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雨爱如风】我篇 第二章 流年不利无肉纯剧情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keaixuyuan123
2021/06/28首发于:sis001
字数:13351

  本篇主要推剧情,介绍人物的性格,每个人物的戏份有多有少,后续剧情将
会着重写肉戏。

  我的其他作品:

  

  

———————————————————————————————————————

  来来来,兄弟们,选择题啊!答对了没奖,如果你问起一位女孩父母,她告
诉你她没有父母,有以下四种可能,你选哪个?

  A.她对你问起她的家庭状况很不满,在敷衍你。

  B.她有她的苦衷,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提起自己的父母。

  C.她恨自己的父母,已经和父母断绝关系。

  D.她妈的她是孙悟空。

  你选哪个?

———————————————————————————————————————

  蒋婷的回答让我很不安,从我遇到她开始就觉得这个小妮子太神秘了。长得
漂亮身材好,成绩全年级第一,家里有钱,但是没什么人追她,似乎也没谈过恋
爱。和人交流更倾向于倾听,对自己的事情讳莫如深,没人了解她的家庭状况。

  对我好像格外上心,但是又不愿和我过于亲昵,但但是又让我肏了她,但但
但是用完我又把我踹到了一边。

  我思绪翻涌,我是不是好像落入了某个陷阱里?我越想越害怕,以至于浑身
都在发抖,一定是我想多了,肯定是这样的,没错!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次日,我被闹铃吵醒了,我翻身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我感觉
自己的力量被抽干了,虽然昨天的运动量从个种方面来说都很大,但对我来说只
是小学生水平,还不如练半天投技费劲。

  真正让我虚脱的,是做了一夜没头没尾的梦,其中让我最烦躁的一个,就是
我梦到了我背着蒋婷,她手里拿着根吊杆,吊杆的那一头挂着一条蕾丝内裤。蒋
婷一边举着吊杆在我前头晃着勾引我,一边欢快的喊着「快点,阿琼,我们快追
上了!」而我为了得到那条内裤,丝毫不在意我的双脚已经鲜血淋漓,发了疯似
的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高速路上狂奔,嘴里还发出了驴子的鸣叫声!

  这个梦让我感到不安,我本能的感觉还是里蒋婷远一些比较好。靠!怎么可
能,让我来就来,让我滚就滚,把我当狗吗,我去你妈了屄的!肏,浑身酸痛,
真不想起床,要不然今天请假吧。不行,不行不行,我还要找这个小婊子问清楚,
我不能让人当凯子耍了。

  我忍着浑身的不适爬了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下了楼,我小心翼翼的走过老
妈的房间,探头进去看了看,老妈还没有回家。我去冰箱里看了看,啧啧,老爸
跑回山东老家后,老妈连饭都不肯做了,想吃剩饭都没戏!

  不吃饭可不行,买吧!我大摇大摆的,走到鱼缸前,朝里面的风水鱼作了个
揖说「龙王爷的子孙们啊,来我家两年有余,我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们,今天后生
我缺钱吃饭,找各位老哥筹措几个,勿怪啊!」说完我便将撸起了袖子,将手伸
到浴缸里,把刚底的泥沙扒开,沙子底下露出了一个防水袋。

  呵呵,当初我爸过生日,我妈提出要送他一辆摩托车代步,老头子居然拒绝
了,并且表示家里太冷清,想养些宠物,我提议养只猫,我老爸给了我一巴掌,
坚决表示要养鱼!我当时就觉得有猫腻。老头子是什么人啊,能活三十年的金刚
鹦鹉,养死了。能活三十年的巴西龟,养死了。我九个月大的月龄,他找不到奶
瓶,竟然用避孕套冲了奶粉,在前端剪了个口子喂我!要不是我妈发现的早,我
被他养死也是时间问题。当然这是题外话。

  什么动物都能养死的老头子,居然把这几十条风水鱼养活了,我心里更怀疑
了。于是我就打算试一下,当老头子在家时,我都会在鱼缸旁边停留很久,顺便
斜眼看老头子的反应,哈哈,露馅了,是要我出现在渔缸时,老头子就会表现出,
表情紧张,目光游移,动作僵直,说话结巴。

  太他妈好玩了,有一次,老爸站梯子上换电灯泡的时候,我故意大叫「爸,
这鱼鱼鱼!」老头子当时就从梯子上滚下来了,也不觉得疼,从卧室飞奔出来,
满头是汗「这鱼怎??么了!」我背着手,鱼了半天,冒出来了下半句「这鱼吃
胖了。」哈哈哈哈哈哈,几条鱼给他慌成这样,只有一种可能!

  此时我已经从刚底拿出了那个黑色的防水袋,抽出了里面的红票子,哎呀呀
呀呀。爸爸呀爸爸,儿子我对不起你咯。这三千块钱,老爸存了两年,今天让他
的宝贝儿子一下抄了个干干??净净!造化弄人,造化弄人,[ 这叫螳螂捕蝉!
] 我美滋滋的点着票子,哼着小调,准备去上学。鬼知道这一转身会跟我妈面对
面!我妈用她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等着我,细齿中碰出了一句[ 呵呵,这叫黄雀
在后!]

