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上大人是总裁】(1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裤裆有刀伞
2021年12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826

            第十三章:陈思婷的小心思

  「遵命,女王大人,到时候准时回来。」我对秦心媚喊了一声。

  秦心媚点了点头,而后望了女儿一眼,对我在陈思婷面前喊她女王大人这个
称呼,有种异样的感觉,随后再也没有理会我们,向2 楼的书房行去。

  她妙曼的娇躯靠在办公桌的靠椅上,随后闭上双眸,一只玉指轻轻敲着桌面,
对于我和陈思婷去逛街,是非常赞同的,巴不得儿子能和女儿更加熟悉,增加感
情,以后相认了就更加水到渠成。

  「弟弟,我妈妈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王大人了?你是不是有那种……嗜好?」
陈思婷嚯的猛然从座椅上站起来,跑到我面前,瞪着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等等,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说我什么嗜好?再说一遍。」望着眼前矮我十
多公分的韩版美少女,宽松洋气的白色短袖棉衫,露出一丝粉色的乳罩,两个胸
部发育良好,宛如两个大白兔。

  「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女王拿着皮鞭咻咻鞭挞的那种SM啊,我不信你不知道。」
陈思婷看到我异样的目光,顿时身子向后缩了缩,小手不禁拉紧一下宽松的上衣。

  此刻,少女的脸有些羞涩,双眼泛着一丝狡黠的笑容,在她心中,妈妈是世
上最美的女强人,被异性喜欢也是很正常,更何况是一个毛男孩,自然是逃不过
妈妈的魅力。

  虽然妈妈拒绝不少男性追求,但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个半路认的『弟弟』。

  「滚,你才是变态,赶紧换鞋啊,还想不想去逛街了?」我咬牙切齿向别墅
外面行去,真想用手敲开这个一脸装清纯少美女的脑壳,脑瓜子里都装的是什么
想法。

  「哈哈,被我说中了吧,恼羞成怒了吧。」陈思婷哈哈大笑,望着我站在大
门的身影,一边笑,一边行到玄关处的鞋架处,踢掉拖鞋,嫩白的小丫子换上一
双小白鞋子。

  我没理她,自顾行到旁边的车库,陈思婷嘴上仍然挂着笑意,洋溢乐乐的模
样,看得让人有些想打她的小屁股。

  少女的容颜继承秦心媚美貌,一张清纯的脸笑起来十分养眼,长发随意散在
肩膀,白嫩的瓜子脸,一米六八的身高,一眼看上去会让人觉得有种初恋的感觉。

  「漂亮是漂亮,可惜是个小狐狸。」我站在白色保时捷的车门旁,望着少女
清纯的脸蛋,恍然间,有种心跳的感觉。

  但很快脑海就挥去这种念头,千万不要被陈思婷清纯的脸孔骗了,是装出来
的。

  「弟弟,看不来你还会开车呢?看你年纪不大,什么时候考的驾照?」陈思
婷坐在副驾上,一脸惊讶望着我。

  「姐,你是不是喜欢我?」我不回答少女的话,反问她,简直就是一个好奇
宝宝。

  我将车开出大门,望了一眼清纯少女的脸蛋,一双水汪水灵的大眼睛,狭长
眉毛微微弯卷起,小鼻子白嫩嫩的,纤细的脖子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凤凰图形玉
佩。

  韩版的少女,果然是十分养眼。

  「谁会喜欢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男孩?」陈思婷嘴角笑意渐渐退去,转头
认真望着我。

  对于陈思婷的说话,我没有反驳,认真开车,反驳就着了她的道。

  陈思婷看到我没有说话,小嘴突然鼓了鼓,然后望向车外,不一会儿又转头
望了我一眼,接着小声唱起歌来……

  {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

             是否看过同样风景

            像扰乱时差留在错位时空

  终是空是空……}

  车内响起美少女清脆婉转的声音,十分动听,我一边专心开车,一边用手指
在方向盘敲着拍子,听着她唱着我不知名字的歌。

  直到我开声打断她:「我们去哪里逛街?」

  「去百德街,那边人多,小吃也多,重要的是,美女帅哥更多。」陈思婷听
到我开声,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少女望了我一眼,小脑袋靠在副驾坐上,下身黑色束裤子裹着两条修长美腿,
一双大眼睛直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后我听到她手机几声短信声,陈思婷拿出手机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随后手指轻点屏幕打字,接着又将手机放入裤袋子里。

