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奴星游记】第十章 (穿越异星,女奴调教)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badromance87721
2021-7-9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44

  【伊奴星游记】剧情上是《色欲惑星》后续的故事,阿旺和屠隆穿越到遍地
美女性奴的异星球,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样的奇遇?

  诸位大大觉得好看或者好用的,请多多留言啊~~

————————————————————————————————

            第十章 穿越异星,女奴调教

  司雷市的上空,一辆军用飞行舱正在云彩间飞速穿越,升职的任命状刚拿到,
屠隆便二话不说风驰电掣地向家中赶去。

  事情过去已经三天了,那天晚上,那死胖子本意想加害于他,所以将基地里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调走了,反而让屠隆很轻易地伪造了他的死因。不但如此,屠
隆还爆料出大量胖子在情报部偷偷进行人狼研究的证据——当然,他自己被人狼
化的证据已经全部销毁。这让上层对胖子军官大为火光,大手一挥,便把他的死
当作生化实验室事故处理,不再深究。而屠隆凭借着平时组织「猎奴游戏」积累
下来的人脉,毫不费力地拿下了胖子军官的职位。

  为了保证死胖子空出来的位置不会旁落他人,他这几天一直在外斡旋,半步
没踏入过家门。当晚把月雫救出,确定身上没有严重的外伤后,他匆匆忙忙地买
了个看上去比较机灵的事奴,把月雫交给她,命令她仔细照料。刚刚收拾完胖子
军官,又怕她们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还特意吩咐她没事不能外出,也不能跟外
界联系。

  飞行舱降落在家门,那个叫小丽的事奴连忙出迎,脸上带着慌张的神色,然
而,月雫并没有跟她一起出来。是「欢迎主人回……」「少废话!月雫呢?她怎
么没有出来?」屠隆有点不详的预感。

  「月雫妹妹她……她这几天一直在发烧,躺在床上呻吟,贱奴也不知道该怎
么办……」小丽紧张地说道。

  「什么??!」屠隆的眼睛几乎张裂,一脚将小丽踢翻在地「这几天为什么
不跟我说??」「贱奴……贱奴一直在尝试联系主人……但是……」「你这没用
的东西!」屠隆又飞起一脚,踢在她的下体上,痛得她在地上打滚,屠隆没理会
她,三步并一步地向卧室走去。

  卧室里,红帐春暖,月雫正像只受伤的小鹿般,蜷缩在床上,看到是屠隆回
来了,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主人……」「别起来,继续躺着!」屠隆命令道,
一边脱下上衣,坐到床边,牵起她的一只手,只见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像是着了
火一般滚烫,双颊也是像火烧般地烫手,灼热无比,珠子般的汗颗从额头上滚滚
而下。

  「怎么烧成这样?」屠隆心痛地问道「主人不必担心,月雫没事……」「怎
么不早点叫我回来?」「月雫知道主人这几天一定会很忙……不敢打扰主人……」
「还不赶紧叫女奴院的医疗奴过来!!」屠隆转身向小丽吼道。

  「她这几天很照顾月雫,主人请不要怪她……啊……啊……」月雫正说道,
突然,身子微弓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床单,美目紧闭,呻吟着颤抖起来,脸上的
潮红从雪白的脖子一直漫延到胸口,两颗小巧的乳房像瞬间熟透的水蜜桃般,无
比诱人。

  对于月雫的这种反应,屠隆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但是月雫并不是那种一碰
就会高潮的淫娃,怎么会……

  屠隆一下把被子揭开,只见绯红的玉腿中间,那道稚嫩的一线天,现在变成
了一朵又红又肿的肉花,像两瓣熟透了的水蜜桃,紧紧堆砌在一起,原来平坦的
小腹,不自然地微微隆起,随着她高潮的扭动,似乎又稍稍涨了一点,隐约传出
滋滋的水声。是「催孕药的味道!」身后的小丽说道。

