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男友】11 输赢【全文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女儿的男友】11 输赢【全文完】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女儿的男友】

首发:SexInSex.net、春满四合院
时间:2021.02.03
作者:zds198604221/z198604221

***********************************

  想过很多结局,最终也确定不好,开放一点的,大家可以自己想象,最后一
章了,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又要到什么时候了!

***********************************

               11、输赢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醒来后简单洗漱了一下,怎么才第二天怎么感觉就
有点难熬了,真想早点回去把马文斌赶跑,一家人再一次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下午,一个上午马文斌都没有任何音信,我忍不住发了个
消息问他是否有新的视频,但是信息一发出我就有点后悔,哪有人还求着别的人
发来自己老婆、女儿性爱的视频,这也太变态了,但是与其胡思乱想的煎熬,我
宁愿选择知道真相。

  没多久,马文斌果然发来了一个视频,居然说自己忘记了,真是个混蛋。

  下载了视频,我又坐到计算机前准备好,这次视频拍摄的时间稍微长一些,
有半个多小时,看拍摄的时间,是昨晚半夜的时候。昨晚我在酒店还和老婆亲热
的道了晚安,谁想到当晚她就马上屈服在别的男人胯下了。

  我点开播放,拍摄的地点是在一楼的卫生间,卫生间里此时没人,没过了一
会,小柔居然出现了,穿着宽松的睡衣,睡眼朦胧的,是来上厕所的,小柔脱下
了她的小熊内裤,坐在马桶上开始小便,看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尴尬,虽然小时候
小柔一直都是我抱着上厕所,好了也是我给她擦的,但现在毕竟这么大了,看着
已经长大的女儿坐在马桶上,淡黄的细水从她粉嫩的小穴里喷射出来,感觉还是
怪怪的,但是心理也有点异样,女儿真的是长大了,这具肉体真是越来越成熟了。

  小柔上完厕所,穿上裤子,正准备出去,忽然她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

  「嗯……小斌,快,快点……啊……人家要上厕所……」是姗姗的声音,一
边呻吟一边迫不及待。

  「好了,马上到了。」

  小柔一听是姗姗和马文斌的声音,吓得不知所措,虽然她已经有点感觉到妈
妈和马文斌的关系不正常,但也不想就这样面对,但是现在卫生间里也没地方可
以藏,她回头一看,赶紧躲到浴缸里,然后拉上了帘子,藏在后面一动不动。

  小柔刚躲好,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马文斌抱着姗姗走了进来,不知道马文
斌是有意等小柔上厕所的时候进来,还是无意撞见的,反正这个时间点是卡的正
好。

  「啊……小斌……到了吗……人家忍不住了……快……啊……」姗姗被马文
斌反抱在怀里,她的后背紧贴着马文斌的胸口,马文斌两只强壮的手臂架在姗姗
的小腿关节处,像大人抱小孩撒尿一样的姿势,不同的是现在两个人都是全裸的,
而马文斌青龙般的肉棒正插在姗姗的小穴里。

  「到了,马上就能尿了!」怎么回事,姗姗看不见吗?我仔细一看,原来姗
姗带着黑色的眼罩,难怪什么都看不见。人的五官感觉是互通的,姗姗现在失去
了视觉,那身体的触觉会更加的敏感,马文斌还真是会玩。

  「还有,你怎么叫我的,忘了自己的身份吗?」

  「嗯……没,没有,小母狗是太急了,啊……爸,爸爸不要生气……汪,汪
汪……小母狗错了……啊……」什么,姗姗居然这么作践自己,上一次还是女儿,
这次直接变母狗了,真是气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因为画面有点暗,我现在才发现,姗姗除了带着眼罩,原来全身上下都有饰
品,乳头上挂着两个小铃铛,大奶子晃动的时候会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手
腕上带着黑色的手圈,脖子上系着一条黑色的狗链,而最夸张是菊花里居然还插
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真是被打扮成了一只活生生的美女犬。

  「这才对,好了,尿吧……」马文斌居然抱着姗姗面对着浴缸,他果然知道
小柔在里面。

  「啊……爸,爸爸……你的大肉棒还在母狗的小穴里,啊……母,母狗尿不
出来……啊……」马文斌一边说一边肉棒还在猛烈抽插,这种情况下姗姗还真是
难控制,毕竟她也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撒尿方式。

