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四)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

  「我要回家!」
  
  这是钰琪首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独处一屋后,接着一天第一句说的话。
  
  「哦?」听到钰琪此话的英伟一脸愕然,他比女孩早半小时醒来,没打扰地
在沙发上看了一会新闻报道,脸上带着微愠的钰琪才从睡房步出。平白给丈夫睡
了别个女人的钰琪愈想愈不忿,哼着嘴说:「什么交换夫妻,半点意思也没有,
不跟你们玩了,我要回家!」
  
  当然钰琪打死不会说,更大理由是因为自己摸了别人丈夫的龟头。昨天辗转
反侧一个晚上,钰琪对自己居然会做出不守妇道之事又羞又懊悔,决定要立刻中
止这场交换夫妻的游戏。
  
  英伟以为是自己的玩笑触怒了钰琪,担心问道:「琪琪你不会还在生气昨晚
的事吧?」钰琪想也不想答道:「当然生气!而且我觉得很无聊,跟一个完全没
有感情的男人一起有什么趣了?我不如回家睡觉!」
  
  英伟搔着头说:「才刚起床便回家睡觉?」
  
  钰琪大嚷道:「要你管我!我要回家!」
  
  「好好好,琪琪公主要走,没人留得住,但先跟你说,回去看到什么也不要
发难啊。」英伟提点道,钰琪当然明白男人意思,家辉和莹莹温存一晚,这个时
间说不定还在抱着睡,甚至在打晨炮,现在回家撞过正着的话对大家也难堪。但
气在头上的钰琪捨也顾不了什么,坚决立刻要走:「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要回
去!」
  
  「那没你办法,也先吃过早餐才回去吧?」英伟知道女孩是动真气了,不敢
勉强挽留,钰琪想不也想说:「我不饿,不吃!」
  
  「早餐是必须吃的,不然待会怎有气力教训你那出轨丈夫。」英伟边笑边进
厨房,拿出两碟準备好的西式早餐,这令钰琪感觉意外。作为家庭主妇,每天早
餐均由她去做,没想到会有吃别人丈夫做的早餐的一天。
  
  「我⋯我不吃⋯」钰琪嘟起小嘴,英伟漾出一个微笑:「做了就别浪费,给
点面子,我保証没下毒,也没迷晕药。」
  
  「哼!」钰琪脸上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钰琪终究不是一个拒人千里的女孩,也只有鼓起脸坐到餐桌。英伟一个大男
人,想不到做的早餐也颇精緻,煎的鸡蛋也许比自己的还要漂亮。他手上拿着牛
奶和橙汁问道:「牛奶和橙汁?」
  
  钰琪刻意对着干说:「我要茶!」
  
  英伟也不理会,把橙汁倒入杯子里:「哪里,明明就最爱橙汁。」
  
  「你明知道就别问。」钰琪的嘴巴扁得像一只鸭子。
  
  简简单单的早餐,味道却相当不错,钰琪虽然满肚子气,还是把男人做的食
物吃完。这时候英伟拿出两张戏票来:「不过琪琪你要走太可惜了,我本来还打
算和你去看电影,连票都买了。」
  
  提到电影,钰琪想起今次和丈夫吵架的开端心里更气,态度差劣的道:「我
才不跟你看,而且星期三不是才刚看过电影。」
  
  「是吗?是『大笨鸡和聪明鸭』啊,我以为你会喜欢。」英伟像故意强调般
扬一扬手上戏票。
  
  「大笨鸡和聪明鸭?」钰琪的眼眸闪了一下,大笨鸡和聪明鸭是钰琪十分喜
欢的动漫人物,从小学时期起已经被迷上。不过因为自己已为人妻,怕被取笑幼
稚而甚少在朋友间提及。
  
  钰琪只心动了一瞬,立刻又装出全无兴趣的样子:「哼,这些小孩子东西我
才不喜欢。」
  
  「是吗?但那天看电影时播预告片,你是笑得最大声那个啊?」英伟捉弄道,
钰琪脸上一红,心想连这样也被发现了,嘟着嘴问:「人家看电影怎样要你管?
你干么这样留意我?」
  
  「身边坐着一位这样的美女,很难不留意吧?」英伟耸耸肩道,钰琪脸更红
了,虽然明知道对方在逗自己,还是禁不住有种甜丝丝。
  
  「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和家辉去看吧,别浪费戏票,今晚特别首咉场,我排
了整整一小时才买到的,不过太可惜了,还以为可以单独和琪琪去看电影。」英
伟带着失望的笑道,钰琪听了有点感动,丈夫也不曾为自己排过戏票。心软道:
「看你那么可怜,本小姐勉强陪你看吧,不过事先声明不会再在这里睡的啊!」
  
