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女神之踏浪江湖】(第8章 亦母亦女亦娇妻 第9章 心伤第10章 心难耐 绿母 绿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童话
2021/08/02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9,803 字

           ***  ***  ***

  夏日都写完了,这几天就连续发出来。

  没什么想说的,献丑了。

  希望大家能多多回复,给出指点和建议。

           ***  ***  ***

            第08章:亦母亦女亦娇妻

  「哐…哐哐哐..。」这是我的暗号声,倩姐听见一定会给我开门,但是等了
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开门,「倩姐?」我打破和倩姐之前的约定,拍门大声询问,
仍然没有回音,「嗞~」门自行开了,原来门没有锁,进到外屋,又进到里屋,没
有人影,而且桌子、椅子是凉的,说明好久没人坐过,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就连
饭后小二换上的烛灯也没有用过,说明屋里至少有两个时辰没有人休息,难道真
的去找魏云飞了?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距离魏云飞屋外十几步的地方,就隐约听力里面有女人呻
吟之声,声音很小,但一定是呻吟声,这个我不会听错。我真是无名火冒三千丈,
倩姐居然真的和这小子通奸,她对得起我家父吗,我手中的烛灯把手已经让我碾
碎,浑身气的发抖,就在我将将踹门而入时,理智战胜了癫狂,我要是这样进去,
他们可能会立刻分开,然后再来个死不承认。所以我要提前知道证据,只要他们
抵赖,我就把他们做的动作都说上一说,让他们没脸见人,甚妙。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锁好房门之后,回到里屋床上,掏出我的护心镜,不,
应该是望月偷天镜,此镜可以通过体内灵气操控,代替人的眼睛去查看周围情况,
只要灵气足够,窥伺百里之外都可以,可惜我只能操控在几十米之内,而且坚持
不了半个时辰,最可气的就是,每次激活此镜,都要先消耗我体内二成灵气。

  经过两个月的打坐,我体内的灵气刚刚积满,平时在山上只用一两天就可以,
现在居然用了两个月。

  「开」我一边口念法术一边往宝物里面输送灵气,看见了,我在镜中看到了
自己在看镜子,可笑。镜眼随着我的操控开始向外飞去,穿过房门,经过走到,
经过连廊和楼梯,来到魏云飞门外,我呼出一口气,要开始了,我不能激动和生
气,赶快运起「无情心法」避免因为妒忌,不,是替家父生气,而导致自己血管
崩裂。

  眼睛穿过大门来到外屋,地面上都是衣服,男人的大褂女人的肚兜和裹库,
衣物都在这里,说明人是在外屋被脱光衣服的,我的「无情心法」开始不受控制,
全身上下打颤,差点把偷天镜摔到地下。

  往屋里看去,先是两双大腿,一双大腿偏黄色,不胖不瘦,上面长满黑毛,
一看就是男人的大腿,也就是魏云飞的大腿。另一双大腿那叫一个美,雪白的皮
肤、光滑的肌肤,嫩的流油,劲爆的肌肉,纹理清晰。

  哈,这不是倩姐的大腿,倩姐喜欢穿精短丝绸裤,我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她的
大腿。倩姐的大腿比这条大腿要修长一些,肌肤也更白、更嫩,虽然这条大腿已
经很不错,但是比起倩姐大腿,还要大巫见小巫。

  悬着的心情总算放下,继续往上看,他们是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就看到一
条丑陋的弯曲猛龙在白嫩的小穴内进进出出,我不得不说,魏云飞的阳具确实有
本钱,虽然只是十六岁的孩子,但阳具却不比王大山的那个「锤头」差半分。

  在向上看,两个白里透红的乳房,真大,这个乳房是不输给倩姐的,两个月
前刚偷窥过倩姐的裸体,那个乳房还记忆犹新,只是这个乳房没有倩姐坚挺,乳
晕也要深一些。

  然后是雪白的脖颈,整体来说,此女子身材也算是上等,毕竟倩姐是我家父
用上等天然草物「精心」喂出来的。

  当初将倩姐和秋香妹妹带回山上之后,家父准备了很多名贵草物,让她们浸
泡身体,外敷体表,内服吸收,体内不良毒素排出,外表容光爆发,经过十年的
调理,才换来的两个绝世美人。所以,这女子能有此等傲人的体质,也算是非常
不错。

