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月芳菲】(8)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四月芳菲】

作者:sis989796
日期:2021/1/16发表于sexinsex
字数:11682字

                (八)

  吃过酒的左京到餐厅看过帐之后就回了宿舍,一上楼就看到在门口等着的两
个小姑娘用盼望的眼神看着他,左京笑道:「是不是快到点了?别急我这就给你
们开电视。」

  小姑娘们拼命的点着头,屁颠颠的跟着左京进了房间,打开电视正好才放片
头曲,真是一点都不耽误。左京拿了盆去洗澡把两个姑娘留在房间里面看电视,
弄完回来照例被小姑娘把衣服抢走洗了起来,左京也没事做网线还得等几天才能
布好,就拿了两个冰淇淋给她们吃,坐在一起看着大长今。昨天左京也跟着把剧
情给看进去了,所以今天他也跟着看得津津有味,看完一集丁静把衣服洗好了拿
出去晾晒,张洁似乎扭扭捏捏的想和左京说什么,左京看得好笑就主动开口问她。

  「我看你的样子像是有话想对我说,什么事情啊,你直接说吧。」

  「那个……那个左大哥你能帮我和丁静一个忙吗?」

  「哦!你们还要我帮忙?什么事情啊,说说看,能帮我一定帮。」

  「那个就是左大哥你能把我和丁静调到大厅上班吗?」

  「你们在包厢不是挺好的,工作又轻松,大厅那么累忙起来就停不了。」

  「不是的,大厅下班比较准时,虽然累点一到九点肯定可以回来了,包厢就
不固定了,有时候还要留人等着温泉客人过来吃夜宵,经常要到一点钟才能回来。」
左京算是明白了意思了。

  「这样就不会耽误你们看电视了是吧?」

  「哎呀左大哥,你要是太为难的话我们不会再提了,要不先暂时调走等到大
长今放完了你就把我们再调回去也行。」

  「行吧,明天我就让李凡把你们调到餐厅几天,等大长今放完了你们就回去。」

  这时候丁静回来了,听到左京说的话连忙说到:「不行,不行得多在餐厅待
一段时间,芒果台《大长今》放完了后面就是《金枝欲孽》听说也很好看。」

  左京哈哈大笑道:「这个电视连续剧一直都有,而且都很好看,你们干脆就
调到大厅了永远别回来了。算了,算了明天我就让李凡把你们调到大厅去,不过
这两天打扫卫生一去就累得要死,到时候别怪我。」

  「谢谢左大哥了,作为感谢我们以后天天帮你洗衣服,还可以帮你收拾房间
拆洗被子床单。」

  「那我该谢谢你们才是,我最讨厌洗洗晒晒的事情了,有你们帮忙真是太好
了。还有,这个事情别和其他人说,你们来看也可以,音量开小点注意影响,我
可不想一到晚上下班我这里全是一帮子姑娘看电视。」

  「这个我们一定会注意的,我们也不想被人说三道四的。」

  左京看着下一集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在追究刚才张洁的语病,也聚精会神的看
起来了。左京点烟的时候突然发觉这种感觉好熟悉好快乐,就在刚才他似乎把烦
恼全部忘记了,像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和一群同学去实习下班后一起在合租房里看
电视,为了一点小事情而快乐,为了一点小事情而忧伤,那时候左京最快乐的事
情就是每天和白颖发短信……那种短信发出后期待着女神回复自己的心情,实在
是……想到了白颖左京顿时觉得刚才还看的津津有味的《大长今》立刻变得索然
无味了,不过看着两个纯真的小姑娘,左京还是羡慕无比。

  「左大哥,你是大学生吧。」

  「是的,怎么了?」

  「那你在哪里上的大学呀?」

  「在帝都。」

  「哇,你好厉害的,还去过那么远的地方上大学,我只去过长沙一回。那么
你上学的地方好玩吗?能给我们说说帝都吗?还是先说说学校吧,我好想听别人
上大学的事情,我们村里有个在岳阳上大专的男娃,回来后骄傲的不行。问他什
么都不说。你要是告诉我帝都大学的事情,回去就是他要说给我听,我都不想听
了。」左京被缠的没有办法,正好也想排解掉刚才忧郁的心情,就把校园里面的
风景名胜一个个的娓娓道来,两个姑娘听得入了神,当听到她们的伟人老乡曾经
在左京母校当过图书馆管理员的的时候,更是惊讶极了。左京得意的说:「我总
是在图书馆里面一待一整天,就是想多感受点伟人的气息,这种经历可是少有的。」