  「当然当然,可以和琪琪去看电影已经心满意足,其他的不会多想。但电影
是今晚六点,那我们这段时间找些什么做?」英伟嘻皮笑脸的问道。
  
  「做?」钰琪警戒性的退后一步。英伟从椅上站起,这时候她发觉男人上身
虽然披上了一件T裇,但下身还是跟昨晚一样是只穿内裤,而且在早上光线下那
部份更为突出了,脑海很自然地忆起包裹当中的龟头模样,登时怪叫起来:「你
怎么又在露体?变态!」
  
  英伟不忿道:「哪里露体?不有穿裤子,而且昨天妳在睡房里连门也锁上,
我怎拿衣服?」
  
  「你怎知道我锁了房门?你有试过开门?你想趁我睡着干什么?」钰琪连珠
炮发质问道,英伟搔着头答说:「没打算干什么,那在自己家里,起床想回房间
拿件衣服很正常吧?」
  
  「我不理!我知道你是有不轨企图!我什么也不会跟你做!」钰琪嚷叫。
  
  吃完早餐,英伟半哄半骗地把钰琪推了上他的GTR,扭动车匙,一缕烟地离
开住处。
  
  「你载我去哪儿啊?」胡里胡涂上了车的钰琪抱怨道,英伟胸有成竹的说:
「难得星期六天气又这样好,当然是去做运动了。」
  
  「做运动?」听到这三个字钰琪不禁想起昨晚莹莹和丈夫做运动一事,火又
上来了。不过在外面,就算身边这色狼胆子再大也干不出什么来,总比孤男寡女
共处一室安全。
  
  结果英伟把钰琪载了去郊外的单车径,钰琪莫名其妙说:「你特地驾车来骑
单车啊?」
  
  「想骑单车当然要特地来,会偶然经过的吗?」英伟反问道,钰琪胀红了脸,
心想这个男人果然是愈来愈讨厌。
  
  天朗气清,享受一下户外阳光,吸吸新鲜空气其实也是不错,钰琪没有跟英
伟争论什么。把车泊好,到单车店租了两台,骑上去绕两个圈子,女孩心情愉快
起来,她向英伟问道:「你怎知道我懂骑单车?莹莹告诉你的吗?」
  
  英伟笑笑道:「钰琪你这么好动,这种事难不到你吧?而且腿粗的女孩大抵
都爱骑单车。」
  
  钰琪佩服点头:「原来如此⋯谁腿粗了?」
  
  两个人嘻嘻闹闹,骑着单车你追我逐,骑得累了,到山坡旁的小店吃个炒麵,
欣赏半山风光也是一番乐趣。望着万里无云的优美风景,英伟感慨说:「可惜要
赶去看电影,不然在待到黄昏日落便更浪漫。」
  
  钰琪被景色陶醉,点点头说:「是呢,一定很浪漫⋯谁、谁跟你浪漫了?就
是要浪漫,我也跟老公浪漫!」
  
  话虽如此,钰琪自知丈夫并非浪漫型,别说骑单车看夕阳,假期就是往外面
逛逛也说累,大多在家里看光碟和上网。以前钰琪还不觉什么问题,今天有比较,
自然觉得别人的老公有情趣多了。
  
  想起丈夫,钰琪不经意从口袋拿出手提电话,没有,老婆跟别个男人睡了一
个晚上,连一个关心讯息也没有,一定是在和莹莹风流快活了吧?这种男人我还
要想他干么?
  
  钰琪决定不再理家辉,虽然她和英伟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没怎样想起过丈夫。
  
  那一边厢,从马桶拾起电话的家辉一脸无奈,旁边的莹莹则不住道歉:「对
不起!我打算给你洗外套,没想到一拿起,电话便从口袋滑出来掉下去了。」
  
  「没关係,是我不好,把电话随便放。」家辉望着进水报废的电话安慰莹莹
说。
  
  没到五点,钰琪已经急不及待催促英伟把单车交还,赶往电影院看她那心爱
的大笨鸡和聪明鸭。
  
  「还有一小时,不用这么心急,戏票是划位的,不用抢好位置。」
  
  「你不知道,首映会有真的大笨鸡和聪明鸭出现,我要和他们拍照!」
  
  「什么真的,不就是演员扮的布偶。」
  
  「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童真!」
  
  到这时候钰琪已经不介意暴露她爱儿童动画的秘密,抵达电影院,由演员扮
演的布偶人物已经在场和小朋友拍照。芳龄二十有五的钰琪看到喜爱人物兴奋不
已,嚷着要拍照留念,轮到她时工作人员体贴地问道:「小姐你不叫男朋友一起
拍吗?」
  