  我回过神来时,已经在上学的路上了,娘的年年打雁,今年让雁啄了眼!小
偷让土匪截道了!我从兜里掏出仅剩的三百块钱,哎,还好我聪明,当时直接给
我妈表了中心,表示爸爸不地道,偷藏了私房钱,自己不忍妈妈大人加班辛苦,
特地取出此等不义之财孝敬妈妈!妈妈表示很满意,取走了两千七,留下三百给
我当零花钱。我表示如果以后再发现爸爸的私房钱,定当捣其巢穴,抄其家财来
献与母亲!呵呵,机智如我!麻蛋,今天让老妖婆收了什一税!

  气不过也没办法,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摸了摸后脖颈,汗还没干呢!快点走
免得她回过味来,追出来那就惨了。于是我越走越快,想在七点之前赶到学校,
最好找蒋婷这个小婊子问清楚,她妈的要是敢耍我,我他妈跟她同归于尽!在这
种念头下,我跑了起来。这时,一个四中的学生骑着车从我旁边经过,我认出他
来了,是高二某班的学长。我加速追上去,跟他说[ 学长,我也是四中的学生,
高一14班的,我怕迟到,你带我一程吧。] 学长很大方,表示让我坐在后座,
我说[ 学长,我带你吧!你看我体格多壮,骑得快!] 学长也没说什么,下了车
让我骑车带他,呵呵,真是个和蔼可亲的好学长。我骑上了车子,使出吃奶得劲,
猛踩脚蹬!自行车就像头失控的野驴一样飚了出去!后面还传来学长的惊呼声[
学弟,我还没上……] 他的那个[ 车] 字还没说完,敬爱的学长就已经消失在视
野里了,对不起学长,一个人骑得快些,我留下来热泪。

  多亏了学长的自行车,原本要20分钟的路程,我只用了5分钟就走完了。
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冲进学校停车场,把敬爱的学长的自行车随手一扔,我便向2
班冲去,现在六点四十,还差二十分钟才开始早读,还来得及!我想只烦躁不安
的发了情的猫一样,在二班门口来回[ 路过] 了四五遍,每次只能瞟一眼,根本
没有看到蒋婷!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早读马上要开始了,我没办法,只好从书
包里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下[ 蒋婷同学来了吗,我找她有事。] 我把纸揉成一个
纸团,从后门丢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学生的桌子上,那个同学看了纸条上的内容,
先前后左右张望了一下,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丢给了我。我打开纸条,上面赫然
写着[ 没见到她,可能请假了。]

  我日你妈,我他妈忍着全身的酸痛来见你,你却给我请假了!这时七点的上
课铃响起,早读正式开始了。我想失了魂一样,跌跌撞撞的走回十四班,到了班
门口才想起来,今天是老班值班,我硬着头皮说了声[ 报告!] 老班头也不抬说
[ 门口站着!] 这时全班的目光都向我扫来,包括刘妤,邹着眉头,眼神中透着
不解。我已经无语了,看了今天走背字,管他娘的,罚站就罚站!

  我背对着教室,面朝这操场,心理格外的复杂,我真想现在就给蒋婷打电话,
问问她还好吗,今天为什么没来,是不想见我吗?手伸进裤兜去摸手机,我咬了
咬牙,把这种冲动压了下去,我想问她,但是我害怕她的回答!肏,你他妈为什
么要这样折磨我!听着教室里如同和尚念经般的早读声,我的心情更糟了。

  早读结束后,我被老班训了几句,老班也没心情管我,他只希望我这种刺头
这段时间老实点,等到一分班,我大概率是要跟他说再见了。呵呵,我也求之不
得。

  走到最后一排,几个班里的精华看到老大来了,分分坐直。荀辉让出一个位
子[ 大哥,坐这里!] 我在他旁边坐下,把书包扔到台子上。说[ 我觉得你不该
叫我大哥,我记得你是八月生的,我是十二月生的。] 荀辉嘿的笑了一声[ 你叫
我大哥也行,不过我可没有本事把你从千军万马中救回来!] 我不知可否。

  昨晚城西闸的事在全校传遍了,有四中的学生昨天站在了光头坤的队伍里,
把昨天的事情传的玄之又玄。

  [ 真哒!我说你们可别不信,那个鬼人拿着黑色的大砍刀,把人当石头什么
扔,声音恐怖的像熊叫一样,嘴里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把人像切西瓜一样砍翻了
一百来人呢!]