  「左大哥,我和你说,伟人和我家是隔壁村的,他家祖宅我都去过好多次。
你那个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张洁也是的。」

  「啊!这个啊!真是对不起了,我忘记你两个是湘潭人了,没想到还是同乡。」

  「左大哥,你说了半天那么热闹,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你上的到底是那个大学
呀?」

  「额……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听出来了,就是燕大。」

  「燕大?哇是燕大呀!」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把左京吓了一跳。

  「你们小声点好不好,两个女孩子晚上在男人房间里面尖叫,被人听见了,
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是的,左大哥,我们刚才是被吓到了,燕大毕业的不都是科学家吗?我
看好多科学家都是燕大的或者清大的,你怎么在这里干个小经理呀?」

  「还小经理,现在又看不起经理了,不是所有燕大的都是科学家,也有学习
不好的人混个毕业证书,就像我现在只能在这里干个小经理。好了,电视放完了,
你们也该回去了。」

  左京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谈兴,意志消沉了了下来。

  两个小姑娘也没有发现左京情绪不好,不过自己也觉得很晚了告辞回去了,
只留下左京一个人在黑暗中去追寻那今夜遥不可及的睡眠。

  第二天左京没有去查卫生,他故意多放一天给他们缓冲一下,不然逼人太甚
会得罪人,毕竟以后的工作还要仰仗他们来做,左京把统计出来的所有要买的东
西统统过了一遍,划掉了一小部分,然后带着老黄去县城采购,县城买不到的就
去长沙买,忙碌了好几天总算是把整个餐饮部门都搞得焕然一新了。

  左京也不想邀功什么的,只是通过这几天的忙碌确定了一些事情,蔬菜基地
是可以派人配送的,要什么一个电话他那边配好了送上门就可以了,不用一大早
就去赶早市,蔬菜基地的菜又便宜又新鲜,如果觉得不好可以直接换一家送。

  温泉山庄是大主顾,只要稳定持续的买他们的菜每年十万斤的蔬菜销售算是
稳的了。

  这样左京买菜的工作量就减少了一半了,他还在周边几个批发市场转了转了,
把价格都了解得很清楚。

  现在左京对采购这一块算是心中有点数了,最大的花费来自内宅,徐琳虽然
弄了不少钱,但是内宅的很多东西都是走这边的帐,所以徐琳才有机会能肆无忌
惮的在里面搞钱。

  而且内宅的东西都不入库,入得是内宅的小库房,每年要购买大量的高档名
酒,各种高级食材,还经常空运海鲜过来,山庄的利润大多被这样消耗掉了,左
京也不打算去管这件事情但是他可以从中做些手脚,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李萱诗对这段时间左京的工作非常满意,整个餐饮部门焕然一新,虽然花了
点钱但是左京在采购上面把这些钱给省了出来,还多出不少利润。

  到底是自己儿子,不像徐琳这个家伙就知道从中自己捞钱,李萱诗确实不打
算追究徐琳之前的事情,只要以后左京能把住口子就行了。

  她看完了餐厅就去看看左京,这次出差了十来天所获甚少,岑筱薇也是一样。
眼看着春季生产出来的大量茶油在仓库里面堆积如山,李萱诗也是心急如焚,一
回来就想看看儿子,顺便和左京商量商量。

  李萱诗一进门看到左京的时候就气不打一处来,只见左京自己躺在床上抽着
烟,一个小姑娘在洗着衣服,另一个吃着冷饮,都在看电视,三个人还有说有笑
的。

  这小子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这种农村的妹子有什么好的,虽然长得不
错但毕竟是农村来的,儿子还一次勾搭两个。

