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妖姐姐】第一、二章(百合,魔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梦中客
2021年6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096

  Ps:第一次写文,灵感来源于一本短篇漫画。有些灵感源于哈利波特。写的不
好还请见谅。

                第一章

  雪花在天空中飘洒,客机穿行在云层上,我的手里握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两个一模一样的有着金栗色的长发,穿着朴素的白色长裙的双胞胎的合
照,那是我和我的姐姐的合照,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了,我的左手搭在扶手上,拖
着头靠在窗户上透过云层俯视着下面灯火斑斓的城市。

  照片里面左边看上去有些腼腆害羞的人是我——霖雨,右边的开朗活泼的,
伸着一只手勾着我的肩膀的人是我的姐姐——霖蔓,我们是一对连体的双胞胎,
虽然只是一小部分的相连,但是这也不妨碍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有着同步的心跳。

  我们的母亲是英国人,外公是英国的贵族,有着国王赐予的爵位和土地。父
亲则是普通的中国人,创业经营着一家小公司。

  也许听起来很奇幻,但是这就像魔力一样,我们可以感觉到彼此,不用沟通
也知道对方的想法。

  那个时候姐姐喜欢追求刺激,做一些冒险的事,我有点胆小怕生,姐姐就拉
着我的手,带我去接触新鲜的事物,教会我和别人交流。

  对她的憧憬和依赖逐渐在我的心里扭曲,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后
来我才知道,那叫「爱」。但是那个时候仅仅是有一点奇怪的感觉,不想离开姐
姐。

  直到十年前,那年我们八岁,父亲的创业失败欠下了许多债务,讨钱要债的
人天天上门来吵闹。

  母亲忍受不了提出了离婚,本来我打算和姐姐在一起,我觉得这很理所当然,
但是法院却把我们分开了,我跟着母亲去了遥远的英国,而姐姐就留在南方陪着
父亲。

  分别的时候,我哭的很伤心,因为舍不得。我们就像是一个互补的阴和阳,
姐姐很开朗活泼对人很坦诚,我比较腼腆文静还有点腹黑。我们有相同的外貌,
流着相同的血,有着同步的心跳,但是我们还是分开了。

  跟着母亲到了英国才知道母亲的家原来是古老的巫师家族,但是不知道为什
么母亲继承的血脉中的天赋很低,于是那个时候的长辈就没有怎么在意母亲。母
亲上了普通的学校,过着普通的生活,后来母亲认识了在大学里面留学的父亲并
相爱,在外公的帮助下家族毫无干涉的让母亲自由恋爱,然后嫁去了中国。

  母亲带我回到英国以后,我们住在一栋小公寓里面,也是过着普通的生活。
直到几个月后,对我来说从未谋面外公突然登门造访,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候
的外公已经是家族的掌权者了,外公本来只是来探望女儿和外孙女,但是在和我
接触的时候发现我的身上有纯度很高的血脉天赋,于是我成了家族的重点培育对
象。

  很久以前,人类作为高智慧的生物对自然的感应是很强的。那个时候的人类
谁都会一些魔法,其中不乏强大的人,飞檐走壁,占卜预知都是家常便饭。

  可是后来科技逐渐发达,人类认识到魔法完全比不上科技带来的便利,于是
魔法走上了没落。只有少部分人没有放弃魔法的传承,在后来的生殖繁衍中,这
份对自然的感应随着血脉一代代传递,但是随着不可避免的杂交,这份力量在一
点点的削弱。

  可是在我的身上却出现了返祖现象,拥有很强的天赋。后来我被带到了伦敦
的一个普通车站,车站里面有一面承重墙。

  外公带我径直撞上承重墙,但是却没有受伤,而是穿了过去,到了一个充满
了蒸汽气息的车站「五又二分之一」车站,登上火车我跟着外公前往了一个神奇
的地方,火车从茂密的森林穿越湖畔,大江,崇山峻岭,登上了一座雪山。雪山
顶上,一座庞大的中世纪风格的城堡矗立。城堡的门口挂着一个金灿辉煌的牌匾
「诺斯顿魔法学院」。

  学院很大,从小学到大学部都有,是现代仅存的六个魔法学院之一。起初我
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什么都不想学,只想回中国找姐姐。想着只要让别人觉得我
是个没用的人,就可以让我离开这里。

