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丝袜绿】010 许梅遇老头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charubb
2021/5/5 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3691

>>>>>>>>本人经历坎坷,经历杠杆股灾,四场婚姻,已成负翁。分享夏日:《破
处绿恨》、《别墅丝袜绿》、《熟母乱丝绿》,均接受订阅。

>>>>>>>>《别墅丝袜绿》:绿妻乱母淫女,丝袜高跟狗奴。主人公为小企业主,

  家住别墅。自己的老妈、老婆、妹妹、大姨子、小姨子、女儿、岳母都被小
区收废品老头肏服。最终一男肏七女,徐凯父子三人服侍。

>>>>>>>>《熟母乱丝绿》:本人亲身经历,女主为本人母亲、三姨、四姨、舅妈、
大表姐、二表姐、亲姑、表姑、几个堂妹、表妹等自己的血系亲人少女、

  熟妇,记录她们与邻居、同事、同学、老师以及各色职业、各种年龄男女的
性事。

  包括送绿、戴绿、乱伦、丝袜、强奸、轮奸等。

>>>>>>>>《破处绿恨》:我一直没有搞明白,到底是谁给老婆破的处?搞不明白

  她的初吻给了谁?搞不明白又是谁第一个摸了那玲珑玉乳。直到结婚多年后,
发生了一系列事后才明白,原来破处之夜是那么的激情,1,2,3,4……破处之
夜,到底几个人肏过老婆?本书包括《谁破的处》、《神秘的鸡巴》、《绿的轮
回》、《寻找强奸过老婆的男人》四部,已完稿。

>>>>>>>>中篇夏日:《绿色婚礼》、《绿色蜜月》、《孕肚绿》、《哺乳绿》、

           别墅丝袜绿 010许梅遇老头

  老头把丝袜慢慢的打开,继而地全部伸展开,这时,他看到了裤袜正中间,
中间裆部那里粘乎乎的,闻过去,一股精液味。再看去,还有七八根弯曲的毛,
有粗有细,看来,是两个人的阴毛。哦,在连裤丝袜裆部的下面有条裂缝,是开
裆丝袜?不对,这是撕破的。老头突然激动了,该不会那骚娘们多日没被情人操
而迫不及待地没脱掉而直接让她情人给她撕破的吧?

  真浪费,就差脱掉的这一分钟吗?

  老头又闻了闻那裆部,除了精子味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似有似无,
有香,有骚,闻这香味,应该是一种高级的香水吧?而这骚味,应该是那女人分
泌的淫液吧。

  今天老头特别的高兴。这件带着女人淫液的丝袜是他最大的收获,他小心翼
翼地收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的,自从工地的那件事后,他对女人的丝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特别是这种连着腰包着屁股的连裤丝袜,如果捡到没洗就被女人扔掉的还能看到
上面的阴毛和淫液。

  这是老头的最爱。

  他又蹲下身子,扒拉开垃圾。

  他突然身子一颤,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刚刚又软起的鸡巴又动了起来。

  嘿嘿。

  老头色色地一笑。对,就这么办!

  听到那声「啊」,徐凯也是吃了一惊,奶奶的,不会砸到人了吧?

  刚才因为射精带来的抽动还在鸡巴那里颤动,加上有防护栏,自己就只是往
外瞅了一眼,而没有探出头去看,难不成刚好有人经过哪里?