  [ 真的!真的!七班的彪子还跟他过了两招呢,真的真的,他身高一米八五,
人高马大,就跟……就跟穷子一个样!] 说这话的人同时还指向了我,顿时最后
一排的目光直勾勾的向我看来,眼神边怪异起来。我没有理他们,把书包理了理,
堆得高一些,自己趴在桌子上补觉。

  这时手机上来了短信,我慌忙拿出手机查看,肏,是刘妤那个贱货!我本能
的意识到,接下来可能有麻烦,我说话须慎之又慎。

  刘妤「昨天你去哪了,我在公园等了你一个小时!(⊙︿⊙)」

  我「我昨天去挣钱了,要不然怎么养我亲爱的老婆(p≧w≦q)」我肏,
我快吐了!

  刘妤「那我昨天,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信息,你这么都不回我[ ○?`Д′?
○] 」

  我「领导要求,工作时不能带手机,我看到信息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怕打扰
你休息,就没回。」

  刘妤「你昨天是不是跟人打架去了,城西闸那个cos孙猴子的是不是你?」
嗯?孙猴子?

  我「绝对没有的事,我是个好孩子,我最近去工地搬砖了,你看我这块头,
天生搬砖的料!」

  最后我还做了总结陈词「抱歉我的爱人,挣钱是一个男人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搬起砖头我无法拥抱你,但是放下砖头我却没法养活你!IL???????」

  刘妤好像很感动,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用手机给我发了个??爱心
后,就是安心听课了。我突然有感而发,转头问荀辉「狗子,你说我要是去做鸭,
会不会有富婆包养我?」

  荀辉思考了一下「估计能有上百个!」他认真的说。

  我没心情听课,我心里挂念着蒋婷。我拿出手机,给她发了短信。我是个懦
夫,我不敢再问我与她之间的关系,怕她拒绝我,那比死还让我痛苦。我只能问
她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说昨天你爽吗?呵呵,怎么可能。

  我问她「干嘛呢你,今天怎么没来学校?」她很快的便回复了「今天天气好,
我准备去市区购物!你怎么样,昨天没有被你妈抓现行吧?」太好了,终于有消
息了,这是今天让我最舒心的一件事,仿佛吹散了心中的阴霾!

  我回复「不怎么好,我今天偷我爸的私房钱,被我妈劫道了!」蒋婷回复
「你们一家都好有趣!我到地方了,不和你聊了,拜拜!」别啊,再和我说两句
啊!肏!荀辉在一旁看着我问「大哥,你一会笑眯眯的,一会垂头丧气的,和谁
聊天呢?」

  我问「狗子,你觉得刘妤和蒋婷哪个适合我?」荀辉左右张望了一下,把头
埋到桌子底下说「这还纠结什么啊,刘妤那个臭婊子把你像狗一样踹一边,婷姐
把你当个宝贝疙瘩护着,你要是辜负了婷姐,你他妈就是个纯傻屄了!」

  阿辉啊阿辉,我多么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我低声的和他说「如果我告诉你,刘妤才是我的正牌女友,你会怎么想?」
荀辉听罢,惊的猛抬头直接把头顶到了桌底,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讲台上讲的唾
沫横飞的数学老师怒了。把课本往桌子上一拍,指着我们两个「你们两个给我出
去罚站!」呵,今天是比较背啊。

  我和荀辉并排站在教室门口,听着老师继续唾沫横飞的讲课声,我叹了口气,
问荀辉「你今天愁眉苦脸的,有心事?」荀辉「唉,吃饭问题!以后不混了,要
想办法挣点外快。靠奶奶小卖铺那点收入,只能温饱解决,学校每年还要1100学
费呢。」我拍了拍他的肩旁安慰他「放心吧,面包会有的。」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自打进校门后,在座位上只坐了10分钟,在班门口罚
站到了九点,有句话怎么说的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课间去了个厕所,又
让高二的堵住了。为啥呢,自行车!倒霉学长带着同学把我堵在了厕所门口,那
气势恨不得把我吃了。

  「学弟!我今天看你快迟到了,好心带你一程,你把我的车子抢走了不说,
随手就给我扔沟里了!你说这笔账咱们该怎么算!」我好像没往沟里扔吧?不过
是我有错在先,我没有过多的争辩,直接和学长认了错。「学长对不起,是我不
懂事,您说怎么办吧。」学长掰开手指头给我算账「两个轮子摔变形了,变速器
摔坏了,链子也断了。这车我在捷安特买的,1200块钱。你要么给我修好了,要
么给我买个新的!」旁边还有个起哄的喽啰嚷着「不赔小心老子揍你!」我有些
想笑,还没回话呢。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娇喝「你想打谁!?」

  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你猜是谁,居然是吴梦雅!这小妮子双手叉腰,
瞪着杏眼朝这边走来,方苗娇滴滴的跟在她后面,不敢出声。吴梦雅和方苗挡在
了这帮高年级面前,把我和他们隔开,她们貌似很害怕,还在发抖,但丝毫没有
退让的意思。阳光下两位女孩较弱的身躯,投射出巨人的背影,把她们面前的这
几只老鼠衬托的格外渺小!