  去到百德街的时候,我将车停好,陈思婷突然拉着我的大手,我愣了愣。

  「弟弟,妈妈发信息给我,叫我看着你,免得你丢了。」陈思婷眨了眨眼,
拿出手机让我看信息,一脸认真道。

  「你妈就是幼稚的女人。」我看到陈思婷手机的信息,上面打着一行字:
「思婷,看好你弟弟,早些回家。」

  我感觉有被侮辱到,但没有挣脱陈思婷的小手。

  想起昨晚她抱着被子进入秦心媚房间睡的时候,我觉得少女是很孤独的,平
时没什么人陪伴,想着也任由她拖着我的大手了。

  突然,我手机也颤动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一看,是秦心媚发来的信息:「看
好你姐姐,别被人欺负。」

  这光天白日的,法制和谐的国度,我想着秦心媚的担心是多余的。

  但我没有多想,秦心媚给我和陈思婷发两条信息,其实是有含义的。

  我跟着陈思婷身边,在人头涌涌的步街行着,清纯美少女看到啥都得上前看
看,一边手中拿着奶茶,一边拉着我的手,不知累似的逛了半个小时。

  这时候,我手里提着一袋子零食,陈思婷说这是去农庄未来几天吃的。

  最后陈思婷拉我进了一家百货大夏,行入了一家专卖女装店,我一看,大部
分是韩式的女装。

  进入专卖女装店的时候,陈思婷还没有要松开我手的意思,拖着我一直吱吱
喳喳问我哪一条裙子好看,那一条裤子质量好。

  「都好看,只要是你人长的美,穿啥都好看。」我没有丝毫不耐烦,虽然清
纯少女是个小狐狸,爱捉弄人,但是为人还是不错的。

  「哼,敷衍人,说白了,你就是不想陪我逛,只是快点回家罢了。」陈思婷
放开我的手,摸向一条淡青色长裙子,目光露出阵阵喜悦。

  随后她叫导购员拿了一件新的,说不用试了,直接包起来。

  「你真是对自己十分自信啊。」我不由得白了陈思婷一眼。

  「姐我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试衣服是对我的侮辱。」陈思婷挑了挑眉头,然
后去埋单。

  我们从韩式女装专卖店出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了,接着陈思婷还要
继续逛街,又是半个小时候,我手上挂着五六个大包小包的。

  「弟弟,我有些饿了,前面有一家披萨店,水果味的超赞。」陈思婷小手只
提着她买的裙子,指着前面一家乐乐披萨店,一脸高兴的表情。

  「吃完披萨就回去。」我点了点头,提醒美少女,免得又被拉着逛半个小时。

  来到披萨店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前方行来。

  我目光一愣,是几天不见的何若雪,她看到我后,也是惊愕了一下,脸色泛
起一丝异样的喜悦,随后快步行来。

  何若雪穿着一件蓝色长裙子,裙脚下露出一小截白嫩足裸,一双玉足踩5 公
分高的蓝色高跟,足背莹白。

  「陈青,是你啊。」何若雪很快行到我和陈思婷面前,不过见到美少女后,
她目光愣了一下。

  「若雪姐,好久不见了,今天不上班吗?」我不由得多打量几眼何若雪,一
米六五的个子,肌肤白皙,身材苗条婀娜,蓝色长裙裹住丰盈的身材,两个饱满
的胸部欲呼欲出,浑身充满少妇诱人的气息。

  「今天休假呢,对了,上次你说请我……」何若雪话没有说完,就被一道清
脆的声音打断了。

  陈思婷目光在我和何若雪身上不时碌碌转动着,嘴角噙起一丝微笑道:「陈
青,这位美女是谁?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这是我朋友,叫何若雪,刚回国的时候认识的。」我蹙着眉头,感到陈思
婷的语气有些异样。

