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仪天下】(第一章 老兵与皇后)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三两碎银
2021年11月1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未曾同意,不得转载
字数:10881

  注:这是我在会所发的第一篇文,世界观是以《山海经》为基础进行魔改的,
轻度修真的世界,讲的是一个王国的皇后和老兵流落他乡,一步步复仇称皇的故
事,虽然故事略显老套,但是我在当中融入了许多其他的东西,剧情架构方面没
什么问题。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第一章 老兵与皇后

  「咕……」

  秦老汉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浑身酸痛,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了一般!汹涌的
海水倒灌进了他的喉咙,窒息的感觉让他猛地吐了几个泡泡。

  苍老的身躯,此刻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脚下的吸力,将他死死地往下方拽
着。

  秦老汉是老兵,在提督手下干了一辈子,通识水性不说,自身本领也是一绝。
这种溺水的场面,自然也经历过不少……

  短暂的失神过后,求生的本能瞬间激起他的意志,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秦老
汉吃力的向上游着。苍老的身躯,在汹涌的海水中,显得那般的渺小无力,但好
在,体内的真气流转不绝,提供着求生的动力,秦老汉费力的从汹涌的海浪当中
钻出了头来,蓝天白云,海鸥阵阵。

  「这里是……哪里?」

  秦老汉吃力的晃动着身躯,借着海水的浮力齐身于海面,他朝着四周看去,
碧蓝的大海,一眼望不到边。

  突然……秦老汉眼睛一亮,不远处,有一座海岛,金黄的海滩在此刻即将溺
水的人眼中,是那般的神圣,且身前不远处,秦老汉也是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熟悉的身影,此刻正慢慢的从海面往下沉着,只有那瀑布般的长发,和满头
的凤簪明珠,在海面上烨烨生辉。

  「娘……娘娘!」

  看到凤簪,秦老汉瞬间便是一激灵,也顾不得周身撕裂般的疼痛了,奋力朝
着那下沉的人影游去。

  好在,双方的距离并不远,秦老汉一个猛子,重新扎入了海里。

  下沉的身影,凤冠霞帔,雍容华贵,身上的大红罗裙雕龙刻凤,异常奢华,
宛如天仙的面容,此刻在海水的浸泡下,更显苍白无血色,但就算是如此,那惊
为天人的五官,依旧宛如天上的星辰明月一般,让人目视之余身心皆震。世间
……岂会有这般的仙子?莫不是那女娲捏土造人之时,起了分别之心了么?不然
……怎会有这般美妙的人儿!

  纵使是下沉,也宛如天仙坠地,美的惊艳!

  但此刻,满心焦急的秦老汉可没时间欣赏娘娘的绝世容颜,他奋力的潜游而
下,一把揽住了娘娘的香肩,将娘娘,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双脚
踩水,想要逆流而上,可怀中的娘娘,此刻却是沉重无比,婉如那掷入水中的石
狮,拉扯着秦老汉的苍老躯体,也往下方沉淀着。

  秦老汉试了几次,皆提不起娘娘,目光转动,电石火光间,仿佛发现了问题
所在。

  「娘娘,奴才得罪了!」

  一声得罪,秦老汉顾不得君臣之别,将手探到娘娘腰间,解开玉带,然后撕
扯开来娘娘的霞帔,尊贵的凤服一便扒下,便是那头上可抵数城的凤冠,也一并
扔到水中。随着身上衣物脱去,娘娘的体重登时减轻不少,只剩下了贴身的单薄
亵衣,便是那不住向下撕扯的下沉力道都一并消失了许多,秦老汉抱着昏迷的娘
娘,奋力的向上方游去。刚游了几步,秦老汉猛地反应了过来——

  「糟糕!」

  一声糟糕,秦老汉松开娘娘,转身快速下潜了下去,那厚实的凤袍,此刻正
缓慢下沉,秦老汉来到凤袍处,从那宽大的凤袍当中取出了两枚物件,一枚,上
好蚕丝所制卷轴,左右轴承皆为天晶美玉,遇水而不湿。另一枚,同为玉制,四
四方方,上盘卧龙,底刻八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拿到这两样东西之后,秦老汉又连忙转身,将昏迷的娘娘揽在怀中,奋力的
游出了水面。

