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久的叹息】(楔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ezhongse3
2021年4月2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79

  午夜的暴风雨无情地抽打在冰冷的玻璃上,噼啪作响,一股股细小涓流汇成
水帘,自窗台倾泻而下。窗外乌云蔽月,电闪雷鸣,寒风肆虐,宛如末日。与之
形成鲜明对比,窗内玻璃却是在温暖的烛光中映照出一张几近完美的侧颜,一位
几近完美的少女。

  对,就是通常意义上的那种完美,那种从容颜,衣着,装扮,配饰,乃至坐
姿到指尖握笔的高度都完全挑不出半点瑕疵的完美,她仿佛是女神恩宠,集合了
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想象。

  这样的少女,似乎注定不会平凡。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年仅十五岁的她便收
获了诸多赞誉,永恒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五级强者,圣冠上的明珠,名流舞会中
永远的主角。当然,还有诸如所有男性心中最理想的情人,最被期盼沦为娼妓的
女人这类无法宣之于口的「赞誉」,但所有人都无法忽略她最重要的一个身份,
永恒大陆,教廷圣女,安德莉亚。

  少女神情专注,奋笔疾书,忽然顿住笔锋,略显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轻轻一
叹,整个身子往椅背靠去。这一刻,她仿佛不再是那位完美的圣女,而只是一个
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她慵懒地瞥了一眼墙上的古董钟,就在刚才那一刻,她正式
踏入了十六周岁。

  今天,是她的生日,最起码是名义上的生日,至于她真正的生日,怕是只有
她死去的父母知道了……

  即便是教廷内,也只有极少的几位大主教知晓,他们的圣女大人,原是一位
出身卑微的孤儿,当教皇冕下将她带回教廷的那一天起,她就是无可争议的圣女。
哦,也并不是无可争议,只是提出争议的人,最后都永远闭上了嘴。躺在棺材里
的人,当然开不了口……

  只是圣女大人的修炼天赋也确实足够出色,即便有教皇冕下亲自指点,十五
岁的五级强者也不是一句天才就能带过去的。没有人怀疑她将来会晋入圣级,甚
至是那在圣级中也极其罕见的战略级强者,教廷内的大人物们不得不佩服教皇冕
下眼光独到。出身算什么,只有腐朽的贵族才讲究血统,对教廷而言,多一位强
者坐镇,就等于在大陆上多一分话语权,况且,圣女大人长得又是那样的……美
丽……且……诱人……

  书桌上,产自锯木岭的热咖啡洋溢着独有的果香,瓷碟上的精美糕点依旧娇
艳欲滴,安德莉亚脚下黑影诡异地往外延伸,在一侧的沙发上显现出一个模糊的
人影,然而圣女本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副见惯不怪的模样。

  人影轮廓逐渐清晰,勾画出一个年老绅士形象,他摘下礼帽,笑道:「安德
莉亚,今天是你的十六周岁生日,希望你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安德莉亚瞥了一眼年老绅士,淡淡道:「哦?今天是我生日?是我死去的父
母给你托梦了?」

  年老绅士:「嘿嘿,圣女大人,你要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

  安德莉亚捧起古董咖啡杯,轻轻往里吹了一口气,缓缓道:「活在这个肮脏
的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意思,对吧?本杰明传奇大法师。」

  若是有人在场听到圣女大人说出这么一句话,定然会大惊失色,叫本杰明的
人也许很多,但能加上传奇大法师这么一个称谓的,历史上仅有那么一位,他肯
定是永恒大陆上最负盛名的大法师之一,也肯定是永恒大陆上最声名狼藉的大法
师,没有之一!