  直到外公向我展示了一个魔法,那是一个水晶球,透过水晶球,我可以看见
千里之外的姐姐。她坐在房间里,原本是两个人的双人床,如今只剩下姐姐一个
人,姐姐的表情有点寂寞,我尝试呼喊,姐姐仿佛听见了什么,站起身看着空荡
荡的四周,又失落的坐了回去。我竭力的呼喊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不一会,水晶球的画面消失了,外公告诉我,有了魔法即使是千里之外也能
看见姐姐,了解她的日常,甚至和她沟通。

  可能是天赋又或者是内心的渴望。我的学习速度远超同龄人,用一年的时间,
日以继夜的学习,学会了很多魔法的知识,弥补了和同龄人的差距,站到了一个
起跑线上。

  后来我逐渐了解到,这个学院所在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平行的世界。很久以前
的先人们开通了两个世界的通道,因为平行世界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于是先人
们搬运材料,在这里建设了许多魔法学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只剩下六
个还在使用,其他的都失去了作用被遗弃。

  诺斯顿学院的内部有一个门,这扇门连通了牛津大学。

  原本的巫师家族都是守旧固守成规的,拒绝科技和发展,认为那会摧毁魔法
的存在。然后到了近代,很多年轻的巫师离开了魔法世界来到社会闯荡,却发现
自己跟个婴儿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这对魔法世界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即将与世界
完全脱轨的巫师们意识到,一味的拒绝科技和发展,只会让巫师继续跟不上时代,
最终被时代给遗弃。

  然后巫师家族里面有权有势的人就开始利用权势和政府商谈,为了延续魔法
世界,让年轻人融入社会,牛津大学在政府和权势们的干预下诞生了。

  对外界来说,牛津大学只是一个高级学府,但是对于魔法世界来说成年的孩
子会进入牛津大学,学习现代知识,然后融入社会,但是在融入的同时也要保证
魔法的传承,并且保密。

  因为上一次魔法的泄露,引来了浩浩荡荡的魔女审判,整个魔法世界都留下
了心理阴影。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长大了,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从诺斯顿学院的高中部进入
大学部,大学部除了必要的考试要去以外,其他时候都是在牛津大学里面学习现
代知识。

  在这期间我顺着外公和母亲的想法换了名字「莉莉丝·戴维」,最开始是写
信给邮差送去中国和姐姐交流,分享日常。后来有了手机和电脑,我与姐姐的接
触,不再需要繁琐且漫漫的等待。我也时不时就通过水晶球观察着姐姐的一举一
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份扭曲的感情在我的内心里生长着,扭曲着,渐渐的,
我开始对姐姐产生一种占有欲。但是因为相隔甚远,这份欲望并没有茁壮发展。

  后来,高一的时候,姐姐交了男朋友。是的,男朋友。在我的眼里,他就是
一个除了相貌平平无奇的臭男人,但是姐姐却很喜欢,只因为他的性格和我有点
像,然而我并不觉得。每次在网络上和姐姐聊天,都能吃到很多柠檬,我整个人
像溢出的醋罐子一样,还是因为距离原因,我只能无能狂怒。我也对姐姐说过我
喜欢她,但是她却当是在开玩笑,我有点伤心。

  后来到了高三,外公答应我只要我的成绩在学校前十,就可以让我离开这里。
我开心极了,想着我可以去阻止她们的交往夺回我的姐姐了。为了可以离开这里,
去见姐姐,我跟姐姐主动断开一段时间的联系,专心的学习,约好了假期一起去
花灯节玩。

  可是就在我努力学习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一阵绞痛,头晕目眩的。我以为
是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去调养了几天,然后继续学习。直到我结束了期末考试,
成为了学校的前五,准备跟外公和母亲提回中国的时候才知道。三个月前,我埋
头学习的时候,姐姐出了意外。

  姐姐的男友为了加分参加了学校安排的毕业课题,并且拉上了姐姐一起参加,
一个组二十号人去雪山进行课题调研。可是意外也就发生了,雪崩在没有征兆的
情况下来临,导致四个人死亡,在同行者的证词下,男友在下山逃亡途中滑倒,
倒下的时候顺势把姐姐也给拽倒了。

  然后男友撑着姐姐的身体从雪地上爬了起来继续跑,而姐姐却没能站起来,
被大雪吞没。索性救援队在一个月后的山脚下发现了虚弱不堪的姐姐。

  在那之后姐姐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少言少语,对谁都很冷淡,并且总
是闭门不出的躲在房间里面。很多人都认为姐姐是受到的精神打击太大了才会这
样。而所谓的男友却在姐姐回来之后就没有来探望过她,甚至有了新欢,是一起
登山的另一名成员。

