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天香图】(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599986362
2021.12.24发表于第一会所,书房
字数:10547

               第十二章

  当天下午,琼华宗宗门前,就已横摆着十余具尸体,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这并非昨日里争斗中死去的人,而是今晨下山的武林人士,弄得暂在琼华宗内歇
养的人,人心惶惶。

  而伏婠珺则借此推延了跟姜老道的婚姻。

  姜老道匆忙出去,正好被一直监视他的梁冰妍给蹲到,既然师傅有意偏袒,
那自己就找证据出来。

  心想姜老道武功接近人间至高九重,梁冰妍也不敢跟得太近,在远离宗内数
公里后,就见他跟一个黑衣人交谈。

  梁冰妍心想打不过姜老道,抓那黑衣人过来问也行,只见姜老道好像将什么
东西塞在那人的衣内,就飞身离开。

  眼见姜老道离开,觉得机不可失的梁冰妍,立马就飞身一掌击在黑衣人身上,
哪想,刚击中,就冒出一缕青烟来,才知道那并不是人,而是木桩,梁冰妍心想
中计了,却已来不及。

  从远处看着梁冰妍倒地,姜老道这才出来。

  原来姜老道前日旧伤未愈,今日又被伏婠珺真气震伤,在大殿背后偷听到梁
冰妍怀疑自己,原本就为人谨慎的他,自然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跟伏婠珺最为出
色的大弟子拼命,便设计引她上钩。

  之所以如此胆大动伏婠珺的大弟子,究其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伏婠珺狡猾得
很,居然借此推移了婚礼,也就是暂时还不能碰她。

  所以就将心思放在了梁冰妍身上,要说这梁冰妍武功高强不说,在他所见过
的美人里,除了伏氏三姐妹,还有师雨菲,就属她最为惊艳了。

  姜老道也在山上时发现了一处小茅屋,就把梁冰妍抱在了怀中,手也不安分
了起来,边走边在她的酥胸揉了起来。

  健步如飞的姜老道,很快就将梁冰妍带到了那个茅屋里,用麻绳将她以大字
型给绑了起来。

  要说姜老道玩过的女人也不少,自然是个懂得调情的人,刚把梁冰妍绑了起
来,就给她吃了解药。

  不一会梁冰妍就醒了过来,打量起形势,就知道落入了魔爪当中,发现有力
使不出来,平常就能轻而易举弄断的绳子在此刻是多么的坚牢。

  姜老道早就饥渴难耐,面对梁冰妍杀气腾腾的眼神,越发觉得这个英姿飒爽
的女子很有味道,直接就解下了梁冰妍的腰束,随之她的素衣松散开来,内里银
白色的肚兜也稍显出来。