  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曾经有人这么评价这位大法师,本杰明最出色的天赋都
体现在床上,研习魔法只是他为了猎取女子芳心的业余爱好。据说这位风流法师
的情妇从十四岁到四十岁,从暗巷娼妓到贵族千金,从圣级强者到平民百姓,皆
而有之,就连他自己也曾公开宣称,记不清与多少位美女上过床了。

  这样的一个人,当然招人恨,某位大领主因为戴了绿帽子,甚至为他开出了
三千枚金币的悬赏,要知道,这都快够买起一个小镇了,但依然奈何他不得,一
来好欺负的还能叫圣级?二来这个偷心无数的花丛老手,还兼任着永恒大陆魔法
学院的客座教授!

  说起来也好像没什么不妥,本杰明其人除了色胆包天,确实没犯下过什么滔
天恶行,甚至还自掏腰包资助过贫寒的学徒,当然,资助的都是女生,还一个比
一个漂亮,男生?滚一边凉快去!

  本杰明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本想教你些有趣的事儿,你又不肯学,偏要
讨教那些晦涩难懂的高阶魔法,怪谁去?」

  安德莉亚斜眼道:「也就你这种人才能堂而皇之地教一个小女孩床技!」

  本杰明:「多少人想跟我学,我还懒得教呢。」

  安德莉亚无奈扶额道:「你当年该不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吧……」

  本杰明:「当然不是,准确点说,我是死在五个女人的肚皮上……」

  安德莉亚:「死得其所。」

  本杰明:「愧不敢当。」

  安德莉亚摸了摸胸前的吊坠,说道:「我每天戴着这吊坠,身子不是早就被
你看光了?真搞不懂你为何这么执着于那个约定。」

  本杰明笑道:「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在那些男人眼中是何等的致命,
虽然我比那些庸俗的凡人高明那么一点点,却也不得不承认,你这身子就是最完
美的艺术品,啊,太美了,如果仅仅是看你的裸体,简直是暴殄天物。」

  安德莉亚:「在那之前,我还想问你一些事。」

  本杰明优雅地翘起腿,托了托眼镜边框,说道:「悉随尊便,美丽的圣女大
人,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

  安德莉亚:「你到底是谁?」

  窗户被风雨猛然吹开,干燥温暖的书房顿时浸入一丝寒意。

  本杰明起身,往风雨交加的窗外深深看了一眼,转头笑道:「这点你不是可
以通过灵魂契约确认么?我就是本杰明本人,虽然只是灵魂状态。」

  安德莉亚:「你确实是个伟大的法师,可是我不觉得你这样的无信者,可以
窥探神国的秘密。」

  本杰明面对安德莉亚的质问,却只是淡淡一笑:「那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神
明的本源是什么,小女孩,噢,抱歉,应该叫你女士才对了,世界的真相,跟信
仰无关,相反,信仰才是遮住你眼睛的那块黑布。」

  安德莉亚:「你连神国都到不了,又怎么知道那里发生过什么?」

  本杰明:「到达神国的方法并非只有女神传召一种。」

  安德莉亚:「那你是怎么去的?」

  本杰明:「这是我的秘密,在适当的时机,我会告诉你的,美丽的女士。」

  安德莉亚:「我没有办法完全信任你。」

  本杰明:「我也没有让你完全信任我啊,说白了,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的同伙
罢了,信任这个词对你我都太奢侈。」

  安德莉亚皱眉道:「本杰明,你到底想要什么?」

  本杰明敛去笑容,前所未有地认真道:「你知道的,我要重塑肉身,我要女
人。」

  安德莉亚:「就这么简单?」

  本杰明:「就这么简单。」

  安德莉亚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说说吧,如今永恒大陆上五大王国的
形势怎样了。」

  本杰明讶然道:「怎么问我这个?这个你不是应该请教图书馆里的那些学者
更妥当些吗?」

  安德莉亚:「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本杰明笑道:「我觉得你更像在拖延时间,不过也无所谓了,如今明面上是
羽族的纯净天国最为强盛,无论是军力还是强者数量,都明显占优,可是羽族与
魔族这对冤家一直对峙至今,说明深黯之渊也必然具备足以抗衡羽族的军力,只
是藏在暗处。」