  我知道了以后像是个气炸的河豚,恨不得去杀了那个渣男。但是我还是冷静
了下来,这个时候去看望姐姐要紧。

  我收拾了一下行李,登上了回故乡的飞机。

                第二章

  我沿着通道拽着行李箱走出机场,一路上有很多人的目光往我这里聚焦,其
中不乏一些拍照的人。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美貌被他人欣赏认同的感觉还是令
我有点开心。

  走出机场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接近了凌晨。我无奈的摇摇头,望
着四周,好在凌晨的机场也有一些出租车停着。

  「去离这里最近的高级酒店好吗?」我坐上了出租车,在到这里之前我就联
系过了父亲,因为父亲的新妻子不欢迎我,所以父亲没办法来接我。但是我也没
有怪他,毕竟能预料到,没有哪个人会喜欢自己伴侣和前任的所生下的孩子的,
而且我这一次来的目标也只是姐姐而已。

  回到了久违的故乡,熟悉的房屋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高楼大
厦,偶尔还能看见几家小时候和姐姐常去的餐饮店,这些小店铺能经营到现在也
是不容易。

  一路上司机见我是外国人的样貌就找我搭话,还想着推销自己的儿子给我,
我没兴趣的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然后到了市区边缘的高级酒店。

  我付钱提着行李走下了车,酒店很豪华,十多层的高楼,金色和银色交错的
装饰,有种宫廷的感觉。

  经历了一系列手续以后,我进入了房间。房间里面是一卫一室,还有一个电
脑桌和电竞椅。我放下行李,取出一套白色的丝质睡衣去洗了个澡。

  临睡前我坐在床上打开了姐姐的聊天窗口,自从姐姐出事以后,她对我的回
复只有嗯,哦。这样的词汇,如果是以往睡前她都会给我发一个「晚安」的。想
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失落。不过好在情况已经有所改善,这段时间姐姐发的
消息开始变多变长了一些,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我从行李箱的夹层里面取出了一个朴素的红木盒,打开以后里面是一个水晶
球,自从得知姐姐出事以后我都会在每晚睡前看看姐姐的情况。

  我把双手在水晶球上留出中间的位置,水晶球显示出了姐姐的房间。房间里
面的姐姐坐在床上,看着床对面开着的电视,里面播放着新闻联播。她的眼神有
那么一丝呆滞,让我有些心疼。

  姐姐以前是那种不怎么喜欢看新闻联播叨叨的人,看着姐姐的变化越是后悔
当初为什么没有继续跟姐姐联系,如果多保持一段时间联系,姐姐就不会变成现
在这样了。

  这么想着,我取消了法术,关上了木盒子。把木盒放回了夹层,然后躺倒在
柔软的大床上缓缓的睡去。

  「滴答滴答」手机上的闹钟响起,我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揉眼睛,抬起纤细
的手轻轻的拍在手机上关掉了闹钟。

  我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想着今天要去见姐姐要穿得好看一点,刚好床
的边上有一个梳妆台。

  我摊开了行李箱,里面有很多风格的衣服,不过大小都是普通衣服的一半。
有时候我会觉得魔法比科技方便,能在一定程度上缩小物品,让行李箱多了一半
的空间容纳更多东西。

  我在一堆衣服和裙子里面翻找,对比,最终选定了一件西方的大小姐们常穿
的维多利亚式的长裙。灰白色为主的蓬松的丝质的连衣长裙,它没有袖子,靠胸
上的缎带在手臂两边固定,缎带的中央还有一个蓝色的蝴蝶结,颈部被半透明的
丝布覆盖,链接到脖子的中间,然后用一根蓝色的缎带在脖子后面缠绕成蝴蝶结
在后颈固定,为了修饰脖子,我还找了一个灰色的蕾丝颈环套上,遮挡着脖子上
多余的缎带,只留下蝴蝶结在外面,看起来更美观一些,裙子的胸部自己就有护
胸,所以穿胸罩很多余,腰部也有束腰,让裙子紧贴身体,用来凸显身材。

  衣服的的每一个连接处都有褶皱的丝带做装饰。下身的裙子里面自带有裙撑
的构造,看起来蓬蓬的,裙子下还有一圈灰色的裙摆,看起来厚厚的长裙,里面
实际上并不热,在夏天也可以穿得很舒服。

  我看了一眼没有修饰的双手总感觉缺了什么,在行李箱里找出来一双蓝白色
的振袖给套上。袖套从肩膀下来两分米的地方,手肘的上半段是半透明的丝布,
下半段是碧蓝色的振袖,振袖看上去有点起伏不平,有种海浪的感觉。