  水波荡漾,身前千米处,便是海滩。

  虽带着昏迷之人,但秦老汉还是没有丝毫放松,将圣旨咬在嘴里,一手揣着
传国玉玺,一手搂着娘娘娇躯,奋力的往远方小岛游去。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上了岸,秦老汉仰面躺倒在地,哼哧哼哧的呼吸
着。旁边,黑发如花朵般散在沙滩上的娘娘,面容清冷,身躯冰凉,也不知是香
消玉殒了还是如何,当秦老汉喘息了片刻后,方才慌忙爬起,来到了娘娘身边。

  「娘娘……娘娘……」

  秦老汉大声呼喊着,身下娘娘如天仙般的容颜上没有丝毫血色,双眸紧闭,
任凭秦老汉如何呼唤推搡,都没有半分反应。

  「娘娘……」

  秦老汉感觉天仿佛要塌了一般,他颤抖的伸起手指,放到了娘娘的鼻息之下。

  「还有呼吸!!!」

  瞬间,秦老汉喜极而泣,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抬起了双手,放在娘娘饱满
胸部上的瞬间,又戛然而止。

  此时的娘娘,身上的凤袍已经被自己扒了去,只剩下了单薄的亵衣。亵衣还
沾了水,死死地贴在肌肤上,那饱满的胸部,登时如起伏的山峦一般,清晰地呈
现在秦老汉的眼前,甚至,在亵衣之下,秦老汉还看到了那两粒凸起的小粉粒,
登时,秦老汉心脏便剧烈的起伏了起来。

  娘娘的国色天香,哪怕是在如此环境之下,依旧有着致命的诱惑力。秦老汉
狠狠地吞咽了几口唾沫,最终按捺下了内心深处的躁动,冲着昏迷不醒的娘娘道:

  「娘娘,得罪了!」

  言罢,俯下身去,双手按在了娘娘饱满的酥胸之上。

  初碰触,便如泥足深陷,娘娘乳肉的饱满和滑嫩,让秦老汉的十指都深深地
陷了下去。

  饱满的乳房,在亵衣的包裹下,从自己的十根手指的指缝中溢出。

  那种双手握不住的感觉,让秦老汉一阵心猿意马,娘娘之绝色,倾国倾城,
昔日的大梁国,不知有多少人,望娘娘之背影而着迷,闻娘娘之音容而沉醉,像
现在这般一亲芳泽,是多少人的梦!秦老汉虽然上了岁数,但也是如这大梁中的
大号儿郎一般,对娘娘痴迷不已,可惜,娘娘贵为一国皇后,凤仪天下,又岂是
他们这些凡人能够触碰的,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想想而已。甚至数年前,江南一
带,还有一位知府,因为见过娘娘一面之后便犯了痴病,迎娶了一位容貌与娘娘
八分像的女子,藏于家中,日日以凤冠霞帔,扮做皇后之姿相淫,后来不知怎的
走漏了风声,圣上闻言龙颜大怒,将那倒霉的知府五马分尸、株连九族。

  至此,全国的儿郎们,对于娘娘,也只能暗地里想入非非了。

  谁能料想的到,此刻,秦老汉却是做了他们想做而不敢做之事,虽是为救人,
但对秦老汉来说,也是上辈子积来的福分了。

  接连几次按压,身下的娘娘却是没有丝毫动静,秦老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犹豫了几下后,便狠心到底,双手扳开娘娘的红唇,深吸一口气,猛地印了上去。

  温暖的檀口,清新的香气,嘴唇碰触间的孺软,让秦老汉刹那间便想起了早
年间吃过的桂花糕,入口即化,孺软香甜,却是与娘娘的朱唇,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刻顾不得想那太多,秦老汉短暂接触后便猛地松开,接着深吸一口气,继续灌
入。

