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同人绿帽 第二部 第2章 华菁菁怀孕出轨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明星爱上我】同人绿帽 第二部 第2章 华菁菁怀孕出轨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大明星爱上我】

作者:为你哀愁
2021-1-18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12909字

                第二部

            第2章、华菁菁怀孕出轨

  之后几天,我要做上次浙江之行的市场报告,许舒也忙着自己的事,也没有
时间再见面,只是电话联系。

  周四这天在公司忙了一天,打电话给许舒,她说今天晚上要参加一个电影发
布会,没办法见我,但是晚上却看到了许舒挽着一位高大英俊的帅哥踩着红地毯
走入一个五星级酒店,周围都是记者和火热的粉丝。

  我看了一眼门口的横幅原来是许舒的新电影发布会,那位帅哥还是一位韩国
明星,看着这位和许舒走在一起的大长腿欧巴,我心里感觉有点自惭形愧,不过
想到我和许舒的感情可以说坚不可摧,所以我又放下了心(主要是我的性功能变
强,许舒离不开我),笑了笑我离开了这里。

  之后我又遇到喝醉酒的同事钱小蕾,为了照顾她,快到黎明时才到家,(这
是另一件愧对妻子的事情,我发现有一次我酒醉嘴唇被咬,和钱小蕾有关),进
了房间发现菁菁穿着睡衣靠着床背睡着,脸色非常憔悴,明显等了我很久熬不住
了才睡着了,女人怀孕本身就很辛苦,还让她熬夜等我这个不负责的丈夫回家,
一股愧疚懊悔的心情在心中弥漫。

  我轻轻扶着妻子菁菁在床上躺下,盖好被子,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心里
想:菁菁啊!对不起啊,我们两个曾经历经了那么多的磨难,现在终于有了爱情
的结晶,我却没能好好的照顾你!

  菁菁被我抚弄得醒了过来,她睁开了眼睛发现了我,笑容在她脸上绽开,伸
出了双臂,向我轻唤:「老公,你回来啦?」

  我也笑着,亲昵地道:「老婆,我爱你!」俯下头去亲吻她的嘴唇。

  菁菁双手围住了我的脖子,回应着我的吻,一条小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勾出
我的舌头缠绕吮吸,好一会菁菁的嘴才离开,笑嘻嘻地道:「今天开心了吧,嘴
巴这么甜,一定是在大魔女那边说习惯了罢?老实坦白,今晚她榨了你几次?累
不累?」

  我翻着白眼道:「许舒去参加电影发布会了,她没有陪我,我和一个同事去
酒吧里喝了两杯,才回来。」

  「是吗?这么说你……呵呵,老公,快进被窝里来罢,我来代大魔女慰劳慰
劳你。」

  我刮着她小巧的鼻子,笑道:「你这一怀孕,怎么连性情都变了?没怀孕前,
这些话你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菁菁有些脸红,拿起被子遮住了脸,轻轻地道:「才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
么,这段时间特别想要你。」

  我知道女人怀孕之后会分泌更多的荷尔蒙,再加那么久没有和我做了当然会
想要,但我怕对胎儿不好啊,难道菁菁不怕吗?于是我问道:「你不怕伤害到我
们的宝宝吗?」

  「我问过医生,只要过了头三个月到了稳定期,孕妇也是可以做的,只要注
意一点就可以。」菁菁一脸认真的解释。

  菁菁不知想到什么,小脸一红凑过来小声在我耳边说道:「书上不是说你们
男人特别喜欢…喜欢干怀孕的女人吗,而且会特别兴奋,你不想吗?」

  我汗,那是对别人的女人好不好,反正肚子里的又不是自己孩子,菁菁看的
不会是那种怀孕妻子出轨偷情的书吧,我一脸地坏笑,盯着她道:「是吗?你看
的什么书?」

  菁菁有些吃不住我的取笑,嗔道:「讨厌,你管我看什么书,你到底要不要
吗?」

  「我要!我要!」我抱过她不断地亲她吻她,剥光了她浑身上下后,分开她
双腿。

  虽说只要注意一点,是不会伤到宝宝,但我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要是万一
呢,这可是自己的骨肉啊。