  在往上瞧去,额~,穆夫人,我早该想到,在这个客栈里,能与倩姐的武功境
界和身材有一拼的,只能是穆夫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穆夫人说是母子,那
他们现在就是乱伦。但是,倩姐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可能是在世俗中修炼的修真
者,那穆夫人就像是秋香妹妹,给我陪睡,和我双修的人。或许两者都不是,但
可以肯定的是,穆夫人被魏云飞操的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她双眼已经翻白,面
部白痴样,口水恒流到脖颈。

  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有多大,从魏云飞的动作上就知道声音一定不小,就看
到魏云飞拿起一件白色丝绸肚兜塞进穆夫人的口中,既防止淫声浪叫,也能稀释
口中津液。

  咦?刚才在外屋看到一件丝绸肚兜和其他衣服都丢在地下,怎么又出现一件
肚兜,而且很熟悉,好像与倩姐的肚兜是同一样式,难道成熟的美人都喜欢穿同
样式的肚兜?无所谓了,反正床上的女人不是我的倩姐。

  虽然魏云飞和穆夫人的操屄很精彩,但是我还是收回了宝镜,毕竟这个宝物
太消耗灵气,这一会儿功夫,就让我消耗了五成灵气。

  在我将将收起偷天镜的时候,才想起来,应该用宝镜去看看秋香妹妹,我的
秋香妹妹是多么温文尔雅、古朴典雅,要是在世俗中,那可是不可多得的贤妻良
母,处处为我着想,只要对我有用的、有利的,她一定想尽办法做达到。

  可是,这个时候,她早就应该上床休息。刚才阮玲珑说看见秋香妹妹从客栈
掌柜房间那头走过来,我认为只是巧合,因为她并没有看见秋香妹妹从掌柜房间
出来,只能说是,秋香妹妹刚好路过掌柜房间,恰好让阮玲珑看见。

  以秋香妹妹的细心,如果真的和掌柜及掌柜儿子…放屁,秋香妹妹怎么会和
客栈掌柜在一起,她图什么,对她能有什么好处!还是留一些灵气吧,时候不早
了,我明天早上还要去刷茅厕。最近,客店掌柜的有些异常,时而让我干些轻松
的活,时而又让我干些又脏又累的活。

  ……

  红颜、巾帼、气质高雅,这是对倩姐的简单描述,她总喜欢白霞披肩,无袖
丝绸和到大腿根部的短裤,还有白色侠服,因为白色可以让人清醒,因为白色可
以看出一个人的素雅,倩姐就是这样,总是以白色出场。

  倩姐来了,一双迷人的美神凤眼,直逼大厅所有人心,一双劲爆又带有美感
的肌肉大腿勾人眼球。

  「叮~」无剑大侠的保命佩剑落到地上,他自己居然还不知道,因为被倩姐迷
人的风范所吸引。

  「当」金眼盲侠的碗碎了,他自己居然看不见,因为他是瞎子,他的听风耳,
被倩姐的畅柔行走声所吸引。

  「咚,咚」志坚和尚与不移和尚的木鱼同时脱落,他们觉得已经不需要了,
因为他们决定还俗。

  「…..。」

  「君弟,好好修炼心境,你所遇到的、见到的、听到的,都是世俗间正常发
成的。」倩姐撩人的说话,仿佛是在勾引我仔细看她,我假装低头收拾茶具,要
是与她直视,我的心会被勾走的。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就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可是我发现个问题。

  倩姐好像没有穿肚兜,因为她的侠服中间两侧各有一个小凸起,凸起周围就
是鼓胀,鼓胀的地方就是乳房,而凸起的地方分明就是奶头,没错,就是奶头,
倩姐怎么不穿肚兜?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倩姐的倩倩背影已经走到客栈门口,紧随其后的
是一个健壮的男孩,这个魏云飞真是阴魂不散,天天跟着倩姐,今天晚上,我要
找倩姐好好谈谈,让她注意点魏云飞。

  倩姐已走,大伙又恢复往常理智,有叹气、有跺脚、有嫉火、还有羡慕,谁
都想过去与美人搭讪,但是,谁都知道,那个美人不好惹,隔空释放真气,也只
有一派宗师才能达到的境界。

