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一百一十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5月1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016

  刚刚从原创馆搬过来,看看大佬们的高级书,再看看自己的。

  我好菜啊。jpg.这是我第一本40万字的书,希望各位大佬给我提提意见。

  而关注这本书的读者,有什么建议可以发在评论里,我需要你们的评论,尤
其是意见。

  PS:有读者反映看我的书一头雾水,那,我觉得我想表达的已经很清楚了好
嘛?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什么?」李翰林听了一愣:「你叫乌瑟曼?」

  「是!我本来就叫这个名字,从来没变过。」乌瑟曼答道:「怎么?这个名
字在北地很奇怪么。」

  唐夕瑶奇怪的看着这两人:「李少侠,莫非你认识这女土匪?」

  「也不算认识,但我从别人嘴里听过她的名字。」李翰林对着乌瑟曼朗声道:
「你是从荒漠来的吧?」

  乌瑟曼浑身一震,眼中满是警惕之意:「你是谁,你怎么……不,我不知道
李少侠在说什么。」

  「他一直在找你。」

  听到这句话,乌瑟曼再也没有发声,她的钢棍「咚」的一声拄在地上,整个
人僵在原地。

  「唐姑娘,你先去屋内吧,我要和乌瑟曼说两句话。」

  唐夕瑶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呆在这里,便径直向木屋走去。
等到她进了屋子,乌瑟曼才说道:「李少侠,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两人边走边说,逐渐熟络起来,这才让李翰林知道她那十几年的经历。

  自乌瑟曼被多玛法王抢走之后,每日都要受到身体上的侮辱,每日借以双修
之名的奸污更是数不胜数,更不用说被剥去衣服裸身游街了。之后,多玛法王因
为「不敬金光大法王」、「肆意敛财与强纳无辜女子」,被革除了法王的名号,
人也被丢到沙漠里喂秃鹫了,他本来拥有的所有财产和明妃都被充公。

  本来乌瑟曼应该被安排到其他法王处当明妃,但她本就不喜欢如此,所以趁
着守卫松懈的机会逃了出去。

  「我在荒漠里又渴又饿,差点就死了。幸好路过一支商队,而我浑身脏污根
本看不出是个女子,所以就侥幸被他们救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会被他们卖到哪
里去。」

  乌瑟曼看着深蓝的天空中几颗稀疏的星星,对李翰林说道。

  「后来呢?」

  乌瑟曼笑了笑:「到了中州边境,我扮成男人一路在客栈酒馆里打工,向没
见识过的中州内陆去了。中州可比荒漠要富庶许多,我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
包子,既遇到过好人,又遇到过骗子和强盗。直到有一天,我被五个强盗逼到野
地里,差点要被他们给奸污,那会儿我绝望级了,心想自己为什么不会武功。若
是我会,桑多梅日他们就不至于那样子了。就在此时,一个老人恰好路过,用手
中的钢棍把那群强盗打的抱头鼠窜,这才把我给救了。喏,就是这根。」

  她将钢棍抄在手中,随意的舞了几下,递给了一旁的李翰林。李翰林接过钢
棍,这才发现这钢棍通体乌黑,大约三尺长,一根细竹竿粗细,应该有二十斤左
右,十分沉重。钢棍两端还有若隐若现的繁复花纹,只不过因为长时间使用已经
磨损了不少。

  「好钢棍!那位老人最后收你为徒了?」李翰林把玩了几下,又还给了乌瑟
曼。

  乌瑟曼接过钢棍道:「我本想感谢之后一走了之,可那老人说:」若是没有
防身之策,你将来遇到强盗可就没有人来帮你了,不如从我这里学一些东西,以
防不测。反正我也老了,一直没能寻到一个好徒弟,今日若是有缘,就拜我为师
吧!『于是我就拜那位罗师傅为师,他没有嫌弃我是女孩子,专门教我他的秘传
《混元功》,还有一套棍法《风雷降魔杖》。这钢棍套路,异常迅猛,可瞬间接
敌,就算钢棍沉重,施展之时也灵动无比,携狂风之势,雷霆之威。「

