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贵妈妈被爆操】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change
2021/9/16发表于:首发sis001
字数:10893

  大姨又重新把大师没吃完的饭菜端到桌子上。

  虽然有些凉,但是这仍旧是她平时吃不起的上好食材,刚才一直给大师口交
的大姨也没功夫吃饭,现在就开始抗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只见大姨一边吃,嘴里一边咒骂:「去他妈的,都她妈去死,傻逼,王八蛋。」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骂谁?大师吗?总不会是我家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招
惹的她?

  等我听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好像自己是在咒骂自己悲惨的人生……

  就她,还真特么好意思,一把好牌净瞎打,整日里还勾三搭四,然后就怨天
尤人。现在连亲戚都给拖到泥沟里了,还敢说自己命不好?

  看到如此疯癫的大姨我实在是想要一个闷棍下去,把她一顿。去他妈的祸害,
真让人生气。

  等等,我为什么不那么做?我突然发现了盲点所在,现在的我应该在房间里
被锁着。

  既然我不可能在客厅,那客厅里发生的事情就与我无关,只要不被看到脸,
大姨就绝对没法扯到我身上。

  这样一来,我不仅可以揍一顿大姨出气,还能把家里的一些钱和首饰拿走卖
掉,存到我自己的账户里。

  这样一来,就算妈妈把钱都给了大师,我手里还能留着一点,算是一条后路
吧。

  反正明天就要走了,大师还特地吩咐过,走的急,不能耽搁。那自己只要做
成入室抢劫的样子,那大姨就算把这事告诉了大师,也毫无意义。

  他们反而为了避免自己的龌龊事情暴露,还得帮我遮掩,让这事当作没发生
过。

  而等到了大师一出国,这里的事情就真的尘埃落定,想管都管不到了。

  所以现在是个机会,还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成败就看现在了。

  而在客厅里的大姨也不闲着,继续瞎作。

  填饱了肚子之后,就开始靠在椅子上,拿起地上的树枝开始不断骚扰我妈妈
身上的敏感地带。

  看到我妈妈痛苦却无法挣扎,只能在桌子上颤抖身体的样子。我是非常心痛,
回到屋子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戳开两个洞露出眼睛,然后套到头上。

  接着我又拿起了我的球棒,基本上所有的热门运动器材我都买过,只是用的
时候不多。

  但我爸爸十分鼓励我多做运动,在这方面我的经济很宽松就是了。

  还好我的房间够大,我在比较宽敞的地方挥舞了两下球棒,找找感觉。

  等我拿着东西回到原地的时候,发现大姨正在往我往我妈妈身上滴蜡……

  「怎么样啊,骚货,爽不爽啊?」大姨还把我妈妈眼睛上的眼罩取了下来,
一边看着妈妈绝望无助的眼神,一边嚣张地把事情都解释了出来。「你个小骚逼
听好了,到了国外你可就没了靠山,到时候我说什么你都得照做,你以后就是我
的母狗了,知道了吗,啊?」

  这家伙傻逼啊!我在内心中咆哮,这还没到国外你特么就把自己的狼子野心
给暴露了,是在嫌自己太顺利了吗?

  这要是我妈妈突然醒悟,或者干脆因为害怕不去国外了,那个大师非得活剥
了你丫的吧。我妈妈在国内还有一个爱她的老公,和幸福的家庭。

  你特么要是留在国内就得上街要饭了,就这还敢在事到临头给自己添麻烦?

  说实话,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家里的女人都不是很正常了,这该不会有遗传基
因吧?

  虽然我想现在就冲下去,打大姨一顿。

  但妈妈现在被揭开了眼罩,虽然我的打扮能够骗过大姨,但对于和我朝夕相
处的妈妈,我觉得混过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且不说我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常穿,但也是妈妈给我买的,这不一下就能看出
来了吗!

  再说要是把大姨打晕,家里的东西都偷走,妈妈却毫发无损这也暴露了,时
候大师一问,妈妈就肯定都招了。

  以妈妈的性格,直接把我给卖了也有可能,说什么做坏事需要驱魔什么的,
我不就完了吗?

