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那就用幻术吧】(二)、(三)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同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970595181
2021/7/22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是
字数:4992

                 二

  无尽的黑暗,我犹如一叶孤舟在一片死海中游弋,这是哪?婆娑内海?一个
名词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是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吗?

  「日向绫!」

  是谁,是谁在喊我的名字,怎么回事,我的记忆,我感到我的记忆在被读取,
可恶是宇智波启吗,滚啊,滚出我的脑袋!

  日向绫的挣扎终究是徒劳,在这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里,宇智波启就是唯一
的真神,在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之下,日向绫的一切都被宇智波启掌握。

  「日向绫,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万花筒写轮眼的窥探下,我的一切对宇智波启都是赤裸着的。

  「解除笼中鸟之术,把日向一族这吃人的传统彻底废除!」

  「如果有人替你做到了,你会怎么报答他?」

  「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我顺着本能说出了我心中所想。

  「记住你的回答,日向绫,替你解除笼中鸟之术的人,替你掌控日向一族的
人就是你的神,你的肉体、精神、灵魂都将归属于他」

  「是」

  「现在看着天空」

  ……

  巨大的写轮眼在天空犹如旭日一般。

  「日向一族的灵魂中蕴含的阴属性查克拉过于强大,即便使用万花筒写轮眼
都不能彻底定下契约,必须将她的灵魂分裂。」

  撕裂感直上云霄,我的灵魂被撕开。没有疼痛,却让我整个人感到翻江倒海
般的恶心。宇智波启!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将你的一半灵魂封印在这婆娑内海,另一半灵魂,我与你签订契约,当契
约达成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即便不能出声宇智波启也能轻易知道我内心所想。

  这就是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当操控肉体的鬼打神通和操控精神的镜花水月
同时使用就可以与让施术者和被施术者建立契约,满足被施术者的愿望,两者将
同生共死,被施术者将沦为施术者的玩奴,可肆意把玩,调教,此契约一旦成立
将永世不得解开,生生世世刻印在灵魂之中。

  不~ 放开我,宇智波启你这个变态,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以……

  「休息吧」

  宇智波启没有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我原初精神随着一半灵魂被封印,陷入
了永久的沉睡。

  ……

  「呼…呼…竟然消耗如此巨大。不过效果出乎意料。」

  宇智波启看向浑身赤裸的我,他的控制已经完成了,他说的一切对我都将是
圣旨。

  「接下来就是复制她的精神再修改她的记忆」

  「日向绫!」

  「是……」

  「我是谁」

  「宇智波启」

  「很好,记住从此以后在我面前要自称绫儿。」

  「是,绫儿明白。」

  「现在告诉我,宇智波启是你什么人。」

  「启君是绫儿的主人。」

  「没错,但从现在开始宇智波启并不是你的主人。你对他抱有好感。他在战
场上救了你一命,而你也在战场上替他挡了一刀,因此重伤住院,当我说出「镜
花水月」后,你会想起自己是宇智波启的性奴绫儿,你明白了吗?」

  「绫儿明白。」

  「你将不顾一切的去探查他的一切,接近他,帮助他,你会慢慢的喜欢上他,
爱上他,在与他舌吻之前。你都不会停下来,明白了吗?」

  「绫儿明白。」

  「很好,接下来,绫儿,我期待你用自己来让我感到愉悦吧。」

  宇智波启贪婪地扫过日向绫那洁白的肉体,他深吸一口气,强忍命令日向绫
替自己把玩胯下巨龙的冲动,告诫自己,不要急于一时的愉悦,而坏了这充满仪
式的调教之旅。

  「接下来,绫儿,穿上衣服,回到病床上,刚刚我认为你故意受伤脱险,并
想借此让我欠了你的人情,你会感到十分委屈,痛苦,在我离开后,你会抚摸着
自己想着我的样子开始自慰,直到高潮为止,记住,高潮的时候要喊着我的名字。」

  宇智波启下达了最后一个颇具恶趣味的命令,做完这一切后,宇智波启对着
镜子发动了镜花水月的瞳术。

  「对我自己下令,忘掉刚刚发生的一切,忘掉自己拥有的镜花水月和鬼打神
通的瞳术。刚刚在这里发送得是你自以为是得意洋洋地揭穿了日向绫的计划。所
有的这一切当日向绫主动与你舌吻之后,你才会想起来。」

  镜花水月强大的能力,清洗了宇智波启的记忆,宇智波启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只不过他得意得是自己揭穿了日向绫的小心思。而他看不到的是在他走后,日向
绫苍白而又无助的眼神。

