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20-2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归乡】(20-21)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归乡】

作者:后觉
2021/01/24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9,093

               二十、协会

  严笑一下公交车便看见了走在前面的胡磊,跑上前去打了招呼后两人一起向
着协会走去。

  「胡哥,这三天去哪放松了?」

  「健身房。」

  「不是吧,又去撸铁?」

  「锻炼贵在坚持,一天都不能松懈。」

  「之前在外奔波了六七天,腿都快走断了,母老虎好不容易放我们三天假,
你竟然泡在健身房里,你不累吗?」

  「还好吧,主要是你缺乏锻炼,只要你坚持锻炼两三个月,体力就能显着提
升,就不会那么容易累了,你要不要试一下,我常去的的那家环境不错,人也都
很好相处。」

  「谢邀,不过我就不去了,我这身子骨怎么看都是正常人的水平,你不能拿
我跟你比呀,就你这体魄有几个人能比得了。再说了,就算要去健身房我也是去
正常的,有美女私教的那种,你们那俱乐部里都是些胳膊比我大腿粗的肌肉猛男,
我去找虐啊?」严笑说到这忽然猥琐地压低了声音「听说那些整天撸铁的肌肉男
很多都是基佬,胡哥你可要当心别被掰弯了。」

  ……

  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便到达了目的地,也就是他们工作的地方,国际反黑
魔法协会远东分会中国支部,不过这名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与这高端大气的
名字相匹配的却是一栋平平无奇略显老旧的三层民房。

  严笑按动门铃,片刻后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短发少女。

  「哎呀小菲菲,三天不见更漂亮了。」严笑一见女孩便咧着嘴说道。

  「哼!」

  少女则不领情道:「三天不见严哥也更猥琐了。」

  「嘿!我说林菲菲同学,你这说话的语气和神态,怎么越来越像那母老虎了,
你可千万别学她呀,要不然以后准像她一样一把年纪了还嫁不出去。」

  「你才一把年纪了呢,我姐还年轻着那,还有,要是让我姐听到你调戏我还
说她是母老虎,看她怎么收拾你。」

  说到收拾,严笑全身一激灵赶忙向屋内张望,不见林冰的身影才放下心。

  「别望了,我姐正在二楼书房等你们呢,让你们一来就去见她。」

  「一来就去见她,不会是又有任务了吧,菲菲,你知道母……你姐找我们是
什么事吗?」

  「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和你们休假前出的那次任务有关。」

  「既然这样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一旁的胡磊说到。

  严笑和胡磊来到二楼叩响了书房门,这里是身为支部长的林冰平时办公的地
方。

  「进来吧。」一个悦耳的女声应道。

  两人进入房间,房间另一头的书桌后一位女子正在埋头翻阅着什么。

  「部长。」胡磊问候到。

  「林姐。」严笑紧接着道。

  女子听见两人的声音后放下书抬起了头,剑眉、星目,犀利的眼神,高冷的
表情,比妹妹略长的短发,无不透着一股英气。

  「严笑,我说过多少次了,工作时间应该怎么称呼我」林冰直视着严笑,冷
冷地说道:「来,重说一次。」

  严笑在心里直骂娘,他妈的不就第一次见面时轻浮了点,调戏了你几句,这
都两年了,至于这么记仇吗,要不是打不过,我早就……

  严笑心里虽然抱怨,嘴上还是说道:「嘿嘿,部长大人。」

  「这样才对嘛。」

  林冰满意地说道:「坐吧。」

  严笑和胡磊坐下后林冰又问道:「这三天休息的怎么样?还累不累?」

  「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要是能再休息两天,应该就能满血复活。」严笑抢在
胡磊前说道。

  胡磊则是无奈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恢复了就好。」林冰不知是直接无视了严笑的话呢,还是对严笑的话就是
这么理解的。

  「因为又有任务需要你们出马了。」

  得嘞,真被自己说中了。严笑苦着一张脸。

  「哎!」

  林冰见严笑这副表情,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少见地柔声说道:「总是让你们跑
外勤我也很过意不去,可暂时实在是没有办法,菲菲毕竟不是协会成员,又还在
上学,只能偶尔帮我处理一下资料之类的,说到底这个支部只有我们三人,虽然
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新人,但要找到既有能力又能信任的人,实在不容易,只能
拜托你们再坚持一下了。」