  安德莉亚:「只要女皇的威慑力还在,他们就没法子真正打起来吧?」

  本杰明:「各族女皇的存在确实让灭国战争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可并不意
味着可能性为零,只要代价在他们所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安德莉亚:「他们愿意承受女皇的愤怒?」

  本杰明:「战争的狂热往往会让人失去起码的理智,嗯,这么说吧,昨天你
接见的那几个圣骑士,就算你让他们去死,信不信他们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安德莉亚:「在以往的岁月里,你见过女皇出手吗?女皇的战力真的如传说
中那般恐怖?」

  本杰明:「尊贵的圣女大人,我劝你不要去质疑女皇的战力,身披神意武装
的圣级,和普通的圣级,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何况各族每一任女皇,必
然是战略圣级。」

  安德莉亚:「女神露娜当初将神意武装赐给五族,就没想过平衡一旦被打破,
可能会酿成更大的悲剧吗?」

  本杰明:「她当然知道,只是那时候上古战争刚结束,她大概也没有更好的
法子了。」

  安德莉亚:「各族神意武装挑选主人有什么规律吗?」

  本杰明:「只要是信仰值达到100的女人都有可能,当神意武装认主后,
与之签订灵魂契约的女人就会自行提升至圣级,噢,还有一个前提,必须是美女。」

  安德莉亚揶揄道:「你的意思是神意武装跟你一样是个色鬼?」

  没想到本杰明竟是点了点头,说道:「各族的神意武装都具有自我意识,从
以往的案例看来,确实都很好色。」

  安德莉亚:「女神也不管管?」

  本杰明:「到凡界无偿打工几千年,还不许挑个美女养养眼,换你乐意不?」

  安德莉亚无言以对……

  本杰明:「当女皇即将陨落之际,神意武装就会自行挑选下一任宿主,并变
幻成宿主最适合的形态,例如当代人族女皇爱娜的神意武装【圣者之心】,就是
一套可无限再生的银铠,并持有护盾与节杖,说明爱娜这位女皇,很……很谨慎
……对,谨慎……」

  安德莉亚:「你刚是不是想说她怕死来着?」

  本杰明无奈道:「你就这么看不惯她吗?怎么说也是个大美女呀,虽然确实
很怕死就是了……」

  安德莉亚:「如果不是她生性懦弱,又怎么会坐视彼得家族在神圣联盟内为
所欲为?」

  本杰明:「人族和精灵族的女皇,向来对权柄没有野心,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安德莉亚:「呵呵,当年在孤儿院里差点被弄到床上去的人又不是你,当然
说得好听。」

  本杰明连忙知趣地选择闭嘴,教廷内,他是唯二知道那段过往的人,当年若
不是教皇出手,随身子长开而逐渐显露出美貌的安德莉亚,早被那群变态的老家
伙糟蹋了,而那些贵族老头,则来自彼得家族。讽刺的是那些贵族对安德莉亚伸
出魔爪的地方,恰好就在孤儿院大堂的女神雕像前,换句话说,如今教廷的圣女
大人,当年还未成年时就差点在女神面前被轮奸了。光影相依,表面上风度翩翩
的贵族老爷们,谁又知道心底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龌龊?最后教皇也只是以亵渎
女神的名义秘密处决当天那几位在场的彼得家族旁系成员,政治是妥协的艺术,
与正义无关。

