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惊变】第九章 尘封往事(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9719

写在最前面: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支持本文,读者的回复是最有效的动力,评论少,动力越来越小了。

  前文链接:        
                

            第九章尘封往事(一)

               ————

      2000年5月31日(林可可接受卧底任务的十年之前)

  荣海,作为刚上警校就被国安局挑走的精英少年,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无
论在哪都出类拔萃的人设,于是在国安局特训仅仅一年,便凭借优秀的表现,获
得了一次前往雪狼组织秘密训练的机会。

  雪狼基地并没有荣海想象的大,但却威严肃穆,而且令荣海最为意外的是,
这里的特工竟有大半都是女性。

  雪狼基地的中央大楼顶层,是新人都会来的地方,顶层的落地窗能俯瞰整个
雪狼基地,也是为了让新人能对这里有一个最初步的认识。初来乍到的荣海自然
被安排在这里,荣海背着行李包,等待着进一步的交接手续。

  没一会儿,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女军人,尽管年过半
百,但却英姿勃发,精气神儿很足,面色肃然的来到荣海面前。

  「你好,荣海是吧?」女军人伸出右手:「我是这里的教官,你可以叫我张
老师,或者张教官。」

  张教官的声音很干练,只是短短的两句话,就让荣海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荣
海明白这里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根本不敢有一点怠慢,连忙标准的敬了一个
军礼,随后轻轻的握住女军人的手说道:「张教官您好,国安局特训班荣海报道。」

  「好,英雄出少年,很不错,欢迎来到雪狼基地。」张老师点着头打量着荣
海,随后递给他一个文件夹继续说道:「荣海,文件夹里是你在雪狼基地的具体
训练计划。」

  「是。」荣海连忙接过。

  「荣海,现在我要下达给你第一个任务,准备好了么?」

  荣海没想到这么快,但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准备好了。」

  张教官对荣海的果断反应很满意,随后面向落地窗,伸手指向窗外说道:
「看到那边圆顶的建筑了么?」

  荣海放眼望去,在整个雪狼基地的最边缘,确实有一个圆顶类似一个大体育
馆场的建筑。

  「看到了。」

  「好,那里就是我们每天进行训练的主要场地,现在是十点十分,你的第一
个任务就是在十点十六分之前到达训练场门口报道,每晚一秒,十个俯卧撑,去
吧。」

  目测训练场距离这里有大概一公里的样子,自己要从中央大楼的顶楼下到楼
底,再一路奔跑到训练场,如果电梯畅通的话,从二十八楼到楼底,大概需要一
分钟,奔跑一公里应该在三分钟之内,看起来还是挺简单的任务。

  「对了,唯一的条件,不许坐电梯。」

  果然,就知道没这么容易!

  「是!」

  荣海将原本单肩背着的行李包改为双肩背起,飞速奔向了的楼梯口。

  二十八楼飞奔到楼下,再跑一公里,只要速度够快,应该没问题的。

  等等,难道这仅仅是一个体能测试?不应该啊!

  一边下楼的荣海一边想着刚刚训练场的位置,他忽然想起,两点之间的直线
距离是一公里,地面上似乎只有一条笔直的大路是通过去,而且他在来的时候注
意到,那条大陆写着「运输专用」四个大字!

  是不是不允许行人进入呢?

  刚刚张教官说过,唯一条件是不允许乘电梯,那么即便「运输专用」的大路
不允许,我应该也可以跑过去,嗯,没错,这是一个考验敢不敢违反既定纪律的
任务!

  想到这里,荣海已经下到了第十七层,通过楼梯间的窗户扫了一眼那条「运
输专用」的路,就是这一扫,荣海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大路的起始点是有人检查车辆的,那肯定会有人拦住自己,能不能硬闯成功
先放在一边,即便过去了,也肯定耽搁时间,绝对无法按时到达了。

  想到这里,荣海明白了,这不是一个纯粹的体能训练,更不是什么「敢不敢
违反既定纪律」的考验,而是一次真正的任务执行能力的测试,正常赶路,肯定
是不够的了!