  「你不是要尿吗,赶紧的……」马文斌不管不顾,还是在大力抽插,巨大的
鸡巴在小穴里急速的进进出出,操的小穴都红通通的,而且因为憋着尿,小穴上
的那颗小豆豆也变得格外红肿,姗姗喘着粗气,小腹收的紧紧的,我知道她已经
在这个临界点上了。

  「啊……要,要来了……不,不行,忍不住了……爸爸,小母狗要来了……

  啊……来了……啊啊……啊……」姗姗的淫叫高亢入云,整个人猛烈颤抖起
来,一股淡黄的液体从尿道口激射而出,同时小穴也喷出了一股透明的液体,两
股液体同时击打在了浴缸的帘子上,冲击力之大,居然把帘子都打分开了,而穿
透帘子的液体也撒了一部分到躲在浴缸里的小柔身上。

  「啊……」小柔忍不住惊叫了一下。

  这一声惊叫让姗姗瞬间呆住了,「谁,有,有人吗?」姗姗的声音都颤抖起
来了。

  小柔呆呆的看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怯怯地说着,「妈,妈妈,是
我……」

  「骗,骗人,不会的,不会的……」姗姗自欺欺人地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
听到的。

  「怎么不会了,就是小柔,就在你前面,正看着你这只骚母狗在胡乱撒尿!」

  马文斌嘲讽着又开始抽插起来,毫不理会小柔的注视。

  「不,不要,啊……不行,放,放开我……啊……我不要……啊……」姗姗
整个人都剧烈挣扎起来,但是马文斌的力量之大,哪是姗姗能够抵挡的,姗姗被
死死的抱着,无奈的承受着马文斌狂风暴雨的抽插。

  「小,小斌,你放开妈妈吧……」小柔轻轻的说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
面她不能相信姗姗居然会和马文斌发生这种事情,一面她又心疼姗姗。

  「啊……讨厌,我不要……放开我,啊……不要,啊啊……来,来了……啊
……」虽然内心极力挣扎,想要摆脱这种困境,但在身体、心里的双重刺激下,
姗姗再也忍耐不住,居然再一次高潮了,而且再次引起了猛烈的潮吹,喷射出的
淫液飞溅的老远,小柔看了赶紧躲开,以免又被打到。

  这时候,因为几番剧烈的挣扎,姗姗眼睛上的眼罩滑落了下来,当亲眼看到
小柔就这么站在眼前,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颤颤巍巍的在目睹着自己浑身赤
裸,丑态百出的样子的时候,姗姗再也忍不住了,她秀眼一闭,一串晶莹的泪珠
就落了下来。我不知道姗姗这是因为自己最淫贱的一面被女儿看到而流下的羞耻
泪水,还是因为高潮太过于剧烈而流下的淫乐泪水,或者这两者皆有吧,但不管
怎么样,姗姗确实是流泪了,她的眼神带着无尽的空洞和丝丝的哀伤。

  「妈妈,为,为什么?」小柔还是不能相信,不能相信这是端庄、骄傲、美
丽的妈妈。

  姗姗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马文斌接话道,「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快乐啊,
这不就是身为女人最大的快乐吗?不是只有你喜欢,你妈妈也喜欢啊!」马文斌
没有因为母女的见面而收手,他把姗姗放到坐便器上,双手抓着姗姗的脚踝,用
力的分到最大,然后挺起巨棍,猛地一通到底,「小母狗,你说对不对啊?」

  「啊……不,不要……啊……」随着马文斌的插入,姗姗发出了一声长长的
淫叫,虽然心里极力抵抗,但是身体还是非常老实,随着马文斌的抽插再次扭动
起来。

  「是吗?妈妈,真的是这样吗?」小柔也有点泪眼朦胧,今天晚上对她的打
击同样是巨大的。

  「对,是的……就是快乐,这样太快乐了……嗯……」面对小柔的质疑,马
文斌的嘲讽,姗姗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也被发现了,她也不想再顾忌什么了,
「啊……用力……用力干我……我不想忍了……嗯……快……啊啊……」她现在
只想彻底沉沦在欲望的海洋里了。