  「罗师傅说过,风雷一怒,降魔杖出!天地与敌,葬之何妨!一开始我连钢
棍都举不起来,但罗师傅视我如己出,花了七年时间,我和罗师傅一起游遍中州
大小城池,同时也完全学会了《混元功》和《风雷降魔杖》,还教与我许多有关
勘察罪证、缉拿罪犯的要领。后来我才知道罗师傅曾经是六扇门总教头,后来因
为小事被上司迁怒,一气之下远走。」

  「再后来,罗师傅在途中犯了肺痨,不到三个月就走了,临走前他将钢棍传
于了我。葬了师傅以后,我也没有在去中州其他地方的想法,索性就到了腾龙城。
本来我想凭着武艺在腾龙城投军,可天丰朝的军队不收女人,除非是当军妓,我
一怒之下将那个兵部的征兵小官给打了一顿;后来我又去投六扇门,可六扇门也
不收女人,恰好那兵部的人挨了我的打想要缉拿我,结果那兵部的几个人连着在
场的六扇门捕快都被我一根钢棍按着打,谁缉拿谁啊!」乌瑟曼笑道。

  「哈哈哈哈哈!!」李翰林听了大笑:「然后你就跑到北方了?」

  「嗯,腾龙城全城通缉我,算是没有听师傅的话,他本希望我继承他的遗志
去六扇门捉贼,可惜现在我自己落草为寇。最后我就逃到了北方,刚来到这里的
时候,那些山上的憨货都看不起我,最后被我一根钢棍全打趴在地上,我就这样
整合了这片地方的土匪,后来又收复了附近的其他几支土匪武装,他们就送给我
『钢棍驼龙』的绰号。这段时间开始闹尸人,一开始我那几个兄弟不明所以结果
被尸人给咬了,最后寨子里因为尸人折了好几百个兄弟,只剩下我和几十个亲信
逃出来,然后就到这里了。」

  天空中又开始纷纷扬扬的飘落下雪花,不禁让乌瑟曼紧了紧自己的衣领:
「桑多梅日还好么?」

  「还不错,桑多梅日现在在金光城的肉铺做贩肉伙计,我临走前他找到我,
若是寻到了你便给他写信。」

  「他好就行了,若是李少侠还能再见到他……就告诉他让他断了念想吧,我
一辈子都不会回到荒漠了。」

  「那这信……」

  「我自己写吧!时候不早了,李少侠带来的那个妹子也该好生照顾一下,若
是饿了,厨房里有吃的。」

  李翰林点点头,转身走向木屋。而乌瑟曼则望着越下越大的雪,将还带有体
温的钢棍紧紧握在手心。

  落雪之中,只余一声长长的叹息。

————–

  李翰林推开木屋的大门,又关上,将寒风与雪花堵在屋外。木屋内灯火通明,
热气蒸腾俨然与外面是另一种景象。

  「诶,谭长老帮我拿一下那药瓶。」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传来,惹得李翰林径
直往里走去,可不料拐角突然突然冒出一个狼头,这可把李翰林给吓了一跳。

  「你大爷的,那么冒失!老子的粥差点给你撞翻了。」

  这会儿李翰林才看到那狼人手中端着托盘上面还有一大碗粥,诱人香气直钻
入他的鼻孔。

  「是在抱歉,刚才我走神了。」

  「行了!看你小子还他娘的讲理,不像那天女门的那两个娘们,成天跟冰块
似的,一点情趣都没有!」狼人嘴里骂骂咧咧的,端着托盘,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就是刚才那好听女声传来的地方。李翰林索性也跟了上去,门口匆匆走出一个拿
着几个药瓶的绿袍老人,应该就是刚才那个「谭长老」了,可刚到门口,只见门
框边站着一个持剑女子,将手中的剑挡在李翰林身前。

  持剑女子约莫二十上下,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周身透着一股清丽绝俗的气息,
身穿一件深棕色的交领长皮袄,这显然是临时披上的服装,上面还有点点血迹。
里面则是水蓝色云锦棉裙,乌亮的黑发,梳了一个别致的朝天髻,腰间则是银色
如意流苏束腰,上面还挂着一个莲花型香袋,脚上穿的是绣玉兰花及膝长靴,也
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女侠。

