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25~26(无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归乡】25~26(无肉)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后觉
2021/5/2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015

              二十五 传承

  客厅里陆、唐、屠三位老人依次落座,在他们身旁各站着一个中年人。李念
儿的视线从站着的三人身上扫过,之前没见过,不过从气质和长相不难猜出三人
的身份。

  「三位干嘛站着,也请坐吧。」李念儿对站着的三人说道。

  「既然圣女发话了,你们就坐下吧。」陆鼎钟转头对三人说道。

  待三人也坐下后,陆鼎钟向李念儿作了介绍。李念儿猜的没错,这三个中年
人分别是三位老人的儿子。

  「他们三人昨天傍晚回到村子,当时太晚没来拜见圣女,今天这便带了他们
过来。」陆鼎钟对李念儿说道。

  李念儿看向三人,没说什么。陆秉诚代表三人开口道:「父亲通知我们圣女
归来,我们都激动不已,可惜身在外地俗事缠身,未能第一时间前来拜见。圣女
能够回来,对村子和全村人都是莫大的恩情,我们三人万分感激。」

  一旁的唐韵哲和屠刚也附和着说了一大堆好听的,李念儿装作很受用地听着,
直到陆鼎钟再次开口;「圣女,在外的村民都已经回到村里,所有准备工作也已
完成,只等祭典那天到来了。」

  「辛苦你们了。我记得祭典是定在……后天,我这边没有问题,一切按照计
划进行即可。」

  「是。」

  「房屋修缮和重建得如何了?」

  「已经修补完十几幢老房子,够回来的人暂时居住,重建的几幢主体都已完
工。祭典过后一部分人会留下接着施工。圣女既已回到村子,大家便不用再外出
谋生,日后村民们会分批回村,到时不只是新建房屋,还要重新开垦荒地。村子
荒废得太久,一些外面世界最基础的设施这里都没有,圣女这段时间一定很不习
惯,不过请圣女放心,缺少的东西会慢慢补上。」

  李念儿倒是没想过这些,她回到村子有她的目的,生活朴素一点无所谓,但
在陆鼎钟们面前,她仍满意地说道:「各位想的很是周到,这些天的确无聊了点,
毕竟以后要在这里生活,能有一些现代设施最好不过。」

  「圣女有什么需要尽可提出来,您回来带领我们复兴村子,拯救我们于危难
之中,无论您有什么需求,我们定当全力办到。」

  「陆家主又说这种话。我回来也有一段日子了,各位说起话来还是这般客气
就显得过于生分了,我希望大家把我看作村子里的一员。毕竟复兴村子这等大事,
需要全村人共同努力。」

  李念儿的话换来几人一阵恭维,什么没有架子平易近人之类的,等到恭维之
声平息,陆鼎钟又说道:「昨天随他们三人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位受邀而来的客人,
那位客人说之后会来拜会圣女。」

  「客人?」李念儿用两秒钟想了起来;「是之前说的,从前和村子有来往的
人?」

  「正是。信奉远古神明的远不止我们眷湖村,过去我们和其中一些时有往来,
借着这次圣女归来的机会,我们试着重新和它们取得联系,可惜到现在为止只有
一处回应了我们。」

  「哦。」李念儿点了点头,说道:「就来了一个人?」

  「一共三人,不过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应该不超过二十岁,两个男人应该
是随从。」

  「十几岁的女孩……」李念儿在嘴里默念着,然后对陆鼎钟说道:「知道了,
我会在这等她过来的。」

  交谈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李念儿和陆鼎钟几人都不再开口,不过陆鼎钟
们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客厅陷入奇怪的安静中。李念儿饶有兴致地观察几人,这
是还有事要说的样子,而且把这事留到最后,很可能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果然,在沉寂了两分钟后,陆鼎钟、唐海川和屠凤林三人用眼神稍作交流,
最终还是由陆鼎钟开口道:「其实我们还有一件事要与圣女商量。」

  「哦?是什么事?」

  陆鼎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圣女回村也有段时间了,对村里的情况
应该已有所了解,倒是我们对圣女的情况不甚清楚,当然,我们并不是想打听圣
女的私事,不过若能有所了解,日后大家相处起来也会方便一些。」