  荣海来到第十六层的楼梯间,停下脚步,看了看手表,十点十二,还有四分
钟。

  他望向窗外,训练场应该是整个基地最矮的建筑了,而中央大楼是最高建筑
……

  打开窗子,观察了十六楼以下的两侧建筑,由高到矮,层层叠叠,果然,有
一条看起来非常凶险,但只要没有失误就不会出问题的「路」,直通训练场的圆
顶!

  荣海当机立断,直接扔掉行李包,来到窗外,跳进了十六楼的缓台,随后手
脚并用,带着疾风,一路跑酷一般的飞奔于各个建筑的楼顶!

  刺激与畅快并存,荣海感觉非常过瘾!

  时间来到了十点十五分三十五秒,荣海经过了隔空跨楼,越来越低的赶路,
终于到达了训练场圆顶,提前了二十五秒!

  全身放松的荣海直接仰面躺在了训练场的圆顶,休息了半分钟,荣海才慢慢
起身,不慌不忙的从安全楼梯爬到地面,来到了训练场门口。

  一脸严肃的张教官已经等在门口了。

  「报道!」荣海一路小跑来到张教官面前。

  张教官看了看手表,点头说道:「嗯,不错,只晚了三十秒,三百个俯卧撑,
做吧。」

  「什么?」荣海惊呼道:「张教官,我是十点十五分三十五秒到达的训练场,
我刚刚有看过表的。」

  「没错,但你到达的是训练场圆顶,任务是让你到训练场门口,看你刚刚在
楼顶还休息了二十八秒,很惬意嘛。三百个俯卧撑,做吧,做完去你的宿舍休息,
明天正式开始特训。」

               ————

  宿舍距离训练场又有一公里多的路程,荣海刚刚一路「跑酷」,又做完了三
百个俯卧撑,已经筋疲力尽,当他终于走回宿舍楼,已经彻底瘫了。

  但当荣海来到自己的宿舍门口才想起来,装有宿舍门钥匙的文件夹,被自己
连同行李包,丢在了中央大楼的十六楼楼梯间。

  「靠!」

  荣海咒骂一声,倚靠着宿舍门坐在了走廊的地上。

  「初来乍到就口出秽语,被姐姐听到了哟!」

  这声音极为清脆悦耳,荣海偏头看向声音来处,只见走廊尽头,一个女人背
着光走来。

  走廊中比较昏暗,而由窗外的照进来的光全部打在了这女人的身上,瞧不清
她的面容,但光线就仿佛给她的婀娜身材镶了一层金边,就这样,这位来自于雪
狼基地,影响了荣海一生的女人,在荣海最疲惫的时刻,带着全身的光辉走了过
来。

  年轻女子单肩背着荣海的行李包,站在荣海身边,褪去了窗外照进来的光芒,
女子裸露在外的肌肤依旧白得发光,荣海终于看清了她的容貌,她的绝美容颜给
年少的荣海,带来了超量的冲击,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

  「天呐!她是仙女么?怎么会这么美!」

  年轻女子将行李包丢在荣海的身上,眉毛一挑,说道:「怎么?我可是你的
前辈,辛辛苦苦给你背来行李,连谢谢都没有么?」

  荣海感觉自己疲惫的全身,都被她悦耳的声音洗礼了!

  「喂!小子!荣海?」

  被叫到名字,荣海才回过神来,赶紧站起身,对着年轻女子标准的行了一礼:
「报道,前辈您好,我是国安局特训生荣海。」

  年轻女子看着荣海认真中带着紧张的模样莞尔一笑,拍了拍荣海的肩膀:
「你好呀,不用这么紧张嘛。」

  「哇,仙女好温柔啊。」荣海心中暗赞。

  「多谢,多谢前辈,是张教官让您帮我拿过来的么?」

  「对,」年轻女子说道:「我们都叫她张老师,你的壮举我听说啦,也亲眼
见到啦,身手真棒。」

  似乎是张教官的严肃,给荣海带来的心理压迫力太强了,此刻听着「仙女」
如此温软动人的声音,荣海似乎随时都会被感动的哭出来。

  「你好好休息吧,很累了吧?明天还要一起特训呢,我先走啦。」女子继续
温柔的说着。

  荣海真的要感动哭了……

  吸了吸鼻子,发现对方已经走出了挺远的一段距离,只能看到她婀娜的背影,
荣海连忙壮着胆子问:「前辈,多谢你帮我拿行李,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美丽的女孩儿转过头,甜美的一笑,说道:

  「我叫白瑾,就住在你的楼上,拜拜。」

               ————

  接下来的特训非常艰苦,但白瑾都一路陪伴,让荣海根本不觉得累。

  两人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楼,关系越来越亲密融洽,每一次的
分开,都让荣海恋恋不舍,白瑾的一颦一笑几乎闯入了荣海的每一个梦境。

  荣海知道,自己爱上她了!

