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召唤灵们不可能是rbq!】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逛大臣
2018/2/21发表于:首发SS同盟、SexInSex、SIS001
字数:6517

  「滋溜……嘶嘶……」

  「呵呵,爱伦贝娜你的技巧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怎么样?已经爱上我的肉
棒了吧?」

  金发少女松开小嘴,粉舌顺着侍奉的余力在狰狞巨物上再转了一圈,接着她
方冷眼看向满脸得意俯视自己的青年,蔚蓝色的双眼透出强烈的厌恶,却又有几
分难以察觉的迷离。

  面对少女这或许是太过不屑的无言抵抗,居高临下的青年只是微微眯眼,却
将手按在了少女的脑袋上往下一压,于是樱桃小嘴透出不甘的呜鸣,高傲如凤凰
的少女顺从俯首,用自己的小嘴包裹住那释放浓烈气味的肮脏阳具悉心侍奉了起
来,即便得到了女武神本源灌溉的胡茂力量上依旧不是爱伦贝娜本身的对手,可
在这时,她却是完全抵抗不了这股力量的……

  而在这过程中爱伦贝娜也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自己对口中污物的渴求
却愈发强烈,好似内心也明白想要安抚心中的躁动,没有这可恶物事是绝对行不
通的。

  绝色的本质加之愈发娴熟的技巧,并不算性爱高手的胡茂自然被催出了今日
独属于这位少女的浓厚白浆,当这浓烈腥臭再度贯穿小嘴咽喉的刹那,爱伦贝娜
如遭雷击般娇躯猛地一颤,这不是由于口爆的刺激,而是与此同时产生的,发自
于心的悸动。

  「好了爱伦贝娜,坐到我腿上来,今天就用这姿势吧。」欣赏着女神蹙眉咳
精的美景,胡茂满足地下达了新的命令,却见他胯间的肉棒依旧直挺挺屹立,简
直没有半点萎靡的迹象。

  「是……」爱伦贝娜站起身来,并背对着胡茂轻轻后靠,泛着晶莹水光的粉
鲍如受指引般直接吞入了狰狞肉棒,以便她如恋人般无间地坐在这个男人身上,
当翘臀彻底落在男人腰腿的那一刻,少女闭上双眼,发出一声浅浅的痛呼。

  她隐隐有种感觉,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现在失去了。

  ……

  伴随着绝美黑发少女娇羞的点头,在此事百战百胜的邪魅青年自信而阳光地
一笑,那根粗壮到令人害怕的阳具便在欲望驱使下无比精准地捅入「少女」的菊
花当中。

  「嘶……」未曾体会过的剧痛感令「少女」发出一声痛呼,好看的眉毛也紧
紧蹙起,为银牙紧咬并微微颤抖的红唇足以说明玉人此时忍耐着怎样的痛楚。

  「乖,别怕。」英俊青年见状不禁伸出手怜惜地拭去了怀中佳人的眼角泪花
,并温柔地抚摸那披着柔顺秀发的小脑袋,这充满关怀的动作似乎具有无穷魔力
般令疼痛与惶恐的「少女」感到了心安,俏脸绯红,却不由对眼前人吐露出真心
话来:「你的那根东西……好大……我感觉好胀……」

  「没关系,月儿,你的资质很优秀,这种状况肯定会马上适应的。」以雷霆
之势占据他第一次的男人,龙阳打着包票。

  月……月儿?这个称呼让本是疼痛的龙月吃惊地张大嘴,却感觉脸蛋更是火
辣辣地,这,怎么能说这种话呢?可是被这么叫的自己心里居然还有点开心,明
明自己是男人啊!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龙月咬唇,心情复杂。

  「当然,我的经验很丰富的。」龙阳自得的笑道。

  「丰富?」听到这话的龙月自然脑补到了一些东西,他渐渐睁大了眼,接着
俏脸便冒出了蒸汽,也不知究竟想到了什么:「你这坏人,一定欺负了许多女孩
子吧?」

  「没有,迄今为止我碰过的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龙阳顿时正色回答,随
即想到了什么,却笑着看向龙月那有些苦闷的小脸:「怎么了?我的月儿吃醋了
?」