  屠隆幡然醒悟,对于伊奴星女奴,催淫春药的种类数不胜数,但是催淫效果
最猛烈春药之一,却是催孕药。专用性奴平时一般处于闭孕状态,只有在阴道塞
入催孕药,才会排卵受孕。但是该药有一个巨大的副作用,就是会将封闭已久的
性激素,一次过全部崩解出来,从而让女奴产生极度的性饥渴,如果用药后得不
到精液的滋润,一开始,只是心跳加快,面色发烫,再下来,便是全身骚痒,有
如万蚁上身,下身肿胀,子宫像生产般出现痉挛的剧痛,最后,便是神志皆失,
全身抽插,严重者,甚至会咬烂舌头,脱阴而死!

  胖子军官折辱女犯的手段之一,便是给阴道满满地塞上催孕药,然后不闻不
问,一般到了次日,女犯便什么都招了,比鞭子、烙铁都要管用。而且催孕药可
以提高痛觉的敏感度,折磨起来效果更是敏感十倍。

  「原来这几天她一直在忍耐着催孕药的情欲,居然还能维持理智……真是不
可思议……」小丽也知道这催孕药的厉害,惊讶地说道。

  而催孕药的解药是什么,屠隆自然心知肚明。于是他麻利地脱掉衣物,顾不
上任何前戏,上床扒开月雫双腿,将业已勃起的龟头对着肉花就是一戳,「啊…
…」月雫一声欲求不满的喘息,龟头并没有找准入口,在小指头般的花蒂上重重
撞了一下,滑到一边。

  屠隆连忙重新扶起肉棒,对着洞口一连戳了好几下,但是肿胀的阴唇让入口
变得分外隐蔽,一连几下,都没有进洞,反而是龟头的撞击,顶得月雫小小地高
潮了好几回,身上的潮红烧得越来越厉害。

  屠隆舒了一口气,压下焦躁的心情,扶着紫红的龟头在两片蜜桃般的大阴唇
中慢慢滑行,好一会,马眼感觉到一个无比熟悉的小凹陷,屠隆连忙抓住她的纤
腰,往前用力一顶。

  「呜——!!!!!!!!」肉棒挤开紧窄无比的花唇,突破一层熟悉的阻
力,被处女膜封堵了三天的淫水像洪水般奔涌泄出,微胀的小腹顿时扁了下去,
蛋清般的蜜液顺着肉棒大股大股地流落到床单上,像尿床般地湿了一大片,卧室
里顿时充斥着雌性荷尔蒙的味道。

  子宫里幽闭多日的淫水终于得以排出,月雫的小腹顿时轻松了不少,但是肉
棒和腔内的摩擦,却又勾起一股深入骨髓的欲火。

  「啊……主人……要泄了……月雫要泄了……」她反弓着头尖叫着,身体剧
烈地抽搐,下身的淫水仍在连绵不断地泄出,连阴道里的嫩肉都翻了出来,像一
朵淫艳的荷花在猛地盛开。

  「不好……」眼见她就要脱阴,屠隆连忙用力一顶,粗壮的肉棒将即将翻卷
而来的腔肉,尽数顶了回去,烫热的龟头一直顶入子宫底部,将即将脱阴的下体
死死封堵住。

  「主人……主人插到子宫里了……插死贱奴……插死贱奴………啊……」月
雫完全没了半点以往的矜持,像头发情的母兽一样摇摆着下体求欢,对脱阴浑然
不觉。

  唯一的办法,就是尽早射出精液,中和催淫药勾出的淫欲!