  「你是谁?除了送饭的狼人达奚珣,还有神农教的三位长老,都不能进来。」
持剑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翰林正要回答,却听见那好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苏姐姐,你不要吓唬
李少侠了,让他进来吧,我需要检查一下。」

  那苏姓女侠这才「噗嗤」一笑:「快进去吧,我是蓬莱派苏璃雪,李少侠能
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姑娘从尸群口中杀出一条路来,想必不是一般人。」

  「李翰林,江湖游侠,见过苏女侠。」

  两人寒暄一番,李翰林便走入其中,只见房间内都点着油灯与蜡烛,但过道
上几乎都堆满了粮袋,应该是临时储备的过冬粮食,使得本来宽敞的房间变得拥
挤不堪。里面的人都打着地铺,家具几乎都被搬走了。刚才出现过的两名天女门
女侠正坐在地铺上,细细擦拭着自己的佩剑,旁边则是两张空的地铺上面还放着
掀开的被子,显然是有人了。房间中唯一的四件家具只剩下一张没有配椅子的矮
桌、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坐着被他救下的唐夕瑶,而她正伸出
手,让对面坐的另一位女孩号脉。而对面坐的女孩大概十五六岁,一身碧色服装,
既漂亮又灵动,而且又会医术,应该是神农教的人。

  「唐姑娘,我刚才检查过了,虽然有一点血粘在你的脸上,但你没有感染那
怪病的症状,所以无需害怕,那边有热粥,唐姑娘一定饿了吧,赶紧吃吧。」

  「多谢夏仙子!」唐夕瑶站起来,转头便看见了李翰林,脸色一红,遥遥向
他一拜。

  「若是没有李少侠,我的命早就没有了。」

  李翰林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唐姑娘不用管我,快去吃饭吧。」

  靠门的矮桌上放着刚才狼人端来的热粥和勺子,唐夕瑶也不顾什么礼仪,一
屁股坐在地上,抓起勺子就将热腾腾的粥往嘴里送。

  「李少侠请坐在这边,我要为你检查一下脉络。」夏姓姑娘说完,却见李翰
林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才伸出了手。

  「我又没被尸人咬,夏姑娘就不用检查了吧。」

  「那不行,前段时间有个神农教弟子被尸人的血溅入了眼睛,也变成了尸人。
再说我看你犹犹豫豫的,没见过女郎中么?」

  李翰林摇了摇头。

  「治病还分什么男女?若是治病还分男女大夫,又有这样那样的忌讳,那还
是别治了,等死算了!」

  看着夏姑娘一本正经的说完,李翰林哑然失笑,直到她检查完了李翰林的左
右手,又给他号了脉,李翰林这才问到:「怎么这里都是女人?」

  「谁说的,这里除了我们四个女孩子,隔壁房间还住着我神农教的三个长老,
还有琼华宗的杨天锦,其他神农教的弟子和那个狼人厨子达奚珣都住在另一座木
屋里。」

  夏姑娘对着旁边瞟了一眼:「在门边假寐的那个,是赫赫有名的『蓬莱玉剑』
苏璃雪,那两名天女门的女侠左边是慕容封寒,右边是荆墨竹,天女门年青一代
最出色的两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抱歉,夏姑娘说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

  虽然在那次围剿合欢圣女王紫菱那一场,李翰林与各个白道门派的人都见过,
但只是见过而已,他并没有刻意去了解江湖上有哪些著名的人士,什么大侠,什
么长老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此时调查杀父仇人才是第一要务。

  「那你也不认识我咯?」李翰林面前的夏姑娘说道。

  倚在门边的苏璃雪不禁出言打断:「你连花药仙子夏婕曦都不认识?李少侠,
你是怎么做江湖游侠的?但我看你的样子,并不像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丁。」