  但荣海也知道,在雪狼基地,爱上白瑾的人,太多了!

  她是那么优秀,优秀到荣海不敢对她有任何的奢望,只盼自己能一直陪着她
训练,一直注视着她,与她相处的日子久一点,就可以了。

  可惜,天不随人愿,仅仅半年之后,白瑾忽然接到调令,命她执行一项秘密
任务,第二天就要出发。

  当白瑾将此事告知荣海的时候,荣海非常惊讶,但也无能为力,这一段时间,
仿佛就像是虚幻一般,原本只是从国安局特训班来雪狼基地临时培训,没曾想会
经历如此梦幻的日子,认识了这样一位完美的女人!

  两人在雪狼基地分开,在荣海万分不舍的期盼目光之下,白瑾没有回头。

  那一年,荣海十九岁,白瑾二十一岁。

               ————

  荣海还是低估了心中对白瑾的那份爱慕之情,回到国安局特训班已是第二个
年头,与白瑾分开的一年多来,她的身影却依旧占满荣海的心,以至于临近毕业,
依旧没能走出这段感情,这也导致了他这么一位天纵英才,居然在最后关头,被
国安特训班踢了出去。

  在国安特训班这人才济济的地方,荣海尽管出众,但作为连正式加入国安局
机会都没有小人物,很快的就被所有人遗忘。

  2002年2 月25日。

  21岁的荣海被踢出国安特训班的第七个月,他接到了国安局一位神秘高层的
电话,也接到了一份机密任务,潜入山海帮。

  荣海直接被秘密派往了M 国,打算凭借极强的个人素质,得到黄有龙的青睐,
从而打入黄有龙军火集团的内部,结果在第一次接近黄有龙团伙的时候就发生了
意外……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M 国J 市,繁华街区。

  荣海一身运动衣着,背着一个大挎包,骑着自行车,沿大街,向着海边的方
向骑行,国安局告诉他,今天黄有龙的手下会与人做一笔生意,到时国安局会出
面阻止捉拿,甚至发生交火,荣海要做的就是找机会凭借好身手救下黄有龙的手
下,从而与之发生交集。

  来到指定地点,这里是J 市海边的一处珊瑚礁群,大量的珊瑚礁在刚刚涨潮
的海边,形成了无数个凸起来的小珊瑚岛,等到退潮,珊瑚礁会露出海面更多。

  荣海将自行车丢在沙滩,背着大挎包走进了珊瑚礁群,找到一个隐蔽位置,
打开挎包,拿出折叠椅,鱼竿,鱼饵,小桶,开始了钓鱼。

  说实话,荣海觉着这个潜入方式太蠢了,他们秘密交涉,我恰好在这钓鱼,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

  当然,荣海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一番,毕竟上级吩咐过,不要轻易动手,即便
真的救下了人,只要对方有一点怀疑,可以立刻选择退出任务,也就是说,这次
卧底,是自由度极高,可以自己决定随时退出的任务,要把个人安危放在第一位。

  慢慢的,来到了下午,潮水褪去,更多的珊瑚礁露出了海面,许多贝壳被遗
留在珊瑚礁上,下午的日光映得他们闪闪发亮,时不时的几个小螃蟹在珊瑚礁上
忙碌奔走,然后一骨碌栽进了海水里。

  两艘快艇从不同的方向一起驶来,最终停在了不远处,两拨人从快艇走下,
汇合,握手,交易……

  荣海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其中一边有三个人扛着一只长长的大箱子,里
面装的应该就是军火了吧,他们就是黄有龙的人。

  而对面则是有一位身穿暗黄风衣的人拎着一个钱箱子,等待着手下去验货。

  「差不多了!」

  果然,就在荣海的想法一出现时,又一艘快艇飞驰而来,随后便是一阵机枪
扫射,交易双方几乎全部倒地,只有那个拎着钱箱子的人反应迅速,几个翻身躲
到了珊瑚礁之后!