  我哀求道:「菁菁,还是算了吧,想到你怀孕,我硬不起来。」

  菁菁一个翻身狠狠地将我压在了身下道:「看到我就硬不起来?对大魔女就
能硬了吧?」

  我急忙说道:「不是!不是!我一想到那做爱会伤到自己的宝宝就,就硬不
起来。」

  「那我用口帮你。」菁菁脱口而出。

  用口啊!我还没体验菁菁的口,我又些纠结,最后我还是没答应。

  「还是算了,是心里问题,口也没用,要不我帮你摸摸?」其实我有想过菁
菁舔,但是因为我的大男子主义除了给许舒服舔过,从来没有给别的女人舔。

  菁菁有些不高兴:「那有什么用,才不要,你越摸,我越想要,不是更难受。」

  我只有长叹,抚着她的脸颊,道:「老婆,对不起!等我们宝宝出生后,我
天天爱你,好不好。」

  「那么久,谁等得了,你有许舒这个小淫娃让你爱,就不管我了啊?」华菁
菁满脸的失望之色,接着忽然脸上一红,眼珠一转道:「算了,老公不帮忙,我
就去找别的男人,找谁呢?我去找张总,啊!你硬了,你这变态老公。」

  我低了头不说话,真想找个缝钻进去,永远不出来……

  「我可不管你哦,让你尝尝这难受的滋味,咯咯咯。」

  之后华菁菁接了个电话,然后穿了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收拾了几件
衣服装在包里,打算出门。

  出门前对我说:「老公我走了哦!」

  我在门口拉住她挽留道:「菁菁,你留下来可以吗?」

  菁菁好气地道:「留下来干嘛,看见你我就想得难受,还不如看不见呢。」

  我任抱有一丝幻想,问道:「那你去哪里,真要去找张总吗?」

  菁菁脸一红,轻声「嗯」了一声。

  轰!我心脏一痛,谁知菁菁突然「噗嗤」一声笑道:「骗你的啦,咯咯咯,
许舒昨天打电话告诉我你有那种变态癖好,我之前就有点怀疑,现在我试了,是
真相信了,嘻嘻。」

  汗,我道:「许舒怎么把这种事也告诉你?」

  菁菁气道:「你还说我呢,你一说我就来气,是不是你把张总的事情告诉她,
她还说你变成这样是我害的把我骂了一顿,不过听说你一夜能做好几次,许舒这
个小淫娃自己还在偷着乐呢,可怜我这个正牌妻子只能寂寞空虚独守空房,不作
弄你一下我心里不平衡。」

  我松了一口气,「哼!有你这么作弄老公的吗,看我不打你屁股开花。」说
着我就上去捉她。

  菁菁忙双手捂着臀部叫:「啊,你摸哪呢,不要啊,饶了我吧,哈哈哈……」

  我放开她,然后狠狠的道:「下次再这样我可真打屁股。」

  菁菁翘着嘴道:「……讨厌!哪有这样的?人家还怀着宝宝呢,不和你闹了,
我要陪表妹去T 市。」

  我皱着眉道:「你和柳晴又要去T 市?你们到底去干嘛呀?」

  「呵呵,表妹那丫头害羞,死活不让我告诉你,我也没办法。不过老公你放
心罢,我们不会有事的。过段时间,不用我说,你一看到她便会明白了,呵呵呵,
肯定是大……不一样喽,呵呵呵!」

  我没听懂菁菁说的什么意思,见她不肯明说,我也不好多问。

  接着我又嘱咐她一定要注意安全等等说了一通。菁菁笑着答应了。

  被菁菁这么一打闹,我连睡意也没了,只好去洗把脸然后去上班。

  到了公司,我精神奕奕地踏进了办公室,说来奇怪自从浙江回来,精神就出
奇的好,一晚上没睡也不困,而且床上那方面也变得特别兴奋,可以一晚多次都
没问题。

  还没坐稳,程功便拿着研发部加班赶出来的水源分析报告给我审阅。我翻着
报告,粗粗看了一遍后,问道:「雁荡山的温泉水质检测不过关?为什么?」

  程功道:「唐总,报告附表下面有详细的说明。根据您带回来的水源样本,
我们检测到此水含有两种有毒物质,对人体生理机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另
外我们还发现一种可能刺激人体细胞快速增长的元素PPH ,是制造兴奋剂的重要
成份之一,对人的中枢神经有较大的破坏。此元素已被国际测量机构列为禁止类
使用,所以我们把此泉水排除在考虑之外。」

  我惊讶地道:「是吗?」说着我翻到附表,仔细地看了起来。果然,此水的
钙、镁、钾、钠、偏硅酸等矿物质含量虽然十分丰富,但也有两种有毒的成份。
由其是PPH 含量大大超过了国际规定的标准,长期饮用,对人体是十分有害的。

  我不禁有些失望,因为此水的口感真的很好,还可能是传说中的长生泉,我
对它寄于厚望的呢,在山谷里,我和许欣都喝了,但现在被检测出有害物质,不
会……中毒了罢?