  我很感激梦雅和苗苗,但是这真不是她们该插手的事情,我决定在事态进一
步恶化之前制止他们,我没等学长们发作,便把她俩拉到一旁,跟学长们说「我
跟她们说两句话哈学长,我绝对不会跑。」学长没打算和两个小女生计较,示意
给我一分钟。

  我对梦雅说「你们来这干嘛,赶紧回去!」梦雅「你欠他们多少钱!我们给
你凑!」

  我说「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赶紧回去吧。」是啊,你太瞧不起我了,这世
上除了我妈,谁敢收我的数!

  苗苗「他们要是揍你该怎么办,那你撑一会,我去叫老师过来!」肏,那你
们还是留下吧!我说「别叫老师,你们要是不放心就留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我朝她们抛了个眉眼,然后又回到了学长们的「包围圈」里。

  我说「弄坏了学长的车,是我的不对,我肯定要负责的,但是我是个穷学生,
1200块钱怎么可能拿的出来呢!」

  学长「知道你小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也不想当恶人,这样吧,一口价80
0块!」

  我耸了耸肩「没有,我拿不出来。」

  学长已经无语了「那你给我600块吧!」

  我说「没有那么多。」

  学长「我肏,那你有多少。」

  我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零钱「嗯,四块五毛钱。」

  学长要崩溃了[ 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 学长,你看我长得那么壮,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

  梦雅急了[ 别动手,我们替他还你钱!] 我赶紧举手示意她们别打岔。

  在场的学长们瞬间都石化了,其中一个长得壮实揪住我的领子[ 你他妈真的
想挨揍啊,我们一人给你一拳,你他妈治好了还是个扁的!]

  我作害怕状[ 学长,要是揍我能让你出气,你就使劲打吧!]

  在场的学长都不说话了,眼神怪异的交头接耳了一番,最后苦主站出来一脸
苦相的说[ 兄弟你多少出点吧,这自行车我妈刚给我买的,刚骑两天就坏了,我
妈非扒了我的皮不可!我们刚刚是吓唬你的,我们哪敢真打你!]

  我听完学长的诉苦,我毅然决然的说[ 不行,一定要打,我这种人不整治整
治,就是对公序良俗的破坏,打我吧,只要不让我赔钱,打多狠我认了!]

  说完我扑通一声跪下去!

  学长见我跪下来,也跟着跪下去,眼含热泪[ 兄弟,就算没钱,至少你帮我
修一修车好吗,让我回家有个交代!] 说完就呜呜的哭了出来。我也跟着挤出几
滴虚假的眼泪。

  学长带来出气的弟兄见此场景,尴尬的不行,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嘟
囔几句,悻悻然的溜了。我见喽啰们走了,也站起身拍拍膝盖上的灰[ 学长,你
要是没别的指教我去上课了。] 说完,我丢下了愣在原地的学长。便一手拉着一
直目瞪口呆的小白兔走了。

  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乎两位姑娘的理解,梦雅嘴里一直嘟囔着[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苗苗好像先回过味来,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你可真是只狐狸!]

  我不置可否。

  从早上开始,我的天空就像被蒙上一层迷雾,空气沉闷的我喘不上气,忽然
间,梦雅和苗苗如同两束明亮的光照进了我的世界。他们让我见识到了再弱小的
人也有永不退缩的勇气!她们对我的关怀我会永远记在心里,为了感激他们对我
的搭救,我把他们一个个的送回班级,和梦雅分别时,她问我[ 今天放学后有时
间吗,请我吃饭吧。]

  我表示龙肝凤髓没有,番茄炒蛋管够!

  这时上课铃响了,我大叫一声不好,感觉往14班跑去,肏,下面两节全是
老班的课!我赶到门口时已经太迟了,老班表示上学听课太委屈我了,让我滚门
口站两节课!班里的同学也无语了,从家里赶过来能迟到,上个厕所也能迟到?
最后一排的精华们见我这幅狼狈样,笑得前仰后合的,荀辉直接笑桌子地下去了!
这狗货!我举手[ 老师,荀辉朝我比中指!][也给我站出去!!]

  我是来上学的,不是他妈的给你当门神的!生气也没用,谁叫人家是猫,咱
是老鼠。这时,手机突然震一了一下,我回过头瞟了一眼正在讲课的老班,偷偷
的拿出来手机查看,会是她吗?呵,是刘妤[ 活该你罚站(* σ′?` )σ] 我
他妈更烦躁了。我说[ 荀辉!] 被我坑了的荀对我很不满,本来不想搭理我,但
是听到了我喊他本名,愣了一下[ 怎么了大哥?] 我说[ 第四节是体育课,我不
想上了,我们逃课吧!] 荀辉问[ 去干嘛?] 我望着操场[ 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
吗?] 荀辉皱着眉头表示不解,我转过头望着他[ 这可是收货的季节!]