  安德莉亚:「不说她了,精灵族的千年王国向来低调行事,与世无争,与外
界甚少来往,听说你以前跟他们打过交道?」

  本杰明:「当然打过交道,我还在银月城里住过一段日子呢,跟你说,长耳
朵族群里的美女,那叫一个多……」

  安德莉亚:「我对你的艳遇没兴趣,说正经的。」

  本杰明:「不说艳遇,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安德莉亚:「那今晚你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本杰明:「别……我说,我说还不成吗,精灵族精于自然法术和远程打击,
战力以银月游侠,银月猎手和德鲁伊为主,在森林或地形复杂的区域有着无可比
拟的优势,可一旦处于开阔平原地区,敏捷和隐蔽带来的优势将荡然无存,所以
我个人认为,精灵一族确实没有对外扩张的想法,可也别妄想能轻易入侵他们的
领地,那将会是最可怕的战争泥潭,当年我有幸得见精灵女皇一面,至今不忘。」

  安德莉亚:「哦?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本杰明:「她直接叫我滚蛋。」

  安德莉亚:「你滚了?」

  本杰明:「怎么可能,我趁着临别行礼的空档亲了她一下,」

  安德莉亚:「然后她就爱上你了?」

  本杰明:「然后她就追杀了我三天三夜,我左腿这道疤痕就是当时留下的。」

  安德莉亚:「慢着,你上次说这道疤痕是被一个兽族姑娘弄出来的呀,还说
那个女人爱你爱得死去活来,非要在你身上留下些纪念。」

  本杰明:「啊?有这回事?也许我记错了吧……好像是咬在左肩上来着?」

  安德莉亚:「我对你的风流韵事没兴趣,只是奇怪你这色胚跑到兽族的蛮荒
之地是怎么活着回来的?不是都说兽族能动手的时候绝不动口?」

  本杰明无奈道:「我生前好歹是个圣级大法师啊,怎么到了你嘴里跟个炮灰
杂兵似的。」

  安德莉亚:「我以为你只有干那种事的时候才是圣级。」

  本杰明:「老子干那种事的时候是神级好吧!」

  安德莉亚:「兽族里的狂战士据说近身后砍法师跟切菜一样,你就没碰上几
个?」

  本杰明:「碰上啦,其中光是五级的狂战士就有四个,吼起来几百米开外都
能听见。」

  安德莉亚:「那你怎么没被切成菜?」

  本杰明:「不巧,我当初为了干那种事,专门锻炼过体魄,还修习过格斗技,
所以当他们把脸凑上来时,才知道本大爷的拳头到底有多硬。」说着便秀起胳膊
上那并不存在的肌肉。

  安德莉亚:「我听说当今兽族女皇白夜最擅长的是法术?为什么崇尚武力的
兽族,会选出擅长法术的女皇?」

  本杰明:「因为不服的都被她揍趴下了,压根儿就没用到法术。」

  安德莉亚:「她不是狐族出身吗?怎么打得过虎族和狼族那些人?」

  本杰明:「狐族体质是偏弱,可抵不过人家有九根尾巴啊,那可是狐族中千
年一遇的奇才。而且据闻白夜天生媚相,在床上被她榨干的兽族强者不计其数,
待我重获肉身,就去领教一番,那毛耸耸的大尾巴哦,我想手感一定很不错吧。」

  安德莉亚:「如果羽族和魔族交战,白夜会选择出兵还是观望?」

  本杰明正色道:「都有可能,实际上五族女皇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包括那个
你最鄙夷的爱娜,白夜跟兽族那些莽夫酋长不一样,那真的是一只深谋远虑的老
狐狸,跟她做买卖,一不小心就要被吃干抹净。」

  安德莉亚:「你好像对她很熟悉?」

  本杰明:「我跟她曾曾曾祖母有点交情。」

  安德莉亚:「她不会是你曾曾曾孙女吧?」

  本杰明:「不会,当年我刚摸上她的床,她老公就收到风声急匆匆赶回来了,
害得我在阳台外晾了一宿,不过她老公是真的不行,不到十五分钟就完事了。」

  安德莉亚:「传闻【佣兵王】蛮骨跟白夜有旧,如果兽族有意染指大陆,那
岂不是凭空就多出一份助力?」

  本杰明:「佣兵无分种族,都是认钱不认人的主,就算是蛮骨也无权强迫他
们出战,如果说有哪个人可以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卖命,那只能是曼尔达夫那个守
财奴。」