  「的确,我是应该介绍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是我疏忽了。」李念儿冷静从
容地说道:「只是我的经历平常得很,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不如,你们想知道什
么直接问,我来答,你们看如何?」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陆鼎钟连连应道:「刚刚也说了,我们并非想打
听圣女的私事,只是有一点颇为在意。我记得圣女刚来那天说过,这些年都是与
先圣女相依为命。」

  「没错,从小到大就我和母亲两人生活在一起。」

  「那恕我冒昧地问一句,圣女您没有结婚成家吗?」

  他们不问母亲有没有结婚成家,反倒问起我,李念儿虽觉得奇怪但还是答道:
「没有,母亲过世后我一直独身一人。」

  「那也就没有孩子喽?」

  李念儿不悦地瞪了陆鼎钟一眼,说道:「当然没有。」

  得到答复的陆鼎钟脸上泛起微笑,说道:「圣女请勿见怪,我之所以如此问
是因为圣女一脉向来单传,当代圣女一般在二十岁左右便会诞下女婴,作为继承
人培养,毕竟圣女一脉的传承关乎村子的兴衰。」

  他们还是对我不放心。李念儿的心猛地一沉,大概明白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她才回到村子没几天,他们就已经在为将来做打算了。怪不得她回村这段时间,
他们从没问起过母亲的事,她原以为他们是怕她不高兴,可原来他们压根就不关
心,无论母亲这些年过得怎样,如今是否还在世,对他们来说都已毫无价值,因
为他们已经获得了一个功能完全一样的替代品,现在还想要下一个。

  从回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李念儿便有意表现出对这里的喜爱,与陆、唐、屠
三位家主交谈时,会不时表达出复兴村子的决心,她还让自己看起来容易与人相
处,也试着与村里人打成一片。她做这些无非是想让村里人,特别是陆,唐,屠
三家对她放心。但现在看来这一目的并没有实现,也许是母亲的逃离让他们吃了
一大堑,如今不敢再掉以轻心,又或只是对她这个突然出现的血脉继承者还不放
心,更有可能是两点兼而有之。

  李念儿这些天来对村子和村里人建立起的一丝好感,顷刻间荡然无存,她忍
着厌恶面不改色地注视着几人,等着他们把话说完。

  陆鼎钟几人也在观察李念儿的反应,见她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陆鼎钟
便接着说道:「圣女与外界没什么瓜葛最好,如今圣女既已回归村子,那是否考
虑过依照旧例,为村子诞下拥有神之血脉的继承人。」

  休想。李念儿在心里狠狠地说道。她早已下过决心,即使最终无法改变自己
的命运,起码也要将这被诅咒的血脉终结在自己这一代,这也是她这些年来选择
独身一人的原因。不过她自然不能对陆鼎钟们如此说,

  「我既已成为圣女,自然是要履行圣女的职责。」

  几人听李念儿如此说,皆面露笑意。陆鼎钟趁热打铁道:「既然圣女这么说,
那何不将落神仪式与祭典一道举行,全村老小见圣女刚回村就为村子做出如此大
的贡献,必定对圣女越发尊崇。」

  他们就这么心急,是怕我跑了不成,也许是真怕我像母亲那样跑掉吧。李念
儿思考着要怎么和陆鼎钟们周旋,可又不便沉默太久,只得略显匆忙地说道:
「这太急了点吧!还有你说的落神仪式又是怎么回事?」

  「先圣女未曾说起过落神仪式吗?这落神仪式可是圣女一脉传承的关键,简
单来说就是呼唤神裔降临,与圣女结合繁衍出拥有神之血脉的下一代。」

  母亲倒是对李念儿说起过落神仪式,只是母亲自己并没经历过,所以对仪式
的具体内容,还有那所谓的神裔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神裔又是什么?是什
么样子的?」

  「这……顾名思义神裔就是神的后裔,至于神裔是何种面貌,这就只有历代
圣女知道了。」

  只有历代圣女知道,又是一个谜团,不过说不定也是一个突破口。李念儿原
本的打算是等坐稳圣女之位后,再花时间仔细调查与那个神有关的一切,可就今
天的情况来看,很多事怕都不会按自己的预期发展。

  陆、唐、屠三家是村子的实际掌控者,他们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如果我坚
持不同意这么早就举行落神仪式,也许他们最后会妥协,可这样一来会不会使他
们对我产生戒备心理?以后再想做什么也许会变得不方便,甚至被人整天严密监
视起来。怎么办?要不要答应?