  「部长你别这么说。」平时话很少的胡磊开口道:「我觉得外勤工作很适合
我和严笑,大多数时候也不累,偶尔还有假期,倒是部长你整天埋头在资料堆里,
从没见你休息过,换了是我们肯定坚持不下来。严笑这人其实挺能干的,虽然嘴
上爱抱怨,但行动却很积极从来没耽误过事,我们合作这么久一直都很愉快。」

  严笑平时被人数落倒是家常便饭,他也全不在意,突然被人夸奖反而让他不
自在,不知该作何反应,坐在那扭捏了起来。

  林冰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你们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有了你们的支持我们
这个小小的支部才能运转到现在。」

  「怎么突然说这些,搞得我都不适应了,不是有新任务吗?赶快说说是什么
吧。」严笑突然开口道。

  「既然如此,接下来我就说明一下这次的任务。」一说到正事林冰又变回严
肃冷静的面孔「这次的任务其实是你们上次任务的延续。

  你们休假的这段时间,我把你们上次带回来的情报和线索分析整理了一下,
筛选出了两个关键点,一是那个被破坏掉大半的法阵,你们携带的感应仪在那里
发出剧烈警报,说明那里肯定举行过某种仪式,我把残存的法阵图样发给了总会
一份,同时自己也开始研究,想弄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仪式,可惜我翻遍了手头的
文献资料仍一无所获,不过好在总会那边有了回应。」

  「总会是怎么说的?那到底是什么仪式?」

  「想知道就给我安静地听。」林冰狠狠瞪了严笑一眼,接着说道:「因为法
阵很不完整,总会那边在查阅了大量文献后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过通
过比照残存阵法中一些图案和线条的排列组合方式,总会给出了一种可能性,那
可能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的召唤仪式,至于能召唤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可无论召
唤出的是什么,那东西肯定拥有强大的魔能,否则在它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瞬就
不会被观测到了。总会让我们尽力找到那东西或是召唤它的人,这也就是这次的
任务。可是中国这么大,要是没有线索这任务无异于大海捞针,而这时第二个关
键点就派上了用场。你们不是带回来了一小块从火里残存下来的布料吗,那块不
起眼的布料上绣着一扇门的图案,我觉得这应该是个切入点就试着调查了一下,
没想到很容易就查到了那图案的出处。」

  林冰说到这停了下来,从桌上拿起一张纸起身走到严笑和胡磊面前,将纸放
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两人好奇地看向那张纸,原来是张传单,严笑直接读出了
上面的内容「你还在为工作压力大而烦恼吗?你还在为生活枯燥乏味而抑郁吗?
你想拥有称心的工作,美满的婚姻,幸福的生活吗?门徒灵修班净化你的心灵,
洗涤你的灵魂,让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呀?部长你是要报
名这个什么门徒灵修会吗?」

  林冰没好气地说:「往哪看呢?」

  「诶!这个门徒灵修会的标志,是不是和那块布料上的图案一样?」也在看
传单的胡磊说道。

  严笑闻言看向那个标志「嗯?是吗?」

  「没错,这标志和布料上的图案完全一致。」林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那,那也就是说这个门徒灵修会跟我们追查的仪式有关?」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便进一步调查了一下这个门徒灵修会,结果还真
查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是什么?」

  「这个门徒灵修会背后是一家颇具规模的企业,业务遍布全国各地,主要开
展心理辅导和心理治疗方面的业务,也贩卖与之相关的产品,不过这些都是明面
上的,背地里他们崇拜一个所谓的古神,有一套自己的理论体系,广纳信徒,以
此敛财,说白了就是一个以企业作掩护的宗教团体。」

  「宗教团体?」

  严笑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像那个法什么功和全什么神一样的组织?」

  「形式上应该类似。」

  「那实质上不同吗?」

  「通常来说这类组织都是打着某个神的幌子宣扬一套教义,但最终目的无非
聚敛钱财,以使教团高层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过这次既然跟我们调查的事情
扯上了关系,还是不要草草下结论的好。」

  「所以,我和严笑这次就是要去调查这个门徒灵修会。」胡磊总结道。

  「没错。」

  「调查就调查吧,可我和胡哥要从哪里下手呢?」严笑提出了疑问。

  「这我已经给你们想好了。这个门徒灵修会虽然规模不小,但地方上的分支
机构就像这传单所示,多是经营敛财性质,我们要调查的是关于宗教团体的部分,
自然要去到他们的本部。」

