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志的幸福】(十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1223

               第十六章

  早上我还在吃早餐我就收到了二弟发给我的消息。昨晚一直挂念着馨茹,我
都把二弟的情况给忘记了,我看了一眼信息发送的时间,已经是半夜三点多钟。

  从他发给我的图片里可以看出,他们昨晚应该是玩的很欢畅啊,先是几张各
种名车的图片,然后又是几张打扮的奇形怪状的合影,最后应该是他们一起在酒
吧狂欢的一张全景图。

  「大哥,起来了吗?咱们老地方汇合。」

  想必二弟奋战了一夜定然是收获颇丰啊,我看完了他们的照片我也觉得似乎
有点意思了。这老地方就是我们学校一旁的麦当劳,自从我们第一次在麦当劳进
行了战略性会晤之后,我们只要有要紧事商谈一般都会约在麦当劳。

  「妈妈,我得出去一趟,二弟找我商量点事情。」

  「呵呵,人小鬼大,你让他到家里来找你不就是了。」

  「他比较羞涩,他可能是不好意思让你招待他。」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妈妈又不会吃了你们。」

  「呵呵,妈妈你的杀伤力恐怕比吃人厉害多了,别人最多是吃人不吐骨头,
而你完全是夺人心魄还无法还魂啊。」

  「哼……油腔滑调……你不是说他对媛媛挺好的吗?」

  「是啊……本来应该是挺好的一件事,可是媛媛现在这个样子……其实程小
飞他也跟我们一样难过啊……可能你还不知道吧妈妈,其实程小飞每天放学之后
都会偷偷跑去医院看一会媛媛……他没跟我说,所以我也假装不知道。我想他是
觉得这属于他跟媛媛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恐怕我也不好劝说他什么。」

  「那……那他还真是个有心的孩子啊……」

  「是啊,程小飞平时虽然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玩世不恭,可是他做人做事都非
常稳健老练,真遇到什么紧要的关口,才能看出他也是真正的性情中人啊。本来
媛媛其实也对他颇有好感的,两个人刚刚过了摸索阶段,眼见着正要升温的时候
……唉……但愿媛媛能尽快好起来吧……」

  「那你也要多安慰一下小飞啊,中午把他带到家里来,我也做几个菜好好招
待他一回。他帮了咱们这么多,妈妈一直也都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

  「他前一阵子一直都在虞伯身边,虞伯说一来可以考察一下他,二来也可以
再提点题点他。所以也用不着对他那么客气,这说不定将来就成了我的妹夫了。」

  「那可不行,你们谢是你们的诚意,妈妈要谢他自然有妈妈的诚意。妈妈不
关心你们外面的那些事情,妈妈要谢的也不是他的本事和能耐,妈妈是看中他的
这个人。况且既然你都认下了这个准妹夫,那妈妈也得好好看看这个准女婿啊,
你可不要忘了,这儿女之事可是要经过妈妈首肯才能作数的。」

  「呵呵,妈妈你这是又要替我收服人心啊,才区区三两面的接触,你就能跟
刘医生义结金兰,这二弟恐怕是经不起你的三言两语啊。」

  「妈妈没你这些花花肠子……行了,那你就快点去吧,别让人家等着急了。

  中午如果有时间就带他回来吃饭。」

  「那我就尽量吧,程小飞其实挺怕羞的,尤其是见了漂亮女人,他的舌头不
自觉的就会打卷捋不直了。」

  「呵呵,你以为人家都像你啊……」

  「是真的啊妈妈,这是他自己说的。尤其是对你,他说他对你是只敢敬畏远
观,绝不敢轻易上前靠近的啊。」

  「人家这才是修为和定力,既有才华又懂得谦逊,果然是个不同凡响的孩子
啊。你平时要跟人家多学习才行啊。」

  「你放心吧妈妈,我跟二弟那是情同手足,我每天都得向他讨教一二。行了,
我先不跟你说了,要不然他真该等急了……那我走了妈妈……我一会就回来……」

  「嗯……路上小心……妈妈爱你……」

  「么啊……最大的吻献给最好的妈妈……我也爱你妈妈……」

  「呵呵……」

  ……

  我刚一走进麦当劳我就看见了趴在角落里睡觉的二弟,难道他这是一夜未归
吗?我走近之后,看到他满脸的倦容以及一身的酒气,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没回家
的。