  「你好,叫我若雪姐就行,陈青也是这么叫的……」何若雪大方伸出纤白的
玉手伸向陈思婷。

  陈思婷和何若雪握了一下手,眨了眨眼睛道:「若雪姐,我们还有事情,先
走啦。」

  说着陈思婷没有理会何若雪,拉着我的手,踉踉跄跄向百德街的街口行去。

  何若雪目光一愣,凭女人的直觉,看得出我身边那个美少女对她抱有敌意。

  没想到,自己的还是有魅力的,何若雪暗自嗤的一声笑出来。

  「陈思停,你等等,我还有话和她说。」我用力甩开陈思婷的手,她身子踉
跄了两步,才站着身子。

  说着,我行向何若雪,上次打电话和她说辞职的时候,说她请她吃饭的,想
着现在遇到了,不如现在请她吧。

  说到底,我现在住在秦心媚家,每天和她一起去公司,上下班都在一起,都
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时间请何若雪吃这顿饭呢。

  刚才陈思婷说饿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何若雪出现后,这少女一声不吭
就拉着我走。

  「若雪姐,上次我说请你吃饭的事情,择日不如撞日吧。」我望着浑身散着
魅力十足的何若雪询问道。

  「吃饭的事情,先不说了,现在倒不如先追你的小女朋友吧。」何若雪嘴角
露出一丝狡黠,目光对我身后眨了眨。

  我转头一看,陈思婷不见了。

  这特么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心中一急,也没有解释陈思婷不是我女朋友的
事情。

  我对何若雪点了点头,目光到处寻找着陈思婷的身影。

  「小笨蛋,她走向了街口,你快去追吧。」何若雪望着我焦急的神色,柔声
提醒道。

  「若雪姐,那下次见,拜拜。」我提着东西,急忙向街口跑去。

  但是,人来人往,不见陈思婷的踪影,随后拿起手机,想打她电话时,却发
现没有她号码。

  随后,我打通秦心媚的电话,编借口说和陈思婷走丢了,然后要到了她的号
码。

  接下来,我打了三次陈思婷的号码才接通。

  「我在停车场这里。」我电话那边,陈思婷小声说道。

  我急忙忙跑到停车场,只见韩版美少女蹲在保时捷旁边,一只白嫩的食指在
地面画着圈圈,身影看上去孤独无比。

  陈思婷看到我后,站起来,目光又望向地面,嘴角噙起一丝笑意。

  「陈思婷,你一声不吭玩消失,到底想干什么?」我忍不住对她大吼起来。

  陈思婷没想到我会对她大吼,顿时吓了一跳,看到我发怒的神情,脸色瞬间
有些苍白,愣愣站在原地。

  我吼了一声后,目光定定盯着陈思婷,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

  「我想回家。」陈思婷娇躯微微颤抖着,眼角溢出了泪珠,蹲在地上两手抱
着脑袋,埋在膝盖间。

  我惊愕了一下,回想起少女的那惊恐的眼神,才发觉刚才的语气很冲。

  看到陈思婷蹲在地上无助的样子,刚才对她那声大吼,有心中些后悔了。

  「姐,对不起,我们回家吧。」我蹲在地上,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

  说着我打开了车门,将东西放在车的后备处上,陈思婷也站起来,一声不吭
坐在副驾座上。

  我将车开往回家的路上,少女一声不吭,绷紧着瓜子脸,泪珠已经擦干,但
看她的神情,似乎在生我的气。

  「那个是我朋友,上次说想请她吃饭,刚好今天遇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
也看到了。」我想了想,解释说。

  「然后呢?」陈思婷听到我话,转头问。

  此刻,少女的脸已经没那么绷紧了。

  「没有然后了。」我白了陈思婷一眼。

  「嗯。」陈思婷软糯糯回了一下。

  良久,车内又恢复了平静,我和陈思婷再也没有说话。

  「弟弟,你以后能不能别像今天这样凶我,姐姐以后也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这次的事情,我有错,以后我们好好沟通好不好?」突然,陈思婷认真说。

  「姐,你说这样的话,我都不敢相信你突然变得这么成熟了。」我打趣道,
难得小狐狸也肯认错,真心原谅她了。

  「臭弟弟,姐我的优点多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陈思婷恢复了平常的
活跃,小嘴贝齿间,露出两个小虎牙。

  我们回到别墅后,陈思婷帮我提东西,行到鞋架处,换上拖鞋。

  而这时,秦心媚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是专门等在我们回来,陈思婷看到她后,
扑向她的怀抱。