  安德莉亚:「大陆商会的会长,那个地精族的曼尔达夫?传说他掌握着大陆
上百分之二十五的财富。」

  本杰明:「你最好不要小看他,虽然地精这个种族没有建立国家,整个族群
都找不到一个圣级强者,但在商业领域,他们是不折不扣的霸主,与大陆商会为
敌,就等于与大陆上所有商人和几个最强悍的佣兵团为敌。」

  安德莉亚:「他也不怕佣兵们联合起来谋财害命。」

  本杰明:「如果他是这么好杀,早就没命了,你信不信他连佣兵们商议计划
时打了几个喷嚏都知道?」

  安德莉亚:「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我要做的事将会顺利很多。」

  本杰明:「安德莉亚你要记住,地精不会忠于任何人,他们只忠于金钱,不
幸的是,你现在虽然有点地位,但实在不像个有钱人。」

  安德莉亚:「对了,史书上记载你生前滥交无度,来者不拒,和所有种族都
交配过……」

  本杰明激动道:「我要严正声明,本大法师从来没上过地精,那都是史官们
赤裸裸的污蔑!」

  安德莉亚悠然道:「哦,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本杰明:「喂,你这表情完全就不相信我对吧?」

  安德莉亚:「没啊,虽然你是永恒大陆历史上最不要脸的大法师,可我还是
很相信你的!」

  本杰明哭丧着脸:「可我真的没跟地精上过床啊……」

  安德莉亚安慰道:「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本杰明:「我没输!」

  安德莉亚:「但你死了……」

  安德莉亚从一旁的暖炉上提起精致的古董咖啡壶,又给自己倒满一杯咖啡,
问道:「你是怎样在死后把自己灵魂封印到项链中的?我查阅过教廷里的典籍,
这是属于神明的神迹法术,难道你这个无信者其实是女神的忠实信徒?还是在上
古战争中陨落的那位邪神的仆从?」

  本杰明:「嘿,这才是你一直想问的吧?圣女大人,怎么,你想学?我可以
教你啊。」

  安德莉亚沉吟半晌,压下心底诱惑,淡淡道:「回答我的问题,本杰明。」

  本杰明:「我只能告诉你,我既不信奉女神,也不侍奉邪神,神明其实并不
是你想象中那样超然的存在。」

  安德莉亚:「可我并不认为普通人能施展神迹,即使你是最伟大的法师之一。」

  本杰明:「等你领悟了世界的奥秘,就会明白所谓的神迹也就是一种无比苛
刻复杂的魔法仪式罢了。当然,如果你能借取神明的部分权柄,可以省去很多麻
烦。」

  安德莉亚:「这和典籍上记载的不一样。」

  本杰明:「你自己刚才不是说过吗?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小姑娘。」

  安德莉亚:「永恒魔法学院中,真的有你说的那件东西?这世上真的存在第
六套神意武装?」

  本杰明:「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何必多此一问?」

  安德莉亚:「知道这个秘密的,有哪些人?」

  本杰明:「五族女皇,魔法学院历代院长,我本人,哦,现在还加上你一个。」

  安德莉亚:「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杰明:「魔法学院里没有能瞒住我的秘密。」

  安德莉亚:「噢,我以为你只知道女学生们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

  本杰明无奈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安德莉亚:「我们什么时候去魔法学院?」

  本杰明:「快了,但在那之前,你需要先独自游历修行。」

  安德莉亚:「我已经是五级了。」

  本杰明嗤笑道:「我需要告诉你一个事实,圣女大人,战力和等级有关,可
等级不代表着战力。」

  安德莉亚:「可我在练习中明明……」

  本杰明:「如果在野外与亡命之徒实战,你也许能杀掉几个人,但最后一定
会被围攻至死,而且你最好祈祷自己能死得痛快些,对你这样的女人而言,落在
男人手上,嘿嘿,你懂的。」