  第二节课下课后是课间操时间,一共半个小时,我没有去做操,而是翻墙出
校,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了离学校三条街远的coco。当我领着红豆奶茶回校的
时候,课间操刚好做完。我在蒋婷班门口等侯着她们班的物理课代表牛萌萌。我
见到了她,把她叫到人少的地方,表示请她喝奶茶。这个小胖妞见我那么殷勤,
顿时对我起了好感,一边嘬着奶茶,一边对我[ 诶呦,帅哥你真好,但是我还小,
现在还不打算谈恋爱。] 我呵呵一笑表示[ 那真是太可惜了,像你那么聪慧的女
人哪个男人能被你眷顾真是三生有幸,你是蒋婷的小学同学吧,我想问你些关于
她的事。] 一听不是冲自己来的,牛萌萌一下脸拉的老长。她说[ 这到没错,不
过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你看我天天忙着学习,不经常补充点糖粉,这脑力就
不足,事情就老记不住。] 呵呵,真是个直爽的女人,我喜欢。

  最终,我用十杯奶茶的兑换券,换到了关于蒋婷以下的情报。

  1。蒋婷不习惯主动与她人交流。

  2。蒋婷从小就成绩很好3。蒋婷家境不错4。没人见过蒋婷的父母,家长
会是她舅舅代参加的5。蒋婷从来都很低调最重要的是最近这两个月蒋婷表现反
常,包括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变得大方经常请同学吃饭,上课不带书本看,
上课看课外书,经常请假,对老师的劝导充耳不闻。

  嗯,这就是我能了解到的所有情况,把牛萌萌透露的情报记在小本本上,向
她表示感谢后就要离开,她这时却叫住我[ 喂,你还没给我封口费呢,蒋婷问起
来,我可不帮你保密!] 我笑着说[ 你要从小就认识她的话,那么你肯定不敢告
诉她,你怕她,对吗?] 我不顾呆在那里的牛萌萌转身回班了,我可不能再迟到
了。我终于在上课之前坐到了位子上,压哨压哨,我屁股刚挨到板凳,上课铃就
响了,噢耶!我正美滋滋的庆祝不用罚站的时候,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笑我,我正
不解时,只看到老班一手拿着茶杯,一手领着包。一晃一晃的走了进来,一眼就
看到了我[ 咦,我不是让你站两节课吗,滚出去!]

  我站在门口盘算了今天的遭遇,被老妈打劫,被学长围观,被老师罚站,被
同学嘲笑,被他妈的蒋婷不冷不热的吊着!这就是生活吗?肏![ 狗子,今天到
了一上午的霉了,说点让我高兴的事。] 在一旁的荀辉想了想[ 嗯,你看这天气
多好啊,空气多么清新啊!] 我打断他[ 算了你别说了,求你了。] 荀辉[ 哥,
你可真会消遣我,还高兴的事呢,我他妈的人生都快变成黑白色的了,还他妈的
哄你开心!] 我说[ 你要想开点,虽然现在生活困苦,但是你只要想想以后日子
会更辛苦,相较之下,就会觉得现在很幸福!] 荀辉[ 哥,你快闭嘴吧,我他妈
都快哭出来了!] 嗯,最近荀辉意志消沉,我要想办法让他振作起来。这时老班
探出头来怒吼道[ 狗日的,罚站都堵不上你俩的嘴,都给我去跑圈!跑到下课!
] 我对荀辉说说[ 看吧,幸福是比出来的,相较于现在,刚刚是不是??很幸福
啊?]

  第四节体育课,我和荀辉溜了出去,我叫来出租车「师傅,去四通驾校!」
路上,荀辉像个唐僧一样唠叨个没完,先是问我是不是真的跟刘妤好上了,在得
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就不停的劝我,刘妤多么多么婊,蒋婷多么多么好,赶紧
把刘妤踹了,跟蒋婷好。什么蒋婷学习好啊,什么人温柔啊,什么知道疼人啊,
什么家里有钱啊,好像他跟蒋婷很熟似的。说的很好,但都是废话,要是蒋婷愿
意接纳我的话,还用得着你啰嗦,我早就扑她怀里了!

  我跟荀辉说「狗子,谢谢你关心哥,我也喜欢蒋婷,但是人家不喜欢我啊。」
荀辉不解了「怎么可能,她都跟你上床了啊!」

  我示意他小点声,我说「我也不清楚她怎么想的,她这个人……很怪!」

  就这么絮叨了半天,我们到了。下车后,我跟荀辉说「没把你当外人才带你
来的,等会你别出声,也别和人说。」

  荀辉表示放心吧,于是我带他进了驾校,在小卖部找到了我师哥。

  师哥确认荀辉是自己人后,让我们随意坐。

  我没时间和他扯犊子,开门见山的问「生意怎么样?」

  师哥很高兴「好,当然好,这个驾校了老板抠门到家了,一个驾校100个学生,
才配三辆车。一天才能摸个一两次车。在等上车的时间里,学员大部分都在我这里
消遣,一天小一千块钱呢!」