  「吃醋?怎么可能啊!我可是……」被这么问的龙月吓得立即失声争辩,本
是气势十足,却面对着龙阳认真的眼神失了底气,语气越来越弱,身子骨也越来
越软,最后只好别过脸去:「你……你……你这个……咿呀!」

  发出一声娇呼的黑发少女骇然地低头看向自己股间,却见自家本是颇为喜爱
的神器之下,一根长度超过自己三倍的庞然大物缓缓挺近,速度虽慢,却有种不
容阻挡的气势,伴随着这股气势的是自己的菊花处如同燃烧起来,那火辣辣的味
道不断深入,分明是觉得难受的,却又仿佛享用川菜美食版产生了一种停不下嘴
的难耐快感。

  于是龙月下面的那张嘴就乖乖按照这股趋势,将那根粗壮无比的男根一点点
吞下,放在所有男性中都可称作魁梧的巨物与精致可爱的粉色菊蕾不可思议地兼
容着,明明侵犯愈发深入,龙月却感觉到疼痛感在不断减少,与之相对的快乐与
充实感却渐渐填满了自己的身体,甚至也将心灵哺育。

  「感觉……好奇怪……」龙月双腿颤抖,闭目,发出一声轻吟。

  「不要怕,你的身体已经慢慢接受我了。」龙阳轻抚龙月肤如凝脂的脸蛋,
指尖掠过之处都是火辣辣的奇异感觉,这赤裸裸又充满侵略性的情话令龙月本就
错乱的芳心又是一颤,甚至那本就紧张的菊穴也随之一紧,将已完全沉入其中的
硕大龟头紧紧箍住,这其貌不扬的怪物仿佛具有神力般放射四方电流贯通主人家
的柔软娇躯,如此快感加之强烈充实感顿时逼得初尝这般滋味的龙月发出一声格
外可爱又自通魅惑的娇声。

  「真可爱。」龙阳也感觉到一阵销魂快感,便毫不吝啬地夸赞着怀中迅速羞
红脸的可人,「不过现在就吸得这么紧可不方便进去啊,乖,放松点,之后会更
舒服的。」

  「嗯……」龙月红着脸,任由眼前青年的手掌伸入衣领抠弄自己的小小乳首
,任由眼前青年的手掌托起翘臀传来令人目眩神迷的快感,灼热的吐息一遍遍冲
洗着他本身认定的色彩,不知不觉中雪白的足渐却已离地,那根坚挺有力的肉龙
竟是自下而上将龙月修长却不削瘦的身体整个托起,由此浮空的龙月如在梦中,
却不由自主地将玉腿水蛇般缠上青年,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身体全然托付出去。

  不知何时,初经人事的菊穴松弛了下来,也不知是如何分泌出的春露温暖地
滋润着客人与旱道,已无法分清究竟是客人还是侵略者的肉棒继续进发,无法言
喻的充实感是那样美妙,一点,一点,将忐忑的芳心彻底填满。

  终于,坚定前进的勇士停下脚步,硕如鹅卵的龟头撞钟般重重地一击,教此
间主人绷紧娇躯,修长玉腿盘于男人腰后,好似用尽力量般紧紧收缩,而那根显
得格外娇小的阴茎却触电般瞬间立起,羞怯怯地喷出清水般的稀薄精液,淅淅沥
沥地落在光洁无毛的股间,那几点温热真叫人羞。

  待到美人的娇吟落下,龙阳才挂着温柔的笑容再度抚摸龙月光滑俏脸:「怎
么样,月儿你觉得舒服吗?我没有骗你吧?」

  「嗯……」黑发少女害羞的回答细如蚊吟,只是获得如此快乐的她却伸出手
,用力地将脑袋整个埋入对方强健有力的胸膛,尽管看不到她的神情,龙阳却能
从这个将身体重量完全托付给自己的少女心跳中感受到她的不安,他略微思考,
立即明白了缘由。