  如此反复,数下之后,终于,伴随着阵阵轻咳,娘娘的玉唇中喷出数厘海水,
整个人清醒过来,歪头翻身到一边,一遍遍的咳嗽着。

  秦老汉,则是立马后跪数步,匍匐在地,不敢直视娘娘。

  他本就是一个地位低下的老兵,方才对娘娘做了那等亵渎之事,自然也是吓
得要死。而苏醒的娘娘,咳嗽了许久后,方才渐渐回转,她一边吃力的撑着身子,
一边转过头来看着五体投地,跪在一边的老兵,目光扫视着他的全身上下,随即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单薄的身子,还有远处一眼望不到边的海岸线,半晌,才开口
道:

  「你是……」

  声音轻柔,好似枝头的黄莺,更似潺潺的山涧溪流,让人闻之心旷神怡,全
身舒爽。

  「老奴……老奴是杨将军麾下的协军校——秦,秦仪!」

  按秦老汉的官职,本是绝没有可能与娘娘共处一地的,但此刻,流离荒岛,
劫后余生的,也唯有他二人而已。

  听到秦老汉这么说,苏醒的娘娘眉宇间有哀愁神伤一抹而过,她缓缓从沙滩
上起身,几步向前,看着一旁的圣旨和玉玺,悲从中来,一双亮如星辰的眸子中,
更是有两行清泪无声滑落,她是梁国的宣德皇后,姓楚,名白浅,本是当朝太傅
楚萍之之女,与现今皇上青梅竹马,伉俪情深。可谁曾想,自太祖建朝至今,朝、
统、化、武二十余代明君,开万世之基业,创百载之辉煌,偏偏到了宣德皇后这
里,北境武朝撅起,破边关,攻州府,入都城,捣龙庭,一路势如破竹,如入无
人之境,梁国崇文,积弱已久,便是当朝王师,也是与那武朝天甲军一触即溃,
强兵围都之前,皇上将自己送了出来,让自己随杨将军,一同退往南方,可谁知
道,在自己退出去后没多久,便传来了梁国亡国的消息,都城被破,皇上战死,
一种文武百官,逃的逃,死的死,自己……更是被逼到了绝路上……

  想到此处,楚白浅悲从中来,不免落泪,可伤心过后,楚白浅也知道,自己
现在流落荒岛,孤苦无依,更需振作。唯一的同伴,只有面前的老兵。

  她上下打量着秦老汉,身形佝偻,矮小憔悴,虽上了年纪,但整体的精神,
还是有几分龙腾虎跃。

  随即,她又看了看自己,当看到自己身上衣物只剩下单薄的亵衣的时候,本
显惨白的俏脸陡然一红,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胸部。

  「秦仪……是你,救的我?」

  虽与这名老兵不熟,但当此之际,老兵身上的梁国甲胄,却是显得格外的亲
切。

  「是!’

  秦老汉将头埋进了沙子里,显然也知道娘娘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这才
颤巍巍的开口道:

  「老奴……老奴见娘娘沉与水中,恐娘娘有性命之危,遂下去相救,娘娘身
上的凤袍……凤袍太重了,老奴……老奴只好将其脱了!」

  秦老汉话说一半,却是没有将自己压胸吻唇之事说出,虽那也是应急之举,
但以一个兵卒身份玷污一国皇后的凤体,终也是要落的一个抄家灭门的下场,虽
然自己就是全家……

  看到秦老汉埋头入沙,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楚白浅也是知道他说的句句在
理,况且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遂并没有生气,而是开口道:

  「那个……秦军校,可否……可否将你身上的甲胄脱下来给我!」

  秦老汉原本还以为皇后要怪罪自己的冒犯之举,但在听到皇后的话语之后,
秦老汉先是一愣,随即点头道:

  「好……好!」

  话音落下,秦老汉便起身,将自己身上的甲胄脱下,毕恭毕敬的呈给了楚白
浅,过程中,秦老汉低着头,牢牢遵守着梁国的规矩,臣下,不可直视君主。

  看到秦老汉这般恭敬,楚白浅心里也更加难受,她接过老汉的甲胄,虽然湿
漉漉的,但是此时此地,楚白浅也没什么嫌弃的心思,将其套在了自己单薄的身
子上。

  好在……自己的纤细与秦老汉的消瘦相差不多,这甲胄,套在自己身上刚刚
好。

  暂时的有所遮挡之后,楚白浅便将视线看向了四周,沙滩、海岛,茂密的丛
林,一望无际的海平面,这里……到底是哪里?