  「二弟……二弟……」

  我一边唤他一边轻轻的推他,可是他趴在桌子上睡的就像一头母猪。

  「二弟……媛媛醒了……」

  「啊?!什么时候醒的?」

  「哈哈哈,二弟,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看你比我还要痴情。」

  「唉……大哥……我……我刚刚做梦正梦见我在给媛媛做人工呼吸呢……我……
我嘴都撅起来了……你……」

  「哈哈哈,没事,这种机会以后还不是一大把啊。你昨晚是不是压根没回家
啊?」

  「我不能第一次入伙就扫了大家的兴致啊。他们可是真不一般啊,一个通宵
玩了四五个回合,我……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夜店达人都爱嗑药了,这不嗑药
根本熬不住啊。」

  「啊?那你也吃了?」

  「哼哼,我估计快了……」

  「那可不行,这种伤身体的事情可不能干啊。」

  「呵呵我也就是抱怨两句罢了……完全跟他们一起堕落,我还真没有那份勇
气。」

  「那你吃早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买几个汉堡吃?」

  「这次是真的吃不下了,昨晚我吐了三回呢……」

  「你还没成年呢……怎么能喝那么多酒呢……」

  「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出去了就不能怂,让别人看扁了还怎么混
在一起啊。」

  「那你也得保重身体啊,我可还得仰仗你呢。」

  「刚开始嘛,肯定要显得大方一点,等混熟了也就方便了,没什么大碍的。

  唉对了大哥,我昨晚可是放出风声了,我说我的铁哥们,从小一块长大的发
小刚到咱们这个地界上来,改天我就把你也带出来一起玩玩。」

  「这……这我感觉我玩不动啊……这要是一身酒气夜不归宿……我……我怕我吃
不消啊……」

  「这种情况不多见,一般不会有事,而且有我和王凯护着你啊。哦,王凯就
是咱们的内线。你还没见过,不是咱们学校的,比咱们都大。这个人很老练,我
已经培养他很长时间了,所以靠得住。」

  「可我这样……也……也不像是会玩的那种啊……」

  「要的就是你这股单纯好骗的气质。」

  「……这……这怎么听着不是什么好话啊……」

  「哈哈,大哥,这是你的优点啊,这帮人全都是贼眉鼠眼,一肚子小聪明,
可又没什么真本事,所以你对他们完全是降维打击。」

  「二弟你可别再给我戴高帽了,对付陈有发你就说我很不寻常,可是你看我
受了多少罪啊……」

  「那你说你现在是不是逢凶化吉了?我当初刚跟你接触的时候,你是不是几
乎都心如死灰了?这陈有发他最后是不是也栽在你的手里了?」

  「……嗯……你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那不就结了,你放心吧大哥,完全坑害你的事情我也不能让你去做啊。」

  「那倒也是……那你昨晚有什么收获吗?」

  「主要还是混个脸熟,顺便感受一下气氛。」

  「那你见到那个叫钱少的了?」

  「当然,基本跟我掌握的情况差距不大,是个浪荡子,而且脾气还有些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

  「这个我暂时还说不准,毕竟只是简单接触了一下。不过只是昨晚的一面之
缘也让我多少开了点眼界啊,单是给他陪酒的姑娘就得有五六个,散场的时候他
是左拥右抱完全没有一点疲乏的样子,我估计他现在还不一定闲下来呢。」