  屠隆咬咬牙齿,在无比紧窄的小穴中抽插起来,然而他动作幅度不敢太大,
生怕肉棒退出太多,阴道也会随之脱出,而且肿胀的花径极为紧密,裹得肉棒难
几乎以动弹,蜜肉像火烧一样炽热,烫得龟头发痛。

  「主人……主人的肉棒在插贱奴……贱奴要坏掉了……子宫要坏掉了……」
月雫像头发情的小母兽,随着屠隆的抽插,咬着舌头,剧烈地摇摆头部,屠隆连
忙把手指塞入她的小嘴里,以免她咬伤舌头,虽然牙齿是软的,但是仍然咬得他
的指腹发痛。

  肉棒像通火棍一样,用力地摩擦着炙热的子宫,强烈的快感像雷电一样,一
遍又一遍冲击着月雫的娇躯,让她在高潮中不断地晕厥,又不断地苏醒,纤弱的
双手居然将床单抓出了破洞!小巧的乳房在激素的催动下,哧哧地流着黄白色的
奶水,赤热的肉壁一边抽搐,一边渗出大量的蜜液,两人的下身湿得像是从水里
捞出来一般。

  屠隆则是完全没心情享受,眼下,他只想尽快射出精液,缓解爱奴的痛苦。
但是小穴把射精的通道完全夹扁,想射也射不出来!早知道他就先撸一会再插进
去!眼下是骑虎难下,屠隆只好咬着牙,加大抽插的幅度,子宫像个弹簧肉袋一
样,不断被顶成肉棒的形状,屠隆每下都尽根而入,月雫只觉盆骨被顶得几乎散
架,高潮的快感和剧烈的抽痛混合在一起,让她死来活来,几近发狂,一双纤细
柔美玉足用力地绷紧着,连脚趾都似乎在抽筋。

  屠隆一下子抽送了五六百下,但是精液却迟迟射不出来,正大汗淋头时,一
根湿润柔软的东西伸进了自己的肛门。

  原来是小丽见到自己的困状,很识相地用舌头为他按摩前列腺,刺激他射精
的欲望。

  虽然是个事奴,但是小丽似乎深谙此道,舌头一路伸到肛门深处,与前列腺
只有一层肉膜的隔阂,推、卷、压、舔,一套动作下来,将屠隆的欲望推到了巅
峰!

  「啊……射了!」屠隆咬牙叫道,积蓄已经久的精液终于战胜了小穴的压力!
像高压水炮一样,剧烈地喷射起来!瞬间填满了紧窄的花房!

  「啊!!!!!!!!!!!」月雫放开紧咬着的手指,惊场尖叫起来,从
玉颈到脚趾,瞬间绷直。肉棒跳着射出一股精液,她便抽搐一下。温暖的精液烧
灭了子宫里剧烈燃烧着的欲火,生产般的抽痛也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比
温暖的幸福感,从下腹一直扩散到全身,让紧绷着的躯体顿时变得柔软无比。

  「啊……主人的圣精……射进来了……好多……好多……」月雫美美地娇吟
着,猛烈的射精一直持续了半分钟才停下来,一直将小巧子宫灌了个满满当当,
射精才停止。

  屠隆见她恢复了平静,长长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她抱住,紧紧搂在怀里。

  月雫感觉到下腹传来一阵甜美的隐痛,她知道,那是在催孕药的作用和精液
的刺激下,卵巢排卵时的反应,虽然她没有感受过,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
定是这样,没错的。

  「主人的圣精……全部射进来了呢……」月雫把头依在屠隆的肩膀上。

  「嗯……」「射这么多的话,似乎已经怀上了呢……」「嗯……」「再过几
个月,主人的圣精就会在月雫的子宫里变成一个漂亮的孩子,挤破月雫的处女膜,
从小穴里生出来……」月雫轻声呢喃道「那就生下来,然后把她留在我们身边吧」
屠隆说道「真的可以吗,主人?」月雫惊讶地看着他,屠隆笑着点了点头。

  「主人……」月雫紧紧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幸福得几乎融化,屠
隆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这大半年,他丧失了家园,丧失了家人,丧失了最爱,在伊奴星上,他又被
报仇的火焰折磨得昼夜不寐,在伊奴军里,他像奴隶一样被支使,甚至被变成野
兽,干了无数连自己都不齿的肮脏勾当,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日子。而现在,一
直欺压他的上司已经死了,他的爱也找到了新的寄托。或许他可以放开这一切,
和月雫一起过一些安安静静的日子。

