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

  「唷,是莹莹…」

  浑身湿透的家辉愣了一愣,才记起莹莹接下来三天将是他的妻子。莹莹催
道:「快脱衣服,看你都湿得会出水了。」

  「嗯,嗯…」家辉不习惯地让往年同学把自己的西装脱下,莹莹续道:「裤
也要脱,这么湿不要跑进睡房。」

  「脱裤?在你面前?」家辉又是呆住,莹莹没好气道:「很奇怪吗?我是你
老婆。」

  「对呢,你是我老婆…」家辉很不习惯,但男人在女人前脱衣服总是有种兴
奋,特别是认识的人便更甚。家辉照她说话的把西裤脱下,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大
腿和只被三角裤包裹的下体,莹莹打量一下,噗哧一声笑出来:「我还是第一次
看家辉你的腿,想不到蛮白嫩。」

  以白嫩来形容男人的腿肯定不是恭维说话,莹莹手上拿着湿漉漉的西装衫裤,
挨向家辉娇嗲的道:「今晚让我看看你其他部位,是不是也一样的白。」

  家辉登时浑身一震,这算是调戏我吗?阿伟说得不错,他老婆真是很风骚。

  到这时候家辉仍是不相信包括妻子在内,大家会发生什么。始终都是正经人
家,断不会做出越轨之事,特别琪琪在床上连和自己也不愿做了,又怎会跟闺密
的丈夫上床,怎样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但问题跟他们的家不一样,我家只有一张睡床,万一莹莹跟我睡,正如阿伟
所说,两个肉球在旁边,摸也不是,不摸也不是,还真是挺烦恼啊。

  不过别多想了,难道你认为莹莹真的会跟你睡同一张睡床,根本是妙想天开,
家辉作好心理準备今晚要睡沙发。

  「你饿了没有?饭已经煮好了,随时可以吃。」给处理好湿衣服后张莹莹从
洗手间出来说,而郑家辉亦换上睡衣,他随便道:「没所谓,平时也是这时候吃
晚饭。」

  「我知道,每天五点后琪琪都不接电话,因为她说要专心煮饭给老公吃。」
莹莹笑问:「听到是不是有一点感动呢?」

  「那…是有一点…」家辉感觉惭愧,身为男人是不会理解女人在做一顿饭时
所花的心思。在他们心里住家饭和到快餐店打个饭盒是没有分别,也不认为需要
感谢为自己用心做饭的妻子。

  作为家庭主妇,莹莹的经验还是比钰琪为多,加上性格温婉,厨艺亦比她好,
看到两块煎得刚好的美味牛排,家辉不禁口水直流:「很香!我最爱吃牛排。」

  「嘻,虽说是临时妻子,我也有做家课的唷,平时和你俩去吃饭你总点牛排,
应该不会有错了吧?」

  「连我喜欢吃什么也知道,莹莹你真是很细心。」

  「只是细心没用的,还要看味道好不好,坐下来吃吧,我去拿红酒。」

  「美酒佳餚,今晚实在太完美。」家辉高高兴兴地坐到餐桌,吃一口,不得
了,味道比其卖相更好,简直是高级餐厅水平:「好味道!」

  「牛排呢,还是五分熟刚刚好,不会太生,也保留肉的鲜味。」莹莹笑说,
家辉同意道:「对,我也是这样说,但琪琪总说怕吃到血,每次煮八分,都把肉
煮老了。」

  「琪琪自小就怕血,你便体谅一下吧。」

  「我很体谅了,每次多硬也都全部吃完。」家辉一块接一块的放进口,这顿
晚餐的味道真是无与伦比。

  「有这么惨啊,那你好好吃,我买了两份,不够的话里面还有。」莹莹甜丝
丝地看着郑家辉欣赏自己的手艺。

  那一边厢,英伟在晚上七点才回到家,早有準备雨伞的他没有被暴雨淋过狼
狈不堪,仍是跟平日一样潇潇洒洒地回家。打开家门,正在看电视的钰琪好不习
惯地心跳了一下,虽然在这里住了两天,但今晚可是第一个和闺密丈夫独处的晚
上,还真是不习惯耶。