  要让我对妈妈也动手,把她也打晕什么的倒是不难,毕竟她还被捆在了桌子
上,视野还受限。但我实在是下不去手啊!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旁观,等待合适的机会出现。

  其实我的心底还有另一个隐藏着的想法,那就是让这个傻逼大姨在折麽我妈
妈的时候,把真相给说出来,让妈妈顿悟,要不然真的把妈妈折麽到不敢去国外
也行。

  「凭什么,你这贱货就能嫁给好人家享福。我就得吃苦!」大姨咬牙切齿地
骂道,还不断地把灼热的蜡水滴到了妈妈的小穴上。

  「呜呜。呜……」妈妈的嘴巴依旧被堵住,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呜咽声,眼神
里充满了恐惧与痛苦。

  「我他妈的比你漂亮这么多,家人明明都很喜欢我,就是因为你,让我失去
了一切,你把我的一切都偷走了。」大姨又拿起树枝在妈妈的身上鞭打起来,
「你这个婊子,快点,给我道歉,把从我这里偷走的一切都还回来!」

  而妈妈只能不停的哭泣,祈求大姨能都停手。

  而我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下面的那玩意绝对和我不是一个品种的,至少我绝
不承认大姨还算是个人。

  长相什么的不知道撒泡尿照照就算了,丫也好意思说自己命苦?我可是听说
她从小就肆意妄为,偷摸这种事情都不少做过,等断绝关系后,妈妈的好些东西
都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

  再说自己初中就奉子成婚还说什么从她那里偷走了幸福生活?因为年纪太小,
被男人抛弃,再堕胎的事情也能怪到别人头上不成?

  我实在是觉得看不下去了,非得冲出去给她一棒子才行,说实话,我觉得直
接打死也不算错,真的只是为民除害而已。反正已经和家里人断绝关系了的大姨
是绝对没人在意的了。

  我还记得她以前在大年初一,饥寒交迫地跪在我家门口,说要是不给钱就死
在那里。嗯,到底该怎么把她弄死呢?

  正当我思虑过度时,妈妈正在大姨的要求下学狗叫了。

  大姨倒是在这段时间没有再多说邪教的计划,可能她的脑子里也不只有浆糊
吧。

  但妈妈确实更加恐惧了,大姨不断的攻击妈妈的小腹以及阴道。

  使得妈妈一阵闷哼之后,在桌子上失禁了。

  「哈哈哈」大姨疯狂的笑着,但她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妈妈时,知道自己还
事太过火了,终究还是有点怕了。

  「嗯……」大姨眼珠一转,走到妈妈的面前,连环巴掌下让我妈妈略略清醒
一二,接着,她装模作样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主对你的最后考验,查看你的精
神是否坚定,能否到达神的乐园。」

  不愧是大师的亲信,常年的耳闻目染下,传教忽悠这种事情还是做得到的。

  只不过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还想挽回情况吗?天真!

  天真。

  天真。

  天真……

  天真的是我……

  只见躺在桌子上的妈妈,原本还是一幅痛不欲生的表情,分明就有了恐惧和
退意,结果大姨轻飘飘的句话,妈妈就露出了安详和顺从的样子。

  连大姨都大吃一惊。

  说实话,这不会遗传吧,真的不要啊!