  钰琪粉脸通红的否认:「那个不是我男朋友!」
  
  「哦,那一定是丈夫了,你们很登对。」工作人员友善笑道。
  
  钰琪耳根通红,英伟靠在她耳边说:「你应该告诉她,是奸夫。」
  
  钰琪以手肘狠狠撞向英伟小腹。

  拍完合照,入场还有纪念品派发,钰琪心满意足,看电影连一些无聊位亦笑
得人仰马翻,比场内的小孩子还要投入,英伟心想这小妮子的笑点原来甚低。
  
  「太有趣了,我爱死大笨鸡。」完场后钰琪还在回味,英伟笑问:「怎么你
会爱大笨鸡?不是聪明鸭较讨好吗?」
  
  「才不,聪明鸭持着自己有点聪明,经常捉弄大笨鸡,我最讨厌牠。大笨鸡
就不同呢,虽然是笨,但吃亏的事也不介意去做,又乐于助人,性格好多了。」
  
  英伟同意点头:「原来如此,果然是喜欢同类。」
  
  钰琪瞪起杏眼质问道:「你意思是我跟大笨鸡一样笨?」
  
  英伟否认说:「你说到哪里去,我是指你乐于助人,性格善良。」
  
  钰琪知道英伟就是在亏她,也不跟其争论,喜孜孜地把派发的纪念品从手袋
拿出:「不跟你说,看看纪念品是什么。」
  
  拿来一看,原来是小玩偶,共有两款以盲盒方式随机抽取,钰琪满心欢喜地
把包装盒打开:「一定要抽中大笨鸡啊!」
  
  可惜二分一机会没有抽中,是聪明鸭。
  
  钰琪鼓起泡腮,命令英伟把他的也献出:「你那只也给我!」
  
  英伟当然没所谓,可打开一看,又是重覆的聪明鸭。
  
  钰琪的腮子鼓起更大了,英伟取笑道:「这是因为你本人已经是大笨鸡,所
以不需要了。」
  
  「你还说!我抽不中你很高兴么?」
  
  「这种东西拿回家也很快失掉吧?而且我看造工颇粗糙。」英伟把纪念品拿
在手中把玩,钰琪蛮不讲理道:「我不理,我一定要大笨鸡!」
  
  「好吧,我替你问问工作人员可否更换,这种纪念品总不会数量刚好,应该
会有多出来。」英伟笑着把自己的一只拿去售票处询问,由于派发活动结束了,
工作人员表示要到仓库看看电影公司是否已经把余货回收。
  
  钰琪急不可耐地等着,明明无关痛痒的事情,女孩就是有种急躁。这时候一
个额头半秃、样子带点猥琐的中年人上前问道:「小姐,你抽中聪明鸭吗?我和
儿子一起看,抽中了两只大笨鸡,可否跟你交换,刚好成一套。」
  
  「你有大笨鸡?好啊好啊,我跟你交换!」钰琪欢喜不已,中年人道:「但
我放了在车上,儿子又在等,你介不介意跟我去拿?」
  
  「跟你去拿?」钰琪回头望随工作人员进了仓库的英伟,心想即使多换一只
也没坏,于是答应下来:「好吧,我跟你去拿。」
  
  「那太好了,我的车就在停车场,很快便到。」中年人带领钰琪去通往停车
场的后楼梯,钰琪跟上去,走了两层推门出去,才发觉那里并非停车场而是电影
院的后巷,奇怪问道:「你的车子泊在哪里?」
  
  中年人没有回答,突然从后抱住钰琪,两手不客气地摸在她的胸脯上:「大
笨鸡有什么好玩,玩玩老子的大鸡巴才更有意思!」
  
  钰琪惊觉对方原来是色狼,慌张下拼命挣扎,中年人放肆搓揉奶子,挺起的
下体更不住顶在钰琪屁股上:「好嫩的美女,老子今天有艳福了。」
  
  「救、救命呀!」钰琪放声呼救,可是后巷乌灯黑火,外面的人不易察觉。
她用力以手肘撞向色狼,但以其娃娃力耍花枪还可,要反抗力气比其大的中年人
便远有不及。色狼摸奶摸过够了放开钰琪,要直接把她的牛仔裤脱下。
  