  「你、你回来了。」

  「对,琪琪你看我买了什么?」英伟故作神秘地扬一扬手上纸盒,钰琪一看
那精美包装立刻认出来,惊喜道:「是Lady M?我最喜欢这个牌子的蛋糕!」

  「哈哈,果然没错,我就猜琪琪你会喜欢。」英伟笑道,钰琪问道:「但这
附近没专门店,你是特地去买的吗?」

  「知道你喜欢吃,去一趟也没关係。」英伟体贴地说,钰琪一脸不好意思的
道:「对不起,要你跑到那么远,而且…我没有煮晚饭…」

  接着望一望餐桌上的包装袋,钰琪自知厨艺远不及莹莹,在不想献丑下去超
市买了鱼生和寿司作晚餐,英伟笑道:「没关係,我也爱吃鱼生,这样最好了,
吃了寿司再一起吃蛋糕。」

  「嗯!」沈钰琪欢喜的点头。

  两个人把外卖摆放好,一起开动,虽然不是亲自下厨,这一餐总算是吃得
高兴。

  「琪琪你嘴上都是奶油了,别动,我替你抹掉。」英伟还是很有风度,替钰
琪拿起纸巾拭抹嘴唇。女孩脸上一红,感觉异常羞臊,男人取笑道:「琪琪你脸
红了啊,我们认识有三年,也算相熟了吧?怎么还脸红?」

  钰琪被直接指出更是羞了,嚷着道:「你别取笑人家!」

  「不取笑不取笑,不过琪琪你真是太可爱,家辉有你这样的妻子真幸福。」

  提起丈夫,钰琪收起笑容,哼着道:「不要提起那个衰人!」

  其实当初钰琪也没想到真的要交换,就想气一气丈夫,以为他会立刻赶来跪
地认错,没想到居然答应了,使女孩骑虎难下,心里更是有气。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呢…』口说不要提起,心里还是挂念,可是当想起丈
夫说的「莹莹是老婆」那句话又咽不下,好,既然莹莹是你老婆,我也是阿伟妻
子,莹莹今晚跟你做的,我也一样跟阿伟做!

  镜头回到郑家,饱餐一顿后,家辉想和莹莹一起收拾,但女孩坚持这是妻子
份内事,如何不给男人碰,无奈下只有坐在沙发装看电视。处理好家务后,以毛
巾抹乾双手的莹莹也是坐到家辉旁边。

  「你有追这套剧集吗?」

  「没,是随便看看。」两个人并肩而坐,虽然只是肩膀碰肩膀,仍叫家辉心
猿意马,明明是妻子的闺密,又是自己大学时的旧同学,怎么还会有想法?这不
是太下流了吗?但问题是男人都下流,特别是一个月才给出一发的男人,便更是
下流中的下流。

  无言地看着电视快一小时,莹莹突然问道:「家辉你平时和琪琪在家,就是
这样闷的吗?」

  「喔,有很闷吗?电视蛮精彩。」家辉结结巴巴的道,莹莹一个翻身,把那
对38E的豪乳压在男人身上,挑逗的说:「电视不好看,不如…我们找些事情
做…」

  「做…做?也太早了吧?」家辉更是慌乱,莹莹舔舔香舌说:「不早了,专
家建议,饭后一小时做一般量运动,两小时做大量运动。」

  「做…做运动…」家辉感觉血脉贲张,身上的血都流进某一个部位上。

  结果莹莹打开了电视游戏Switch的Fit ring健身环,兴高采烈地和家辉一起
玩:「琪琪说这个游戏对减肥很有效,我一直很想试,我们先玩一小时,待会再
玩Fitness boxing瘦身拳击,双管齐下,效果一定好。」