  大姨看到我妈妈这个样子,自然更加放肆了。

  不仅再次拿起了鞭子和蜡烛,还多次在我妈妈意识朦胧的时候,摘下妈妈的
耳机,凑到她耳边给她洗脑。

  「主说,让你遵循育雯的话,奉她为主人……你是一只贱货,母狗,只有让
在育雯的帮助下才能让获得重生……」

  这样不断循环,妈妈的意识在大姨的折麽下,也越来越模糊。

  我意识到机会来了,妈妈基本上陷入了晕厥,根本对外界的事情无法知晓。

  而大姨也是折腾了这么久,现在忙于给妈妈洗脑根本注意不到我的靠近。

  再加上大姨现在把音乐调成了外放,整个屋子跟迪厅一样,其实我就算不用
小心她也不会发现我的踪迹的。

  我偷偷上前,大姨果然没有注意到我,其实这也是人的本能,在知道绝对安
全的情况下,就会放松警惕,但她小瞧了我这个家里的原住民,让我有了可趁之
机。

  我到了大姨的身后,她依旧满脸邪恶的给我妈妈灌输着各种下流的知识。

  这让本来就不高兴的我气不打一出来,举起球棒就向大姨的后脑勺打去。

  「嘣!」地一声之后,大姨脑袋着地的倒了下去。

  血液也从大姨的脑后溅了出来。

  不会死了吧。事到临头我还是怕了,虽然这大姨和我没什么感情,又把我家
害得不浅,但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

  我颤抖着手凑到大姨的鼻子处,还好,依旧有鼻息,摸了摸她的动脉,依旧
有脉搏。

  我送了一口气,站起来后环顾了一下被她们搞得一团糟的家里,有些犹豫要
不要把大姨直接弄死算了。

  人就是那么奇怪,明明刚才还在怕,现在居然又起了这样的念头。

  不过我终究还是没能下去手,可能是我也被邪教污染了吧,竟然起了杀人有
罪孽,永生地狱的想法。

  这一念头让我细思恐极,努力把这个想法从我的大脑中赶出。

  我转移注意力般的把视线看向我妈妈,妈妈依旧那么的美丽,即使身上伤痕
累累,依旧掩不住她那靓丽的身姿。

  梨花带雨般的娇容更让人怜香惜玉,让我不仅咽了口口水。

  近看妈妈被缚住,那犹如艺术品一般的样子,更让我兴奋异常,鸡巴也不仅
立了起来。

  我有意用手揉撸自己坚挺的鸡巴,但转念一想,这样也未免太过可悲,连大
师那个外人都能随意玩弄别人家里的女性。

  而我这个自己人,在明明可以为所欲为的情况下,居然还是靠自己撸。

  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算是不知道几手的货,我无论如何也好爽一把。

  只不过看着我妈妈的样子,与她在一起的回忆也不断涌现,温暖的,贴心的,
快乐的,这让我怎么也无法下得去手,更何况我从小就接受着最好的道德教务,
根本无法作出乱伦的事情。

  虽然妈妈不行,但事情都有另外的角度,我看向晕倒在地的大姨,这不是还
有一个嘛。

  我对她可不会有一丝怜悯的哦。

  说干就干,我抱起大姨的身体,虽然她看起来挺高大的,但其实没多少重量,
即使是我这个严重缺少锻炼的人,也觉得很轻。

  大姨的衣服本来穿的就少,经过了长时间的被操和折磨我妈妈的过程后,更
是凌乱不已,基本上重要的地方有没有遮拦,完全就是情趣穿法,省得我再把衣
服给脱掉了。

  我先揉了揉大姨的奶子,虽然她身材高挑纤瘦,但乳量不小,虽然比不上我
妈妈,但入手滑嫩柔软,让我送不开手。

  只不过她的奶头有点黑,也不如我妈妈的大。

  这样想着,我的手就放到了妈妈的胸上,虽然不能操,但让我过过手瘾心里
还是没有负担的。

  这一摸可不得了,妈妈巨大的胸部一下子就把我的手吸了进去!这犹如陷入
沼泽一般的手感让我惊奇不已!

  这让我的鸡巴再也忍受不住,一边感受着妈妈胸部的奇妙手感,一边分开了
大姨的两条长腿,不得不说,大姨的腿也是极品,光是我的鸡巴在大姨的白腿上
蹭了一下,就差点射了出来!

  不过我还是全力忍受住,非要在大姨的小穴里肆虐一番才行!