  「老公。」正在卫生间准备放开水龙头准备洗阴道口的许梅叫道:「我刚才
听着好像有人啊了一声,你不会是往下扔没看砸到人了吧。」

  「不,不是。」徐凯急忙道,「是那边装修的卸货,那些装修工发出的。我
扔前我往下看了,垃圾那里没人。」

  「那就好。」许梅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一个月不让你碰,再让你不听我
的话。」

  徐凯抬头往卫生间看去,许梅裙子挽在腰间,光着屁股,正在接水。

  「嘿嘿,好老婆,」徐凯走了过去,「这水可能不干净,还有沉淀,回家再
洗吧。」

  「倒也是。」许梅伸手接了点水放在手心,确实有点混浊。

  「都是你。」许梅埋怨道。「可是,这小裤头这里湿湿的让我怎么穿?」

  「要不就别穿了吧,反正你裙子长,快到膝盖了。」徐凯建议道。

  「滚,净出这些坏主意。」许梅有点不高兴,「那我坐下时会走光的。」又
转头问:「你就不怕你老婆让那些臭流氓们看到吗?」

  「唉,怎么办呢?」许梅看着手中裆部已经湿了的内裤,这条内裤是意大利
比加诺牌,一条售价将近四千块呢,而且是第一次穿,她可不想扔。

  「嘿嘿。」徐凯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许梅,「我当然不愿意了。」老婆
那里是自己的,只能自己看自己用,徐凯暗暗想,像我老婆这样漂亮、性感又保
守的女人哪里找?这时,突然一个念头在徐凯心头闪过,如果是那个大鸡巴老头
看到老婆哪里?自己会不会同意呢?

  徐凯身体抖动了一下,感到小弟又要硬了。

  这时,他前面的许梅也感到了,扭了扭身子摆脱了徐凯,道:「老公真坏,
我感到你那小弟又要动弹了,今天怎么这么厉害?」说着,许梅看了一眼徐凯裆
部,「难道是这多日没活动憋着了?还是吃了兴奋剂了?噢,应该是春药。嗯?

  你今天和我一起来看房子是不是就是想这事?」

  「不,不,不。」徐凯急忙摇头否认,如果承认老婆肯定会说自己不正经的,
何况他也没那么想。

  「对了,老公。」许梅坏坏的一笑,「要不,你把裤头脱下来我穿着,不就
行了吧。反正你穿着裤子。」

  「嗯?你就不怕别的女人看到我这里吗?」徐凯坏坏一笑,用手摸了一下裆
部。

  「哼。你敢。」许梅也坏坏一笑,「再说了,它刚才威风过了,一时半会不
管用了吧?」

  「哈,你刚才不是感觉到它有点要动弹吗?」徐凯色笑道。

  「滚!」许梅有点生气了,「哼,反正那东西敢乱动,我就,我就——」

  「就怎么样?」徐凯故意的问。

  「我就用剪刀把它剪掉。再看它怎么动。」许梅提高了声音。

  「好,好,好老婆,我不敢了,我保证它不乱动。」看到许梅有点真生气了,
他急忙投降。

  「那还不快脱!」许梅看到老公软了,气消了点。

  「喳!」徐凯赶忙脱下了裤子,再脱下裤头,递给了许梅。

  「真脏。」许梅指着上面的几滴精斑说,「都是你的脏东西。」

  「脏什么脏啊,这是精华啊,它们应该在你的屄屄里呢?」

  许梅抬手轻轻在徐凯脸上打了一下,「老公坏死了。」

  许梅把自己一直握着的自己脱下的小三角半透明内裤递给徐凯,穿上了徐凯
的裤头。这是一条平角裤头,很肥,一只裤腿能装下许梅的两条腿。

  许梅在屋内转了几圈,找了块干净点的木板,坐在上面,又把裙子一捋,说:
「这样,看到我的大腿吧?」

  「不能。」其实能看到大腿根,因为那条裤头太肥了,她如果站着是看不到
的,而她这样做着,膝盖向上,肥肥的裤头的裤腿正好落在她的大腿根处。

  不过,徐凯知道,不能再和老婆纠缠下去了,要不,可能会让他回家给她拿
新的。这样糊弄她一下,一会回了家就好了。

  两人又在屋内转了几圈,看看装修的基本上满意。看看天色将晚,西下的太
阳只露出了半个脸了,许梅把装修的不到位的地方都记了下来,一些要买的家电
的位置的尺寸也都量好了,两人打算离开。