  这一突变让荣海极为惊讶,不是说上岸抓捕么?怎么直接就开枪了?都打死
了我还怎么做任务?

  过了许久,枪声停了,第三波游艇上的人慢慢下船,端着枪朝着刚刚交易的
地点靠近,而那个唯一活下来的,拎着钱箱的人则躲在珊瑚礁之后不敢动弹,荣
海离得太远,完全瞧不清那人面貌。

  荣海知道这开枪的一波人肯定不是国安局,而是另一伙恶徒,这时候就无暇
再管钓鱼这么扯淡的幌子了,荣海凭借着敏捷的身型,慢慢移动着,越靠越近…

  「哒哒哒……」

  又是一阵枪响,让荣海连忙缩脖子……

  「你他妈的,乱开什么枪?没听老大说么?白瑾得抓活的!」

  白瑾!

  尽管隔着百米,但这个名字还是穿过呼啸的海风,传进了荣海的耳朵。

  荣海连忙仔细观察那个拎着钱箱的人,只见她蜷缩在那个大大的珊瑚礁背后,
墨镜盖住了大半张脸,但长长的秀发还是很明显的扎在脑后,是个女的。

  难道真的是白瑾?不会这么巧吧!或许是重名?

  「小妞儿,出来吧,别躲了,我们老大就是看上了你的人,放心吧,不会要
你的命的,出来吧。」

  从快艇上下来的六个男人,每人手里抱着一把枪,朝着那女人的位置慢慢逼
近,领头说话的人一边走着,还时不时的用枪扫射那女人身旁的珊瑚礁,崩起的
珊瑚碎屑与海水,让她不断的缩紧身子。

  终于,那女人在想清楚早晚会被抓住之后,举起了双手,随后站起了身。

  就在她起身的一瞬,已经离得很近的荣海立刻倒吸一口冷气,尽管她带着墨
镜,但这女人的身段,背影,他已经朝思暮想了一年多,绝不会认错!

  只见为首的男人哈哈笑着来到女人面前,摘下了她的墨镜,露出全貌的白瑾
立刻让对面六个男人一阵骚动,显然,他们都被白瑾的美貌惊住了。

  时隔一年多,再次相见,白瑾依旧是那般动人,海风呼啸,似乎随时都可能
将此伊人吹进大海,甚至荣海都觉得,白瑾这样一位风华正茂的小女孩儿,真的
是承受了太多不该她承受的东西。

  「我操,真他妈是闻名不如一见啊,哈哈,难怪我们老大费这么大的劲儿也
要把你搞到手,哎哟哟,真是漂亮!」

  「是啊!极品呀!希望老大玩腻了,也能给我们几个小弟点机会,哈哈哈!!」
身后的同伙跟着附和着。

  「放心吧,咱老大爽过之后,肯定不会忘了咱们,之前哪次不是?哈哈,带
走!」

  就这样,六个持枪的男人押着白瑾走向了来时的快艇。

  「嗯?不对呀!」荣海心中暗道:「以白瑾的身手,这几个人即便端着枪也
根本抓不住她才是,为什么会束手就擒呢?难道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荣海仔细观察,忽然发现白瑾走路有些踉跄……

  莫非白瑾的腿受过伤?

  又观察了一小会儿,当发现白瑾上快艇的那一步需要扶住船板时,荣海确信
了自己的想法,白瑾果然有伤在身!

  心上人在眼前被抓走,荣海怎可能置之不理,无论如何凶险也必须试上一试!

               ————

  白瑾被挟持着坐在快艇上,与她一起的还有六个持枪的男人,此时快艇正在
海面沿着海岸线行驶着,由于快艇上的人太多,所以速度并没有特别的快。

  此时白瑾缩在快艇的角落,正在分析着此时的处境。

  银龙雇佣兵团多年在边境各国行动猖獗,严重危害社会安全,军方早就想对
他们一网打尽,但却一直不能连根拔除,于是这次找到了雪狼基地的白瑾,让她
先打入银龙雇佣兵团内部,再伺机将之一举消灭。

  接到任务的白瑾,越过Y 省K 市,游走于各国边境,但一直收获很小,最终
白瑾决定,想要引起银龙雇佣兵团的注意,就先从他们的对手做起!