  他的手轻轻穿过月雫的秀发,突然,一个冰冷的小东西,压在了他的胸前。

  吊坠。

  装着他未婚妻照片的心形吊坠。

  他将吊坠打开,未婚妻音容笑貌,又映入他的眼中。

  他那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还没来得及过门,就惨死在疤面王的跌骑下的未婚
妻。

  他一生的最爱。

  「怎么了,主人」月雫抬起头问道。

  「没……没什么……」屠隆连忙将吊坠合上,笑了笑,不。

  他还有事情没有办完,即使是要和月雫双宿双栖,也必须,必须要在这件事
情之后。

  他紧紧地握住了吊坠。

  电视广播的全息投影突然打开,这是屠隆设置的,只要一有与「伊奴王」相
关的信息,广播就会自动打开。

           女主播甜美的声音弥散在空中

  「前阵力挽狂澜,让兰奴院免于倒闭之灾的金牌女奴评测员,阿旺贵主,今
天又将接收到新的荣誉,据悉,王下第一女奴,月玫,接领王命,将前往兰奴院,
为他颁发’ 金精奖’ ,并将与他共度一夜,作为他贡献的嘉奖!」屠隆看到镜头
前,那个熟悉的小无赖,正在神飞颜舞地接受着主播的采访。

  他微微一笑,扬起了嘴角。

  女奴大街上,阿旺正迈着八字步,戴着墨镜,扇着小扇子,大摇大摆地走在
路的正中央,脸上那得意的表情,简直像是把「小人得志」这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这条大街是司雷市女奴院最多的大街,也是阿旺最常光顾的烟花之地。但是
和别的男主不同,别人来这里是要花钱的,阿旺来这里,不但有炮打,还有钱挣!

  他刚刚操完花奴院的花魁,舒服得神清气爽,扬扬洒洒地给她的小穴写了一
千多字的评测语,感动得她直磕头。

  为了感谢他,花奴院的管理员还给他订制了一个写着「金牌评测员」的金字
招牌,挂在他的阳根上。这下,他正趾高气扬地翘着阳具,露出根部挂着的招牌,
淫笑着向两边相熟的女奴打招呼。

  「阿旺贵主,什么时候来我家女奴院玩玩啊!」不时有女奴向他喊道,整条
街的女奴都知道他脾气好,不像对别的男主那么拘谨。

  「好好好,下次就来,下次就来,彩玉,你的小洞洞技术还要改进,射的那
下记得不要松劲,小媚,你的奶水太少了,让玉虹姐多给你做点补奶的东西吃。
小美,腰力练好一点,下次哥哥来一炮打你到天亮!!」阿旺一边淫笑,一边调
戏着两边窗口跟他打招呼的女奴,整条街上的小洞,他阿旺都知根知底,人生极
乐,莫过于此啊!!

  拐过女奴大街,阿旺走进一条小巷,准备抄近路回兰奴院,他已经完全把那
里当家了,伊奴星分配给他的豪宅,早已经忘了在哪里,小芸和阿伊,也跟他一
起长住在兰奴院中,每日淫乐。

  突然,一部军用飞行舱从后面追上,一个漂移急转弯,挡在了阿旺面前。

  阿旺吓得往后一倒,摔了个乌龟拜神——四脚朝天。他推了推墨镜,捡起扇
子,站起来就是一顿破口大骂「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知道小爷我是什么人不?
啊???!!」飞行舱的侧舱突然汽化,一个穿着军装,英姿挺拔的男人微笑地
看着他「啊——旺——小——哥……」「诶哟!」阿旺惊喜地叫起来「是你啊!
屠哥!多久没见了,最近咋样啊!」看着他身上那红色的军装和上面密密麻麻的
奖章,他又恍然大悟地说道「那时在电视上的获得高升的还真是你!看来你混得
不错啊!」「上来」屠隆微笑着说道。