  「这样就明确多了。」

  「不止如此,还有一点我很在意的地方,也许能进一步缩小你们的调查范围。
我了解到就在总会观测到那股魔能后没几天,门徒灵修会的高层发生了重大人事
变动,教主退位,一批高层被替换。」

  「这和我们要调查的事有关系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只是一来这种宗教团体创立者会退位实属罕见,二来
这事发生的时间有点巧,不得不让我在意。」

  「明白了部长,我们会调查这件事的。」胡磊对林冰说道。

  「我获取到的所有信息就这些,之后就看你们的了。不过最后我还要多叮嘱
几句,你们此次的任务是暗中调查门徒灵修会,如果发现仪式确实是他们所为,
第一时间告知我。以观测到的魔能推测,那绝对是个棘手的家伙,切不可打草惊
蛇,如果真的对上了,不要硬来,找机会撤退就行。」

  「知道了部长。」胡磊果断回答道。

  严笑暗自嘀咕道:「这也太怂了,完全不是我的风格。」

  可看见林冰锐利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马上跟着说到「我也知道了,部长大
人。」

              二十一、大祭司

  「给我让开,我要见冯程。」女子语气不快地对挡在身前的两个男人说道。

  「大小姐,您不能进去。」两人隔在女子与房门之间不让分毫,虽然拒绝了
女子的要求,但语气却很恭敬。

  「我说给我让开,你们听不懂吗?」女子瞪视着两人,语气更加不快。

  「大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这个时间教主还在午休,任何人都不能打搅。」

  「教主?哈哈!」

  女子干笑两声不屑道:「他冯程架子可真够大的,我要见他一面都这么难了?」

  冯程贵为教主,教内谁不是对其毕恭毕敬,可这女子却连连直呼其名,话语
中也毫无敬意,只因这女子身份特殊,守门的两人权当没听见,说道:「大小姐,
要不您待会儿再来吧,或是等午休过后我们第一时间通知您。」

  女子听后出乎意料地没有再继续纠缠,脸色也和煦起来。

  她向后退了半步,微笑着说道:「那好吧,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女子的态度转变得有些突然,不过对守门的两人来说她愿意离开就是好事,
两人放下心来正要退回到房门两侧,刚转过身还没迈出一步的女子却又猛然回转,
一个箭步从两人中间穿过,来到门前转动把手推门而入,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
呵成。守门的两人看在眼里,表情变得惊慌失措,可身体动作慢了半拍,没能拦
下女子,只能紧跟在后追进屋里。

  巨大的办公室里拉着窗帘光线昏暗,只在房间另一头的书桌上亮着一盏台灯,
本在灯下埋头钻研着什么的冯程,因三人的突然闯入抬起了头,语带不悦道:
「怎么回事?」

  「教主,这个……大小姐她……我们阻拦……」见冯程语气不悦,回话的人
慌了神,吞吞吐吐了半天说不清一句话。

  这时冯程认出了站在前方的女子,他脸上露出笑容,站起身绕过书桌,一边
向女子走来一边说道:「是梦灵回来了啊!怎么不提前告诉叔叔一声,我好派人
去机场接你。」

  面对冯程的热情,洪梦灵冷冷地回道:「现在连见你一面都得硬闯,我还怎
么敢麻烦你冯~教~主。」

  冯程看向后面两人,对他们说道:「你们出去吧。」

  两人如临大赦,快速地退出房间并轻轻关上房门。

  「下面的人就这样,我少说一句都不行,梦灵你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有没
有事都可以随时来找我。」

  冯程语调温和地说道:「来,别站着了,过来坐。」

  洪梦灵没说什么,坐到了会客区的沙发上,冯程先去拉开了一扇窗帘,屋里
顿时明亮不少,然后坐到了洪梦灵对面。

  「一年不见叔叔我可是怪想你的,国外的生活怎么样?还习惯吗?课业压力
重不重?」冯程微笑着询问道。

  洪梦灵直视着冯程,一年不见他倒是变化不大,只是脸色略显苍白且眼神更
加深邃了,和她说话时还是一如即往地和蔼,她差点就要像过去那样脱口而出,
不过马上意识到今时已不同往日。

  「我办了休学回来的。」洪梦灵没理会冯程的问候,声音冰冷地说道。

  「哦。」

  冯程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教内诸事繁忙,我一天忙得不可开交,你
既然回来了刚好能帮我分担分担。」

  洪梦灵依旧话里带刺道:「忙?冯教主这不是很清闲吗?」

  「哈哈,忙里偷闲罢了。」

  冯程仍然温和地说道:「梦灵啊,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冯叔叔。」

  冯叔叔。洪梦灵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咬着牙怒视着冯程。父亲告诉她事情经
过时,一开始她不愿相信这是真的,这个从小看着她长大,她最信任的人之一,
怎么会突然发难逼迫父亲让出教主之位?难道她这些年都看错他了?