  李翰林叹了一口气:「实不相瞒,在下是为调查家父被杀的事情,才来到这
里的。那些江湖纷争,对在下来说还是寻找杀父仇人重要。」

  苏璃雪沉默了,半天才说出话:「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没关系,苏女侠。」

  沉默了一阵,夏婕曦放开了李翰林的手:「你的脉络没有问题,不会感染,
只不过……」

  「怎么了,夏姑娘?恕在下之前不认识,我的脉络有什么不妥么?」

  「你是不是修炼了一种很罕见的功法?刚才我稍稍释放了一些真气进去,可
是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回馈。」

  说到这里,慕容封寒不禁抬眼看了看李翰林这个方向,又低下头继续擦拭自
己的剑。

  「是的,夏姑娘,我师傅乃是单传,他将师门秘传的功法教给我以后就去世
了,现在我这一身功力都是自己修习的,门规所限恕我不能讲出这功法的名字。」
李翰林还不想在这里讲出有关麒麟决的事情,所以对很多关键问题都做了隐瞒,
绝口不提。

  「唔,若是你不愿意说,那我也没办法了,反正你不是修魔功就行。」

  「那夏姑娘,你既然专注医书,可否知道这尸人染上的怪病是从何而来,能
否治愈?我这一路上若是没有这一身功夫,恐怕早就做了尸人的口中食了。」李
翰林问道。

  「李少侠,这个恕我也不知情,自我神农教接到北方的急报以来,我翻阅了
医书史料,对于这种病的记载不过是只言片语。现在这病源在何处,如何根治,
是否扩散到其他地方,不得而知。」夏婕曦道。

  「原来如此!那如果夏仙子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出来好了,虽然在
下也想尽快寻到杀父仇人,可眼下北方有难,在下必须得帮。」

  这时,夏婕曦突然凑过来小声和李翰林说道:「李少侠,私下你还是叫我婕
曦吧,别人都喜欢把我捧成仙子,就你如遇到平常女子一般,直来直去,不卑不
亢。」一边又用别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喂,你这人挺有趣的,我觉得我们下
次还可以再聊一下!那位唐姑娘就暂时先住在这里了,吃完了饭,你就得去隔壁
住。」夏婕曦笑道。

  「那就多谢夏姑娘了。」李翰林总感觉夏婕曦眼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但还是抱拳道谢。

  这时候,狼人厨子达奚珣又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粥,他一边端着粥,一边骂骂
咧咧道:「奶奶的!你们就不能一次叫两碗,老子还得一碗碗端过去……」就在
这时,达奚珣正好对上慕容封寒的冷眼,他只感觉心头一寒,如同半个脑子都被
冰封起来一般,连忙赔笑道:「慢用!你们慢用!」说完赶紧逃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苏璃雪和夏婕曦轻声一笑。李翰林也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抓起
勺子低头大口大口吃起粥来。顺道看了一眼小桌对面低头吃粥的唐夕瑶,只见唐
夕瑶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脸色又是一红,将眼神缩了回去,继续低头吃粥。

  很快一碗粥就被李翰林吃的空荡荡,用完这碗粥,他就被苏璃雪给赶了出去,
并告诉他住的房间就在走廊的另一侧,两间隔间中间是厨房,若是需要吃东西可
以去厨房里找。

  李翰林走向通道的另一侧,首先是打开了第一扇门,却发现里面有三位老者
正捧着书研究着什么,但对于李翰林的冒失闯入,这三位老者并未有什么太大的
反应,这应该就是神农教的三位长老了。

  「后生小子,你住的房间在隔壁,这间房我们三个老头子包下了。」其中一
个老者对李翰林说道:「老夫是神农教王长老,这两位同是神农教谭、李两位长
老,听说你这个后生带着一个不会武功的姑娘从成群的尸人中杀出来,后生可畏
啊!」

  「王长老过奖了,本就是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如此便不打扰三位长
老了。」李翰林赶紧关门出去,当时围攻王紫菱的也不知道是神农教哪个长老,
但看着三人也并不认识他的声音,那位长老应该不在此处。