  因为长裙遮住了大部分腿,只留出了半截小腿。我觉得穿丝袜也没有意义,
索性穿了一双镂空的银色靴子,看起来像一根根银色的缎带错中交错,但是又暗
藏着秩序一样,凸显气质和高贵。

  最后在脸上画一层淡淡的妆,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关上了行李
箱,把手机装进灰蓝色的女士挎包里,拖着行李箱踏上了路程。

  不久后我坐着出租车到了父亲的家,这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但是面积挺大
的。这些年父亲还清了债务,也搭上了时代发展的潮流,新公司赚得盆满锅满,
也算是小的资本家了吧。

  我走上前去按响了门铃,不一会,父亲打开了门。父亲站在门后面看着我,
我也看着父亲,我们四目相对。

  「小雨长大了呀,和你妈越来越像了,和你姐还是一模一样,不过眼睛还是
更像我一些,也是黑黑的大眼睛」父亲上下打量着我感慨着「不对,现在是叫莉
莉丝对吧,瞧我这记性。」

  「没关系的爸爸,叫我小雨就好,名字什么的我没有那么在意的」

  「嗯,小雨你赶路也辛苦了,先进来吧。」说着父亲拉开了大门。

  小时候一家人住的是简陋的公寓,虽然简陋但是也还温馨,而现在父亲有了
新的家庭,这个家不欢迎我,也不欢迎姐姐,父亲的妻子也只是因为法律上的责
任才容忍着姐姐的存在。

  我顺着走廊走到了客厅,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一个小男孩,黑瞳黑发的小男孩「爸爸,这是你的孩子?」

  虽然已经通过水晶球看过这里很多次,但是还是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是,这是你弟弟,他叫霖朝阳,不过没有像你们姐妹一样的白皮肤和金栗
色的头发,纯正的中国血。」父亲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到桌子上。

  「阿姨不在家?」

  「她早上跟朋友旅游去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要是她在指不定会对你说什
么不好的话。你姐姐就经常被她骂,唉~」父亲坐在沙发上无奈的叹着气。

  虽然离婚了,但是父亲的心里还是有我们姐妹的。不过我对父亲已经没有多
少好感就是了,分别这么多年,除了偶尔的联系以外就没有什么交流了,现在对
父亲的感觉也就是对普通朋友好一些。

  和父亲聊了半个小时,父亲询问了我的近况和生活,我遵守着外公告诉我的
规定,关于学习方面敷衍了事就好,其他的多多少少说一些。在这期间父亲的目
光总在我的身上飘忽不定,一会看着脸,一会又盯着胸部,一会又盯着镂空靴那
里裸露的腿,让我有点不舒服。

  「不说了,我该去上班了,小蔓在二楼左边的房间里面,自从回来以后她的
精神就出了问题,谁也不见,整天除了吃饭的时候就窝在房间里面,不过是小雨
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的,对了,晚饭要在这里吃吗?」父亲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拿
起了边上的公文包,准备出门。

  「嗯,那就麻烦爸爸了。」

  「这有什么好麻烦的。」说完父亲离开了房子。

  我站起身拍拍坐在沙发上被压邹的裙子,走上了二楼,敲响了姐姐的房门
「姐姐?」

  这个时候的我有点忐忑不安,因为现在的姐姐状态不是很好,不知道会不会
回应我。我听着房间里面的脚步声,心里有点蹦蹦跳跳的,但是好在,门还是打
开了。

  「小雨?你怎么来了?!」姐姐打开了房门,我看着姐姐。姐姐穿着一身粉
红色的睡裙,有点凌乱的长发在她的后脑披散,穿着一双拖鞋,皮肤看上去有点
苍白,感觉不是很健康的样子。

  姐姐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惊讶,也是,毕竟我来的消息也只是跟父亲说了一下,
打算给姐姐一个惊喜。

  「当然是来看望我亲爱的姐姐啦!」我像小时候那样扑过去抱住了姐姐,姐
姐被我吓愣了一下。我抱着姐姐呼吸间品味着姐姐熟悉的气味。但是有那么一瞬
间我感觉这气味有些不太对,有种奇怪的感觉。

  姐姐被我抱住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呆呆的站着。她愣愣的看着我,抬起手
想把我推开,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没动。

  姐姐的身体软软的,和我一样的身高,一样的三围,如同一面镜子里的另一
个自己,但是姐姐的皮肤却有些苍白,皮肤质感也有些差,姐姐的身上除了少女
的体香还有一种我身上没有的气味,那是一种雪山上独有的气味。而且心跳也有
点不一样了,不是轻微的那种,是明显的那种。我们出生时医生是这么说的,因
为罕见,我们的心跳是完全一致的,就算有什么事情,加速了心跳,当平复下来
以后也是相差无几的。

