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第三十三章——人生第一桶金的开始(200爱心下周末更新下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0/6/6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7175

***********************************

      大家好啊,作者我又带着新的一章来见大家了。

      算起来这一章是我进入文学作者区的第十章了,等到这一章加了精,我应该
就可以申请到色城魅力作者勋章了。

      至于接下来的话,马上就会有肉戏来临,当然估计得等些时间了。同时番外
第四章也在写了……

***********************************

                     第三十三章   人生第一桶金的开始

      白梦茹最近心情很好,梦茹馆在S市开设分店的计划顺利进行,一切人员招
聘、店面装修、宣传广告等方面,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作为一个年过四十的
中年美妇,白梦茹拥有着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财富,身价数亿的她现在是著名美
容会所的老总,作为一个女人,她堪称是现代女性所能达到的高峰。

      哪怕是在江淮省的经济中心S市,白梦茹都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当
梦茹馆落户东郊时,市里的领导都派人来祝贺。可是谁又能想到,白梦茹早年间
也只是个普通的厂妹,也有过疼爱自己的丈夫,也有过视若明珠的儿子。只可惜
那一切都没有了。白梦茹虽说富有,为人却极为低调,所以关于她的过往,很少
有人知晓。

      正在跑步机上听音乐,挥汗如雨的白梦茹看着落地窗外人烟熙攘的商业圈,
仿佛整个S市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只可惜再多的金钱,都无法弥补她在亲情的缺
失。白梦茹永远都无法忘记之前的那个场景,自己的宝贝儿子患上了白血病,而
她又没钱救治,等到东挪西凑够了手术费时,骨髓匹配却又不成功,导致还不到
十岁的儿子直接夭折。

      随着儿子的夭折,白梦茹的丈夫也陷入了精神低迷的状态,他是一个极为古
板传统的男人,对于传宗接代看得比什么都重。而且夫家一脉单传了数代,到了
他有了独子之后,又因为意外失去了性能力,现在没了子嗣,白梦茹的丈夫在一
次精神恍惚中,闯了红灯导致被卡车撞击,当场毙命。

      由于是丈夫主责,所以卡车司机并没有赔偿多少钱,而白梦茹却在安葬了丈
夫和儿子后,拿着这笔钱离开了家乡,来到了另一个省打拼,她发誓出人头地,
让儿子和丈夫瞑目。可是这点赔偿款让她在城市活下容易,想要出人头地,又岂
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为了节省开销,白梦茹选择租住在某个破落的城中村,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
带着三个儿女的单身母亲。根据对方的自我介绍,白梦茹知道她丈夫下落不明,
家里则是因为不满女儿的婚姻,而选择将其扫地出门,对方也是个骨子里倔强的
女人,一个人抚养两个儿女,又将一个捡来的弃婴,也一并带在身边。

      那名单身母亲的倔强和不屈,深深地打动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白梦茹,尤其
是对方的儿子,眉宇间和自己那个夭折的儿子竟颇为相似!于是白梦茹将其收为
义子,做了对方的干妈,她和那位单身母亲一起历经诸多苦难,在城管的大喇嘛
喊叫里练摊,在烈烈寒风中,为了几毛钱和客人讲价。不得不说,那段苦难的日
子对于白梦茹来说,简直如同黄金钻石般,是一段宝贵的记忆和经验。

      在一次机缘下,白梦茹学会了美容技术,她开始从一个普通技师,成长为骨
干技师、部门经理,再用积蓄的钱财买下第一个店,自己自立门户。然后开了第
二个店,第三个店,直到加盟店的创始人家庭变故,急需要钱,于是白梦茹拿出
毕生积蓄,拿下梦茹馆(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的大部分股份。时逢华夏经济蓬
勃发展,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的女性对于美容养颜的需求扩大,梦茹馆自然也是
顺风顺水地发展,直到现在来到江淮省的经济中心S市开设了分店。

      对于在S市开设分店,白梦茹可谓是力排众议,表面上是看中了其经济中心
的地位,可是实际上……

      「啊!」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白梦茹,刚刚回忆完往事,正准备调整下
机器的速度,忽然觉得自己汗津津的腰肢上,多出了一双男子温热却略显粗糙的
手掌,她立刻发出一声尖叫,然后转身一记后侧踢。