  一想到此处,李翰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向另一间房间走去。他推开第二
间房门,一股油炸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只见里面有两张床铺,一张床是空的,
另一张床上则坐着一个男人,正捧着一本书细细的读着。这人的床铺上还放着一
件驼绒大衣和几本书,一旁还有几个打开的油纸包,显然是被吃空的点心纸包。

  再仔细一看,这人大约不到三十岁,一身宝蓝色锦衣,刀削的眉,高挺的鼻
梁,眼睛目不转睛直盯着手中的书页,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文雅当中透着书
卷之气。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让李翰林无法形容,虽然眼前这人难掩贵气
风流,但却一边捧着书,一边将油纸包中的油炸糕往嘴里塞。

  三口两口吃完了油炸糕,这男子才注意到有人进屋:「嘿!我知道你!你就
是那个武功高强从群尸口中救出那个姑娘的李少侠吧,快坐!我这里有上好的油
炸糕,一起吃吧。」说罢,抓起一包油炸糕丢进李翰林怀里。

  「多谢!」李翰林接过油纸包,却见上书「大信坊」三个字,突然想起了自
己那许久未见的小师妹,亦是现在合欢宗的少主罗嘉怡,自己和他一样都喜欢吃
大信坊的点心。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合欢宗如何了……

  「怎么不吃啊?那么好吃的东西再过一段时间就不酥了!」那人大大咧咧的
说道。

  李翰林将碧海狂林剑与这包油炸糕一起放在床上,对那人说道:「只是触景
生情,以前有人请我吃过大信坊的点心,唉,但之后许久没有尝过了。」

  「那不是挺好的?要我说,李少侠也别对以前太过于执着了!反正大信坊就
是我家开的,等解决完了那些尸人离开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哥哥我带你去琼华
城的大信坊总坛,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弄,一分钱都不要!」

  「什么?大信坊是你家开的!」

  这可把李翰林吓得不轻。

  「认识一下,琼华宗杨天锦,琼华二少爷,中州许多日进斗金的产业都是琼
华宗在运营。」那人将书一丢,油腻腻的手就伸了过来。

  「李翰林,江湖游侠。」李翰林看到他油腻腻的手,楞了一下,还是将手伸
了过去,握了握。这个人并不似当时在树林里遇到的那个琼华宗少主,但应该是
琼华宗的接班人之一。

  「糟了,我忘记洗手了,实在不好意思!」这会儿杨天锦才发现自己手还是
油腻腻的,一脸歉意的从兜里掏出一堆东西,草纸、水壶,还有一瓶散发着淡淡
香气的紫色小瓶,最后甚至还掏出一把精致的折叠手弩。他将两张草纸沾了一些
水,又从紫色小瓶里分别倒出一滴来在草纸上:「来,琼华宗秘制皂液,菊花叶
和桂花蕊熬制的,用这个擦拭双手,保证干净!」

  李翰林将信将疑的接过草纸,在手上仔细擦拭,果真如杨天锦所说,油腻果
然被擦拭得干干净净。

  弃了用完的草纸,李翰林看到杨天赐丢在一旁的书本封面,本以为杨天赐作
为琼华宗的少爷读的应该都是一些风月杂谈,没想到这些书的封面上都是《金木
机关考》、《建筑营造法式》、《盐铁要论》这样的书籍。看着书名,应该是机
关、建筑、经济类的书籍。

  「看这些书,杨二少也对机关建筑感兴趣?」李翰林问道。

  杨天锦放下书,哈哈一笑:「的确,因为我自小不喜欢学武,那马步让我扎
一刻钟我的腿就软了,说白了我这人就是怕苦,懒字当头!但自从看了有关营造
和经营的书,我就爱不释手,虽然我爹对我又打又骂,但最后这学武的事情还是
被我赖过去了!本来这琼华少主之位是需要我和我哥杨天赐竞争的,看到我这个
样子,我爹一气之下给了我哥杨天赐给了少主的位置。可惜那老头子见识太短,
光看到我哥会一点武学,而经营之术则一窍不通。要我看,这金木机关以后能卖
大钱,甚至能比我们家族的那些旧产业赚到更多的钱!」