  「好…好…」家辉发觉原来是做这种运动不知道是叹一口气还是鬆一口气,
感慨琪琪也好莹莹也好,根本半点也不肥,还用减什么?不过看着那对大奶波澜
壮阔地剧烈摇晃,也不愿叫停下来便是了。

  这一边英伟和沈钰琪也是吃完晚饭,他们家里没有女孩爱玩的电视游戏机,
电视剧集也是无聊,于是和丈夫他们一样玩游戏,不过就是比较旧式的西洋棋。

  「哼哼,我在大学时是下棋女王,你今次有难啰。」

  「那一定要琪琪承让,我不是太懂。」

  钰琪听了更是得意,向英伟提议道:「就这样下没意思,输了要受罚。」

  「那我不是死定,要怎样罚?」

  「我还未想到,反正由赢了那方决定,一定要是大惩罚,是惨绝人寰的那
种!」

  「也太惨了吧?不玩成不成?」

  「不成!」

  结果提议的总是自食其果,钰琪以为自己十拿九稳,殊不知往年获胜,全是
因为长得可爱而得到男同学相让,自己的棋艺才是惨绝人寰。

  「check。」

  「哎…我又没棋了…没可能…没可能…」钰琪抱着头,一个棋手最惨的事不
是棋艺差,而是以为自己棋艺好,特别在提出大惩罚后才发现真相,便更是惨上
加惨。

  「好了,赢了五局,应该是时候想想怎样大惩罚了吧?」英伟得意洋洋,钰
琪怨怼的盯着男人:「你坑我!明明下得那么好,却说不太懂!」

  「心理战也是棋艺的一种,如果事先声明,万一惨败不是很没面子?」英伟
笑道。

  钰琪先旨声明:「我跟你说唷,太过份的惩罚我不会做的唷。」

  英伟反问道:「那琪琪你认为一个丈夫对一个妻子的惩罚,怎样才算是太过
份?」

  钰琪满脸通红,嚷着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男人都在想什么,反正我是不
会对不起我老公!」

  「但今天我是你老公?」英伟扬着眉道。

  钰琪缩一缩肩,惊觉这个平日还算是风度翩翩的男人,原来可能是色狼。

  英伟想了一想道:「说是大惩罚,上床是少不免,我们去睡房再说吧。」

  「上床?」钰琪大惊,英伟不给她多想,二话不说,就是把她整个人以公主
抱的抱在怀里,吓得女孩登时手足无措:「阿伟你干什么?我不要上床!我不要
上床!」

  郭英伟也不理她,直接就抱进客房。这两天钰琪都是住在这间客房,虽然睡
床比家里的略为窄小,但一个女孩子睡还算相当宽敞。进房后英伟把钰琪抛到柔
软的床褥上,脸露淫相:「嘿嘿…」

  钰琪又惊又怕的退到床尾去,吓得脸青唇白:「你别乱来!我有老公的啊,
我跟莹莹是闺密,你敢对我怎样,她一定不会放过你!」

  「莹莹早跟我有默契,今晚我们是交换,就是做什么都可以。」

  「你们可以,我可没说可以!我只得家辉一个男人,是绝对不会出轨!你别
过来唷,我咬舌自尽的唷!」

  可这种时候女人说再多,也是无法阻止男人的慾火,英伟就如饥饿豹狼,如
何不会放过眼前可口小绵羊。他没理会钰琪的求饶,一手便捉起女孩足踝,这天
钰琪穿着窄管牛仔裤,脚上踏着蓝白相间的棉袜子。钰琪被对方捉住更害怕了,
双脚拼命乱踢,也反抗不过身材健硕的英伟,他一手把一只脚的袜子脱下,露出
白哲细嫩的脚丫。

  「你不要!不要!」虽然只是脚丫,但这种情况就让钰琪有裸露的感觉,她
知道劫数难逃,泪水盈汪汪地聚在眼眶。英伟完全控制局面,也便不客气的享用
他的猎物,左手牢牢抓紧足踝不给对方动弹,右手指头在香喷喷的脚底板放肆搔
痒。