  「圣女?」陆鼎钟见李念儿沉默良久,试探着问道:「圣女,您看我的建议
如何?」

  李念儿再次被迫作出回应,说道:「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你说得在理,这事
就麻烦你去安排了。」

  目的达成,三位老人和他们的儿子皆喜形于色,又说起了陈词滥调的感谢和
恭维,使李念儿本就烦躁的心更加凌乱,终于不耐烦地打断几人道:「各位还有
什么想知道的吗?」

  六人好似都忘了刚才是以什么名义起的头,愣了一下才由陆鼎中答道:「啊
……没……没了。」

  「既然各位没什么要问的了,那就恕我不多陪了。」

  陆鼎钟闻言率先站了起来,其余五人紧随其后,向李念儿赔罪告辞。转眼间
客厅里就只剩下李念儿一人,她仍坐在主位上,只是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被人半
逼着做出决定让李念儿很不爽,但她此刻已无暇生气,做出这个决定或者说妥协
到底对不对,也已无关紧要,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应付后天凌晨的落神仪式。

  虽然她不知道那所谓的神裔究竟是什么,仪式又是怎么回事,不过要让女人
怀孕,无非就是那档子事。她决定回来,走上与母亲相反的道路时,就有了做出
牺牲的觉悟。

  不对,这怎么搞得我打算束手就擒似的,老娘是这么容易被吓倒的吗!李念
儿摇了摇头,把之前的想法抛诸脑后。牺牲是在无计可施走投无路时的不得已而
为之,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任人宰割的小姑娘,无论神裔是什么,搞不好她能
将那东西制住,到时候再挖出些有价值的情报,也许离目的就近了一大步。

  李念儿照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心情好了不少,最后甚至开始摩拳擦掌,期待
着祭典那天的到来。

  陆鼎钟一行六人出了李念儿的住处,三位老人在前他们的儿子在后。

  走在后排的陆秉诚向身旁两人问道:「你们觉得这圣女如何?」他们三人今
天是第一次见李念儿,此时都有了个大致的印象。

  屠刚心直口快,抢先说道:「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以前总听说圣女有神之
血脉,我还以为与常人有多不同呢,不过长得确实挺漂亮。」

  见屠刚说完,唐韵哲说道:「举止大方得体,说话条理分明,看起来也很好
相处。」

  「嗯。我的看法和你们大致相同,总的来说给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当然了,
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得日后慢慢发现。」

  唐韵哲又说道:「圣女最后好像不太高兴,我们这么快就举行落神仪式是否
有点操之过急?毕竟圣女才回来没多久,对村子可能都没完全熟悉。」

  「这……」陆秉诚有点迟疑,他的看法其实与唐韵哲相同,既然圣女是自愿
回来的,就表示她愿意履行圣女的职责,那何不先让她了解村子如今的境况,同
时和她搞好关系,日后再提此事便是顺理成章,如今一群人来逼宫,圣女恐怕不
会对他们有好印象,以后大家还要一直相处下去,能够和睦自然最好。可这么做
是三位老人的一致决定,他们也没法反对。

  「你们三个在想什么我们都知道。」走在前面的三位老人一直把身后的对话
听在耳里,此时陆鼎钟突然开口说道:「你们没有亲眼见证村子从繁荣走向衰败,
是不会和我们有相同感受的。我们本以为村子不会有复兴的那一天了,至少我们
是看不到了,可谁曾想到希望就这么突然降临了,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希
望抓牢了。你们觉得圣女既然回来了,我们何必这么心急,因为这事在我们看来
还不够牢靠。剩女在想什么我们不可能知道,就算吸取了教训做好防备,谁也不
敢保证以前的事不会重演,我们三个商量来商量去,还是觉得让圣女早日诞下继
承人最为保险。女人嘛,有了孩子心思总会收一收,前代圣女那时若是有孩子,
八成就不会跑了,而且就算跑了,只要孩子还在村里,对村子影响也不大。」