  「咱哥俩好不容易重聚,要不我们拐回女奴大街,包间女奴院,一边玩,一
边聊,怎么样??我请客,兄弟我现在可有钱了!」阿旺兴奋地说道「我说了,
上来」屠隆一把抓着他的后领,把他像只小鸡一样拎起来,丢到副驾驶座位上。

  「哎哟,哥,你这是干嘛啊!」阿旺被一把丢在沙发椅上,屁股生痛。

  「贱奴月雫,见过阿旺贵主」后排座位上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阿旺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子,正扶着肚子,半跪着向他行礼。

  「诶哟,好标致的妹子!」阿旺称赞道,然后皱起眉头「诶?不对,我认得
你,不就是这臭小子在红门前面救下的那个地球妹子?诶哟,怎么越来越漂亮啦?」
屠隆把他的头扭过来「那是我女人,别用那么猥琐的眼光看她」「你女人?」阿
旺又转过头去,只见这个叫月雫的女孩,肚子已经微微隆起,明显已经有了身孕!

  「哎哟,恭喜哥、恭喜嫂子,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阿旺惊喜地
笑起来,用肘子顶顶了屠隆「哥,你挺能啊,这么快把人家妹子的肚子给弄大,
男孩女孩啊?」「伊奴星女人肚子怀上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吧」屠隆说道「诶?
伊奴星女人?你不是咱们地球的妹子吗?」阿旺惊讶地问道,不过看那美貌和肤
质,的确像是伊奴星本地的美女。

  「这事情说起来长了……」屠隆说道,把飞行舱开进一道人烟全无的巷子。

  「那就特么不说了,伊奴星女人也好,地球人也好,都是喜事,喜事!」阿
旺摆摆手,从怀里掏出一块芯片,塞到屠隆怀里。

  「哥,这里我一点小份子钱,数目你自己填吧」阿旺大方地说道。

  「这个不用了」屠隆停下飞行舱,把芯片塞回去,笑吟吟看着他「你说,咱
俩是兄弟吗?」「当然!这特么什么话??哥您可是我程大旺的大大大大大大大,
大大大大大大大恩人啊!!」阿旺摇头晃脑地说道。

  「那好,我有件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能答应吗?」屠隆问道「莫说一件,
十件也使得!」阿旺拍着胸口说。

  「听说你马上就要跟疤面王的第一女奴,月玫,睡上一晚了?」屠隆问道
「哎哟,哥,你怎么也知道这事啊?」屠隆问道「不知道才怪吧?」屠隆笑着,
往阿旺手里塞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阿旺打开手心一看,那是一个椭圆形的,像跳蛋一样的透明胶囊,里面装着
一些黑乎乎,粘粘的不明液体。

  「这啥啊,哥」阿旺问道「一点小礼物」屠隆笑着说,「过几天你睡完那个
叫月玫的骚货,趁她不注意,把这个塞她逼里。」「为什么啊?」阿旺疑惑地问
道「人家可是王的女人耶,要是回去那大疤面要她,顶得鸡巴不爽了,不得扒了
我的皮?」「这你不用担心」屠隆说「东西塞进去后,马上会附在阴道上,她不
会有任何感觉,也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就是了,然
后你再弄她,保证她爽上天」「这……这」阿旺困惑起来,有点为难,但是一时
又想不到什么理由推辞。

  「好,话就说到这了,祝你一切顺利」屠隆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推出了飞
行舱,汽化的侧视窗又聚合成玻璃。

  「诶……哥,这么着急走干嘛啊,咱俩找个地方吃吃饭聚聚嘛」阿旺冲他喊
着。

  屠隆把车窗汽化,再次叮嘱道「记得,塞进去之后,不要告诉任何人,干完
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记得,咱们俩是一起投降的,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蚱蜢,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后,飞行舱快速升空,像怕被人发现似的,急急飞走。

  「诶,哥,你等等……」阿旺被这几句话搞得摸不着头脑,想喊住他再问几
个问题。但飞行舱一闪,已经消失在云层里,他只好耸耸肩,把那胶囊像夜明珠
一样在手上搓来搓去,回到兰奴院。