  楚白浅看到一旁还毕恭毕敬跪在地上的老兵,开口道:

  「秦军校,你且起身吧,不需这般多礼,如此荒岛,你我二人,当以求生为
要,不需要过多遵循君臣之礼了!」

  「是!」

  听到娘娘这么说,秦老汉暗中也是长舒了一口气。他最害怕的,便是这素未
谋面,只闻芳名的娘娘如自己顶头上司的婆姨一般,诸多事情,脾气古怪,难以
伺候,但此番看来,这位母仪天下的宣德娘娘,倒也不是什么难以伺候的主,至
少,很明事理。

  秦老汉诚惶诚恐的起身,视线,依旧不敢直视着楚白浅,只是略微下移,注
视着腰身往下。

  而楚白浅,则是看着四周,目光直视着远处的海平线。

  「秦军校,你是水兵,经验丰富,你可知道……咱们现在,身处何地?」

  看了半晌,楚白浅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身旁的这位老兵身上,术业有专攻,
她虽博览群书,但论堪舆之术,显然比不上这位常年与大海打交道的老兵。

  「现在……」

  秦老汉抬起了头,看向远处。

  显然,他也在盘算,半晌后,就见秦老汉苦笑一声,开口道:

  「娘娘,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了……我们先前是走水路,进的归墟。
然后遭遇风暴,船毁人亡……」

  秦老汉说到这里,话语微微一顿,便是那一旁的楚白浅,脸色也极不好看。

  诺大的军队,皆是因为保护自己,为了不让自己被敌国所虏,一头扎入了神
秘莫测的归墟当中,然后遇到了海妖,风暴……死亡无数,现如今,只剩下了自
己一人,便是那尽忠职守的杨将军,也在自己的面前,被风暴卷入了海中,生死
难料……

  说到伤心处,二人之间的气氛都有些许的凝重,直到许久后,秦老汉才接着
道:

  「如果我们是顺流被水流卷走,此刻应该是在西牛贺洲境内,但……因为有
归墟这道天险,西牛贺洲的风土人情,咱们大梁国并无记载……」

  秦老汉的话,让楚白浅也相顾无言,她们所在的世界,有四大部洲,东胜神
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四州之地皆有天险阻隔,彼此之间虽知道
彼此的存在,但更像是四个互不干扰的世界,谁也不知道,其他三洲的情况。楚
白浅的梁国,便是东胜神洲的三大国度之一……

  为了逃脱敌国的追捕,楚白浅一狠心,带着部队钻入了让所有人都望而却步
的归墟当中。

  归墟是天险,谁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形成的,但是自古以来,东胜神洲数不尽
的冒险家,都曾驾船去往归墟。相传,在那归墟当中,有三座仙山,方丈、蓬莱、
瀛洲,里面有着仙人居住,遍地黄金,满山珍果,食之可长生不老,再生造化。
为此,数不尽的冒险家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进入到了归墟当中,甚至,连东胜
神洲的三个国家,也曾相继派出船队前往归墟,但无一例外,极少有人生还,成
百上千年间,也有一些进入归墟然后半途折返的,带回来的信息几乎不尽相同。
归墟当中,有潜流,有暗礁,最危险的,是有海兽!那些海兽,每一个都堪比城
池或岛屿,甚至更大……随意一击,便可以将一整艘船队摧毁,不费吹灰之力,
便可以卷起一场风暴,那些海兽潜藏于归墟当中,而想要离开东胜神洲,唯有穿
过归墟,也就是说……必须要直面海兽。

  楚白浅也说不上来自己两人到底是横穿过了归墟还是没有,但是……如若真
的横穿了,那么毫无意外,他们两人,就是这千万年间,唯一的成功横跨归墟的
了。这要是传回东胜神洲,足以名留青史。