  不过喝也喝过了,时间也过去了那么久,后悔也没用了。再说我并没感觉到
身体有什么不适,或许还没显现出来,但是我不能把水给许舒他们喝了。我把报
告放在了桌上,道:「好的,那么十点开个研讨会,确定采用的水源。你出去罢!」

  我拿出手机给许舒打了一个电话想问下菁菁的事情。

  许舒说道:「昨天半夜你电话打不通,菁菁给我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我这儿,
老实交代,昨天和哪个女人鬼混了?」

  难怪今天菁菁要作弄我:「昨天不是你说没时间吗,本来我就想去找你的,
后来我就和同事去酒吧喝了点酒,结果她喝醉了,我只能照顾她。」

  「你同事男的女的?」

  我迟疑了一下「女的,就是钱小蕾,不过你别想歪了,我和她没什么,纯粹
同事关系,昨天什么也没做。」

  「那就好,你可不要再去招惹别的女人了。」

  聊了一会勾引父亲的方案。

  许舒说:「我准备这周抽一天,想办法接触你父亲。」

  我说:「正好周六老妈要来看菁菁会住一晚,老爸我觉得他不会来,到时我
陪你去。」

  「你不用去,就我去就可以了,只是试探,你去了他肯定脸色不好。」

  「那你准备什么方案?」

  「我打算到时就在附近逛街或者运动,然后去你家休息喝水,把毛巾落在你
家里,你们男人不是就喜欢美女用过的东西吗?看你父亲会不会收起来。」

  这个方法不错许舒的毛巾可是很香的,再加上大明星的加持,肯定可以,我
听说过有个非常漂亮的T 弯省女星把自己拍广告时穿的内衣作为爱心义卖品,竟
然卖到了几十万,于是说道:「要是我是父亲,知道是你用过的,我肯定会忍不
住收起来,不过你还可以直接洗个澡,把换下来的内衣丝袜什么的拉下,要特别
性感的那种,这样效果更好,然后我再去偷偷找出来质问老爸。」

  「你怎么老想着内衣丝袜啊,我一想到你父亲拿着我的内衣做那种事情,心
里就觉得恶心。」

  我想着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父亲闻着许舒的蕾丝内裤,甚至套头上,然后粗
糙的大手上拿着一条黑色丝袜打手枪,把精液射在丝袜上的情景,怎么感觉有种
违和感,却又那么令人兴奋。

  「有什么好恶心的,你又不会损失什么,要是我的内裤哪个女生拿去做那事
儿,我会觉得很荣幸,说明自己有吸引力。」

  「呸!你以为女生像你一样啊,好了,就用我的方案吧。」

  「好吧那你自己把握,周六我妈出来再给你电话。」

  挂了电话,我想到菁菁是不是也怀疑我昨天去鬼混了,应该解释一下,而且
她陪柳晴去T 市,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回来,不然老妈白来了,于是我又打了个电
话给菁菁,一直没人接听,我又打给柳晴,结果柳晴说菁菁去见客户了,他们下
午才去T 市,我又问什么客户,她也不知道,好像是张氏集团的。见客户怎么不
接电话呀,我狐疑,张氏集团,不会真的去找张总了吧。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我亲自去开门,看见钱小蕾站在门口,而且
精神有些不佳。我道:「钱总进来罢,兰兰,给钱总泡杯热茶。」

  门口的秘书张兰兰应了一声,忙起身去泡茶了。钱小蕾随我进入办公室,淡
淡地道:「唐总,什么事?」

  我拉开桌前的椅子,道:「请坐!」

  见我忽然如此客气,钱小蕾顿时不自然起来。她小心地坐在我面前,不解地
看着我。我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道:「小蕾,昨晚你喝了那么多,今天感觉怎
么样?」

  钱小蕾正要说话,张兰兰端着一杯热茶进来了,放在钱小蕾的面前,道:
「钱总请。」

  我抬头对张兰兰道:「兰兰,我和钱总要谈工作,一会儿如有什么人要见我,
让他在外面稍等一下罢!出去时,替我把门关了!」

  「是,唐总!」

  等张兰兰出去把门关上时,钱小蕾忍不住道:「唐总,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
可是我在休息时间喝点酒,没有违反公司的规定罢?」

  我笑了一下,再认真地道:「没有!我不是和你说这件事的。」

  「那什么事?哦,我明白了,你放心罢,我不会把你的隐私告诉别人的。」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钱小蕾,真诚地道:「小蕾,一直以来,你都努力在照
顾解琴和范总。我和她们的感情纠葛,你也都很清楚。这些年如果没有你,我肯
定是忙得焦头烂额了。在这里,我先向你表示深深地谢意,谢谢你!」