  「这岂不又是一个李成刚?」

  「哦,那他差远了,他在这方面跟李成刚走到的路子不太一样。」

  「那除了喝酒,他们没难为你吧?」

  「没有,今天不是炮局,所以主要是为了玩车,喝酒开心的,要不然我还真
有点顶不住……」

  「二弟……你……你是不是还保留着童子之身啊……」

  「……额……被你看出来了……」

  「呵呵呵,这也没什么,这样更好,你是不是想在媛媛身上破处啊?」

  「……大哥……我看我们还是交流点别的话题吧……」

  「哈哈哈,你这个表情那就是默认了啊。你放心,我会支持你的。」

  「……所以说啊大哥……这一类情况还得你亲自出马啊……我就是想上我也
没经验啊。」

  「可……可我也不能对不起馨茹啊……」

  「咳……都是逢场作戏,你到时候意思一下就行了,以你现在的定力以及阅
历,这些人在你面前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我……我真有这么厉害吗?」

  「你不相信自己,你还不信陈有发的手段吗?你可是从阎王爷手里逃出来的
啊。」

  「那……那好吧……等下次我也去凑个热闹……听你说了这么多,我倒是也有
点兴趣了。」

  「唉……本来就是人活一张皮啊……什么是人情世故,人情世故就是变脸啊,
谁的脸上贴的花脸更多谁就是这戏台上的台柱子……你得适应啊大哥,不能嫌烦,
也不能萎缩啊。等你遍尝了人间百态,你也就百炼成钢了……」

  「二弟!那我就随你一起上去唱他千百个来回吧!」

  「让我们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唉对了二弟,我还有个事想要拜托你呢。」

  「大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还拜什么托啊,你直说!」

  「哦……是这样的,昨天馨茹家里出了一点小情况,具体的有点复杂我以后
再慢慢讲给你听吧,但是现在我面临着一个棘手的小问题。你知不知道馨茹的爸
爸有个情妇叫做张艳妮的?」

  「知道!以前是个演员,但是不出彩,在一次偶然的商业活动中结识了馨茹
的父亲,然后很快就把他钓到手了。我估计也不是什么偶然,应该就是有专人培
训的那种,目标应该就是馨茹他爸这种成功的社会精英。」

  「原来你知道的这么详细啊?」

  「你别忘了我们校统局是为什么成立的,事关馨茹的一切我们全都了如指掌。」

  「你们还真是挺可怕的……还有其他人向你打探过馨茹的情报吗?」

  「没了,情报不是全都被你给买断了吗?没人像你这么出手阔绰,哦不,应
该说是,没人像你这么一往情深啊,呵呵。」

  「……好吧……那你应该也知道这个张艳妮给馨茹的爸爸生了一个儿子叫小涛
的。」

  「唐子涛!我知道,我还有他照片呢,傻乎乎的,一直被他妈娇惯着,不太
有礼貌。我找人接触过,没什么过人之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虽然同是一
父血脉,可是跟馨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从这个角度上说,馨茹他爸其实
年轻那会儿眼光还是很独到的,馨茹的妈妈毕竟不是这些涂脂抹粉的艳俗女子可
比的。」

  「二弟你可真神啊,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吗?」

  「唉……这馨茹不是一般姑娘啊……要不是冲她,我才懒得打听这些鸡毛蒜皮
呢。」

  「二弟,我……我也替馨茹谢谢你了。」

  「说什么呢大哥,你跟馨茹现在这就是我的大哥大嫂了。这都是咱们的家事
啊。」

  「哦,对对,是我浅薄了……那你能不能再进一步的调查一下这个小涛?」

  「当然可以,可是你指的是哪方面的情况啊?我得分个轻重缓急啊。」

  「其实是有这么一件事,昨天馨茹被他爸爸接走了,带到了一个海边会所度
假。可是馨茹到了才知道原来是那个张艳妮的生日,之所以把她也接过来完全是
小涛任性。本来我也没有多么在意,可是昨晚我跟馨茹打电话的时候,这个小涛
突然就冲进了馨茹的房间,胡言乱语了一通之后就被馨茹赶走了。最开始我也就
只是觉得他烦,毕竟也是个孩子,可能真是调皮了点,可后来跟去保护馨茹的人
却告诉我这个小涛竟然趁着进入馨茹房间的这么一小会空挡,在她的屋子里放了
一枚窃听器。」