  只不过和大姨漂亮的腿不同,她的阴道看起来松松垮垮不说,还尼玛黑的不
行,两边阴唇都要掉下来一样,更要命的好是,大师刚刚射过,大姨都没有处理,
让不管是小穴还是菊花都充满了干涸的精渍,恶心的不行。

  我回头看看妈妈那美丽红嫩的小穴,是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崭新模样。

  对比之下,也不知道大师是怎么忍住不去操我妈妈而是把鸡巴放进这个烂穴
里的。

  我一咬牙,一跺脚,看着妈妈美丽的身姿,揉着妈妈的乳房,盯着那极品的
小穴。

  好像画饼充饥一般,把鸡巴插进了大姨的阴道之中。

  虽然在我的鸡巴进入的时候,确实感觉有点松,但依旧温暖的阴道瞬间收缩,
像是下意识般的,那阴道壁开始吸紧旋动。

  这让我几乎是插入的瞬间就射了出来。

  「呼呼……」我喘着气拔出自己的鸡巴,明明刚才我已经撸了不少次,现在
居然依旧能让我瞬间缴枪。

  虽然感觉又些吃力,但我看着妈妈和大姨着两位倾城美女赤身裸体,全身都
是毛笔字的淫靡画面,以及身为男人的自尊,还是努力想象着做爱的情景,再次
让鸡巴立了起来。

  我听说处男就是容易射,我现在已经不是处男了,虽然是刚刚破处,也应该
能坚持的久一点了吧。

  这样想着的我,再次挑战大姨的黑色小穴。

  果然,那种吸力并不是我的错觉,就是大姨的阴道正在吸允我的鸡巴,同时
我能感觉到其中更有扭转动静。

  竟然这么爽,怪不得大师能让这个贱货成为左肩右臂。

  我不断的呻吟着,将我的鸡巴在大姨的阴道里不断抽插,而大姨也在无意识
中配合著我,温暖的小穴包裹住我的鸡巴,简直让我爽的不得了,一点都不想离
开大姨的身体。

  我抓着妈妈胸部的手也放开了,转而抱住大姨同样柔软的身体,眼睛也不由
自主的转移到了大姨身上。

  和妈妈不同,大姨身上的毛笔字净是下贱的词句,更能不断刺激着我的感官,
令我更加的兴奋。

  凑近一看,大姨面容的美丽确实和我妈妈不相上下,只是多了不少沧桑风痕,
保养也不如妈妈的好,但如此依然能够看出她小时候确实不会输给我妈妈。

  但想到她做过的那些恶心事,就算顶着如此漂亮的脸,也我不禁狠狠的掐住
她的脖子。

  不管她经历了什么,都是自作自受,绝对不能原谅。

  只是在掐住她脖子的时候,大姨终于开始了喘息挣扎,阴道收缩的更紧,让
我的鸡巴和情感上的体验都上了一个层次。

  我又加大了力度,果然这小穴的紧度更加厉害了。

  但此时我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即使不情愿,但我还是把我的精液给交了出去。

  已经没法继续了的我,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大姨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

  之后我就拿出手机,把我妈妈和大姨都尽可能的照了进去,作为以后的小菜。

  接着我就开始搜刮家里的所有财务,包括现金和家里收藏的金条金首饰都给
收了起来。

  把这些都换成了现金后,又把所有钱都变成外汇。

  唯一的遗憾就是爸爸给我妈妈的卡是信用卡,还被大师拿走了,没发操作,
但紧紧家里存着的财物也是十分惊人,如果我只是安稳过日子的话,搞不好一辈
子都花不完。

  等我弄完这一切,妈妈和大姨还没有醒过来,本来想给妈妈盖一条被子,但
劫匪哪有干这事的,就咬牙放弃了。

  等我爬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后,因为手里有了钱,心里也有了底气,安稳不少,
睡觉也更香了。

  第二天清晨,是妈妈打开门叫我起的床,此时的她依旧满脸通红,眼眸中是
说不尽地风情万种,身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完美的裹出她
那动人的线条。

  我抬眼一看,时间虽然还早,但根据我妈妈说的话,大姨要让我们坐地铁和
公交车去机场。

  有车不坐,这不扯淡吗。我跟在妈妈的身后下楼,发现她走路的时候,都要
夹紧双腿,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别提多诱人。