  「是觉得自卑吗?」龙阳沉厚的声音一下子道破了龙月的心思,令她更是不
安地用力搂住那不同于自己的宽广后背,龙阳却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抓住那对颤
抖的香肩。

  「没关系,月儿只要好好地接受疼爱就够了。」

  好似来自父神的启迪,透出灼热欲望的一句话令龙月的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
,她愣愣地抬起头,目光却与那翰如星空的眸子交汇,好似有一阵电流流过全身
,龙月不禁信任起这真挚而深情的话语,心湖的絮乱涟漪也随之渐渐抚平。

  是这样吗?我只要接受疼爱,以被动的身份享受这种被填满,被征服的快乐
就够了?

  是啊,这是多么快乐,多么充实,我完全没法抵挡这种能把身心都融化的快
乐吧?只要这样,依偎在如此健壮的怀抱中,就什么都不怕了。

  可我明明是男人啊,我明明还有爱伦贝娜,还有……莉莉娜……蓝澜,我是
召唤之书的主人,她们是因我而来的少女,我应该保护她们才对……

  哈啊……可是……他的那根东西好大,他身上的气质才是真正的男子气概,
而我……爱伦贝娜,她会认可这样的男人吗?

  只要好好接受疼爱就够了……或许……我……真的……吧?

  粉色的雾霭在漂亮瞳仁中逐渐扩散,绝美的黑发少女痴痴地仰望着那硬朗俊
逸的面庞,本就被挑拨得火热的身体愈发滚烫,她不禁轻咬嘴唇,却以搂抱的男
人作为支点,将雪白的玉臀轻轻压下……

  「啊~~~」一声忘情的媚叫,叫人绝无法相信是男性所发,而少年心中的
一根弦也自然而然地随之崩断。雄壮火热的阳物已经连根没入自己的体内,可她
仍不满足,扭臀晃腰祈求着更大的快乐,只为那一分更紧密的接触,更温暖而令
人心安的填充。

  一种转变,令少女全身上下的气质都如冰雪消融般变得更加柔软,也令那本
就倾绝人间的曲线呈现出珠玉应有的妙曼,龙阳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曲线,他满
意地露出邪笑,却轻轻地运动腰身,叫先前还以男性自视的少女一声惊呼。

  「你……你要拔出去吗?」令人魂牵梦萦的雪白美腿死死勾住男人的腰部,
黑发少女一脸楚楚可怜地哀求着,可即便如此也无法避免原本完全连接的性器滑
出一点空隙,也由此令被填充得美满的少女感到一点空虚。

  「怎么会?才刚刚开始而已!」龙阳满意地看着少女食髓知味的模样,并用
那无法抗拒的气势将肉棒缓缓抽出,每抽出一分,龙月瞳中的亮光都黯淡一分,
只是当少女拼命扭腰收臀,美眸却变得灰暗的那一瞬,原本绅士般的青年发出一
声野兽般的狂野怒吼,从龙月体内抽离大半的阳具调转枪头,以格外凶猛的气势
再度连根没入龙月体内!

  「咿啊~~~~~~~~~~~~~~」晶莹的涎水自樱唇洒落,黑发少女
如遭雷击般瞪大双眼,美眸中原本清澈的理智却被撞击得荡然无存,她用尽全身
力气抱住这个占有自己的男人,香软的娇躯瑟瑟发抖,好似海啸中的无根浮萍,
唯有抓住这坚实依靠才能存续。

  「我就知道月儿你会喜欢这种感觉的。」龙阳咬住了少女柔软的耳垂,而后
者在忘情浪叫中却已是无法作答。

  先前,只是怜惜处子的缓慢推进就将龙月送上了人生中第一次受动的高潮,
而现在,在龙月已经开始理解并追求这种快感的情况下,这如野兽交尾般的狂猛
抽插又会将他送上怎样的天堂!?