  从未被男子见到女儿家贴身衣物的梁冰妍,没有露出女儿家的羞涩,神情变
得十分淡漠,好像这具躯体完全不是她的一样,就像一个旁观者。

  姜老道见得也是十分惊讶,以往他奸淫别的女子时,要不就是花容失色,尖
叫呐喊求救,而梁冰妍的脸,就跟她名字里的「冰」一样,冰冷得让人生寒。

  姜老道却愈发觉得有劲,这样的美女,才有征服感,枯瘦的手掌直接就探进
了衣襟里摸索起来,隔着兜衣,椒乳刚好盈盈一握的说道「你的奶子比你师傅的
小多了~ 」

  就是这么一句,梁冰妍就开口说道「不许你侮辱我师傅~ 」

  「怎么就侮辱了,实话实说不行吗?昨日可是你师傅亲自在上百武林人士面
前宣布我跟她的婚礼来着,我是她未婚夫,摸她奶子怎么了?」

  姜老道边说,边将梁冰妍的肚兜给扯开了来,扔在了一旁。

  「无耻。」

  眼见兜衣都扯落,自己那从没有人见过的乳房显露在了厌恶之至的猥琐人眼
里,说完之后便闭上了眼,因为她知道,跟这种人多说一句,都是浪费。

  「这么贞烈,一会就让你淫叫连连~ 你师父可比你会叫得多了。」

  姜老道说完,就埋头在了梁冰妍的椒乳间,开始舔吻起了她的少女肌肤,手
也在她的屁股摸了起来。

  梁冰妍就这么板着脸,一声不吭的承受着姜老道的侮辱。

  姜老道在她胸前亲了个遍,便将目光放在了她盈盈一握的雪白椒乳上,一只
手抓一个,另一个就用嘴含住奶头吃了起来。

  乳头被舔吻传来的酥麻感,使梁冰妍冷若冰霜的脸蛋上,眉头微皱。

  他也巴不得将这玉女的椒乳都吃进嘴里,将口腔塞得满满的,又吐出来用舌
尖卷舔着嫣红的小奶头,不一会,梁冰妍的小乳头,就被舔得充血傲立了起来,
姜老道见状,得意洋洋的说道「跟你师傅一样是浪货,亲几下奶头就硬了,是不
是想挨操了。」

  梁冰妍原本能够强忍姜老道的调戏不出声,但她一听到师傅被侮辱,内心就
泛起一片涟漪,对于她来说,师傅就是她的心脏,就是她的信仰,她给自己新生
命,救命之情,养育之爱,授技之恩……

  见梁冰妍依旧不吭声,舔她奶头的速度也就愈加的快,仿佛在跟她的崩溃角
力,在此之余,也顺势用手抚摸着她的长腿溜进了她的亵裤里。

  探在她私密处,卷玩着梁冰妍的萋萋芳草。

  左右来回的舔弄,梁冰妍的一对椒乳,奶头完全的挺立了起来,美乳上也都
沾满了姜老道的口水,这让姜老道看起来就十分的有趣,还能闻得到梁冰妍身上
散发出来的处子清香扑鼻而来。

  手指再勾划梁冰妍滑嫩的阴唇,惊喜的发现,这倔姑娘蜜穴已经分泌出了湿
液来,便迫不及待的伸出来,双指夹着黏丝在她的眼前说道「这就湿了,可惜没
有你师父那么浪,老子这么玩她的时候,水都落满一掌心了,想要就赶紧求我。」

  为了突破梁冰妍的防线,姜老道就说着对她师傅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来哄骗她。

  听到姜老道又提师傅又折辱她,梁冰妍朱唇里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师傅
不是那样的人。」

  「你怎么就知道,你师父可淫荡了,第一天见面就臣服在了我的肉棒下,给
我肏得要给我生孩子,不然怎么会第二天就不知羞耻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婚
姻,怕不是给我精液灌满了肚子怀了宝宝,用来逼婚……」

  姜老道继续编着他希望伏婠珺对他做的事情。

  「今日要是你不杀了我,日后,你必将成为我梁冰妍的剑下亡魂。」

  「急了吗,恼羞成怒了?要不是你师傅答应叫我主人,成我的肉便器,随时
随地供我发泄肉欲,我才不答应跟她结婚呢。」

  姜老道说完,就将在梁冰妍蜜穴里沾湿的精丝用手指涂在了梁冰妍诱人的朱
唇上,便一把搂住她的纤腰,亲住了她的嘴唇。

  初吻被夺取,梁冰妍只留一阵心酸,不过她马上给以了反应,主动的伸出舌
头来,想要跟厌恶的人舌吻。

  姜老道是何等的老奸巨猾,一眼就识破了梁冰妍要舌吻的目的,在唇舌缠绵
悱恻的时候,趁机咬断自己的舌头。

  「小香唇挺甜的。」

  话完又反咬了她一口说道「不愧是名师出高徒,跟你师傅一样淫骚,亲一下
便要索吻。」

  嫉恶如仇的梁冰妍无奈的不再出声。

  突然将间,腿根一凉,没有睁开眼的梁冰妍都感受到了亵裤给姜老道脱下,
无人见识过的私密地带落入姜老道目光中。

  可耻的是,这姜老道居然把玩起来自己的阴毛来,不仅是用手指在卷弄,还
对着阴毛轻揪细撵。

  「阴毛都这么茂盛,可别提有多淫荡了,还装矜持,鸡巴都没捅进去,水就
流出来了,一会肏的时候,不得跟泉水一样涌出来,对了,你应该还是处子吧?」

  姜老道手指在她两瓣阴唇上不断勾划抚摸的说道。

               第十三章

  姜老道见梁冰妍还是俊秀的脸颊依旧是那么的冷漠,抚摸她阴唇的手指就扣
进她的花径当中,少女花径的湿润滑嫩一下子就从姜老道的指尖传来,但他的目
的并不在此,又往内里探了一分,很快的,指尖就传来了一股阻力。