      白梦茹青年丧偶,又几十年未再嫁,她本就是身材丰腴,面容姣好的熟妇,
自然有不少心怀鬼胎的男人,对白梦茹不怀好意。有些人在利诱讨好不得之后,
便想要铤而走险,于是白梦茹被迫学习了一些实用的女子防身术。

      抱住干妈,准备给她个惊喜的程庭树,也没有想白梦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在略微呆滞之后,他下意识地举起手臂,硬接下干妈的这一记侧踢。不得不说,
白梦茹的锻炼还是有效的,她的腿部肌肉结实有力,所练的女子防身术也非花拳
绣腿,这一记侧踢也让程庭树的手臂外侧有些疼痛,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嗯,你是什么……咦,小树?小树!怎么是你,干妈没踢伤你吧?」原本
还面目狰狞,带着一丝恼怒的白梦茹,在看清对方的模样后先是一愣,旋即面带
惊喜,眼睛里流露出关切的神色,小跑到了程庭树面前。

      谁料程庭树却觉得体内气血一阵翻腾,刚才干妈朝后侧踢时,他还没有怎么
注意。可是当干妈一路小跑过来时,白梦茹胸前的那对爆乳便在健身文胸的束缚
下,疯狂地左右晃动,搞得那深邃的乳沟也在变化着位置,仿佛在向程庭树发出
到此一游的邀请。不得不说,自己这位干妈的身材真的不逊色于母亲范清妍,甚
至因为长期锻炼的缘故,浑身的肌肉结实又不夸张,看上去反而有质感。

      而白梦茹久经世故,也看出了干儿子的眼神不对,她非但不恼,反而自得于
自己的身体还能吸引这种年轻人的目光。在片刻之后,白梦茹问道:「小树啊,
你怎么知道干妈的地址的?」

      「唉,老妈发给我了。你在S市开分店的消息,我也是老早就知道了。只是
我前段时间有事也没空。现在腾出时间了,专门来祝贺你的!」说罢,程庭树变
戏法般从怀里取出一捧白色的康乃馨,献给自己的干妈。

      白梦茹看着眼前俊秀青年拿出的一捧白色康乃馨,顿觉心里一暖,眼里似乎
也有些湿润。这些年来无数优秀或自认为优秀的男人,都带着各种各样的花卉,
甚至有些俗气的土豪拿人民币叠成花篮,想要追求自己,可惜那些人和花,都远
不及眼前的便宜的康乃馨来得真实。

      白梦茹如获至宝地接过康乃馨,将健身房的立柜上原本插在花瓶里的富贵竹
拔出,将康乃馨小心翼翼地放入,如同呵护着一个刚出世的小生命。

      「你妈你姐,还有小兰儿怎么没和一起来?」白梦茹拿起肩头的毛巾,擦去
身上的汗水,随口问道。

      程庭树看着被香汗浸湿了健身服的干妈白梦茹,强忍着不去直视,然后回道
:「我妈你也知道的,她把公司分布搬到S市,忙得是连轴转。我姐那个人,更
不用说了,刚才早饭都没吃完,就被叫到局里了。至于我妹妹,她刚做完手术,
还在修养期,不适合长时间行走,所以我没让她来。反正干妈你肯定会去我家,
所以我就先偷偷来看你来了,给你个惊喜嘛!」

      白梦茹看了看自己浑身是汗的囧样,连忙对程庭树说道:「你先去我办公室
休息会儿,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来!」

      程庭树连忙点头,然后顺着记忆里的路线回到萧子媚所在的办公室。看到去
而复返的程庭树,萧子媚也有些疑惑,她刚想问些什么,却听得程庭树说道:「
干妈她要洗澡换衣服,所以让我去她办公室先坐着。」

      萧子媚连忙起身,小跑着帮程庭树打开白梦茹的办公室大门,这倒是让他有
些受宠若惊。走进白梦茹的办公室,程庭树顿觉一阵宽阔,在这个寸土寸金的S
市商业圈里,白梦茹依然给自己留了个面积巨大的办公室。用她自己的话来说,
就是作为老板不能穷酸模样,要让客户看着觉得有信心。

      虽说办公室面积很大,可是白梦茹将里面布置得并不显空旷,入门处摆放着
一尊碧玉雕琢的,口含铜钱的金蟾。靠着玻璃窗的方向摆放着几排舒适的真皮沙
发和水晶玻璃的茶几,似乎是白梦茹跟客人聊天的地方。另一侧的墙壁上则是挂
着数以十计的人物照,里面似乎都是白梦茹和各种人物的合影。从底层的员工、
技师,到其他富商。官员和名流都有。照片墙的中间则是摆放着一些诸如各种组
织给梦茹馆颁布的奖状、奖杯和证书等。