  「有这事儿?那他的胆子可真不小啊。」

  「我也是觉得蹊跷,所以我还没轻举妄动,也没告诉馨茹,暂时应该没人能
伤害到馨茹。不过这件事应该好好查一下才行啊。」

  「你说的对大哥,这个情况必须重视。你把那个会所的位置发给我就行了,
其他的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那就交给你了,但是不要惊动了馨茹的爸爸或者其他什么人,因为我不想
让馨茹再受到什么伤害了,这一次我就不该让她离开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大哥,你放心吧,我会谨慎处理的。」

  「那就好……哦对了,妈妈让我带你回家吃顿午饭啊,她想亲自感谢你一下。」

  「那可是使不得!伯母……她比馨茹的威慑力还要大的多啊……我在她面前哪
还吃得下饭啊……我上回见过她一面我就已经恨不得自毁双目了……」

  「呵呵,你不会是对我妈妈别有他心吧……」

  「你饶了我吧大哥,陈有发的一世英名都毁在尊夫人手里了……你就是杀了
我,我也不敢有这个念头啊,对于伯母我是极其崇敬的,她不但是女中豪杰,她
更是圣母下凡啊,她的饭我可吃不起。我听虞伯说,在你们家,你爸爸都难得吃
她亲手煮的饭这是真的吗?」

  「呵呵呵,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爸爸的确很少有这个口福,不过主要也是
因为他不常在家的缘故。你去没事的,妈妈是真心邀请你的。」

  「大哥……这里面我猜测或许有些事情你还未必知道,但是你总有一天会全
都明白的。」

  「嗯?你说的是什么啊?」

  「你一直在你爸爸和妈妈的庇护之下长大,很多事情你尚未通晓。你母亲绝
非平凡女子,甚至绝非人们想象中的那种大家闺秀。你不可能不知道你母亲的容
貌和魅力,难道你都知道的事情,其他人会不知道吗?你们家是大家族,深门大
院,进进出出什么人没有啊,且不说个把的门客,就是里里外外的仆佣也是不计
其数啊。你能保证从来没有哪个胆大妄为的狂徒敢对伯母不敬吗?可是自打你出
生,你在你们家见过这样不识抬举的失礼之人吗?」

  「……好像的确没有……」

  「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你们家的家风那绝不是一般的森严,恐怕不是这
天底下的好色之徒与你们家绝缘,而是但凡动了邪念的那些宵小之辈怕是已经就
此消绝了……」

  「……不会吧……」

  「你很可能还不了解你父亲的真实面目,但是我猜测你母亲一定了解。你的
父亲恐怕只把他唯一的那点善心全都留给了你们母子俩了……」

  「那……那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半是观察,一半是揣测,不过观其行察其颜,应该八九不离十啊……」

  「……二弟……我……我可不是想害你……」

  「呵呵,这我当然知道,可是大哥,你我虽然情同手足,兄弟相称。但是有
些原则我是万万不敢僭越的。虽然这已经不是过去的封建年代,但是人与人之间
的阶级落差是自古就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终究是君,我至死是臣啊。」

  「……二弟……」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哥,但是也请让我有个进退的余地,我可以终生与你
肝胆相照,推心置腹,也会对你鞍前马后,誓死相随,可是大哥……唯独伯母的这
顿饭我是万万吃不起的……」

  「……可……可是你以后如果真的有机会跟媛媛喜结良缘了,那妈妈不也是你
的岳母吗?」

  「此一时彼一时,绝不可同日而语……若他日我果真有幸能娶媛媛为妻……那
我定会亲自上门为母亲大人敬茶的……」

  「……二弟……那……那我就不强迫你了……本来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事情……你会不会是多心了啊……」