  这才几天呀,难道是因为在里面憋的久了,出来有点饥不择食了,想到那天
在家里被左京抓了自己的奶子一把,李萱诗不禁满脸飞红起来。

  那次一定也是儿子憋得忍不住了,不然怎么还抓自己亲生母亲的乳房哪。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左京听到话一看是李萱诗来了,连忙站了起来。

  「李总,您怎么来了?」

  两个小姑娘一看是李总来了吓了一跳,不过也没什么好惊慌的,只是冲着李
萱诗叫了声李总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端走了左京没洗完的脏衣服。李萱诗见
二人离开了就轻轻带上门坐到左京对面。

  「小京,我才回来,过来看看你。」

  「哦,这一趟应该收获不小吧,看你那么辛苦的样子。」

  「别提了,你在这里干的不错呀,整个部门焕然一新,那几个负责人似乎也
很听你的话。徐琳也老是夸你能干,都做没什么大措施,却很快的理顺了工作,
上手非常快。」

  「都是小事情,一共二三十个人没什么难管的。就是事情比较琐碎,看来要
开个饭店什么的我还得再历练一段时间。」

  「我看你是干的不想走了吧,刚才两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你来了半个月就
一下子勾搭了两个,都是农村妹子,虽然长相还行但你是她们的领导,这样传出
去很不好。」

  「我和她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来我这里看看电视,我一个人晚上也怪无
聊的有人陪着说说话挺好,再说我让她们两个一起来就是怕人说闲话。」

  「你那么讨女人喜欢,内裤都帮你洗了,我不信那两个小姑娘对你没意思。」

  「讨人喜欢有什么用?反正没什么事情,她们非要洗我也拦不住。回头我就
告诉她们我是个离婚的男人有两个孩子还坐过牢,保证她们立刻躲我远远地。」

  李萱诗听出左京话里的讽刺和自嘲,知道儿子又生气了,心想自己也是的,
就算左京在这里搞个把小姑娘又能怎么样?他现在是单身迟早也要再找一个人过
日子的。

  「小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些农村来的小姑娘不适合你,你的
眼光我是知道的,就怕你到时候弄出事情来。」

  「农村妹子我看挺好的,单纯又听话,拿自己男人当自己的天。算了不说这
些了,我也有工作的事情向你汇报。」

  「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

  「内宅有个小库房,里面买的东西都是从我这里走账,具体是何晓月负责,
但是字要我签,我签字可以,你买什么我也不干涉,但是盘库我是要盘的,采购
现在成本降低了,你也应该知道,之前的事情我想你不愿意管,我也能理解,反
正我也不愿意管。但是这样不公平,徐琳这里算是解决了,可是何晓月那边却没
人管,虽然你们信任晓月姐,我也知道晓月姐很忠心,那么我来盘个库存,也不
算是对她不信任吧?」

  「这个事情你有没有和她说过?」

  「我还没有。」

  「那你是不是希望我去找她说这件事情?」

  「还是我说,只要到时候你不反对就可以了,毕竟小库房的东西价值十分的
贵重,大库房少床被子,丢几付手套什么的都不算什么大损失,小库房摔坏一瓶
酒就是外面工人一两个月的工资。」

  「这样吧,你这次盘库结束之后小库也交给你管,毕竟我对你是最放心的。」

  「我没法管小库,老是进出内宅不方便,也不值得派一个人去看着,我一周
盘点一次吧,所有东西领用先开单子,我盘点完再签字怎么样?」

  「这样也可以,回头我让何晓月把小库房钥匙给你一把,你放心何晓月不会
有什么意见的。要不小京你还是来内宅住算了,这里上厕所洗澡什么的都不方便。」

  「不必了,我现在住的挺好的。」

  「你可以住王诗芸的房间,她的房间在一楼,我回头派人打扫一下就能住。
我也知道这段时间你和老郝也碰过几次面了,你们不也是没什么吗?毕竟还是一
家人,以后总要相处的,老是这么僵着也不太好。」

  「算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再给我一段时间适应吧。」

  「你是不是舍不得这两个小姑娘?诗芸房间隔壁是薇薇,你去了她一定很高
兴,也可以聊天呀。」

  李萱诗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她是不愿意左京以后和岑筱薇在一起的,要
找也找个身家清白的,所以连忙岔开话题。