  钱小蕾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惊疑的神色。半天之后,才轻声道:「唐迁,
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又道:「小蕾,这些年你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又在帮助我许
多事情,不容易啊!如果……我以前曾经对你不满,误解了你,又或者我对你做
了什么不对的事,我向你道歉了,你能原谅我吗?」

  钱小蕾霍然抬起头来,眼中有一种深深地不安,颤声道:「唐总,你……你
什么意思?」

  我再次叹气,斟酌了半天,才道:「小蕾,我……曾经冒犯过你是吗?那晚
我喝醉了,对你做出了不礼貌的举动了是吗?你相信我,那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如果伤害了你,我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惩罚,只求你,
告诉我真实情况,别把委屈自己一个人咽着了好吗?」

  钱小蕾忽然之间脸孔胀得通红,咬着嘴唇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
么,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她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就想快速离开
这里。

  事情都没有讲清楚,我怎么能让她走掉?我立刻离座拦在了她面前,着急而
又诚恳地道:「小蕾!我知道对你们女人来说,有些事真的说不出口,但我是真
心诚意地向你来忏悔的。就请你相信我一次罢!不管你遭到了什么屈辱,我都要
还你一个公道。哪怕让我去做牢,我也绝不后悔!」

  钱小蕾急了,跺着脚道:「唐迁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谁要你忏什么悔,做什
么牢呀?你发神经病!让开,我要出去了!」

  我伸手抓住了她的双肩,干脆挑明了说:「小蕾,你别瞒我了。昨晚你醉后
全告诉了我,那一口是你咬的,因为我把你当成了华菁菁,正在冒犯你,对不对?」

  钱小蕾忽然就静止了,她张大了嘴巴,看着我半天不动。我再次叹气,充满
了歉意说道:「对不起,虽然过去了很多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委屈,很恨我。
做了坏事,我不想为自己辩解,只想向你赎罪,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钱小蕾的脸越来越红了,好一会儿,她才扭捏地道:「昨晚……我除了这个,
还……说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了,这事你也说了一半,没说清楚你就睡着了。所
以我今天还想问个明白!」

  钱小蕾明显吁了口气,平静了下来,用手抚着头发道:「那事……我早忘了,
用不着你忏什么悔。喝醉酒的人,做什么事也都情有可原,我不会计教的,你就
安心罢!好了,就这样,没事我出去了!」

  我急道:「等一下,可是……我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你不说出来,让我怎么
能安心?」

  钱小蕾看着我着急的样子,想了一会儿,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忽然道:
「这里是公司,我不方便说。晚上……你到我家来罢,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见她说这话,心里更害怕了,颤声道:「我……做得很出格……是吗?」

  很意外地,钱小蕾忽然笑了,轻轻地道:「就算很出格,我又没怪你,你怕
什么怕?」说着她白了我一眼,挣脱我的双手,径自开门离去。

  我僵在当地,一种深深地恐惧笼罩了我,使我全身冰冷,说不出地害怕!

  难道……许舒刚刚提醒我不要再和别的女人有瓜葛,天哪!如果我真的对钱
小蕾做了,要是被许舒知道的话,我不敢想象……

  此后,我都在精神恍惚中渡过。我又想到华菁菁是不是去找张总了,我打了
好几个电话,开始都是提示『正在通话中』就是被菁菁挂了,后来索性就没人接,
不知道现在华菁菁是不是正在和张总做爱,没空接我的电话。

  开会我都心不在焉,程功在讲我一个字都没听,一会儿想着钱小蕾的事,一
会儿想着菁菁在哪里,在做什么。

  我拿出手机给菁菁发了微信:「老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有事和你坦白,昨天我去陪同事喝酒是钱小蕾……」我把钱小蕾的事情
打字说了一遍。