  「妈妈……」小柔呆呆地看着姗姗,慢慢地从他们两身后移开了,捂着耳朵
逃出了卫生间。

  「啊,好厉害,高潮的这么剧烈,把我肉棒都要夹断了……」放纵之后,姗
姗在马文斌的胯下又迅速迎来了一次高潮,这次高潮特别剧烈,让她阴道收缩的
特别紧,让马文斌也感受特别舒爽,「怎么了,生气了?」看到姗姗高潮了居然
没有淫叫,反而沉默不语,马文斌问道。

  「嗯……没有……反,反正,我已经无所谓了……」姗姗楚楚可怜地说着。

  「那好,就让我狠狠地干我的小母狗,把这些不开心都忘了吧……」马文斌
拔出了姗姗菊花里的狗尾巴,然后抱起来,巨大的肉棍对准颤抖的菊花,用力一
顶,一下子就尽根没入直肠里。

  「啊……好,好的……爸爸,用力,用力干……操死你的小母狗……啊……
小母狗要,要大鸡巴……啊……汪汪……汪汪……」姗姗吐着舌头,在马文斌的
脸颊、脖子上胡乱的舔着,一边高声的淫语连连,现在她也不怕小柔知道了,而
且我也不在家,让她也完全放开了。

  「嗯,我的小母狗真乖,我就喜欢你的淫荡和变态,大声叫,主人赏你大鸡
巴吃。」马文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肉棒把菊花道里的嫩肉带出来又翻进去,鲜
红的嫩肉在肆意的翻来复去,硕大的龟头把菊花嫩肉摩擦的红的滴血,场面真是
淫靡又刺激。

  「啊……汪汪……小母狗也喜欢……汪汪……母狗要爸爸,要爸爸的大鸡巴
……啊……干死,干死母狗……啊……汪汪……汪汪……」姗姗的脸上露出了欣
喜若狂的神色,大声学着狗叫,满足的神色是我未曾见过的,似乎现在才是真正
的她。

  「做我的母狗了,那你老公怎么办,你的女儿怎么办!」马文斌趁热打铁,
继续追问。

  「啊……我不管了,随便他们,啊……我只要做爸爸的小母狗,汪汪……啊
……其他都随便,啊……来了,汪汪……爸爸,汪汪……小母狗又要来了,啊…
…来了……啊……啊……」在姗姗的剧烈颤抖中,马文斌也将精液全部射进了菊
花里,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姗姗浑身发抖,脚尖绷得直直的,尿液再次喷在马文斌
身上,无法自控,她大张着嘴,满脸茫然,傻呆呆的,这是极致快乐后才能达到
的满足吧!

  视频慢慢暗了下去,但是姗姗的淫叫呻吟声却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果然我
不在,姗姗沉沦的就更快了,现在就连知道小柔在身旁也无所顾忌了。我一边撸
管一边郁闷地想着,但是又没有丝毫办法,我再次点开了视频,在姗姗的高叫声
中迎来了欲望的巅峰。

  接下来这一整天,我没有再收到任何新的视频,而我也就在不断的回放中欣
赏姗姗的淫荡媚态,欣赏着她母狗般的淫叫,也一次次手淫直到精疲力尽。

  夜幕低垂,我躺在床上忍不住沉沉睡去,我知道现在姗姗或者小柔肯定在马
文斌的胯下呻吟,不知道是以何种形式何种姿势,又是以什么的身份被干,但不
管怎么样,新赌约的第二天要过去了。

     ***    ***    ***    ***

  第三天,这也是新赌约的最后一天,到了明天我就能正大光明的回去了。我
在宾馆焦躁的等待着,等着马文斌传来昨天晚上的视频,前天晚上姗姗就已经被
调教成了小母狗,不知道昨天晚上又要被怎么对待。

  整整一天,我焦躁的来来回回,一直在等着马文斌发来视频,但是马文斌居
然一直没有发视频给我,我忍不住再次发信息问他,结果他说昨天没拍,没有新
的视频。难道昨天晚上他没有再继续了吗,还是说拍了没想发我,这真是个会玩
弄人心的混蛋,一点也不像高中生。但是面对他的说辞,我也无可奈何,胡思乱
想了一天,直到晚上他也没有再联系我。