  我看他话里有话,便接下他的话茬「但是?」

  师哥「师弟聪明啊,我要给你汇报一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

  还能有什么坏消息呢,我打断了他「坏消息是被条子发现了,你还没被抓说
明这个条子可以商量。」

  我没心情和他废话,一股脑把他想要说的全说出来了。我又问他「他说要几
成。」

  师哥「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他不贪心只要两成,不过师弟你别担心,我
把我的那份分给他。」

  我不置可否「那就多谢师哥了。我来是为了把账结一下。」

  师哥「好说好说!我现在给你算账,在这之前有几笔开销要扣一下。」

  他拿起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嘴里念念有词「现在是我老婆在看机子,一个月
算人工费800,电费200,放机子腾出来一间屋子,算房租400。」

  这个屄货开始给我算起账来了。荀辉看不下去了,朝我努了努嘴,我摇摇头,
示意他别说话,我就这么平静的盯着这个奸商,师兄也发现我在盯着他,他嘴里
的词也越说越少,头上的汗却越算越多,算着算着,他顶不住了。

  把笔往桌子上一拍「这点小钱怎么还敢跟老板计较啊,我只是想说我们打工
的挣钱不易。」

  呵呵,算你识相。师兄给我汇报了这个月的业绩是36480元,我可以分得14600元。

  这时候师兄跟我说「阿琼,现在咱们有合伙人了,你也不用担心咱们这被抄
了,干脆我直接给你钱吧,烟可不是想弄就弄的。」

  我表示「不行,还是给我烟,当初咱们怎么约定的,现在就怎么办,你去哪
搞烟我不管。」

  师兄没办法只好开始给我找烟。什么软中华,硬中华,玉溪,红塔山,黄鹤
楼呼呼啦啦的给我装了一大袋子。

  装烟的功夫,我和师兄扯了几句,我问师兄吴师傅的近况,师兄「吴师傅不
开武馆了,现在在菜市街卖猪肉,天天跟人打架抢摊位,妈屄谁打得过他啊。他
每天都在菜市街最好的位置卖肉,挣的比以前还多!」

  我听着有些想笑,感慨颇多,吴师傅以前对我还是很不错的,以后挑个时间
去看看他。师哥又问起了我爸「诶,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啊,都一个星期没开馆了。」

  我说「我哪知道啊,这次藏私房钱,闹得挺严重的,估计他有段时间不回来
了吧。」

  师兄一哼鼻子「你以为是私房钱的事啊,看来你还不知道。」

  这勾起了我的兴趣「什么事?」师兄朝荀辉努了努嘴,荀辉看了我一眼,很
晓事的退了出去抽烟去了。师兄这在开口「师弟啊,哥我怎么跟你说才好呢?就
当哥嘴贱吧!」

  我没说话,师哥接着说「你知道大师姐也跑山东去了吗?」

  他这个「也」字用的非常妙,我一下子就听懂了他的意思。

  但是我怕会错意便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他没有明说,只是一只手握成个圈,另一只
手的食指来回在圈里进出。

  我心中一凛,又问「多长时间了?」

  师哥表示「至少有几年了,唉,师母长得那么漂亮,对师傅又好,怎么会出
……」

  他话还没说完,便看见我在瞟他,吓得一哆嗦,低头装烟去了。

  我让荀辉进来一起装烟,等烟装好后,我又抽出条硬中拆开,取出五盒放书
包里,剩下的半条,交给师哥说「来,这半条你拿着,以后我们的那位合伙人来,
不能小气了不是?」

  师哥高兴的接下烟,我则扛着袋子走出了小卖部。我对荀辉说「走,找奶奶
去!」

  路上,荀辉不解的问我「都有条子肯罩咱们了,为啥不直接拿钱。」我笑了
笑「愚蠢的弟弟哦,哪有什么条子,分明是他编出来的。你不知道,当初我提出
的分成就是他六我四,但是这个狗屄不相信我,怕我有一天会提出重新分成,所
以虚拟出个条子来分钱,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了四四二,我就不好打他钱的主意了,
如果没有被警察发现,他便安心的拿他的六成,如果真被抄了,他就会要求和我
各出一成的钱来贿赂,这样就变成了五三二。可笑的是我重来没打算过过从新分
成的事,最后给他半条烟,让他以为他把我骗住了。」荀辉直呼上当,又不解的
问「那他为什么要坚持给你现金啊」

  我回答「他想把我跟他绑一条船上,你想啊,整个驾校的人都从他哪里买烟,
一边打鱼一边抽,一天要多少烟,咱这点烟他能供不起?你要是知道他哥就在烟
草公司上班,就不会惊讶了吧,只要他的监控拍到了我收了他的钱,我就是他的
共犯了,真到挽救不了,至少他能拉个垫背的!」荀辉骂道「这孙子!」说话间
我们到了,下车前我突然意识到在车上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于是拍了怕司机的
肩膀问「师傅,刚刚我说的有道理吗?」司机很聪明「你刚刚说什么了,我在想
事情,没听见。」我点了点头,给了他双倍的钱和一包烟后,就下车了。荀辉领
着我来到了他们家小卖部门口,我们见到了他的奶奶,荀辉给奶奶介绍我这个拜
把子兄弟。我跪在地上给老人家磕了个头喊了声「奶奶!」