  「妈妈,弟弟欺负我。」陈思婷抱着秦心媚,软糯糯道。

  秦心媚将陈思婷的娇躯移开,蹙着眉头望着我,清冷的脸孔有些疑惑。

  「秦心媚,别相信姐的鬼话,她在诽谤我。」我无语望了一眼陈思婷。

  「好了,你们去收拾一下衣服,准备出发去农庄。」秦心媚摸了摸陈思婷的
长发,柔声道。

             第十四章:女王吃醋了

  因为秦心媚不用去上班,在家的穿着大都是比较休闲的。

  在等我和陈思婷回来的时候,她穿着一件七分长的白色沙滩裙,肩上披着一
件橙色的薄式大披巾,玉足没有穿丝袜,踏着一双米老鼠图案拖鞋。

  秦心媚坐在沙发半拥着陈思婷,玉手摸着女儿的长发,十分溺爱,我看到秦
心媚一双修长白嫩的美腿并拢在一起,拖鞋嘴露出十只玉趾,趾甲上染着淡紫色,
宛如葡萄般诱人心神。

  家里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美女,看着很是养眼,一个是安海市的女王,一个是
女王的女儿。

  女王容颜绝色,气质高贵,却让人爱而不得,可远观而不可触碰,是男人们
都想征服的对象。

  女儿清纯俏丽,长着一张初恋的脸容,让人想靠近她。

  「嗯,我衣服什么的不多,收拾很快。」我见到秦心媚不问我和陈思婷逛街
发生什么事情,心中一松,如果给她知道我今天吼了陈思婷,恐怕会被女王大骂
一顿不可。

  「那你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秦心媚见到我盯着她十个嫩白的小脚趾看,
清冷的脸孔有些不自然。

  这小家伙越来越肆无顾忌了,可知道女儿还在身边啊。

  我眼鼻观天,目光从秦媚的玉腿纤足上移开,向楼上行去。

  「大坏蛋,等等我。」陈思婷从秦心媚怀中站起来,望着我上楼的背影,轻
声喊了一句,随后小跑跟着我上楼。

  她心中有些小怒气,刚才也看到我的目光,全部落在妈妈身上,心中暗暗骂
着色胚,大坏蛋。

  陈思婷咬牙切齿盯着我的背影,恨得痒痒的,上楼梯的时候,一双脚丫子踏
得发响,妈妈为什么不过问这个欺负我的坏蛋。

  「姐,你跑慢点,别摔着了。」我转头望着小跑上楼的陈思婷,提醒着她。

  不过,我见到她目光有些不对劲,赶紧加快脚步,可惜已近迟了。

  「坏蛋,要你管。」陈思婷经过我的身边时,小嘴角微翘,在光亮的走廊处
用玉指猛然在我手臂捏了一下。

  嘶,我咧嘴一抽,看见她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

  「姐,开门,我有话对你说。」我敲了敲陈思婷的门,捏了我就想跑,没门。

  可惜这丫头怎么也不肯开门,直到我敲了第三次,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

  「什么事情?」陈思婷玉手撑着门,只露出半张俏脸,一双大眼睛警惕望着
我。

  「哈哈哈,小狐狸,你上当了。」我脸色故作狰狞,猛然伸出一只手捏着陈
思婷清纯的脸蛋,但力道不大。

  我轻轻捏着她的一张俏脸,少女皮肤嫩滑,揉着的手感极好。

  陈思婷脸蛋被捏,压根没想到被我骗了,骗她开门然后报复捏我手臂的仇,
但她不敢用力关上房门,怕夹伤我的手,索性打开房门,身子一动不动,大眼睛
瞪我着,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大坏蛋,你再捏,我就大声喊妈妈了。」陈思婷鼓着小粉腮,脸颊被我轻
轻捏扯着,小嘴欲张半合,长发散着肩膀上,目光紧紧盯着我,低声警告着。

  「是你先捏我的,这叫一报还一报,懂不?」我果断松开捏着陈思婷脸上的
大手,然后转身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