  「还真是处子呢。」

  姜老道得意的将手指伸出来,带着梁冰妍花径里的湿液,就要往梁冰妍粉嫩
的朱唇上抹起来。

  梁冰妍也没有挣扎,反而是用一股凛冽的杀气眼神死死地盯着姜老道。

  「还挺有脾气的,一会就将你这层膜给捅了,看你还有没有现在这么犟。」

  说完,姜老道就娴熟的在梁冰妍的眼前脱起了衣服来,对于肏逼这种事,他
可从不含糊,为了防止梁冰妍撕咬他,姜老道随手在脱下的布衫撕了一块布下来,
塞住了梁冰妍的嘴巴。

  随后便急色的抱住了梁冰妍半裸的玉体,一柱擎天的肉棒很快的来到了梁冰
妍的粉嫩蜜穴处顶着,空出来一只手扶着鸡巴,就摩擦着她的阴唇。

  姜老道的嘴脸也没有闲着,带着唾液的舌头舔弄着梁冰妍俊秀的脸蛋,时而
亲吻时而舔弄,弄得梁冰妍都别脸以对。

  此时,姜老道已经忍不住,龟头撑开了梁冰妍粉嫩的阴唇,一点点的挤进梁
冰妍蜜穴里,舒畅的极呼口气,准备破了这处女穴。

  梁冰妍要说内心毫无波动那是假的,感受到姜老道的阴茎在自己的处女膜上
不停试探性的顶着,这种面临失去处子身前的担惊受怕的感受,在她的心里,还
不如姜老道立刻捅破处女膜来得痛快。

  在姜老道不断的试探顶弄梁冰妍那层膜时,梁冰妍再也忍不住这样的折辱,
既然失身已经是必不可免,她索性就用尽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用力的往前一顶。

  撕裂的痛感,一瞬间从阴宫倾袭到整个身心,她紧咬着朱唇,渗出了鲜红的
腥血来。

  面对梁冰妍的大胆举动,姜老道自始至终都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由得打心底
佩服起这小妮子来。

  处女的鲜血也从宫口开始流下……

  姜老道从她刚破宫的花径中伸出了带血的肉棒,又拿出了塞在她嘴里的布块
说道「挺犟的,处女膜还不是归老子所有~ 」

  此刻的梁冰妍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出奇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姜老道也对梁冰妍这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神情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他心里
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好好调教这犟女子,可以说,这是他几十年来,遇到第一个
这么烈脾气的。

  手随即又勾进了她的花径中,又伸了出来,用带着梁冰妍处女血的手指,在
梁冰妍此刻有些失色的嘴唇涂了起来。

  「怎么样,这用你处女血做的唇妆,娇艳得很。」

  梁冰妍知道怎么样也不会使姜老道善心大发,已经是心如死水的她,不再理
会姜老道的挑衅。

  姜老道愈发觉得这梁冰妍很有意思,便再开口威胁道「要是你主动成为我的
妾柳,就放过你,不然,等明儿,我就抓几个山野村夫来奸淫你~ 」

  「那就来呗~ 给他们上,不比给你操好多了。」

  梁冰妍面对姜老道的威胁全然无动于衷,反而是出言讽刺着。

  姜老道本来就奈何不得梁冰妍,用春药让她变成荡妇是轻易而举的事情,但
那样会使他的征服欲大打折扣,毕竟还是原汁原味的好。

  不得不承认给梁冰妍气到的姜老道,气急败坏的就突然将坚硬的肉棒直接用
力捅进了梁冰妍的肉穴里,一瞬间,梁冰妍紧窄花径里的层层峦叠阻力,在姜老
道坚硬肉棒绝对的力量攻坚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无力,整根阴茎顿时一冲到底,
尽数的没入到梁冰妍的花径里。