  「主人回来了!」小芸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把抱住他。

  「你干嘛呢,真是的,没大没小」阿旺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

  小芸看看周围的妹妹,吐了吐舌头,后退一步,恭敬地跪下,在阿旺的肉棒
上亲了一下,然后双手叠在腿间,恭敬地说「贱奴小芸,恭迎主人回来~ 」「嗯
~ 这才有点样子」阿旺用龟头在她脸上蹭了蹭,他马上就要接受考验,成为一名
正式的伊奴星男主了,这段时间,他必须要尽早进入状态。

  毓菲、双双众女见了他,也纷纷过来行迎礼。不一会,阿旺的肉棒上便印满
了众女的香唇印。

  「主人,你手上的是啥啊?」小芸看到阿旺手里正像把玩夜明珠一样玩弄着
一个黑色的小球。

  「这个啊……刚才路上一个朋友给我的」阿旺答道「朋友,您指的是屠隆贵
主吗?」「靠!你这小狐狸精是会读心术还是怎么回事?」阿旺捏了捏她的乳房。

  「因为主人根本没有别的朋友啊~ 」小芸捂着嘴笑道。

  的确,来伊奴星大半年,阿旺还真没去主动结交别的男主作为朋友,一来是
那些家伙不少患有施虐中毒症,话不投机半句多,二来阿旺天天跟女奴厮缠,也
没那时间。

  「其实,小芸觉得,主人最好还是不要跟屠隆贵主走得太近」小芸柔声劝道
「为什么?」阿旺皱起眉头。

  「小芸的直觉感觉到,阿旺贵主在隐藏着什么秘密」小芸说道。

  「瞎说啥呢,真是的,人家在地球上就是军人出身,正人君子!」阿旺说,
不过心里浮现一丝不安,毕竟,小芸这小狐狸精的直觉实在是太准了「而且,小
芸去打听了屠隆贵主主管的部门,表面上只是个情报部门,但是却是伊奴军专门
负责审讯、暗杀、卧底的地下军,专干不见得光的脏活,跟他们沾上边,准没好
事」小芸补充道屠隆心里泛起一丝不安,但还是嘴硬道「咱男人的事情,女人别
管那么多!」「他给主人的东西,让您用来干什么呢?」小芸问道「他……」阿
旺支吾起来,答应过兄弟不告诉别人的,怎么能反悔呢。

  「主人不方便说的话,也没关系,不过能给小芸看看吗?」小芸试探性地问
道。

  「好吧,这个倒是没关系」阿旺爽快地把胶囊递给小芸。

  小芸放在手里,颠来倒去翻看了一下,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思索片刻,说道
「小芸去调查一下是什么,马上还给主人」说罢嘣哒嘣哒地跑上了楼。

         「可别给我弄坏了」阿旺冲楼上喊道

  背后门铃声音大作,伴随着女奴痛苦的叫声,阿旺回头一看,只看一个男主
正在拼命扯着轮值当风铃女奴的乳铃,乳头被扯得又长又红,像是随时要断裂一
般。

  「诶诶诶……这位客人,弄坏了我们兰奴院的妹子,可是要赔偿的!」阿旺
赶紧叫停。

  那位客人笑着放下乳铃,走进店里,随手又抓起阴蒂上的铃铛,扯动着关了
门,把吊在门上当门铃的女奴痛得玉泪连连。

  阿旺看清了来人,那恶毒的眼神,那撇恶心的小翘胡子,不错,正是他们第
一天来伊奴星时,巧取豪夺拿走他和屠隆女奴名额和钱的小翘胡子!