  不久菁菁竟然回复我了:「刚才在洗澡,没空接电话,我知道你昨晚去陪其
他女人没空陪我。」

  洗澡!我手一抖,手机差点掉了,我拿好继续打字问:「你在哪里,大白天
的洗澡干什么啊?是去找张总了吗?」

  菁菁一直没回复,我继续打字问:「你是准备洗澡了和张总做,还是已经做
完了?」

  之前打电话一直挂了,后来变成没人接,难道?我不敢想像。

  「你真的已经和张总做了吗?」

  「你是把腿打开成M 字,然后让张总趴在你身上吗?有没有叫他小心点不要
压到我们的宝宝啊,你有没有和他说不要插很深,很深会伤害到宝宝的。」

  菁菁还是没回复,我继续打字:「你为什么不回我?你在干什么?」洗完澡,
又不回我,那还能干吗?他们又开始新一轮了吗。「有空回我下可以吗?」

  菁菁终于回了一句:「你好烦啊,我们才刚开始接吻呢,搞得一点兴致都没
有。」

  「才刚开始吗?太好了!那你看了我打的字了没?」我松了一口气,马上又
打字:「你没看的话有空看下,非常重要!看了回复我。」

  「对了,你让他戴套了吗?没戴的话一定要戴啊?他有很多女人不知道会不
会有什么病,别传染给我们的宝宝啊。」

  「你不早说,已经插进来了。」菁菁很快回复了一句。

  「那你快让他戴套」我秒速打字回复,标点也不打了。

  「让他戴了没,有套吗?」

  「你们是在酒店吗?果在酒店的话找找电视柜或者床头柜赠送品里面有套都
是免费的。」

  「不戴了,太舒服了舍不得让他戴。」菁菁回复。

  我无奈回道:「好吧,等下让他射外面就行,那你们是什么姿势,不要让他
在上面会压到宝宝的,你也不要在上面,你骑着做就会忍不住扭腰,那样插得太
深会伤到宝宝的。」。

  「上下都不行,那用什么姿势?你推荐一个。」菁菁回复。

  汗,这叫什么事儿,张总在干着我怀孕的妻子,竟然要让我推荐一个姿势,
可是我不想一个不行啊。

  「要不老汉推车?」

  「不行,也太深了,侧卧式吧,你们都侧卧」

  「就是之前一次你在家看电影的时候我在后面干你的那个姿势。」

  「对了你的大腿要夹紧,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张开,张开会插得很深」

  「你能一次说完吗,老是这样,我已经张开了,已经插到底了。」菁菁回复。

  「那你赶快夹紧啊」我急忙回复。

  过了一会儿还没回复,我忍不住又催问:「夹紧了吗?」

  「夹紧也没用,还是能插到底了,他的肉棒太长了,什么姿势都能插到底。」
菁菁回复。

  我没想到这点,我上次见过,张总的肉棒确实很长,「那你叫他轻一点,对
了你自己不要把腰扭起来主动去迎接。」

  「不行啊,我控制不了,腰自己会扭,太舒服了,我不管了。」菁菁回复。

  「那你让张总控制深度」「要不你把手机给张总,我打字给他」「给了吗?」

  「给了。」不知道是张总回的还是菁菁。

  我不管是谁回的,我马上打字:「张总,你好,我是华菁菁的老公唐迁」

  「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插太深,会伤到我和华菁菁的宝宝」

  「还有也不要太用力,太用力也会震到我们的宝宝,他还太小只有三个多月,
如果答应的话我万分感谢。」

  「不行啊,小唐,你老婆一直叫我插深点,插快点,还用脚夹着我的屁股推,
我没办法,要不你自己和你老婆说吧。」张总回复。

  我马上打字:「菁菁你清醒点你要保护好我们宝宝啊。」

  「你老婆高潮了,没空。」张总回复「我也快射了,干孕妇真是太爽了,我
不跟你聊了哈。」

  「张总你等等我还有话说」

  「张总求求你不要射里面好吗」

  「张总你射了吗」

  过了一会儿,「他还没射,不过也快了。」

  「老婆是你吗?」

  「是我,干嘛?」

  「你叫张总不要射里面算我求他了射里面的话会把宝宝的羊水污染的可能宝
宝会吸进他的精液」我这次是一次打完字发过去的,免得说我不一次发完。

  「你不早说,已经射进来了,你怎么每次都慢一步。」

  完了我感觉一切都是徒劳,我对不起你啊我的孩子。

  「小唐啊,不好意思啊,你发太慢了,我实在忍不住已经射在里面了。」

  「第一次干孕妇太爽了,下次我一定注意,真对不起哈。」

  「对了,我的鸡巴已经让你老婆用嘴消过毒了,很干净的,你放心好了,不
说了,我们还要抓紧时间做一次,等下还有个会呢,不过真的很爽,等你老婆肚
子大了可能还要爽呢,回去你也可以试试。」

  「对了下次有空请你吃饭哈,感谢!」

  我看着张总发的字,感觉每一个都像是他那张嘲讽脸,之后开会我也没发表
任何意见就同意了研发部提出来的水源采用方案。

  我不知道华菁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算是我错了,也不应该让我们的孩子
承担,她难道对孩子一点都不在意吗,这还是一个母亲吗?