  我也没别的办法,反正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我们的赌约即将彻底结束了。

     ***    ***    ***    ***

  第四天天一亮,我就迫不及待的整理好东西回到家,我打开家门,看到时间
正指着7:30,今天正好是周末,按照惯例姗姗和小柔都不会早起的,现在大
家应该都还在睡。

  结果我刚进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一阵声响,我透过玻璃门一看,居然是姗姗,
她正在准备早饭,要知道自从和我结婚以来姗姗还从没有下过厨,因为我向她求
婚时保证过要照顾她一生一世,不让她做任何家务,我还记得她当初和我约法三
章时候的傲娇。

  「我可不会给男人烧饭,以后厨房就是你的了。」姗姗高抬着头,看着半跪
在她身前的我。

  「当然,我哪舍得,以后这些事都由我来。」我跪在地上,满脸幸福地看着
我的女神,她刚刚同意了我的求婚。

  「嗯,那还差不多。」

  当时的约定还历历在目,但一转眼她现在像个小媳妇一样,在厨房精心地制
作早餐,可惜不是为我。

  此时姗姗的穿着也让我大吃一惊,她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半透明蕾丝睡衣,
她正俯身拿东西,翘挺的小屁股正对着我,深红色的内裤透过睡衣清晰可见,两
条大长腿又长又细,在大腿根部,似乎还隐隐约约有点白色的印渍,从背后看去
真是诱人犯罪,要不是时间不对,我真想马上提枪上马。但穿这个做早餐是不是
太暴露了,这件已经不是睡衣了,是彻底的情趣内衣,而且这件情趣内衣我居然
没见过,是新买的,况且小柔现在可是在家的,她难道一点也没顾忌了吗?

  「老婆,你在做早餐啊?」

  「啊!老公,你,你怎么回来啦,这么早!」看到我回来,姗姗吓了一跳,
「人家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不过看到我她还是满脸兴奋,这让我心里还是有
点安慰。

  「你怎么,穿的这么性感啊?」

  「喜欢吗,这件本来想等你回来穿给你看的,谁知道……给……」姗姗停了
一下,立马转过身去,似乎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神色。

  「知道什么?」

  「没什么,你快去换衣服吧,一会来吃早餐。」姗姗背对着我说道。

  「老婆,你居然亲自下厨啊!」虽然明知道有什么不对,但我也没法直接问
出口。

  「要不然呢,谁让你不在家,偏偏那两个人还,还……」姗姗忽然又不说了,
我从侧面看去,她的小脸微微泛红。

  「怎么了?」

  「没有,不要一回来就问东问西的,赶紧去!」姗姗有点恼羞成怒了,大声
叫到,对我她可没好脸色。

  「好,好,那我先上去。」

  来到房间,放下行李,我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放到洗衣篓里,我刚想把衣服
扔进去,结果看到里面已经有一堆衣服了,我陶出来一看,都是姗姗的各种睡衣
和情趣内衣,只不过每件衣服都邹邹巴巴的,还沾上了很多白的、黄的液体,难
怪她要穿新衣服了,估计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了,这两天马文斌虽然没给我发视频,
但看来姗姗是被里里外外玩了个遍,扔下衣服,我稍微修饰了一下自己就下来了。

  在下楼的时候,我看到马文斌和小柔也出来了,只是怎么两个人好像都是从
楼下的卫生间里出来的,但匆匆一瞥,我也没看清楚。

  「爸爸,你回来了。」看到我回来了,小柔忍不住满脸通红,打了一声招呼
就坐到餐桌上准备吃饭,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嗯。」我也坐下来。