  毓菲连忙上前跪着迎客。

  小翘胡子傲慢地拔了拔小胡子「听说这里有个地球俘虏,靠些无聊的小把戏
被评上什么金牌评测员,我过来试用一下他推荐的女奴,然后」他的目光和阿旺
直直对上,「让他过来全程给我解说!!」毓菲脸上一惊「对不起,这位贵主,
阿旺贵主是议会指派驻点贱院的评测点,但是不隶属于兰奴院的员工,贱奴无权
作出此种要求……」「这是我的要求!」小翘胡子踢了毓菲一脚。

  阿旺盯着他,故意打了个哈欠,揉着太阳穴说「真不巧,我这人啊,一见到
人渣就会头痛,一头痛就想睡觉,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起头痛得像要爆掉一样,
睡觉去睡觉去」说罢,转身准备上楼。

  「在你去睡觉之前,或许你应该来看看这张委任状,地球的贱种」小翘胡子
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一抖,露出里面镶着金边的字体。

  毓菲看到卷轴上的内容,面色煞白起来。

  「上面写的什么?毓菲?」阿旺问道「位面之神在上,遵伊奴王陛下洪恩所
托,兹……兹委任伊奴星男主平民代表希特为地球男俘程大旺之见证者……」
「见证者?什么狗屁东西?」阿旺皱起眉头问道「一个月后的,决定你这贱种有
没有资格成为伊奴星男主的仪式,还记得吗?」小翘胡子问道「关你什么事?」
阿旺问道「我专门去议院申请当你的见证者,议院也同意了,也就是说,我不认
可的话,你这贱种就休想成为我们的一分子」小翘胡子得意地玩弄着他的胡子。

  阿旺突地一愣,一路小跑下楼,推下墨镜,对着那张委任状上下左右地看了
看,然后立刻在脸上堆起一个谄媚的笑容「原来是考官大人,有失远迎,有失远
迎啊!」说罢搓着手,从怀里掏出一堆芯片,塞到小翘胡子手里「这是我的一点
小意思,考官大人,请笑纳」小翘胡子毫不客气地把钱揣到金袍子的兜里,「我
今天是想来买点好玩的货色的,可别让我失望了!」「当然当然,小的全程陪同,
全程陪同」阿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心里早把这孙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小翘胡子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地走进大厅,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他自己的女奴,
阿旺也连忙搓着手跟在后头,小翘胡子走到大厅中央,他的其中一个女奴便自动
趴下,用光滑的后背给他当肉凳,他一屁股坐下,往后一靠,正好靠在另外一个
女奴的乳房上。

  「来,开始吧,给我推荐点好货」小翘胡子翘起二朗腿。

  「当然当然,来,惠美,过来」阿旺招呼道。

  一个略显丰满的女奴摇曳生花地走过来,她令人注目的是一双无比肥美的巨
臀,随着步姿一下一下地抖动着,而且皮肤白里透红,像两只熟透的大蜜桃,让
人看了恨不得咬上一口。

  惠美在两人面前温顺地跪下,阿旺把她翻起来,抓着一对屁股对小翘胡子说
道「考官大人,你看,这屁股,又大又软,特别适合后入,操起来的时候,像撞
在一个大枕头上一样,别提有多舒服了」阿旺在屁股上用力一抓,白花花的臀肉
像从指间溢出来一样。

  小翘胡子撩了撩胡须「抽起来怎么样?」「啥……」阿旺愣了住,没听懂他
的问题「我问,用鞭子抽起来怎么样?!」小翘胡子大声问道。

  「这……小人没认真抽过……」阿旺势没想到小翘胡子会提出这种乱七八糟
的问题,在他观念看来,屁股从来是用来后入的,玩的,偶尔拍一拍助助性也可
以,但是就没想过是用来抽的。

  小翘胡子他身下的女奴肛门里抽出一条粗大的鞭子,呼的一声挥了出去,落
在惠美白花花的肉臂上。

  「啪」一声,惠美尖叫起来,臀肉浮现出一道血红色的鞭痕,而且越浮越大,
最后变得像道大蜈蚣一样趴在屁股上。

  「不错,是浮痕体质,很适合用鞭子抽」小翘胡子得意地笑道阿旺假笑着,
僵硬地点点头。

  「没被鞭子抽过的屁股和贱穴,根本不值得一操,懂了吗?」小翘胡子摆出
一副老师的姿态。

  阿旺连忙陪笑附和。

  「下一个!」「呃……」阿旺看了一圈「双双,你过来吧」双双满心高兴地
走前来,行了个奴礼。

  「这个就厉害咯」阿旺煞有介事地介绍道,让双双翘起屁股,掰开小穴,用
手指扣进穴里「这小骚货阴道跟直肠之间有个小肉洞,是通的,鸡巴插进去,可
以从前插到后,又可以从后插到前,一穴双用,妙趣多多啊!」小翘胡子打开一
个盒子,丢出几个像鱼钩一样的东西。