  母亲去世后父亲自然成了她最亲近的人,但并不一定是最理解她的人。父亲
忙于教务,身边总是簇拥着一批阿谀奉承的家伙,她很不喜欢但也无可奈何,哥
哥不学无术,兄妹两人压根没什么共同话题,反倒是冯程不但一直很关心她,还
会陪她聊天听她讲心事,抛开辈分不论,两人之间更像是朋友,而随着她从小女
孩逐渐长成少女,从异性的角度来看,冯程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最近几年,她不时会从父亲或哥哥那听到冯程图谋不轨之类的话,可她从未
放在心上,她看得出教内的权力斗争正在愈演愈烈,但比起冯程,那个右护才是
真正的图谋不轨。

  当她接受了这个事实,有短暂的一阵伤心,不过很快便转变为了愤怒,她觉
得自己被背叛了,她不听父亲的劝阻,即使得知冯程拥有了某种恐怖的力量,也
还是执意回国,她要当面质问冯程,她要夺回一切。

  此刻两人面对面,冯程待她仍像过去一样和蔼可亲,而洪梦灵却一直没给冯
程好脸色,她继续冷冷道:「可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冯叔叔吗?或者说以前那个
冯叔叔只是你假扮出的形象?」

  「哎!」冯程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梦灵,你自小聪明伶俐,很多事看
得比大人们清楚明白,叔叔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弄成今天这幅局面绝非
我的意愿,完全是迫不得已。」

  听冯程这么说洪梦灵心下有了一丝迟疑,不过嘴上仍强硬道:「哼!说得倒
好听。」

  「我不清楚你爸是怎么跟你说的,可我对当这个教主实在是没什么兴趣,有
这劳神费力的时间我宁可用来钻研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若不是被逼到没有退路以
求自保,我也不会这么做。」

  洪梦灵一向聪慧,在听父亲讲述事情经过时,便觉得有些地方语焉不详或被
一笔带过,让整个事件听起来颇为蹊跷,在她再三追问下父亲仍是不愿全盘托出,
最后还发了脾气。此时再听冯程如此说,有没有可能事情并不完全像父亲说的那
样?

  不行,不能这样想,不管怎样,都是他夺走了父亲的教主之位,这一点没什
么好说的。

  洪梦灵压下心中的杂念,说道:「坐在教主之位上说这种话,在我听来更像
是在炫耀,反正我爸我哥什么都不是了,你怎么说都行。」

  「梦灵,不要说气话,你明白我说的都是实话。」冯程用他那不见底的深邃
目光注视着洪梦灵,说道:「说到你哥,整件事的起因便跟他有关。你爸要推他
上位,这怎么看都不是个明智的决定,让他在无关紧要的闲职上混日子还行,可
让他掌控远超自身能力范围的权力,就是不负责任了,轻则被有心之人利用最后
给别人做了嫁衣,重则招来灾祸危及教门存亡。」

  虽然不喜欢听别人这么说,可哥哥是什么德行洪梦灵很清楚,她动了动嘴唇,
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冯程停顿片刻后接着说道:「可要换作是梦灵你,那就不一样了,以你的眼
界和聪明才智,再加上你对教内情况的了解,也许刚上手时会有些生疏,但只要
习惯了,我相信无论多么重要的职位你都能胜任。」

  「呵呵!我已不是几岁的小女孩,你用不着说好听的来哄我。」

  「梦灵,我是认真的。其实我已经计划好了,本想着等你学成归来再委以重
任,但你既然提前回来了,那不妨就从现在开始熟悉教内的事务,你看怎么样?」

  这样的提议完全出乎洪梦灵的预料,她来找冯程多是出于气愤,能骂他几句
出出气也好,并没指望能有什么结果,毕竟冯程如今大权在握,而他们一家已经
失势。

  冯程到底有什么打算,洪梦灵心里充满疑惑地问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梦灵,刚才我已经说了,我对当这个教主兴趣不大,但我和你爸已经闹掰,
没兴趣也只能先顶着,你哥不堪大用,放眼教内谁能在以后接替我掌管整个教团
呢?」