  安德莉亚:「好吧,我承认你说得对。」

  本杰明:「安德莉亚,不要着急,你会是永恒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圣级。」

  安德莉亚:「我以什么身份进入学院?学生还是学者?」

  本杰明斜眼道:「客座教授。」

  安德莉亚:「会不会太高调了些。」

  本杰明:「你一个圣女还想低调?」

  安德莉亚:「神意武装存放在学院里什么地方?」

  本杰明:「一个小型秘境中,放心好了,我有办法送你进去。」

  安德莉亚:「我听说当年那一任魔法学院的院长是个女人?」

  本杰明没好气说道:「是的,我还跟她有染,满意了吧?圣女大人。」

  安德莉亚:「那套神意武装几千年来都不曾认主,凭什么会承认我?」

  本杰明:「因为你的精神力足够强大,而且也足够漂亮,最重要的,你跟我
一样,是个无信者。」

  谁能想到,永恒大陆教廷圣女安德莉亚,竟然是个无信者?

  安德莉亚:「女神露娜当初为什么要创造一套不属于信徒的神意武装?」

  本杰明:「因为信仰越是坚定的人,也越容易走向极端,女神需要一个能制
衡女皇的存在。」

  安德莉亚:「这听起来很矛盾。」

  本杰明:「在我那个年代,异端者最好的结局就是被吊起来活活烧死。」

  安德莉亚:「女神是担心有哪一任女皇会发疯?」

  本杰明:「我觉得羽族现任的女皇已经在发疯的边缘了。」

  安德莉亚:「你是说【审判者】圣羽?我记得她的神意武装好像叫【天罚之
剑】,有人说她是当今最接近神明的人?」

  本杰明:「正因为她天性偏执,神意武装才会是那种特殊形态,如果你要做
那件事,就绕不开她,到时候你要留意她悬浮在背后的那四把圣剑,【屠魔】,
【灭罪】,【斩首】,【焚月】,分别压制魔族,人族,兽族和精灵族。」

  安德莉亚:「为什么你对女皇的事这么清楚?」

  本杰明:「我清楚所有的美女。」

  安德莉亚:「包括魔族的那一位?」

  本杰明:「对的,包括魔族的那一位。」

  安德莉亚:「为什么从来不把其他女皇放在眼里的圣羽,唯独对魔族那位如
此忌惮?」

  本杰明:「因为魔族女皇【幽夜使者】暗翼的神意武装叫【死亡之镰】,它
的其中一种独有属性是【即死】。」

  安德莉亚:「我还是不明白魔族这个族群怎么会信奉女神。」

  本杰明:「他们只不过在信仰和灭族之间选择了前者罢了。」

  安德莉亚:「你是说……魔族原本是邪神的子民?」

  本杰明:「不然你以为羽族和魔族的世仇是怎么来的?」

  安德莉亚:「兽族女皇白夜的【绯色之夜】和精灵族女皇祭月的【群星之坠
】各有什么特殊属性?」

  本杰明:「不知道。」

  安德莉亚鄙夷道:「你刚不是说清楚所有的美女吗?」

  本杰明:「对啊,我知道白夜左乳上有颗乳痣,祭月背后有道新月纹身,这
还不够吗?」

  安德莉亚扶额道:「你的关注点还真的是与众不同。」

  本杰明:「这两位继承神意武装后就没公开出手过,我现在没了肉体又不能
跟她们上床,找谁问去?」

  安德莉亚哑然失笑:「好像是有几分道理。」

  本杰明:「其实还存在第七套神意武装,而且它永远只有一个名字,只是没
人知道在哪,也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

  安德莉亚震惊道:「你说什么?还有一套?它叫什么?」

  本杰明:「它叫【女神降临】。」

  安德莉亚:「莫非是……。」

  本杰明:「没错,那套神意武装就是女神露娜的战衣。」

  安德莉亚:「女神的战衣不是应该在神国里吗?为什么会在现世?噢……我
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不过,女神真的陨落了吗?」