  「不!不要脱我的裤!」钰琪双腿乱踢,就在千钧一髮的时候,色狼被人从
后一脚踢飞,像饿狗抢屎地仆倒地上。
  
  「呜呀!」
  
  不用说这个人是英伟,他从货仓出来后不见钰琪蹤影四处寻找,打开后楼梯
的门时听到呼叫,于是及时赶到。
  
  「阿伟!」钰琪得救大喜过望,色狼从地上爬起一脸不忿:「好家伙,多管
闲事吗?」
  
  英伟笑道:「什么多管闲事,这是我老婆。」
  
  「老婆,老子就要你今天死在老婆面前!」色狼冲向英伟挥拳,英伟不慌不
忙闪开反击一记,色狼再次倒地,施即跃起出拳,还是被英伟一拳击倒。
  
  搏斗间一只东西从英伟的西装袋掉出,色狼乘英伟分心,从口袋掏出一把折
刀狠狠挥向英伟,英伟一不留神小腹被割了一下,但也立刻反手捉住色狼持刀的
手,用力一握折刀掉在地上,色狼用手肘猛力撞向英伟受伤之处,剧痛下手一鬆,
便被色狼挣脱。
  
  刺伤了人加上知道自己不敌对方,色狼连折刀也没拾起便落荒而逃。英伟没
有追上去,按着受伤部位向吓得呆若木鸡的钰琪问道:「你没事嘛?」
  
  钰琪这才如梦初醒,看到英伟掩着伤口,惊叫道:「你流血啊!」
  
  「没事,只是皮外伤,就给轻轻划了一刀。」
  
  「要不要去医院?我给你打电话!」
  
  「不用,真的没事,我很清楚,不过这样也给他跑掉,几年没有练拳,功夫
是差了很多。」英伟自责道,钰琪什么也听不进耳里,只掩着自己的嘴巴,泪眼
汪汪的快要哭出来。
  
  结果英伟不肯去医院,在受了伤的情况下也没驾驶他的GTR,召了台计程车
直接回家。刚踏进门钰琪心急如焚地要查看英伟的伤势,还好如他所说是皮外伤,
虽然留有一条刀痕,但血已乾了,从外面看也没伤及内脏。
  
  钰琪鬆一口气,也坚持要替英伟上药和包扎纱布,男人笑道:「都说不用太
紧张,过往练拳时比这重的伤也试多了,不会死掉。」
  
  「你当然不能死掉,你死了我去哪里还个老公给莹莹?」钰琪责骂说。
  
  「哈哈,原来还是担心被莹莹怪责,我以为琪琪关心我了。」赤裸着上身的
英伟躺在睡床,钰琪粉脸一红的说:「也有关心你呀,刚才吓死我了。」
 
  「不过你也太笨,怎么会跟陌生人去那种地方?今年25岁了,还像个小女
孩,而且我的车就泊在停车场,你不知道停车场是在相反方向的吗?」
  
  「人家一时着急,没留意嘛。」
  
  「你这种冒失鬼可以平安无事活了这么久,是上帝保佑了。」
  
  「你好了啊,又笨又小女孩又冒失鬼,我有那么不堪吗?」
  
  「你没不堪,而且还十分好,就是因为太好,才更要懂得保护自己。」
  
  钰琪听了再也反驳不过来,只有小嘴扁扁,英伟从西装口袋拿出一只东西
来:「对了,你的大笨鸡。」
 
  钰琪接过小玩偶,蓦地想起刚才英伟被刺一刀,就是为了替自己拾回大笨
鸡。不禁星眸闪动,内心感动不已:「谢谢你⋯阿伟⋯」

  可下一秒钟,英伟突然大笑地来:「哈哈,英雄救美这种老掉牙的剧情,
原来你真的相信吗?」

  钰琪错愕了一下,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英伟得意洋洋道:「刚才都是我安排的,那个是我朋友,是为了在你面前拿
点威风,特地演出这场戏。」