  一位美人刚走,另一位美人就进场。

  温文尔雅,笑容古朴典雅,一笑万花羞,这是对秋香妹妹的简单描述,她穿
着丝绸柔鲜,就像万花丛中最娇艳。如果她有灵根该多好,我就不会在把她当做
我的双修炉鼎,而是直接迎娶她做我的娘子,虽然我已经把她当做我的娘子。

  但是,我不知道秋香妹妹把我当成什么,对我亲、对我爱、她一心想让我尽
快修炼成仙,去飞升仙界,这哪有这么容易,听家父说,当今的修真派,在最近
的千年内,没有一个飞升成功,都被天雷劈死了。

  可是,秋香妹妹认为我一定能成功,所以,只要是对我有用的东西,她都一
定想办法给我弄来,只要对我修炼有用,她会想尽办法去做,我知道她在我背后
付出的辛苦,只要对我好,她可以做任何事。

  就像现在一样,我要进入世俗修炼心境,需要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所以,客
栈小二的位置,对我来说是非要重要,就是秋香妹妹的功劳,是她去找的客栈掌
柜,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我稳稳的套上名副其实的店小二。

  秋香妹妹淑女的坐下,大厅之内,所有男人又重新焕发光芒,都像王八一样
往我们这里探头。

  「少爷,在这里干活累不累,心境修炼的怎么样,客栈掌柜的对你好不好?」

  秋香妹妹给了我魂魄三连击,早上刚清理完茅厕,又在擦桌椅,滴水未进。
想到你和倩姐对我如此只好,我无情心法不仅没进步,反而退步不少。还有那个
掌柜的,我终于看明白了,只要看见你出现,就要给我找更累的活干,然后逼你
去找他求情。

               第09章:心伤

  秋香妹妹给了我魂魄三连击,早上刚清理完茅厕,又在擦桌椅,滴水未进。
想到你和倩姐对我如此只好,我无情心法不仅没进步,反而退步不少。还有那个
掌柜的,我终于看明白了,只要看见你出现,就要给我找更累的活干,然后逼你
去找他求情。

  「少爷,为了你心境修炼,我什么都愿意做,只盼着你尽快完成,然后我们
回山,等你继续将心法练到大圆满,飞升就指日可待。秋香什么都不求,只求少
爷走到哪里都要带着秋香。」

  秋香妹妹说的让我有些苦涩,哪有那么容易,家父说过,根据家族史记记载,
就算心境修炼非常一切顺利,也需要三五年,如果不顺利,十年八年甚至几十年。

  我伸手刚想掐掐她的脸蛋,算了,手太脏,而且周围几十双眼睛恶狠狠的盯
着我,要是真掐下去,指不定有人故意说我调戏美人,从背后给我几刀子,就算
我是武者中位,也抵不过这么多拳脚。

  看着秋香妹妹对我顽偶一笑,我心要融化了,太美了,我抵御不住倩姐的美
神凤眼,更抵御不住秋香妹妹的倾城一笑。

  咦?秋香妹妹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还有两个手腕上也有深深的勒痕,
这是怎么回事?

  秋香发现我在观察那些勒痕,急忙紧紧衣领,盖住脖颈,抖抖袖口,遮住手
腕,说道:「我在贤淑小苑喜欢了一串项链和两只手镯,试着佩戴了一会儿,没
想到,尺码太小,给我都勒出痕迹,我也只好匆匆作罢。」

  「小二,去所有客房,把每个客房的马桶大粪掏干净,然后把马桶涮干净,
眼里一点活都没有,还干小二,哼!」客栈掌柜又来找茬,每每看见我与秋香走
近时,总要出难题。

  秋香妹妹给我一个慢慢的眨眼动作,好像告诉我,「你就坐着休息,一切有
我。」

  就看见秋香妹妹走向楼梯下面的小门,那里是通往库房的昏暗小道,秋香妹
妹站在门口朝着客栈掌柜勾了勾手指,客栈掌柜就像丢了魂的走过去,并跟着秋
香妹妹一起消失在门后。