  听了陆鼎钟的话明白了三位老人的用意,陆秉诚、唐韵哲和屠刚纷纷表示是
自己欠缺考虑。

  唐海川补充道:「村里人的命运是与村子绑在一起的,你们三个以后要继承
我们守护村子,切记无论做什么都要首先考虑村子的利益。」

  三位老人陆陆续续又说了些话,后面的三人多是听着,直到陆秉诚被叫到。

  「爸,怎么了?」

  「仪式时需要几个年轻女孩送圣女进落神洞,这件事你去安排。」

  「知道了,爸。」

  「人找好后要先预演一下,免得到时候出现差错,还有别忘了让圣女过目。」

              二十六 遇袭

  李旭一行四人出发了。

  李旭手握一把柴刀走在队伍最前面,刀是他从爷爷放农具的地方翻到的。队
伍里只有他一个年轻男性,开路的任务自然由他主动请缨。李旭身后依次是任玲、
周教授,吴霜雪走在队伍最后。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爬上燕子岭。据任玲说燕子岭是这一带最高的山,也是
村里人活动范围的边界,村民们最多爬上但极少翻过燕子岭。但对于今天的李旭
四人而言,燕子岭只是他们此行的起点,因为从任老爷子那打听到的路线,是以
燕子岭作为方向参照物的。

  这段路村民们平日里也走,路面还算平整,李旭四人走起来也比较轻松,四
人边走边闲聊,偶尔还有笑声,就像是在惬意的郊游。四人一路向前,却没有注
意到在他们身后几十米处,三个身影正追随者他们的步伐。

  「老大,今天看起来不太一样啊,多了两个人。」走在最前面那人说道。

  中间的男子应该是三人中的头目,有点不耐烦道:「你管他一不一样,跟着
就行了。」

  「老大,我们在这山旮旯里待了十来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走在
最后面的男子抱怨道。

  这也正是被称作老大的男人心烦的所在,之前他们都是在城里看看场子,偶
尔教训一下不长眼的家伙,日子过得挺舒坦,直到前不久突然被指派监视一老一
女,上面没说原因,只说要监视两人的一举一动,他自然不会多问。他们三人从
城里一路跟到这深山小村,前后也快二十天了,在城里时还好,三人轮流盯梢,
一人盯着时其他两人还能去干点别的,也不算无聊,可到这破村子后情况就不一
样了,三人除了监视这老头和女子的一举一动外再无其他事可做,只能窝在破旧
的农舍里大眼瞪小眼,这让习惯了花天酒地的夜生活的三人煞是难熬,只盼着老
头和女子要么赶紧回城,要么触到上面的红线,他们好动手,解决了事情回去交
差。

  「老大,今天真的不一样,他们这是要往山里去。」走在最前面的人再次开
口道。

  被称作老大的男人停下脚步四下望了望,村子已经被他们抛在身后一段距离
了,而前面的四人还在继续向前,这和往日老头只在村子周边活动大不相同,再
确认一下他们前进的方向,不会错,他们这是往死路上走。

  「看来我们今天就能回去了。」

  「老大,你是说今天……做掉他们?」走在前面的人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问道。

  「你说呢?忘了上面是怎么交代的了?」

  「上面只让我们干掉老头和那女的,可今天他们有四个人,待会儿要怎么下
手?」走在后面的男子问道。

  「管不了这么多了,上面说只要他们往山里去就动手,多出来的那两个只能
算他们倒霉,待会儿一并收拾了。」

  「没问题。」走在前面的男子狞笑着从衣服兜里掏出匕首。

  「你干嘛?」老大瞪了男子一眼,说道:「把家伙给我收起来,这次不能动
刀动枪,不记得了!」

  男子马上把刀收回兜里,笑嘻嘻地问道:「上面到底什么意思,连刀都不让
用,那要怎么下手?」

  老大思索了一下后说道:「这深山老林的,弄死个人还不简单,待会儿见机
行事,最好要看起来像一场意外。」

  「哦。」前后两人似懂非懂地应道。

  「别站着了,赶快跟上。」老大提醒了一句,三人匆忙迈开脚步。

  李旭四人已经来到燕子岭下,驻足山脚抬头仰望,这山远称不上高耸入云,
但仍是这一带最高的,颇为险峻。

  李旭转身巡视任玲三人,说道:「接下来就要爬山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恢复恢复体力。」

  任玲和吴霜雪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一旁的周教授,在李旭开口询问周教授前,
教授先开口道:「不用。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肯定还不累,我也没问题,我们直接
上山吧。」