  「让她自己把贱穴勾开,让我好好看看」小翘胡子冷冷地下令「这……考官
大人,伤得太狠,小穴就不好玩了,如果你想看,我们这里有钝头的窥阴器」阿
旺打起圆场来「让她自己勾开,还是说,要让客人自己动手?」小翘胡子问道双
双知道阿旺掰不过小翘胡子,而且也急着把自己买出去,捡起鱼钩,摸索着一个、
一个地勾住自己的阴唇,往两边拉开,直至紧窄的小穴被拉成一个方方的黑洞。
小翘胡子戴上一个单片眼镜,凑前去仔细看看了,突然,他伸出手,将整个拳头,
倏地塞了进去!

  「啊……」双双痛得冷汗直冒,只觉一双大手在自己肚子里到处掏弄,一时
从阴道里抠到直接,一时又张开,在肚皮上压出一个手掌的形状,一时还捏着自
己的卵巢,又拉又扯。

  「不错,是有那么点意思」小翘胡子把水淋淋的手拔出来。

  正当双双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更粗的东西,突然又塞了进来!小
穴几乎要涨爆。

  脚!

  小翘胡子居然把整个脚掌塞了进去!一直到脚背没入一半的深度!

  「用来暖脚也不错」小翘胡子大笑起来。

  阿旺在一边僵硬地点着头。

  之后,阿旺又陆陆续续地给他介绍了几个女奴,每个女奴,他都能想出一些
残忍无比的玩法,把每个女奴都折腾得死去活来。

  最后,他用阿旺孝敬他的钱,买下双双、惠美、还有那个有弹出式奶头的玉
如。她们三个虽然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是有男主愿意买下她们作为专用性奴,
她们也非常高兴,连忙跪下认主。

  阿旺则是在一旁忧心冲冲。把小翘胡子送出院门时,那王八蛋还一手把阿旺
的墨镜摘下,戴在自己脸上,才扬长而去。

  等确定他们的飞行舱飞远了,阿旺才跳脚起来,把小翘胡子祖宗孙辈上下九
千年都问候了一遍。

  毓菲只好在一边苦劝他不要生气,而且他毕竟是见证人,得罪不起,阿旺又
骂了几句,又不由得为双双、玉如、惠美她们担忧起来,虽然不是自己的奴,但
是相处了那么久,感情还是很笃实的,看着她们被一个自己无比讨厌的人渣带走,
心里不免失落。

  「阿旺贵主不用担心,毕竟是他自己的女奴,和废奴矿那些弃奴不一样,估
计还是会珍惜着使用的……」毓菲看穿了他的心事。

  「也是……就当给她们找了个爱打老婆的人渣当老公吧!」阿旺悻悻想道。

  回到大厅,他正好碰上在气喘吁吁地找他的小芸。

  「那颗黑色的胶囊呢,你没弄丢吧?」阿旺问道然而小芸没回答他,只是喘
着气,一把抓起他和毓菲的手,不由分说地拉上二楼的包间,把门窗关了个严严
实实。

  「你干嘛啊,一惊一乍的」阿旺第一次看到这小狐狸精如此慌张。

  「主人,我查到这颗东西的用途了!」小芸拿出那颗黑色的胶囊,气喘吁吁
地说道「是什么?」阿旺好奇地问道。

  「是毒药!而且是足以让任何生物瞬间毙命的巨毒!!」小芸慌张地说道。

  「什…………」阿旺张大嘴巴,下巴惊得像脱臼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