  「哼,大坏蛋弟弟,你果然怕我妈妈。」陈思婷用光洁莹白的小玉足踢了我
小腿一下,然后快速关上了房门。

  我没有再理会陈思婷,她高兴就好,然后收拾三件换洗衣服,随后下了楼。

  「陈青,收拾好了?」秦心媚靠在沙发上,抬头望着我。

  她一如既往的半盘起长发,脸蛋白皙而清冷,白色沙滩裙下随意翘搭着两条
玉腿,娇躯玉体有些慵懒,给人一种娇艳妩媚而恬静的强烈既视感。

  「好了,就等姐姐了。」我坐在秦心媚身边,望着她精致的侧脸,嗅着淡淡
的荷花芬香,感到身心宁静下来。

  「刚才思婷说,你欺负她,今天中午你和她出去逛街,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心媚转头直视我的目光,蹙着黛眉,似乎在询问,又像是在质问我。

  「我没有欺负她啊,谁说的?」我有些懵逼,我没想到韩版美少女竟然向秦
心媚打小报告了。

  下午在百德街就是吼她一句而已,何况是她不吭声跑掉,让人担心。

  这个看似清纯的美少女,背后嚼人口舌,真是够了。

  「思婷没有向我说什么,听她的语气我感觉不对劲,所以我猜测你俩人肯定
发了摩擦。」秦心媚看到我一脸沉默,清冷的脸蛋变得柔和起来:「思婷这孩子
很少朋友,我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相处,明白吗?」

  「我没想过要欺负她好吗,姐姐她就是个小狐狸,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
我看了楼上一眼,少女还没下楼。

  突然,我握住了秦心媚一只的柔滑无骨的玉手,和她在一起就想牵她的手。

  想起来韩版美少女没有向秦心媚打小报告,不知不觉间,小狐狸我心中的好
感加了2 分。

  「陈青,只准握十秒。」秦心媚心中剧烈一跳,没想到我突然握她的玉手,
来转移话题。

  她脸色有些不自然望了楼上一眼,如果被女儿看到,那就没法解释了。

  「秦心媚,你的手,我握一辈子都不够。」其实我仅是握了几秒,就松掉了
秦心媚的玉手,在家里有人的时候,不敢太得寸进尺。

  「下次不准这样了。」秦心媚低声警告我,将玉手缩回去,身子移开我一些。

  这是在家里,免得又被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让女儿和李姨看到,实在是
不好解释。

  气氛有些沉默,陈思婷收拾的东西估计比较多,磨磨蹭蹭的,我打开话题问:
「女王大人,李姨呢?怎么不见她?」

  「她去市场买些调料一起拿过去,等会就回来。」秦心媚似乎掩饰什么,玉
手撩了撩脸颊的几根发丝。

  「李姨她也去吗?」我有些疑惑问,听秦心媚说保姆李微馨去买材料了,难
道这是自带东西去农庄自己做饭?