  「你⋯」发觉原来又给捉弄了,钰琪登时脸红脸绿,可再细想,如果真是演
戏也未免太真实了吧,要多少的巧合才可以天衣无缝地完成那一场戏?还要吃一
刀耶。

  「你骗人,明明就是真的,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钰琪哼着问,英伟知道骗
不了女孩,一副失望表情:「哎,原来琪琪也不是太笨。难得和你去玩,也不想
你留下阴影,好像欠了我什么的,所以才这样说。」

  钰琪听到心又甜了一下,这个男人原来蛮体贴。可还是秋后算账的质问道:
「你为什么在别人面前说我是你老婆?」

  英伟想了一想,记起是刚才警告色狼时的说话,搔着头说:「这样有气势一
点嘛,而且说好是交换夫妻,你现在不就是我老婆?」

  「你想得美,那个是色狼,而你便是骗子。」
  
  「好了好了,我是骗子,是坏蛋。时间不早,今天我便不送你,你自己打计
程车回家可以吗?」英伟作打完场的向钰琪问道,钰琪盯大双眼说:「你叫我回
家?」
  
  英伟不明道:「不是吗?今早你不是说只陪我看电影,不会再在这里睡?」
  
  钰琪呛着说:「如果给莹莹知道是因为我害你吃一刀,我以后还有面目见她
吗?」
  
  英伟扬起眉毛道:「那你的意思是?」
  
  钰琪一屁股坐在睡床上:「我今晚不走,待你明天好一点才再作打算。」
  
  英伟喜上眉梢:「那太好了,今晚又有琪琪公主相伴,那我不用睡沙发了
吧?」
  
  钰琪脸上一红,哼着说:「我去客房睡!」

  「太残忍了,好歹是捱了一刀,就算不以身相许,总要有些奖励吧?」英伟
讨价还价,钰琪脸更红了,说实话也有点想,装作勉为其难说:「好吧,一起睡
便一起睡,量你一个残疾人仕也做不出什么来。」
  
  「谢谢琪琪,终于可以一抱美人儿了。」
  
  「你想得美,只是睡一张床,谁说给你抱。」
  
  「别这么冷淡嘛,今天为你做了那么多,给一点点甜头也很应该。」
  
  「你为我做了什么?不就煮早餐,骑单车和看电影,跟你睡一张床已经太便
宜你了!」
  
  「那加一点点优惠总可以吧?」
  
  钰琪不耐烦问道:「你还想要什么优惠?」

  「例如是亲一口什么的。」英伟开着玩笑,钰琪闷哼一声,坐到英伟旁边,
缓缓俯下身子,把小嘴碰在男人的口唇。这令英伟感到意外,轻轻亲了一口后,
他有点不相信的道:「我以为亲脸?」
  
  钰琪没好气说:「亲脸?你小学生么?」
 
  英伟也不跟钰琪争论,只扑上去,再次吻在女孩的嘴唇,而钰琪发软的身躯,
亦无力地挨在男人的身上
  
  「啾⋯」

  这一吻的时间比刚才要长得多,难捨难离地终于分开,钰琪心如鹿撞,望着
眼前的英伟更突然有种羞涩难当,想要立刻逃离现场的从床上跳下,头也不回地
溜出睡房:「我、我去洗澡!」

  连替换的衣服也没拿,钰琪便一股脑跑到浴室关上木门,心脏仍暴跳如雷,
奇怪自己怎么会主动亲这个男人的嘴,天哪,原来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等等,我说去洗澡,难不成会被他误会我打算跟他做什么?惨了!今次真是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可没给钰琪多想的时候,浴室的门随即被打开,跟进来的是同样喘着粗气的
英伟。

  「阿伟?你跟来干么?我要洗澡!」看到男人钰琪心更慌了,英伟也没回答,
一手把她抱起,转身回到刚才的睡房,直接把女孩抛在床上。

  「哎吔!」

  回头一望,只见英伟眼里冒出火炎,彷彿要吃掉自己,钰琪强装镇定说:
「你又在捉弄我吗?我不会怕的了,你吓不到我的!」

  然而像进入了亢奋状态的英伟继续没有答话,他像只豹子扑向可口绵羊,嘴
胡乱吻在钰琪脸颊上,右手则按在女孩胸脯用力搓揉。钰琪感到一根硬如铁棍的
大家伙压在自己大腿上,顿时慌得要命。

  「哎,阿伟你做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样!我、我是有老公的!」

  《待续》

  鸡太太(白眼):六点看电影,看完便回家,不用吃晚饭吗?
  鸡先生(更白眼):这种时候没有男人会在乎晚饭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