  「大哥,你我尚处年幼,多少还有点两小无猜的意思,可是慢慢的你就会知
道无规矩不成方圆的道理了……」

  「……二弟……你的话……我得仔细的品一品啊……」

  「呵呵,好了大哥,有些事不在一时,慢慢的你自然也会有所体会。唐子涛
的事情我晚一点就着手处理,还有你让我找的那几个人我也已经做了安排,我们
再等等信吧。我是真的有点挺不住了,我得回家稍微眯一会了,明天到了学校咱
们再细说吧。」

  「好,你看上起确实有点疲倦了,你的眼圈都黑了。」

  「呵呵,有时看球也这样,没事,都常有,那我先走了大哥,你也路上小心。」

  「嗯,明天见。」

  ……

  我仔细品味着二弟刚刚对我说的这一番话,我总觉得似乎他是话中有话啊,
有时候二弟就是喜欢讲求一个神韵,按他的说法,那就是时机未到,天机自然不
可露啊……可不管怎么说,我也必须承认二弟他真是个神人,而且也是个谨慎之
人,凡事他总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那一面,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看得比别人远,
或是比别人深,总之他常常在不经意处让人感觉一语惊人啊。

  我若有所思的慢慢走回到了家里,我刚一进门就闻到了妈妈烧的那一手好菜
的味道。可是我毕竟未能帮她把客人请回家,所以我多少还有些愧疚之感的。

  「妈妈……我回来了……你……你不必张罗了……程小飞他……诶?妈妈……你
……你怎么只在桌上摆了两副碗筷啊?你不是让我带程小飞回来吃饭的吗?」

  「那他跟你来了吗?」

  「没……没有……他不来了……」

  「那妈妈摆两副碗筷有什么不对吗?」

  「可……可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来的啊?」

  「妈妈不知道啊。」

  「那……那如果他真的来了呢?」

  「那就再添一副碗筷不就行了。」

  「……你……你不会是料准了他不会来的吧……」

  妈妈只是面带微笑的忙着张罗她的厨房,对于站在她身后一脸疑惑的我毫不
在意。我本来对程小飞的那一席话就已经有些费解了,现在又看到了妈妈的态度,
我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了。可是我又觉得好像不应该傻傻的立刻追问妈妈,就像程
小飞说的,有些事可能得需要我自己慢慢去体会。

  我看妈妈忙活的样子,我估计距离午饭时间应该还有一会,所以我一个人走
到了三楼的阳台上想晒会太阳,顺便安静的想一想脑子里沉淀的这些事情。可我
刚坐上摇椅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我的手机就响了。我掏出来一看,原来是馨茹。

  她发过来两张照片,都是她的自拍照。看照片里的色彩和海面上微露的红光,
这应该是她一早去海边看日出拍的。馨茹虽然没有学过摄影,但是她融汇一体的
美学修养也决不会在任何时候让她有失格调。随着海风幽幽飘动的柔发仿佛自然
的划过粼粼闪烁的海面,远处将起未起的红日透过她纤柔的丝发在她净白如玉的
脸蛋上映出一片情意绵绵的嫣红。只半张脸就足以迷醉她身后的整片汪洋了……

  「亲爱的……美吗?……」

  随后又是一张照片,在馨茹白皙的玉手上趴着一只硬币大小的小螃蟹,然后
紧挨着它的是馨茹随手拾起的一块跟它几乎一模一样的鹅卵石。

  「呵呵,你看,它们乖不乖?」

  透过镜头的虚化我还能从馨茹的指缝之间看到她朦胧踩在沙滩上的柔荑莲足,
轻扫在她指尖的似乎是一条淡粉色的花裙。馨茹只用区区两张照片,两条短信就
把我的心神一下子勾到了她的身边。我闭上眼睛,仿佛感觉我轻轻拉着她的手,
也学她一样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了细软冰凉的沙滩上,然后我们头碰头的伸
长了脖子一起观察着她手掌中的可爱小生命……