  我和老人家嘘寒问暖了一会,便拿出了我的战利品交给了他,并且嘱咐他,
不要卖给生人,熟人不是老烟枪也不成,所有的烟打九折卖,老人家留一成,给
荀辉交学费。我们不便久待,跟奶奶告别后,我领着愣神的荀辉,走出了小区。
我拍了拍荀辉的肩膀「你看,面包这不有了吗!」

  我们回到学校的时候,第四节课刚刚下课,荀辉说「走吧,我们去吃饭堂吧。」
我拒绝了「打死我也不去了,阿潘的事你忘了。」可怜的阿潘同学在食堂点了猪
头肉,吃出了一颗黄灿灿的猪牙,忍气吞声的他,接着在自己的米饭里吃出了碎
玻璃,扎的满嘴血,就一顿饭的功夫!

  我们在校门口随便吃了点小炒,我打发荀辉先回班级。我去忙点事情,上次
租出去的游戏机该收租金了,我前楼后楼的到处跑,虽然很辛苦,但是在收获的
季节,那位农民伯伯会嫌累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我的敛财计划,第
一个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

  我一个月前租出去的游戏机,只收回了四台的租金一共1200,剩下的六台呢?
被没收了,按照当时的约定,机子被没收应该赔偿我200,也是120=0被没收的几
位学生现实表达了歉意,然后爽快的支付了赔偿金。

  把钱捏在手里的,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傻屄的错误,把赔偿金定的
太低了。

  玩一个月300元,但是吞了我的机子,只要付200元就行了,相当于花更低的
价钱一次性买断!

  反应过来的我懊悔不已,只能对他们好言相劝「没事,没收了就算了,但是
如果以后让我看到你们在玩游戏机,就算是自己买的也不行,发现了就等着挨揍
吧。」希望他们能好自为之吧。

  加上早上的300,手里握着3000块钱,顿时觉得自己像个有钱人了,走路都带
风!我一路小跑,终于在快上课前跑回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了那么久,第一次觉得
我的椅子那么可爱,如果不是被太多的屁股蹭过,我真想亲它两口再坐。

  下午是这周的最后课程,上完了就各回各家了,所以班级里的人都格外躁动,
我是那个与众不同的那个。我从包里取出我的诺基亚5233,抽出电话卡,用刚买
来的剪卡器小心翼翼的把卡里的电话芯片取出来,iphone4的设计师脑子里肯定让
屎堆满了,才会想出这种缺德的设计。我把电话卡周边多余的一圈剪掉,拿出了
蒋婷送我的手机,将芯片塞了进去,这样我的新手机就能用了。

  旁边的荀辉见到了我的新手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央求着我借他玩会,
玩是不行的,看看还是可以的。荀辉拿到手机摆弄来摆弄去问[ 这怎么还设密码
了。] 我诡异的笑着说[ 嘿嘿,里面有些秘密不能给你们看。] 周围的人的注意
力都被吸引了过来,我没理他们,低头摆弄着我的5233,把以前的通话记录和短
信全部删掉,估计还可以卖个好价钱。我操作完后,问荀辉要手机,荀辉一摊手
[ 让他们传前面去了。]

  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气的我只想揪着这狗货打一顿。传到哪去了,可别
传丢了啊,里面的裸照可是我唯一的念想啊,我急得四处张望,突然我的目光跟
刘妤对上了,这臭婊子回头得意的看着我,拿着我的手机对我晃来晃去。我的心
顿时全凉了。

  刘妤让人传过来一张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告诉我密码?」不行,绝对不行,
告诉了她,蒋婷的裸照就会被曝光。我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要是因为我
蒋婷被人骂作千人骑的臭婊子,那我真的万死莫赎了!但是,不告诉刘妤密码,
他肯定会怀疑我对她的忠心,弄不好关系闹掰,那煮熟的鸭子就真的飞了!权衡
利弊,肏你妈,没有什么好权衡的,我要保护蒋婷!

  我在纸条上写着「臭婊子,赶紧把手机还给我,要不然给你从二楼扔下去!」
我下定决心,将纸条团成一团,心想「罢了,鸭子飞了就飞了!」荀辉这时不知
道哪根筋搭错了,忽然大笑了起来,英语老师正在黑板上写板书呢,听到笑声,
转过身怒道「刚刚谁笑的!」

  荀辉举手「报告老师,是张琼!」老师「给我滚出去,笑个够!」阿辉啊阿
辉,你可真是我的救命恩人。罚站那么多次,只有这次是我心甘情愿的出去的。
我脚步轻快,仿佛是去领奖一样!路过刘妤旁边时,我还向她投去无奈的目光,
她只能干着急。

  站在门口,我又开始发愁了,现在只是被续了一会儿命,等下了课,刘妤闻
起来,还是要摊牌的。到时该怎么办呢?没想到荀辉又帮了我一次。下课后刘妤
把我叫到没人的地方,把手机塞给我说「荀辉跟我说这是赃物,你这么连偷来的
手机也买,还给你!」我肏,这个理由太好了,我献殷勤道「价格便宜啊,就是
要破解一下才能用,阿妤,我也给你买一个吧。」刘妤娇声道「我不要赃物,我
要新的!」我当时真想给自己一嘴巴,张琼啊张琼,你他妈嘴怎么那么贱!一个
新手机多少钱啊我肏!