      在办公室入门的角落还有茶水间,在另一头似乎还有私人的卫生间。至于办
公室的尽头好像还有个小门,如果程庭树所料不错的话,那应该是干妈白梦茹的
私人休息室。

      白梦茹的办公桌并不算大,至少和这间巨大的办公室相比,要小巧精致得很
多。用白梦茹的话来说,办公桌的大小往往代表着主人的气场,像那种政府官员
往往会选取很大的办公桌,有的甚至能达到兵乓球桌大小,为的就是在来客进入
时,第一时间就给对方以巨大的压力。但如果商人也这么做,无疑是自断财路。
当然这种理论是否有依据,程庭树也说不准。

      程庭树绕过办公桌,仔细地观察着。白梦茹的桌面整理得非常安静,除了必
要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之外,就只剩下摆放整齐的微型文件柜。如果说还有和工
作无关的物件的话,那便是一张摆放在靠近主人座椅位置的合影了。程庭树看到
那合影,顿时心里一暖,那方寸的照片里挤着两大三小五个身影。

      两名衣着朴素,却容貌甚美,身材丰腴的美妇人,还有两女一男三个小孩。
其中最大的女孩子压着另一个稍小的男孩子,而男孩子却敢怒不敢言。至于那腿
有残疾的最小的女孩,则是被其中一名美妇人抱在胸前,那最小的瘸腿女孩怯生
生地看向镜头。

      这是干妈白梦茹和程庭树一家唯一的一张合影,那时候两家家境都不富裕,
腾不出余钱来拍照。直到后来社区给贫苦家庭免费拍摄照片,这才给他们留下了
宝贵见证。后来两家都逐渐改善了生活,可惜想要再凑齐五人却极为困难了!

      「没想到干妈把这照片还珍藏着,放在身边啊!」程庭树面色欣慰地说道。

      想到这里,程庭树忽然四下探望,看到周围无人,他玩心大起,顿时一个飞
身跃向了白梦茹的老板椅,别看他身材高大,跳跃动作迅猛,可是等到他真正落
到老板椅上时,后者却只是微微一颤。程庭树双手枕在脑后,让自己倚靠着老板
椅的椅背上,然后双腿交叉着翘在干妈的办公桌,活脱脱一副浪荡公子哥模样!
   

      「这就是公司总裁的感觉吗?哈哈哈……」程庭树恶趣味地笑道。

      「哟,这么快就想坐上我的位置?咯咯咯……干妈不是说了嘛,等我老了,
这些都是你的呀!」白梦茹如同银铃般的笑声顿时自门外响起,听得程庭树一个
激灵。

      白梦茹的声音既有少女般的清脆,又杂糅着熟女美妇独有的成熟韵味,极具
有辨识度。

      「嘿嘿,我这不是玩心重嘛!干妈你就别这么说了,我妈要是听到了,又得
……」程庭树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双腿,嬉笑着看向干妈,谁料这一看却让他愣
在了原地。

      只见一名留着三七分斜刘海披肩大波浪,穿着短袖青花瓷色修身旗袍的中年
美妇,正笑盈盈地打开办公室大门,踩着双紫色的鱼嘴镶钻的细足高跟鞋,朝着
程庭树而来。

      白梦茹圆润的脸上补了妆,掩盖住她眼角细小的鱼尾纹,精明的丹凤眼附近
也重新涂了紫色的眼影。单看她那如剥了壳鸡蛋般光滑的面部肌肤,谁都不敢相
信她已经年过四十了。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白梦茹竟然换了套极为修
身显体形的短袖青花瓷色的旗袍。

      那旗袍属于现代改良型的款式,领口采用的是传统的立领,将白梦茹白皙光
滑的脖颈衬托得极为修长,宛如高傲的天鹅。立领的下方是一个精巧的盘扣,将
两边的立领聚拢到她精致的锁骨附近。袖子采用的是插肩袖,以白色蕾丝面料拼
接而成,尽显白梦茹白皙粉嫩的肩部肌肤。