  看来妈妈还事处于极度发情中,这次前往飞机场的路肯定会充满坎坷了。

  果然,坐在大厅里的大姨头上顶着一个大包,还缠着一处纱布,满脸都是阴
沉愤怒。

  「昨天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大姨一上来就是对我质问。

  「我?」看来她是想乱咬人,把怒气撒在我头上啊,虽然的确是我做的,但
她肯定没证据「我昨天一直待在房间里啊?只能听到客厅有佛经的声音。」

  这是大姨为了给妈妈洗脑的时候,把音响声音外放了,正好作为我什么都没
听到的证据。

  大姨果然闭嘴不言,但她立刻就怒气上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想我怒骂:
「你个小杂种,别给我嘻嘻哈哈的,你他妈的是不是傻逼啊!我问你有没有人进
来!你难道眼瞎吗?谁进来了你都不知道!肯定是你这个狗娘养的放人进来的,
你个废物!」

  这完全就是在迁怒啊,害我还以为她发现了真相,看来凭她的智商是不可能
了。

  「彦儿一直在他房间,这不会是他……」妈妈站在我前面,相于开脱,不让
大姨的怒气烧到我头上。

  结果大姨一眼瞪过来,妈妈不敢再言语。看来昨天的洗脑还是有点残留的,
至少之前妈妈对大姨从未如此畏缩过。

  「都是你这个骚逼生出个这个贱货儿子,他妈的一家都没有好东西。」

  虽说如此,但妈妈成功的将大姨的注意力从我的身上移开,这算是母爱吗?

  有点可悲啊……

  我看着歇斯底里怒吼着的大姨,心中埋怨自己为啥不把她打死算里,留着真
让人烦心!

  ·         现在后悔也晚了,只好在大姨的骂声中,吃了早饭,拿着行李出门。

  大姨还特地带了一个帽子遮掩自己头上的大包。

  但在我看来,这毫无意义,在穿着惹火的妈妈旁边,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去注
意她的。

  果然,不管是在飞机上,还是在地铁上,男人的目光始终聚集在我妈妈的身
上,看他们的样子,简直就想用火热的视线在我妈妈的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等到车厢里的人一多,男人们更是不断涌向我妈妈,借着人海的挤压,以及
车子的惯性,使劲向我妈妈身上靠。

  有几个手脚不干净的,用手把我妈妈的胸部和臀部更是覆盖的严严实实。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在诸多男性的咸猪手下,性欲更是
被挑拨出来。虽然她自小所受过的高等教育使她无法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像一个妓
女一样。

  但数日的忍耐已经到达了她的极限,精神几乎不受她的理性所控制。

  所以在这等环境下,我妈妈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在迎合这些挤地铁公交的屌
丝们。

  每当车子刹车时,妈妈几乎松开了抓住扶靠的手,任由那些男人在她的身上
摸索揉捏。

  而妈妈此时的神情让我想起来她在海边渡假的时候,躺在板船在海上时的轻
松舒适。

  有一个胡子男特别大胆地把手伸进的妈妈的裙子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
个美丽优雅的贵妇。

  「他妈的,竟然是个骚货。」我见他小声嘀咕一声。

  难道我妈妈今天没有穿内衣?不对啊,大师不是吩咐过大姨让我妈妈穿上贞
操带了吗???         果然那个胡子男一脸兴奋地在裙子里摸了我妈妈柔软的臀肉半
天后,又失望的看了我妈妈一眼。

  他都拿出自己的鸡巴了,才发现了卡在我妈妈臀沟里的贞操带。

  「妈的,原来是个怨妇。」他可能是认为我爸爸自己不能满足妈妈,所以特
地给他老婆的限制吧。

  但这仍然没有让这个胡子男放弃,他干脆就把自己的鸡巴伸进了我妈妈的大
腿之间,让我妈妈那雪白肉感的大腿夹住自己的鸡巴。

  「啊~~哈……啊~~」感受到鸡巴的妈妈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脸上的喜
悦掩饰不住的淫荡感,并在努力配合著身后的胡子男,对方的鸡巴在自己的腿根
不住摩擦的时候,妈妈终于忍不住呻吟出来。