  「嗯,李姨也跟着去,她一个人在家,没人说话,所以带上她。」秦心媚转
头和我对视,随后又转开了目光,一只玉手又随意搭在沙发上。

  我望了一眼她搭在沙发的玉手,心中又是一动,不过我感到秦心媚的目光如
刀芒般掠来,那只玉手又缩在玉膝上。

  「陈青,在家里,别放肆。」秦心媚冷着脸,又是警告我一番。

  「秦心媚,谁叫我喜欢你。」我厚着脸皮,撇了撇嘴。

  「喜欢谁呢喜欢,等你长大了再说。」秦心媚嗤声一笑,望了我一眼,随后
脸孔又变得清冷起来。

  她脸色很自然和平静,似乎对我说喜欢她的话,心里已经习惯了。

  「那我们就四个人了,你订了几个房间?」我开声问,不再在喜欢她这个问
题纠缠。

  我知道秦心媚对我有好感,也知道她很难追到手,可知道在安海市中,她拒
绝了很多男人。

  现在,她不讨厌我,我追她,觉得没有任何障碍。

  这么说来,一切掌握在我手中。

  「我订的是农庄别院,一共四间房间,我和思婷各一间,你住一间,李姨住
一间,」秦心媚解释道,随后玉手推了我一下:「思婷这丫头还在房间磨磨蹭蹭,
你上去催她一下。」

  我刚想站起来,只见陈思婷提着一个中形的黑色行李箱,非常吃力往楼下拖
着。

  「姐,你这是要去远行,还是搬家?」我看着心惊肉跳,赶紧跑过去帮她将
行李箱拿下楼。

  一个背包的搞掂的事情,居然还拿个行李箱。

  「这你就不懂了,里面装着本美少女的秘密。」陈思婷扬了扬清纯的俏脸,
长发散肩膀,眨了眨眼道。

  「姐,那你箱子里面藏着什么秘密?给我说一下。」我看到陈思婷傲娇的神
情,装着好奇盯着她的大眼睛。

  「不说,帮我扎一下头发,觉得脖颈很痒,有些不舒服。」陈思婷将一个发
圈递给我,然后转身,娇香美背的倩影背向我。

  「我扎得不好看,不要怪我。」我一手拿着发圈,一手从陈思婷的纤细白皙
脖子间撩起长发,我的手指触碰她脖子肌肤的那一瞬间,感到少女的娇躯微微颤
了一下。

  其实,我不单止会绑头发,还会给人吹头发和脑部按摩,这些都是被伊妮娜。
艾利姐姐练出来的,每当她在家的时候,洗头和吹头发,脑部按摩都叫我帮忙,
所以多次下来就熟练了。

  秦心媚看着儿子帮女儿扎头发,不禁愣了愣,没有说话,不过清冷的脸泛起
一丝异样,一双清澈如繁星的眼眸静静望着姐弟两人。

  此刻,一家三人,感觉很温馨。

  「姐,头发扎好了,你要不对镜子看看?」我帮陈思婷的长发盘了一圈,然
后打了一个简单的八字结,清纯少女的背影看上去更加俏美。

  「没想到你帮女孩子扎头发挺熟练的,是不是交了女朋友?」陈思婷脸颊有
些红润,摸了摸扎好的头发,如果是生手扎头发的时候,肯定扯得很痛。

  「在M 国的时候,我帮姐姐……」我话还没说完,接着被打断了。

  「好了,李姨回来了,都拿起东西放到车上,准备出发。」秦心媚开声提醒,
望了我一眼,绝美精致的脸孔,突然冷了下来,自顾儿行到玄关处换上一双灰色
休闲鞋。

  我有些摸不着脑袋,女王这是怎么了?但不多想,帮陈思婷提着黑色行李箱
拿到车库。

  这时候,李薇馨也在车库,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小袋子,她将东西放在红色进
法拉利车头后备箱中。

  「秦总,陈青,思婷,你们都准备好了吗?」美熟妇李薇馨开声问。

  「好了,出发吧。」秦心媚目光望向陈思婷:「你坐哪一台车?」

  「妈,我坐弟弟的车。」说着陈思婷钻进了白色保时捷的副驾座上。

  两台车都是两人坐的,秦心媚开法拉利和李薇馨一起,四人两台车刚刚好、

  随后我和陈思婷开着保时捷向沿海公路驶去,一路跟在红色保时捷后面。

  秦心媚订的农庄在一百里外,将近开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一个世外桃源的
农庄,一面大山缭绕,一面是一条小河,从农庄再望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古镇。

  农庄很大,带着小别院仿古的房子有百来个,离面前百米处就是一片青葱的
农作物,八月份的季节,蔬果正好。

  这哪是农庄啊,分明就是度假区。

  农庄接待经理登记好我们的资料,随后我们随着经理找到了订好的仿古别院。

  等秦心媚等人挑好房间,整理好行李后,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然后在
小别院集合。

  「今晚的晚饭是烧烤,等下我们去田里摘茄子和青菜。」秦心媚提着一个竹
篮子,戴着一顶卡其色大檐遮阳帽,穿着白色沙滩裙,披着橙色的薄式大披巾,
玉足踏着灰色的休闲鞋,整个人看上去绝色艳美尤物一个。