  「这样的,其实还有一件大事要来交代你。」

  「大事,什么大事?」

  「老郝没多少时间就要过寿了,目前山庄的后勤和餐饮都是你在管,那么这
次就由你来操办这事情了,我希望你能办好。」

  「从头到尾操办一场大型的宴会是个很有挑战的任务,如果办好了比开一年
饭店学到的东西还多,这个事情我会好好干的,明天我先弄一个计划出来,再做
一份预算,到时候先给你看看。」

  「好的,明天你弄好直接来公司找我,对了要不要给你配台车子?」

  「仓库不是有车吗?」

  「你开个面包车像什么样子,再说仓库的车是要天天用的给你开出去临时要
进货怎么办?给王诗芸配的那台凯美瑞现在没人开,明天你去找郝虎拿钥匙,我
会给他打招呼的。」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傻孩子,跟妈客气什么呀,你要是觉得车不好回头你看上什么车我给你买
一台,直接挂到你名下。」

  「算了,我暂时开这个就行了,这凯美瑞车挺好的。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还要连夜做计划。」

  「你也要注意点,不必那么赶。」

  「郝江化生日我记得也就还有十来天左右吧,现在都感觉有点迟了,所以得
加快进度。」

  「难得你还记得起老郝的生日,我也是这段时间太忙了差点没顾上。好了辛
苦你了,我就先走了。」

  李萱诗出门了,过了不大一会儿两个小姑娘就又偷偷的跑了进来。

  「左大哥,衣服我们洗好给你晾上了。你和了李总关系不错呀,那么晚了她
还来看你。」

  「哦,主要是说些工作上面的要紧事情。」

  「那你还不睡觉吗?为什么还拿电脑出来?」

  「今天可能要带晚了,刚才李总交代了很重要的事情。你们是想看重播吧,
刚才没看完就跑了。」

  「嘻嘻左大哥好聪明的,我们就是这个意思,既然你加班那就不影响你休息
了,我们也正好可以看看重播顺便陪陪你加班,我给你泡茶,张洁去弄点宵夜大
家一起吃。」

  好吧,加夜班的左京这是有点红袖添香的意思了,不过这两个在也好,左京
知道农村办事的规矩多,她们两个在可以向她们咨询一下细节,一问这俩果然清
楚,去年郝叔过寿的时候她们就在了,也是跟着从头忙到尾,所以对流程十分的
熟悉,左京的计划搞的十分的顺利。然后在根据这个计划做出了一份预算出来,
他目前对市面上的各种商品价格十分的熟悉,做个预算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快到凌晨的时候左京已经完成了,两个小姑娘早就回去睡觉了。左京抓紧时间睡
了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拿着优盘跑去打印,招呼了老黄让老黄今天自己去进货。

  现在左京联系好了几个固定的供货商,提前预定好东西,老黄直接去取,回
来入库的由左京查验,进厨房的则厨房弄了个磅秤过磅,左京不在就由李凡过磅。
基本可以放心,左京也不在乎缺个一斤二两的,老黄就算占点便宜什么的也不会
十分过份。

  李萱诗已经去了公司,左京只好跑去找郝虎拿车钥匙,郝虎正和郝叔在一起,
左京之前碰过几次郝叔都是远远地看到了,就直接避开,今天是不可避免了要面
对面了。其实郝叔也躲过几次左京,今天他没想到左京会直接找过来。

  左京知道这次碰面无法避免,就是这次躲过去了以后还是要碰面的,不如干
脆点,就大步向着郝叔走了过去。郝叔这会儿突然看到左京过来是有点怵的,左
京昨夜没睡好,眼睛红红的,脸色也不大好看,这在郝叔眼里就是现在左京正面
色不善,双目赤红的向自己走来,手上拿着一卷白纸,难道左京在白纸里面裹着
一把刀?郝叔有点两腿发抖了,别看他真打起来可以两三个小伙子近不了身,但
是现在却被左京的一股杀气给笼罩住了,坐在太师椅上动都动不了。郝虎见状知
道不妙,但是他的角度是能看清楚左京手中就是一卷白纸,但也不知道左京有没
有恶意,连忙上去挡到郝叔前面:「大少爷,你有什么事情吗?」