  「华菁菁,你给我等着,如果孩子有什么三长两段,我就和你离婚!」我打
了字发过去。

  华菁菁马上回了:「离婚?你敢和我离婚我就把你和钱小蕾的事情告诉许舒,
告诉爸妈。」

  看到她的字我真是气得浑身发抖,如果她在这儿我真恨不得打死她,你怀着
孕给我戴绿帽,竟然还有脸要挟我,告我的状。

  过了一会儿,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柳晴的:「姐夫,你对我表姐说了什么,
她一直在哭。」

  「她还有脸哭?你自己问她!」华菁菁已经回她爸公司了?

  柳晴:「我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刚才表姐就让我说她去见张氏集团的客户,
结果她去医院做检查回来就哭了,说你不要她了。」我还听到电话里传来华菁菁
的哭声。

  竟然是这样,难道华菁菁还是在作弄我,我对柳晴说:「你表姐在边上吧,
你让她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传来华菁菁的声音:「唐迁,对不起,你不要和我离婚好吗?」

  「那你说,为什么要这样气我。」

  「唐迁,因为我难受,你回来我就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我还以为是范云婷,
结果你告诉我又出来个钱小蕾,我就忍不住又要气你,唐迁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不要和我离婚。」

  这菁菁本来就喜欢吃醋,而且女人怀孕脾气会更坏,所以很多产妇忧郁症的,
我叹了一口气道:「菁菁,我们都有错,以后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隐瞒好吗,不
要再互相伤害。」

  「好的,老公,以后我都第一时间听你解释,再也不气你了。」

  「嗯,那你还去T 市吗?」

  「要去的,我就这么一个表妹,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好吧,我知道问你也不会说,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嗯,不是我不愿意说,是柳晴不让我说,不过下次你见了就知道了,她可
能还会找你帮忙的,对你来说还是好事。」

  「找我帮,还对我有好处?什么事情古古怪怪?」

  「下次她会来找你的,让她自己说吧。」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老妈明天来给你做好吃的。」

  「那我明天下午赶回来吧。」

  挂了电话,我又看了一下和菁菁的聊天记录,总感觉整个过程不像是假的,
菁菁有那么会编?如果是许舒我觉得还有这个水平,但是菁菁我说不准。

  想了想我找出了那张名片,风浪调查服务公司,我嘴里读起了背后写话:
「猜忌,怀疑,只会使你误入歧途,只有调查取证,才能找到真相解决问题。」

  我知道私人侦探这行,很多骗子,但是我觉得祁峰不是,因为在拘留所,我
当时就让他放过我,我愿意出十倍的钱,但是他不为所动,所以……

  下午,我坐在咖啡厅,和一个中年男人见面,他的名字叫祁浪,是祁峰的弟
弟,按照祁峰的话来说,祁浪是婚姻调查方面的专家,没有他查不到的,但是我
怎么觉得有点不靠谱。

  祁浪整个人看上去很猥琐,挺着个大肚腩油光满面的,一脸色相,他翻着我
提供的资料,一见到我妻子的照片就两眼放光。(题外话:祁浪像男优吉村卓)

  「啧啧,你娶这样的老婆,不是找事吗,你看这身材,这相貌,谁看了不想
上她,在看看你,一副大众脸,没身高没肌肉的,不是我说你,要是我是你老婆,
也给你带绿帽,有钱也没用,那些有钱人的老婆拿着老公的钱养小白脸的我见多
了……」

  我咬着牙打断道:「说够了没有?这个案子你哥已经接了,但是你再说这些
没用的,我就终止调查。」

  祁浪安慰道:「好吧,不要生气,你也看开些,这年头,戴绿帽的人多了,
上次我就查到一位开法拉利的美貌少妇,一边让男人肏着,一边给老公打电话说
『老公,我在健身房做运动呢,挺累的,晚上就不陪你了。』……」

  我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在发作的边缘。

  「好了,好了,说正事,说正事,你怀疑你老婆和张氏集团老总今天上午有
奸情是吧,不过这张氏集团的老总可不好惹啊,他说句话,我们这样的小虾米就
完蛋,要调查他风险很大。」