  李旭主要考虑到周教授才会有此一问,既然教授没问题那就继续吧。李旭看
向上山的路,从山脚下向上延伸没几米就分了叉,一条几乎是直指山顶,另一条
则偏向一边,两条路的差异一目了然。

  「李旭,我们走斜向上的那条路,虽然绕一点但坡度缓,另一条距离近但太
陡了。」任玲在身后提醒李旭道。

  「嗯,知道了。」

  李旭四人走后不久,尾随其后三人也到了山脚下,走在前面的人没做停留,
就要直接跟上去,却被身后的老大一把拉住。

  「等等。」老大来回比对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我们走这边。」

  这条路坡度虽缓,但毕竟不比平路,李旭有意控制速度不时回头观望,确保
三人特别是周教授能够跟上。一行人进山本是临时起意,也就没有任何专业装备,
周教授找了根趁手的木棍充当手杖,这段山路走得也算顺畅。

  四人中途没有休息,花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离山顶还剩几十米,此时李旭都已
经额头冒汗,其他三人肯定更累,太阳也渐渐升高,后面的路程肯定更不轻松,
到了山顶必需得坐下来喝口水好好休息以恢复体力。

  本在李旭一行人身后跟着的三人组,通过抄近道已经先一步抵达山顶,他们
正趴在山石杂草后观察者李旭四人一步步向山顶而来。

  「石块都准备好了?」老大问旁边的手下。

  「都在这了。」手下拍了拍堆在身前的几块西瓜大小的石头,说道:「只要
砸中,就算没被当场砸死,从这山上滚下去也必死无疑。老大你真有办法。」

  「哼!」老大得意地笑着说道:「待会儿给我瞅准了,听我口令先从最前面
的……就是现在快动手。」

  既已快到山顶,李旭脚下便轻快了起来,一口气与后面拉开了十几步的距离,
他回过头招手道:「加把劲,上去就能休息了。」

  任玲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李旭,因为出汗的原因她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晕,
表情似娇嗔又似埋怨,正当她要开口说点什么时,表情却突然剧变,惊叫一声道:
「李旭当心你后面!」

  任玲突如其来的惊叫效果立竿见影,李旭压根没有思考,只是凭借本能迅速
压低身体,毫秒之差,一道黑影掠过刚才头所在的位置,带起的风吹动发尖。待
李旭看清那滚落山涧的是块大石头时,不禁大惊失色。好险好险!李旭转过身想
看看是怎么回事,却看见又一个石块朝自己飞来,这要砸中就是正中胸口,李旭
慌忙向右侧倒去,扑在地上躲过了石块。自己躲过石块后李旭又想到任玲他们还
在下方,又扭头确认任玲三人的安危,好在石块越过他后就偏向了别处,任玲,
周教授和学姐没有遇到危险。

  李旭不敢待在原地,爬起来后一边注意山顶方向的动静,一边大步来到任玲
身旁,拉起任玲的手接着往下走,退到了周教授和学姐身边。

  「他妈的!这都没砸中。」三人中的老大咬着牙道。

  「老大,这不能怪我们呀,我刚才那一下可没歪,背对着都能躲过,实在是
这小子运气好。」

  「老大,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对面有四人比他们人多,直接露面要是控制不住所有人,跑掉一个就麻烦了,
所以他们想的是先隐蔽起来用石头放倒一两个,剩下的肯定会陷入慌乱,到时他
们再出来收拾掉剩下的。可这连续两下没砸到,已经打草惊蛇,此刻他们是冲下
去直接动手呢?还是重新等待机会呢?他正犹豫不觉,一旁的小弟又催问起来,
搞得他很烦躁,更加拿不定主意,耽搁了时间。

  「李旭你没事吧?」吴霜雪问道。

  「没,没事,不过刚才好危险。」李旭的语气有一丝慌乱,刚刚的遭遇余悸
犹在;「刚才是怎么回事?是山石滑落吗?」

  四人都望向山顶方向,不过此刻那里看不出任何异样。

  「不对。」任玲突然冒出一句话。

  李旭仍拉着任玲的手。当着周教授和学姐的面,任玲没像往常那样甩开李旭
的手,而就让他这么握着。李旭感到任玲的小手有一点凉,便又握紧了几分,问
道:「玲姐,你说什么不对?」