  「老婆,你这裤头怎么办?」徐凯把手中的许梅的裤头递到许梅面前,问。

  许梅接了过来,又想起了什么,问:「你包里有没有方便袋,给我装起来。」

  「没有啊,不过,车上有。」徐凯想了想道。

  「那,这不,我得用手拿着去车里嘛。」许梅脸有点微红。

  「那有什么,这么近?」徐凯不以为然。

  「近?三百多米呢,让别人看到多难为情,一下子就会猜出咱们在这里做过
那丢人的事了。」许梅的脸更红了。

  「哎呀,不会的,谁会去注意你的手呢?再说了,你为什么不放包里呢?」

  「我才不呢。我的包二万多块,我不放这东西。」

  「那只用手拿着吧,你看,我手里还得拿几件东西。」

  「唉,好吧,死老公,都怨你。」许梅想了想,无奈的答应。

  许梅一手挎包,另一手紧紧握着那条小小的白色小内裤,好像握着一只会飞
的小鸟,只要一放手就会飞了一样。

  徐凯收拾好东西。

  两人往车子那里走去。

  天边,一抹降红,染红了天空,太阳西晒的光虽然不是那么的火辣辣了,却
依然是明亮、刺眼。轻风不时的吹过,吹起了许梅那及腰的长发,也带来了远处
鲜花的芬芳。

  这时,又一阵风吹过,调皮的风哥哥轻轻一掀起了许梅裙子的一角,好像,
好像,还有一缕轻风直接钻进了她的裆部,穿过老公那肥大的裤头的裤腿,扑到
了那依然潮湿着的肉阴,又好像还要往里钻,难不成要钻到子宫深处?许梅下意
识的夹紧了两腿。

  其实,许梅的裙子本来是件过膝的七分长裙,不过,她的腿太长,一米七的
个子,一米一的腿。她穿上后裙子后裙摆下沿只到膝盖上方,嗯,还得在膝盖往
上十多公分的距离。没了丝袜的遮盖,那白白的长腿直接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

  今天这次也算是做了一次,许梅有冲动,有快感,却远未达到自己本能所渴
望的,虽然理智让她只是让老公释放了出来,而自己的渴求却依然的存在。而那
丝丝无孔不入的微风,好像吹到了自己的小阴唇上,好像有那么一丝的痒痒的感
觉。

  许梅并紧双腿,把裙子夹在腿间,挪着小步往车子走去。

  「啊!」走了一会,离车子也就几十米了。许梅加快了脚步,一边往车子那
里看去,却突然停了下来,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亲爱的。」徐凯也是一惊,关切地问道。

  「你看那儿。」许梅指向车子的一边,「真恶心。」。

  徐凯顺着许梅的目光看过去,那个收垃圾的老头在那儿。

  小区的车库、车位都没修好,徐凯停车时就把车子停在那条东西走向的工程
通道的北侧,车头向西,因为路很摘,车子紧靠在路边,还有一个车轮压在了路
边已经垫了土层的绿化带内。

  「不就个收垃圾的老头吗?这有什么。」看明白了许梅惊叫的原因,徐凯的
心放了下来,不以为然的说。

  「小区怎么让这样的人进来?」许梅往徐凯身边靠了靠,扶住了他的左臂。

  「收垃圾这脏活也就得这样的人干啊?」徐凯抬手搂住了许梅的腰,「难不
成要让像我的老婆这么高贵的女士去捡垃圾?」

  「去,放开。」许梅快走一步,扭动了几下腰肢,甩掉徐凯的手。

  老头的三轮停在徐凯车子的左前方的路边,就是在路的南侧,老头坐在车子
后面捆扎着一些纸箱纸壳,不时的抬头往徐凯他们走来的方向看着。

  后来,当徐凯再把这事联系起来时,明白了,那老头其实就是在等他们的。

  许梅看到了车子后,就往车子的右边走,又夹紧了裙子。她看到那个老头所
在的位置,就想避开她。

  女人上车时,特别是穿着裙子进入小轿车时,在抬腿和沉下屁股坐入座位时
是很容易走光的。这一点,许梅是心知肚明的,她看到老头之所以叫出来,就是
因为她想到了这一点。

  到了车子那里,许梅停住了,她看着车子右侧的绿化带发呆。那天中午还下
了一场雷阵雨,绿化带湿湿的,雨水冲出来的泥浆顺着绿化带边的挡着的红砖的
缝流了出来,车子右边两个车轮也泥乎乎的。

  她低下头,看了看脚上的那双5000多块的Tod’s 托德斯黑色真皮经典款,
因为她是在下了班后直接过来的,在班上为了方便就穿了双中低跟的。

  她有点后悔,今天周五,工作不多,穿那双高跟的就好了,那样,就不怕那
点土,可以在这边上车,省得万一走光了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