  「你说个数。」

  「一万,我就负责调查他和你老婆今天的事,不负责其它。」

  「行!多久查出结果?」

  「这可说不准,我要打电话,查监控,也许很快,也许要好几天,一有眉目
我就通知你。」

  「好,等你消息。」

  晚上七点多,我来到了钱小蕾的家。钱小蕾打开了门,笑盈盈地道:「来啦?
晚饭吃过没?」

  我无精打采地摇了摇头,道:「没胃口,吃不下!」

  钱小蕾笑道:「就知道你没吃,进来罢,我准备了一点,一起吃罢!」

  我走了进去,吃惊地看到居然满餐桌都是菜,看得出她准备了好久。我在桌
前坐了下来,看了一下四周,道:「慧慧呢?」

  钱小蕾抓起桌上的一瓶红酒,拔出瓶塞道:「这几天慧慧都住在我妈家里,
来,喝点酒罢。今晚为了准备这桌菜,我可提早了一个小时下班呢!」

  我有些木然地看着她,见她在我面前的酒杯倒酒,我道:「我不喝,酒会乱
性,这辈子,我再也不碰了。」

  钱小蕾格地一笑,还是在我杯中倒满了酒,道:「还是喝一点罢,酒虽能乱
性,但也可以壮胆。我怕你一会儿,会吓得腿肚子发软。」

  我道:「小蕾,你也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苦。今晚我到这里来,就是让你
出气的。你想打,你想骂,你随便对我怎样都没关系,那是我罪有应得。只是求
你不要折磨我了,给我一个痛快罢!告诉我,那晚我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钱小蕾放下筷子,抓起酒瓶又在两只杯子里倒满了酒。也不劝我,自己先一
仰脖喝干了,然后叹息一声,道:「事情很简单,你喝醉了,我扶你到车上时,
你把我当成了华菁菁。然后一男一女,该发生什么,你应该很明白了!」

  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她亲口说出来,我仍是眼前一黑,脑袋里轰地一
炸,几乎从座位上摔倒。

  我扶住桌面,强自吸了一口气,还是把我的疑问说出来:「你为什么不反抗?
为什么让我得逞?为什么不制止我?」

  钱小蕾又是一声苦笑,道:「我没反抗吗?我不是咬得你嘴上鲜血淋淋?但
你是个男人,我是个弱小女子,你用强的,我有什么办法?」

  我刹那间全身被冷汗湿透,额头上黄豆般的汗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滚,道:
「对不起,我该怎么做?才能减轻我的罪孽?」

  钱小蕾瞪着我,道:「我知道你心里特懊悔,但你是酒后乱性,又不是故意
的,要不然我早在四年前就报警抓你了。如果你非得要向我赎什么罪,那很简单,
让我狠狠打你一巴掌,然后我们两清了,今后你就不必有什么负疚感,也不必老
想着什么赎罪。这件事我们就当从来都没发生过,把它忘了,好吗?」

  我松了一口气,叹道:「打罢,只要你能好过点,打死我也没关系!」话音
刚落,「啪」一声,我脸上重重吃了一记,顿时我眼冒金星,一阵头晕,然后觉
得脸颊上一片火辣辣的巨痛,肌肤迅速肿了起来。

  钱小蕾刚打完我,立刻伸出双手捧住了我的脸,心痛万分地道:「对不起,
痛吗?我是为了打消你心里的犯罪感才打你的。我知道打得越重你越会好受些,
好了,现在你已经不欠我什么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把一切都忘了罢!」

  你还别说,挨了这记耳光,我的心里的确好受多了。我看着如此宽宏大量的
钱小蕾,心中有莫名的感激。我道:「小蕾,你真的不恨我吗?」

  钱小蕾轻柔地抚摸着我挨打的地方,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温柔,她轻轻地道:
「傻瓜,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告诉你实情罢,那晚一开始是你强迫的,可后来是
我自愿的。最多我们只能算有了一次一夜情,你不必觉得是在犯罪。而且你又是
喝得烂醉,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只是以为我是华菁菁而已,和华菁菁发
生关系,有什么好内疚的?」

  我奇怪地道:「你自愿的?为什么?」

  钱小蕾呆了一阵,把眼神投向了别处,幽幽地道:「那时候……我前夫在外
面有了女人,被我发现了,我……那时产生了报复他的念头。而且自从我怀了孕
后,因为各种各样的矛盾,我就没让他碰过我。我……我也是人,我也有需要的,
所以……后来我就愿意了。唐迁,你真的别为此事负上内疚感,那只是一个美丽
的错误而已。况且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发生也发生了,我们今天讲讲清楚,
就把这个错误深埋在心里罢。以后你管你自己和华菁菁、许舒她们过快乐的日子,
我自己管自己过孤独的生活。我们还是老同学,好同事好吗?」

  我又是感激,又是惭愧,道:「可是,我……」

  钱小蕾又看向了我,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我的嘴唇,道:「我知道,你不用
向我负什么责。我又不是黄花闺女了,也不会就赖上你。不过……」她说着轻轻
扳下我的脑袋,温柔地吻上了我,呢喃道:「今晚除外好吗?唐迁……我好孤独
……今晚留下来罢。」