  刘妤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柳眉微挑「怎么,舍不得吗,那就算了,比较一
个手机那么贵,咱俩关系还没到那一步,问你要那么贵重的礼物,是有点厚脸皮
哦。」虽然她说的很淡然,但实际上已经把我逼进了悬崖边上。这个问题避不过
去了,而且只有一个正确答案。

  我忍住了怒意「不贵,不贵,只要你喜欢,卖血都给你买过来!」刘妤得到
了我的承诺,心花怒放「傻狗!不准你做傻事,又没说现在要,有你这份心就行
了!」看着她娇羞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刘妤慌忙的把我推开,
红着脸对我娇嗔「干嘛呀!还在学校里呢!」有戏!!

  荀辉见我回来了,顿时眉毛一挑一挑的在向我邀功。我做到位子上,和他碰
了碰拳头表示庆贺。他问「怎么样?」

  我说「鸭子还在锅里!」

  鸭子是保住了,但是我必须要抓紧时间,下个月5号是刘妤的生日,如果在那
之前必须要把她搞上床,要不然只能花钱买手机表忠心了。手里有3000元,银行卡
里还剩个一两千,凑凑是够了,但是我的妹妹们的花销就不够了,香烟要慢慢变现
,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还有没有搞钱的新路子?老爸!老爸的私房钱!他肯定藏
了不少钱在其他地方!这个狗东西背叛了我妈,天天教导我做人要行的端坐得正,
自己跟我大师姐居然肉搏到了床上,我要代表正义与公理审判他。

  最难熬的是最后一节课,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班里已经开始沸腾了,我知道
只要下课铃一打,班里的精华们就会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最近的网吧,浪费自己
的青春。我给刘妤请了个假表示今天要早点回家,不能送她了,刘妤表示理解。

  我又跟荀辉说「狗子,等会我约了美女吃饭,你要不要蹭个桌角啊?」荀辉
以为我要跟刘妤约会,说「不去,奶奶做好饭了,我得回家。」我不勉强他说
「回去嘱咐奶奶,烟要小心的卖,如果被人举报了,罚款还好说,售烟许可证被
吊销就糟了!」荀辉表示记住了。我又给了他600元说「下课后跑快点,去高二3
班找徐良学长,就说张琼对不起他,让他把自行车修修。」说完,我考虑了
再三又忍痛加了200。

  放了学,我提着包出了校门,往家的方向走去,在发现周围没有同行的学生
后,又走了另一条路折返回去,走到学校的后门,给看门的老刘递了根烟,和他
攀谈了起来,老刘是个鳏夫,跟校长好像有点关系,被安排到这里看门,自打他
来后,学生想逃课就没那么容易了,只能进不能出,我倒觉得,只要把他搞定了,
就相当于在学校又多了一项特权!

  大概聊了一根烟的时间,梦雅陪著书包,从小巷的另一头,蹦蹦跳跳的走了
过来,他拉住了我的手说「等急了吧。」我抚摸着她的秀发「那也得看等谁,等
你愿意等一辈子。」呵呵,我的嘴越来越甜了。

  梦雅用指头戳我一下「嘴那么甜肯定没按好心。」被她那么一戳,我更是心
花怒放。这是老刘在旁边叹了口气「年轻就是好啊,唉。」我有点得意忘形,忘
了旁边这位寡汉条子的存在,为了不让他触景生情,我把剩下的硬中塞到他手里
「刘爷,我不陪您了,这烟您拿着!」老刘有些受宠若惊「娃子,这怎么好意思
呢,你自己留着抽吧。」我说「您就别让了,我不抽烟,随身带着就是孝敬您的!」
看着老刘手下了烟,我招呼了一声,就拉着梦雅走了。梦雅问「跟个看门大爷这
么客气干嘛?」我说「对他尊重点,以后可全靠他了。」

  诶?怎么好像少了一个人?我问她「苗苗呢」她说「我送她去音乐课了,八
点钟去接她。」

  我猜到了些什么,但还是问她「你是她保姆吗?」梦雅给了我一肘子「去你
妈的,他是我表妹,亲的。她妈是我大姨。」

  哦,我若有所思。这是背后传来一个让我毛孔悚然的声音「张同学!」我心
想完蛋了,完蛋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转过身去。

  只见刘妤抱着课本,从不远处小跑过来,在我和梦雅面前驻足。用着非常客
气的语气问。

  「咦!这位同学是你女朋友吗?」

  她的眼神里充满冰冷。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