  这时候姗姗端了早饭出来,我看到小柔和姗姗对视了一眼,又满脸通红的转
过头去,这两天肯定发生了什么,偏偏我又没法问,心里憋的特别难受。

  「老婆,今天我们要出去逛逛吗?」看着大家都不说话,我忍不住打破沉默,
今天正好是周六,按照惯例一家人要出去逛街的。

  「要,卧室的柜子坏了,今天我们去宜家看看。」

  「柜子坏了,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坏了?」

  「坏了就是坏了,你管怎么坏的。」姗姗大眼一瞪,气急败坏地说道。

  「好好好,那吃完早饭你们去换一下衣服,我们一会出发。」

  吃完后,我收拾了一下碗筷,两个女人则回到各自房间打扮,女人装饰自己
总是比较慢,趁着他们两在准备,我来到了马文斌房间。

  「马文斌,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吧?」

  「没错,我说话算数。」

  「那好,过完今天赌约就结束了,你拍的视频呢,把母带给我。」

  「我给你的就是母带,其他我都已经删除了。」

  「真的吗?你怎么证明?」

  「你自己就是搞IT的,你也懂的,我手头只有手机,你先看我手机照片,
然后查查我的流量,除了发你,我可没有任何往外发过。」

  我检查了一下他的手机,里面已经清空了,而且流量确实也没有问题,但是
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

  「那你这两天没拍吗?」

  「没有,我又不可能一直拿着手机,放心,有拍的我都发你了。」

  「好,那昨晚你在干嘛?」

  「睡觉啊,还能干嘛?或者你想我去干嘛?」

  「好,那我也不和你废话,你记得赌约就行。」

  「当然了,今天晚上19:00,我已经和他们两个说好了,到时候我们见
分晓。」

  「好,到时候看。」我看着马文斌得意洋洋的样子,恨得咬牙切齿。

     ***    ***    ***    ***

  今天天气不错,我开车来到了宜家,宜家在郊区,占地很大,不过正因为大,
显得有点「地广人稀」,我停好车,4个人就到进入到商场里。

  进了商场,我们就开始随意逛起来,走着走着,我们就兵分两路了,小柔和
马文斌两人一起,我和姗姗两人一起,逛的区域也不一样了。

  但是姗姗今天好像体力不好,没走多久就脚软了,说要休息一会,我让她在
咖啡室休息一会,我去随便走走,等休息好了联系我。

  我虽然随意逛,但也是刻意的去寻找小柔和马文斌的身影,果然,在一个偏
僻的角落样品房里,我发现了两人的踪迹,等她们两个进了样品房,我赶紧到房
间外躲着偷听。

  「啊,你干嘛啊?现在在商场里。」不知道马文斌做了什么,让小柔惊呼起
来,但按照马文斌的德性,我也能想象到他的所作所为。

  「这不是想你了嘛?」马文斌淫笑着说道。

  「你,你是不是人,昨天都折腾一晚上了,早上人家还在洗手间里就要给你
……差点就被爸爸发现了,吓死我了……」

  「呵呵,谁让你小嘴这么诱人的,我哪忍得住!」

  「我诱人,我看还是妈妈诱人吧……前天晚上我就听她的声音没停过,烦都
烦死了,嗯……你不要……」前天晚上,我就知道马文斌这两天不会放过她们母
女的,还说没视频,估计是搞得都没时间拍了吧。