  「哗哈哈哈哈…放开我…不行了…我最怕这种!」钰琪猝不及防,没想到英
伟会这样对她,登时笑过马翻人仰,男人得色的道:「家辉说得不错,琪琪你果
然很敏感。」

  钰琪也没心情听英伟的说话,笑得眼泪直流,男人得势不饶人,更把另一脚
的袜子也扯下,实行左右开弓,笑得钰琪几乎要窒息:「哈哈哈…我真的不行…
透不过气了…会死的…求求你放过我…哈哈哈…」

  对受不了搔痒的人来说挠脚底是拿命,英伟奸滑笑说:「想我放过你吗?
很简单,叫我老公吧。」

  「我叫…我叫…老公…好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哈哈哈…哈哈哈…」钰琪想
也不想便投降,英伟看女孩这么乖,也便放她一马,没有直接把她搔死。

  「嗄…嗄……」钰琪急喘着气,英伟满意笑道:「终于肯叫我老公了吗?
好老婆。」

  搔痒对钰琪来说是大忌,就是丈夫也不敢冒犯,如今竟然给闺密老公搔了,
不禁又羞又怒,生气地从床头拿起软枕就直掷向男人:「讨厌!谁是你老婆,你
这种是强来!」
 
  「强来也是来了,反正这一声娇滴滴的老公我是记住了,以后慢慢回味。」
英伟调戏道,钰琪没有办法的偏起小嘴,英伟续道:「好了,挠完脚底板到腋
窝。」

  腋窝比脚底更敏感,钰琪连忙双臂夹起:「我不要!」

  英伟不满道:「说好是大惩罚,你输了五局,不应该给我搔五个地方?」

  「谁说给你搔五个地方?刚才那么过份,一个已经抵五局,现在是无数!」

  「无数?好像太便宜你吧?我还打算检查琪琪你腋窝有没有腋毛。」英伟像
是吃了亏的满不甘心,钰琪听到要被检查腋毛满脸通红,拿着软枕就是拼命挥打
下去:「你变态!变态!」

  「喂,一个人有毛很正常吧?你头髮又乌黑又浓密,眼睫毛又长又翘,难道
其他部份会无毛?」英伟边躲边说,钰琪脸更红了,打得更是狠劲:「你还说!
变态!变态!」

  「好了好了,我认输,是我不好,我是变态,是流氓,是坏蛋,琪琪大人有
大量,便不要跟我计较。」这回输到英伟求饶,钰琪挥着软枕打了好一会,其实
手也累了,借势放他一马,嘟着嘴说:「你再这样过份,明天我告诉莹莹!」

  英伟鬆一口气道:「太好了,是明天才告诉,即是今晚我可以再做更过份的
事。」

  钰琪耳根一热,又想拿起软枕再掷向男人:「你敢!」

  「不敢!不敢!跟你开玩笑,看你打得这么起劲身上都是汗了,先去洗澡
吧。」

  「哼!」钰琪闷哼一声,不如正如英伟所说,经过一轮乱动身上都是汗水,
特别刚才他提到的腋窝更是湿了一片,也便用力把软枕掷向男人终止这场胡闹。
英伟接过枕头笑了笑,不阻女孩的自行退出房间。

  男人离去后钰琪打开衣柜,那天一怒之下来了闺密家里,连衣服也没拿,
这两天都是穿着莹莹的衣服。两人情同姐妹,感情好得内裤也不介意交换穿,唯
独胸罩啊便有点难,谁叫妈妈把我生得奶子那么小。

  没这么大对奶戴这么大的罩也是自取其辱,这两天洗澡后钰琪都躲进房间,
反正她也习惯睡觉不戴胸罩让奶子透一下气。但今天和英伟孤男寡女共处一屋,
情况便很尴尬了。所以钰琪下午趁着空闲特地去买了新内衣,可是现在拿来看,
咦?怎么都是性感款式?我今天是挑这种的吗?