  「嘟……嘟……嘟……」

  呵呵……多么美好惬意的场景啊……下次我一定要亲自带着馨茹到一个只有
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慢慢的与她诉说情肠……

  「喂……馨茹……你是从哪家捡的啊……」

  我接起电话就高兴的挂问起了馨茹。这会儿她应该已经回到酒店吃过早饭了
吧。

  「少爷!」

  「哦,我还以为是小姐呢,怎么了?」

  「……小姐在餐厅似乎遇到了麻烦,她……她被打了一巴掌……现在一个人跑
回房间了……」

  「谁打她?」

  「是那个女人。我们现在要不要把小姐立刻接回来?」

  「……」

  「少爷?」

  我不能太冲动……我必须学会冷静……我必须养成爸爸那样处事不惊,隐忍
不发的心智……我必须尝试让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让额头跳起的青筋慢慢平复,
我不能轻易让心中的怒火随便的烧到脸面上来……

  「派个人过去,从旁保护小姐,但是不要惊动她。如果……再有人碰她……就
先把小姐平安的带回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另外……去了解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

  「是!」

  我突然想起很多年前我曾在家里见过一个生人,那个人的面貌我已经没什么
印象了,可是他当时的穿着打扮,我倒是还留有几分回忆。因为他看上去非常的
……应该说是华贵……他的皮鞋上都镶着金边,他的纽扣似乎都闪着金光,我当
时还很好奇他的手上为什么学女人那样全都带满了戒指。虽然他喜欢抽烟,尤其
是浓烈的雪茄,可是他倒不像是许伯那样有一嘴的黄牙,因为他所有的牙全都换
成了金属的材质,我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铂金?或者是玫瑰金?总之不像是
纯金。他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夸张,他的嘴巴几乎是我见过最大的,他一口吸进肚
子里的雪茄几乎足够许伯吸上半个时辰。当时他和爸爸,还有虞伯在客厅里不知
谈论着什么话,通常有客人的时候,我是不被允许进入客厅的,可是那天我记得
我应该是在追一只麻雀,我仰着头,跌跌撞撞,稀里糊涂的就追进了客厅的院子
里。当时我虽然很快就被人抱走了,可是我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了爸爸对那人说的
两句话,好像后来我还拿这两句话问过妈妈,可是妈妈听了只是显得有些神伤,
却并没有给我任何解答……现在我重新回忆起爸爸说的话……我似乎有些别样的
体会了……

  爸爸问那人,玉柔漂亮吗?那人没有作答。

  爸爸又问,中秋的月饼好吃吗?那人还是没有说话,可是他手里的雪茄却掉
到地上散了一地的烟灰……

  「喂……馨茹……你……你吃了吗?……」

  唉……虽然我很想关心一下馨茹,虽然我也的确是心急如焚,可是我却也并
不想让馨茹知道,我在无时无刻的监视着她……还是中国式的传统寒暄能应万变
啊……

  「嗯……吃过早饭了……你呢?……你不会刚起床吧……懒虫……」

  我悄悄的长舒了一口颤抖的怒气……馨茹越是这样对我若无其事的撒娇说笑
……我就越难克制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啊……