  「怎么了宝贝,是不是吃醋了,你放心,我最喜欢的还是你。」马文斌一边
说着一边就传来了亲吻的声音。

  「嗯……什么啊,胡说什么,我只是被你们搞得没法学习……哪有这样的,
整整一个晚上……我看妈妈第二天路都走不动了,出门的时候脚还在抖。」

  「还不是你妈妈饥渴吗?!你没看到她最近多开心,看来以前你爸可没满足
她。」

  「乱说,你当谁都像你这么坏……嗯……昨天吃了晚饭你就开始使坏,我看
妈妈软在沙发上都动不了了,早上我看她都还没恢复过来……你不要……」

  「我哪里坏了,你知道你妈在沙发上那你还叫那么大声,也不怕她听见。」

  「啊,不准你说……」

  「好,我不说,我让小小斌和你说。」

  「不要,小斌……这里有人的,啊……别,别……」

  「哪有人,现在整个商场都没几个人,何况这里是样板房,谁会来。」

  「那,那也不行,你,啊……你这个大色狼,整天就想着坏事情……」

  「我这个大色狼才能配得上你这只小母狗啊!」

  「人家才不是小母狗……」

  「怎么不是,你妈妈是母狗,她生的女儿不就是小母狗吗?」

  「啊……不要,你,啊……得了便宜还卖乖,嗯……妈妈被你玩成这个样子,
你还说……」

  「嗯,小宝贝,你的小穴好香,真好吃……」

  「嗯……舌头好粗,啊……我看你才是狗,好痒……嗯……」

  什么,马文斌居然在这里就要调戏小柔,要知道这里可是外面,万一被人发
现了怎么办,但我又不能直接阻止,如果那样的话小柔就怕害羞的会恨上我了。

  正在我犹豫时,手机响了,是姗姗打来的,估计在找我了,没办法我也只能
先去找姗姗了,只能希望马文斌不要太过分吧。

  在我离开时,我已经听到样板房里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嗯嗯」的轻声呻吟。

  回到咖啡室,我又和姗姗开始逛起来,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才定下了
要买的东西,这时候小柔和马文斌也过来了,我看小柔小脸泛红,衣服都皱皱巴
巴的,两条腿都还在微微颤抖,看来刚才还是被马文斌得手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姗姗,她也是连带异色,肯定也是看出来了,不过她也没当
面说,不过走着走着就落后我们几步,和小柔两人在后面悄悄说着什么,我看小
柔面红耳赤的回答着,满面羞涩,也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看得我真是心痒痒。

     ***    ***    ***    ***

  逛了一天,回来后,她们两个人都累了,晚饭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我也非
常忐忑,因为赌约晚上就要揭晓了。

  正在我和马文斌等待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看电话号码,他起身走
到了阳台接电话,看来是不想我听到。

  「嗯,这几天有点事情,看没新闻,怎么了?」

  「啊,什么,怎么会这样,那现在怎么办!」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马文斌挂断电话,急忙回自己房间开始整理行李。

  「怎么了?」我看情况不对,忍不住来到他房间。

  「哼!赌约是我输了,我马上就走。」马文斌看着我,露出了非常不甘心的
神情,但最后什么也没多说,拿着行李就离开了。

  到底怎么回事,马文斌走的非常匆忙,就连我想问他赌约的机会都没有,他
刚才到底在和谁打电话,回想他刚才说的内容,说到「新闻」,这两天有什么重
大的事情吗?这段时间我的注意点全部都在姗姗、小柔身上,根本没看新闻。

  我赶紧拿出手机点开新闻客服端,跳出的一条新闻让我大吃一惊,某市副市
长马德忠涉嫌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而被纪委调查,并临时停止市长除职,原来这
样,难怪马文斌走的这么急,如果这个时候再爆出马文斌威胁女高中生的丑闻,
那马德忠就彻底完蛋了,虽然意外,但看来还是我赢了,不过姗姗和小柔都不知
道马文斌走了,我也不想现在就和他们说,我想看赌约的最终结果。

  晚上,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马文斌和姗姗、小柔约定了,今天晚上1
9:00,如果姗姗和小柔同意3P ,她们俩会找个理由在这个时间点一起到马
文斌的房间,如果不同意,她们就会一直待在各自的房间。时间一分一秒走着,
最终时间来到了19:10分,姗姗和小柔还是一直待在各自的房间,没有出门。

  看到这个情形,我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就算马文斌没有家庭的变故,这场
赌约还是我赢了,姗姗和小柔的心还是在我这边的,何况现在马文斌已经自身难
保,以后更不可能出现了。不管怎么样,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终于把马文斌解决了,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彻底放松了,一切
终于结束了!

     ***    ***    ***    ***

  马文斌的事情结束没多久,就进行高考了,小柔也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刚收到录取通知书不久,小柔就马上踏上了去外地上大学的列车,她说想提前适
应一下大学生活,这样家里就剩我和姗姗两个人了,我们再次回到了二人世界。

  小柔走的第1个月,我和珊珊都很兴奋,只要有时间就会欢爱,可惜好景不
长,我毕竟不是年轻小伙子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现在我的持久
度和硬度和以前都没法比,好几次姗姗正欲火梵身的时候,而我却不行了,让姗
姗非常失望,甚至还因此吵了几次。而且我发现姗姗现在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我
实在是有些吃不消,正好我工作的原因需要经常出差,我也以此为理由开始逃避,
这样就算想满足她也没那个时间了,正好也避免家庭矛盾。