  但是……此刻连她们自己,也是真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身处何地。

  不过秦老汉有着丰富的海上经验,只见他看着日头,还有身后茂密的绿林,
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应该……很大的概率,我们是来到了西牛贺洲!娘娘,不妨我们……先熟
悉一下这座岛吧,这座岛……似乎很大!「

  秦老汉说着,顺着地平线眺望,左右的沙滩,与那海平线一样,一样望不到
边。

  二人的身后,则是遮天蔽日的丛林,杂草齐腰高,一眼望不到边。

  「好,丛林茂密,这种地方,怕有一些凶猛的毒虫鼠蚁,娘娘,我建议咱们
二人,暂时还是先不要进去了,绕着海滩转一圈看看!「

  」好!「

  秦老汉的话不单单在理,也是他多年当兵学来的经验,在此荒岛之上,楚白
浅自然也是要听从专业人士的意见,二人顺着沙滩,迈步向前。

  好在,此处岛屿阳光温暖,风和日丽,即便秦老汉和楚白浅二人现在均是个
落汤鸡,依旧没感觉到多少的寒冷,甚至这般在沙地上走了约莫两个时辰,日头
火辣辣的悬在头顶,连身上湿漉漉的衣物,都干燥了稍许。

  这处海岛真的很大,秦老汉与楚白浅二人走了约莫两个时辰,依旧没有看到
海滩的边缘,而且,整座岛屿的外围都是那种遮天蔽日的杂草树木,鲜有人迹。
现在的二人,必须在日头落下之前,找到一处可以过夜的地方,最主要的是要有
水源!

  想到这里,秦老汉眼见前方依旧一眼望不到边,转头看向楚白浅道:

  「娘娘……我们不能往前走了,必须的在日落之前找到水源!」

  「好!」

  楚白浅点点头,她没有多少野外生存的经验,必须依赖面前这位不怎么起眼
的老兵。

  秦老汉闻言,也是率先开口,一头朝着左手边的丛林扎了进去。

  楚白浅紧随其后,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这林中摸索着。

  秦老汉从未见过这般的海岛,植物茂密不说,一颗颗参天大树高耸不见其端,
绿叶般的新意盎然升起,一出出水洼随处可见,午后的阳光蓦然间从树缝之间穿
插而入,照在一块块浅浅的水洼之上,恰是一块块白玉盘,莹壁生辉。看着这些
巨树,秦老汉有理由怀疑,这里压根就不是东胜神洲,至少东胜神洲,从未有如
此毒辣的太阳和如此之高的参天巨树,莫不是……自己两人,真的横跨了归墟,
被归墟的海浪送了出来,来到了西牛贺洲?

  这里……是西牛贺洲的世界?

  秦老汉抱着这般疑问,与皇后娘娘一同,在这深一脚浅一脚的密林当中走着,
期间秦老汉也在观察,想要找寻一些野果之类的能够充饥的东西,可密林茂密,
却是没有半点儿可以饱腹的东西,反倒是在走了不久之后,秦老汉与楚白浅,发
现了一具尸骨……

  那具尸骨背靠着身后的参天大树,经过不知道多久的风霜侵蚀,身上的皮肉
已经不见,只剩下了一些破烂的碎布条衣衫,不过让秦老汉吃惊的是,这具尸骨
哪怕背靠着树木,依旧能够看得出来,此人身躯之高大,竟然足足顶的上秦老汉
两人高,也就是说,最少三米左右,四肢异常的粗大,尤其是头骨部位,比秦老
汉在战场上见过的死人头骨,都要大了两倍有余,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尤其是
那嘴,比正常人骨大了两倍有余。这……

  饶是秦老汉见多识广,这一刻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一旁的楚白浅,显然也发现了这具尸骨的不同寻常,皱眉道:

  「秦军校,这似乎……不是人类的尸骨!」

  「是,看起来有些像猩猩……但又比一般的猩猩要像人一些。娘娘,您跟随
在老奴的身后,这里应该就是西牛贺洲之地,咱们东胜神洲的人从未踏足过,若
有危险,奴才也好保护娘娘!」

  「放心,我没事的!」

  楚白浅看了看秦老汉腰间的佩刀,眼神当中有感动拂过,她虽是皇后,但现
在,也只是亡国之后,流落异乡,这老兵,原本可以不管自己的,但现在,依旧
尊崇着他身为梁国兵士的职责,楚白浅,岂能不感动?虽然说……自己的凤凰之
力,所剩不多了!