      顺着锁骨而下,旗袍忽然以曲线分割开来,在织带的点缀下,旗袍的胸部位
置出现了一个爱心状的镂空。白梦茹的双峰本就是极为雄伟的存在,如今穿着胸
部镂空式的旗袍,她硕大圆润如雪丘般的爆乳,硬生生地将胸前的旗袍撑出了一
个极为诱人的弧度,而裸露在外的乳肉,更是挤出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看得
程庭树气血翻腾,口干舌燥。

      这套旗袍采用的是高档的弹力针织的面料,看上去就极为柔软顺滑,拼接和
裁剪也很完美,而青花瓷色彩图案更是给人一种不可言说的文化底蕴和美感。白
梦茹平坦的小腹和高高隆起的蜜桃美臀,都被那修身的旗袍给体现出来。她整具
身体呈现出真正傲人的「S」型曲线。

      旗袍的开叉很高,一直达到白梦茹的大腿根部,而下摆明显经过改动,正好
可以遮住膝盖,而那一截雪白光滑的小腿,却暴露在了程庭树视线里。白梦茹踩
着猫步,朝着程庭树走来,随着她的缓步前行,旗袍的下摆也在左右摇晃,眼力
甚好的程庭树可以清楚地看到,隐藏在旗袍下摆内部的干妈大腿。

      不得不说,白梦茹自己干的是美容会所行业,自然对于自己的一双美腿也是
多加护理。不仅每天勤加锻炼,那名贵的护肤品更是不要钱般地砸在上面,当然
她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尽管年过四十,可是白梦茹的双腿依然白皙粉嫩,富有
弹性,光滑圆润丰腴中又不失结实。

      程庭树没想到自己阔别多年的干妈,再度相见居然会给他两次惊艳的场景,
饶是程庭树见过了很多美女,依然愣在了原地。而白梦茹见到干儿子这副模样,
也先是一愣,旋即便虚掩着朱唇,略带得意地轻笑起来,「傻孩子,怎么,被干
妈的美貌给惊呆了?」

      程庭树这才反应过来,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嘿嘿,那确实是,您虽说是我
干妈,可比起那些青涩的小姑娘,不仅容貌身材不属于她们,您还有她们不具备
的成熟韵味啊!」

      「就你小子会说话!干妈都多大了,哪还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呢!」白梦茹虽
说嘴上否认,可是眼底的笑意,却丝毫不掩饰。

      白梦茹踩着猫步,挺胸扭臀,迈着大长腿坐回老板椅上。而程庭树也坐在她
的对面,忽然从袖子里取出一张长长的清单,递与白梦茹,后者带着一丝疑惑看
了看那卷长长的清单,问道:「这些都是中药材吧?」

      「嗯,没错,而且都是有美容养颜效果的药材。」程庭树点点头,承认道。

      白梦茹顿时笑道:「该不会是清妍在搞什么原生态中药美容的了吧?」

      在2035年,不知从哪里又刮起了一股原生态才是最好的,不用任何人工
添加剂的风气,席卷了食品、药品、保健品乃至美容业,而在美容业则是表现为
掀起了一阵追捧中药材美容的风气,虽说事后证明是无良自媒体和中成药厂的联
合炒作,可依然有不少人相信,所以白梦茹才有此问。

      「嘿嘿,干妈这你就猜错了。不过还真的和这个有点关系。」看到白梦茹面
色微变,程庭树连忙开始扯谎,大意是他在学校某个武术社的老爷子手里,得到
了一卷大明皇宫御医的美容古方的残本。所以想从白梦茹这里买点药材。

      白梦茹虽说对所谓的中药美容不怎么感冒,可是有时候为了生意,她也不得
不搞些原生态美容的噱头。而且这些年白梦茹接管执掌梦茹馆,也开始注重研发
新产品,自然和一些中药商有些商业往来。不过白梦茹担心干儿子是被人骗了,
脑子一热,想要搞什么中药美容,她连忙问道:「树儿,你不会被人骗了吧?」

      程庭树拍着胸脯说道:「那怎么可能,干妈你忘了小时候人贩子想拐走我,
结果被我忽悠进警局的事情了?你干儿子聪明着呢!这卷古方……我妈已经试用
过了!」

      「真的假的?」白梦茹半信半疑道。

      程庭树想到情妖秘典的记载,如果自己那东西真的可以帮助女人美容养颜,
保持青春的话,那么昨天经过那事的妈妈,应该会有些改变!所以他非常肯定地
回道:「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古方里要的一些药材,市面上不大好弄,所以我才
来请干妈来着。」