  现实是,龙阳的狂猛抽插仅仅到第三下,龙月便在小猫般的可爱呜鸣中抱紧
男人,任由娇小可爱的洁白玉茎颤抖着射出说是春露反倒更适宜的清澈精水,接
着交合还不到十下,龙月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被开发极敏感本质,渴求疼爱的娇
躯再度被好似狂暴却极具力量与技巧的龙鞭送上高潮!

  「就算是名器,也没有如此敏感啊!」抽插频率没有丝毫变化的龙阳搂着香
软娇躯惊喜道,他也是御女无数,且每个邂逅对象都堪称极品,然而身为男性的
龙月在这方面竟是比众多美少女还要出色!这种反差感伴着不灭欲火令龙阳力量
无穷,每一次抽插地重重撞上黑发少女那最敏感之处,令那高亢悦耳的娇声婉转
不绝。

  天籁婉转过了百回,初尝禁果的玉人也夸张地高潮了十次以上,那娇小玉茎
已几乎无法发射,菊穴之中反倒春潮泛滥之时,金枪不倒的男人方才在极品销魂
的菊穴中射出第一发精液,那是与龙月截然不同,白浊、浓厚而滚烫的生命精华
,那一瞬间填满雏菊的炽热直接令龙月再度达到高潮。

  「哈啊……哈啊……我被……中出了?」尽管面若红霞,并在强烈快感中无
法正常说话,可龙月还是喃喃着说出令人征服感更甚的话语,这惹人怜爱的模样
令龙阳忍不住低下头,又夺走了属于他的珍宝。

  龙月瞪大了眼,却乖乖地送上粉嫩香舌,与那肥厚的入侵者亲密缠绕,热情
得如同恋人,这一吻是如此火热,热得她的大脑都几要在这份情感中融化了,就
在这过程中龙月能感觉到那令自己欲仙欲死,达到十数次高潮的阳物正缓缓抽离
,身体已经瘫软无力的她却无法挽留,只得恋恋不舍地与这将她征服的猛兽告别

  良久,唇分,一条淫靡的银丝述说着先前的拥吻何等火热,青年在少女火热
又难掩期望的目光中轻轻将这银丝挑断,接着拍了拍少女挺翘的小屁股,笑道:
「下来。」

  「啊~~~~~」少女吃惊地睁大眼睛,不满地拖长音,接着低头望下——
或许并非地面而是那令她无法忘怀的雄壮,一双玉足紧紧勾在男人背后哪里舍得
离开?只是青年却又拍了拍那极有弹性的翘臀,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催促道:「下
来。」

  「呜……」发出一声小兽般的悲鸣,龙月虽不情愿却乖乖分开双腿,娇嫩的
玉足重新接触坚硬地面,这一瞬的实感令她一阵恍惚——先前的颠鸾倒凤可在梦
中?但很快眼前那英俊得令人心跳加速的面庞就令龙月明白一切都是真实,她红
着脸,却不舍得将手从对方脖颈后松开。

  「乖,转过身去。」龙阳却贴近她的耳垂,用诱惑的语气发出命令,只是这
声音就令骨子酥软的龙月差点瘫倒在地,而那包裹翘臀的手掌则将手指伸进那粉
嫩的菊穴,只是轻轻挑逗就令电流般的快感流过全身,明明快乐得不想动弹,却
不得不乖乖服从赋予这快乐主人的命令。

  于是龙月羞怯地转过身去,又好似受到什么指引,鬼使神差地做出了趴伏于
墙,压低前身却绷直双腿将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没等她为此感到羞耻,身后的
男人便眼睛一亮,伸手拂过自腿而臀,由腰极肩,那无比完美的光滑曲线,接着
龙月就听到了一声赞叹,再然后她自己也发出了一声惊讶又包含兴奋的惊叹。

  有种坚硬的物体正顶着她最娇嫩的部位,在接触的第一瞬她便理解了异物的
实质并为此雀跃,即便她才刚刚邂逅她,却已是将其由内到外完整理解熟悉,并
视作若生命中最宝贵存在,那是先前在她体内肆意纵横,将她送上一次次极乐巅
峰的圣物与巨龙!