  刚破处还尚有余痛的梁冰妍,姜老道的的阴茎将自己紧闭幽宫硬生生的凿穿
了开来,剧烈的痛疼感使她紧咬着牙齿,几乎都要崩碎开来。

  姜老道见梁冰妍的神情苍白,面色难受,又继续大力的孬肏着她紧窄的花径,
每一次抽插,都卯足了要将她整个阴宫贯穿的力道,几乎每一次,都将俩人交合
的私密处塞得一点间隙都不留。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每一次将肉棒全根没入女人的蜜穴里,身心都会有一种
强烈的征服感,但此刻他却享受不到这种感觉。

  恼羞成怒的他,不顾梁冰妍还在流血的下体,更加大力更加快速的操着她的
花径。

  在梁冰妍的脸上,姜老道没有看到他觉得应该看到的欲仙欲死销魂感觉,取
而代之的是梁冰妍凄凉的冷笑。

  这在姜老道的内心里,梁冰妍的冷笑看起来像是在嘲讽着他的无能。

  刺激得姜老道又在梁冰妍的蜜穴里见捅了十几下。

  「骚逼,浪货……」

  姜老道嘴角无可奈何的无力咆哮着。

  站立的孬肏也使原本就年迈体衰的姜老道有些力不从心的拔出了鸡巴来。

  「就这?」

  梁冰妍嘲笑了起来。

  气得姜老道恨不得一掌就劈死眼前被自己绑成「大」字形无力反抗的半裸美
女。

  想起身上没有带壮阳药的姜老道,就盘算着回琼华宗里取些来,顺便带点春
药,爽了再说。

  在梁冰妍赤裸雪白的美乳揉摸了几下,就留下奶子阴宫还赤裸的她往琼华宗
去。

  在姜老道离开后,梁冰妍再也绷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这无疑比前两日在
正魔两道厮杀中死亡更加的难受,泪珠在也忍不住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才过来一会,茅屋里又走进了一个人来。

  赫然是那个已经掉落在悬崖的大魔头叶千晓。

  「你还没死?」

  梁冰妍惊讶的看着叶千晓。

  「跌落在树干上大难不死罢了。」

  叶千晓找了个地儿坐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相视无言。

  终是叶千晓先忍不住的帮梁冰妍诧异的神情中帮她解开了绳子。

  原本梁冰妍以为叶千晓跟姜老道是一伙的,避免不了再受叶千晓奸淫,看起
来这并不像,而且一眼就看出来了,叶千晓此时伤势特别的重。

  随即叶千晓又帮梁冰妍恢复了功力说道「走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

  梁冰妍刚想出掌击杀身受重伤的大魔头叶千晓,又在手掌靠近他天灵盖的时
候停住了手。

  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去说道「别再让我看见你。」

  只听到身后的叶千晓说了句「如果你想找姜老道报仇,就来这找我。」

  就在梁冰妍远去后,叶千晓就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原来他早就被伏婠
珺的仙贞神功所伤,身子早就灯枯油尽,每使用功力,会无比的疼痛,预感时日
无多的他,见到伏婠珺的大弟子梁冰妍被姜老道折辱,在外边听到一切对话的他,
也被梁冰妍的气节所动容,起了恻隐之心,刚原本还想耗尽生命力使出最后一击
偷袭临阵反叛他的姜老道。