      白梦茹迟疑了片刻,问道:「好吧,你想要多少?」

      程庭树提出了一个数字,白梦茹微微蹙额道:「你要的挺多的,这价格哪怕
干妈以成本价给你,恐怕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钱不用担心,我有钱!」程庭树立刻掏出一张卡,放到桌面上,递给白梦
茹。

      白梦茹轻笑一声,将银行卡推出去,说道:「你还没毕业,能有几个钱,这
笔钱干妈帮你出了!」

      程庭树却直接拒绝,回道:「不用了,这笔钱……嗯,是我这些年来勤工俭
学省下来的,是靠我自己得到来的!」

      白梦茹看他面色坚决,也知道这个干儿子素来倔强,也不勉强对方,轻轻地
收下银行卡。她问道:「那些药材买到之后,运到哪里,还是先放在梦茹馆?」

      程庭树想起万玉贞曾经说过,楚云公寓楼下面有个空闲的地下仓库,正好可
以派上用场,他便回道:「到时候送到楚云公寓楼吧,我租了个地下仓库。」

      「看来你是玩真的了?」白梦茹笑道。

      程庭树也回以一个微笑,「那是自然,我可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到时候还
希望干妈拿着我弄好的成品,多多推广啊!」

      白梦茹笑靥如花道:「那干妈就等着好儿子发迹,让干妈享清福咯!」

      两人相视一笑,场面极度温馨。只是这种温馨并没有持续多久,萧子媚的声
音便从办公桌上的电脑里传来,「白总,马上要到和雅婷文娱集团的唐总会面的
时间了,您看……」

      程庭树见状也颇为识趣,他对干妈说道:「干妈,到时候约个时间,我们一
家人好好一起吃个饭!」

      白梦茹也是微笑着说道:「那是自然啊,可惜今天的行程挺满的,不然就留
你吃个午饭了。」

      「不着急,反正你和老妈都来到了S市,以后有的是机会!哈哈……」程庭
树爽朗地笑道。

      心满意足地从梦茹馆离开,程庭树的心情可谓极为愉悦,只是这种愉悦并没
有持续多久,他便本能地察觉到,自己被几只老鼠给跟踪了。联想到最近自己结
过的仇家,程庭树顿时心里了然,他轻叹一声,故意离开繁华的商业圈,寻觅了
一处偏僻的废弃工厂,待到进入满是垃圾和秽物的厂房里,程庭树才停下脚步,
冷冷地说道:「跟在我后头的老鼠,该现身了吧?」

      「啪啪啪……厉害,厉害,居然可以发现我们的追踪,就凭这一点,你就可
以在S市炫耀了。」一个极为嚣张,阴冷中带着危险的男声,忽然自程庭树身后
响起,言语之中尽是挑衅之意。

      程庭树转头看向身后那人,却见那人面容清癯,眉宇间却如同罡风般犀利,
他穿着件休闲的花格衬衫,下身则是宽松的牛仔裤,脚下反而不伦不类地穿着双
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去海滩度假的社会青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真
是名副其实的社会青年。

      「哦,我是谁呢,原来是不知姓名的阿猫阿狗啊!」程庭树那懈怠的表情和
语气,更是一种无形的反击和嘲讽。

      那花格衬衫的青年果然面色大变,而他身后的几名小混混更是直接指着程庭
树骂道:「你知道我大哥是谁么?他可是易堂主的直系属下,夜王五虎之一的旋
风虎,人称旋风哥的存在!」

      提到这里时,那个被称为「旋风哥」的花格衬衫青年顿时一扬下颔,神情骄
傲又自得。程庭树轻蔑一笑道;「哦,夜王五虎,好大的威风啊。之前那个叫罗
虎的,现在可还在医院躺着呢!」

      旋风哥顿时面色大变,冷冷道:「不说这个还好,你既然提到了这个。那我
就给你两个选择。」

      「哦,那两个选择?」程庭树似笑非笑地问道。

      旋风哥指着身后一个扛摄像机的混混,说道:「第一个选择,你跪在地上,
对着摄像机连磕十个响头,同时说对不起虎爹,儿子不孝,我也就放过你了。」

      「哦,第二个呢?」程庭树并不气恼,依然保持着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追
问道。

      旋风哥面露煞气,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说道:「由我亲自动手,废掉你一
只手,一条腿,作为给我兄弟的赔罪!你自己选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