  冯程紧盯着洪梦灵,语气严肃地说道:「我反复寻思,最后认定你就是最合
适的人选。」

  洪梦灵的心脏猛地一跳,从冯程的表情和眼神中她看不出什么端倪,无从判
断这话是真是假,冯程也没给他思考的时间,接着说道:「教团由你父亲一手创
立,以后再由我交到你手上,这样也算完满。我知道你现在还很生我的气,不过
我真心希望你能答应回来帮忙。」

  答不答应呢?其实无需抉择,父亲已经被排除在教团外,以后怕是也不会有
机会重回教团,哥哥就更不用说了,自己若不抓住这个机会,那我们家就完全与
教团无关了,而这一切本应是属于我们的。至于冯程的真实用意,是真如他说的
那样还是别有用心?此刻并不重要。

  洪梦灵语气稍微缓和道:「那我要以什么身份,具体又要做些什么?」

  「梦灵你这算是答应了?」

  洪梦灵没回应,冯程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刚刚也说了,一切都已计划好,
我打算任命你为公司副总,负责公司日常运营,你只管大胆去做,碰到不懂或难
以决断的事,多听听下面的建议,当然也可以直接来问我。」

  冯程说到这停了下来,观察起洪梦灵的反应。

  饶是洪梦灵想刻意保持冷漠的表情,可听了冯程的话还是难掩惊讶,虽然冯
程说要对她委以重任,但她没想到会被直接任命为副总,再怎么说她还只是个学
生,毫无工作经验,他就这么放心?还是说所谓的副总其实只是个傀儡?

  冯程看似非常满意,又说道:「不过这都只是是其次,明面上的事谁来做都
可以,让你来做是想锻炼锻炼你。而更为关键的还是在教内事务上,以前教主之
下是左右护法,我那为你量身定制了一个新职位,大祭司,只在教主一人之下,
可独断教内大小事务。你看怎么样?」

  洪梦灵久久说不出话来,她越发看不懂眼前之人,他到底是何打算?洪梦灵
再次思考这个问题,不过仍是没有答案,但她告诉自己,冯程既然给了她这个机
会,她就要好好利用,她一定要夺回属于她们家的一切。

  一晃过了五天,洪梦灵此时正坐在她的专属大办公室里,翻看着各部门的一
周工作报告。几天下来她对自己的日常工作已经有所了解,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对她来说绝不轻松,不过她并不畏缩反倒干劲满满,她要凭自己的能力完全掌控
教团,而这才刚刚开始。

  那天回家后洪梦灵把冯程的决定告诉了父亲,父女兄妹三人就冯程为何要这
么做进行了一番讨论,父亲和哥哥自然不信冯程说的那一套,两人一致认为冯程
这么做是为了收买人心,是做给那些还忠于他们的教徒看的。收买人心的成分也
许有,可忠于他们的教徒有没有,洪梦灵就十分怀疑了,自父亲卸任教主后,还
不曾有一人上门看望过他们。

  她成为大祭司位列左右护法之上的消息教内已人尽皆知,这些天前来祝贺的
人不在少数,其中一些过去整天围着父亲转,也就是父亲口中所谓的自己人,可
他们前来祝贺也是选在教团本部,说的都是些客套话,更是绝口不提父亲。这让
洪梦灵对自己当前的处境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教内要么是冯程的人,要么是一些
见风使舵阿谀奉承之辈,前者就不用说了,而后者只有当她足够强大时才会倒向
自己,如今她孤立无援,这些人是不会帮她的。

  没有自己的人,无人可用,这是她面临的首要问题。

  桌上的闹钟突然响起,洪梦灵看了眼时间放下了手头的报告,时间到了,她
起身走进办公室内的洗手间,三分钟后出来时已披上一件红色斗篷。今天是她在
教徒面前首次正式亮相,流程她已经了解,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也已牢记在心,
虽然只是面对本部的百十号人,但第一次作为主角出席这种场合,十九岁的洪梦
灵难免感到紧张,她深吸一空气再缓缓吐出,然后踩着坚定的步伐走出房间。