  我颤抖地扶住自己的身体,极力让自己不要抱膝痛哭,水雾蒙上了我的双眼,
为什么,启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真心想要救你的,可是为什么你会认为
我是在利用你的,收买你,我明明都因此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解开了病服,抚摸着腰部的那道伤疤,从左胯部斜上划过腰部,一直延展
到胸部乳球边缘的那道长长的伤疤。

  「启君,你看啊这是我替你受的伤,你看到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心中火热无比,全身上下都在发热,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但是真的好舒服啊,好想再更舒服一点,我右手隔着裹胸布抚上了
那颗半球,轻轻搓揉着,左手沿着伤疤向下体伸去。

  「啊~ 启君~ 你看哪~ 啊~ 这是因为你留下了的伤疤~ 啊~ 啊~ 都是你害的
~ 你要好好补偿人家~ 啊~ 」

  我将自己穿着病服长袍的双腿分开来,一手隔着裹胸布摸上了自己的乳球,
一只手伸入亵裤中,将亵裤拨到一边,露出了那洁白无瑕的神秘之处,轻轻抚摸
着。

  「不行,还不够,启君~ 啊~ 我还要~ 」

  我稍微提了提自己的玉臀,将亵裤整个脱了了下来,双腿分开,炙热的手指
探入花穴中,浅浅而入,拨弄起来。

  「哦~ 好烫~ 啊~ 启君~ 启君的东西进来了~ 」

  此刻我一手覆盖在自己的乳球上,不断的揉搓把玩那亭亭而立的小樱桃,另
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正分开蜜唇拨弄那小巧玲珑的小豆豆。两只修长的玉腿因为
情动而不断打摆颤动着。

  「我~ 啊~ 怎么会这样~ 好难受…好空虚…啊!不行了~ 去…去了…启君~
启~ 」我使劲地后仰,让自己更舒服一点,整个身体剧烈地颤动,双腿伸的笔直,
手指拨弄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随着一声压抑而高亢的娇喘,蜜穴中粘稠蜜水喷涌而出,沾湿了我
身下的病床……

                 三

               木叶48年

  「订婚吗?」

  看着眼前的分家族长,我知道,家族的命令来了,一个能够成为上忍的分家
女性年满15岁,必然会成为一名宗家的妻子。日向辉,家族安排的我的丈夫,
以前似乎见过,想起来了,在忍者学校里,那个被我一击打倒的废物。

  可恨,凭什么这种废物可以锦衣玉食,而我却要…而且这个废物,我看着日
向辉这张让我作呕的脸,这种废物也配做我的丈夫?不可能,我的丈夫只能是
……

  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我是不可能逃过家族的束缚,
杀了这个日向辉还有下一个日向辉,必须借助他人的力量。

  要去求助吗,启君…和启君的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了,他现在警备队
怎么样了,只要加入警备队的力量,家族就不能发难于我,有警备队的庇护,我
就能借口任务逃避这该死的家族联姻,只能冒这个险。

  「你是在威胁我吗,绫君?」

  当我再一次站在宇智波启面前,揭穿了他拿同族如做人体实验的时候,宇智
波启的脸色相当不善,空气中充满着他的杀意,毕竟是自己做人体实验的这个村
里的禁忌被发现了,要知道大蛇丸才刚刚因为这个叛逃出村呢。

  「这并不是威胁,启君,这是合作。」

  「合作?什么意思?」

  「你是在探查自己血脉的秘密吧,你需要助手,而我掌握的医疗忍术足够做
你的助手。并且我会提供诚意。」

             宇智波启皱起了眉

  「什么诚意?」

  「我的未婚夫,日向辉的尸体。」

  我心平气和的说出在旁人看来是惊涛骇浪的东西。

  「哦,想不到绫君的决心比我想象得大啊,那么,你需要什么。」

  「很简单,我要你研究他的身体,替我解开这笼中鸟之术。」

  不,那只不过是表面文章罢了,真正的目的是能够和启君…我双腿摩擦起来,
这样就能和启君……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宇智波启大笑道:「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
实验完成后,把他的尸体带回去,伪装成自杀的样子。」

  我面色青白的离开了聚会的餐馆,宇智波启!为什么你总是在刁难我,我到
底哪里不入你的眼了!这样让我处理掉的日向辉的过程,异常困难,一旦被发现,
我必死无疑。但是宇智波启,看着吧这就是我的决心!