  如今最后的心愿,就是坚持等到梁冰妍前来,把毕生绝学跟几十年的功力传
授给她。

  梁冰妍忍着阴宫里的痛疼,快速的往师傅宫殿而去。

  还特意绕了近路,防止路上再遇到姜老道那老贼。

  就在梁冰妍赶到师傅的院落时,发现师傅并不在房里。

  伏婠珺听到弟子说梁冰妍不知道去哪了,找不到她,担心梁冰妍的她,就出
去寻找她的下落了。

  想要回房间先行洗浴身子的她,居然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姜老道。

  姜老道惊叹的神情中,又大感不妙的他,立马就使出了浑身解数,准备在她
喊救之前擒住她。

               第十四章

  就在梁冰妍被姜老道破处的同一时间,琼华宗山脚下,借住在意行村柴俊家
中的伏婵瑶,也在发生着变化。

  柴俊已经掏空了积蓄给女神伏婵瑶买了一套舒适点的装着。

  当他见到洗浴出来后的伏婵瑶,整个魂都给伏婵瑶勾了去,仙女下凡也不过
是如此。

  伏婵瑶也明白身上这件丝缎青裳价值肯定不菲,更别说是柴俊这样的山野家
境,心中要说没有感动,那是假的。

  但也被柴俊火热如痴的眼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仿佛青裳红兜内的高耸乳峰给
他看了个遍似的。

  一阵娇羞下,莲步轻移的回到了闺房中。

  柴俊这才意识到失了态,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伏婵瑶洗浴后,未着任
何粉黛的素颜便有倾倒众生的魅力,更别提那撑着青裳,一看就沉甸甸殷实饱满
的胸部,走回房间里那挺翘圆润臀部一扭一瞧的样子。

  他也不敢去跟伏婵瑶解释,因为现刻的他,胯下的阴茎早就粗硬得不行,立
马就起了想要去大撸一发的心思。

  毛毛躁躁的跑进茅屋里,令他眼前一亮的是,伏婵瑶换洗下来的贴身衣物正
折叠放在木架上,望着昨日给伏婵瑶买的粗布麻衣下,伏婵瑶白色亵裤下,鲜艳
的朱红色牡丹花肚兜,柴俊忍不住的咽了了口水,犹豫片刻后,就闻起了她的肚
兜来,一阵扑鼻而来的清香,顿时就令他撸起了鸡巴来。

  巴不得将她的贴身肚兜拿来包裹住鸡巴狠狠地撸,可是他并不敢。

  就在柴俊脑海中浮现那晚伏婵瑶千娇百媚的坐在自己身上沉坐扭动时。

           柴佬敲了敲伏婵瑶的房门~

  伏婵瑶还以为是柴俊,就没有防备的开了门来,见是柴佬爷,就立马请他进
了来。

  一进门,就被伏婵瑶惊绝天人的仙颜看得痴迷起来,曼妙身姿在火烛中更是
耀眼无比。

  「媱姑娘啊~ 柴俊那小子,你觉怎么样。」柴佬还是没听柴俊的,找她说了
来。

  「人还挺不错的,怎么了。」在她心中,柴俊确实是老实巴交,憨憨的,人
也善良。

  「这小子,把他娘跟我给他存的娶媳妇钱都给花了,对你也是很上心,不知
道你俩~ 」

  伏婵瑶刚想说话又给柴佬打断了。

  「我这身子骨也坚持不了几年了,体寒骨衰,大病着,也不舍得用小俊的老
婆本治愈,前几年他娘也得了病去了,他打小就憨厚,老遭人欺负,也不还手,
现在也老大不小,同龄的都有十来岁的娃儿了~ 我知道媱姑娘你天姿国色,小俊
配不上你,但还是忍不住想要说个情,看看你的意见~ 」

  柴佬说完,还要咳嗽几下。

  伏婵瑶也是听懂了柴佬爷子话中的意思,眼见他也是可怜人家,不忍直接拒
绝,便开口安慰道「我会帮你照顾柴俊的。」

  柴佬激动的握住了伏婵瑶的玉手说道「你是愿意帮我柴家传宗接代了吗?」

  眼见老爷子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听到传宗接代几个字,耳根子都红热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以后帮他寻一门好亲事。」

  伏婵瑶将意思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柴佬听完之后,整个脸色都不好了,但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我看媱姑娘你
就很不错,那傻子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啊~ 」

  说完又装着抚嘴大咳了几声。

  伏婵瑶也借机说道「你身子骨不太好,先送你回去吧~ 」

  在这一会,柴俊对着伏婵瑶的肚兜撸动着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忍不住
的拿起了她的肚兜在鼻间闻了起来。