  钰琪满脸通红,感觉自己好像有一种不知不觉的…期待…

  再回想刚才给英伟捉住脚底板,怎么好像跟他有了…肌肤之亲…

  『别乱想了!』钰琪不让自己想到奇怪方面去,拿起替换衣服溜进浴室,其
实从第一天在这里留宿时她已经觉得很不惯,因为这间房子的浴室居然是没门锁
的。

  那作为新婚夫妇的闺房,浴室没锁也不是太稀奇,只是身为客人嘛,还是感
觉很奇妙,虽然明知道别人不会故意开门,但就总是欠了某种安全感。

  等等,现在屋里就只我们两个,万一阿伟真的冲进来,那怎么办?

  想到这里钰琪踌躇起来,但也没可能不洗澡,最后还是乖乖脱衣服。刚才虽
然被戏弄了,但想来英伟也不会做太过份的事。说到底是妻子闺密,大家又认识
几年,量他也不敢乱来。

  脱光衫裤站在镜子前,轮样貌自问不会输给莹莹,也许还可爱一点,可是身
材便差远了,我想阿伟根本看不上眼吧,打惯排球又有谁会在乎乒乓球?

  只外面看可能有点小,但脂肪蛮集中,用手摸摸,其实手感也很好,至少家
辉便很喜欢搓了。阿伟你摸下也会知道,所谓人不可以貌相,波不可以斗量呢。

  再检查一下腋下光溜溜,下面的毛毛也算均整可爱,就是被看到也不会没面
子吧?

  哎,我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家辉的老婆,又怎么会给阿伟搓奶?有多少毛又
关他什么事?别乱想!别乱想!琪琪你是不是发骚了!

  连钰琪也很奇怪自己有这种想法,特别是打开花洒淋浴时不其然望着木门,
彷彿有种英伟会突然冲进来的期待。

  结果把沐浴乳在身上涂了好几遍,洗澡的时间也比平日长,英伟还是没有行
动,钰琪不知道是鬆一口气还是感到失望。洗澡后到客厅看看,男人在一面喝啤
酒一面看足球,酒后乱性,难不成他想给自己藉口?我可不会上当的,反正你不
要想讨我便宜!

  这时候英伟也留意到钰琪从浴出来了,转身看到仍冒着热气的女孩,调戏说
道:「美人出浴完,果然比刚才更香。」

  钰琪脸上一红,心里竟有点甜丝丝,说来这是和丈夫以外的男人首次独处,
还要是高大威猛的俊男,说完全不动心是假的。没错老公是很好,钰琪爱家辉是
爱其内心多于外表,但人啊本来就是很肤浅的动物,嘴巴说得多么美,还是容易
受视觉影响,俊男美女始终是比较有吸引力。

  挑丈夫当然是呆头呆脑的老实人好,但一夜情便还是威猛的男士才有意思
吧。

  天哪,我又想到哪里去了?谁在搞一夜情,明明就是为了给那衰人教训!

  「好吧,那我也去洗澡。」英伟把手上的啤酒喝完,从沙发站起,着钰琪
道:「你要看电视的话随便转台。」

  钰琪问道:「你不看足球赛了吗?」

  「不看了,今天的赛事很闷,其实我对球类运动兴趣一般。」英伟伸个懒腰
道,钰琪心房一跳,不自觉地琢磨男人的说话。

  『对球类运动兴趣一般?这是暗示他不介意波大波小吗?那我不是也可以?
等等!我又想什么?根本不会给他玩我的波好不好!』

  「我也不看电视,关掉吧,我有点累,想睡了。」

  「好吧。」英伟拿起摇控把电视机关掉,打个呵欠进去浴室洗澡,钰琪看到
男人那健硕的背影心碰碰跳,好性感,特别是那个坚挺的屁股,原来男人的屁股
也可以这样性感。阿伟晒得一身古铜色,不知道屁股会不会一样颜色,天哪,我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钰琪觉得今天自己奇怪极了,明明和家辉冷战应该是很不爽,却反而像有种
说不出的喜悦,难不成真如莹莹所说,因为没有接触过丈夫以外的男人,一小点
诱惑便要翻艇了?