  小柔读大学比高中还要专注,连学校放假她也都没回来,说想要在外面学习、
锻炼,女儿毕竟大了,我也就没多管她,于是我和姗姗的生活在经历了最初的激
烈后又开始逐渐归于平淡。

     ***    ***    ***    ***

  一转眼,小柔读大学已经过去半年了。

  今天我在外地出差,本来还要3天才能回去,结果业务沟通的异常顺利,提
早结束了,公司奖励我们在当地玩几天,我故意和姗姗说我还要3天才会回去,
其实我想到姗姗一个人在家早就归心似箭了,于是我买了她喜欢的礼物偷偷回去,
想给她一个惊喜!

  回到家,我正想打开门,居然发现门口鞋柜上有好几双陌生的鞋子,一看就
像学生的鞋子,都是大码的篮球鞋。这是怎么回事?我打开门,放下行李,一楼
一个人都没有,我听着楼上隐隐约约似乎有声音,我沿着楼梯走上去,居然在楼
梯上看到几件散落的学生运动校服,校裤,其中还惨杂着女人的衣服。

  我拾起一件白色的Dior外套,这件是姗姗的,这还是我去年送给她的生
日礼物。我沿着楼梯走上去,在二楼楼梯的扶手上看到挂着一条紧身亮色红的C
HANEL短裙,这是姗姗最喜欢的一条,因为这条裙子能最好的包裹住她的小
翘臀,而且最凸显她修长的美腿,平常她都舍不得穿,怕变形了,现在就像破布
一样胡乱的挂着。

  我继续往前走,在二楼的走廊地板上我赫然看到了一件雅灰色的紧身胸衣,
而在胸衣边上,则是一条已经撕破的灰色小内裤,这一套性感的内衣套装也是我
送给姗姗的,是今年结婚纪念日才买的,姗姗可喜欢了,毕竟这可是C。Gil
son的当季新款,一套整整2000美元,现在已经被撕得破烂了。

  这些衣物现在就这么随意的散落在这里,我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的脑
子沉沉的,拖着无力的双腿向房间迈去,房门没关,里面传来了姗姗那让我熟悉
异常的呻吟声,还是那么迷人、那么销魂。

  「啊……你们这些大坏蛋……啊……每次都一前一后……嗯……真,真要干
死人家……啊啊……啊……」

  「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第一次在寝室时候就叫的那么大声,差点被宿管发
现了……」

  「就是,还有那次在体育馆,都叫出回声了!」

  「还不是……你们……哪有这样的,一边操……还非要人家,对着喇叭……

  啊……当然大声了……啊……」

  「哈哈,对了,今天药吃了吗?可别像上个月,不小心中招了,到时候又哭
哭啼啼的,害的我们那几天只能爆菊!」

  「还,还没……等会吃……啊……还说,都怪你们……那次一来就那么猛,
嗯……还非要,一起操……故意,不让人家休息……操得人家,都昏过去了……
啊啊……嗯……害,害的事后药……都忘了吃……」

  「这还怪我喽,不知道当初是谁……」

  「啊……不,不准说……啊……嗯……疼,别咬了……啊……没有奶……嗯
……」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天要不是吸出奶了,都不知道你原来有了,知不知道
是谁的?」

  「人,人家哪知道……嗯……啊……哪次,你们不是每个人,都灌到小穴里
……还,还老拿封条……给人家堵上……啊啊……嗯……哪能分,分得清是谁的
……后,后面……啊……好粗……」

  「好,那接下里就我一个人射小穴,你们就射菊花、射嘴里好了,我来给你
真正下个种!」

  「不行……啊……不能再有了……再去医院打……人家,人家可受不了……
啊……顶到……肚子了……啊……太深……轻一点……」

  「什么关系,反正到时候有我们陪着你,不会寂寞的。」

  「嗯……那,那也不行……啊……嗯……人家怕疼……啊……太……太快了
……啊啊……啊……」

  「咦,那干脆就不用打了,我还没操过大肚婆呢!再说你这大奶子怀孕了得
涨多大啊,想想就刺激!」

  「那,那怎么行……到时候……人家怎么见人……啊……而且……那样我老
公就知道了……嗯……轻点……两根撞一起了……啊……要磨穿了……人家要被
你们,捅坏了……啊啊……你们,还整天变着法子……嗯……玩,玩弄人家……」