  左京刚才也是看到郝叔一开始那嘚瑟的样子心中有火就情不自禁的靠近了他
几步,现在被郝虎一打岔算是恢复了理智,连忙答道:「郝虎哥,我是来找你的。
能出来一下吗?」

  「好的,大少爷我这就和你出去。」

  郝虎连忙就和左京出去了,不过左京临走的时候冲郝叔点了个头打了个招呼,
算是给了郝叔一个面子。郝叔的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下来,心想夫人还真是有
办法,就这样了还能让这小子听她的话,不过刚才这小子的眼神着实让人害怕,
他肯来这里一定是别有用心,万一他准备伺机报复自己可不能不防他,最好把他
赶出去,可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啊,只要他没什么大错就没办法让他走,郝叔也天
天派人盯着左京,但左京天天忙于工作根本没什么毛病可挑。看来这事情要找人
商量一下才行,郝叔也知道自己现在一个人对付了不了左京了。

  这时候郝虎回来了。

  「虎子,他找你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还避着我?」

  「哦,没什么事情,昨天夫人让我给他一台车开,就是王经理以前的那辆车,
我出去一趟把油本、行驶证和钥匙给了他。」

  「妈的,那辆车我还准备给郝杰开的,没想到这小子先打起了主意,真是败
家子成天像苍蝇一样盯着家里的东西不放。」

  郝虎心想二叔你刚才怎么不当面说这话,不过嘴上是连声附和着郝叔。

  「虎子,你去把小何叫来,我有话对她说。」

  郝虎连忙出去找何晓月去了。

  左京来到公司,给李萱诗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就被前台给带到了李萱诗的办
公室,进门的时候左京看到李萱诗在打电话,就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等着。李萱诗
在电话里面和客户磨破了嘴皮又是烧香又是拜佛,但是最后还是气呼呼的把电话
用力的挂上了。坐在那里生了一会儿闷气,此时李萱诗生气的样子十分美艳,胸
口深邃的乳沟不停的起伏着,脸色也是白皙中透出一抹艳红,真是好看极了,左
京想起小时候李萱诗对自己生气的时候也是这样非常的好看。心中又是一阵子感
慨,连忙站起来把手中打印好的计划书和预算表递了上去,李萱诗这会儿心情不
大好刚才又黄了一笔单子,出差时候在人家那里当面都说的好好的,一回来就立
马变卦,自己还花了钱和功夫,全部都白瞎了。这会儿看到左京来也不好发作,
看完了左京的计划书和预算表后她不置可否的放在了一旁。

  「小京,要不你直接来公司做我的助理吧。现在缺人手,业务上面忙不过来,
我岁数也大了又是个女人,老在外面跑不是太好。你来了可以分担不少事情,你
总是在山庄里面搞后勤有点大材小用了。」

  「妈,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还没到时候,我才来也没几天,这样已经升的
很快了,现在山庄后勤我是一把抓,还没有完全的理顺。你要我来帮忙最好再等
等,最起码也得等到这次办寿宴以后,不然郝家人会不服气的。」

  「也是,这次要是办的好,我提升你就是名正言顺的了。山庄算是内,公司
算是外,你先把内部弄好再去对外也是个正确的思路,这里我就再坚持几天吧,
现在旺季马上要过去了,也忙不了几天了。对了我看这个计划和预算都不错,我
批准了,你就按照这个来就行了,内宅的几个保姆佣人也归你调遣,这次一定把
老郝的六十三大寿给办好,让他脸上有光,后面的好多事情也好办了。」

  「知道了,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宾客数量统计好就赶紧告诉我,这个可不
能耽误。」

  「我回去和老郝商量一下,尽快告诉你。要不你别急着走,让薇薇带你在公
司看看,先熟悉熟悉,你中午请薇薇到县城吃个饭,我给你钱,这回薇薇谈成不
少单子,可是立了大功了,但是我看她心情却不太好,你去问问怎么回事儿。」