  不会不会不会!我不是这种女人!我不是花痴!我有个很疼我的老公,根本
不需要其他男人!

  好啦,虽然那个很疼我的老公,今晚是和我的好朋友睡。

  想到这里钰琪又想,自己在这里还可以一间房,那家辉和莹莹呢?我家只有
一张睡床,那今天家辉不是睡客厅?还是…他们同床?

  昨天莹莹问我时,我是答应了没有上限,但没有上限,也不包括可以同床的
吧?当然我就是不相信那衰人,也会相信莹莹,可是那骚包蛮开放的,明明这么
大对奶,有时连胸罩也不戴便去超市买菜,对她来说可能根本不当一回事。

  不行不行不行!给家辉玩过她的保龄球,以后还会玩我的高尔夫球吗?

  钰琪愈想愈担心,虽然答应过这天不会过问对方,还是忍不住趁着英伟洗澡
时,偷偷回到自己房间打电话给莹莹。喘着粗气的闺密接听:「嗄…嗄…是琪琪
吗…有什么事…嗄…嗄…」

  钰琪一听心里不妙,按捺心情问道:「莹莹你怎么在喘气,很…很累吗?」

  「是…是啊…是累死了…原来连续做…运动…是这么累的…」

  「连…连续做…运动…?」钰琪急得想哭的问道:「那家辉呢?」

  「他去洗澡了…他也是做得满头大汗…你老公外表看来没什么…原来蛮利
害…」

  钰琪晃了一晃,完了,是做了,还不只一次。

  钰琪忍着泪儿说:「那你们今晚会一起睡吗?」

  「当然是一起睡,你家只有一张床,难道要他睡沙发?今次是要他感受和
别人交换妻子的感觉,不一起睡便没意思了。」

  钰琪没想到闺密会这样过份,赌气的道:「那我今晚也跟阿伟睡了啰?」

  「琪琪你便跟他睡吧,说好没有上限,我是不会介意,呀,家辉出来了,你
要不要跟他聊?」莹莹依稀平常的问道。

  「不用了,我跟他没什么好聊!」钰琪提到和别个女人鬼混的丈夫心更气
愤,想也不想道。

  「那不聊先挂,我们继续…做运动…」

  挂线后,以浴巾抹着髮尾的家辉向莹莹问道:「是琪琪吗?」

  「是,你老婆还是挂念你,来吧,我们继续玩拳击。」莹莹兴致勃勃的道。

  「继续玩?我刚洗完澡?」家辉莫名其妙说。

  「再洗一次不就好,说明书写要连续做三次才可以燃烧脂肪,之前只是消耗
水份,不能半途而废的。」莹莹不忿道:「刚才都是你赢我,我至少要赢一次才
心息!」

  「你才第一次玩,已经算很好了。」

  「我要玩,最近都长胖了,要努力减肥!」女人在减肥的决心上无比坚韧,
莹莹握着拳头说。

  「好好好…」

  家辉说不过女孩,唯有再次开动电视游戏,心想待她生日时,直接送一台给
她好了。

  那一边厢钰琪泪眼汪汪,好啦,什么闺密,什么女生友情原来还只是这种程
度,你说我老公有你老公那么好条件我不怪你,但明明是弱鸡男你都不放过,这
个女人到底有多骚啊。

  想到这里是不用留情面,这种时候还不睡别人老公就不是女人了!