  于是白瑾开始凭借出色的个人能力拉拢队友,几个月间慢慢形成规模,开始
与银龙兵团抢生意,这一来立刻引来了银龙雇佣兵团的招揽。

  白瑾知道,说是招揽,实则是吞并,但对白瑾来说这是一次机会,可惜让白
瑾失望的是,前来「招揽」白瑾兵团的人并非银龙本部,而是由一位叫「坦克鲁
尔」的家伙带领的分部。

  如果被他们吞并了,那实在没什么前途,白瑾要的是引起银龙雇佣兵团老大
黄伯忠的注意,于是果断拒绝了「坦克鲁尔」的招揽。

  这一拒绝,立刻引起了对方的不满,而在双方短暂的洽谈期间,白瑾被鲁尔
那又黑又壮的魁梧身型惊呆,难怪他的外号叫「坦克」!接近两米四的身高,站
在白瑾面前就仿佛一堵墙一般,实在是太吓人了!

  但要说到震惊,白瑾带给鲁尔的震惊则更大!

  鲁尔对白瑾的兵团有所耳闻,知道对方的首领是一位身手不凡的女中豪杰,
却没想到这位首领如此年轻,而且如此的漂亮!

  第一次与鲁尔见面那天,白瑾为了不影响运动,上身穿了一件棉白短袖,下
身则是深灰色的紧身牛仔裤。

  短袖棉衫被白瑾凹凸有致的身材撑出了一幅极其诱人的景观,盈盈一握的小
腰若隐若现,紧紧贴合的高腰牛仔裤,让白瑾本就修长的美腿更加壮观,外加白
瑾二十岁出头的清纯气质和她的盛世美颜,在坦克鲁尔看来,这位敌对兵团团长,
从上到下,由内而外,无处不透露着「美好」两个字,而这种纯洁的美好,让鲁
尔更加有将之狠狠蹂躏的欲望!

  鲁尔立刻对她动起了歪心思,在商谈过程中,鲁尔的双眼不断的打量着白瑾
的全身,尤其是白瑾翘着二郎腿,有一只小脚丫自然下垂,尽管穿着运动鞋,但
娇嫩的脚尖自然下垂,在鲁尔这个酷爱美脚的大黑鬼眼中,白瑾的小脚丫当真是
一幅绝美的景象!

  白瑾自然注意到了鲁尔的眼神,对他就更加的反感了,果然商谈失败,而鲁
尔却暗中窃喜,既然做不成合作伙伴,那就是敌人了,对待敌人,鲁尔自然不会
心慈手软,于是直接动起了手!

  白瑾的身手自然不用多说,几个回合就将鲁尔的手下制服,而鲁尔尽管战斗
力很强,却因为块头太大,灵动不足,无法跟上白瑾的动作,被白瑾逃脱了。

  随后将近一年的日子,鲁尔的小部队就开始了对白瑾的追杀。

  由于鲁尔非常眼馋白瑾的身子,生怕有别的人盯上他,所以一直也没有通知
银龙雇佣兵团的其他势力,独自带着队伍要活捉白瑾。

  白瑾的兵团在接一些任务的同时,还要避开鲁尔的队伍,于是白瑾和自己仅
剩的几位队友周转于边境各国,直到昨天,到达了M 国。

  通过军方为白瑾提供的消息,白瑾知道M 国有一位军火商,名叫黄有龙,是
大名鼎鼎的山海帮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这位大人物还是银龙雇佣兵团老大黄伯
忠的弟弟。

  与此同时,军方还为白瑾提供了最新消息,黄伯忠此时应该正在M 国,很可
能正与弟弟黄有龙在一起,于是白瑾计上心头,连忙约了黄有龙的手下购买一批
军火,同时有意将此事透露给追杀自己的鲁尔一伙。