  就刚才杨天锦的一番言论,李翰林感觉这杨二少并没有寻常二世祖的臭毛病,
反而对其更有好感:「现在中州并没有机关的普及吧,倒是有少数地方有机关农
具用于灌溉,而且……」

  「不是农具,这机关若使用到日常生产上就太浪费了!」杨天锦将那支精致
的手弩抛给李翰林:「用作军备,这才是机关术的极致!」

  李翰林接过那手弩一看,这弩小巧精致,握柄弯曲,十分和手,而且是桦木
制作的,甚至还有一个精钢制成的折叠肩托,用于抵肩瞄准。其他像弩臂、轨道、
瞄具都是用精钢制成,结构简单又结实。弩虽不起眼,但却比弓箭要强力得多。

  弩弦是钢丝制成的,但拉开并不需要太多的力气,而其中的弩箭已经安装好。
弩箭不过筷子长,前端是锋利的钢锥。

  「也不知这手弩威力几何。」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翰林单手抬起那手弩,瞄准房间中空荡荡的墙壁,扣动
了机簧。只听「噗」的一声,弩箭射出,再就是「啪」的一声,只见那弩箭已经
深深钻入到砖墙之中,李翰林心中一惊,上前去拔那弩箭。岂料那弩箭深深钻入
墙中,他怎么也拔不出来,只得悄悄用上了金刚大手印的掌力,才勉强将它拔出
来。

  「若是寻常高手挨上这一下,必然受伤!这机关术用在弩箭上果然厉害。」
李翰林将手弩与弩箭交还给杨天锦,杨天锦更是高兴:「除了这个,那霹雷火球
的发火机关也是我做的,只不过那霹雷火球的火药配方却是花药仙子给的,没想
到这夏仙子居然还会这一手,哥哥可是看走眼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

  「那杨二少没有武功,是如何到此处来的?」李翰林问道。

  说到这里杨天锦暗叹一声:「本来琼华宗接到了其他白道的请求,要求与蓬
莱派押送一批粮食、食盐和药材去往北方支持神农教抗疫,我哥杨天赐还未返回
琼华城,所以我爹只得派我前来。岂料还没到三羊镇,车队就遭到了尸人袭击,
要不是我这支手弩犀利,再加上同车的『蓬莱玉剑』苏璃雪冒死相救,我早就变
成一坨肉馅了。可怜我琼华宗与蓬莱派十几个弟子,全都陷在尸人嘴里了。」

  「节哀顺变!杨二少吉人天相,又有贵人相助,我等一定可以活着从这里离
开的。」

  杨天锦点了点头,目光转到李翰林放在床上的佩剑,眼睛一亮:「李少侠,
这剑……这剑……这不是……」

  李翰林一脸疑惑,将碧海狂林剑握在手中:「杨二少,我这剑有什么不妥么?」

  「能否将剑借我一观?」杨天锦问道。

  李翰林点了点头,将碧海狂林剑递了过去。这会儿他根本就不用害怕失去兵
器,就算没有神兵,自己的金刚大手印仍可一战。

  「这剑……我想起来了,我知道这是什么剑!」杨天锦双手小心翼翼握着碧
海狂林剑,如同捡到了稀世珍宝一般:「剑鞘、剑柄外观朴素,无任何装饰,剑
长三尺二,重九斤,此剑看似粗陋,实则锋利无比,无坚不摧,乃是神兵!这便
是碧海狂林剑!」

  说着杨天锦稍稍将剑拔出,寒光一闪,直透眼底:「好剑!好剑!」

  「杨二少,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这柄剑的来历,我师傅一直没有和我透露,
莫非这剑上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啥?」杨天锦眼睛大睁:「你居然不知道这碧海狂林剑的来历,真是暴殄
天物!」说着手指着这柄剑:「李少侠,你可知道,这柄剑在快八百年前可是中
州前十的神兵!」

  「八百年前?!中州……中州前十的神兵?」对于这个惊天消息,李翰林听
得瞠目结舌,他只知左道青说这碧海狂林剑乃是麒麟门师门至宝,可没想到居然
还有如此大的秘辛:「那杨二少,你能和我说说这碧海狂林剑的来历么?」