  满是伏婵瑶丰腴娇柔的美体,更是回味着当晚手掌揉摸她大奶子的感觉。

  而伏婵瑶借机送柴佬回他房里后,就想着去清洗换洗下来的衣物。

  见到月光洒落在茅屋木排间隙中,柴俊手拿着自己的贴身肚兜在鼻间闻着,
又想起早上射在石壁上的浊白精液。

  就往房里去,不好说些什么。

  只是体内的春色疆蛊在想起男女之事的时候,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躺在
床上,满脸的红韵,因为此刻不仅是回想起了前夜里的鱼水之欢滋味,深爱夫君
的脸庞,加上柴俊异常粗大的阴茎,每次都深入骨髓的销魂快感。

  使伏婵瑶忍不住的就隔着青裳摸起了饱满的乳峰来,喘着浓厚的气息。

  没有真气的压制,这春色疆蛊更是肆无忌惮的侵蚀着伏婵瑶的神智,不一会
伏婵瑶就已经是浑身燥热了起来,双腿紧紧夹着摩擦蜜穴。

  殊不知她的羞耻举动,居然被隔壁屋的柴佬透过木缝给察觉。

  原本柴佬是无意的,但一想到伏婵瑶就跟天仙似的,长得美就算了,身材还
是那么的高挑丰腴,就打算偷看下美人,但当他看到伏婵瑶伸手揉奶的时候,下
意识的回过头去,奈何还是驱使不动内心躁动的欲望。

  多年未曾硬起的肉棒,居然有了感觉,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胀起,
瘦骨如柴的手也忍不住的往裤裆里探去。

  没了武功的伏婵瑶自然不会知道,手都开始解起了玉罗带来。

  「啊~ 」

  伏婵瑶轻吟了一声,身子居然敏感了那么的多。

  不知何时,幽谷里已经湿了,湿黏的感觉愈发的让她觉得很是难受,想要探
手进去抠挖的欲望就更加的强烈起来。

  尽管还有那么一丝的理智在脑海里挣扎徘徊,伏婵瑶还是忍不住,那只揉着
奶子的手也更加的用力了起来。

  「夫君~ 告诉我,该怎么样做才好~ 」

  伏婵瑶的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来,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没了腰带束缚的青裳内衬,一下子就松散了开来,硕大的乳峰变得更加的宏
伟,手也滑进了肚兜当中,一来一回的揉摸着这对豪乳。

  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触碰到了亵裤内的花穴处,刚碰到,就被湿如泥沼给惊
到,怎么就分泌出来了那么多汁水来,难道自己真的是淫荡的人。

  也是这么的一触碰阴唇,整个玉体,就跟遭了电翻了个身。

  在茅屋里的柴俊已经进入了尾端,特别是拿起这件熟悉的朱红色兜衣,射精
的欲望就更加强烈了起来。

  到了射精边缘的柴俊,虽然心里十分想要将精液射在充满伏婵瑶体内的贴身
肚兜上,但理智告诉他,这样肯定会被她发现,绝对不能这样子做。

  闷哼了一声后,精虫上脑的他还是选择将伏婵瑶的粉嫩肚兜包裹在了肉棒上,
使劲的撸动起来,仿佛就在操着伏婵瑶一样。

  「啊~ 啊~ 啊。」

  连续几声的闷声呐喊之下,柴俊再也忍受不住接踵而至来的快感,一股又一
股的浓厚热流从马眼激射而出,尽数的喷射在了伏婵瑶的贴身肚兜上,过了好一
会,进入了贤者模式后的柴俊,望着满是浊白精液的柴俊,才意料到闯了大祸。

  吓得他赶紧用布块搽拭起了肚兜来。

  而柴佬这边,太激动的撸动鸡巴,不小心扔掉了挂在木排上的东西,赶紧的
拉上裤子爬到了床上心虚的装睡起来。

  伏婵瑶正在自摸的关键时刻,突然被这声响给惊吓到了,也就此恢复了些许
神智,看着自己双手的羞耻动作,连是用力的捏了几下腿肉自言自语地说道「婵
媱啊婵媱,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还以为是门外发来的声响,伏婵瑶就整理了一下衣裳,之后就开门出去想看
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眼见没什么动静,就想去打点水,清洗下面颊,冷静一下。