  果然,莽撞的鲁尔正中下怀,杀了黄有龙的手下。

  动了黄伯忠弟弟的人,这一来一定会得罪黄伯忠,作为属下的鲁尔即便不会
大难临头,也足以将他暂时的摆脱了,如果趁此机会能接近黄伯忠,就更好了。

  此刻白瑾的兵团除了她之外,已经全军覆没,而她也假装腿上有伤,让挟持
自己的六人放松了警惕。白瑾在等的,就是这艘快艇差不多到鲁尔大本营附近的
时候,快速解决船上六人,然后自己在鲁尔附近暗中观察,等待着黄伯忠来找鲁
尔算账的时刻,伺机而动。

  「辉哥,咱们后面有艘船跟着!」

  「什么?」

  被叫做辉哥的人,也正是刚刚领头抓白瑾的人,辉哥闻声回头,果然看到一
艘快艇正飞速朝着自己的方向驶来。

  一直在盘算着何时杀掉船上六人的白瑾,感到时机成熟,正要动手,也被这
句话打断了思路,看向了不远处越来越近的快艇!

  快艇上有一个男人,具体样貌瞧不清。

  「是你的手下么?」辉哥对白瑾问道。

  白瑾摇了摇头。

  「妈的,开枪,把那艘快艇给我打爆!」

  开船追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心想要救下白瑾的荣海。

  荣海听到枪响,果断将快艇的马力加到最大,将快艇对准敌方快艇之后,直
接跳船,此时两艘船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由于白瑾所在的快艇承载了六人,速度根本来不及躲避,眼看就要撞上,白
瑾瞬间治服看管自己的人,随后果断跳船。

  两艘快艇撞到一起,轰隆一声爆炸开来,仿佛一个中型炸弹,将本就波涛不
断的海面激起了更大的浪涌!

  由于白瑾刚刚是苍茫条船,尽管已经脱离了危险区域,但强大的冲击波还是
将白瑾震得全身发软,四肢无力,在这汹涌海浪之中根本没力气游泳。

  海水很凉,湿透了的风衣拽着白瑾的身体不断下沉,白瑾屏住呼吸,奋力摆
脱了披在身上的风衣,但依旧没有力气游到海面,正当白瑾心灰意冷之时,一个
有力的臂膀抱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拉出水面,并带着她游向了不远处的一块大礁
石。

  离开水面,白瑾仰面躺在礁石上,上身白色的衬衣,下身是柔软的贴身牛仔
裤。

  白色衬衣因为湿透而几近透明的贴在白瑾的肌肤上,勾勒出了她性感完美的
身段,黑色的文胸清晰可见。一双大长腿半曲着,顺着湿透的牛仔裤,可以瞧见
那诱人弧线直到圆润的翘臀,一股一股的海水从白瑾的裤脚滴落……

  海风吹来,让衣衫单薄的白瑾一阵颤抖,好冷啊!

  无力的白瑾偏头看向救了自己的人,这一瞧不要紧,立刻让白瑾大吃一惊,
竟是一张如此熟悉的面孔!

  「阿……阿海?」白瑾不敢置信的问道。

  此时的荣海正躺在白瑾不远处,肆无忌惮的欣赏着白瑾的美丽,此时正值傍
晚,一轮橙红色的落日挂在远远的海边,昏黄的霞光将这礁石上湿漉漉的美人儿
映得分外动人!

  荣海冲着白瑾点了点头:「嗯,是我,师姐,我来救你啦。」

  随着凉凉的海风,白瑾又是一阵颤栗,荣海连忙将白瑾抱在怀里。

  「我……不是在做梦吧?阿海……真的是你么?」白瑾躺在荣海的怀中呢喃
问道。

  「我也想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将朝思暮想的人儿抱在怀里,感受着白瑾在怀中诱人的轻轻扭动,柔嫩的脸
蛋贴着自己的胸膛,荣海已经别无他求,将鼻子埋进白瑾湿漉漉的秀发中,享受
着这梦幻般的时刻。

               ————

  由于快艇一直都是沿着海岸线行驶,所以白瑾和荣海所在的礁石还是可以勉
强看到海岸线的,距离虽然不远,但以现在白瑾的状态肯定是无法游到岸边的,
而荣海带着白瑾,也同样没有把握。