  看着这个曾与我有过肉体关系的女人,一时之间我真的没辙了。但我心中还
是很清醒的,我知道,我不爱这个女人,我不会再犯那个美丽的错误了。

  出于愧疚的心理,我没有刻意躲避她的亲吻。只是等她吻完了,脸红红,眼
神迷醉地看着我时,我认真地道:「小蕾,对不起,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以
前或许只是个错误,但今晚我留下来,那就不是错误了。你是个好女人,我真的
真的很感激你的宽宏大量,也很感激你帮我解脱了负罪心理。所以我不能再犯错
了,不然我真的无法再去面对我的亲人和爱人,你能理解吗?」

  钱小蕾脸上有些失望,但很快又微笑起来,道:「没关系,我理解。我并不
想怎么样,只是太久没男人了,有点……需要而已。既然如此,这些烦恼就此揭
过去罢。」

  钱小蕾拿着一团棉花和一瓶红花油出来,笑嘻嘻地道:「把脸仰起来,我来
帮你擦擦。啧啧,肿得这么厉害,晚上回去怎么向你老婆交待啊?要不干脆在我
这里躲两天罢?」

  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也就没往心里去。不过我这张脸肿成这样,一时半会
儿肯定是消不了了。到时怎么交待的问题倒真的有点伤脑筋,我该……怎么说呢?

  钱小蕾用棉花醮了红花油,轻柔地在我脸上抹来抹去,并且轻轻地用嘴在我
红肿之处吹着。我闻到了她口气之中的芳香味,忍不住脸上一红,稍稍向后一避,
道:「小蕾,不用吹了。」

  钱小蕾白了我一眼,嗔道:「怎么?我这个人你亲也亲过了,玩也玩过了,
吹你一下,你也介意?」

  我红着脸道:「这……这事你不是说不提了,过去了吗?怎么又……」

  钱小蕾笑道:「我是说过了今晚以后才算过去,现在我不但要提,还要惩罚
你。先自我罚酒三杯,算是向我陪罪!」

  我苦笑道:「又喝酒?小蕾,酒这玩意儿真不是个好东西,我怕喝多了又犯
错误,还是免了罢?」

  钱小蕾抹完了,小嘴离我的脸很近很近的吹了最后一口气,然后眼光很媚很
媚地瞄着我,轻轻地道:「想犯错误吗?我不介意的!」

  钱小蕾:「谢谢你今天能陪我。」

  我道:「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小蕾,我也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
谢谢你!」

  钱小蕾笑了一下,道:「不会罢?你妻子不会做菜我可以理解,人家从小就
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嘛。但是……难道解琴还没我烧得好吃?」

  我听她提起了邱解琴,不由得黯然了下来,叹道:「今天不提她好吗?你是
她那么好的朋友,却被我……唉!」

  此刻,我忽然想起了昨晚她醉后哭着说对不起解琴,我才明白了,我们……
的确对不起她!

  钱小蕾明白我的心情,她在桌上抽出两张餐巾纸,温柔地为我抹着嘴,轻轻
地道:「我们的事,不关解琴什么,以后你也没必要觉得破坏了我和她的感情。
她是她,我是我,我们是不同的两个人。况且,我们除了一次意外,其他根本没
有什么,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我吃饱了,就这样罢,我得走了。」

  钱小蕾嗯了一声,站起来道:「好罢,我送你。」

  我们走到门边,钱小蕾为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轻声道:「过了今晚,我们之
间就没有任何过去了。你还是你的唐副总,我还是我这钱副总。我们除了工作关
系和同学关系,就不会有其他什么。平常我们怎么相处的,以后还是怎么相处,
我看不惯你的地方还得骂你。那件事,真的已经不存在了,好吗?」

  我看着这个意想不到的伟大女性,心里除了感激,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钱
小蕾伸出手又轻抚着我红肿的脸颊,叹道:「出门之前,吻我一下罢。不过别误
会,我不要你带感情的,只是纯粹的,告别过去之吻。告别我们……曾经有过一
个美丽的错误,告别我们……一个共同的秘密。」

  我犹豫了一下,低下头来,向她那张小嘴上吻去。我发现,钱小蕾的嘴巴,
悄悄地打开了……

     ***    ***    ***    ***

  预告:「许舒,到我父母家了吗?」我打了几个字,想到不能这样发,万一
手机放桌上,消息可能会被父亲看到,那就不好了,我又删掉,重新打字发过去。
「许舒,在干什么呢?」

  没过一会儿,许舒回复:「我在等你父亲,刚才在附近的健身房运动了一会
儿,然后打电话给你父亲,我告诉他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扭伤了脚,他现在正赶
过来呢。」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