               第十五章

  就在伏婵瑶出门时,正好见到柴俊慌慌张张的从茅屋里出来,当柴俊见到门
口的伏婵瑶时,面色略微难堪的打了声招呼后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见到柴俊眼神闪烁不定,伏婵瑶也猜了个大概,是他在茅屋里自己解决生理
需求的事情。

  着想清洗下换洗衣物,碰到自己的贴身肚兜时,明显有不同于清水的质感痕
迹,拿到鼻间一闻,才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

  对于这样的味道,伏婵瑶以往可谓是十分的厌恶,就连夫君绕有几次想让他
口交,都被她呵斥,几次过后,夫君也就再没有提过这事儿,所以,她的樱桃小
嘴,可从没有触碰过男人的阳具?

  也不知道为何,现在却对这味道不是很排斥,要不然肚兜早就给丢掉了,也
或许这只是她潦倒的时候,仅有的两件肚兜之一,而其中一件,还是柴俊花了他
积蓄所买的。

  清洗了一般之后,也不想贴身衣物晾在院落,给他们父子看到,就拧干了,
拿进去屋子里晾嗮。

  回到房内盘坐的伏婵瑶,想要运用仙贞神功在体内的真气,但连续数次,都
感觉遭受到了禁制,使不上劲气来,看来唯一的办法,还是只能够跟带有贞引的
柴俊交融,才能恢复。

  …………

  姜老道的趁胜追击,使梁冰妍难以招架,纵使姜老道身受重伤,毕竟比自己
高了一大重功。

  突然一道紫霞光彩闪过,姜老道应对不及,只是片刻就打倒在了地上。

  随之莲步落地,来人正是伏婠珺.

  「师傅,这贼人是跟魔道一伙的,刚他引诱我下山,还奸污了我。」

  梁冰妍字字是咬牙切齿,跟亲如娘的伏婠珺说着,剑也突刺向倒地的姜老道。

  听到爱徒被奸污,伏婠珺的眼珠子已是血红,在她内心考量着爱徒跟失去父
亲的师雨菲,她终究还是一股掌力将梁冰妍的剑给夺了过来说道「冰妍,这事让
为师来解决。」

  梁冰妍满脸诧异不可置信的望着教导自己十余年的师傅说道「你不信我?」

  姜老道现在已经是被吓得尿都出来了,浑身大汗淋漓,刚才梁冰妍的剑都快
到自己的喉咙了,鬼门关都走了一遭过来。

  伏婠珺没有作答,两边都难以抉择,手中已是霞光布起,臂掌一挥,姜老道
面露恐惧之色,随后在霞光穿透之下,浑身内力如泉水倾泻而去,引往伏婠珺另
一手旁的梁冰妍。

  梁冰妍顿时浑身内力流淌,只是一个瞬间,便突破到了八重功,八重功中阶。

  姜老道想要使劲,却发现,自己的境界沦落到了五重功,三流之列。

  「你把我的功力传给了她?你还不如杀了我。」

  姜老道一脸不甘的说道,这可是他花费了四十年才晋升到的八重功巅峰,强
烈的落差感使他难以接受,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无疑是要了他的老命。

  体内功力流串,使梁冰妍大为的难受,俊秀的脸上满是苦难深重,身子还没
到支撑之股内力的时候。

  伏婠珺手又搭在梁冰妍的后背,帮她稳住紊乱的气息。

  好一会,姜老道的功力才跟梁冰妍完全的融合。

  「难道我要的是这个吗?」

  梁冰妍第一次用如此狠厉的眼神望着恩师伏婠珺.