  「我也只是粗略看到过,曾经有一本百年前的古书《神兵志》,我也只是在
琼华宗的藏书库中读过一次,书里说在八百年前的中古时代,有一段时间叫做」
至暗之时「。在这之前中州出了一个天下闻名的」冶圣「马晋,绰号马大圣,他
用毕生心血穷极中州珍奇材料,炼制成十件绝世神兵,分别是丹阳天罗刀、玄阴
鬼剑、噬日棍、乾坤断魂爪、碧海狂林剑、黑铁星匕、雪玉珈蓝刀、千山双剑、
惊鸿刺、银龙枪。在临死之前马晋将其散落到十个不同的地方,等待有心人的发
掘,其中丹阳天罗刀、玄阴鬼剑、噬日棍、乾坤断魂爪和黑铁星匕落在了魔门手
里,而雪玉珈蓝刀、千山双剑、惊鸿刺、银龙枪和碧海狂林剑则被白道夺取,等
到」至暗之时「到来,十件神兵就此下落不明。天丰王朝一统中州以后,开国皇
帝唐风桦曾差人四处寻找神兵下落,可最终不得而归。看起来李少侠的师门应该
是无意之中获得的这柄碧海狂林剑。」

  说着,杨天锦又把除了碧海狂林剑中的九件神兵大致样子与李翰林描述了下,
可这一描述,李翰林听得眉头直皱,直到杨天锦讲述完毕,他才对杨二少说道:
「这其中有几件神兵,我不但听说过其中几件,可能还见过!」

  冲云楼的魔蜂长老用的就是黑铁星匕,这还是那持棍老人亲口说的;而那噬
日棍,就和那持棍老人手中毫不起眼的熟铜棍完全一致;而那把雪玉珈蓝刀与洛
泱手中那把黄金法刀十分相似,特别是面对碧海狂林剑,这把华丽的弯刀丝毫不
落下风!但如果这样推断,那三个皇家供奉各使刀剑爪,岂不是都有神兵在手?

  「什么?你还见过?这可不太妙啊,传说如果有四件以上的神兵出世,那天
下就会有大灾大难,而这些神兵的主人也免不了一战!不过放心,哥哥我是个…
…不对,李少侠可千万不要把我灭口!哥哥我绝对不会将这事讲出去的!」

  想到这里,杨天锦赶紧将剑还给了李翰林,看得李翰林哭笑不得。

  「我相信杨二少的为人,不过这」至暗之时「到底是什么事件,杨二少能给
我讲一下么?」

  只听杨天锦道:「『至暗之时』前,中州由大梁朝统治,就在梁世宗侯景的
统治期间,中州魔门异军突起,魔帝鬼罗横空出世,威胁到了大梁朝的统治。于
是梁世宗派大皇子候纪率领白道门派前去围剿,不料就在活捉魔帝鬼罗准备要镇
压其法宝时,参与围剿的兰家将门之后兰俊杭突然打断了镇压仪式,将魔帝鬼罗
放了出来,并几乎杀尽了在场的白道掌门,还把那梁朝大皇子也一起杀了!」

  「还有这事?那为什么兰俊杭要放出那魔帝鬼罗,又要杀尽在场白道人士?」
李翰林问道。

  「这还得从兰俊杭未婚妻韩烟雨说起,韩烟雨乃是当时即将卸任的大梁国正
祭司,美貌且善舞。那梁世宗侯景好色,看上了韩烟雨,趁着兰俊杭围剿魔门之
际强纳了韩烟雨为妃。后不知为何魔帝鬼罗就此失踪,而兰俊杭则带着一身魔功
返回大梁国国都宣泰城,杀了梁世宗,夺回韩烟雨,并且踏平了宣泰城。大梁朝
自此分崩离析、四分五裂,这尚未统一的两百多年到处都是战火杀戮,就被后人
称作」至暗之时「,直到唐风桦一统中州才彻底结束。后来的魔门六系分支,据
说就是兰俊杭开创。」