  客栈掌柜绝对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秋香妹妹告诉我,只要我被掌柜的欺负,
她就会给点好处,或多或少的拿出一些银两出来,或者拿出一些世俗认为的上好
药材。实际上,不论金钱银两或者上好药材,我们山上要多少有多少,这次就知
道世俗间需要这些东西,秋香妹妹特意带了很多,放入了她的宝物、袖里乾坤袋
中。

  ……

  天色已经暗下,客栈里的客人都已经回屋入睡,怎么倩姐和魏云飞还没回来,
往常在天暗之前,他们就会回来,真是让我生气,我一定要好好和倩姐聊聊。

  嗯?回来了,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倩姐在前,魏云飞在后,我先去倩姐房
间等着她,必定要让她远离魏云飞这小子,他让我感到不安。

  我就坐在外屋的椅子上,只要倩姐进门一定能看到我,可是等了将近半个时
辰,怎么倩姐还没有进屋,这不正常,我又重新走到大门口,看着客栈大门已经
紧闭,这说明倩姐他们已经进来并关上了大门,那只有一个可能…魏云飞的房间!
我突然想到,他们可能去了魏云飞的房间。

  家父说过:「没有证据的指责就是诬陷。」

  所以我回到自己的屋内,关好房门,坐到床上,解下胸口的护心镜,对着镜
子,口念法术并且将灵气源源不断的灌入,镜中又看到我自己在看镜子,然后控
制镜眼飞到魏云飞的房间。

  魏云飞的房间并没有完全关上,两扇门之间有一根手指宽的缝隙,我正好可
以偷看里面,其实我不需要通过门缝偷看,我控制的偷天镜可以虚空穿过房门,
可就想去通过门缝往里偷看,这一看,差点让我五脏紊乱。

  就看到一个披着白色侠风的女人背对着我,跨坐在魏云飞身上,与魏云飞面
对面。魏云飞坐在椅子上,后背靠着椅背,面向着房门口。

  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女人的后脑和风衣,女人的其他部位都被风衣遮掩住,
我还能看见魏云飞的面部、一点肩膀和他的大腿,至于他的双手,我不知道在干
什么,但是,看肩部的动作,好像双臂在画着圆圈。

  我的心要碎了,仅从秀发和后脑,还有最明显的白色侠风,我就确定这个女
人就是倩姐,我心爱的后母、我暗喜的女人。

  倩姐,你即是我的后母,也是我的人生导师,在懂事以后,家父时常闭关,
都是你在照顾我,我将你看做自己的大姐,也看做自己的母亲,你怎么可以做出
如此不好之事!

  虽然隔着侠风看不到他们在做些什么,但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他们在交媾,
用女人主动的姿势交媾。魏云飞是坐在椅子上,他没法上下移动。不知道倩姐是
坐在魏云飞腿上,还是蹲在他腿上,总之,倩姐身体上下摆动的特别大,我知道
为什么,因为魏云飞的阴茎很长,我之前见过。

  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我能看出来,倩姐在仰头喘气,一定是被操的
舒爽至极,因为秋香妹妹和我双修之时,就是这个姿势,在她无比兴奋时,就会
摆出这种仰头喘气的姿势。

  我现在就要去阻止他们,我要踹开房门,骂他们个狗血淋头。就在我气的要
摔掉偷天镜时,无情心法自动运行,在我体内霸占各个穴位和经络,我已经无法
控制自己,就像个木头人一样,血红双眼直直盯着偷天镜中映出的画面。

  就在我认为,一切都要在隐藏的淫秽中结束时,魏云飞的双手出现在侠风下
面,他双手撩起侠风,抓住倩姐两瓣丰满圆臀使劲蹂躏,又使劲拍打,光滑的臀
部之上,都是红色的拍痕。

  终于让我看到了,倩姐是蹲在魏云飞腿上,一个粗长的阴茎正插在水渍慢慢
的肉穴中上下耸动,是倩姐主导一切,魏云飞只是被动接受,倩姐抬起臀部,当
龟头几乎完全出来时,又狠狠将臀部压下去。

  只是看上几眼,侠风又自行落下,只能看见侠风后面一阵阵鼓动。这是为什
么,仅仅两个多月,我的倩姐会和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进行操屄。我突然想起秋
香妹妹的话,她说:「男人女人都一样,男人有情欲,女人也有情欲,倩姐是女
侠,也是女人,既然是女人,就一定有情欲,只要到了点上,一定会找地方泄欲。」