  想到此处,楚白浅心里也是隐隐作痛,梁国的先祖,曾在登仙台,经天劫洗
礼,承天授命,一龙一凤,永镇大梁,可龙凤之力传到如今,血脉单薄的已经如
同归墟的海水一般了,在面对归墟中的海兽之时,更是三次动用传国玉玺。凤凰
之力,已经是枯竭至底了。单单凭借这些为数不多的凤凰之力,真的能够在人生
地不熟的西牛贺洲存活下来吗?

  楚白浅,心里一时五味杂陈。

  她看了看面前的老兵,自从遇到那具尸骨之后,老兵便更加的谨慎了起来,
苍老的身躯,一直护在自己的身前。二人就这般继续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就这
般走出去没多远,再一次的,两人见到了许多的尸骨,有穿着厚重甲胄的人类战
士,有整个身子包在黑色斗篷里的枯骨矮老人,还有脸上长满黄色花纹,身后长
着一条橘黄色长尾巴的「虎人」,有浑身长满青灰色鳞片的类人生物……甚至还
有一具身高近四米,体躯极为健硕庞大的「象人」尸体!

  之所以称呼这具尸骨为象人,是因为这具尸体颈部以下虽然是人的身体,可
那巨大的头颅却像极了大象——粗糙难看,上面布满密密麻麻褶子的长鼻子一直
延伸至前胸,两只蒲扇一般的大耳朵,就连那两根从嘴中突出来的弯弯的长牙也
一模一样!哪怕身躯的其他地方变成了白骨,唯独那长长的象牙和大耳朵,一直
没有被风霜侵蚀过,只不过上面长满了虫子,碧绿色的苔藓,也在上面安家落户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尸骨,秦老汉和楚白浅两个人越
是往前走,心里就越加的胆战心惊。这座巨大的岛屿,显然没有像是外面看到的
那般的宁静,反而充满了危险。至少……一路走来,见到的尸骨实在是太多太多
了,就像是一个遗留的古战场一般,那些奇形怪状的尸骨,死相也是极其惨烈。
有互相厮杀而死的,也有受了奇特的重伤而死的,更有的,全身枯骨漆黑,像是
被火焰活生生灼烧而死的一般,凄惨的死相,让秦老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东胜
神洲盘踞在山林当中的妖怪,那些妖怪在没有修炼成人的时候,也是如同那些尸
体一般,保留着部分动物的特征,甚至秦老汉的军队还曾经讨伐过两百米长的巨
型蜈蚣,还有一座小山丘般的山蜘蛛。此刻在见到这些尸体之后,秦老汉也不得
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显然……这里就是一座埋葬着妖怪的岛屿!危险重重!两
人就这般一前一后的继续前进着,眼瞅着,太阳已经西斜,终于,在前方的不远
处,两人看到了除密林之外,不一样的其他风景。

  那是一片灰褐色的砂砾地,地面上全部都是一眼看不到边的灰褐色砂砾,秦
老汉站在绿林边简单地目测了一下,这片灰褐色沙地纵里大概有四五里长的样子,
能够依稀看到对面一大片苍茫的绿色。横里就长多了——左边的远处仍弥漫着淡
淡的雾气,看不清具体的情况,右边则绵延悠远,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在无法
目测的极远处,火红色林区和对面翠绿色林区才渐渐融汇成了一片……整个这片
灰褐色的沙地就犹如一条巨大的内河一般,蜿蜒绵延,横亘在这片原始丛林当中。
这片灰褐色沙地的地面完全由无数细小的沙粒和石块构成,看上去一动不动,异
常静谧。