  「张莹莹你瞧着看,我要你知道,奶子小也不是好欺负的!」

  钰琪气上心头,从床上拿起软枕便走到英伟和莹莹的主人房去。男人刚洗完
澡出来,看到女孩奇怪问道:「琪琪你干什么?」

  钰琪理所当然的道:「说好是交换夫妻,我今晚就是你老婆,当然跟你一起
睡!」

  英伟大乐道:「哈哈,原来如此,欢迎欢迎。」

  钰琪脸上一红,下定决心钻进被窝,美女共枕没有男人会反对,英伟也是脱
去上衣,跳到床上去。

  「嗯?你怎么脱衣服?」钰琪看到男人那健壮胸肌脸更红了,英伟耸耸肩
道:「我习惯了裸睡,不过你放心,不会脱裤子。」

  钰琪脸红耳热,嘴巴仍硬的说:「就是脱裤子也没关係,我嫁人了,有什么
没见过。」

  「真的吗?那恭敬不如从命,全裸睡觉更舒服。」英伟没有犹豫地想把裤子
也脱掉,钰琪羞得想找洞钻,连忙制止道:「你真的脱?有没这样不卫生!」

  英伟不服气道:「什么不卫生?都洗得很乾净,不信琪琪你自己看看。」

  「我才不要看你那丑东西!反正不准脱!」钰琪羞着嚷道,心想这个俊男原
来还是大色狼。英伟只好作罢,带点没趣的躺下来。主人房这张是六尺的特大双
人床,就是两个人并排而睡也不会碰到身边人,可钰琪却怎么觉得听到对方的心
跳声,那岂不是连自己的心跳也被听到?事实上首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同床女孩
心如鹿撞,简直比第一次和家辉上床时还要紧张。

  「琪琪…」静谧的空间持续了一会,英伟突然问道:「你平时和家辉,是抱
着睡还是背着睡」

  钰琪慌乱的道:「我、我们怎样睡关你什么事?我就是怎样和他睡,也不会
同样和你睡!」

  英伟微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有没听说一对夫妻的睡姿,是表现其感
情的一种讯号,我发觉你们最近经常吵架,所以想研究一下是什么问题。」

  钰琪嘟着嘴道:「有什么问题,不就是我蛮不讲理,我自己也知道呀,但结
婚前我已经是这样,为什么那时候可以相让我,现在又不可以?」

  英伟替家辉说好话道:「男人结婚后责任大了,自然没那么多心思放在哄你
身上,你便体谅一下家辉吧。」

  「我是很体谅他啊,从没嫌他什么,结婚后连东西也少买了,一年只买一个
手袋,还要是用私房钱。」

  英伟扬着眉毛道:「但那天听你们的话,你们的房事好像有点问题,别怪我
多事,其实房事是维繫夫妻感情很重要的一件事,身为妻子不可以偷懒,难道你
想家辉跟其他女人偷情吗?」

  「他已经在偷,今天才跟莹莹睡了。」钰琪生气道,英伟不在意说:「今天
是大家同意,这不算偷情。」

  「这不算偷情?我刚打电话给莹莹,她说…他们做了耶。」钰琪不想出卖好
朋友,但实在没法忍耐,郭英伟仍是没所谓的道:「也没关係,说好没有上限,
当然可以做爱,这也不是偷情。」

  钰琪不可思议道:「这算也没关係?你老婆跟别人做爱啊,是给你戴绿帽,
你有那么喜欢做龟公吗?」

  英伟微笑说:「琪琪你还是不明白,得到另一半同意的便不算是戴绿帽,更
不是龟公,就像你今晚跟我做了,也不会是背叛家辉。」

  说着英伟靠向钰琪,女孩心跳如雷,结结巴巴道:「我、我才不会跟你…
做那种事…」

  「琪琪我问你,怎么都不肯和家辉做?你不是很爱他的吗?」

  「我是很爱他,但就是爱也不用天天做,抱住不已经很幸福了!」

  「我当然知道抱住也很幸福,但始终及不上水雨交融的痛快。」英伟望着钰
琪问道:「还是,你和家辉做没有很舒服,所以不想和他做?」

  「你乱说,他是我老公,和他做很舒服!」

  「是吗?那要不要试试…有没有和我的舒服…」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