  我当时并不理解,因为山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倩姐从来没有找过我发泄情欲,
只是每隔几个月,都要下山十几天去散散心而已。现在我只能这么理解秋香妹妹
的话,可能是倩姐实在忍不住身体寂寞,所以才找魏云飞通过操屄来发泄,真心
碎。

  我现在身体无法动弹,根本不能去阻止他们的苟且行为,而且,「无情心法」
自动在身体内运转,虽然感觉不到什么无情,甚至…甚至…我的阴茎居然不知
不觉的耸立起来,而且非常坚硬,真的好丢了脸,看着倩姐和家父以外的人通奸,
我居然还能爆阳。

  白色侠风后面,倩姐的上下动作不快也不慢,我能感觉到倩姐在充分享受操
屄的感觉,每次做到最底下,倩姐都是舒爽的抬头喘上一口大气。倩姐还时常低
头下看,她一定是在瞧瞧自己的骚屄是如何吞下巨物。

  突然间,倩姐失控的坐下,死死的搂住魏云飞的脖子,可以看见倩姐在白色
侠风后面连续颤抖、不停的抖动、快速的癫痫,倩姐高潮了,她自己把自己搞高
潮了,但不是用自己的手指,而是一根活生生的粗大阴茎。

  魏云飞笑了,笑的很淫邪,在嘴唇在倩姐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倩
姐摇了摇头,然后魏云飞又说了些什么,倩姐还是摇头,说来说去,倩姐最后才
点头。

  就看到高潮后的倩姐,慢慢的从魏云飞的腿上下来,然后跟着魏云飞走向里
屋,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白色侠风后面进行的,我看不见他们的身体,看不见倩
姐完美的躯体,只看见他们消失在外屋。

  我的镜眼楞在那里久久,我是修真之人,俗人的七情六欲对我来说,都是要
消磨殆尽,我黄家的「天人合一心法」练就的是「无情」任何事情看在眼中都要
无情无动。

  家父说过,黄家心法练到大圆满时,既六亲不认,心如苍天看凡间,可真是
这样吗?现在无情心法就在我体内游走,让我无法动弹,为何我此时的心情不仅
澎湃如海,而且阳具还硬如磐石,这完全与心法的宗旨相违背。

  我的思绪有些混乱,心态已经不辨是非,不知道是极度愤怒导致,还是激情
澎湃作祟。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是我还可以通过灵气去操控偷天镜移动。

  我控制着偷天镜飞到里屋,突然出现的场面让我有些头脑眩晕,这还是一个
幽幽少妇做的事情吗?还是一个侠客上位女侠做的事情吗?还是一个已为人妻的
女人做的事情吗?

                第10章

  我控制着偷天镜飞到里屋,突然出现的场面让我有些头脑眩晕,这还是一个
幽幽少妇做的事情吗?还是一个侠客上位女侠做的事情吗?还是一个已为人妻的
女人做的事情吗?

  倩姐仍然披着侠风,侧着身体对着我,我可以隐约从白色侠风的摆动中,看
见粉嫩坚挺的乳头时而时现。她没有坐在魏云飞身上,而是挺直背肌的跪在地下,
表情含笑、向前方仰头,张开红润的亲亲香嘴。

  魏云飞则站在倩姐前方,也是侧身体对着我,他们两个则是面对面,一站一
跪。他全身赤裸精光,这小子的身材真好,能看出全部肌肉轮廓和线条,真不像
一个十六岁孩子该有的身体,或许真是像倩姐说的一样,他可能也是修真派下山
来修炼心境的弟子。

  继续看着魏云飞,他的阴茎有足够本钱,倩姐双手都不能完全握住茎身,还
有一个大龟头在外面,我和他比起来,真是自愧不如,我的阴茎也只是与世俗常
人无异,真不知道他是自己天生的还是后期修炼的。

  他们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难道倩姐打算好好的品尝一番龟头吗。我猜错了,
倩姐一直张着香嘴,并没有吞下魏云飞的硕大龟头,而是与之相差十分的距离停
下,静静等待着什么。