  秦老汉并没有贸贸然直接踏上这片静谧的沙地,他半蹲着身子凝视了半晌,
眉头渐渐地蹙了起来——到处都是沙粒……这片沙地上会不会有流沙的存在?秦
老汉早年间跟随部队,曾经见识过流沙,那大自然的威力就像是归墟中的海浪一
般,非人力可以抗衡,一旦陷进去,双脚完全无法着力,连轻功都使不出来。

  正是因为见识过流沙的恐怖,他更不敢贸然上前,何况他也陆陆续续的发现
了几个疑点——第一,这片沙地上居然寸草不生,连野草的影子也没有!第二,
一路走过来,各种各样的尸体、残骸就没有断过,可抬眼望去,这片「盐碱地」
上别说是尸体,就连残骸碎骨什么的都看不到一块!秦老汉转头看向了自己两人
走来的林区,不远处依稀可见一堆堆的动物尸骨,可一进入这片沙地的区域就什
么也没有了!察觉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就像是一处庞大而森然的墓地一样!

  「有古怪!」

  这个时候,一旁的楚白浅也开口了,她虽不像秦老汉一样有着丰富的经验,
但是自幼饱读诗书的她,也在书上看到过流沙的存在。何况她也发现了这处沙地
静谧的可怕,因此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楚白浅便弯腰捡起了脚下的一块鸡蛋大的
石块,试探性地朝十米开外的沙地边缘扔了过去。

  「笃!」

  石头落在沙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情况。

  谨慎起见,秦老汉又找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沉声静气,体内真气流转,全
部聚集于掌间,然后稍稍用力朝沙地上扔去。只听「呼」地一声,那巴掌大的石
头竟然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上半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后,重重地落
在了两三百米远的地方!

  看到秦老汉随手便将巴掌大的石头扔飞出去了两三百米,楚白浅微微皱眉的
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秦老汉,在扔飞出去了石头之后,便细细
的观察了起来。

  石头掉落的地方,下端似乎似乎微微有些陷下去,不过还行,大部分还裸露
在地表之上……他心中立时有数了——这片沙地多半是比较松软的沙质土地,应
该没什么问题!只要没有大型的流沙地域就好办好了,毕竟自己还有佩刀,完全
可以用在前面探路。

  这般想着,他冲着一旁的楚白浅道:

  「娘娘,老奴走前面,您跟在后面,万一有什么危险,直接撤出去就行!」

  「好!」

  楚白浅点了点头,也没有推脱。二人正要迈步往出走,忽然……秦老汉猛地
抬起头,看向了上方。

  见到秦老汉这种反应,楚白浅也微微抬头,只见上方,万里无云的晴空,碧
蓝如洗。本没有什么,但就在楚白浅抬头后没多久,一个个黑点,突然从上方浮
现。接着,那些黑点急剧坠落,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数个巨大的木箱子。

  「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箱子从高空落地,就在秦老汉和楚白浅二人
的不远处,溅起漫天沙尘,碎木飞屑!紧接着,便是传来一声声的痛苦嘤咛声
……

  秦老汉和一旁的楚白浅一对眼,两人的眼神中都有震惊浮现,那些从天空中
掉落的巨大木箱子里,竟然装的是活生生的人!木渣碎屑散落了一地,迷蒙的尘
雾很快就被林风吹散了。残破的木箱周围,血迹斑斑、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具尸体,
有的已经一动不动了,有的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有的则缓缓蠕动着、挣扎着试图
朝箱子外爬去!

  将人装到了箱子里,然后如同扔垃圾一般,从万米高空扔下来?

  目睹这一幕的秦老汉和楚白浅都是脸色一寒——太残忍了!