  岑筱薇的心情不好就是因为左京来了以后对她一直不理不睬的,每天给左京
发很多信息左京只是应付的回复一两条,左京也从来没主动找过她,她倒是去左
京那里两次了,不过每次说不了几句话左京都是急急忙忙要出去。很显然左京对
岑筱薇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李萱诗早就看出这一点了,但是没办法还是让左京出
马陪陪岑筱薇,让这个现在的得力干将恢复一下战斗力。左京很不情愿这件事情,
推脱了半天也没有推脱掉,最后勉强带着岑筱薇走了。

  李萱诗看着两人离开了,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小京对薇薇的事情应该
是知道的,不然他对那两个小姑娘那么好,却对薇薇不假辞色是怎么回事。自己
那时候也是太糊涂了,任由郝江化乱来还帮着他,不然现在薇薇倒是个做儿媳妇
的不错人选。不知道小颖现在怎么样了,好久也没联系了,两个孙儿也好久没看
见了真是有点想了。

  岑筱薇和左京出去找了一个新开的地方胡乱吃了一点,左京兴趣缺缺的像例
行公事一样,导致岑筱薇情绪也极端不好,但是她没办法在左京面前发作,吃完
饭后左京突然却对她业务上的事情来了兴致,一直问她详细的情况和细节,这次
岑筱薇也算是花了心思和功夫了,也很愿意分享自己成功的经验,左京爱听她就
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左京不时地插几句嘴谈谈自己的看法,顺便小小的捧几下
岑筱薇,事业成功的满足感和心上人的夸奖总算是让岑筱薇高兴起来了。一时兴
奋说了不少东西出来,比如自己和李萱诗的一些趣事,还有王诗芸的一些往事,
对王诗芸的事情岑筱薇还是有点难受的。

  此前岑筱薇经常因为争风吃醋的事情和王诗芸找茬,也和白颖起过矛盾,她
是打心里瞧不起这两个出轨的女人。本来她一直想找机会把白颖的事情透露给左
京,但是最后还是因为李萱诗的缘故忍住了,她知道这事情一旦公开郝家直接会
灰飞烟灭了,那么李萱诗下场一定很惨。可惜后来还是东窗事发了左京一怒之下
差点捅死郝叔,要不是王诗芸砸了左京一花瓶,左京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执行死刑
了,捅死一个国家干部,一定是故意杀人罪。再后来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王诗芸,
所以王诗芸和郝叔的事情也就曝光了,黄俊儒和她离了婚。那段时间王诗芸的情
绪非常不稳定,所以李萱诗就让岑筱薇进入公司帮忙,岑筱薇没想到王诗芸对自
己非常好,工作的事情对岑筱薇是手把手的教导,完全不计前嫌。岑筱薇也是很
感动,非常后悔以前的幼稚行为,所以两人的关系后来变得很好。这次王诗芸突
然失踪岑筱薇是非常难受的,岑筱薇一直想和王诗芸联系上,她也想了很多办法,
这时候提到了王诗芸岑筱薇不由得向左京打听了起来。

  「京哥哥,我听说你和王诗芸一家很熟悉,在帝都也聚过,那你对她家的情
况了解吗?」

  「怎么,你那么关心她?」左京心中一惊。

  「是呀,我觉得就是真的和前夫复合至少说一声吧,发个邮件打个电话很难
吗?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情况发生,或许那个前夫把她扣在了美国也说不定。」

  女人可怕的第六感让岑筱薇的猜想实际上已经接近了事实真相,听得左京有
点不寒而噤,这他妈布了那么大一个局,直接被这小丫头乱猜到了,虽然她没有
证据但是要是有心一定会有办法的,万一她去找王诗芸的家人怎么办?虽说事情
办得非常小心谨慎但是并非天衣无缝,有人一直追查下去总也是个麻烦,至少现
在不能有这个麻烦。

  「除了你,还有谁觉得不对劲?」

  「没有了,就我一个人,包括干妈干爹都不关心了,就一开始着急了几天,
后来就渐渐地好像忘了诗芸姐这个人了。」

  「所以,你就来找我商量这件事情。」

  「是呀,现在我是没有线索了,公司档案里面有她家的地址和固定电话,我
打过去那边说是房子已经卖了。我想去报警,可是我和她非亲非故的,派出所也
不会受理,何况也不是在这里失踪的。我想你会不会知道他们在帝都有没有亲戚
什么的,找到父母最好,能够把情况问清楚就好了。」