  本杰明:「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又何必在这里多费唇舌?」

  女神已然陨落!教廷圣女和大法师的灵魂,就这么若无其事地谈论着永恒大
陆上最骇人听闻的秘密。

  安德莉亚:「你说过神明即便陨落,也不会真正死去,而只会转生,那女神
的转生者又是谁?」

  本杰明:「不知道,我唯一能确认的就是,那绝对不会是你。」

  安德莉亚:「女神在自己的神国中,怎么会被暗算?」

  本杰明:「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了解女神露娜,那一定是邪神卡奥斯本
尊。」

  安德莉亚:「弑神者都有哪些人?」

  本杰明:「我只推算出有五个人,至于种族,身份,职业等一概不知,但肯
定是现世中的大人物。」

  安德莉亚正襟危坐,竖起食指:「最后一个问题。」

  本杰明:「请说,美丽的小姐。」

  安德莉亚:「你真的没跟地精上过床?」

  本杰明痛心疾首道:「我最后再说一次,没有!」

  安德莉亚:「我没有其他问题了,尊敬的大法师先生。」

  本杰明双眸透出狂热,喉结滚动,颤声道:「那么……我们可以开始谈正事
了?」

  两人方才所说之事,无论哪一件都足以影响整个大陆的走势,在本杰明口中,
居然都不是正事?

  安德莉亚将桌上一叠叠厚重文书收入抽屉内,最后确认了一次房间外结界完
好,沉默半晌,终是缓缓站起身来,以无可挑剔的姿态款款走到大法师跟前,左
右轻轻捻起裙摆,玉足前后错落,臻首垂落,屈膝行礼:「如你所愿。」

  柔软细长的秀发如同金色的瀑布洒落在烛光中,映衬着流光幻影,一路倾泻
至后腰,美不胜收,额间简简单单地梳起刘海,鬓发间点缀一圈内敛庄重的银饰,
不见张扬,更显圣洁,虽是低眉顺眼的姿态,仍是隐隐可见那金色眼眸褶褶生辉,
白嫩如玉的俏脸上透出丝丝红晕,嘴角扬起礼节性的笑意,白皙玉颈下显出半截
精致锁骨,一身裁剪得体的圣袍长裙将内里玲珑娇躯包裹得严严实实,细节处却
不经意般勾勒出腰身曲线,明明清冷如斯,明明文雅端庄,偏偏洋溢着一丝若有
若无的媚意,如同一片飘落在圣泉上的娇艳花瓣,撩拨人心,牵动着眼前男人的
神经。

  她的一切是如此的完美,以致于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本杰明:「真的按我说的,穿上了?」

  安德莉亚却不置可否,反问道:「想看么?」

  本杰明:「不急,慢慢来,把裙子拉起来,对,就这样,慢点,再慢点…
…」

  教廷圣女,在大法师的眼前,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将雪白的裙摆翻至腰间,庄
严肃穆地做着只有娼妇才会有的淫糜举动,将裙内风光一丝不苟地展现得清清楚
楚,本杰明瞪直了双眼,灵魂状态的身体在虚实间来回闪动,这是他情绪波动的
表现。

  正如他所要求的那般,圣女大人长裙下并未如往常般穿着长裤,显露出一双
温润迷人的修长玉腿,与娇躯形成绝佳的比例,亭亭玉立,腿根处,也不再是那
条精致而保守的三角内裤,而是换上了一款异常暴露的丁字裤!三根仿佛随时会
断裂的丝带环绕娇臀私处,将那诱人的曲线勾画得淋漓尽致,叫人血脉偾张的是
遮掩私处的并不是丁字裤款式中常见的三角布料,而是一枚毛耸耸的可爱绒球,
紧夹在胯下的绒球在行走间难免会磨蹭裆部,挑逗情欲,难怪圣女大人一整晚都
端坐椅中,不曾挪动分毫。