  但不幸的是,那个胡子男虎背熊腰的,内里却十分拉夸,没在我妈妈这个绝
品尤物的攻势之下坚持哪怕一分钟就缴了械。

  我能看见当感觉到自己腿上的硬物逐渐变软的时候,妈妈那失望的眼神,令
人心疼。

  正巧旁边还有一个学生,犹犹豫豫的不敢对我妈妈下手,只是在旁边擦擦碰
碰的,谁知这样欲罢还羞的样子更是让我妈妈欲火焚身。

  妈妈居然主动伸出手去,摁在了这少年的胯下,小心的帮他揉搓。

  而此时在妈妈的身旁还有数个人将手放在了我妈妈的身上。

  过了一小会,就看到那少年被我妈妈揉的射了出来,即使隔着裤子,还是有
精液渗了出来,沾到了我妈妈的手上。

  而妈妈收回手后,神昏意乱中竟然凑到鼻尖,一下子更是神魂颠倒,不自觉
地就把那沾上的一点精液松送进了口中,拼命的舔舐。

  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万分,手下小动作越来越多,在这狭小的车
厢中,玩法多到让我眼花缭乱。

  等我妈妈下车后,一身的淫荡样子更是让我差点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欲望。

  她那轻薄的浅色连衣裙的裙摆被精液打湿,几乎透明。从裙内不断有浑浊的
液体顺着妈妈有人的大腿流下。

  胸部和臀部的布料上都有好几个大黑手印,依旧维持着抚摸的动作,好像现
在无时无刻都有几只大黑手按在妈妈的身上。

  身上明明散发著骚臭的精液味,但妈妈的表情却陶醉不已,扭着那纤细的腰
肢走过人群时,好几个穿着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孩都露出鄙夷的目光。

  她们却不知道,这个在她们看来贱如婊子的女人,却有着她们一辈子都达不
到的高贵身份。

  我有些气结,向我妈妈这样的人生赢家,竟然沦落到了让挤地铁地苦逼玩弄,
让平时俯瞰的平民们鄙视。

  妈妈倒是完全不在意,或者说她已经对于外界的事情无法探知了。

  我们前往最后一次转乘的地铁,那是直接通向飞机场的最后一线。

  虽说是最后一趟,但是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

  而且这趟列车上人非常多,妈妈一上车就被挤到了一处车厢角落。

  妈妈的左右两侧都是车厢壁,而在她前面的,是一个老外,那庞大的体形完
全笼盖住了她。

  明明妈妈也算是高挑身材,却和这个老外比起来不足一提。

  「哦,baby~」老外也不傻,一下就看出来妈妈的状态,舔了舔嘴唇后,
开始整个身体都压向妈妈那边。

  「唔~嗯~……」妈妈被这个老外身上强烈的雄性气息所压倒,无处可逃的
她任由老外把她挤成一团。

  妈妈被迫地贴在了老外的胸膛,虽然这个老外体味很大,连我都不住的捂鼻
子,而妈妈却深情的依靠在他的身上,眼中更是温柔似水。

  而她的葱葱玉手更是往自己的小腹移动,但是在自己的私处却遇到了坚壁,
不得突破,一时有些着急。

  「呵呵。」老外看着妈妈完全不会抵抗的样子,一把抓起她的双手,举到妈
妈的头顶。

  「你,蹲下,帮我,拿出来。」老外的中文不太好,但还是断断续续的表达
出了自己的意思。

  他是想让妈妈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媾和?老外就是开放啊,不过他的算盘
是打空了,妈妈现在带着贞操带,这些老外八成无法理解这种中国的传统工艺吧。