  「呵呵,你知道的,没有你叫我……我起不来啊……」

  「呵呵……呃……呃呃……嗯……明天……我……我就可以……叫你起床了……你
可……呃……你可不许赖床……不许……不许再害我迟到……」

  「……嗯……我都听你的……」

  「哇……怎么今天这么听话呀……」

  「因为……你……你发给我的照片……很美……你跟晨光一样美丽……」

  「呵呵……谢谢……那你看到我捉的小螃蟹了吗?」

  「嗯……」

  「可不可爱?」

  「可爱……」

  「但……我把它放了……因为它可能也想赶快回到爱人的身边呢……」

  「……」

  「下午记得在家等我哦……我大概傍晚就会到家了……」

  「你不跟你爸爸回去一趟吗?我可以去接你……」

  「不……我哪都不想去了……我只想快点回家……回到……你的身边……」

  「嗯……我今天也哪都不去……就在家里等你回来……」

  「那……那我们晚点见……亲爱的……我要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了……」

  「嗯……晚点见……我爱你馨茹……」

  「我也爱你……老公……」

  ……

  「喂?」

  「少爷,我已经盯在小姐的房门外了,你放心。另外刚刚的情况也了解清楚
了,是那个孩子今天一早把一条裙子送到了小姐的房间,小姐本以为这只是一件
给她换洗的衣服,所以她早上就穿着这条裙子去海边玩了一会,当时只有她一个
人,没有旁人打扰她。可是等小姐从沙滩回到餐厅准备吃早餐的时候,那个女人
和她的男人就撞见了小姐。直到这个时候,小姐才意识到这条裙子原来是女人昨
晚刚收到的一件生日礼物。小姐不知情,也没法解释,所以那个女人就动手打了
小姐……」

  「嗯……晚一点小姐应该会把裙子还回去,找个手脚利落的,把这条裙子给
我带回来。」

  「是!」

  「另外,把昨晚的客宴名单给我抄录一份。」

  「是!」

  「晚一点你先跟着护送小姐回家,然后你继续盯着他们,等确认了他们的位
置,找机会给我监控起来,信号直接传到我这里。」

  「明白了!」

  馨茹……你放心……你所有的委屈,我都会替你一一找回来……

  ……

  吃完午饭之后的一整个下午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或许妈妈也看出了我异
常的神情,所以她也只是替我泡了一壶降火去燥的清茶,然后坐在我身边陪我安
静的听着一首肖邦的钢琴曲。

  「妈妈……你有多久没有给我弹筝了?」

  「嗯……那可真是有点久了……怎么?你想听了?」

  「嗯……」

  「呵呵,你小时候不是还嫌妈妈吵的吗?妈妈想教你,你还说这都是女孩子
才玩的东西。」

  「那……那不是我还小不懂事吗……而且后来我不是也学了吗……」

  「那可是你爸爸逼你的。」

  「……反正……反正我也是会弹的……妈妈……我想起小时候你给我弹筝的样子
……我真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还是爸爸会享受,每次他心烦想事情的时候,
就让你替他在一旁抚琴,过不了多久,他脸上的愁容就会很快烟消云散了。

  你不知道,每每这个时候,我躲在你的怀里等的可着急了,但是我又不敢轻
易乱动,因为我看着你的纤纤玉指在琴丝上轻柔的拨弄,我生怕会害你一不小心
触断了琴弦。」

  「那你现在也想要妈妈为你抚琴吗?」

  「日有瑶琴听音,夜有娇妻伴读……果然还是古人有雅韵……我年少无知,
似乎虚度了不少好时光啊……妈妈……你愿意为我抚琴解忧吗?」

  「宝宝……你……真的长大了……妈妈愿意为你做所有的事……」

  「你真好妈妈……那你想要一把新的琴还是找人把你用过的那把琴带给你?」

  「那你想听什么琴呢?」

  「只要是你手中的琴……我都想听……」

  「那妈妈还何滞于物呢,你既然只求意中之人的琴音,那妈妈自然也只求能
抚音于意中之人的心上啊。」

  「……妈妈……我……我能……我能叫你一声柔儿吗……」

  「林有木兮……木有枝……君唤卿兮……卿……不负……」

  「……柔儿……」

  ……

  有妈妈在侧相伴,就连漫长的等待也都不是那么难熬了。我坐在沙发上,岔
开两条腿,眼睛一直盯着窗外。我既算不上正襟危坐,却也不是瘫软其上,我觉
得这好像还是头一回当妈妈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没有像个孩子爬到她的身上让她
宠溺着我。这次反倒是妈妈将双腿叠放在沙发一侧,然后让身体轻轻的依偎在我
的肩头……