  在我奇怪之际,就看到一股黄色尿液从魏云飞的龟头马眼中喷流而出,汹涌
急流似的冲入倩姐口中,倩姐也没有防备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赶紧调整自己嘴
巴的位置,恰能稳稳妥妥的完全迎接尿液,尿液一点没有从口中流出,这怎么可
能,这么多深黄色的尿液,难道是,我才注意到倩姐的喉咙在来回运动。

  魏云飞这小子真不老实,倩姐完完全全的握住茎身,他无从下手控制阳具方
向,所以他一把抓住倩姐的柔美秀发,往左、往后、往前、往右来回摆动,倩姐
的头颅也只能被动的跟着摇摆。这样一来,尿液不在是射到倩姐口中,而是尿的
满脸都是,倩姐只能闭眼躲避,和洗脸一样,满脸的浓黄色尿液,看着都知道有
多骚气,更别提敷在脸上和含在嘴里,倩姐居然能忍得了。

  一大泡黄色骚尿总算尿完,魏云飞舒服的后退,半躺到床上。倩姐则吞咽下
口中剩余的尿液,然后急忙用白色侠风将满脸尿液擦拭干净,连同胸口和大腿上
尿液清理一遍。

  我的倩姐怎么了,怎么像个淫荡的妓女,这还是我认识的倩姐吗?就算情欲
无法解决,可以用手、用物品,可以告诉我,我可以顶替家父,用我的阳具去满
足你。

  事情还没有完,魏云飞又做起来,凶恶的阳具坚挺无比,像两个粗玉米,首
尾连接在一起。他朝着倩姐勾了勾手指。倩姐先是保持跪坐姿势,随后双手撑地,
像母狗一样,一步一步,爬到魏云飞的双腿间,然后,很自然的去舔弄阴茎,清
理刚才剩余的尿液。

  从我镜眼的位置只能看见倩姐的头颅,和全身裸体的魏云飞,因为倩姐的侠
风把她遮挡的太严实,我无法看到倩姐侠风内的全部面貌,急人。

  倩姐的动作太熟练,可谓是上柔若水,没有长期不断的练习此动作,是不可
能达到此种程度。舌头尖沿着龟头滑到阴囊,在两个阴囊上画着优美的圆弧,在
从阴囊舔回到龟头,满满一口含住鸡蛋大的龟头,在慢慢的往喉咙里面送去,表
情十分淫荡,眼神非常迷离。

  魏云飞的阴茎太大、太长,但在大、在长,也没有倩姐的喉咙宽和深,就看
到倩姐一点一点的低下头,喉咙一点一点的变大。魏云飞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消
失在我的视野。

  到了最后,倩姐的两片香甜嘴唇,完全的抵在魏云飞的胯部,天啊,我下意
识的假设自己吞进自己的小臂,这怎么可能做到。看着倩姐慢慢悠悠的将阴茎吐
出来,茎身挂满粘稠的液体。还没等完全吐出龟头,倩姐再次将阴茎全部吃下,
这次吞咽的速度比刚才快很多,那是因为,魏云飞将双手按住倩姐秀发,助她吞
咽。

  仅仅两次吞咽,倩姐已经到达极限,她干呕的吐出又粗又长的阴茎,满脸痴
忘的看着,仿佛像说「我还行、我还可以、我还要继续吃。」

  可惜,倩姐还想再去尝试吞咽的时候,魏云飞的手掌伸了过来,毫不留情的
推开倩姐靠近阴茎的脸庞,推开一次,倩姐就重新上前一次,在推开一次,倩姐
在上前一次,二次、三次,倩姐终于有些恼怒,娇气的看着魏云飞。

  此时魏云飞像个胜利的王者,坐在尊贵的宝座上,脚下是他驯服的臣民,臣
民只有听话的份,就算有什么不满,也只能表露于脸,但不能放个屁。

  魏云飞动了,他站起来,一只手凶狠的抓住倩姐秀发,使劲向上抬,倩姐疼
痛的跟着站起来。还没有等倩姐完全站好,魏云飞另一只手,狠狠的扇了倩姐一
个嘴巴,倩姐好像知道会这样,痴痴的看着魏云飞,然后,又是一个狠狠的嘴巴,
一个接着一个,足足扇了五个嘴巴。

  嘴巴都扇在我这侧的脸颊上,所以我能看见倩姐脸颊通红,并渐渐的转为紫
红,这嘴巴扇的太狠了。但是倩姐没当回事,还是痴痴的望着魏云飞。奇怪,倩
姐的美神双凤眼连我家父都能迷倒,为什么魏云飞这小子却没事,难道他给自己
使用了修真仙法?