  而妈妈的手被限制后,因为性欲不能开解而有些挣扎,但一听到老外的这话,
立刻就再次恢复平静,而且顺从的贴着墙壁蹲下身体。

  等我妈妈到了那老外的裆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限制,无法帮对方拉开
拉链。

  她看向对方,本想让他先松开自己的手,但那老外只是温和地对她笑笑,没
有任何表示,也不知道是没理解妈妈的意思,还是故意如此。

  而妈妈没有办法,她总不能大声告诉对方松开自己的手吧,现在人这么多,
稍微发出一点声音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的。

  于是聪明的妈妈只好张开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叼起老外的裤拉链,慢慢地往
下拉。

  等妈妈把拉链拉到底部,却发现对方的鸡巴并没有弹出来,原来是因为对方
的鸡巴实在是太过巨大,甚至伸到了裤管,只把拉链拉开,鸡巴却还卡在裤子里。

  妈妈哪里见识过此等场面?况且因为拉开裤链后,那鸡巴的巨大骚臭味立刻
熏晕了妈妈,使她一时间不管不顾的对着那鸡巴咬了上去。

  说是咬,但妈妈明显没有用牙齿使劲,而是用那鲜亮的嘴唇包住了老外大鸡
吧的根部,像是找到树枝的小狗一样,含住了鸡巴之后想往外拖。

  那老外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看着妈妈这样的中国美女,努力的在自己的鸡巴
上下功夫,别提多快活了。

  他就没见过如此顺从的美人,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终于,妈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老外的鸡巴从裤子里捞了出来,好家伙,
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鸡巴。

  居然和我妈妈的上臂差不多大。伸出来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妈妈多长出来
了一只手,定眼一看,才发现是这个老外的鸡巴顶在了妈妈的胸口。

  他倒是会享福,把长长的鸡巴藏在了妈妈深深的事业线中,穿过了如此幽深
的峡谷后,又直捣妈妈的口腔。

  话说这个大鸡巴的龟头也十分的硕大,妈妈光是长大嘴巴把这个鸡巴的前端
塞进去,就已经很难受了,甚至可能会脱臼。

  这老外把鸡巴放进妈妈的双乳以及口穴之后,就开始慢慢地拱腰。

  原来他是想要妈妈给他乳交,顺便口交,也只有鸡巴那么大的老外才能做的
到了,就连那个大师都不行,八成妈妈光是用胸部就能把大师的鸡巴给完全埋进
去了。

  妈妈就那么半蹲着,在地铁上给老外充当着肉便器。

  她不仅不觉得可耻,反而还十分迎合,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为爸爸的贤妻
这个身份,恐怕也已经把我这个儿子抛到脑后了吧。只是单纯的身为一个雌性,
尽情的沉浸在为雄性服务的快乐中。

  这老外也是越来越过分,不断挑战着妈妈的口交极限,一直尝试着把自己的
鸡巴尽量往妈妈的喉咙里塞。

  妈妈被压倒墙角,动弹不得,嘴巴里还塞满了鸡巴,也说不了一个字,只能
让那老外为所欲为。

  只见她逐渐眼睛看不到神采,泛白的眼珠说明了她有多么的痛苦。

  虽然我也有些想去帮妈妈解围,本来让大师给上了就已经很过分了,但这老
外怎么也能分一杯羹呢?

  只不过车厢里实在太急,我根本过不去,只能无助的看向大姨方向,希望她
好歹能做点什么。

  但让我更失望的就在于,大姨不光什么都不做,还拿出了一部手机在拍照!

  看来压根是没安什么好心。

  「呼,呼,呼,呼,呼。啊。」车厢里人虽然多,却没有什么声音,在我的
耳边,只有那个老外一直不断的小声喘气,说明了他还在不断加大力气。

  但他也明显看到了妈妈已经到达了极限,于是把鸡巴往回一抽,然后抓着妈
妈的手向上一提。

  妈妈就被带回了原来的位置,不过妈妈现在甚至无法独自站稳,只能依靠着
墙壁,并被那老外提着才能勉强站直。

  「哈啊……哈,呼呼,,哈……啊……」妈妈终于可以放开了呼吸,但她还
没把气喘匀,就看见那老外把那他巨大的鸡巴顶在了妈妈的小腹上。

  我看到了什么?这个画面就好像是一个手持长枪的男人,用自己的武器,穿
过的自己的俘虏,一边彰显著自己的勇武,一边炫耀着自己的战利品。

  又像是一个猎人,正在兴致勃勃地检查着自己的猎物。

  而妈妈真的好像是战俘一般,立着不动,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只等待着面前
这个强壮的男人,这个必定的胜利者对自己的处置。