  妈妈也是第一次像是对爸爸那样,紧紧的搂着我的胳膊。我伸出手轻轻抚摸
妈妈的惊鸿容颜,妈妈也用她滑嫩的玉脸轻轻磨蹭我的掌心,我感受着妈妈风情
绝代的美貌和柔媚,妈妈也感受着我掌中的温润与体贴。这还是自从妈妈答应与
我生死相随以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丈夫,而不是她的孩子。之前即便是我
非常不恭敬的对着妈妈动手动脚,甚至我们突破禁忌的束缚激情交缠在一起互换
着体液的时候,其实我也仍然觉得只是她的儿子。妈妈对我所有的好,我都很难
不去把它当做是一种特殊母子关系中的极端溺爱。这种感觉虽然也让我很满足,
可是它毕竟跟我期待的还是略有区别。在我的憧憬中,妈妈就像现在这样搂着我,
心里对我不仅仅只有宠爱,更重要的,还有妻子般的眷恋和依赖。

  从我出生以来,妈妈就一直在照顾我,保护我。妈妈之于我,不仅仅是一个
母亲,也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她更是一个强大的人,睿智的人,能够解我烦忧,
护我周全的无所不能之人。我来到这世界上,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妈妈,
我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彻底的把自己托付给了这个可以全身心信赖的人。我从未想
过有一天,她也会需要我的呵护和照料,我更未曾想过,她也需要我的臂膀和怀
抱……

  我有时也会贪婪的猜想,假如没有陈有发的经历,我和妈妈会走到现在这样
的位置吗?我们能有勇气打破固有的人伦界限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们冲
破了这道坚不可摧的阻碍呢?以前在追求馨茹的时候,我就时常会担忧,说不定
哪天会冒出一个出类拔萃的奇男子,让馨茹立刻为之倾心。我有这样的顾虑并不
是我对馨茹的忠贞有所怀疑,而是我对自己的魅力实在不敢有把握。这个奇男子
可能是个同龄人,也可能是个活力四射的青年人,或者是个老成持重的中年人,
我也不是没有设想过。我似乎总是很担忧会有更配得上馨茹的某个人比我更有资
格拥有她。

  不过奇怪的是,类似这样的担忧我却从来没有在妈妈的身上产生过半点猜想。

  不知为什么,相较于这世界上所有其他的女人,我总感觉似乎没有任何人可
以真正的配得上妈妈。我幻想过的每一种看似极其优秀的男人都无法完全匹配妈
妈的气质与美貌。而且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几乎所有站到过妈妈面前的男人,没
有一个不在她面前折腰的。妈妈不似一般情愫细腻,感怀伤春的小女生,情爱二
字仿佛很少在她的脑中闪过,她的眼眸里,也几乎不曾有过落英流水。她好像天
生就是为母为家的女人,男人绝不属于她世界里举足轻重的角色。

  所以我在妈妈身上体会到的这种安全感,我想,我绝对可以肯定,这是独一
无二的。如果想让男人这种生物非要跟妈妈纠缠上某种密不可分的关系,那恐怕
就只有天地造化的母子情分了。妈妈若要动情,她只怕也唯有这独一无二的可能。

  或许每个女人都终究逃不过为情所困的一世牵绊,或许妈妈也不能例外,但
是她的这份情却绝不会旁落他人。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我想,我总有一天会注
意到妈妈的这份浓情深意,我总有一天会带着那份原始的怦然心动将她深深的拥
在怀里……这是一份命运的恩赐……是不经选择的……不假迟疑的……真正的……天
造地设……这就是爱的力量,是难分难舍的情缘的力量。即使乱伦……即使母子通
奸……即使千夫所指须臾苟且……即使粉身碎骨同赴黄泉……我和妈妈也不会畏惧…
…我们永远都无怨无悔……所以就算没有过去的这些经历,我想早晚有一天我也会
用自己的身体牢牢的护住怀里的妈妈,我不在乎为她遮挡的究竟是利刃还
是口水,是饿狼的贪视或是世俗的唾弃……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