  「这个,以前我们是在帝都见过面,但是我对他们家也了解的不深,而且王
诗芸失踪的事情我也是来这里才知道的,我妈其实也很关心这事情,我一来她就
问过我了。」

  「那你和她是校友,应该能从同学录里面问问,说不定有她的好朋友了解她
家里的情况。你就帮我问问好吗?」

  「这个……我和她不是一届的,也不在一个群里面,只能试试了。」

  「太好了,京哥哥,你一定要帮我问哦。」

  左京心里别扭极了,真是好死不死的怎么提到王诗芸了,这下岑筱薇缠了上
来而且看她好像下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才行,这可怎么办?

  「那个,时间差不多了,你也知道我现在一大堆事情要做,你也回公司吧。」

  左京结束了和岑筱薇的约会,就把岑筱薇送回公司,自己开车回山庄。一路
上左京想着刚才的事情,现阶段只能先拖着,反正理由多的很。但是岑筱薇要是
一直这样追查下去,一定会有麻烦的,她经常出差要是哪天去了帝都,顺便报个
案或者碰巧找到了王诗芸的家人,那就完了,看来后面就要想办法把岑筱薇给尽
快处理掉了。想到这里左京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串钥匙,这是刚才从岑筱薇包里面
摸出来的,这个是左京在里面和一个惯偷学会的扒手技巧,这次还是第一次运用,
不过也是没什么难度就是了,他帮上厕所的岑筱薇拿了会儿包,就顺手把岑筱薇
的钥匙给偷走了。左京想想掉头直奔县城,先找了个地方把岑筱薇的钥匙全部配
了一把。赶紧又往公司跑,果然岑筱薇正在到处找着自己的钥匙,看到左京给自
己送了回来,连忙道谢。

  「我在车上看见的,一定是你的吧。怕你着急所以赶紧给你送来,没耽误事
情吧。」

  「真是谢谢你了京哥哥,你晚上给我就行了,那么辛苦的跑一趟真是不好意
思。」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你忙吧。」

  左京赶紧又回了山庄,到了山庄已经很晚了,左京回去之后把一个大箱子拿
了出来,赶紧出去忙事情去了,一天没回来一大堆事情等着自己要做。等一切忙
完了也很晚了,左京回到宿舍里面,今天两个姑娘照例在门口等他回来看电视,
左京就把她们让了进去。等到金枝欲孽放完之后,左京等人一走立马把箱子打开,
把里面的几个器材拿了出来,这些都是在帝都的时候弄到的,小路哥出了很多力。
这一点左京很是感谢他,最后小路哥也没有要左京一分钱,左京只好去专卖店买
了一个最贵的打火机送给他。

  左京知道有人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首先从昨天李萱诗和自己说的话来讲,
李萱诗是知道自己的工作情况的,这是正常的,下面一定有人每天向李萱诗汇报
自己的工作情况,比如那个李凡,他其实是李萱诗家里的一个远房亲戚,左京老
早以前见过他两回,他以为左京不记得他了,其实左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这是
左京的一个本领。但是郝叔那里也一定派人监视着自己,左京就想知道这个人是
谁了。但是这个事情一时半会也很难找出这个人来,左京也暂时没什么小动作要
做,所以也不着急。还有就是感觉何晓月也在找机会探查自己,而且看自己的眼
光很是堤防,说话也很有分寸和技巧,客客气气的,但总是觉得她对自己有一丝
防备,今天自己去拿小库房钥匙,顺便给她出货单的时候,嘴里面就含糊的嘀咕
了几句。左京没有和她计较,拿了就走。

  但是现在的确是要做点什么了,岑筱薇的情况已经是有点紧迫了。左京本来
这个方法是要对付别人的,现在只好拿出来提前使用了。

  第二天上午,左京就借着盘点小库房的名义来到了内宅,今天人都出去了,
只有两个小保姆在,左京正准备说明自己的来意,没想到小保姆可是认识他的,
直接就说大少爷你随意吧,不用和我们招呼。