  陈思婷和李薇馨则是带着草帽,手中各自提着竹篮子,模样清新十足。

  然后四人浩浩荡荡奔向农田,幸好泥土没那么湿,所以鞋子也不担心占上泥
巴。

  「弟弟,这里有草莓,你要不要,我多摘点。」陈思婷看见不远处有一片草
莓,飞奔过去,俏脸兴奋无比,大声娇喊道。

  「吃,你使劲摘,反正女王大人都给了钱。」我朝陈思婷回应。

  接着我和秦心媚摘茄子,割韭菜,这两样是烧烤必备。

  「陈青,韭菜少割些,等下他们会送来牛肉羊肉鸡翅等烤的东西。」秦心媚
提着半篮茄子,看到我几乎割了半篮韭菜,忍不住提醒道。

  「你不也是摘了半篮茄子吗,所以我多割些,吃不完拿回家。」我停止割韭
菜,不由得反问。

  「你笨啊,茄子用签子好串,韭菜难串,懂不懂?」秦心媚白了我一眼,小
嘴娇艳欲滴,风情万千。

  我心中剧烈一跳,秦心媚一向冷冰冰的,还是第一次对我投白眼,但在我眼
中仿佛就是撒娇一般。

  「好好,那不割了,听你的,烤茄子。」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到秦心媚
白色裙脚一处沾有泥巴。

  随后我弯下身子,拿出纸巾帮捏着她的裙脚擦拭着,秦心媚精致妩媚的脸蛋
一愣,嘴角微微一动,看到我温柔的样子,目光望了望四周,随后像是做贼似的,
玉手轻轻摸着我的头发。

  「我又不是小孩,别老是摸我头。」我有些不满道,望着秦心媚裙子下白嫩
的足裸,心神不受控制地用手轻轻摸了一下。

  「你没满十八岁,不是小孩是什么,好了,别擦了,赶紧起来吧。」秦心媚
娇躯一颤,两条修长玉腿向后退了一步,目光又望向四周,低声催促起来。

  等我站起来时,陈思婷摘了一篮草莓过来,清纯的俏脸被太阳晒得有几分红
粉色,吹弹可破的肌肤溢出几滴汗珠,

  「弟弟,你有纸巾啊,快帮我擦擦汗,热死我了。」陈思婷看到我手中的纸
巾,脸色一喜,摘下草帽子,站在我面前,闭着双眼,仰着小脸道。

  「姐,你等等。」我拿出纸巾,看着陈思婷清纯的瓜子脸,白皙精致的下巴,
十足的小美人胚子。

  我帮陈思婷擦完汗珠后,看着她篮子的草莓,拿一颗吃了起来,入口很甘甜。

  「脏啊,你也不洗一洗。」陈思婷嘴巴嘀咕着,也拿起一个擦了一下衣服,
结果衣服上有一个红粉印子,随后不满嘀咕骂自己一句笨蛋。

  她将草莓放进嘴里,轻轻嚼着,一脸陶醉。

  「咳。」秦心媚突然咳了一声,声音很小,目光望着我,黛眉微微蹙着,看
不出她心中所想。

  虽然秦心媚的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见了,看她清冷的脸孔,我疑惑行到她
身边。

  「女王大人,怎么了?」我开声问,望着秦心媚的目光,只是,她精致的脸
蛋一片清冷。

  「你说呢?」秦心媚清澈的大双眼,半眯盯着我看。

  「我不知道啊,要不你提示一下?」我有些懵逼,秦心媚这突然是怎么了?

  「我脸上头有汗。」秦心媚目光对视着我,冷冷道。

  我心中一跳,刚才女王大人看到我帮陈思婷擦汗,难道吃醋了?

  秦心媚连女儿的醋也吃,应该不会的。

  我捉摸不准,女王生气,有些严重,可知道她是我的大腿,包吃包住,还提
前给钱,得抱紧啊。

  「明白,明白。」我望着秦心媚,突然觉得此刻的她有些可爱,又夹着几分
傲娇。

  秦心媚没有脱下卡其色大檐帽子,仰着头,脖颈纤白细腻,娇躯高挑,每一
寸肌肤都如玉石般莹白光洁,美艳绝色。

  我拿出纸巾帮秦心媚擦汗,望着她诱人欲滴的红唇,突然心中歹念涌起,向
四周望了一眼,陈思婷蹲在地上吃草莓,保姆李微馨在不远处摘着四季豆。

  随后,我向女王的嘴唇吻去,瞬间那熟悉柔软的感觉涌向心头,可惜不到两
秒,被一双玉手推开了。

  「小混蛋,你疯了?」陈心媚低喝一声,她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我,目光有
些慌乱向女儿望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