  两名披着黑色斗篷的教徒已等在门外,见洪梦灵出现两人低头齐声叫道:
「大祭司。」

  洪梦灵径直走去,两人紧随其后,三人乘上专用电梯直达位于大楼地下的会
场。

  透过帷幕的缝隙,洪梦灵看见小会场里已经有不少人,统一着黑色斗篷在木
地板上席地而坐,或无所事事或彼此交谈。洪梦灵用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多数人
她都能叫得上名字或知道他们在教内的职务,叫不上的也都眼熟,看来冯程并没
有进行大的人员调整。直到眼光扫视到最后一排靠门的位置,一个异常高大的身
影映入眼帘,此人的身形太过引人瞩目,洪梦灵确定之前没见过他。此刻那人正
在和旁边的人交谈着,和他交谈的人也是陌生面孔。

  这两人是她没见过的冯程的手下?

  坐在会场最后排角落处的严笑,压低声音对一旁的胡磊说道:「胡哥,你说
我们今晚能不能见到那个什么教主?」

  胡磊也压低了声音回道:「不清楚,只是说大祭司会出席今晚的集会。」

  「这大祭司是个什么玩意儿?」

  严笑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又问胡磊道:「胡哥,仪器带没带?」

  胡磊轻轻拍了拍自己腰侧,说道:「我一直随身带着。」

  「那要是有情况,它嘀嘀嘀响起来,我们不会暴露吧?」

  「放心,我调的震动。」

  「这东西还能震动!那能不能防水?」

  「防水?干嘛要防水?」胡磊疑惑地问道。

  「哈哈!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这时坐在严笑前面的男人突然回过头来,说道:「你们俩唧唧歪歪什么呢?
集会就要开始了,赶紧把嘴给我闭上,今天是你们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集会,
可别给我搞出什么洋相。」

  「哥,我们这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集会,有点小兴奋吗!」

  严笑一脸贱笑道:「哥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给您丢脸。」

  男人转了回去,严笑和胡磊正襟危坐不再交谈,接着会场内灯光变暗,台上
的帷幕慢慢打开,集会正式开始。

  帷幕拉开的那一刻紧张感反而烟消云散了,面对几十双眼睛的盯视,洪梦灵
表现得出奇冷静,她思维清晰,语速适中声音悦耳,仪态端庄举止得当,表现出
远超其年龄的成熟稳重,整场集会下来给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对
她的能力表示怀疑的,还是打算看她笑话的,都得重新审视这个年轻的女孩。冯
程并没有出席今晚的集会,不过洪梦灵知道,她今晚的表现很快就会传到冯程耳
里。

  集会结束,所有人恭送大祭司先行离场,洪梦灵没有走来时的路,而是下台
从众人中间穿过,走到门口时她停下脚步,看向严笑和胡磊说道:「你们两人很
面生啊!我之前好像没见过你们。」

  严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咽了口唾沫正要开口,坐在他前面的男人抢先
说道:「启禀大祭司,这两人刚刚加入教门,今天还是第一天参加这样的集会。」

  「原来如此。」

  洪梦灵心里有了底,寻思了一下说道:「正好我那缺人手,你们两个就来我
手底下帮忙吧。」

  又不等两人回答,之前的男人抢着说道:「大祭司,他们两人刚加入教门,
什么规矩都还不懂,怕是会弄出什么差错,大祭司若是缺人手我可以安排更合适
的人。」

  「不必了,就他们俩了,至于规矩,我会教他们的。」

  洪梦灵再次看向两人,说道:「你们俩现在就跟我来。」

  说完就出了会场。

  严笑和胡磊对视了一眼,起身跟了上去。

  洪梦灵回到办公室,脱掉斗篷身体往椅子上一靠,开始回顾自己刚刚的表现。
总体来说还算令人满意,自己的初次登场算是圆满完成了,最后还给了自己一个
惊喜,刚刚加入的两人,这不正是自己现在需要的吗?没有背景也不是谁的人,
这样才有可能为自己所用。

  洪梦灵渐渐放松下来,闭上眼小憩了一会儿,再睁开眼时看了一下时间,该
回家了,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拿上包正要往外走时,看见了桌上一个拆开
的信封,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一封奇怪的邀请函,信上的收件人是早已去世的爷
爷,信从老家辗转几次转寄到这里,要怎么处理她得回去跟父亲商量商量。洪梦
灵把信塞进包里出了办公室。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