  伏婠珺也自知是自私了,面对满脸愤怒带着委屈的爱徒,她说不出任何的话
来。

  梁冰妍也明白了师傅的抉择。

  「啊!」

  一声大喊之下,梁冰妍选择了自废武功,这让伏婠珺始料未及,一股强烈的
气墙环绕在梁冰妍的周身,连伏婠珺都倍感震惊,眼见爱徒的功力正在飞快消逝,
她在面前却无能无力,她深知,只要强行制止,不但帮不了她,保不准爱徒还会
爆体而亡。

  梁冰妍浑身内力丧失,眼神也变得空洞,天性爱武的她,跟被姜老道奸污时
的绝望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因为她最敬爱的师傅选择了维护他人。

  梁冰妍踉跄的往宗门外走去,伏婠珺心中又何尝不是心如刀割,追到梁冰妍
跟前说道「这把剑你拿着防身。」

  梁冰妍仿佛没有听到伏婠珺的话,依旧是自顾自的,跟行尸走肉一样往前。

  无奈之下,伏婠珺只好强塞给她。

  梁冰妍刚丢掉,伏婠珺又递给她,来回几次后,梁冰妍终究是接了那柄剑。

  回到原处后,姜老道指着伏婵瑶说道「你还不如杀了我,我这样跟废人有什
么用?」

  面对自己毕生修行尽失,只留微不足道的五重功,那梁冰妍还当着他的面,
将自己数十年的功力尽数散去,这难以言喻的羞辱,姜老道哪里受得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五重功吗?」

  伏婵瑶的语气变得异常的冰冷。

  「不就是为了折辱我吗?」

  「那是为了让你每月按时给师雨菲运功供血,不然你现在连尸骨都没有了。」

  「你以为我还会帮师雨菲解血蛊吗?你这是在痴人说梦话。」

  知道伏婠珺用意后,当即决定鱼死网破。

  「你会解的,你忘记你还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了吗?你死了,我会找到他
们,每日每夜都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伏婠珺掐着姜老道的脖子再说道「你要是死了,我顶多就将你身体里的血都
抽干冰存起来,好像上次你救师雨菲的时候,用的血也就是那么的几滴,你身上
的血,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都够用了。」

  「你这恶毒的女人……」

  姜老道暗想不该在她的面前救师雨菲,自己操纵血蛊的功法也并不是很难,
最主要的还是要自己的血,就怕伏婠珺这样的天纵奇才误打误撞真的帮师雨菲解
了去,脑筋急转过后,只能是避重就轻的求饶道「你放过我的子女,我会好好配
合的,再也不敢生事端了。」

  眼见姜老道不知是担忧子女安危,还是真的怕被自己抽干了血液求饶了起来,
伏婠珺这才稍微的松了口气,她内心所担忧的,是失去徒儿后,又救不了侄女师
雨菲。

  「你现在就好好的给我待在房间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得离开。」

  说完,伏婠珺就立马往梁冰妍刚才走的地方而去。

  心如死灰的梁冰妍,漫无目的的走着,跟行尸走肉一般,突如其来的噩耗,
让她来到山崖前,看着师傅给自己的剑冷笑道「难道是想让我自刎。」

  盘坐了一会后,就想纵身一跃一死了之。

  但是她又不甘心,不甘心姜老道那种人下半生还能好好的活着,望向天空的
一轮明月想道「难道真的只能够寄托在那个大魔头叶千晓的身上。」

  信念崩塌的她,此刻心如死水的泛起了一片涟漪,嫉恶如仇又怎么样,心怀
正义又怎么样,连至亲的师傅都能为了那人不顾自己。

  一个时辰之后,梁冰妍出现在了那间茅屋,正当见到里面空无一人时,刚燃
起的信念,不免有些失落。

  无力的坐在木椅上时,有人走了进来,正是大魔头叶千晓,为了防止姜老道
先来找梁冰妍,所以叶千晓只能在暗中观察来人是谁再决定出不出来。

  「你还是来了,不是自诩正道吗?还不是得来我这。」

  叶千晓明嘲暗讽的说道。

  「正魔有区别吗?」

  梁冰妍冷笑道。

  「不愧是天纵奇才,十九岁就能到达七重功的人,屈指可数,领悟得够快。」

  叶千晓边说边坐到了梁冰妍的身旁,面对杀人如麻的叶千晓,梁冰妍没有一
丝一毫的畏惧感,反而是不卑不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