  左京就直接去了小库房,左京根本没有好好盘点,而是看着四处无人用配好
的钥匙打开了岑筱薇的房门,偷偷的溜了进去。在里面左京找到了几个合适的地
方安装了三台针孔摄像机,弄好之后就又偷偷的出去了。左京直接向门口走去,
看到小保姆就到招呼道:「今天是来盘库的,可是刚才来了个电话有事情要我去
处理,所以只盘了一点点,你们和何晓月打个招呼就说我明天还来。」说完就径
直走了。

  到了晚上左京让两个姑娘在自己房间里面看电视,自己一个人走到了内宅小
楼的附近,端起了一个袖珍望远镜窥视着岑筱薇的房间,虽然岑筱薇的窗户上面
挂着厚厚的窗帘但是可以看到里面的灯光透出来。等待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是一
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了窗帘上面,过了一会儿另一个黑影也出现了,很快两个黑
影就重叠在了一起。左京满意的就准备离开了,放置的针孔摄像机可以连续拍摄
十八个小时,上午十点钟左右放的,可以录到凌晨四点。明天继续去盘库,到时
候找机会把机器拿回来。

  左京回来的时候,因为刚才干的偷窥的事情难免心里有鬼,就尽挑隐蔽的地
方走,谁知道走到一处树丛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女人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从树丛后
面绕了出来,左京一闪身躲到了一颗大银杏树的后面,山庄里面青年男女很多,
这种私下幽会的事情不罕见。左京只想等那女人走了再出来。只见那女人身材窈
窕,衣着时尚,打扮的也很精致。只是夜色中看不清楚面目,左京心中一动,这
个女的看打扮不像是打工妹子,倒是像个有钱人家的女子,但是这山庄里面有钱
的也就那几个,难道是何晓月或者徐琳?左京就默默的盯着那女人离开等走到一
处有路灯的地方终于被左京拿望远镜看清楚了,原来是她。

  左京站在树后一直没动,看清楚是徐琳以后,他就想看看和徐琳幽会的那男
人是谁。料想这种事情男女不会一起离开,都是一先一后的走。果然过了几分钟
就闻到了一股烟味,一个粗壮的男子叼着一根香烟从树丛后面走了出来,左京看
的很眼熟,但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左京向山庄外面走去,左京就鬼鬼祟祟的尾随在
后面,直到那人进了停车场里面,停车场的灯光十分的明亮,左京不好跟着过去,
就到出口举起望远镜等着那人开车出来。不一会儿一辆奔驰开了出去,左京一眼
认出这是郝龙的车,他以前坐过这辆车子,那么刚才觉得眼熟现在一想还就是郝
龙。原来这两个居然勾搭成奸了,这个事情可以好好利用一下了,完全是一个制
造内部矛盾的好机会。左京觉得今夜的收获太大了,心情十分的愉悦的回到了宿
舍,心情大好的左京就把冰箱的啤酒拿了点出来,自己边看电视边喝着,旁边的
小姑娘不高兴了。

  「左大哥,你怎么一个人吃独食呀。」

  「额,我这里你们想吃什么不都是随意吃吗?怎么又说我吃独食了?」

  「那你一个人喝酒为什么不招呼我们两个呀。」

  「这个你们两个小姑娘陪我一个大男人喝酒算什么回事?再说你们还小不能
喝酒。」

  「切,我在家里虽然不能上桌,但是白酒也是经常喝的,而且我的酒量还不
错的。」

  听到她说酒量不错,左京就更不敢和她喝酒了,连忙一口把易拉罐里的啤酒
喝完。

  「那,我其实刚才拿错了,喝完这个就不喝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也都回去
吧,明天好多事情的。」

  左京看着两个小姑娘十分败兴的离开了房间,心里感到很好笑,在这里每天
和她们一起看电视的时间就是自己心情最轻松的时候。虽然左京不愿意和她们一
起喝酒,但是左京心里对她们十分的感谢,暗自打算等事情了了,就找同学朋友
托关系看能不能给她们在长沙找个好点的工作。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