  可是现在姐姐的心跳不算平静,也不算激动,应该和我差不多才对,这让我
不禁有点起疑。

  过了好一会,我的内心对姐姐的渴望得到了一些满足,然后松开了抱住姐姐
的手。我们相互对视,我发现姐姐虽然面带笑容,但是她的眼睛里却对我有陌生
的,排斥的目光,这让我有一些伤心,但是也更让我有些怀疑,但是我依旧面不
改色「姐姐我能进去吗?」

  「当然」说着,姐姐走进了房间。我跟着姐姐走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姐
姐的性格虽然很活泼,但是房间却是粉粉的少女感。

  床,衣柜,梳妆台,书架,电脑桌,摆在地上的电视,还有独立的卫生间。

  「这就是姐姐的房间呀?布局和以前的房间有些像呢。」我好奇的观察起了
姐姐的房间。

  「嗯」姐姐冷淡的回复了一声,然后坐到了床上。

  我走到姐姐的书架前「我能看看姐姐的书吗?」

  「想看就看吧,不用客气的」

  得到应允后我伸手随便从书架上取下来一本书,翻看一看这是一本相册。

  我端着相册坐到床上「姐姐的相册里面都是些什么呀?」

  「一些日常而已。」

  我翻开了相册一张张看了起来,有我们两个人小时候的合照,也有全家福,
有和朋友的合照,也有独照,还有艺术照,还有很多出门游玩的照片。我一张张
的询问姐姐,但是姐姐对照片里面发生的事情支支吾吾的敷衍盖过,有的索性跳
过。

  感觉姐姐就像是并不清楚一样,明明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在这期间姐姐还
表现的有些不耐烦。

  「我去上厕所,小雨你先慢慢看吧。」说完姐姐起身走进了卫生间里面。

  我继续翻动着相册,却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相册掉到了地上。从订装的书
皮夹缝里面滑出来一张照片,那里面的人也是姐姐,只是姐姐的脸很苍白,完全
失去了血色,甚至还有一些冰霜。姐姐闭着眼睛,看上去很安详平静,如同一个
绝美的人偶。

  我看着这张照片,背景是一堆石头,石头上有些雪花。经常呆在雪山上的我
知道,这背景应该是雪山的哪个洞窟里面。

  正当我仔细观察着照片的时候,卫生间传来了冲水的声音,我连忙把照片推
回了夹缝里面,然后合上了相册。

  「你看完了?」姐姐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好像并没有发现什么

  「嗯,看完了,姐姐的生活也是蛮丰富的呢。」

  「小雨在英国的生活也很丰富吧?」

  「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和有趣的事呢。对了,姐姐,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吗?」

  「约定?」

  「嗯,明天是花灯节。」

  「哦!这个当然记得。」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花灯节吧?」

  「明天吗?」姐姐看起来有点慌乱。

  「嗯,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

  「那就明天吧,我还有一些事情就先去找旅馆了,父亲回来的时候帮我说一
声晚饭我就不在这里吃了。」

  「啊……嗯。」

  和姐姐告别之后,我离开了父亲的家。就近选择一家旅店住下,放下了行李,
我坐在木桌前思考着。

  姐姐……不,是她。她不是姐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太多地方不对,就
算是长大会改变那这变化也太大了,何况半年前还熟悉的姐姐,有说有笑的姐姐,
这一下子就变得陌生了。

  还有照片,照片里的姐姐明显是已经死了,联想到姐姐的遇难,好像一切都
说得通。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是魔法学院里面的一位教授,也是
教授我魔法的人。

  「你好,这里是邓肯·派克斯。」

  「你好,邓肯教授,我是莉莉丝。」

  「莉莉丝同学?有什么事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已经放假了。」

  「是的教授,虽然是假期,但是我想问一些关于魔法的事。」

  「哦?不愧是年级第五,真是好学,什么问题呢?」

  「有没有一种魔法,是可以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的呢?至少是外貌上
看不出区别。」

  「有是有,但是体力消耗有些大。」

  「没关系,能告诉我它的使用方法,和解除的方法吗?」

  「当然可以,但是莉莉丝,你要这个做什么?可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呀。」

  「不是,我只是想学习一下。」

  随后在教授的帮助下,我得到了「幻形术」的咒语,这是一种只要取下要模
仿的对象的身体组织的一部分就可以变成模仿对象的法术,解除的方法很简单,
只是一句咒语而已。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