  「居然……还是那么大?」忍不住轻轻扭动屁股,用湿润的花蕾迎接那令人
痴迷的猛兽,龙月简直无法理解这自己也有的器官可在如此短暂时间内重振雄风
的神奇,却不妨碍她向其发出祈求临幸的信号。

  「我说了,月儿只要乖乖地接受疼爱就好。」龙阳抚摸着龙月的小脑袋,在
少女羞怯喜悦的呻吟声中再度进入她的身体,这一次,是比先前更为羞耻,更适
合欢爱与征服的姿势,龙月无法见到身后之人的脸庞,只能感受到那一根永不疲
倦的阳具在自己的体内不断进出,一次次填满自己的身体,带来这一生都不曾体
会过的满足喜悦。

  腰臀扭摆,呵气如兰,灼热的巨龙一次次将洞穴填满,陷入欲望漩涡的少女
亦发出一声声娇吟,什么也无需思考,只要将身体全然托付给那真正健壮强大的
雄性肆意蹂躏,再顺从本能发出一声声取悦征服者的呻吟,这便是她的使命与幸
福。

  究竟过了多久?或许夜幕已经降临,又或许沧海也成桑田,那根令人悸动心
爱的物事才缓缓从体内退出,星眸迷离的少女以一声呜鸣表达不舍,却明白要乖
乖顺从征服者的旨意,绝不可死缠不放。

  依旧滚烫的黏液顺着光滑大腿缓缓流下,淫靡的痕迹叫少女羞耻而心动,甚
至有些不舍地夹紧了腿,以防那征服的烙印逃离。她又一次被搂入怀中,大腿轻
轻摩挲那果不会疲软的雄伟,心神陶醉在浓厚的阳刚之气内,那一遍遍抚摸叫她
成了顺从的小猫咪,心中只有原本不敢想的满满甜蜜。

  忽然,头顶的力道加重,龙月困惑地抬起头,却迅速理解了那双眼传下的命
令,于是本就酥软无比的身体顺着这股微弱的力量缓缓下沉,终究转为双膝跪地
的姿势,曾信奉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她却不觉屈辱,反倒用那宛如艺术品的纤纤玉
手捧起了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

  「这么粗……这么大……而且这么臭……」绝美的黑发少女喃喃着却将脸向
粗鄙不堪的性器不断贴近,美丽的大眼睛中已是仅有这擎天巨柱存在,这一刻她
如走马观花般见到了太多景象,召唤之书降临时的神圣超然,召唤女武神之时所
见的英姿惊艳,与一位位绝代佳人同战异界的旖旎与斗志……转眼间,她却落在
了一名黝黑男人的怀抱,满身金油燃起欲火令她全无挣脱之力,只得对卑鄙奴贩
发出哀求……又见到那班花屈辱地迎合青年戏弄,而身为男性的自己却代入女方
,压低身体呻吟自慰,想象着自己也会被男人推倒在地干得欲仙欲死,于是自己
被暗处虎视眈眈的男人推倒在地,只得无助而又期待地迎来夺取纯洁的侵犯……

  「啊……」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吟,这一刻龙月想起了荒诞的梦境,眼前的肉
棒猛然插出,侵犯的却不是自己,而是属于真正女性的湿润小穴,龙月的视线顺
着那雪白无暇的美背逐渐向上,灿烂金发飞扬,她呆呆地看着那抹金色,听着那
一声声动听的呻吟,那么地美好,那么地熟悉……

  蓦然间,那名少女扭过头来,一张倾国倾城的娇颜映入眼帘!

  一阵绞痛自心脏蔓延,黑发少女浑身一颤,却伸出舌头,用那迷离而似有一
分哀怨的眼神舔起这气味浓郁,且沾有残精的雄伟之物,曾经的太多坚持软化与
消灭,香舌细致地舔着,哪怕一点死角也绝不放过。因为侍奉这根雄伟,是她如
今最重要的使命。

  夜幕不知不觉将城市包围,正如雄武的气息将瑰丽珠宝包裹融化,一声声天
籁般的娇吟落下,仅剩那滋溜水声,在体育仓库中浅浅歌唱。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