  「哈哈,还怕老公知道,我们不都是你的老公吗?」

  「啊……你们,才不是呢……」

  「那我们是谁?」

  「你,你们……啊……你们,都是大坏蛋……只知道,欺负人家……嗯……
啊……」

  「大骚货,这样说我还非要让你怀上不可了,准备好了,今天第一发来了!」

  「等,等……啊啊……不要……啊……烫,烫死了……小穴……要融化了…
…啊啊……别……别拔……要漏出来了……」

  「别担心,我给你堵上,漏不出来!哇……小穴怎么这么烫,你小子射这么
多……」

  「啊……轻……轻一点……啊……」

  「啊,太热了……受不了了,我也要射了,来,骚货,接着……」

  「啊……嗯……别,别……要满出来了……啊啊……你,你怎么也射进来了
……不是说就一个人吗……啊……」

  「呵呵,你看这骚货,我早看出来了,她就想怀你的种!」

  「没有……啊……不是……啊……不,不都是,你们说的吗……啊……人家
要……要来……来了……啊啊……啊…………」

  「啊……好紧,这小骚货,一高潮小穴就紧得不得了,夹死老子了……」

  「诶,不如我们把药都扔了吧,反正她老公要2天后才回来,这3天我们灌
饱她,不吃药肯定能怀上!」

  「好主意啊,可以!」

  「啊……不行,不能扔……啊……人家不要,不要怀宝宝……啊……你,你
别去……啊……别,啊……人家还没缓过来……这样太深了……啊啊……」

  「呵呵,你还有心思管他,管好自己吧。」

  「好了,都冲厕所里了,轮到我了吧。」

  「好,你来接班,动作快,要不然要流出来了。」

  「啊……不要,又轮着来……人家会受不了的……啊……好大……好长……
捅穿了……啊啊……顶到了……啊……」

  「哇靠,里面已经这么多了……好,那我也来加一点,骚货,夹紧了……准
备好……」

  「真装不下了……啊……不行……啊……又来了,啊……烫死了……我要死
了……啊啊……你们这些大坏蛋,说话不算数……啊啊……到时候是谁的,又说
不清了……」

  「谁的还不都一样吗,你就说是你老公的就行,至于哪个老公,哈哈……」

  「你,你们……啊……大坏蛋……大坏蛋……嗯……这次,肯定要,怀上小
宝宝了……啊……到时候要你们……你们……负责……」

  「哈哈,我们当然会负责,负责干大肚婆!喂,你怎么还在射,你没看到她
肚子都鼓起来了,每次都你射最多,我看肯定是你的!」

 「嗯……都进来了……全满了……啊……好烫……好美……嗯……人家……
人家又要变成大肚婆了……嗯嗯……」

  「快,拿条子给她封上。」

  「来了,好,你快拔出去……好了,搞定,封得死死的了,哈哈……那接下
来就等着喝奶了!」

  「嗯……讨,讨厌……肚子里,都是精液……烫死了……等到时候人家有了
……要把你,把你们都灌饱……」

  「哈哈,你们看这骚货,已经在想着当大肚婆了,也好,很快就有鲜奶喽!
你看你这么贱,以后还是跟我们算了,别管你的绿毛老公了。」

  「不行,我,我不能离开他,我爱他!嗯,等,等一下……让我休息下……
啊……人家肚子还涨着呢……不要……啊……后面……好大……啊啊……」

  「哈哈,你们看这贱货,小穴灌饱了精液在摇屁股,还说爱她老公!兄弟们,
我们要努力了,早点给他老公送个大礼!」

  房间里的呻吟越来越淫糜,越来越没有下限,我紧闭着双眼,站在原地不能
动弹,我不想面对眼前的景象,更不愿去想他们对话的涵义,我靠在墙边,身体
慢慢滑下,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听着老婆爱的告白,心理喃喃自语着:老婆,
我也爱你,永远……

               (全文完)

【女儿的男友】11 输赢【全文完】

【女儿的男友】11 输赢【全文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