  那天晚上,我在宇智波启面前,亲手勒死了日向辉,他那诧异的眼神让我内
心欢悦,看到了吧,启君这就是我的决心。

  通过与宇智波启的合作,我们破解了基因的秘密,基因药物让我们的身体大
幅加强,实力的暴涨让我们在各自的家族中有着更强的话语权,在九尾之乱中,
我们救下了四代火影,意味着木叶村彻底变天了。(内容过多,感兴趣可追夏日,
我这就概括了),而我和宇智波启从利益结合的盟友变成了同一条阵线的亲密政
治伙伴。宇智波启也从对我充满厌恶到接纳,只不过我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下去这段关系了,我到底想要什么呢,这真伤脑筋啊。

  这也怪宇智波启,他只设定了目标却没有规划过程,导致这个诡异的关系持
续了一年多,日向绫拼命地向宇智波启靠拢,却不知道如何捅破这个关系,而失
去调教记忆的宇智波启却乐于这种现状。

  又是一天夜晚,那天的风相当喧嚣,宇智波启突然提出要送我回去,我默认
了,在快进入族地的时候他伸手拉住了我。

  「怎么了?」

  「你的嘴唇好像有点干。」

           宇智波启的脸突然靠近了我

  「别,别瞎说。」

  我害羞的别过头,但是他强行把头别正,我们接吻了。这种感觉,好奇妙,
我感到身体全是上下的细胞都在尖叫,我想要,我想要启君的舌头,想要品尝,
潜意识中一股力量让我不自觉地想伸出舌头。

  突然宇智波启的手握住了我的臀肉,另一只手也沿着外衣的下摆向上探了进
来,扶上了我那已经发育到一只手也只能堪堪而握的乳球,猛烈的刺激吓了我一
跳,牙齿一用力,我们尴尬地结束了这次接吻。

  「别太过分了,我可不是你的所有物。」我感到生气,这是对我地不尊重,
我转身准备离开,宇智波启从背后双手环住了我,啊这,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让
我止住了步伐,「绫,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会对
她用幻术。」

  启君的嘴唇贴着我的耳廓,好酥麻啊……

  「是吗,我记得你还说过,谁娶了我,谁就是倒大霉了」

  「那我愿意做这个倒霉蛋」

  ……

  那一天之后,双方都知道相互间的关系变了,窗户纸一旦捅破,一切都是那
么的顺理成章。宇智波启也愈发大胆起来,他甚至敢在办公室里强迫我坐在他的
腿上,可是,似乎……也不坏呢,不对我怎么能这样想,这是不可以的,无耻!
变态!

  「放,放手啊,宇智波启。」

  「别乱动,影响我看文件了!」

  宇智波启这家伙得寸进尺,竟然还把头往我胸口上靠。

  「你看文件头靠过来干什么?」

  「哎呀我最近写轮眼用多了,有点近视了」

  「有人来了,快放手啊!」

  「是吗?我怎么没听到?」

  「混蛋!快放手啊!」

  这样畸形的关系持续了一年多,直到那一天得到来……

  「你为什么不把护额摘掉呢?要知道,摘取护额的你,可比现在漂亮多了。」

  那是一次危险的实验,宇智波启引爆了月球上那颗巨大的转生眼的力量,使
用这爆炸产生的查克拉来冲破笼中鸟。。

  「你!」

  从昏迷中醒来的我明显感觉到头上的护额松动了,肯定是被宇智波启动过,
当我摸上护额时,我发现那个从八岁起束缚了我十年的查克拉消失了,笼中鸟解
开了!

  「我…我…」这,这就是自由的感觉吗,那束缚了我的未来,我的灵魂,我
的一切的东西终于…泪水从我的眼角滑落,我极力控制自己已经哽咽的声调。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我们成功了,绫,恭喜你,自由的感觉怎么样?」

  宇智波启蹲在我身前,双手扶住我的双肩,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我,啊~ 他的
手好温暖啊……我看着他,我们双目凝视,那个在战火中拯救了我的黑发少年似
乎犹然在目。

  「谢,谢谢你!」我不能自己,将头凑了上去,双唇相依,宇智波启在短暂
地错愕后也将我狠狠地抱在怀里。

  我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我,辗转
厮磨寻找出口,倏地,他的右手掌猛地托住我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我,我配合
他的动作,将手绕上他的脖子,他开始发动进攻,巧舌叩开了我的城门,双舌如
热恋的蟒蛇夫妇般,纠缠,吸允,唇舌来往中,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时间
仿佛静止一般,激起的莫名的不安与躁动通过双方唇角的银液牵扯泄露出来,耳
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我们都像与对方有仇似的,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
……

  突然,宇智波启松开了我。

  「镜花水月。」

  伴随一声轻吟,思维如破碎一般,混杂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我低下了头,
终于想起来了,是主人,主人终于接纳我了,这些都是主人给我的恩赐,感谢我
的主人,宇智波启。

  「绫儿……参见主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