  「我刚刚好像……不,我看见是有人在朝你扔石头。」

  「什么!」一惊未平又是一惊,李旭惊疑道:「山顶上有人?」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吴霜雪这时也开口道:「我看见山顶上有人影一闪
而过,不过因为逆光,不敢确定,可既然任玲也看见了,那应该不会有错。」

  「可就是有人,又为什么要用石块砸我?那么大的石块又那么用力,被砸中
可不是闹着玩的。」任玲和学姐都说上面有人,李旭自然相信,知道刚才的危险
是人为的后,李旭顿时火冒三丈,攥紧手里的柴刀就打算上去找那人理论。

  「你要干嘛?」任玲拉住李旭不放,急忙问道。

  「我去看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用石头砸我。」李旭愤愤然道。

  「你疯了!那人要是再拿石头砸你怎么办?」

  「李旭,任玲说的对,你可不能上去,上面的人到底是何意图我们不清楚,
有几个人我们也不知道,你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往上走,要是再有石头砸下来,你
可不一定有刚刚那么好运。」吴霜雪接着任玲的话劝道。

  也是啊。一时的冲动被两女的话浇灭,李旭立在原地一时也不知要怎么办,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周教授说道:「看来这条路是走不了了,任玲,还有别的路能
翻过这座山吗?」

  周教授精力有限,一路上注意力多集中在脚下的路上,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没
能第一时间觉察到,好在他在队伍靠后的位置,没有直面危险。他从李旭三人的
对话中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决定绕道而行。

  「上山的路就两条,最后都汇聚到一点,就是上面那。」任玲指了指刚才看
见人影的地方,「没有其他的路了。」

  周教授眉头微蹙思考起应对目前状况的方法。

  「上面的人你你想干嘛……」不能冒险上去,可起码要搞清楚上面是谁,干
嘛要这么做,李旭开始朝山顶方向大喊;「……你倒是出来啊,躲躲藏藏算什么
……」

  这次任玲和吴霜雪都没阻止李旭,她们同样好奇是谁在袭击他们,特别是任
玲,作为本地人她不认为村里有人会做出这种事。

  李旭喊了几声不见有人露面,刚才那股子气便又上来了,语气越来越重,什
么敢做不敢认的缩头乌龟之类的话逐渐多了起来。山顶上的三人听着李旭的叫喊,
忍耐已经逼近极限。

  「这小杂种,刚才算他命大,我现在就下去宰了他。」一个小弟拔出匕首看
向身旁的老大,等着老大同意他这么做。

  「我也去,他身边的两个妞看起来不错。」一旁的另一个小弟也附和道:
「老大,我们还等什么呢?直接干就完事了。」

  趴在两人中间的老大仍在犹豫不决,身旁的两个小弟平日里胆子大心够黑,
算得上得力手下,可就是没耐心易冲动,这才被激了几句就要拔刀子下去弄死对
方,要是往常他交代两句就随他们去了,可这次上面交给他的任务与以往不同,
不是解决掉几人就完事了,搞砸了他没法跟上面交代。

  见老大一直不做声,说要下去宰了李旭的小弟终于一个没忍住窜了起来,另
一旁的小弟见同伴起身也跟着站了起来,这下老大不用再犹豫了,他一脸杀气地
站起身瞪了两个手下一眼。

  「一……二……三……竟然有三个人。」李旭惊讶道:「玲姐……是村里人
吗?」

  「不是,我没见过这三个人。」隔着几十米又迎着光,三人的长相虽看不太
清,但就凭着轮廓和衣着,任玲便肯定这三人绝非村里人。

  「他们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吴霜雪观察到了什么,说道。

  李旭也注意到了,三人右手握着的什么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是镜子吗?
应该不是,光亮的金属物?

  李旭的注意力还在发光物上,吴霜雪突然急忙叫道:「他们要下来!」

  没错,山上的三人已经迈出下山的步伐,李旭几人虽有一丝不安但都还站在
原地看着。这时候还是阅历丰富的周教授警惕性最高,他大声催促道:「快往回
走,别被那三人靠近。」

  李旭三人被一语惊醒,意识到情况不对,沿来时的路慌忙往山下走去。这次
是周教授在前后面跟着吴霜雪然后是任玲,李旭走在末尾。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