  「分开,腿。」老外凑到妈妈的耳边,说道。

  妈妈也听话的分开自己的双腿,这是何等的下贱表现啊!身为炎黄后裔,仅
仅因为一个萍水相逢的老外,一句话就能让她投降,献出流有五千年高贵血脉的
子宫吗?

  妈妈真的彻底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了吗?

  老外则对妈妈的表现十分满意,用另一只手抚摸了妈妈的头,就想对待自家
听话的小宠物一般。而妈妈对此同样做出反应,她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好像完全
放弃了作为人类的自尊!

  「呵呵。」老外骄傲的笑了笑,可能他觉得自己是最高明的驯兽师吧,轻而
易举的就攻陷了这个异国美妇。

  但他把手伸进妈妈的裙子里时,也露出了和别的男人一样的表情,愣住当场。

  没辙了吧,我心里嗤笑者这没见识的老外,就算你的鸡巴比天长,也射不进
我妈妈的体内。

  这老外回过神来之后,居然继续把鸡巴伸进了我妈妈的裙子里,或者还是想
用用我妈妈的大腿?那里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了……

  但我小看他了,只见这老外把鸡巴伸进我妈妈的裙子里后,继续往上伸,达
到了我妈妈的小腹处。

  老外那又长又硬的鸡巴用力顶在了妈妈柔软的小腹上,直接从外界深深的压
了进去。

  那个部位应该是子宫的吧,这老外竟然从体外就压制妈妈身为女人最重要的
器官,好像是想从外面直接入侵过去似的。

  老外那又长又硬的鸡巴用力顶在了妈妈柔软的小腹上,直接从外界深深的压
了进去,直捣位于更深层的子宫。

  是的,他就是想从外面直接入侵到妈妈的子宫里。

  只见他用力一提腰,把自己长枪一样的鸡巴从妈妈的小腹处用力插。

  「啊~呜呜……」妈妈受到如此重击,自然痛苦的叫出声音,但还没等妈妈
完全叫出来,那老外就有先见之明的捂住了妈妈的嘴。

  「唔……嗯……呜呜……唔……哦……呃呃……呃……」妈妈的眼珠瞪的大
大的,她不断感觉到有一个好像时刻都能捅破她的小腹,插进她的身体里。

  而那个老外的腰像是一台打字机一样,不停的小幅度抽插,抽插,抽插,抽
插。

  虽说对老外算是小幅度,但他的鸡巴本来都能直接捅到墙角了,在中间隔着
的妈妈被外面的鸡巴不间断的刺激着体内的子宫。

  由于这个老外用力太猛,甚至把我妈妈的身体给抬了起来!妈妈的双脚都没
有占地,完全是由小腹的老外鸡巴把她抬到了半空中!

  「呜呜……」妈妈疼的甚至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但老外丝毫不留情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妈妈身体,突然不住的颤抖!

  「!」我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却发现妈妈露出了解放的神情。她居然在这种
情况下高潮了?

  被一个老外从小腹挤压子宫后高潮了?!

  老外对妈妈的高潮并不意外,只是继续他的中国小穴征服旅程。

  在这一个小时的车程中,妈妈一种高潮了12次!最后老外把海量的精液全部
射到了妈妈的衣服里,这让我妈妈直接洗了一个精液澡!

  等她下车的时候,全身都是精液的气息,妈妈甚至捂住了小腹的衣服,让一
些精液停留储存在那里。

  眼中全部都是温柔和不舍,满脸的幸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