  安德莉亚:「看够了没?」

  本杰明赞叹道:「即使以最挑剔的目光看,你也是永恒大陆历史上最顶尖的
美女之一。」

  安德莉亚:「继续吧,按照约定,这一个小时内,你可以命令我在这个房间
内做任何事,除了伤害我自己。」

  本杰明:「那就把圣袍脱了吧,我的圣女大人。」

  安德莉亚:「啧,果然是个急色鬼,难道男人都是一路货色吗?」

  虽然嘴上在吐槽,圣女的巧手却不曾停下,无比熟练地解开身上各处纽扣,
没过多久,便将那身繁复的圣袍褪至脚踝,散落在地板上绕成一圈布料。

  之前在言语上不曾落如下风的安德莉亚此刻却显得有些局促,双手忸怩不安
地交叉捂住酥胸,朱唇紧抿,眉眼间漫出点点羞意,虽然因为童年那段灰暗经历
的缘故,安德莉亚的心理远比同龄人要成熟,可毕竟还是处女,在一个大男人面
前脱光衣裙,任凭玩赏,还是让她难以像平常一般淡然自若。

  本杰明:「把手放下来!」

  安德莉亚挣扎半晌,终于还是乖乖将藕臂垂下,两枚与胯下一般大小的素色
绒球代替了奶罩上的布料,连接着几根细带悬挂在那对弹嫩挺翘的玉乳上,绒球
堪堪遮掩住乳晕,除却穹顶上两颗红梅,几乎等于暴露出整个奶子,这套别出心
裁的贴身内衣和内裤,淫绯的设计中混和着点点滴滴的可爱情绪,让高贵的圣女
堕入凡尘,沦落为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娼妇,色气中却又保留着那份独一无二的纯
洁,让这个身子刚刚完全发育成熟的美丽女子酝酿出一种又纯又欲的诱人气息。

  她是纯真的娼妓,也是放荡的圣女。

  本杰明:「跪下来!」

  安德莉亚咬了咬下唇,一声不吭,缓缓蹲下,随后身子前倾,四肢着地,金
发朝两边滑落身侧,俯跪在大法师脚下。

  本杰明:「屁股往上抬。」

  安德莉亚羞恼道:「本杰明,虽然你是灵体碰不到我,可你也别太过分!」

  本杰明:「这可是命令哦。」

  安德莉亚冷哼一声,扭动腰肢,将自己那吹弹可破的浑圆屁股高高抬起,丁
字裤上的细带深深嵌入股缝,分割出两片绝美的山丘,她当然知道,这是女人挨
肏的姿势。

  本杰明调笑道:「如果让那几个大主教看到你现在这模样,我真的很好奇他
们是否真的忍得住。」

  安德莉亚:「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本杰明:「历史上沦为教廷高层公娼的圣女又不是一个两个。」

  安德莉亚:「我绝不会屈从于他们。」

  本杰明:「包括教皇在内?」

  安德莉亚:「没错。」

  本杰明:「那现在,不屈的圣女大人,请你将那段话大声读出来吧,哈哈。」

  安德莉亚微微一怔,俏脸上继而泛起红潮,咬牙道:「我安德莉亚,是教廷
圣女,也是本杰明大人忠实的母犬,我身上每一个肉洞,都是为侍奉大人而生,
被大人抽插,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被大人凌辱,是我此生最热切的期盼。」

  本杰明背负双手,仰天狂笑,没人看到他的瞳孔有那么一刹那,转为了竖瞳
……

              (后期有偿)

  PS:开新书,这回尝试写一下奇幻,兴许会慢热点,剧情展开后应该会比
《莫道不相思》要宏大一些,我依然想写一些能让人记住的角色。

  嗯,再次重申,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