。她出现在
这种场合,就代表着态度。

寰宇投资总经理办公室内,罗云明背对着喋喋不休的儿子,怔怔的看着窗外乌
云,似乎并不纯净的天空都比这金碧辉煌堪比皇宫的办公室景色要更吸引人。

罗逸风亦失去了以往的阴沉冷静,高欢仿佛他的命中剋星一般。不仅抢走了他
不能宣诸于口的梦中情人,更是抢走了他姑姑的喜爱。

他忿忿不平的说道:「爸,一会姑姑来了你得好好说说她。一个无父无母长得
还跟黑炭一样的野小子,上来就牛逼哄哄的要抢寰宇投资总经理的位置。小人
得志也不是这么个做法!」

「你是不愿意把这个位置让给你表妹喽?」罗云明没有转身,更没有亲儿子那
般气急败坏。他是人行副行长,无数人眼中的顶尖大佬。可只有圈内人才清
楚,罗家嫡子五十多岁了才做到一个副部的位置,还是金融口的副部,是多么
的失败。

罗逸风一下卡壳了,顿了半天才开口:「不是,我不是不愿意让给拒霜。如果
表妹或姑姑开口要的话,我肯定拱手让贤。但只不过是一个野小子玩笑一样的
赌斗,我还没答应的赌约就要让出去的话,这寰宇投资变成了什么?再说了,
姑父不是一直希望表妹从政的吗!」

「你怎么没有下去接你姑姑?」罗云明这才转身,皱着眉看向儿子。

「爸,这不是你来了吗,,,,,」罗逸风觉得父亲和自己好像不在一个频道
上,两人的聊天驴头不对马嘴。

「让下麵人收拾收拾,做好交接準备吧!尤其CFO!」罗云明摇了摇头,但并
没有过多斥责蠢儿子。因为如今他回头看,才发现自己比儿子大的时候依然比
他还要蠢。

没有锁的门直接被推开了,李天佑走在了前面微弯了点腰给罗云霞二女把门打
开。罗云明看着李天佑和苏玉卿的出现瞳孔急剧收缩了起来,才连忙换上满脸
笑容,热情的走了过去打招呼:「小妹啊小妹,你怎么不提前和逸风说,让他
下去接你呢!」

「我回我自己的大厦,为什么还需要人接。」罗云霞并没有往里走太深,直接
在离门不远处站住了。

她蕴含深意的冷冰冰回复让罗云明心中再度咯噔一响,还没来得及措辞,罗云
霞又开口了:「昨天逸风和我乾儿子打赌,说输了就把寰宇投资总经理位置让
给霜儿。霜儿如今还是公身,我先让天佑代管一下。正好二哥你也在场,今天
就交接了吧!」

「好!」多年官场历练让如今老辣的罗云明只是微迟疑了一下便含笑答应了。
既然是已经注定的结果,只有不成熟的年轻人才会捨不得想要挣扎两下。

罗云霞点了点头,吩咐道身后的李天佑:「小佑,让审计上来吧!」

听到审计二字罗云明一下脸色就变了,他是人行副行长,侵淫金融业多年,缘
何不清楚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他脸色无比难看,声音低沉了起来:「小妹,
没必要吧?两个孩子之间的斗气而已!」

「斗气?用寰宇投资和命斗气?」罗云霞反问了一声,声音却提高了几分:
「小欢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打输了的罗光都没受多大伤,他一个打赢了的能伤成怎么样?」罗云明皱起
眉来,本就阴鸷的脸更加难看了起来。他虽没有儿子那般鄙夷高欢,但终归想
不通罗云霞为什么会对一个乾儿子如此上心,甚至要对亲侄子下狠手。

「罗光是什么东西,他的命有我乾儿子一根毛金贵吗?」罗云霞脸上浮现浓浓
的不屑,贵胄终究是贵胄,光头放在古代的确不过是罗家的家奴而已。

「可逸风是你亲侄子,那个孩子只不过你认的乾儿子而已!」罗云明终于抬高
了声音,厉喝道。

「罗逸风不过是我侄子,小欢是我儿子!儿子!」罗云霞死死的直视着罗云
明,不落半分下风!

兄妹俩对视了良久,终究是罗云明先败下阵。他点了点头,没有和罗云霞说什
么,只是招呼起罗逸风,「走!」

父子二人走到电梯时看到了从中出来的一群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不用想便知
是李天佑带来的审计人员。罗逸风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可置信的问道:
「爸,这,这怎么回事?姑姑怎么可能会?」

「让你的人把你那酒吧关了吧。」罗云明依然和儿子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这大白天的,本身就是关着的啊!」罗逸风有些懵逼,「而且昨儿已经被乔
家那虎妞砸的不成样了啊!」

「我说的关,不是关,是关。」罗云明像是在和罗逸风玩绕口令一样,见儿子
还没理解,失望的歎了一口气:「帝都政法委书记姓什么?」

「苏温言啊,苏姨哥哥……」罗逸风说着着脸色苍白了起来,他不是个笨蛋,
只不过犯了一次大少们遇到野小子都会犯的蠢而已。

电梯到了车库,都要再度合上时罗云明还没走出来。他背靠着电梯墙壁,身形
佝偻,仿佛一下老了几岁,完全没有在金融圈时那种霸气威严。

「今天回家陪陪你妈妈,明天出国呆一段时间吧,欧洲北美都行,等你姑姑消
了这口气。小妹从小就嘴硬心软,过个一两年,你再回来……」

「爸!」罗逸风眼角飙出了泪水,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他不过教训了一个出
身贫贱的野小子,还没教训成功,怎么自己堂堂罗家大少变成了丧家之犬!

「你先回家吧,我先自己呆一会……」罗云明的声音很小很虚弱,不用心听根
本听不清。电梯门又合了上去,他依然背靠着墙壁闭着眼睛。在单位里最喜欢
训斥下属的他今天没骂过一句罗逸风,连重话都没有。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