  两人看得真切,破碎的箱子旁,一个身材极为高大健壮的男人正一步步挣扎
的爬到箱子外面,身下渐渐洇出了一大滩血红色,好像是昏迷过去了……眼见这
副景象,秦老汉和楚白浅二人心中都很震惊,万米高空啊!那个健壮的男人,摔
下来竟然还没有断气!仅仅是昏迷了过去……

  「娘娘稍等,老奴去救他们!」

  为防意外,秦老汉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佩刀,一溜烟的朝着箱子处跑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残破的大木箱旁,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后,他缓缓
蹲下身,察看着那个昏迷过去的男人。

  男人很高大,只是整个身体的肌肤都是黑色的,日光下就像是黑宝石一样的
锃亮,要不是流出来的血是红色的,秦老汉还以为他也是一个妖怪!这个男人的
伤势很重,左侧肋骨断了两根,腹部被断木扎入,还好,并未伤及内腑。双臂和
双腿上有不少擦伤、划伤,不过没有骨折、骨裂的现象……

  看到男人的伤势,秦老汉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心里也在暗叹,这个男人是
真的彪悍,从这么高的空中被摔下来,居然只受了点轻伤?连手脚都没有摔断?!
秦老汉一脸惊诧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掐了掐对方那堪比自己大腿粗细、筋肉贲
张的胳膊——简直坚如磐石!这肌肉……该是有多强壮啊!

  他放下这强壮的男人,转身朝大木箱裂口处走去——这批人除了两个身穿白
色长袍,早就嗝屁的男人看上去象是正常人类之外,其余的居然全都是那些秦老
汉之前在林子里看到的妖怪,像兽也像人!

  难道……西牛贺洲,都是这种半人类的妖怪所统治的地方吗?秦老汉微皱着
眉头,一边嘟囔着一边仔细查看,木箱里的人大多都已经死了,剩下两个胸口还
在微微起伏着的兽人也都伤势太重,根本没救了!就在这时,秦老汉突然注意到
最里面角落里还有一个东西,是一个类似于蹴鞠一样的圆球形东西,全身漆黑,
像是宝石一般,闪烁着漆黑的光芒。

  这是什么?

  秦老汉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去,干枯的手掌触碰到那个黑球的一瞬
间,黑球突然爆发了猛烈地亮光,像是太阳一般耀眼,秦老汉连忙半眯起眼睛,
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后退数米,同时手中长刀凌空挥砍,道道弯月形的刀气,
将那数米前的残破不堪的箱子,整个击碎。

  木屑飞溅间,那散发着光芒的圆球消散,却是变成了一个肌肤雪白、衣衫褴
褛的窈窕女孩!

  女孩身材娇小玲珑、凹凸有致,五官长得妩媚而精致,淡紫色、薄薄的嘴唇
紧闭着,嘴角两个浅浅的酒窝俏皮而柔美,看上去分外迷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
的小美人!

  只不过,这个小美人的身上,有着许多的伤口,那是鞭子一类的东西抽打之
下留下的伤口,多年老兵的秦老汉再清楚不过,但没有明显的新伤,脸色红润,
呼吸轻微而又匀称,只是眉宇之间显得异常疲惫……这一下子轮到秦老汉骇住了
——装在木箱里从高空摔下来,外面那个强壮得离谱的黑皮肤男子只受了些轻伤
还勉强可以理解,可是这身子娇小孱弱的小妞儿居然也毫发无损,这就实在有些
匪夷所思了!难不成是因为那怪异的黑色光球?秦老汉这般想着,不过他也知道
现在不容深思,此时天色看上去已经有些灰暗蒙蒙的了,估计离天黑不远了。黑
夜中的原始丛林比白天更要危险百倍!再加上他总觉得脚下这片沙地有些不妥,
所以没有再多犹豫,他轻轻抱起那个昏迷的女子,毫不费力地往肩上一抗,那个
黑皮肤的男子实在太过健硕了,秦老汉可没想着能够扛得动他,因此只是扛着昏
迷的这个女子,就朝外面走去了。

  可谁知刚走没几步,突然……那原本散落在地的箱子,猛地震动了一下!紧
接着,裂口处就蓦地喷起了一股沙雾,喷起足有三四米高,细密的沙粒才「窸窸
窣窣」地回落到了地面上……

  伴随着木箱的震颤,随即……木箱底部就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仿佛狗啃
骨头一般的瘆人响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