  「若是我碰到这种事情,恐怕我也要将那皇帝给杀了!」李翰林苦笑,自己
的未婚妻洛泱不就是这样离他而去?兰俊杭至少还能把未婚妻救回来,而自己却
什么都没做到。

  「据说,兰家当时极受朝廷恩宠,兰俊杭当时就带着银龙枪和碧海狂林剑两
把神兵,但兰俊杭与韩烟雨在踏平宣泰城以后就消失了,这两件神兵也不知所踪。」

  「原来如此,看来这柄碧海狂林剑的确有些故事。」李翰林道。

  说到这里,杨天锦嘿嘿一笑:「李少侠,在这里能认识你,可是缘分!我越
跟你交谈越是投机,若是李少侠不嫌弃,不如咱们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

  「结拜?」

  经过刚才一番谈话李翰林看得出来这个杨二少并非一般的执绔子弟,而且言
而有信,能够尊重他的话,绝不强求。况且,若是真的与琼华宗沾上边,以后一
些问题还能事半功倍,当即同意。

  杨天锦看了看四周:「可惜这里连香烛都没有,不然咱们现在就可以祷告天
地,结拜为兄弟!」

  「哈,这有何妨,既然是结拜那何必拘泥于形式,有这个意思就行!」李翰
林说着将油灯小心放在床上,又在前放上三包油炸糕,左右两边分别放上手弩和
碧海狂林剑。

  就在床前两人下跪,指天为誓:「今日我等结拜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
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有违此言,天诛地灭,
不得好死!」

  等两人起来,杨天锦笑道:「呐,我虚长几岁就当大哥了,你年纪小些是为
二弟,以后就不要叫我杨二少了!」

  「是,大哥,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杨大哥,受小弟一拜!」说着李翰林就
要拜下去,杨天锦急忙拦住:「李贤弟,无须多礼。」

  等到两人站起,李翰林这才说道:「这碧海狂林剑,还有小弟见过神兵之事,
杨大哥已经知道了,所以小弟希望大哥保密,莫要传扬出去。」

  杨天锦道:「贤弟放心,你既然有交待,大哥就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这油
炸糕若是饿了赶紧吃吧,再过几日就不好吃了。」

  「好,多谢大哥!」

————————————

  此后,这处地方便成了三羊镇唯一的避难所,虽然李翰林与其他人一同出去
多次,试图寻找镇子中的其他幸存者,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好在乌瑟曼准备了
足够的存粮,可以供这里的人撑上更多的时间。

  同样,还没被人察觉出身份的唐夕瑶,接下了缝补衣物的活计,在宫中时,
她的女红就已经非常熟练了。而夏婕曦与神农教的三位长老日日研究攻克怪病的
方子,时不时就要叫李翰林去帮忙,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察
觉而已。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虽然已是早春时节,但三羊镇内已经找不到完好的物资
了,这时李翰林突然想起了唐夕瑶口中的那婚嫁车队,就决定去碰碰运气。

  早晨。

  通往官道上,雪花依旧在纷纷扬扬的飘落。

  一个穿着破烂服装的尸人,浑身颤抖着,一只手已经没了,而仅存的另一只
手仅剩下三根手指。但就算这样,它的手中还是紧紧抓着一只已经冻硬的断手,
试图啃咬几下,可它的牙齿早就已经彻底朽烂,根本没有什么劲道咬下这被冻得
像石头一样的断手。

  突然这个尸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手中的断手脱手而出,就在这时只听「噗」
的一声,那尸人的额头钉上了一支弩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见尸人倒下没有再站起来,一个脑袋小心的从灌木中钻出来,正是杨天锦。
只见他左右望了望,见周围没有尸人,对后面挥了挥手,轻喝一声:「死了!」

  杨天锦握着上了弦手弩,慢慢拨开灌木,一边拭去头上的雪花,一边猫着身
子挪到官道上。几息之后,又有几个人随着他一同从从满是积雪的灌木中钻出来,
分别是李翰林、慕容封寒、荆墨竹、苏璃雪,最后面则是手持钢棍的乌瑟曼和她
手下的五名土匪。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