  我要去救我的倩姐,就算她是自愿的,我也不答应。我现在感到心痛、悲伤,
就像一块千金巨石压在胸口喘不过气,我这是怎么了,人家男欢女爱,我怎么就
心中不是滋味,难道是就因为她是我的后母吗?我自己问自己,可我自己都不知
道如何回答。

  可惜,我动不了,无情心法牢牢的控制住我的身体和经络,我只有眼睛可以
活动,而且,活动范围仅限于偷天镜内所看到的东西。我这是怎么了,我想哭,
却又哭不出来,我想喊,却又不能发声。

  魏云飞再次提起手掌,高高的抬起,这巴掌下去,倩姐脸蛋一定会肿上很多
天,可是倩姐却满脸痴色的期待着手掌赶快打下。

  如倩姐所愿,魏云飞的手掌凶狠落下,但倩姐的脸蛋没事,因为魏云飞并没
有殴打倩姐嘴巴,而是将白色侠风猛力扯断,侠风飞舞,在我镜眼前刷过,预示
着又一个故事即将开始,侠风从我眼前飘下,刺眼的场景终于出现。

  出雪芙蓉、绝色佳人、真是完美的好身材,用简单的两个词来形容,那就是
「柔韵」「健美」

  光滑的后背上闪着光亮,就像七月优美的平湖面。丰满硕大的臀部又圆又鼓,
让人恨不得伸手使劲搓揉。两个臀瓣之间有一道深深的股缝,深的望不到底。臀
部之下,就是让人目视举阳的修长白腿,花白白的大肉,看似肥肉包裹大腿小腿,
仔细看去,那是一块块条纹清晰的劲爆肌肉,由于肌肉之间连接紧密,让人误以
为是一腿丰满嫩肉。

  倩姐就这样全身光溜溜的被人拽着头发、扇着大耳光,自己像个痴女一样的
等待下一个「献丑」

  魏云飞动了,他松开薅住倩姐秀发的手掌,然后双手搭在倩姐的双肩上,一
个扭劲,将倩姐转身背对着他,猛地抬起一直脚丫,狠狠的揣在倩姐的臀部。倩
姐没有防备,直接被踹趴在茶桌上,保持撅臀动作。

  魏云飞没有怜香惜玉,他一个跨步跟进,双手超猛的扒开臀瓣,将略微褐色
的屁眼和粉嫩色的屄眼敞露在外透气,屁眼和屄眼如同潜水已经的小嘴,一口一
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此时,魏云飞已经将坚硬无比的阴茎移到肛门与屄口之间,阳具如同金刚宝
剑,如同千年钟乳磐石,他在艰难抉择,到底是进肛门还是入屄口。其实没有什
么不好选的,已经都是他的,无非就是先进这个,后进那个罢了。

  嗯?从刚才到现在,倩姐眼神一直迷离涣散,自始至终都没有清明过,难道
是被下了迷药?不可能,倩姐是侠客上位,魏云飞是十六岁的小孩,没有能力降
服倩姐,除非…除非他真的是修真派下山的弟子,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违反了
修真界定的规则,就是不许对世俗之人下手,如果违反规则,任何修真派弟子都
可以擒拿此人。

  可是,也不对,刚才在外屋,魏云飞与倩姐对话,倩姐还可以点头摇头,说
明她当时是清醒的,难道是…在进到屋里时才被控制的?那时我正在外面愣神,
所以没有全程跟踪。

  咦?我的身体能动了,太好了,没空想那么多,我要用最快的时间赶过去,
要在魏云飞侵犯倩姐之前赶到。

  就在我下床站起身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面。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身体能够自
由活动了,因为我体内灵气已经完全被望月偷天镜和无情心法全部消耗的一干二
净。

  到此,我眼前一片雪白金星,眩晕过去。

  ……

  我醒了,还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地上,体内灵气被掏的干干净净,我就连站起
来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不知道我眩晕了多久,倩姐那边还需要我赶快营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