  幸好这片礁石面积很大,两人在礁石的另一端竟发现了一个天然洞穴,于是
两人立刻钻了进去。

  这天然洞穴很浅,应该是海水常年冲刷出来的凹陷,洞中满是珊瑚,而且积
淤的海水很多,看来等到明天涨潮,海水还是会灌满洞穴的吧。

  「师姐,你这休息一会儿吧,起码能避风,我到外面放哨,如果看到行船,
我也好呼救一下,咱们这离海边不远,船很多的。」

  说完,荣海起身要走,却被白瑾拽住了衣角。

  「阿海,等天黑了再出去,现在容易暴露,我怕你没呼救到行船,反而把敌
人招来了。」

  「啊,还是师姐想的周到,嘿嘿。」荣海笑着坐在了白瑾身边,白瑾的声音
依旧是那么温柔动听。

  「阿海,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是来执行任务的,国安局给了我一个秘密任务,所以来了,你呢?也是
执行任务么?」

  「哎……」白瑾轻叹一声:「我嘛,说来话长呀……阿海,我有些冷,你抱
着我吧……」

  看到荣海有些愣住了,白瑾莞尔一笑:「刚刚在外面,你不是抱得挺紧么?
怎么?害羞了?」

  荣海听后果然脸色微红,但很快恢复正常,随后将白瑾揽入了怀中。

  白瑾颠簸流离一年多,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女生经历了太多苦难,已经让她濒
临崩溃,今天依偎在许久未见的师弟身上,似乎一年多以来的压力随着身体,全
部倾倒在了师弟的胸膛。

  白瑾将额头靠在荣海的腮边,小鼻子在荣海的胸前蹭了蹭,无以言表的释然
感,让白瑾全身放松,如果不是浑身湿透,真的很冷,恐怕白瑾早就睡着了吧。

  白瑾将自己所有的经历都讲给了荣海听,荣海也非常开心做她的聆听者,同
时感叹着白瑾这一年多是多么的艰辛!

  「师姐……这一年你辛苦了……」

  「阿海,你听了这么久,就只想对我说句『辛苦了』是么?」白瑾依旧靠在
荣海怀中,双手抱着荣海的腰背。

  「嗯……」荣海迟疑了,有一股冲动在胸腔翻涌……

  「师姐,我……其实我……非常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白瑾抬起头,看着荣海躲闪的眼眸,双手扶住荣海的脸颊,说道:「臭小子,
在基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我……不敢……」

  「那今天为什么敢了?」

  「我……」

  荣海尚未回复,柔软的樱唇忽然凑了上来,抵住了他的嘴巴……

  这一吻,来的如此突然,却一下子点燃了荣海心头的欲火!

  荣海紧紧的抱住白瑾柔软的身躯,用力亲吻白瑾的唇瓣,而白瑾也热烈的回
应着,火热的香津伴随白瑾娇嫩的小舌,融入荣海的口中,这一记浓烈的深吻,
持续了好几分钟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两人的脸颊离得很近,鼻尖还碰在一起,嘴巴之间一根拉着长丝的津液轻轻
扯断,给刚刚的一吻画上了完美的句点。

  白瑾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般主动,俏脸儿粉红的她,再次投入了荣海的怀
抱……

  然而如此温存的时刻,老天却没给他们多余的享受时光,一声轰鸣在洞内忽
然炸响,随后便是烟尘四起,昏迷之前的荣海和白瑾,隐约的听到了几句对话…

  「这一炮这么狠,不会伤到人吧?」

  「肯定没问题,老大你放心吧,这烟雾弹效果好着呢!」

  「好,阿辉,这次记你一功!白瑾那小妞儿肯定让你爽一爽!」

  「哎哟,那可太好了,多谢老大……」

              ————本章完

  PS:回忆的部分不会很长,很快就会回到林可可的戏份了,那时候,一切都
在按照大纲计划前进着,荣海是串起整篇文的重要人物,十年前白谨的经历也是
后文的关键所在,后面的剧情就会饱满起来的。

  大家多多留言吧,留言太少,没什么动力了。

二十二岁清纯白瑾概念图: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